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58章 英雄中弹

第358章 英雄中弹

    猛地,有两架敌机飞了起来。众人都惊呼起来。

    敌机毕竟有几十架,陈冬一架架用开合异能摧毁,总是耗费时间。他见敌机渐渐离地,猛地起在半空,防御光圈护体,双手一挥,顿时,巨大的无形波浪将涌向敌机,那两架敌机突然翻滚了起来,撞在山上,轰轰,爆炸了。

    陈冬心中一动,他不再施展开合异能,而是用流云飞袖,将一架架的飞机抛上半空。飞机落到地上,或撞在山上,爆炸声不绝于耳,即便不爆炸的,也摔得支离破碎。

    小鬼子人群中传出“大英雄”的喊声,呼啦一下,他们斗志全无,朝四下里撤退。

    兵败如山倒,山坡上的旅长看在眼里,大手一挥,八路军从山上冲了下来,如潮水一般。

    愣子左[过滤],右手刀,冲在最前面,远了一枪一个,近了,大刀如切菜一般,杀得好不痛快。

    数千小鬼子,眨眼间,死的死,伤的伤,投降的投降。

    猛地,轰轰声传来。

    是小鬼子的城东舰炮。好残忍的小鬼子,居然连自己的人也不管了。看着被炸上天的战友,愣子大喝着,朝城门冲去。

    一发炮弹落在愣子的周围。轰地一声,愣子倒在地上。陈冬一眼看到愣子,从半空落下,抱住他。愣子,对陈冬来说,有一种莫名的情感,因为他的憨厚,朴实,曾经打动过陈冬的心灵。

    “陈……陈兄弟,快,快去毁灭小鬼子的舰队……”遍体鳞伤的愣子,顾不得自己的伤势,用尽最后的力量,说着,愣子慢慢地闭上眼睛。

    陈冬点点头,放蟍过滤]蹲樱玖似鹄矗钗豢谄缓笫┱挂商斓囊炷埽嵌扇ァ?

    城东防区,也有数千小鬼子,另外还有三艘军舰。

    小鬼子的军舰早已校对好距离,对三个城区的防务都掌控在炮弹轰炸范围内。听到情报兵的汇报,小鬼子师团长下达了开炮的命令。

    炮火落在阵地上,八路军战士只好撤退,回到山上。

    小鬼子的城西防区已经垮掉,旅长正想趁机拿下城南,但是炮火封锁了通路,一时难以跨越,除非冒着重大的牺牲,冲炮火中冲过去。

    半空中绿光一闪,陈冬飞到海岸上空。双手一挥,将那些发出炮筒的炮弹拦了回来,送到舰艇上。

    轰轰之声不绝于耳。可怜小鬼子的三艘[过滤]锐舰艇,被自己的炮弹打中,顿时,舰艇着火。

    此时的陈冬,已经心神疲惫,看到舰艇着火,便转身离开。

    他怎么也想不到,舰艇虽然着火,可是,一时并不会下沉,而且,小鬼子的炮舰对准了他的背影,嗖嗖地发[过滤]了过来。

    一发不中,还有另一发。

    终于,其中一发正好打在护体光圈上。

    护体光圈的弹力已经非常小。炮弹的震荡力将陈冬远远地抛了出去,

    正好扔在山上。

    幸亏护体光圈还发挥着作用,因此,陈冬只是被震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陈冬才慢慢地醒来。

    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除了医院的护士,还有黑妹、春月、方刚等人。吴梅也在。

    见他醒来,众人都是一喜。方刚说:“陈兄弟,这次拿下海城,太感谢你了,师部首长刚才来看过你,你还没醒,首长说邀请你去总部参加庆功大会,各部队的同志们都听说了你的英雄事迹,都想见见你呢。”

    陈冬摇摇头:“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想影响你们这个时代的事,想找点离开这里。”

    说着,陈冬慢慢地站了起来,觉得头还是有些头晕。

    春月扶他坐好,轻声说:“陈大哥,吴政委把她的师父请来了,正在为你修补沙漏。”

    “真的?”陈冬大喜。吴梅点点头,说:“师父在师部里,师长派了专人保护他,担心小鬼子会有特务留在海城。”

    陈冬点点头,忙说:“快,带我去看看。”

    黑妹忙说:“陈大哥,你刚醒来,还是休息一两天吧。”

    陈冬摇摇头:“没事,我不要紧。”

    他的的确没有受伤,护体光圈的作用还在,只是炮弹炸开的时候,震荡力太大了,当时他的心神已经耗费太大,因此,被震昏了。

    黑妹、春月、吴梅三女陪同陈冬走出医院。

    医院其实是海城的教堂,是临时搭设的。医院的医生和护士看到陈冬,都用一种崇敬的目光看着他。在为陈冬救治的两天里,他们都知道了这位神奇的大英雄。

    大家谁都想亲自为救治他出一份力。只是,在光圈的保护下,他的身上看不到一丝外伤,除了昏迷之外,他简直和正常人一模一样。

    街道上,不时地可以看到有一队队的八路军来回地走动着。

    小鬼子的驻地已经成了师部。

    师部内,几位首长正在研究着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听到报告声,抬头看来。师长哈哈大笑,迎了过来:“这不是我们的大英雄嘛,快请。”

    陈冬抱抱拳,说:“我是来找吴政委的师父的,不知他老人家在哪里。”

    师长哦了一声,忙对警卫员说:“快,带陈大英雄前往。”

    此时,吴梅的师父,一位民间匠人,正在反复地研究着那个沙漏。

    对于修补沙漏,他自然有几分把握,难的是上面的文字。他知道,陈冬要的一定是原来的文字,可是上面的文字都是镶嵌的,可丁可卯,吻合完美,子弹穿过后,镶嵌的文字被毁掉了,要想补上,必须知道字符,否则不会恢复原样。

    吴梅的师父,一个刚刚四十几岁的壮年人,埋头案荹过滤]3露杳粤肆教欤芯苛肆教臁U饬教欤久挥泻涎郏恢硕嗌俦楣攀椋芯刻靃过滤]地支的规律。

    陈冬进来的时候,以为眼前的人是个老誟过滤]蛭返陌追ⅲ凵褚灿行鋈弧?

    吴梅呆呆地看着师父,哽咽一声:“师父,你的头发……怎么全白了?”

    吴梅师父慢慢地抬起头,在镜子前照着,叹息一声:“没想到,我苦苦思索了两天,居然白了头发。”

    陈冬默默地看着吴梅师父,半晌,抱抱拳:“辛苦了。”

    吴梅师父看看沙漏,说:“你就是大英雄吧?请再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研究出天[过滤]地支的规律。”

    陈冬望着他,见他满脸自信的样子,点点头。

    春月说:“咱们还是出去吧,别打搅吴梅师父了。”

    众人走了出来。

    春月看看陈冬,眉头不展,便说:“陈大哥,我陪你到处走走吧,海城我熟悉的很。”

    陈冬点点头。春月从领口拿下墨镜,架在陈冬的鼻梁上,笑笑。

    两人顺着街道走着,前面是一个茶馆。春月拉着陈冬走了上来。茶馆里坐满了食客,此时,正有一个十几岁的男孩,手中拿着说书的板子,声音清脆,在描述着陈冬独身炸机场的场面,虽然他没有亲眼目睹,但是,所+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描述的情景大致相仿。

    周围的顾客都听得眉飞色舞,不住地鼓掌。

    突然,一个人冷笑道:“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世上怎会有这种神奇能力的人。”

    众人都朝他望去,包括陈冬和春月。只见那人一身小鬼子浪人服装打扮,头上梳着辫子,一脸阴沉。

    说书的男孩一瞪眼:“喂,你是从哪里来的,竟敢对大英雄不敬。”

    浪人冷冷地说:“我是从海上来的,听说我们大和民族的[过滤]锐部队,居然被一个传奇的小子打得落花流水,我倒想见识见识他的本事。”

    “原来是个小鬼子。”有几个汉子站了起来,就想动手。

    浪人一拍桌子,突然,那厚木板的桌子居然裂成数块。好大的掌力,所有人都不敢动了。

    男孩却毫不畏惧,叫道:“小鬼子,就凭你这拍蚂蚁的功夫,也想挑战大英雄。”

    浪人左手一探,居然将男孩拎了过来,冷冷地说:“说,在哪里能找到那个大英雄?”

    男孩摇摇头:“不知道。”

    浪人哼了一声,将男孩推开,目光一扫众人,说道:“我就在这里等候,你们都去通报,就是东洋第一剑客在此静候大英雄。”

    众茶客纷纷离开。

    过了一会儿,几个八路军冲了进来,喝道:“小鬼子在哪里?”

    想是有茶客向街头的八路军汇报了。

    浪人淡淡地说:“原来是军方的人来了,你们的大英雄呢?”

    八路军战士用枪一指:“起来,跟我们走一趟。”

    浪人朝男孩一撇嘴:“瞧,这就是你们的大英雄吗?难道不懂什么是切磋武功?分明是战场上那一套。”

    男孩叫道:“你神气什么,大英雄不来,我和你打。”说着,男孩将说书的挂板往腰里一别,亮开了架势,居然像模像样。

    浪人哈哈大笑:“一个[敏感词]臭未[过滤]的孩子,也敢挑战大和民族的第一剑客。”

    男孩跳出门外,来到街上,叫道:“小鬼子,来[过滤],让你见识一下中华武功的神奇。”

    浪人站了起来,一甩衣摆,背负双手走了出来。

    许多人跑出来围观。几个八路军战士看到这里,也持枪在一旁侍立。

    众人纷纷给男孩加油。

    春月看看陈冬,分明心不在焉,似乎还在想着沙漏的事,忙说:“陈大哥,这小男孩要吃亏了,你得帮帮他,他可是为了你[过滤]。”

    陈冬摇摇头:“我不想再管这里的事了,只想早点离开。”

    “可是,你不出面,小弟弟就会遭殃的。”

    正说着,春月看到男孩朝浪人飞拳打去。固然他的拳法呼呼生风,但是,他岁数太小,而且,这小鬼子浪人武功出奇,掌法飘忽,身子不动,眼睛蔑视,左手一摆,一带,一推,只见男孩忽地一下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男孩爬了起来,叫道:“小鬼子,我和你拼了。”

    男孩呼呼地扑过来。浪人看也不看他,一脚踢出,正中男孩的小腹。男孩头前脚后,飞退而出,趴在地上,这一次,他半晌没爬起来。

    春月再也看不下去了,跳了出去,叫道:“我和你打。”

    她将小男孩扶起来,低声说了几句。

    小男孩诧异地看着她。春月笑笑。小男孩叫道:“小鬼子,你的功夫虽然好,却不能证明就比我师父好。”

    “你师父?”浪人淡淡地说:“就凭你这两下,你师父也是个蠢货。”

    “胡说,你敢骂大英雄是蠢货?”小男孩叫道:“我师父就是大英雄[过滤]。”

    浪人哈哈怪笑:“怪不得胆子这么大,原来你是大英雄的徒弟,不过,看你的功夫,那个大英雄也是浪得虚名。”

    浪人话音未落,就听有人叫道:“是谁在此大放阙词?”

    人影一闪,只见人群外进来几个八路军。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