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400章拂穴手

第400章拂穴手

    李公子面色一寒,喝道:“姓夏的,你别以为城堡覽过滤]娑ǎ揖筒桓以趺囱悖俊?

    “如果你不怕城堡的人,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夏荷淡淡地说。

    李公子神色微变,突然伸手朝夏荷的肩头抓去,喝道:“我今天就要把你带进李府,看城堡又奈我何。”

    夏荷吓得缩身惊叫。

    李公子一抓走空,正要再度出手,突然,门外有人喝道:“住手。”

    李公子回头看去,只见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叶婆婆,另一个,则是一个绿裙的女子。

    那女子十岁,一头的齐耳短,显得人特别的[过滤]神,两道浓眉,又多了几分英气,一双明眸如同两颗闪烁的星星。双手修长,十指如笋,垂在身侧。

    “叶盈盈?”李公子脸色一变:“哈哈,叶小姐,你别误会,我只是……只是和夏姑娘开个玩笑,本来是请她去府上做客的,既然夏小姐没时间,那就罢了。”说着,李公子对李师爷说:“走吧。”

    李公子和李师爷匆匆从那绿衣女子身边走过。

    夏荷赶紧跑出来,拉住叶盈盈的手,说:“叶小姐,谢谢您,今天要不是您来,我还不知道这恶少怎么对我呢。”

    叶盈盈微微一笑:“夏小姐不必客气,我听婆婆说了这里的事,便觉李公子不会轻易放手。”说着,叶盈盈走了进来。

    她目光环顾书店,说:“我好久没来这里了,似乎多了不少新书。”

    夏荷点点头,说最近的确进了一些,叶盈盈如果喜欢,尽管拿去看。

    叶盈盈扫了一眼,询问夏荷进了几本《陈冬传奇》。

    夏荷告诉她,一本。

    “我听说城堡在进这本书时,留了一个记号在上面,是吗?”

    “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叶小姐是从哪里听说的?”

    “是城堡的人,那天他喝多了酒归来,无意中透露了《陈冬传奇》这本书,当时,婆婆和李师爷正巧听到。”

    “不知道叶小姐和李公子为什么都对这本书这么感兴趣?”

    “我们感兴趣的不是这本书,而是城堡为什么在上面留下信息,一百多年了,我们谁都不知道城堡有多少人,又在哪里,只知道他们在安排着我们的生活,夏小姐,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吗?”

    “我当然想知道,只是……我只能空想,又有什么办法?”

    “叶小姐经常购进一些书籍,难道一次也没见到城堡的人?”

    夏荷摇摇头:“我每次将所需的书目写成单子,放进十字路口的信箱里,不久,城堡的人就会把书送来,他们的人即便出现,也是蒙着面,无法辨认。”

    叶盈盈望着外面,喃喃地说:“城堡真是个神秘的地方,我一定想法进去看看。”

    叶婆婆低声说:“小姐,难道你忘了城堡的规定吗?”

    叶盈盈摇摇头:“我不是不知道,而不想再这么无聊地生活下去了,既然城堡的人可以出入外界和灵异城市之间,为什么要封住我们的自由?”

    叶婆婆叹息一声:“我老婆子年事已竅过滤]缫蜒峋氤臼溃绱顺ど疵皇裁春妒拢残砟忝悄昵崆岬模幌牍庵治尬兜纳睢!?

    正说着,突然,一阵钟声响起。

    叶婆婆脸色一变,说:“是城堡的广场集合号令。”

    叶盈盈叹息一声,说:“走吧。”

    叶盈盈和叶婆婆朝广场走来。广场周围,陆续有人走来,其中一个人,让叶盈盈多看了几眼。那个人就是陈冬。

    陈冬戴着宽边墨镜,和黄裳、盼盼来到了广场上。叶盈盈没有见过他,心说:自己在这里生活了一百多年,怎么从没见过此人。

    陈冬见有人看他,忍不住扭头看来,看到叶盈盈时,心中一跳,暗道:好美的女子,英气逼人,和水姐姐有一拼。

    盼盼推着陈冬来到最前面,盘膝坐下。

    旁边有人朝他微微一笑。陈冬转头一看,见正是那位指点自己进来的老伯。陈冬笑笑+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老人家,您也来了。”

    “[过滤],小伙子,你知不知道今天会生些什么?”老人问。

    陈冬摇摇头。

    老人轻笑一声,没有再说籟过滤]J忻窦绦坷矗坏桨胄∈保愠∩献思盖恕?

    突然,空中有一道光闪过,只见前面的平台上落下一个中年人。中年人环顾左右,说:“各位,今天召集大家来,是要通告大家,第一,前不久堡主下达了自由恋爱的通告,灵异城市青年男女可以自由恋爱,但是,任何人不能强迫对方,否则,城堡定然重罚,另外,我们堡主的公子已是弱冠之年,哪位姑娘如果有意嫁入堡内,可以和我们用书信沟通,还有一件事,我们在夏小姐的书店里留下了信息,这股信息散于灵异城市,说明它遭到了一股外来气流的破坏……”

    陈冬一愣,心说:难道那本书被人做了手脚?

    人群议论纷纷。

    中年人告诉大家,这几天,他将亲自调查外来人的事,希望各位现可疑的人向我们举报,当然,大家也不要担心,一切生活秩序将维持正常,有城堡在,灵异城市就永远安全。

    说完,中年人宣布散会。

    “慢着。”叶盈盈一声轻叱,跳到中年人面前,说:“阁下多次出现,却从来不把我们看在眼里,灵异城市人已经活得连自尊都没有了。”

    “叶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你总得向我们坦诚一些事吧,比如城堡在什么地方?有多少人,阁下在堡中是什么角色等等。”

    中年人看看周围的市民,现大家也都以询问的目光望着自己。中年人哈哈大笑:“我们自所以保持神秘,是因为一旦秘密[过滤]露,将给灵异城市带来难以挽回的灾难,叶小姐,希望你们能够理解,其实你们这样活着是非常幸福的,灵异城市是世上可以永远长生的地方,世外的人如果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还不知道多羡慕呢。”

    “阁下错了,我想,绝大多数的市民和我的想法一样,我们宁可追求一种自由的生活,也不愿意困守在这死水一般的城市里。”

    中年人淡淡地说:“叶小姐,你想怎么做?”

    “我希望自由。”

    “好,如果你能胜过我的话,我给你自由。”

    叶盈盈一听,双目一亮,突然伸指朝中年人连点。指如兰花绽放,眨眼间连点五六指,快似闪电,仿佛同时点出五六指一般。

    “兰花拂[过滤]手?”台下好多人惊呼。

    有人说:“不愧是灵异城市第一武学高人。”

    眼见五六指都点在中年人的身上,中年人突然身子像后一跃,平平飞出十几米,哈哈大笑:“叶小姐,你的武学是达到了相当高的造诣,但是,你要知道,城堡的人都学有异能术,武学和异能术是没法比的。”说着,中年人立掌前,喝道:“去。”只见叶盈盈身子凌空飞出人群,落在小亭之上。

    叶盈盈翻身跳下,飞身扑来。这一次,叶盈盈双手连拂,指影幻现。但是,当她离中年人还有半米左右时,中年人突然双掌一翻,再喝一声:“去。”

    叶盈盈再次被扔到小亭之上。叶盈盈彻底呆住了,她不是没听说过城堡人的厉害,只是想试试自己到底和对方有多大的差距,一试之下,感觉对方的异能深不可测,简直难以想象。

    中年人微微一笑:“叶小姐,如果你喜欢异能,可以报名跟我们联系,只要我家公子看中你,就会传你异能术。”

    叶盈盈哼了一声:“我要的不是异能术,是自由。”

    中年人淡淡地说:“那就没办法了,将你们封在灵异城市不是我的意思,是堡主的想法,除非你能说服他。”

    “好,你告诉我城堡在哪里,我去见他。”

    中年人摇摇头:“暂时你是不可能进入城堡的,除非黄公子能看中你。”

    叶盈盈跳了下来,扭头而去,叶婆婆跟在了后面。

    中年人冷笑一声,化光而去。

    陈冬想跟踪中年人,找到城堡的位置,没想到盼盼却拉住他的手。陈冬有些不便,只听盼盼说:“陈师傅,刚才黄家人的话你听到没有,我觉得你就很神秘,不如我把你举报进去。”陈冬吓了一跳:“盼盼,别胡闹。”盼盼呵呵一笑:“好啦,我骗你的呢。”说完,盼盼跳到台上,叫道:“各位,我们黄小姐的美体馆开张了,希望大家多禰过滤]醭。绕涫怯兄居谙颂宓拿琅牵颐瞧盖肓死醋粤橐斐鞘幸窖兰业陌茨κΤ率Ω滴蠹曳瘛!彼底牛闻斡痔讼吕矗懦露吹教ㄉ希虼蠹医樯堋?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说:“这个陈师傅怎么面生的很,好像从来没见过。”

    有人说:“不会他就是那个外来人吧。”

    陈冬抱手说:“各位,陈冬也是灵异城市的人,只是平时好睡觉,灵异城市不知年月,我一般不出家门,最近闲来没事,出来溜达溜达,因为打了古董店老板的玉佛,只好出来打工。”

    古董店老板说:“这小子我认识他,那天他打了我的玉佛,是盼盼带走的。”

    有人说:“可你这样说,也不能证明他不是外来人[过滤]。”

    有人问:“有谁是他的邻居,谁认识他,要是没人的话,我可要举报了。”

    这时,那位老者站了起来,说:“我老人家可以作证,这小子是灵异城市人,我和他爷爷是堂兄弟,他爷爷、爸爸,包括他,都是好吃懒做的主儿,别说你们,就是我老人家这些年也不能经常见到他呢。”

    市民都认识他,有人唤他陈公公,有人唤他陈老伯,纷纷询问他,陈冬是不是他的族人,灵异城市的册子中有他的名字吗,有他的楼房吗,等等。

    “这小子一家人好吃懒做,灵异城市变故前,他一家正好出去访亲,这小子就留了下来,我本来邀他下棋,可是他睡在了我的床上,唉,这些年除了睡还是睡,没办法,几次人口统计,他都在睡梦中,因为必须本人到,所以我也没办法,只好由他住在我家。”

    陈老伯这样一说,打消了许多人的怀疑。

    “谢谢陈公公。”陈冬低声说。

    老人笑笑,说:“走吧,跟我回家。”

    陈公公住在第一条横街与第二条横街中间的小区里。

    灵异城市住户少,因此,楼房之间的空场很大,视野很好。陈公公住的是一套三居室,一楼。

    走进陈公公家,老人请陈冬在沙上坐下,说:“孩子,别担心,到了我家,就像自己家一样,放松些。”

    陈冬笑笑:“大家都叫你陈公公,那以后我也这样叫你吧,陈公公,今天多亏了你。”

    陈公公笑笑:“我帮助你也是有私心的。”

    陈冬觉得陈公公帮助自己,一定颇有深意,于是问道:“陈公公,你为什么要帮助我?”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