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42章 梦幻交欢

第342章 梦幻交欢

    秋草和夏花在店里一通搜索,什么也没有发现,又去了后院。陈冬将店门一关,跟着来到北屋。

    搜索了大概半个时辰,秋草一[过滤]坐在椅子上,累了。

    “夏花,你说岳站长是不是看走眼了?冬雪万一真是芳心大动,想找个男人嫁了呢?”

    夏花说:“谁知道[过滤],反正咱们没找到什么《双美图》,回去报告吧。”

    两人前脚譡过滤]露蠼啪透狭恕?

    悄然跟随,来到一条街上。见她们进了一个院落。陈冬飞身而起,翻墙入内。悄然来到一处窗下,往里看去,只见岳站长正在给薛夫人解着绳子。

    薛夫人两眼放光,喃喃地说:“岳站长,我刚才说的可都是真的。”

    “是真的,真的。”岳站长好像脑子有些迷蒙,低着头,动作有些机械。

    “好了,你累了,快睡吧。”薛夫人说。

    岳站长果然坐在椅子上,头一歪,睡去了。

    陈冬心中有些惊奇。这时,夏花和秋草的声音传来。薛夫人眉头一惊,突然一撩窗户,嗖地一下跳了出来,身法好快。

    来到外面,薛夫人看到了陈冬,轻[过滤]一声。陈冬托起她的腰,说:“走。”

    施展银龙飞天,陈冬和薛夫人回到了店里。

    薛夫人一进店,就开始收拾东西,并说:“这地方待不下去了,咱们得马上离开。”

    店里主要是一些字画,薛夫人也不怎么看重,只是收了起来,放在柜台下,又来到后院,找出一个兜子,和陈冬出来了。

    两人上了黄包车,出了城,来到城北山坡上。

    站在山坡上,薛夫人朝省城看一眼,吐了口气,说:“好了,就到这里吧,陈冬,你看看有人跟来没有?”

    陈冬回头看看,摇摇头。等他回过头来,发现山坡上出现一个门户。那道门户不知开关在哪里。陈冬明白了,薛夫人刚才让他回头,是为了触动机关。心中暗笑:只要我知道你的机关,还需要触动吗,开合异能就可以进来了。

    进入山洞,发现里面居然是一间暗室。暗室内有储备的水和罐头等。

    还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薛夫人在椅子上坐下,说:“这地方是我当初逃出军统时找到的,军统站原站长修了这个地方,不过,他被小鬼子打死了,除了我,没人知道这里。”

    陈冬想了想问:“我想动手,你为什么阻拦我?”

    薛夫人苦笑一下:“陈冬,你不知道军统的手段,你即便杀了他们,又能怎样,难道能把军统杀绝吗?我后悔进入军统,因为我的详细资料在军统里有存根,如果我有了血债,他们不会放过我的父母的,还有我舅舅他们,也要被株连。”

    陈冬明白了,点点头:“是[过滤],军统的手段非同一般,小师娘,当初你为什么离开军统?”

    薛夫人望着陈冬,半晌,说:“陈冬,你想听实话吗?”

    陈冬点点头。

    薛夫人叹息道:“岳站长说的不错,为了《双美图》,我在军统时,就听说了《双美图》的事,当时,我奉命来省城调查,后来发现《双美图》似乎在薛郎的手里+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因此,我不断地接近他,可是……”薛夫人望着陈冬,半晌,才说:“可我直到嫁给他,也没找到《双美图》,你要相信我。”

    陈冬点点头:“我相信你,小师娘,你现在被军统的人盯上了,下一步怎么办?”

    薛夫人摇摇头:“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我想,军统的人发现我离开后,一定会去石城找我的,她以为我带上《双美图》去了石城,然后,我们就再回省城,让他们始料不糩过滤]!?

    陈冬心中暗叹:果然是军统出来的人,心机如此之深,我为什么一直没有感觉呢。如果看表象,谁不说薛夫人是一个文弱的女子?

    洞中的墙壁上镶刻着几颗珠子,使得密室内光线并不算暗。

    薛夫人打开两个罐头,递给陈冬一个,自己留了一下。陈冬一边吃一边在考虑《双美图》的事:现在,种种迹象表明,《双美图》的确和薛郎覽过滤]兀衷冢钣Ω门宄氖悄歉龊谝氯耍灰业剿端劳肌返南侣渚突崦髁恕?

    饭后,两个人呆呆地坐着。陈冬在想着黑衣人的事。薛夫人则想着岳站长的事。突然,薛夫人目光一抬,摇摇头:“不想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说着,薛夫人来到陈冬身盵过滤]潘氖郑担骸俺露勖歉眯菹⒘恕!?

    陈冬吓了一跳:“小师娘,不能这样了?”

    “哪样?”薛夫人眼眸中流露出万般风情,陈冬突然心中乱成一团,忙说:“咱们,咱们不能在一起了。”

    薛夫人喃喃地说:“陈冬,难道你和我在一起时不快乐吗?还是你嫌弃我是残花败柳?”

    “不,不……不是。”陈冬忙说:“我……我心中有所爱的人。”

    薛夫人轻笑一声:“你是说石兰花吗?她一个小女子,初尝禁果,又懂的什么。”说着,薛夫人伸出手,慢慢地落在陈冬的胸前,那只手就像带着温度,从衣领里钻了进去,摸在他的身上。肌肤顿时一片温热。

    陈冬忽地站了起来。

    薛夫人神色微呆,突然抽泣道:“我知道,你还是嫌弃我。”

    陈冬忙说:“小师娘,希望你不要再这样,否则,我马上就走。”

    薛夫人叹道:“此时恐怕外面天色已黑,你去哪里?再说,你就忍心将小师娘一个人扔在这荒山野外吗?”

    陈冬叹息一声,说:“好吧,小师娘,你上床睡吧。”

    薛夫人慢慢地上了床,合衣躺下。

    陈冬松了口气,趴在桌子上,不多时,也睡去了。

    睡梦中,陈冬就觉得唐莎慢慢地走了过来,望着他,关切地问:“陈冬,你怎么睡在椅子上呢,不冷吗?到床上去吧。”

    说着,唐莎拉着陈冬的手,来到床上,两人慢慢地躺了下来,四目相对,陈冬发现唐莎的眼里满是柔情。慢慢地,陈冬就被这股柔情融化了。两个人吻在一起,拥抱在一起。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

    突然,陈冬从睡梦中醒来,他猛地坐起,发现自己居然赤身地躺在床上,再看旁盵过滤]Ψ蛉艘埠退谎C偷叵肫鹚沃械氖拢拖褡蛞挂谎母芯酢?

    陈冬拍拍额头,是真是假,是梦是幻。

    说是梦,可那发生的一切都那么真实。说是真,自己却有一种意识模糊的感觉。

    薛夫人坐了起来,抱住陈冬的脖子,喃喃地说:“陈冬,醒了。”陈冬推开她的手臂,淡淡地说:“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在床上睡了?”

    薛夫人突然眼圈一红,抽泣着说:“你……你还好意思说,昨夜我梦到了薛郎,不停地喊着他,谁想,你跑到床上来,抱住我,脱去了我的衣服,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薛郎回来了,直到后来才清醒过来,却已经晚了,陈冬,你喜欢小师娘就明说,为什么睡梦中欺负人家[过滤]?”

    说着,薛夫人呜呜地哭着。

    陈冬呆住了。难道事实真的像薛夫人说的那样吗?如果真是那样,则是自己不对了。可是,自己怎么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只觉得当时自己是梦到了小师娘唐莎,然后,恩爱的事就顺理成章地发生了,却不料这梦中的女主角是薛夫人。

    陈冬穿好衣服,跳下床,再次冥想,却不出所以然来。

    薛夫人瞥他一眼,下来床,慢慢地穿好衣服说:“咱们可以回城了,想必岳站长已经带人去了石城。”

    两人离开山坡,进了省城,回到了薛家书画店。

    进了北屋,薛夫人松了口气,幽怨地看陈冬一眼:“你[过滤],将人家折腾了一夜,这两天出了一身的臭汗,我得烧点水洗洗身子,你不要乱譡过滤]悦饣等私础!?

    陈冬一听,不敢到处乱走。他本想出去转转的,找一下黑衣人的线索,既然薛夫人要沐浴,自己就不能走开了。

    过来一会儿,薛夫人烧好了水,让陈冬帮忙端到浴室里。然后,她将陈冬推了出来:“好了,你出去吧,记住,不要偷看[过滤]。”

    陈冬心中突突一跳。薛夫人万般柔情,自有说不尽的风韵,让陈冬下意识地有些痴迷。

    他赶紧摒弃杂念,来到客厅中坐下。

    坐了一会儿,陈冬突然想起岳站长的籟过滤]D训姥Ψ蛉苏娴氖俏端劳肌芳薷傻模端劳肌吩缇偷搅怂氖郑坎豢赡馨桑客蛞皇悄亍O氲秸猓露挥傻谜玖似鹄矗俅窝罢易叛Ψ蛉说木邮摇?

    就当陈冬在寻找《双美图》时,突然听到一阵轻轻的声音从房顶响起。陈冬心中一动,来到门口,朝外一看,只见一个纤细的人影从房顶上跳下来,人影落下,居然是夏花。

    夏花左右看看,耳朵听了听,朝浴室走去。

    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水声,似乎还有薛夫人哼着小曲的声音。

    夏花一推门,走了进去,说道:“冬雪,怎么洗澡也不拴门,难道是故意等人进来吗?”

    薛夫人抬头看看夏花,眉头一皱:“怎么是你?”

    夏花说:“昨晚我们来过,你逃走了,一早,岳站长带着秋草去了石城,不过,我想你也许会给我们杀一个回马枪,所以我没有跟岳站长一起去,果然,你被我猜到了。”

    说着,夏花从怀中掏出[过滤],喝道:“出来,穿好衣服,跟我去军统。”

    薛夫人慢慢地站起来,一边[过滤]拭着自己的身子,一边微微笑道:“夏花,你看冬雪姐这身子好算完美吗?”

    夏花哼了一声:“我没心情看,赶紧穿好衣服。”

    薛夫人慢慢地穿着衣服,瞥了夏花一眼,说:“看你的神态,似乎一夜没睡好吧,夏花,你困了……”

    随着薛夫人一声,夏花果然头一晕,手摸摸额头,说:“是[过滤],我觉得有些困了。”

    薛夫人喃喃地说:“那就躺下来,好好地睡一觉吧。”

    夏花慢慢地躺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