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40章 夜半罗衫解

第340章 夜半罗衫解

    陈冬一把将薛夫人推开,正色地说:“小师娘,我们不能这样。”薛夫人神色一呆,捂着脸跑了出去。

    陈冬轻叹一声,闭上眼睛,心说:薛夫人将自己当成了她去世的丈夫,她情意绵绵,风情万种,这可怎么办。

    不知什么时候,陈冬睡去了。

    睡梦中,似乎一个温柔的身子钻在了自己怀里。陈冬以为是梦,他伸手一摸,摸到了一只丰满的酥胸。

    小师娘,是你吗?陈冬睡梦中找到了时间沙漏,回到了现代,和唐莎拥抱在一起。

    那感觉,仿佛就像真的一样。

    两个人激情地吻着,拥抱着。陈冬在梦中大声地叫着:“小师娘,我再也不离开你了,这一生永远跟你在一起。

    小师娘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抚摸着他,两个人都是泛起,如江河汹涌,如烈火燃烧。

    小师娘慢慢地解开了衣服,将陈冬的头埋在自己胸前,忘我地呢喃着。那声音,如蚀骨的琴声,悠悠扬扬,缠绵悱恻,让人激情澎湃。

    小师娘慢慢地伸出手,将陈冬的上衣一件件解开,然后,露出他泛着健康肤色的胸膛,慢慢地俯下头,舌尖如蜻蜓点水,在陈冬的肌肤上游走着。

    那感觉,就像蚂蚁在心头爬动,让陈冬酥痒之极。

    柔软的手落在腰带上,轻轻一拉,腰带松开,裤子缓缓褪下。缓缓地抚摸着两腿之间,仿佛雄狮一样,正在昂首直立。

    小师娘伸手拉开,陈冬的短裤褪下,于是乎,两个人都成了赤条条的,寸缕未着。

    小师娘双手抱住陈冬,身子一滚,将他带到自己身上,然后双目满含柔情和欲火,望着他,两条腿抬了起来,落在陈冬的腰上。

    于是乎,一场鱼水交换便开始了。

    如梦如幻,似梦似真。

    那感觉,或而远在天盵过滤]蚨阱氤摺:鋈凰坪J序茁ィ鋈凰粕砹倨渚场?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师娘如烂泥一样滚在一边。陈冬也躺了下来。

    一声鸡叫声传来。陈冬猛地摇摇头,坐了起来。

    他看看眼前的一幕,再扭头看看床上,大吃了一惊。原来,这一切并不是梦。

    躺在身边的却不是小师娘唐莎,而是薛夫人,依依。

    薛夫人慢慢地坐了起来,抱住陈冬的肩头,柔声说:“陈冬,你后悔了?”

    陈冬拍了拍额头,心说:“我这是怎么了?”

    他苦笑一声:“怎么会这样,我……我怎么感觉像真的一样。”

    “就是真的[过滤]。”薛夫人吃吃一笑,喃喃地说:“这一夜你将小师娘我折腾得像烂泥一样,难道还有假吗?”

    陈冬一头躺了下去,望着屋顶。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迷迷糊糊中和薛夫人发生了关系,难道是自己太想念小师娘了?

    天光渐渐透入卧室里。薛夫人身子一侧,伸手搭在陈冬的胸上。陈冬赶紧将她的手拿开。薛夫人娇嗔道:“陈冬,你已经欺负了小师娘,难道还想不认账吗?”说着,薛夫人突然低头抽泣着。

    陈冬忙说;“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不知道小师娘怎么来到了我的房间。”

    薛夫人抽泣道:“晚上人家醒来,听到你在睡梦中呼唤小师娘,便想过来看看,谁想到,你一把抱住我……我是个妇道人家,哪里有你的气力大,百般挣扎不开,只好随了你的愿,事已至此,我想,我也只好认了,薛郎,薛郎,难道是你扑在了陈冬的身上吗?”

    陈冬心说:难道真像薛夫人所说的这样?可如果不是,看她思念薛郎的样子,也不像假的。

    陈冬伸手从床头的柜子上拿过那个蒙头巾,看着,问:“小师娘,薛郎活着时,有谁经常来这里?我是说他那些喜欢书画的朋友。”

    薛夫人低头半晌,说:“我记得一个姓范的常来,好像叫什么范亮。”

    陈冬突然想起那个三十来岁的黑衣人,那小子贼眉鼠眼的,似乎不是什么好来路。

    陈冬起身着衣,说:“小师娘,我出去找找这个范亮,你就在家等我吧。”

    说着,陈冬也不管薛夫人同意不同意,快步走了出来。

    薛夫人望着陈冬的背影,脸上浮上诡异的笑,喃喃地说:“陈冬,你一辈子都想找到《双美图》,除非,你永远跟我在一起。”

    陈冬想起双龙城的四大流派,于是施展银龙飞天之术,来到了双龙城,经过打听,在双龙镇上找到了胡先生,一打听,胡先生告诉陈冬,范亮在城南的冯家村。

    冯家村并不大,而且经过小鬼子的扫荡后,村子里已经没有一处像样的房子。按照村民的指点,陈冬来到了一处院墙倒塌的大院里。听到动静,走出一个人来。陈冬一愣,因为这个人居然是石城书画店的冯掌柜。

    一问才知,范亮是他的徒弟。

    范亮正在炕上睡大觉,被师父喊了起来,睁眼看到陈冬,吓得脸色大变。范亮跪倒磕头,叫道:“大英雄,我把偷来的画全交还给他们了。”

    陈冬说:“我来不是为了去年书画交流的事,而是一幅画,《双美图》,你见过没有?”

    过滤]端劳肌罚糠读烈∫⊥罚挥衃过滤]。”

    陈冬盯着他的眼,发现他似乎不像说谎的样子,从怀里掏出蒙面的黑布,说:“那你认识它吧?”

    范亮看看黑布,说:“这种东西常见[过滤],一般的夜行人都有,也不能说是我的吧。”

    陈冬一听,范亮说的倒也有理。他想了想,说起薛郎死后七天,有个夜行人闯进薛家的事来。范亮摇摇头:“不是我,那天我喝多了,没出去。”

    陈冬还想说话,冯掌柜说:“这件事我可以证明,真的不是我徒弟,薛郎去世的事我也听范亮说过,他还为失去这样一个朋友掉了几滴眼泪呢,那几天他一直在我的书画店里帮忙,哪里也没去。”

    陈冬一听就迷茫了。如果不是范亮,那会是谁?

    线索一下子断了。听冯掌柜师徒说起来,似乎真的和他们无关。

    范亮想了想,问:“大英雄,你知道那人的面目吗,你说说,我在这条道上混了多年,或许能认识他。”

    陈冬倒听薛夫人描述过,当他说出那人的身材和个头来时,范亮一呆,摇头说:“不可能,不可能是他。”

    陈冬忙问:“谁?”

    范亮说:“听你的描述,这个人活生生就是薛郎本人[过滤],可他那时已经死了七天了。”

    离开冯家庄,陈冬回到了省城。本来,他不想回去的,因为,他担心无法面对薛夫人的纠缠。这个人,天生的媚骨,腻腻地贴在身上,让你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想甩甩不掉。

    但是,关于《双美图》的事,陈冬此时乱了头绪,需要回去向薛夫人求证。

    陈冬回到了省城,来到薛家书画店外,见门敞着,陈冬直接进入店内。薛夫人正在招徕顾客,看到陈冬回来,扭着腰过来了。

    “陈冬,你回来啦,找到那宝贝图了吗?”

    陈冬摇摇头,正要询问。薛夫人低声说:“有什么事晚上在床上说,没看到小师娘正忙着吗。”

    陈冬脸腾地一红,赶紧低下头。

    见薛夫人忙得不可开交,只好走了出来,在街头溜达着。

    一边譡过滤]露槐呦胱欧读恋幕埃绻幕笆钦娴模敲矗呛谝氯司土碛衅淙耍腔崾撬兀刻煜律聿暮透鐾废喾碌娜硕嗳缗C幢阏飧鋈顺鱿衷谘矍埃膊荒苤溉纤褪峭祷娜恕?

    正想着,前面的街道上过来一队小鬼子的巡逻兵。

    陈冬见路边有一个杂货铺,于是走了进去,买了顶礼帽,戴了一副墨镜,再次走了出来。

    前面人声鼎沸,有不少人围着,陈冬挤了进去,见是一个赛画会。

    架子上挂着一幅画,谁能临摹得像,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而胜利誟过滤]么笱笫椤?

    陈冬看看画,不由一愣,居然是《双美图》,但仔细一看,却是一幅赝品。虽然画的还不错,但落款是画痴。

    陈冬心中一动,明白了,看这幅《双美图》的纸张和墨迹,显然是新作,那么,应该是临摹的三百年前画痴的作品。难道是小鬼子摆出的诱敌之计?

    陈冬知道,小鬼子也在寻找《双美图》。他这样一想,不由得朝架子下椅子上的人看看,只见那个人也就是二十来岁,面目清秀,齿白唇红,虽然有些奶油小生的样子,却不失为一个美男子,只是脂粉气太浓了。清秀小生戴着鸭舌帽,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盘着腿,腿在不停地缠着,手里还拿着一把折扇,扇子也在拍打着掌心,似乎在哼着什么曲调,但目光正在扫视着周围的人。

    清秀小生脆生说:“各位,想必大家都是省城的才子吧,来来来,请上前露一手,在下以墨会友,不但有香茗待客,还有大洋看赏,只要您的画能够博得掌声。”

    十块大洋的打赏对于一幅画来说,不算竅过滤]匆膊凰愕汀?

    因为,毕竟是临摹之作。

    旁边已经有几个人在挥毫泼墨了,但是,没有一个人画的像。

    清秀小生看看天色,摇头叹息:“已是午时了,在下要收摊了,明天上午再在此时静候各位大驾。”说着,清秀小生拿过一个箱子,将文房四宝装了起来,又将《双美图》临摹画一卷,提了起来,朝人群中的陈冬瞥+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一眼,咳嗽一声,朝街对面走去。

    陈冬心中一动,看身材,听声音,这人分明是个女孩,她到底为什么摆设这样的画局?难道是专程等我的吗?无论如何,这个女孩和《双美图》一定覽过滤]兀幢闶橇痘过滤],我怕什么。想到这,陈冬随后跟上。

    女孩来到对面,便进入了胡同。

    胡同内有一个门户,女孩在门口一停,瞥一眼跟来的陈冬,走了进去。

    陈冬刚走近大院,身后门吱呀关上了。陈冬一回头,见女孩朝她淡然一笑,说:“既来之则安之,屋内请。”

    说着,女孩朝北屋走来。

    陈冬瞥眼看看院子,见除了些花草外,还有一棵树,其他的,倒不像有什么埋伏的样子,他松了口气,跟随女孩走进客厅。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