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32章 婚床上假戏真做

第332章 婚床上假戏真做

    第这一天,陈冬喝了不少的酒。

    酒这东西,心情好了也喜欢喝。心情不好也喜欢喝。总之,酒可以让人心情好时更好,心情不好时更不好。

    看着喜庆的石家大院,陈冬突然就想起小师娘来。当然,他想的是唐莎。摇摇晃晃,顺着走廊往客房里走。刚来到客房外,一个女仆说:“先生,新房在那边。”

    陈冬摇晃着身子,来到新房外,一推门+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就进来了。

    新房内坐着一个女子,一身喜服,头蒙盖头。陈冬一头扎在床上。现在的他,头有些晕乎乎的,意识也在若有若无。他很困,趴在床上,不多时便呼呼地睡去了。

    床上的女子默默地坐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站起身来,将门关好,然后来到床盵过滤]匠露氖郑蜕担骸俺露研选!?

    陈冬恍惚中觉得有人在喊他,他慢慢地睁开眼,[过滤]了一声,叫道:“你……你不是石兰花?”

    女子摇摇头:“我是你小师娘[过滤]。”

    女子自然就是薛夫人了。此时,石兰花一直躲在薛夫人的房间里,她蒙着头,不但现身,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出,担心突然有人进来。新婚之夜,自己不在洞房里,一定会被人怀疑。

    陈冬一呆。他恍惚就看到蒙头盖中的人就是唐莎。对他来说,唐莎一直在他心上,思之越深,印象越深。

    “小师娘,原来是你……”他心中一喜,不由得动情地握住薛夫人的手:“小师娘,这不是做梦吗,原来今天是咱们的婚礼?”

    陈冬也有些恍惚了,本来想想,这种事也不会发生。但是,一则,他太思念小师娘了,二则他本来屡屡遭遇神奇的事,也就见怪不怪,以为果然是唐莎,三则,是他酒喝得太多了。

    薛夫人点点头:“不是做梦,一切都是真的。”

    陈冬一阵激动,闭着眼睛,喃喃地说:“小师娘……我……此时此刻,我觉得太幸福了……”

    在酒[过滤]的作用下,陈冬意识有些模糊,甚至眼睛也无法睁开。他笑了笑,迷迷糊糊地又睡去了。薛夫人推推他,端过一杯酒递给他,说:“该喝交杯酒了。”

    陈冬稀里糊涂地就和薛夫人喝了交杯酒。薛夫人心头暗喜:薛郎,我知道,一定是你,你在他的身上,你回来了,你要照顾我一辈子。

    想到这,薛夫人放下酒杯,慢慢地歪倒在陈冬的身边。

    “今天是你我再婚的好[过滤]子,亲爱的,帮我把蒙头盖掀去[过滤]。”薛夫人在陈冬的耳边说。

    陈冬随着她的手,拉了拉,将她的蒙头盖拉了下来,意识却还在迷离着。

    薛夫人温柔地看着他,脸上越来越红。她轻笑一声,满面羞涩,慢慢地解开陈冬的衣服。

    陈冬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人一件件脱了下去,然后,悉悉索索的声音,身边的女子好像也脱光了,接着,一个柔软滑腻的身子钻在自己的怀里,双手拦住自己,在耳边呢喃着:“亲爱的,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大喜[过滤]子[过滤],别睡了好不好?亲亲我……”

    陈冬就觉得对方在慢慢地抚摸着自己,吻着自己。

    渐渐地,陈冬开始冲动了。但是,他意识依然在模糊之中。

    半梦半醒之间,他抱住了薛夫人,低头吻着她,抚摸着她。

    薛夫人闭着眼睛,体会着陈冬给她带来的那种久违的感觉。

    一年了。薛夫人心中说不出的感伤,薛郎,你走了整整一年来,总算回来了,我知道,你舍不得我。

    薛夫人伸出手,抚摸着陈冬的脊背,那光滑的脊背和结实的肌肉,让她感到心头一阵阵激荡。

    她抱起陈冬的头,将他向下引领,吻着自己的胸。那感觉,让她一下子激动到极点,心头埋藏了一年的欲念,就像开闸的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薛夫人双腿盘在陈冬的腰上,用力地纠缠着,两条胳膊紧紧地揽着他的腰,臀部扭动着……

    陈冬冲动到极点,大脑兴奋到极点,他猛地翻过身子,将薛夫人压在身下,然后开始了冲锋。

    那阵阵冲撞感,给薛夫人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薛夫人忍不住一阵阵呼叫。那声音一开始还在喉咙里压抑着,打着滚,被薛夫人控制着,或而咽了下去,但很快,胸腔中巨大的推力无法控制,声音便肆意地冒出喉咙,再也无法抑制,冲出喉咙。呻吟声连绵不停,暧昧不已,让整座新房都布满了羞涩的色彩。

    幔帐被薛夫人不时扭动的踢打了下来,遮盖住绣床。烛光被起伏的身体带动疾风,吹灭了。

    月光透了进来,又慢慢移开,不敢去看两张被胀红的脸。

    呻吟声,呼吸声,夹杂在一起,还有肌肤撞击拍打的声音,在房间中飘荡着,游走着,让新房充满了春色。

    隔壁就是石兰花的房间。

    石兰花已经睡了一觉。在睡梦中,她被一股隐隐传来的声音惊醒了。那声音如梦呓一般。起初,石兰花还想不到什么,但她身子坐了起来,慢慢倾听,声音来自隔壁,而隔壁就是自己的房间,也就是为自己准备的新房。石兰花蓦地玉面绯红,明白了那声音是怎么回事。她赶紧躺了下来,暗啐一声,用被子蒙住了头。

    天色渐亮,陈冬慢慢地睁开眼,看到头顶悬挂的大红绸子。猛地意识到什么,一下子坐起来,发现自己浑身,再看看身盵过滤]勺乓桓龌肷?的女子。而那女子,居然是薛夫人。

    陈冬惊呼一声,他拍拍额头,依稀想起了昨晚的事。我……我怎么能和薛夫人做出这种事来。他身子一动,薛夫人醒了,她坐起来,的胳膊拥住陈冬,那丰满的胸部靠在他的身上:“陈冬,你醒了。”

    陈冬羞愧地说:“小师娘,对不起,我……我……”

    薛夫人摇摇头:“不,陈冬,你什么也不用说,是我对不起你,本来是你和石兰花的婚礼,我却……”

    陈冬苦笑,正想说什么,外面有人敲门,石兰花的声音传来:“表姐……”

    薛夫人赶紧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石兰花跑了进来,一下子将门关上,朝外听了听,舒了口气,一回头,见陈冬着身子坐在床上,惊叫一声,赶紧又回过头,叫道:“你……你把衣服穿上。”

    陈冬穿好衣服,问道:“石姑娘,发生了什么事?”

    石兰花拍拍自己的胸,这才平綶过滤]讼吕矗担骸拔业换岫赡芾矗憧刹荒芩党鍪祷[过滤]!?

    陈冬说:“他来怎么了?”

    过滤]端劳肌穂过滤],今天早上,他会亲手把《双美图》交给你的。要是让他看到你我不在一个房间里,一定会生疑。”

    陈冬哦了一声,说:“你放心,我不会多说的。”

    石兰花扭头看看他,见他已经穿好衣服,松了口气,又哼了一声:“我表姐虽然嫁过人,可毕竟也是天仙般的女子,真是便宜你了,记住,从今后一定不能亏了我表姐。”

    陈冬苦笑一下,没说籟过滤]?

    两人正在等着,外面脚步声传来。门外咳嗽一声,石兰花前去开门。果然,石员外进来了,但是,双手背负,却没有带什么画卷和匣子什么的。

    陈冬忙问:“石员外……”

    石员外看看他,说:“你叫我什么?”

    石兰花瞪了陈冬一眼。陈冬忙说:“岳父大人。”

    石员外这才点点头:“陈冬,你和兰花虽然结了婚,但是,石家的传家宝还不能给你。”

    陈冬忙问:“那是为什么?”

    石员外叹息一声,看看石兰花,拍着她的肩膀说:“兰花,还记得你娘临死时说的话吗?”

    石兰花点点头:“她说石家没有儿子,希望我能像男孩子一样坚强,帮你撑起这个家来。”

    石员外点点头:“是[过滤],这是你娘的遗言,我不能忘记,昨晚我给她上香,告诉她,她的宝贝女儿终于嫁人了,本来我想打算今天把传家宝给你们,可是……想起你娘的话来,我想,这件事还是等你们有了子嗣吧。”

    石兰花一听就急了,当然,她急的不是《双美图》,而是子嗣的事。她和陈冬是假结婚,怎么能有子嗣。陈冬却是着急《双美图》。石员外看看他们,忙说:“现在是兵荒马乱的时候,虽然你们结合在一起,但是《双美图》是我石家最珍贵的东西,所以,我不能随便交付给任何人,陈冬,你答应我,你们的第一个儿子一定姓石,而且永远留在我石家。”

    陈冬瞥一眼石兰花。石兰花脸腾地红了,咬着嘴唇,没有说籟过滤]?

    陈冬点点头。

    石员外这才说:“既然这样,你们就早点把孩子生出来。”

    石兰花叫道:“爹,你说话不算籟过滤]!彼底牛蓟ㄅね芬摺?

    石员外一把抓住她,叹道:“爹也是为你好,万一陈冬……他她毕竟姓陈,虽然我问过你表姐,他家里也没什么人了,可他如果带着你回了老家,我岂不是赔了女儿又搭宝?”

    石兰花哼道:“你太自私了。”

    石员外瞪了女儿一眼,喝道:“爹是在为石家着想,好吧,这件事爹退一步,只要你们怀了孩子,我就把《双美图》传给你们,不过,《双美图》你们只是替孩子保管,它是属于石家的传家宝。”

    陈冬明白,石员外是想让《双美图》在石家一代代地传下去,虽然他没有儿子,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继承石家的家业。

    “对了,有几个客人要离开了,你们去送送吧。”石员外说了一声,朝客厅走去。

    陈冬和石兰花来到客厅,见是黑妹等人。

    黑妹、岳三娘、愣子、栓子四人整装待发,看到陈冬从内门走了出来,都望向他。

    陈冬抱抱拳:“几位贵客不再多住些[过滤]子了?”

    黑妹抱抱拳:“陈先生新婚燕尔,想必快乐无盵过滤]业瓤晌薷O硎芙跻旅朗车腫过滤]子。”说着,黑妹和石员外说了几句生意话,大意是以后找机会合作,然后告辞而去。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