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50章 暗杀

第350章 暗杀

    春月和中年人一前一后进来,她先瞥一眼密室的门,然后松了口气,说:“冬雪,你到这里来[过滤]什么?难道不知道岳站长正在捉拿你吗?”

    薛夫人叹道:“我以前是犯了糊涂,现在,薛郎已经死了,我也回想过来了,还是军统对我好,我正想找岳站长求情,请他重新收留我回到军统。”

    “你不是说有重要情报吗,说吧。”春月看看她。

    薛夫人忙说:“不,我现在变了主意,这情报不能告诉你,我要当做回军统的砝码。”

    春月哼了一声:“那好吧,不过你现在还没正式回归,请回吧,否则,我会将你当成劫犯对待的。”

    薛夫人假装担忧的样子,看看密室,站了起来。春月嗤笑一声:“我就知道你的真实来历,不过,有我在,你休想把人带走。”

    薛夫人哼了一声:“春月,陈冬是什么样的人,他怎能被你抓住?我想,你一定是故意放出风去,骗我来的吧?想让我做出冲动的劫人行为,好让岳站长更加敌视我,我岂能上当。”

    春月笑笑:“原来你是这样想的,既然这样,你为何还来?”

    “我为何不来?难道我怕你不成,你虽然拍在四美之首,可你年纪最小,你才吃了多少盐,喝了多少粥,我会怕你。”

    春月一摆手,示意中年人送客。中年人摆摆手,将薛夫人请了出去。

    天色大亮。岳站长带着夏花和秋草来到了宅院里。春月打个哈欠,说:“你们守一会儿,我去休息,对了,八路军或许会硬攻,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

    岳站长说:“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在周围埋伏好,再说,陈冬和黑妹在我们手里,他们敢硬攻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大约十一点左右,方刚、黑子、诸葛智、栓子、愣子带着二十几个人来到了宅院大门外。

    愣子叫道:“快把陈兄弟和政委放出来。”

    春月醒了,跑了出来,和岳站长、夏花、秋草来到外面。

    岳站长扫一眼方刚等人,说:过滤]端劳肌纺兀戳寺穑俊?

    黑子一拍背上的匣子,说:“图在这里,陈兄弟和我妹妹呢,快将他们放出来。”

    岳站长瞥一眼匣子,淡淡地说:“我怎么知道里面有没有图,或者是真是假。”

    黑子将匣子解下来,打开,取出一个画轴,慢慢展开,在岳站长等人面前晃了几晃。

    愣子说:“姓岳的,你瞪大了眼睛,这可是如假包换的《双美图》。”

    岳站长并没见过《双美图》,但是,慌看,好像是那幅上面点名要得到的图画。他忙说:“快把画送过来。”

    诸葛智笑道:“岳站长,我们可不是傻子,人都没见到,我们能给你画吗?”

    岳站长一挥手,中年人将陈冬和黑妹提了出来。愣子看到两人出来,大吼一声,将想冲过来,岳站长伸手阻拦,哼道:“把画递过来,人自然给你。”

    黑子将画放在匣子里,朝岳站长扔来。岳站长一把抓住画,一挥手,带着春月等人退到门内。

    方刚叫道:“不好。”呼啦一下,众人朝两边撤退。这时,里面传来阵阵枪声。而此时,陈冬身上突然幻出防御光圈。没有了[过滤]扰,他虽然四肢无法动,但是,异能还可以施展。

    护体光圈放大,子弹无法透过。岳站长等人转身跑了进去。陈冬施展异能,将春月吸了过来。方刚等人冲了进去,却发现岳站长等人从暗道逃走了。

    这时,薛夫人从大门内跑出来,在春月的身上摸出几个针剂,在陈冬和黑妹的身上各注[过滤]了一支。两人渐渐恢复了体力。

    黑妹来到春月身盵过滤]朔床患陈:诿媒械溃骸俺襞耍陈┠兀俊?

    春月咯咯大笑:“你就是杀了我,也休想知道。”

    方刚一听沙漏被春月藏了起来,赶紧带着栓子、愣子等人寻找,可是,大家将整个宅院搜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沙漏。

    黑妹一把抓住春月,叫道:“再不说,我杀了你。”黑妹真的急了,因为,沙漏的事虽然是岳三娘做出来的,但是,她知道岳三娘这样做,也是为了帮她,她是东海支队的政委,完不成任务自然子责任最大。

    春月毫不害怕,冷笑着看着黑妹。黑妹抽出她怀里的枪,对准她的额头。

    黑子赶紧按住她的手腕,摇摇头,示意她一定要冷静。先不说八路军的纪律,不能随便对俘虏开枪,再说,现在还是国共合作的时候,另外就是,打死了春月,沙漏的下落就更难知晓了。

    陈冬来到屋内,坐在椅子上,呆然出神。他怎么也想不到,《双美图》之事刚刚结束,沙漏又出事了。对他来说,沙漏比《双美图》更重要,因为没有了沙漏,他就无法回到现代。一时间,父母、包老头、胡蝶、小师娘还有宝宝,等人的面目在他眼前一个个移动着,大家似乎都在幽怨地看着他。

    诸葛智来到陈冬面前,低声说:“陈兄弟,你别担心,我想,东西一定还在院子里,只是院子太大,东西又小,咱们一时没有找到,不过,只要大家再找找,很快会找到的。”

    黑妹去买了午饭,让大家吃了,并亲自给陈冬端了一些来。陈冬摇摇头,表示吃不下。

    黑妹说:“陈大哥,你先吃点吧,吃饱了咱们一起寻找。”

    陈冬叹息道:“你不用劝我了,我真的吃不下,没胃口。”

    陈冬不吃,黑妹也没有吃。她坐在陈冬的身盵过滤]厮担骸俺麓蟾纾志凸治野桑饧潞腿锩还兀彩俏易畔搿!?

    陈冬摇头说:“我没说要怪你们任何人,只怪我自己,我为什么要多事,第一次拿到沙漏的时候,我和齐琪马上离开就不行了?为什么还要留下来,和你们喝酒。”

    黑妹一脸惭愧,默然无语。

    春月被绑在椅子上,她瞪着两人,叫道:“你们不吃,总得让我吃饱,我听说八路军是优待俘虏的。”

    陈冬淡淡地说:“给她吃吧,堵住她的嘴,让她少说几句。”

    黑妹将饭端在她的面前,由于春月被绑,黑妹只好喂她。

    过了一会儿,春月吃饱了,叫道:“我要去茅厕。”

    黑妹喝道:“你事真多。”

    春月说:“我真的要去茅厕,黑妹,我也女孩子,你总得有同情心吧。”

    黑妹只好推着她朝外走来。刚到门口,突然,啪地一声枪响,春月应声倒地。黑妹等人赶紧呼啦一下从四面八方涌出来,只见院墙上有两个黑影闪动。栓子抬枪[过滤]击,嘭嘭两声,惨叫声传来,那两个人被打中了,翻下院墙。

    黑妹来到春月身盵过滤]笮叵轮械阢殂榈靥首牛辖艨匆谎鄢露担骸俺麓蟾纾荒芩馈!?

    陈冬自然知道春月不能死。他来到春月身盵过滤]焓治鏊砩系淖拥丝谖庾 ?

    春月叫道:“你不要以为我会告诉你,我决不会的。”

    这时,诸葛智走了过来,说:“春月姑娘,你应该知道,那两个黑衣人是谁?是你们军统的人吧?”

    春月哼道:“胡说。”

    诸葛智让人将尸体抬过来。春月一见,这两个人正是军统的。春月呆了,叫道:“好[过滤],你们杀人灭口,怕我说出军统的秘密是不是?”

    黑妹、方刚、诸葛智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说:军统有什么秘密?

    陈冬知道,虽然自己吸出了春月的子弹,也暂时封住了她的伤口,但是,她内脏如果被子弹打穿,也会血流进内脏的。想了想,陈冬突然将春月抄在怀中,施展银龙飞天的异能,破空而去。

    很快,陈冬带着春月来到团部附近的医院里。陈冬一落下,门卫、暗哨都围了上来。李连长恰好也在,看到陈冬,一愣,摆摆手。

    陈冬抱着春月跑进教堂,叫道:“医生呢,快救人。”

    春月将头歪在陈冬的肩上,已经进入了昏迷状态。

    医生和护士跑了过来,赶紧将春月送进手术室。

    陈冬在焦急地等待着,下午三点左右,手术结束了。医生走了出来。陈冬赶紧询问春月的情况。医生告诉他,春月的情况暂时还不好说,她失血过多,就要看她能不能醒来了。

    这时,黑妹等人也已经回来了。陈冬看看她,黑妹摇摇头,一脸愧疚的神色。陈冬知道,没有找到沙漏。

    他在春月的对面床上坐下,默然发呆。黑妹说:“我回来时,薛夫人告诉我,春月最喜欢大海了。

    陈冬想了想,将春月用被单裹了,然后施展银龙飞天的异能,来到了东海上。

    缓缓下落,来到荒岛上,陈冬将春月放在一块岩石后面。

    海风习习,浪花朵朵。耳中,不时地传来风浪的声音。

    陈冬盘膝坐下,望着春月。

    夕阳即将落下,春月慢慢地睁开眼。

    她呆呆地望着天空,耳朵动了动,惊奇地问:“是海浪,我在海边吗?”

    陈冬淡淡地说:“不错,你在海边。”

    春月头一扭,看到了陈冬,她[过滤]呀一声,想坐起来,却觉得自己胸口一疼,忙又躺下,想了想,说:“陈大英雄,是你带我来的,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看海?”

    “是薛夫人说的。”

    “哈哈,好用心的男人,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告诉你沙漏的下落了?”春月摇摇头:“不会的,我永远不会让你得逞的。”

    “你……”陈冬怒道:“春月,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我不是八路军,可不遵守什么优待俘虏的制度。”

    春月脸色微变,看着他说:“你真的想杀我?不会吧,哈哈……”春月想到了什么,大笑:“你不敢杀我的,你杀了我,就永远不会找到沙漏了。”

    陈冬怒道:“你到底怎样才肯归还我沙漏?”

    春月眼珠子一转,说:“很简单,只要你天天带我去看海。”

    陈冬大怒,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春月痛苦地咧着嘴。陈冬想到什么,赶紧放下她。春月脸色刷白,+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想是非常痛苦。她抚着胸口,血渗透了衣服和被单。

    陈冬一呆,心说:春月不能死,否则,自己就无法找到沙漏了。可是,他又不便解开她的衣服查看伤口。想到这,陈冬只好抄起她,回到了教堂。

    伤口经过了再次处理,护士对陈冬说:“春月的血本来就流了不少,她现在元气大伤,一定要让她注意伤口。”陈冬点点头。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