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83章骗身

第383章骗身

    风萧萧现陈冬穿着一身警服,觉得奇怪。陈冬就将自己遇到燕语的事一说。风萧萧穿上彩蝶的衣服,斜倚在石头上,看看陈冬,说:“陈冬,彩蝶的衣服在这里,不知道人在哪里,你去找一下吧。”

    陈冬转头看看四周,说:“好吧。”

    其实,彩蝶一直躲在一边。她看到陈冬回来,又看到风萧萧还活着,心中惴惴不安,还好,看风萧萧的样子,并不知道熟睡中是自己把她扔进大海的。

    等陈冬走开,彩蝶就走了过来。

    风萧萧看到彩蝶,一喜,忙将身上的外衣脱下来,让彩蝶穿上,说:“彩蝶,陈冬去找你了。”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彩蝶点点头,说:“风师娘,陈大哥找不到我,一定很着急,咱们去找他吧。”

    风萧萧点点头,和彩蝶相互搀着,在岛边走着。

    彩蝶在寻思,在犹豫。她知道,只要自己一用力,风萧萧就会再次跌入大海,或许她就没有那么幸运浮上来了。

    彩蝶一直犹豫不定。岛不大,很快,远处传来陈冬兴奋的喊叫声,接着,人影一闪,陈冬跳了过来。彩蝶心说:彩蝶[过滤]彩蝶,你优柔寡断,如何能成大事。

    转头处,陈冬已经搀扶着风萧萧在岩石边坐下。看着两人依偎的样子,彩蝶心中非常不[过滤]。她抓起一块石头狠狠地朝水里投去。突然,海水泛滥,涌了上来,将三人吞噬。

    三人如坠入深渊一般,惊叫着,半晌落在实地上,睁眼看去,却是一个水底古堡。

    大门紧闭,慢慢推开,里面是一个花訹过滤]?

    走进去,似乎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府邸,不知何时沉入海中。

    不过,由于空间隔绝,海水并不能入内。

    水池、小亭、闺阁,应有尽有。

    三人穿过池盵过滤]吹胶竺娴姆磕凇:煺省⑾汩健⑿宥铡⒁鹿瘛倘槐闶桥庸敕俊?

    风萧萧打一个哈欠,说:“正好有这样一个落脚之处,我累了,想歇息一下。”

    说着,风萧萧斜卧香榻之上,闭上了眼睛。

    陈冬将彩蝶推了出来,告诉她,风师娘要休息了,让她和自己出去。

    彩蝶内心一阵喜悦,以为陈冬要和她四处走走呢,谁知,等她出来后,现陈冬又回到了闺房中,坐在床盵过滤]赝欧缦粝簦巧钋榈难樱貌实貌幌勰健?

    风萧萧和彩蝶合穿一身衣服,彩蝶穿的是外衣,风萧萧穿的是内衣。此时,风萧萧卧在床上,玉体横陈,对陈冬来说,无疑充满你了极大的诱惑。

    陈冬欣赏着风萧萧的睡姿,不多时便是一阵冲动,不能自已,于是俯下头,去亲吻风萧萧。

    风萧萧在睡梦中,感觉到陈冬要和自己亲热,也是来者不拒,很快,两人便纠缠在一起,于是,香闺之中,上演了一场大戏。

    彩蝶本来就倍感落寞,她坐在门槛上,听到屋内传出的声音,不由得感觉更加凄凉。彩蝶不忍偷听,快步跑开,来到池盵过滤]靥上吕矗胱拍晴怖龅幕妫乃担喝绻沂欠缦粝舾枚嗪谩?

    恍恍惚惚,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阵脚步声传来。

    彩蝶偷眼一看,正是陈冬,朝这边走来。

    彩蝶心念一动,身子一曲,假装痛苦,口里呻吟出声。

    陈冬跑了过来,见了彩蝶的样子,忙问:“彩蝶,你怎么了?”

    彩蝶慢慢地睁开眼,看了陈冬一眼,说:“陈大哥,我……我身上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是不是被杨大少打的?”陈冬忙问,他看不出彩蝶是撒谎的样子。

    “我不知道,大概是吧。”彩蝶说。

    “那怎么办?”陈冬问。

    彩蝶瞥眼看看水池,苦笑着说:“我本来想用水洗一下身子,或许感觉好些,可是四肢麻木,根本就动不得。”

    陈冬摸摸脑袋,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陈大哥,你帮我吧。”彩蝶的手搭在陈冬的肩膀上。

    陈冬看看水池,又看看彩蝶,心说:彩蝶是真的有伤,还是想诱惑我[过滤]?

    此时,彩蝶只穿着一件外衣,随着身子弯曲,衣襟缝隙中,玉肌隐露。

    彩蝶假装痛苦,呻吟着。

    陈冬赶紧跳到水池里,将彩蝶的身子拉到池盵过滤]教跬绒抢谒小?

    “彩蝶,这样好些了吗?”陈冬问道。

    彩蝶点点头,说:“还有上身,陈大哥,你用水帮我降降温吧,我的身上好热。”

    彩蝶的肌肤真的一片潮红,但不是天气的缘故,而是情动。

    陈冬有些犹豫,尽管他骨子里有些小好色,可是,刚刚和风萧萧缠绵过后,感觉这样做,对不起心中的女神。

    “陈大哥……”彩蝶央求地看着他。

    陈冬心说:他娘的,这是她自己要求的,不怪我。

    想到这,陈冬解开了彩蝶的外衣,玉体毕现,那胸,那腰,那腹,那腿,无一处不在陈冬的眼中。陈冬的眼睛落在彩蝶的双胸之上,好半天没有挪开。

    彩蝶羞涩地闭上眼,说:“陈大哥,快点[过滤]。”

    一声呢喃,便是一个信号,传递在陈冬的脑子里。

    陈冬掬起一把手,撒在彩蝶的胸上,双手忍不住趁机在上面摸了一下。浸了水的肌肤,更加滑腻,如同绸缎一般。

    彩蝶身子一阵颤栗,双颊酡红。

    陈冬忙问:“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我还是没有感觉。”

    陈冬伸手在她的大腿上轻轻一捏,说:“没有感觉吗?”

    彩蝶[过滤]了一声:“没有。”

    其实,彩蝶的感觉大了,只是她为了欺骗陈冬,不得不装出浑身麻木的样子。

    陈冬又掬了一些水,洒在彩蝶的胸腹之上,抬起她的腿,继续问她,彩蝶告诉他,自己还是没有感觉。

    陈冬瞥眼处,看到彩蝶两腿之间,莲心含露,充满了无比的诱惑,小弟弟顿时立了起来。

    陈冬心中冒出一股邪念,他悄悄地解开裤子,站在彩蝶的两腿之间,面对着她,嘻嘻一笑:“彩蝶,我觉得你的情况需要舒筋活血,我还是帮你按摩按摩吧。”

    彩蝶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小弟弟已经触碰在自己两腿之间,当然知道他想[过滤]什么,心中又羞又喜,却不敢说明,只是点点头。

    陈冬两只手在彩蝶的身上慢慢地揉着,再加上[过滤]的接触,彩蝶情动不禁,心湖泛滥,只觉得嗓子眼里像堵了一块石头,不吐不快,只是,她又不敢叫出身来,生怕让陈冬看出破绽。

    “彩蝶,还没有感觉吗?”

    彩蝶摇头:“没有。”

    陈冬心中一乐,小弟弟就像一位盗窃誟过滤]诿苁颐趴谂腔沧拧?

    彩蝶哪里是没感觉[过滤],感觉清晰得很。她身子一弓,再也无法忍受,猛地双手抱住陈冬,张大嘴巴,大叫了出来。

    陈冬问道:“彩蝶,是不是有感觉了?”

    彩蝶忙说:“上半身好像血脉通了,可是[过滤]还是木木的,什么感觉都没有。”

    陈冬松了口气,试探着,小弟弟像盗窃者一样叩门而入。彩蝶感觉到浑身有一股充实感,猛地抱紧陈冬。

    就在这时,突然,风萧萧出现在水池边。

    风萧萧两眼含泪,幽怨地望着陈冬。

    陈冬吓得脸色大变,慌忙抽身倒退。

    风萧萧哼了一声,转身而去。陈冬赶紧随后追来,叫道:“风师娘,你听我解释。”

    这种事怎么解释?陈冬拍拍自己的脑袋,心说:真是的,自己既然喜欢风师娘,为什么无法抵挡彩蝶的诱惑。

    陈冬快步追上风萧萧,抱住她,说:“风师娘,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我没忍住……”

    风萧萧淡淡地说:“陈冬,你别说了。”说着,风萧萧推开他。

    陈冬赶紧拉住她的手,央求道:“风师娘,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保证以后不会乱来了。”

    “是我瞎了眼,看错了人。”风萧萧跑进闺房,将门关上。

    陈冬推推门,叹息一声,坐在门槛上。

    半晌,陈冬迷迷糊糊地睡去了。彩蝶走了过来,推门进入闺房,见风萧萧正卧在香榻上啼哭。

    风萧萧抬起头来,看看彩蝶,淡淡地说:“你进来[过滤]什么?”

    彩蝶说:“表嫂,难道你没看出来吗?是我诱惑了陈大哥。”

    风萧萧抬头看看她,点点头:“我早该想到的。”

    “呵呵,陈大哥这么优秀,我本来还担心竞争不过你,但看你的样子,是不是想主动放弃?那就太好了。”彩蝶直言心曲。

    “彩蝶,你也喜欢陈冬?”风萧萧盯在她的脸上。

    “要不然,我会骗他上身吗?表嫂,我知道,论气质,论美貌,论性感,我都不如你,但是,论心计,你不如我。”说着,彩蝶呵呵大笑,一转头,突然看到红帐上悬挂着一个金项圈,忍不住摘了下来,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彩蝶摸着项圈,喃喃地说:“这东西应该是闺房主人的,看上去应该不错。”

    风萧萧淡淡地说:“你不该拿人家的东西。”

    “谁家的东西?天下宝物,有缘者得之,就像陈大哥,他虽然爱你,你和他未必有缘,所以,他是我的,呵呵。”彩蝶就是这样认为的,她喜欢的东西,一定想法得到。

    “你……你想得倒美,我不会放弃陈冬的。”风萧萧本来对陈冬绝望了,但听到这里,一股醋意满胸,忍不住放弃了刚才的念头。

    彩蝶两眼冒火,突然恶狠狠地掐向风萧萧。

    风萧萧脖子被掐,呼吸困难。

    彩蝶格格一笑:“表嫂,你是我的情敌,别怪我,在我眼前消失吧。”

    忽地一下,彩蝶脖子下的项圈突然冒出一道绿光,将风萧萧吸了进去。

    彩蝶一呆,大喜:原来项圈是件灵物。

    正想着,外面传来陈冬的声音:“风师娘,生了什么事?”

    彩蝶一阵心慌:怎么办,陈大哥就要进来了,要是我能变成表嫂的样子该多好[过滤]。

    脚步声渐近,彩蝶扭过头,突然看到衣柜铜锁中的自己,居然变成了风萧萧的样子。

    彩蝶慢慢地转过头,果然,陈冬神色微愕,扑过来抓住她,说:“风师娘,你怎么又和彩蝶换了衣服?”

    彩蝶见陈冬误认为自己是风萧萧,心说:看来,自己这个项圈是个好东西,太好了,从此自己就可以假扮表嫂,和陈大哥在一起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