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90章 魔镜

第390章 魔镜

    雨后的山路有些滑,走在石子路上,郭琪琪的身子有些摇晃。她展开双双臂,如同走钢丝绳的杂技演员。

    南山镇一带,很多山丘。很快,三人就来到了山脚下。陈冬抬头望去,却不见有民警出没。他紧走几步,追上郭琪琪,问她给燕语打通电话了吗,怎么附近没有民警埋伏。郭琪琪也觉得奇怪,她掏出手机给燕语打了过去,谁知,毫无信号。

    郭琪琪摇摇头,眉头也皱了起来。陈冬朝左右看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三人站了下来。陈冬指着路边杂乱的脚印说:“瞧,应该有不少人来过这里。”

    郭琪琪说:“这么说,民警昨晚就出动了。”

    “也许吧,但现在他们肯定遇到了危险。”陈冬想了想,朝前望去。接下来,三人继续往前譡过滤]芸炀屠吹搅松桔甏Α?

    墓[过滤]上的石板已经盖好,周围杂乱的脚印更加明显。郭琪琪吃力地掀开石板,一道光亮透了下去。

    陈冬认为没必要再下去,而是应该去寻找新的墓[过滤],他担心那人已经去了。

    郭琪琪点点头。三人以此时为基点,按照箭头的方向朝侧方走了五十米左右,现一个人正站在那里,望着面前的石壁呆。

    郭琪琪走了过去,和他打着招呼。

    那人转过头来,看到郭琪琪时,神色微动,又瞥一眼身后的陈冬和风萧萧。那人淡淡地地回了声好。

    郭琪琪打量他几眼,见他二十多岁,身高和昨晚挟持自己的人差不多,身材也极像,心中一动,马上提高了晶体,喝问他一大早地来这里[过滤]什么。那人淡然一笑,回问她为何出现在这里。

    陈冬走了上来,呵呵一笑:“刚下了一场雨,山中空气不错,我们出来逛逛。”

    那人淡淡地说:“我也一样。”

    “阁下真是个雅人[过滤]。”郭琪琪望着他的眼睛,似乎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什么来。

    那人笑笑,没有再说籟过滤]?

    郭琪琪看看石壁,用手摸了摸,又看看那人,问他是否觉得石壁下应该有什么宝物。那人脸色大变。

    郭琪琪瞪着他说:“你害怕什么,是不是我说中了??中了你的心事?说,你到底在寻找什么?”

    那人并不惊慌,问道:“姑娘呢,是否也是为了那东西而来。”

    那人算是承认了,他果然是有所图而来。

    “呵呵。”郭琪琪笑了,突然脸色一板:“阁下就不要装了,说吧,你是不是昨晚袭击我的人?”

    那人瞥一眼陈冬和风萧萧,点点头:“姑娘果然好眼力,既然被你看出来了,我也不想隐瞒。”

    郭琪琪见对方承认,忙向后一步,怒道:“你昨夜袭击我,又觊觎将军墓[过滤],到底是什么人?”

    那人冷笑一声:“你说我觊觎将军墓[过滤]?觊觎我先人墓[过滤]的是你们!”

    “原来你果然是将军的后人。”

    “不错,可惜,将军一墓两[过滤]都被你们现了,埋剑冢甚至被那堆所谓的考古薛家挖得面目皆非。”

    郭琪琪说:“我已报警,你是怎么上来的?山上埋伏的民警呢?”

    “他们?”那人从怀中掏出一个绿光莹莹的铜镜,说:“他们都在这里面。”

    郭琪琪望着铜镜大惊,她隐隐可见里面困着不少人,这怎么可能,他是怎么做到的。郭琪琪大叫着,让他放人。那人冷笑一声,告诉她,除非等他找到将军的遗物,否则,他不会放人的。

    郭琪琪大怒,伸手抓去。那人蓦地一举镜子,一道绿光将郭琪琪吸了进去。

    风萧萧看看陈冬,低声告诉他是魔镜。陈冬点点头,突然伸手一招,那人猝不及防,手中魔镜被陈冬抓了过来。

    那人一呆,喝道:“好小子,身手不慢[过滤],你是什么人?”

    “我叫陈冬。”

    “陈冬?”那人面色一变:“你……你就是陈冬?”

    “怎么,你听说过我的名字?”陈冬有些得意,在这里,居然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那人面现紧张之色,说:“你为什么管我的闲事?”

    “哈哈,兄弟,你我年龄相仿,我不希望你误入歧途,既然将军是你的先人,你和大家说明不就算了,何必非要闹出误会。”陈冬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那人不知他想[过滤]什么,喝道:“不可能,他们要霸占我祖上留下来的宝物,万万不能。”

    风萧萧担心闹出血腥的事来,上前一步,劝着那人,大家只是好奇,考古学家也是为了让小镇或者全县多一个文化遗产,将军去世多年,或许不再是他一家的,而是整个南山镇的,其实,大家的出点并不坏,互相之间缺的只是交流而已。

    风萧萧燕语温和,那人沉吟半晌,依然摇摇头,认为祖上的遗骸既然如此隐秘,他不想为世上所得。

    风萧萧说:“可是现在,这里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

    那人突然大笑一声:“你们知道又有什么办法,这是一座死墓,根本就无法进入。”

    陈冬低头看看,说:“难道以你的魔力,进不去墓[过滤]吗?”

    那人望着石壁,轻叹一声:“我怎么进去,根本就没有门户,除非打烂这里,可是,我怎能做毁掉先人墓[过滤]的不孝后人。”

    陈冬想了想,说:“那好吧,我带你下去看看。”

    那人一呆:“什么,你能下去?”

    陈冬觉得他既然知道自己,一定听说过自己的事迹传说,让他相信自己,能够进去的。陈冬往前走了几步,那人赶紧退后,一脸的敌意。

    这时,一个中年妇人跑了过来,叫道:“儿[过滤],你果然来这里了。”

    那人一呆,扑了过去,连连叫娘。

    妇人摸着那人的脸,说:“儿[过滤],自从先人去世,咱家世代诵读《心经》,不就是要消除心中的杀性嘛,你怎么背着妈妈把铜镜偷了出来,铜镜呢,拿过来。”

    那人看到妇人之后,满面的温顺之色。

    陈冬觉那人本性并不太恶,便将铜镜递了过去,并说:“阿姨,这里面被困了不少人。”妇人脸色一变,赶紧默念,顿时,绿光一闪,郭琪琪、燕语以及十几名民警现了出来。

    众人出了魔镜,马上将那人围了起来。

    陈冬赶紧阻止大家。

    燕语一脸怒气,要不是陈冬拉着,估计要把那人抓起来了。

    妇人扑通跪倒,不住地央求,告诉大家,她的儿子也是为了保护先人的墓[过滤],虽然冒犯了大家,也是情有可原。

    燕语已经听郭琪琪说了那人与将军的关系,气也消了,将老妇人搀扶了起来,询问灵异大象是不是那人指挥的,因为灵异大象连伤两条人命,可不是小事。

    那人赶紧摇头:说这事与他无关,也不知道大象是从何处而来的。

    燕语想了想说点点头,看在那人是将军后人的份上,也不多追究了,毕竟是他引导大家找到了将军墓,这是一大奇功,不过灵异大象事件警方还会调查,如果查出和那人覽过滤]兀换嵩倏辞槊妗?

    等民警退走后,郭琪琪走到陈冬面荹过滤]?

    陈冬说:“我觉得石壁下应该就是将军的墓[过滤],正想下去看看。”

    郭琪琪走到石壁前,仔细地查看良久,摇摇头:“你说你能下去,怎么下去?”

    “闭上眼。”陈冬微微一笑,左手拉起郭琪琪,右手拉住那人,施展穿墙之术,进入了墓[过滤]。

    那人虽然惊奇于陈冬的异能,却早有心理准备,郭琪琪却惊呼不已。

    但是,她呼声未落,人已经站在墓[过滤]中。“怎么可能呢。”郭琪琪觉得非常奇怪。那人也是惊诧不已。

    那人打开手电,三人顺着墓[过滤]中的通道来到里面。

    果然,里面有一樽棺木,棺木是红木所造,推开棺木,里面有一具尸骸。那人赶紧跪下。

    三人寻了一遍,现除了棺木之上的几行小字,其他的,再也什么东西。

    小字写道:字戒后辈,我一生征战,杀戮无数,死前满耳怨声,悔不当初,短剑和护心镜是我的贴身之物,本不想留给你们,却无其他可赠,希望后人勤念《心经》,勿再有暴戾之气。

    那人看后,心中慨叹。陈冬一拉二人,出了墓[过滤]。

    那人走到妇人面前,看看母亲,说:“妈妈,是我错了。”

    母亲摸摸那人的头,慈爱地一笑:“这就对了。”

    那人从怀中拿出短剑,递给郭琪琪,说:“我从石门上取了下来。”

    郭琪琪一愣:“这不是你家的东西吗?你给我[过滤]什么?”

    那人摇摇头:“是[过滤],将军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先人,也是咱们全镇人的先人,我想让你上交文物部门。”

    郭琪琪笑道:“你这人……你是将军的后人,由你去交更加适合[过滤]。”

    那人说:“要不,你和我同去吧。”

    郭琪琪想想说:“好,我就陪你一起去。”

    那人拿过铜镜,说:“这是先人的护心镜,也一并交上去吧。”

    陈冬忙说:“等等。”

    陈冬伸手将护心镜抓在手里,然后化掉了上面的绿光,说:“现在好了,我已经消去了铜镜上的暴戾之气,不会再对人有伤害了。”

    郭琪琪接过铜镜,看看陈冬,说:“我没想到,你功夫不赖[过滤]。”

    陈冬笑笑:“让你见笑了。”

    郭琪琪说:“陈冬,我和将军后人去县城了,你去不去凑个热闹?”

    陈冬摇摇头:“此间事了,我也该回去了。”

    说着,陈冬退到风萧萧身盵过滤]缓蟪嘤锏热吮П侄怨麋魉担骸盎雇麋鞫远园镏缦粝羲牵露锌毡憷纯赐蠹摇!?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郭琪琪隐隐感觉,灵异大象变成温顺大象与陈冬覽过滤]兀惺裁匆炷躘过滤],定然是陈冬在身边帮忙,这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奇人[过滤]。随后,郭琪琪和那人来到县文物局,登记赠送了将军的遗物,并将一墓二[过滤]的详细地址在地图上标明。

    陈冬和风萧萧携手在海滩上散步,一路上,有不少人看到陈冬,过来和他打招呼。那些人们看到风萧萧,无不是一脸的羡慕。陈冬转头看看风萧萧,说:“风师娘,我希望你能够感到一种幸福感。”

    风萧萧笑笑:“我看得出来,他们很崇拜你,那些女孩子很羡慕我。”

    陈冬笑笑。

    风萧萧叹道:“只可惜,省城被困,全城人和外界隔绝,出不去[过滤],我们待在这里,也许只有一年半载的[过滤]子了。”

    “风师娘,你饿了吧,我们去找家饭馆吃饭吧。”陈冬说。

    风萧萧摇头说:“多好的风景[过滤],我想再看一会儿,也许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了。”

    陈冬想了想说:“也好,你等着,我去买一些食物来。”

    说着,陈冬快步离去。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