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27章 潜水

第327章 潜水

    掌柜的和薛夫人都吓坏了。薛夫人赶紧说:“你快走吧,我们不让你赔就是了。”

    铁寨主哈哈大笑。陈冬也是哈哈大笑,说:“来[过滤],你开一枪试试。”

    铁寨主脸色大变,叫道:“小子,你……你真的不怕死,好,我就成全你,来人,兄弟们,给我打。”

    铁寨主喊了一声,外面冲进七八个土匪。

    突然,有人清喝一声:“都给我站住。”

    土匪们回过头。陈冬也抬头看去,只见几个小鬼子站在外面。

    石城靠近东海,小鬼子的军舰要从此路过,因此,中村又派了一个中队前来。

    这一次,中村对负责石城防务的渡边中队长下达了“亲民”命令,部队进入驻地,不许骚乱平民,要提倡“大东亚共荣”的理念。

    这几个小鬼子出来就是巡逻的,发现有人骚乱,顿时进行了制止。

    铁寨主等人被小鬼子带走了。陈冬本想灭了这几个鬼子,又一想:薛夫人带着孩子出来,千万不能有什么差池,小鬼子什么时候自己都可以杀,而孩子不能有什么闪失。

    陈冬看到薛夫人的宝宝,就想起自己的孩子,或许这也是他对薛夫人有种异样感觉的原因。

    不知为什么,他也很想和薛夫人在一起。尤其希望喊她一声“小师娘”。他知道,自己是将对唐莎的情感寄托在她的身上。或许,这和薛夫人对薛郎的情感寄托在陈冬的身上一样,两个情竅过滤]忠斓娜嘶ハ喽允右谎郏庾呃础?

    陈冬想起什么,来到柜台前,伸手摸摸镯子,又放下了。

    掌柜的突然发现,镯子完好无损,他呆呆地看了一会儿,拿起镯子,看了看,果然完好。一抬头,掌柜的发现刚才那对青年男女已经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掌柜的摸摸脑袋,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陈冬陪伴薛夫人,两个人真的像一对小夫妻,在街头溜达着。

    来到路边的一个饭馆,薛夫人伸手一拉陈冬,说:“走吧,咱们吃点饭再走。”

    薛夫人的手非常自然,神色也很自然。陈冬笑笑,点点头。

    两人正在吃着,外面,马蹄声声,接着停了下来。很快,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那女子披着黑色的披风,里面是一身江湖人打扮,陈冬和她目光触在一起,都是一愣。

    那女子刷地脸一红,低下头去,但瞬间又抬了起来,望着陈冬,眼睛里湿湿的,嘴巴动了动,又闭住了,假装不认识他,叫道:“小二,来碗面。”

    陈冬低下头,心说:果然是她,刚才她去东海,想是去查看军舰的事吧。

    这女子就是贞子。

    贞子看到陈冬,心头非常矛盾,中村旅团长给她下达了命令,由于她的温柔战术没有成功,希望她见到陈冬,格杀勿论,以免让他威胁到帝国大业。她慢慢地摸着枪,一则知道陈冬有着神奇的能力,自己根本就没有一分成功的几率,二则,不知为什么,她无法对这个人出手。

    面上来了。贞子端着碗,眼前不由得想起那几天和陈冬在一起的事来。仿佛回了国,回了家乡,仿佛男朋友就在身边。扑簌扑簌,她的眼睛里泪珠在滴滴落在碗里。

    我这是怎么了?贞子[过滤][过滤]眼泪,大口大口地吃着,心想:我是帝国特工之花[过滤],怎么会变得这么感情用事。

    陈冬虽然低着头,但是,一直在提防着贞子。他能够感觉得出贞子情绪上的变化,她似乎很矛盾,又似乎很痛苦。

    就在这时,五个土匪走了进来,手里都提着一截木头。陈冬看出来了,想是他们将枪锯掉了,才成了现在的样子。应该是铁寨主的手下,只是逛街时分开了。五个土匪来到贞子对面的桌子上,有人瞥她一眼,站了起来,走过去说:“小妞,怎么一个人好像很伤心[过滤],被男人甩了吧。”

    “八格。”贞子怒道。

    “小鬼子。”那人哈哈大笑:“老子还没尝过小鬼子,今天就拿你开开荤。”说着,那土匪扑了过去。贞子一脚将他踢翻,抬手一枪,打在他的胸口。

    枪声一响,顿时饭馆里乱了,食客+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纷纷往外跑。陈冬拉住薛夫人。薛夫人抱着孩子跑了出来。陈冬忙说:“小师娘,你先回去,我一会儿追你去。”他让薛夫人抱着孩子赶紧离开,自己来到饭馆门外,朝里面看着。

    五个土匪,撂倒了一个,还有四个。那四个呼呼地扑了上来,贞子心头烦闷,抬手开枪,又撂倒两个。前面一个大吼一声,朝她扑来,虽然中弹,却抱住她的死死不放,另一个绕到背后,趁贞子不注意,一凳子将她砸昏了。

    五个土匪,死了四个,最后这个骂了一声:“小鬼子,爷们不惹你,你倒惹起爷们来,跟大爷走。”说着,土匪提起贞子来到外面,将她双手绑了,搭在马上,自己也上了马。

    陈冬见周围不少百姓退在两边看着,便不动声色快步跟着,等来到一个胡同口,施展异能,起在半空,俯首向下,一直看到那匹马来到城外,这才落在马匹前,伸手朝前一拍,绿光一幻,将马匹阻住。

    那土匪看到有人从半空落下,见他身披长衫,头戴毡帽,看上去是在石家大院的那个青年,喝道:“小子,是你。”

    他却忘了,这小子是如何出现的,又如何阻止了奔马。

    陈冬冷笑道:“怎么,你还想尝尝手被粘在枪上的滋味吗?”

    土匪一呆:“你……你怎么知道?”

    陈冬冷笑一声,一掌将他从马上吸了下来,甩上半空。

    然后将贞子扶下马。

    其实,马匹颠簸,贞子已经醒了,只是双手被绑,无法动弹。

    陈冬解开她手上的绳子,说:“你去东海了?是中村的命令吧。”

    贞子一扭头,没有理他。

    “怎么,不想跟我说话?”陈冬将她的头扭过来,淡淡地说:“你欺骗了我,假装是我老婆,为我注[过滤]了失去记忆的针剂,贞子,你知道我的手段,我对付小鬼子是从不手软的。”

    贞子咬着牙说:“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就永远没有痛苦了。”

    陈冬突然看她一脸的幽怨,眼睛红红的,不由得一愕。

    陈冬缓缓地提起手掌,喝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你是个卑鄙的女人,何况,你还是小鬼子……”

    贞子眼睛一闭,胸脯高高地挺着,眼泪却滑落脸颊。这情景,让陈冬居然有些难以下手。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辆车轮声。贞子抬头望去,陈冬放下手,扭过头来。只见一辆小鬼子的吉普车急速赶来,在两人身边停下。一个小鬼子跳了下来,朝贞子一施礼,说:“贞子小姐,旅团长已经知道军舰被毁,但是,请你务必拿到舰长手中的秘密文件。”

    贞子摆摆手:“好,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

    吉普车开走了。贞子抬头望着陈冬。

    陈冬问:“什么文件?”

    贞子哼了一声:“你休想知道。”

    陈冬一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叫道:“到底什么文件?”

    贞子满脸胀红,叫道:“我不知道。”

    陈冬松开手,心说:贞子未必知道,不过,我此时不能杀她,或许那份文件黑妹需要。想到这,陈冬说道:“譡过滤]乙黄鹑フ摇!?

    贞子上了马,陈冬也跳到马上。

    马蹄声声。贞子眼睛慢慢闭上,两行清泪再次滑落,自从进入特高课,她就很少动过感情,但不知为什么,陈冬,这个异域的神奇男人,撞开了她情感的大门,让她心底柔软,忍不住想哭。

    两人来到海边。此时,海边站着几十个小鬼子,其中有一个中尉官衔的小鬼子,听到马蹄声,回过头来,看到贞子,赶紧跑了上来,施礼:“贞子小姐。”

    贞子点点头:“渡边中队长,你接到中村旅团长的命令了?”

    叫渡边的小鬼子点点头:“放下电话,属下便前来等候,下水的装备已经准备好,都在摩托艇。”

    贞子点点头,看来陈冬一眼,朝摩托艇走去。陈冬刚往前走了几步,渡边一摆手:“阁下是谁?”

    陈冬淡淡地说:“你现在还不想死的话,就滚在一边。”

    渡边脸色一变,手搭在佩刀上。贞子淡淡地说:“他是我的人。”

    渡边赶紧松开手。

    陈冬和贞子上了摩托艇,摩托艇有四个小鬼子,正在侍立等候,还有两套潜水设备。贞子摆摆手,让小鬼子全部下去,自己驾驶摩托艇,朝大海中奔去。

    此时,军舰已经基本下沉了。

    摩托艇在军舰下沉的位置停了下来。贞子换上潜水服,看看陈冬,问:“姓陈的,你下不下?”

    陈冬往摩托艇上一躺,淡然笑道:“有你下去还不一样吗,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一样可以将文件拱手相让。”

    贞子咬咬牙,她知道,即便文件弄上来也要面对陈冬,她还是要下去的。

    想到这,贞子下了水。

    陈冬望着天空,在默默地想着。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越陷越深了,说好了找到沙漏,就离开这里,当时为什么不直接譡过滤]肯衷谏陈┦ё倭耍约何薹ɑ厝ァ0Α3露∫⊥罚皇遣幌攵嗌奔父龉碜樱墒牵览罚」碜右丫呦蚰过滤],结局是注定的,即便没有他,也是一样。他隐隐担心,自己在这里待下去,会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陈冬摇摇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时没有走开,非要喝什么庆功酒,酒醉醒来,就失去了绝好的机会,也许对他来说,是最后的机会。

    海水在哗哗地漂动着,摩托艇也在左右晃动。这感觉让陈冬的心思也在漂浮。如果自己无法回去怎么办?

    他再次想起了自己的亲人,和以前的穿越过去相比,这一次,他是离现实最近的一次。不过几十年,但是,即便几十年,也是两三代相隔。想想双龙城四大流派,现在才是雏形,而自己生活的年代,早就声名鹊起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