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76章 身体诱惑

第376章 身体诱惑

    “舞林会”是近些年选秀节目的一台盛大活动,除了主办方外,还吸收了一些知名企业赞助,参加本次活动的选手将分为红绿蓝三队,为了使活动更具有挑战性、刺激性、娱乐性,来自省城各舞校、各娱乐公司、文艺团体以及院校的选手将根据初选情况,选拔出三十六名选手分别进入红绿蓝三组。当然,由于华氏舞校和娱乐公司的专业性,破例各占有六个名额,也就是说,来自社会各界的名额只有二十四个。

    至于红绿蓝三队的导师,省城论坛上已经开辟了专门的推荐和投票区,市民可以自主推荐导师,同意推荐人选可以为其投票,点亮照片上方的明灯,最后取前三名为三队的导师,导师将作为评委,带领自己的队伍备战,最后,每个队剩下四名选手,为省城十二强名单,打破队伍概念,进入综合考评。

    这天,陈冬正坐在大厅的角落里低头沉思,学员们认真地训练着,陈冬却无心欣赏,口中喃喃地说:“蓝姐姐,你怎么又没来?”

    陈冬嘟囔的是蓝波,现代舞厅的学员,本次“舞林会”夺冠热门人选,也是陈冬心目中的女神之一。

    人影一闪,有人在他耳边哈了一口气,笑道:“小泥鳅,不,我的大导师,在想什么呢?”

    小泥鳅是陈冬从灵异空间掉下来,玲玲给他起的“外号”,因为他失去了记忆,不知道自己叫什么。玲玲见他在湖中钻来钻去的,便起了这样的“名字”。不过,玲玲知道了他的真实姓名后,也很少这样叫他。

    陈冬抬头一看,是玲玲。玲玲眨着乌黑明亮的眼睛,望着他。

    陈冬苦笑一下:“玲玲,难道你没发现吗,蓝姐姐已经两天没来了。”

    玲玲笑道:“你不用担心她,她的舞蹈进步非常快,肯定没事的。”

    陈冬摇摇头,却仍是担心,因为他知道蓝波最近心性变化,自从离开灵异冰川,陈冬就觉得她整个人越来越冷漠,甚至和他连话都懒得说了。

    陈冬突然想起什么,忽地站了起来。

    “陈冬,你一惊一乍的[过滤]什么?”玲玲见陈冬一脸忧虑,忙问。

    “我要去找她。”说着,陈冬匆匆出去了。

    蓝波哪里去了呢?蓝波从电视上看到杨大少居然是灵异组织的主人,她心中暗道:护心锁是灵物,看来,或许和灵异组织覽过滤]兀挥姓业窖畲笊伲拍艽蚩ば乃拿孛堋U馐柑欤恫ㄒ恢辈卦诩依铮死独习澹挥腥酥浪南侣洹K诳嘈难芯炕ば乃春廖匏瘛?

    蓝波来到了杨大少的住处,从怀里掏出一把暗中配好的万能钥匙,试着打开杨大少的门。

    门果然开了,蓝波走了进来。此时,突然,一声冷笑传来:“是谁?”

    人影幻现,正是杨大少。杨大少抬头看看蓝波,淡淡地说:“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你,你敢到这里来送死?”

    蓝波冷笑道:“杨大少,你觉得有把握打败我吗?”

    杨大少手中戒指一挥,绿光幻现。蓝波持着护心锁,金光一幻,将绿光阻住。

    杨大少一惊。蓝波说:“不是只有你才拥有灵物的。”

    杨大少看看她手中的护心锁,叫道:“原来你也有灵物?”

    “不错。”蓝波说:“杨大少,你不用害怕,我来不是和你为敌的,只想知道如何才能[过滤]作这些灵物,只要你告诉我你的灵异戒指怎么草[过滤]作,我马上走。”

    杨大少将呵呵大笑:“蓝波,原来你还不知道怎么[过滤]作护心锁,可惜,可惜,拿来吧。”说着,杨大少朝蓝波一伸手。蓝波朝后退了几步,叫道:“不可能,这宝物是我的。”

    杨大少将戒指戴在右手上,慢慢伸出。蓝波就觉得自己的身前突然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身子不住地朝前移动。蓝波大吃一惊。

    忽然,“嘭”地一声,杨大少仿佛被人譡过滤]艘幌拢碜拥雇思覆剑送ㄗ诘厣稀?

    蓝波惊愣间,觉得有人握住自己的手腕,她正要甩开,只听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说:“蓝姐姐,跟我来。”

    蓝波不再挣扎,她自然知道这人是谁。

    蓝波感觉自己被那人拉着,身子好不轻灵,风一般跑了出来。

    杨大少坐了起来,一抬头不见了人覽过滤]@恫ň拖衿究障Я艘话恪K肓讼耄坪醺詹庞腥嗽谧菜炙坪跆接懈龅偷偷纳簟?

    怪了。杨大少心说:难道有人在隐身?不可能[过滤],世上哪有这种超能力。

    杨大少猜测的其实不错。的确有人隐身,而且那人就是陈冬。

    陈冬悄然赶来,正巧看到杨大少要对蓝波动手,知道自己硬攻,凭借绵掌,不可能斗得过有超能力的戒指。于是,陈冬隐了身子,一头撞倒杨大少,然后拉住蓝波。他的手一握蓝波,蓝波的身子也隐了起来。

    直到跑出一条街,陈冬才收了异能。人影现出,陈冬出现蓝波身边。

    “陈冬,你刚才,怎么做到的……”蓝波并不知道陈冬可以隐身,她的身子虽然隐了,却可以看到周围的情况,因此,她除了觉得脚下轻快,其他的,没有多想。

    “蓝姐姐,我一头将杨大少撞倒了,我……我练有铁头功。”陈冬掩饰着自己的隐身术。

    回到华氏舞校。陈冬刚进来,玲玲便跳了过来,将他拉到华校长的办公室,指着电脑说:“陈大哥,快看,你的导师之光被点亮了,现在排在第三位,也就是说,你有可能被选为三大导师,参加省城‘舞林会’呢。”

    华校长见他走进来,也笑道:“陈冬,没想到你人气这么竅过滤]肹过滤],这也是件好事。”

    陈冬笑道:“肯定是我的粉丝团的功劳,他们是我的上帝[过滤]。”

    华校长看看随后跟进的蓝波,问:“蓝波,我觉得这段时间你的神色一直不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蓝波淡淡地说:“没什么。”

    “蓝波,你虽然进校时间短,可是我是最器重你的,希望你能把我当成家人,这样我们之间就不会有隔阂,交流起来也就方便多了。”

    蓝波笑笑,没说话,走了出去。

    王教练正在指导莫烟雨和王露露,见蓝波走过来,便对她说,最新研究了一个动作,让蓝波跟着一起学学。蓝波来到莫烟雨和王露露身边坐下,观赏王教练演示动作并分解动作要领。

    王教练演示和讲解完,让蓝波表演,并给她详细地指导。莫烟雨和王露露看在眼里,低声议论。莫烟雨说:“还不是仗着脸蛋和身材好吗。”

    王露露瞥一眼蓝波,说+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是[过滤],不但是形象大使,还有咱们的导师撑腰呢,你没看到人家两个人出出进进的吗,估计[过滤],床都上了。”

    蓝波面色一寒,甩手两掌打在莫烟雨和王露露的脸蛋子。

    莫烟雨和王露露捂着脸倒退着,这情形正落在从校长办公室出来的陈冬眼里。

    陈冬忙奔过来,说:“怎么了?”

    莫烟雨眼珠子一转,假装委屈,扑进陈冬的怀里,叫道:“陈大导师,蓝波欺负我。”

    陈冬忙将她扶起来,心说:这样子太暧昧,让蓝姐姐看了不好。

    王露露见莫烟雨如此,略微惊愕,顿时明白了什么,突然身子一软,朝陈冬身边倒去。陈冬下意识地一伸手,王露露就趁势倒在他的怀里,眼神脉脉,眉头微皱,哎呦一声。

    陈冬慌忙将她扶正,说:“你们到底怎么了?”

    王露露说:“我……我晕了,刚才蓝波这一掌好痛[过滤]。”

    莫烟雨也说:“是[过滤],把人家打得不知东西南北了,陈大导师,你可要为我们做主[过滤]。”

    两位学员她们如此做,是要让蓝波在陈冬心目中的女神形象降低几分。

    陈冬苦笑着看看蓝波。蓝波淡淡地说:“打就打了,我也没什么解释的,谁让她们胡说八道,乱嚼[过滤]。”

    王教练摆摆手,说:“队伍刚组成,就开始内讧,算什么队伍,你们要知道,一支队伍,它的战斗力强度大小不是来自每个人的专业技能,而是他们核心的团结力,莫烟雨、王露露在她人训练时不认真借鉴,反而评头论足,指手画脚,又与技能展现无关,这种表现是不对的,蓝波随便出手打人,也不应该。”

    王教练各打五十大板,这件事也就算过去了。不过,事情虽然过去,但是,陈冬的纠缠却没完。

    王露露颇有心机,晚上,集训结束,她悄然来到了陈冬的门卫室。

    陈冬正要休息,突然一个腻腻的身子靠住自己,吓了一跳,回头见是王露露,忙说:“你……你怎么来了?”

    王露露摸着自己的脸蛋子说:“陈冬,我……我这里不舒服,你帮我看看吧。”

    “哪……哪里不舒服?”陈冬从王露露的眼神里,看出两个字:暧昧。

    “这里。”说着,王露露坐在床上,指着自己的脸。

    陈冬晃着脑袋,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什么来。

    “你的脸没事[过滤]。”

    “不会吧,我白天被蓝波打了一巴掌,就一直不舒服。”

    陈冬心说:蓝姐姐生气的样子好可怕,我得好好给她看看。

    陈冬又认真地看了看。王露露抓起他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摸着。

    陈冬问:“露露,是这里吗?”

    “是,是,不过,现在好多了。”

    陈冬刚放下手,王露露忙说:“又不舒服了。”

    陈冬心说:难道用手摸就好了吗?

    王露露眼波流转,瞥一眼陈冬,牙齿咬着嘴唇,身子慢慢后仰,抓着陈冬的手顺着自己的脸颊往下譡过滤]嵘担骸俺露倜业牟弊印!?

    “脖子也被蓝姐姐打了吗?”

    “我想是扯得吧,从脸蛋子到脖子下面,都不舒服,不过你一摸就好多了。”

    居然有这样的事,陈冬的手又落到王露露的脖子上。

    王露露闭着眼睛,吐气如兰,胸脯开始起伏着,那浮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让陈冬的心也在蓬蓬乱跳。

    忽然,陈冬觉得王露露抓住自己的手,引领着它,朝下摸去,居然落在她的胸脯上。

    “陈冬,我这里也难受。”

    陈冬浑身的细胞都兴奋了起来。

    陈冬可不是傻子,不但不是,而且聪明得很。他猜出了王露露的来意,心说:不摸白不摸,送上口的肉,哪有吐出去的道理。

    想到这,陈冬再不客气,嘻嘻一笑,两只手便一边一个,按在王露露的胸上。起初在外面,很快,就游入王露露的衣内。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