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30章 筹办婚礼

第330章 筹办婚礼

    但见陈冬在半空中身子调转,头下脚上朝地面飞落而下,看看即将来到地面上,左手一探,喝了声:“开。”

    再见,地面突然打开了一条缝隙。那条缝隙几乎无限深地开了下去。半晌,陈冬收了手,右手一招,只见细菌炸弹移动在缝隙中,缓缓下降。

    过了一会儿。陈冬右手挥动,众人发现地面缓缓合拢,渐渐地和原先没有两样。陈冬翻身落下,喘息了几下。

    众人一阵欢呼。王团长哈哈大笑:“当真是大英雄[过滤],名不虚传,让我等开了眼。”

    陈冬抱拳笑笑。

    突然看到那一对青年男女,一愣。那对青年男女慢慢地走上荹过滤]3露嵌即┝税寺肪姆埃Φ溃骸白:啬忝牵郏ⅰ!?

    原来,那两人正是华雄和华英。

    三人聊了几句,突然,华英一转头,看到路边的贞子,一呆:“她怎么来了?”

    陈冬苦笑一下,说:“这件事真的一言难尽,不过,两天,尤其一路上,还幸亏了贞子,如果不是她开车来,细菌炸弹就爆炸了。”

    说着,陈冬走到贞子面前,低声说:“谢谢你,贞子,你瞧,华雄和华英都在这里,我看你也别回去了。”

    贞子摇摇头,朝各人抱抱手,上了卡车。卡车调转头,朝团部驻地外而去。

    王团长看看贞子的背影,问:“这个人是小鬼子?”

    陈冬点点头。

    有人忙说:“不好,她一回去,我们的驻地不是暴露了?”

    王团长看看陈冬,哈哈大笑:“我们相信陈大英雄,他的朋友怎会出卖咱们。”

    陈冬苦笑一下,不知道贞子该不该算是她的朋友。

    众人来到团部。王团长看看黑妹,问道:“虽然你们东海支队和武工队近来的成果非常明显,但是,不要忘了你们队伍成立的最初任务。”

    黑妹点点头,说:过滤]端劳肌返氖挛颐且恢痹谂ρ罢摇!?

    王团长看看陈冬,笑道:“陈大英雄,能不能帮帮东海支队?找到《双美图》?”

    陈冬想了想说:过滤]端劳肌肺乙丫鞑榈貌畈欢嗔耍绻畔⒉徊睿Ω镁驮谑掖笤豪铩!?

    “是石员外吗?”王团长问道。

    陈冬点点头,将自己了解的情况说了一下,并说出,石员外将《双美图》当成了女儿的嫁妆,只有他的女婿,才能看到这件神奇的书画。

    黑妹喃喃地说:“可惜,我错过了,既然去了一趟石家大院,就该想法弄到《双美图》。”

    离开团部,陈冬等人乘坐老乡的马车往回赶。一路上,愣子的嘴巴最是闲不住,他觉得,既然石员外将《双美图》当成了嫁妆,陈冬就该娶了他的女儿。

    愣子的话刚出嘴,脑袋就挨了两下,一下是岳三娘敲的,一下是黑妹敲的。

    愣子摸摸脑袋,叫道:“你们为什么敲我,咱说的不对吗,人家将东西藏了起来,难道咱们要像小鬼子一样,刑讯?那不对,好歹人家也不算亲[过滤]分子,咱看这个办法不错,要是人家看上愣子,咱是非常乐意的。”

    栓子朝愣子的脑袋敲了一下:“愣子,你少说两句成不成?真是白长了一个大脑袋,什么都看不懂。”

    愣子摸摸脑袋,叫道:“栓子,政委和三娘敲咱倒也罢了,咱愣子不和女人一般见识,你怎么也占咱便宜。”

    说着,愣子就要揪打。黑妹忙阻开两人。

    黑妹看看陈冬,试探着问:“陈大哥,你的意思是……”

    陈冬想了想说:“我们先去石家大院,看看能否找到《双美图》的藏身处,如果找不到,再想其他的办法。”

    马车在傍晚前来到了石家大院外。陈冬和黑妹等人商量,找个理由分头进去,否则,这样进去,一定会引起石员外的怀疑。陈冬决定第一个进入石家大院,黑妹等人明天一早再去,另外,大家见了面,要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他认为,东海支队寻找《美女图》,附近的百姓没有不知道的,石员外自然也会知道,如果是员外知道陈冬和黑妹等人是一起的,一定会产生怀疑,《双美图》就难以到手了。

    黑妹点点头。陈冬下了车,黑妹等人则回了石头村。

    来到石家大院。陈冬见过石员外。石员外拉着陈冬的手说:“陈先生,你这一天去了哪里,可把我外甥女急坏了,她好像在为你和兰花的婚事着急呢。”

    陈冬想起薛夫人的样子,心说:她是为自己和石兰花的事着急吗,还是……

    正想着,薛夫人和石兰花从内门走了出来。薛夫人看到陈冬,一喜,快步过来,抓住他的手,在椅子上坐下,关切地看着他,问道:“陈冬,你去哪了,瞧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对了,我今天逛街,给你买了一身衣服,你去沐浴一下,然后换上,看合适不。”说着,薛夫人就将陈冬拉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薛夫人对自己的样子,让陈冬不觉地想起唐莎来。

    “小师娘……我……”陈冬吞吐一下,就被薛夫人来进了内门。从内门来到走廊上,顺着走廊来到后院,推开门,是一件客房。薛夫人说:“这是你的房间,我就住在你的隔壁,陈冬,快看看这身衣服怎么样。”

    说着,薛夫人从床上拿起一身灰布西譡过滤];褂幸患掳咨某囊拢患嗌亩炭悖惶醢咨耐嘧樱硗饣褂幸凰诤诘钠ば?

    陈冬忙说:“小师娘,您对我太好了。”

    薛夫人笑笑,将衣服放在他的怀里,推着他说:“快去吧,浴室在走廊尽头,去洗个澡,换上衣服,[过滤][过滤]净净地,人也看着[过滤]神。”

    陈冬洗了澡,里里外外换了一身新,包括袜子和皮鞋。

    果然,换上西装后,顿时整个人像是阔公子一样,非常[过滤]神。

    陈冬推门走了出来,见薛夫人正在走廊上站着,看到他,[过滤]了一声,神色恍惚,像是回忆着什么。

    陈冬慢慢地走近她,问道:“小师娘,合适吗?”

    薛夫人缓过神来,忙说:“合身,非常合身,陈冬,这样多好。”

    说着,她一拉陈冬的手,轻声说:“大家等着你入席吃饭呢。”

    陈冬的手被薛夫人拉着,却不感到别扭,相反,内心特别的温暖,只盼着被她永远拉着走下去。

    走进内门,来到餐厅入座。石员外和石兰花已经在里面坐着了。他看到陈冬,两眼一亮,站了起来,上上下下打量着,笑道:“好,好[过滤],果然一表人才,英雄少年[过滤]。”

    石兰花只是瞥他一眼,淡淡地说:“什么英雄,如果有大英雄的十分之一也不错了,这种人只是靠着衣装,算什么英雄。”

    石员外低声说:“兰花,怎么和陈先生说话呢?再说,陈先生才华横溢,也是书画奇才。”

    石兰花一撇嘴:“那是表姐捧她,我明白表姐的心情,表姐夫不在了,她不就是无依无靠,希望有个人能够传承鹰派书画吗,还有,顺便照顾她孤儿寡母。”

    薛夫人玉面一红,低声说:“兰花,你话多了。”

    陈冬这才想起宝宝,忙问:“小师娘,宝宝呢?”

    薛夫人一笑:“我娘家就在石城,逛街时送到她那去了,外婆喜欢外孙,才两天就想了。”

    石员外示意仆人过来倒酒,然后招呼陈冬坐下,端起酒杯,哈哈大笑:“陈先生,你是鹰派传人,兰花西洋画派的学生,你们在一起,我看正属于中西篬过滤]怠?

    石兰花叫道:“爹,谁要和他在一起。”

    石员外喝道:“兰花,这件事由爹做主,你不许多言。”

    石兰花咬着牙哼了一声,抓起茶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晚餐结束。石员外有了六七分酒气,站了起来,陈冬上前扶住他,忙说:“石员外,听你说了一晚上的画,什么时候让小子欣赏一下你珍藏的《双美图》[过滤]?”

    石员外摆摆手:“别急,别急,那要到后天,你和小女完婚的时候。”

    石兰花叫道:“爹,我宁死也不嫁他。”

    石员外大怒,一掌打在女儿的脸上。石兰花哭着回房去了。薛夫人赶紧跟了去。

    陈冬将石员外扶回房间,探听了几句,见他守口如瓶,怕他怀疑,不敢多问。来到走廊上,听到薛夫人正在劝阻石兰花。只听石兰花说:“表姐,我看得出来,你喜欢那小子,为什么你不阻止爹?”

    薛夫人叹道:“我也说不清,或许我真的喜欢他,看是,我又觉得我只是将他当成了薛郎,你知道吗,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时,就觉得他和薛郎有几分相像,待到他展示了书画才能,我想,也许这是老天不让我寂寞,让我能够天天看到薛郎。”

    “可他不是表姐夫[过滤]。”石兰花说。

    “我知道,可我管不住自己,只要看到他,总觉得他就是薛郎。”薛夫人叹道:“兰花,别怪我。”

    “表姐,我不怪你的,再说,我又不想嫁给那小子,可是,我爹爹那里怎么办[过滤],他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后天的婚礼我怎么应付?”石兰花叫道。

    薛夫人沉吟着,不知如何作答。突然,陈冬听到石兰花叫道:“有了,表姐,你看这样行不?你不是喜欢那小子吗,那就我来帮你拜天地,你和他入洞房……”

    陈冬一呆,心说:这叫什么事。

    薛夫人忙说:“胡说,世上哪有这种事[过滤]。”

    石兰花央求道:“表姐,也只能这样[过滤],要是不答应,爹那里肯定过不了关的,你就帮帮我嘛。”

    薛夫人沉吟半晌,轻声说:“这件事还不知道陈冬怎么想呢,他如果不愿意怎么办?”

    石兰花哼道:“他会不愿意?他巴不得呢。”

    陈冬心说:好[过滤],既然你能利用薛夫人,我为何不能利用你们。想到这,陈冬有了主意,只要天地一拜,自己就可以拿到《双美图》了。

    第二天一早,陈冬刚来到客厅,就见石家的人忙忙碌碌,正在到处布置着,有的人在忙着写请柬,有的则在装饰客厅,走廊等。

    石员外看到陈冬,忙说:“陈先生,[过滤],不,贤婿,上午你可不要到处跑了,我让人去找城里衣绸店的掌柜,这就来给你们试新郎新娘服譡过滤]!?

    话音一落,外面就进来几个人,抬着箱子。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有几套新郎新娘服譡过滤]?

    薛夫人走了出来,见陈冬正在试穿,忙走了过来,低声说:“陈冬,你答应当石家的女婿了?”

    陈冬点点头。薛夫人瞥+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他一眼,欲言又止。这时候,只听外面有个女子呵呵笑道:“听说石员外家里要办喜事,我等是来讨喜酒喝的。”

    随着话声,陈冬一抬头,看到黑妹、岳三娘、愣子、栓子四个人走了进来。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