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71章 身体取暖

第371章 身体取暖

    林奇淡淡地说:“听说李姑娘家传一种烈火掌,当年排名第八。”

    李桃叹道:“只可惜,本姑娘不适合练习那种掌法,家传所学不成,只能以一套短拳领教了。”

    鹰爪手凌厉毒辣,短拳快捷迅猛。转眼间五十几誟过滤]ィ饺宋捶质じ骸?

    就在这时,台下有人叫了一声:“火云掌和鹰爪手不过尔尔。”人影一闪,只见一个中年女子跳了上来。那中年女子双手翻动,拳影如雨,如[过滤]般缤纷落下,朝两人打去。

    李桃和林奇双双退后。

    陈冬站了起来,叫道:“喂,这位女士,你违反了擂台赛的规则,不能以多胜少。”

    “我这是以多胜少吗?是以少胜多。”中年女子说:“我一人打他们两人,可不是帮助他们其中一个,去攻击另一个。”

    陈冬语塞。

    林奇淡淡地说:“看你的拳法,像是落雨拳,难道你就是吕娘?”

    “不错,我正是吕娘。”

    陈冬惊呼道:“没有想到,接连几天,当年榜上排名前八的功夫全露面了,大家是不是不甘寂寞,要来省城趟什么浑水[过滤]。”

    吕娘淡淡地说:“听说省城有灵物,吕娘虽然不想染指,却也想瞧瞧,到底有何神奇,当然,最吸引我的还是神秘的灵异空间。”

    林奇道:“原来吕娘和我的来意相同,我听说当年功夫榜上排名前几的功夫传人有几位已经被灵异组织的主人招募了,我想看看这些人为了多大的报酬而丧失了原则。”

    陈冬呵呵一笑:“如果灵异组织的主人和阁下讨价,不知道你开多少?”

    “我的鹰爪手是林家的绝学,决不可能外传,任凭他出天价,我也不会动心。”

    “不会吧,天价?要是我,早就巴不得了。”

    林奇横了陈冬一眼,说:“阁下年轻轻的,居然当上了评委,想必有些真才实学了,不如下来和我们切磋切磋。”

    吕娘也朝陈冬说:“你也下来吧。”

    陈冬嘻嘻一笑:“今天我难得当一回评委,可不想当选手。”

    林奇哼了一声:“是怕银样镴枪头,丢人现眼吧。”

    陈冬大怒:“你说小爷是银样镴枪头?那好,看来不让你见识一下太极绵掌,你是不服气了。”说着,陈冬一按桌子,跳了出来。身法灵活,林奇不由一愕。

    这时,方老板走了过来,吕娘说:“方老板,你也过来吧,我们打。”

    方老板淡淡地走到吕娘对面,抱拳说:“请吕女士手下留情。”

    “少废话,看拳。”

    吕娘一拳挥出。说是一拳,却落雨纷纷,拳影飘飘。

    方老板眉头一皱,退后一步,抬腿踢出。

    “无影腿?原来方老板是无影腿的传人,怎么,你老子没教你太极绵掌吗?”

    陈冬也觉得奇怪。方清风的绵掌非常了得,方老板怎能不会?不过看他腿法,还真不含糊。

    方老板也不发话,双腿连环踢出。

    吕娘对当年功夫榜上的功夫了如翻掌,她身子一侧,双拳迭出,拳影闪现,另方老板眼花缭乱。嘭地一声,额头挨了一拳。幸好,吕娘的拳法快,飘,却力道不够。

    方老板大怒,居然也施展出太极绵掌,双手交错,缓缓拍出。

    “太极绵掌?”吕娘大吃一惊。

    太极绵掌在功夫榜上排行第二,吕娘如何不惊。她没有想到,眼前的方老板居然同时习有当年排名前八的两套功夫。

    那边陈冬对阵林奇,游刃有余,几掌下去,在林奇肩头印了一掌,将他打了个跟斗。

    就在这时,突然间台下有人冷笑一声。

    陈冬听到那声笑时,顿时浑身打了个寒战,下意识地朝后倒退,抬眼处,只见龙珠从台下扑来,双掌连晃,在方老板、林奇、吕娘、李桃的身前各拍了一掌。

    陈冬机灵,早就躲在桌子后,叫道:“前辈,我……我是评委,不是打擂的。”

    台下一阵慌乱。

    吕娘面色大变:“是冰封异能……”

    龙珠怪笑一声:“吕娘,亏你还记得我,当年我去省城参加功夫榜排名赛,可惜,被资格不够刷出名额,哈哈,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排名功夫榜前八的破烂功夫有什么了不起。”

    说话间,吕娘已经无法再动,那边方老板等人也是一样。台下观众瞪大了眼睛。

    陈冬焦急地叫道:“快想法救人[过滤]。”

    台下冲上一人,正是江楠。江楠将陈冬送来就一直没走。她看到母亲再度出现,用冰魄寒掌封住方老板等四人,哪还敢犹豫,忙说:“妈妈,不要这样。”

    龙珠回头看到女儿,淡淡地说:“江楠,不要阻碍妈妈做事。”

    江楠不住地摇头:“妈妈,他们都很无辜[过滤],快放了他们吧。”

    龙珠看看女儿,说:“篬过滤]胨腔蠲悄愦鹩ξ遥咏裉炜迹涝陡盼遥业幕[过滤]!?

    江楠沉吟半晌,无奈点头:“妈妈,我答应你就是了。”

    “好。”龙珠双手一拂,解了冰封,方老板等人都听到了她和江楠的对籟过滤]?

    林奇呆呆地说:“难道你刚才用的真是冰封异能?”

    “废话,难道你想再尝尝冰封的滋味是不是?”

    林奇忙说:“不敢,我只是听父亲说过,当年功夫排名榜时,有人受了冰封的伤,但施展异能的人后来走了,我也曾听长者们议论,如果当时施展冰封异能的人留下来,一阳神指绝对只能屈居第二。”

    “你知道的事倒也不少。”说着,龙珠横了陈冬一眼,说:“小子,你命真大[过滤]。”

    陈冬嘻嘻一笑:“阿姨,瞧你慈眉善目的,一看就是个好人。”

    “少耍贫嘴,跟我来。”

    陈冬一皱眉,回头看看现场,只好跟在龙珠的身后。

    江楠和陈冬跟在龙珠身后,都不敢说籟过滤]@吹铰繁[过滤]橥懦露厮担骸靶∽樱憬裉毂匦胂蛭页信担怂械呐ⅲ荒芟不段遗桓鋈恕!背露淮簦械溃骸拔椅裁刺愕模俊?

    “你……”龙珠慢慢地抬起手,喝道:“你答不答应?”

    陈冬怒道:“你想打死我?小爷决不会有你这样的丈母娘。”

    龙珠正要动手,江楠哭道:“妈,我的事不用你管。”

    就在这时,蓝波跑了过来,叫道:“陈冬,发生了什么事?”

    陈冬看到蓝波,一喜;“蓝姐姐,你来的正好,这个恶婆娘想让我娶她女儿,呸,恶婆娘,你自己瞧瞧,你女儿有我女朋友美吗?”

    蓝波心说:谁是你女朋友[过滤],陈冬,你怎么能这样。她双颊飞上两朵红晕,看在龙珠的眼里,以为她真的就是呢。龙珠大怒:“好[过滤],姓陈的小子,你这是见异思迁,朝秦暮楚[过滤],这种人必须尝受应有的惩罚。”说着,龙珠双手一圈,一团绿光将陈冬和蓝波罩了起来,然后飞也似地去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陈冬和蓝波被扔到一片冰川上。放眼望去,到处是一片银灰色,闪烁耀眼。

    “这是什么地方?”蓝波抱紧了双肩,感觉阵阵寒气透体而入。

    “这就是灵异冰川,我练功时就在每天享受这种滋味。”想起这些年自己受过的凄冷和痛苦,龙珠放声大叫,双手乱舞,附近的冰川被她打的四处纷飞。

    陈冬见这她丧心病狂,担心被她击中,赶紧躲在蓝波身边。

    蓝波脸色大变,她再次抱抱肩,她还穿着短裙,两条雪白的腿此时已变得通红。

    “阿姨,快带我们离开这里吧,太冷了。”蓝波叫道。

    “冷?你才受了一会儿,就大呼小叫,那你想过我曾经受过的冰封之苦吗?”

    蓝波摇摇头,她自然不知道。

    陈冬双脚跺着,浑身打颤。

    龙珠却早已习惯了这种气候。

    陈冬叫道:“喂,你有点人情味行不行,快放我们出去。”

    “出去?”龙珠怪笑一声,转头瞪着陈冬。陈冬吓得倒退几步,只觉得她那双目光冰冷如刀。

    “你们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就休想出去,待我将省城的人全部饿死,自来放你。”

    “完了完了。”陈冬叫道:“蓝姐姐,你我要变成冰川一景了。”

    龙珠淡淡地瞥一眼他们,口中+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喃喃而语,离开了灵异冰川。

    蓝波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陈冬……你……知道怎么离开吗?”

    陈冬苦笑摇头。

    别说他不知道,就是知道,此时,心中也想多一个和蓝波单独待在一起的机会。

    “陈冬,我……我想我快要冻死了……”

    “别瞎想,蓝姐姐,只要咱们能够坚持下去,咱们找个避寒的地方。”

    说着,陈冬搀扶蓝波朝前走着。

    那两条腿,简直就像两只靴子,随时都会扔在冰川上。

    前面出现一个冰窟。两人走了进来,蓝波轻叹一声:“那位阿姨一定是在这里熬过了极寒[过滤]子。”

    两人依偎着在壁间坐下。蓝波渐渐地意识模糊。陈冬将她揽在怀里。此时,他们浑身冰冷,自然希望对方的身体能为自己取暖。

    蓝波本来还觉得不妥,但想想,在这极地冰川,只有他们两个,想想,并没有从陈冬的怀中脱出来。

    虽然如此,极地冰川的寒气依然难耐。半晌,蓝波脸色苍白,身子渐渐冰冷,嘴唇颤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冬奇怪,只要自己心中有意念升起,浑身便暖暖的。

    他想起了灵台金光,默念之下,果然,金光慢慢散发,很快,周身被金光罩住一般。

    在陈冬体温的温暖下,蓝波的气血再次运行起来。脸色也渐渐红润。

    蓝波奇怪地问:“陈冬,你怎么不怕冷?”

    陈冬摸摸脑袋,说:“我……我想是不是我练过铁头功的缘故?”

    蓝波心中寒意渐去,气血运行。

    身体一旦能够挪动,蓝波便感觉到和陈冬贴在一起是非常不便的。于是身子挪开,但她刚离开陈冬,发觉一股寒意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一呼一吸,进入她的体内。感觉渐渐冰冷,四肢僵持。

    嘭地一下,蓝波倒在地上,像重物落地一样。

    陈冬大惊,一摸,蓝波居然气息全无。

    “蓝姐姐……”陈冬吓坏了,他紧紧地抱住蓝波,去吻蓝波。

    蓝波的意识已经飘移在冰川之中,越来越淡,忽然间,她感到了一一股暖流在唇边流淌着,渐渐地在全身弥漫开来。

    那股暖流和体内的寒流交融在一起,纠缠在一起。

    蓝波慢慢地睁开眼,意识恢复了。

    她突然看到陈冬正拥吻着自己,玉面一红,推开他,说:“陈冬,别这样。”

    陈冬见蓝波醒来,大喜:“蓝姐姐,你活过来了,真的活过来了。”

    蓝波见陈冬两眼发亮,那兴奋的样子,似乎世上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如此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