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63章 重练绵掌

第363章 重练绵掌

    第二天凌晨,陈冬来到了省城北郊。

    北郊东郊都靠海。

    远远看去,汪汪的海水,碧波荡漾。

    潮汐声一声声传来,浪花涌动,将太阳缓缓托起。

    陈冬在海边缓缓蹲下,按照三十六路绵掌的路数,慢慢地舞动着。渐渐地,涌动的暗流,带动了潮水。面前的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阳鱼。

    陈冬缓缓收掌。他刚才的演练完全是无意识的。因为,他双手一按照绵掌的路数练去,灵台空明,就会触动一些埋藏很深的记忆。当然,那些记忆只限于绵掌。意念、呼吸、天地之间的气流,等等,耳边仿佛传来句句声音,在提示着他。

    收掌停下,陈冬一路询问,来到一处院落荹过滤]?

    门开着,院子里正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在练功。只见他神色舒缓,双目微开,双手缓缓摆动,隐隐,似乎有一股掌风在院子里涌动着。

    “请问前辈是方清扬吗?”陈冬抱拳问道。

    老者停下,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正是,你是谁?”

    “小子陈冬,见过方老爷子。”

    “你知道我姓方?”

    “呵呵,省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太极绵掌方清扬方老爷子[过滤]。”

    方清扬摇摇头,摆手说:“没用[过滤],我这点薄名一点用都没有,还不是要[过滤]打细算地过[过滤]子?”说着,方清扬在台阶上坐下来,顺手拉过一个木匣子,从里面拿出一块石头,然后又拿起一把雕刻刀,慢慢地雕刻起来。陈冬发现他的左手拇諿过滤]瞎挪迹胧潜坏窨痰渡斯?

    “方老爷子,这就是你的生计吗?”+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方清扬点点头:“我也不会其他的手艺,这些年就靠卖些石雕赚取生活费用,陈小友,看你的意思,好像是来专程找我的?”

    “[过滤],方老爷子,我想打听一件事。”

    “说吧,什么事?”

    “你是不是双龙城人,或者直接说,你和双龙镇的方老有什么关系?”

    方清扬听到这里神色微微一动,停下手中的活计,目光慢慢抬起,望着天空,神思似乎回到了很久以荹过滤]?

    半晌,方清扬缓缓地说:“方老就是家叔。”

    “哦。”陈冬抱拳说:“原来是方老的儿侄子,好,好,我记得好像和方老也有些渊源,也许我和他学过绵掌。”

    方清扬看看他,微微一笑:“想不到叔叔还收过徒弟。”

    陈冬笑道:“我其实算不上他的徒弟,他的徒弟是一个叫茅妮的女孩子。”

    方清扬点点头:“叔叔跟我说过,绵掌用意不用力,需要排除杂念,平心静气,双手画出阴阳,呼吸、招式、意念甚至天地之间的灵气都要统一起来,我练了几十年了,总算有些所悟,年轻人要耐得起时间的寂寞[过滤],绵掌的绵字,既有天地之间绵绵之力的意思,我看,也有时间绵长之意,可没有速成的,不过……”

    “不过什么?”陈冬问。

    方清扬说:“据叔叔说,他小时候和师父只学了三天,便有大成。”

    “三天?”陈冬惊奇地说:“怎么可能,您刚才不是说要用一生的时间来悟吗?”

    方清扬笑笑:“一晃几十年了,当年,我叔叔才十几岁,正值抗战胜利的后期,小鬼子有一位浪人前来挑战,叔叔一觉醒来,天赐《绵掌》秘籍,梦中,似乎得到很多真传,虽然只传了半月,可他说,他仿佛练了几十年一样。”

    陈冬失去了记忆,自然忘记自己穿越的事了。

    他不由问:“不知方老的师父叫什么名字,我想知道绵掌的创始人是谁?”

    方清扬想了想说:“记得叔叔曾经跟我说,他的师父是当年抗战的大英雄,名字叫陈冬。”

    “陈冬?”陈冬一呆。

    方清扬笑道:“不错,似乎和你名字相同。”

    陈冬站了起来,呵呵一笑:“今[过滤]拜访,总算得知了太极绵掌的来历,告辞。”

    陈冬回到舞校,便继续执勤。

    站在门口,陈冬脑子里在想着方清扬的籟过滤]7嚼鲜撬氖迨濉6嚼系氖Ω妇尤缓妥约褐孛饧绿珊狭税伞?

    正想着,燕语打电话来,告诉他警局来了一位大人物,让他一起去拜望拜望。

    陈冬心说:警局来了大人物,是什么大人物?

    陈冬匆匆赶到警局外,只见燕语已在门口等候了。

    燕语说:“陈大哥,譡过滤]掖闳グ菁幌挛颐蔷值淖锨洹!?

    说着,燕语一拉陈冬的手,来到警局的会客厅外。陈冬一探头,只见正中的椅子上坐着常局长,下首坐着王队长,而对面的客座上坐着一个五十几岁的老誟过滤]桓笔菹鞯难樱街谎劬γ髁劣猩瘛?

    陈冬几乎惊叫了起来,赶紧退后一步,对燕语说:“太极绵掌方清扬。”

    燕语眼睛一亮:“原来你认识他[过滤]?”

    “也不能说是认识,不过是见过一面吧。”陈冬心说:方老爷子脚底下不慢[过滤],刚刚分手,他居然到了警局。

    “你什么时候和这位大人物见的面?”燕语问。

    “这个嘛……你忘了给我看过他的资料?我见过他的照片。”陈冬故意如此说着。

    “哦,怪不得,我倒把这茬儿忘了,譡过滤]勖墙ゼ!彼底牛嘤镆焕露饺俗吡私ァ?

    常局长见陈冬和燕语进来,忙给方清扬介绍。

    “方老叶子,这位是我的[过滤]女儿燕语,也在警局工作。”常局长介绍着。

    方清扬朝燕语点点头。燕语忙一抱拳:“燕语从小就喜欢功夫,方师傅,久仰了。”

    “这位是……”方清扬目光落在陈冬的脸上。

    没等陈冬说话,燕语说:“他叫陈冬,就是从黑猫手中把我救下的陈冬。”

    陈冬抱抱拳。

    方清扬双目一张,光芒乍吐又收,说:“原来你就是那莽撞冒失的小子。”

    陈冬心说:怎么方清扬好像不认识自己的样子,他为什么要这样?难道他不想让警方知道我去过北郊了?

    陈冬抱抱拳:“岳老爷子的太极绵掌在功夫榜上排名第二,除了一阳神指外,太极绵掌所向无敌,佩服之极。”

    方清扬呵呵大笑:“陈老弟,你的功夫不知道怎样,但是,胆子可不小呢,你知道黑猫是什么人吗?”

    “听说是方老爷子的徒弟?”陈冬忙说。

    方清扬点点头。

    “呵呵。”常局长大笑一声:“没想到你们聊得这么热乎,太好了,我们的计划可以正常实施了。”

    “[过滤]爹,什么计划?”燕语问。

    常局长看看王队长。王队长说:“最近灵异空间的闹得省城沸沸扬扬,政府给局里下达了命令,让我们尽快想办法把灵异空间打开,不然,迟早城里会断粮的,为此,局长招贤纳士,希望有志之士与我们一起努力,方老爷子主动请缨,有这样的高人相助,我们的行动一定会非常顺利。”

    陈冬看看燕语。

    燕语说:“陈大哥,这也是我叫你来的目的,你我都去过灵异空间,可以将我们知道的一切告诉方老爷子,做到知己知彼。”

    陈冬点点头:“我听你的。”

    燕语低声说:“陈大哥,你能不能想起以前的事?”

    陈冬摇摇头。

    燕语叹息一声,说:“灵异空间和我们现代的尘世隔离,是三百多年前龙家父子设置的,可以凭借龙家的领悟从通道出入,穿越过去和未来,未来让人匪夷所思,难以置信的是还有克隆人。”

    “克隆人?”方清扬眉头一挑。

    燕语说:“据说,你的徒弟黑猫已经加入了特别组织,这个组织被称为灵异组织,想一统地球。”

    常局长脸色一变。

    方清扬啪地一拍桌子,叫道:“好大的口气,常局长,你放心,有我方清扬在,什么灵异空间,我让他变成棉花空间。”

    常局长忙说:“方老爷子,我会让王队长配合你们行动,具体细节,你还有什么想法吗?”

    方清扬看看燕语和陈冬,说:“既然这两位去过灵异空间,那就让他们给我打前哨吧,据说你们警方研究了一套天罗地网,可以跟随在后,王队长带着其他人在外接应就是。”

    常局长想了想说:“我看计划可行。”

    燕语看看陈冬,见他正在沉思,忙说:“陈大哥,你说句话[过滤],方老爷子的想法成不成?”

    陈冬一时并没想出什么不妥来,但是,他心中有些疑窦,总觉得方清扬有些特别之处。

    王队长说:“既然大家都没意见,我看就这样办吧,事不迟疑,我们下午就行动,方老爷子,有劳了。”

    方清扬点点头,站了起来,说:“没事,无论做什么,主要是有信心。”说着,方清扬走了出来,众人跟在他的身后。方清扬来到一块石凳前,右掌慢慢抬起,突然按了下去。噗地一下,只见石凳居然成为石粉,随风飘散。

    众人都是大惊。陈冬也没想到方清扬掌力如此厉害。

    由于下午要行动,因此,陈冬没有离开警局,被安排在休息室里。燕语通知了舞校,告诉他们,警方要借用陈冬一段时间。

    陈冬躺在床上,想着方清扬的表现,心说:方清扬为什么不愿当面说出我去过北郊的事来?

    陈冬摸摸下巴,苦思半晌,走了出来。旁边就是方清扬的客房。

    陈冬一推门走了进来。方清扬正在屋子里踱步,听到门响转过头来。

    “哦,是陈老弟[过滤],请坐请坐。”

    陈冬没有坐,只是说:“方老爷子脚程真够快的。”

    “哪里哪里,平常走路习惯了。”

    “今天没卖……”陈冬正想问他石雕的事,突然看到方清扬的左手拇指好好的。陈冬心中一愣:怎么回事?他的手不是受伤了吗?

    方清扬听到陈冬话到一半又咽了回去,而且脸色突然一变,忙问:“怎么了?你说要卖什么?”

    “[过滤],是午觉[过滤],我说午饭后咱们就有可能马上行动了,午觉可能要卖掉了。”

    方清扬沉吟一下,没有说籟过滤]?

    陈冬眼珠子转转,说:“时间紧迫,我看方老爷子还是先睡一觉吧。”

    说着,陈冬匆匆出来了。回到休息室,他下意识地拍拍额头,自言自语地说:“乱了,完全乱了,这个方清扬似乎和自己见过的不是一个人,可是,面目明明一样[过滤],难道是孪生兄弟?”想到这,陈冬心中一动,将被褥裹成有人睡觉的样子,然后拴了门,来到燕语的办公室外。

    “咦,陈大哥,没休息吗?”燕语看到陈冬走了进来,起身问。

    陈冬低声说:“燕语,我有个疑问,你快查一下,方清扬是不是还有个孪生兄弟。”

    燕语一皱眉:“孪生兄弟?什么意思?”

    “我怀疑这家伙并非方清扬,而是方清扬的孪生兄弟。”陈冬说道。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