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401章 陈公公

第401章 陈公公

    陈公公轻叹一声,告诉陈冬,其实,一百五十年前,他是灵异城市县衙的人,后来,县衙逐渐取消,再说,不取消也没有了实际意义,城堡控制了灵异城市,时间停止了,老百姓不缺吃喝,违法的事也就少了,即便有些浪荡公子起了之心,也被城堡严惩。

    陈冬点点头,看起来,城堡的人还算不错。

    陈公公告诉他,城堡对灵异城市人虽然没有大功,却也没有大过,只不过,时间一长,灵异城市人渴望自由,渴望过有滋有味的生活,今天叶小姐的行为再次提醒了他,这或许就是他帮助陈冬的原因。

    陈冬觉得陈公公找上自己,定然有深意,询问之下,果然,陈他的意思是让陈冬帮助这座城市的人,脱离灵异空间的禁制。

    “小伙子,你年轻有为,我感觉到你和灵异空间有渊源。”陈公公说道。

    陈冬哈哈一笑:“陈公公,我觉得你非常神秘[过滤]。”

    “我想,你来到灵异城市,一定不是为了我吧。”陈公公话锋一转,问道。

    陈冬也不隐瞒,将自己像摸清灵异城内幕的事说了出来,当然,,还有黄家堡,妖姬,是不是与五朵金花的失踪覽过滤]亍?

    听到妖姬的名字,陈公公似乎在想着什么,陈冬知道,他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一定知道灵异城或者黄家堡的事,因此,他期待地望着陈公公,希望能够得到一些信息。

    陈公公告诉他,黄家堡的堡主共有三个下属,分别是机器人、玉石人和幻影人,至于今天出现的中年人只是城堡的使誟过滤]蛋琢耍歉龃芭芡鹊模嬲骱Φ幕故腔魅恕⒂袷撕突糜叭耍菟担魅吮恢魅丝刂谱牛梢匀ブ葱兄魅说拿睿袷撕突糜叭艘彩牵还然魅烁骱Α?

    陈冬一惊:“陈公公,这么说,堡主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

    陈公公点头说:“是[过滤],所以我也为你捏了一把汗,小伙子,我希望你要沉住气,没有把握不要冲动,既然来了,就蟍过滤]莘吕矗龅街褐耍裨蛎つ啃卸晒β什换崽蟆!?

    陈冬对陈公公表示了感谢,今天要不是他,自己真的可能暴露了,他虽然不怕什么,可一旦暴露,再想了解更多的信息,怕是难上加难。想了想,他询问老人,城堡的具体位置会在哪里。老人摇摇头,告诉他,那地方决不可能轻易进入,不过老人对陈冬寄予了厚望,认为他能够找到灵异城市,就一定可以找到城堡,在这个神秘组织中,中年人不算什么,可怕的其他的城堡人,他希望陈宫能给灵异城市一个美好的未来,让三千灵异城市人脱离现在这种枯燥无味的生活,让他们融入外面的世界。

    陈冬眉头一挑,两眼放光,似乎感觉到肩头的重担,看到了远方的路。

    “陈公公,你是说大家都期待一种新的生活?”

    “是[过滤],这样的生活虽然可以长生,但是,生活一旦单调了,就失去了其意义,酸甜苦辣,这才是生活,生老病死,这才是人生。”

    陈冬点点头:“+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陈公公,你放心吧,我这次进来,也有类似的想法,只是暂时还没有一点头绪,请给我一点时间。”

    “没关系,他们在这里困守了一百五十年,不在乎再多一段时间。”

    说着,陈公公拿出一个薄薄的册子,册子封面上写着“心经”二字。

    “孩子,这本《心经》送给你吧,我想,一定会改变你的心性。”

    陈冬接过《心经》,翻了翻,见是佛家的经卷,字字如珠,颇含深意,读来让人灵台空明,心田透彻,一时间杂念消除,良知涌出。

    陈冬有些不解,他看看《心经》,抬头望着老人,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老人似乎很有深意地看看他,告诉他《心经》的用处大得很,它可以让人灵台空明,意念集中总之,另外,还可以帮助陈冬成为一个被人人称颂的好人。

    意念集中陈冬懂,因为他自从拥有了异能术后,越来越现,意念越集中,异能挥的作用越大。

    “好人?呵呵……”陈冬笑了:“陈公公,说我陈冬好的人有,说我坏的人也有……”

    “如果你经常看《心经》,一定会改变心性的。”

    “哦,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改变以前的毛病。”陈冬自己也知道,他欠下的风流债不少了。

    陈公公目光亮亮地望着陈冬,半晌说:“陈冬,你是个男人,你心中有没有崇拜的大英雄?”

    “有,当然有,比如……”

    “有就行。”陈公公摆摆手:“是谁你就不用说出来了,我的意思是,难道你就不想让自己变[过滤]人崇拜的大英雄?”

    “呵呵,当然了,其实我现在的粉丝就不少呢,我的传奇故事在省城也有人传诵[过滤]。”

    “那些人只是喜欢你的铁头功表演。”陈公公摇摇头:“真正了解你的人呢,你身边最近的人呢,他们是怎么看你的?”

    陈冬一呆,顿时想起了蓝波。是[过滤],如果自己是大英雄,水姐姐还会对自己如此冷淡吗?

    想到这,陈冬不禁憧憬着未来,甚至想象自己成为几百年前那位叱咤战场的大将军。

    陈冬离开了陈公公,然后回到了美体馆。

    陈冬刚回来,就看到水柔正和黄裳在低语着,见陈冬进来,水柔站了起来,说:“陈师傅,你回来的正好,我有件事想问你。”

    陈冬望着她,等着她询问。

    水柔的话题自然和她的身材覽过滤]兀胫溃袼茄纳聿模嗑貌拍芑指吹较讼傅难3露纯此α耍嫠咚话憷此担枰茨θ我陨稀3露嫡庑┦保耐啡滩蛔「∠殖鑫钒茨κ钡那榫埃蝗唬窒肫鹆顺鹿幕埃肫鹆四潜尽缎木贰?

    水柔似乎在畅想什么,半晌说:“也好吧,希望黄公子不要选中其他人。”

    陈冬一愕,这才知道水柔想进入城堡。

    水柔喃喃地说:“今天我算是看到黄家人的异能了,叶小姐号称灵异城市第一人,可是在城堡使者手下,居然毫无交手之力,这种神奇的异能让人向往,陈师傅,希望你能尽快帮我恢复体形。”话到最后,她的目光已落到陈冬的脸上,满眼期待之色,那双醉人的眼眸,若不是她刚刚提到黄公子,陈冬真有些动心了。篬过滤]茨阈闹忻晃遥蔷退懔恕3露魅环ξ叮Ω蹲牛嫠咚M伺浜习茨Γ僮鲆恍┢渌模热缍嗳ソ∩恚坛巧厦嬗薪∩砥鞑模梢匀チ妨罚褂芯褪前殉蕴鹗车南肮吒囊桓摹?

    陈冬说得头头是道,水柔连连点头,并希望再次接受按摩。

    盼盼带着水柔下去了,黄裳目光望向外面,不知在想些什么,陈冬没有打搅他,行去按摩房等候。他刚想譡过滤]粕阉担骸俺率Ω担闶悄腥耍Ω枚媚腥说男睦恚闼祷乒邮窍不段艺庋呐樱故窍不端嵴庋模俊?

    陈冬一愕,想不到黄裳和水柔一样,都想嫁给黄公子。

    黄裳见陈冬一脸惊愕,不由有些羞涩,忙说:“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别多想。”

    陈冬望着她,张张嘴。黄裳示意他实话实说。

    他想了想,说道:“我觉得……这个还要按照一个人的审美观点来看,黄小姐和水小姐各有所长。”

    黄裳问:“你的意思是,我们也各有所短?”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直言无妨。”

    陈冬哈哈一笑,既然两个女孩子心中都想着黄公子,自己就别乱想了,人家不是咱盘中的菜,于是,他告诉黄裳,,她看上去给人一种冷傲的感觉,一般男人是不会接近的,水柔虽然气质上稍微输一些,但是,她如果减去了赘肉,身材弥补过来,或许真的会引起黄公子的注意……当然,黄小姐也姓黄,这个优势是水小姐不能比的……

    黄裳脸色渐渐沉下来,摆摆手,示意陈冬下去。

    陈冬一转身,去了按摩房。

    水柔气蒸之后,又进行了水疗,然后才来到按摩室。

    由于有了上次的按摩,所以,这一次,水柔对流程熟悉了许多。她进了按摩室,便脱去裙子,趴在按摩床上,依然是只穿着一件文胸和短裤。陈冬拿过[过滤]油,在水柔的腰上倒了一些,然后慢慢地帮她揉着。

    突然,门被推开了,只见黄裳带着一个肥胖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

    那中年女子一进来,就瞪着眼睛骂道:“好[过滤],死丫头,你果然背着老娘搞这种有伤风化的东西。”

    黄裳赶紧说:“水夫人,你别误会,陈师傅在为水柔美体。”

    “美个屁,我看是一男一女在这里搞龌龊行为。”中年女子骂道。

    肥胖女子一进来,陈冬就退后几步,水柔也起身套上了裙子。

    “娘,你别多想,我只是想来减肥。”水柔忙说。

    “减个屁肥。”肥胖女子一巴掌打在水柔的脸上,骂道:“不知廉耻的东西,滚,给我滚回家。”

    水柔捂着脸呜呜地哭着跑出去了。

    陈冬正想说什么,肥胖女子朝他呸了一声,掉头走了。

    陈冬看看黄裳,黄裳轻叹一声:“陈师傅,我没想到事情会如此糟。”

    “这女人是水柔的母亲吗?她怎么来了?”陈冬问道。

    黄裳淡淡地瞥一眼陈冬,哼道:“我还没有说你,你怎么能和水柔做出这种有伤风化的事来?”

    陈冬一呆:“黄小姐,你误会了,我们什么都没做?”

    “袒胸露背,像什么样子?”黄裳虽然是老板,可是,看上去对按摩的事了解不多,思想也不够开放。

    陈冬苦笑:“这个……在按摩界很正常[过滤]。”

    黄裳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陈冬默默地看看按摩床,心说:他娘的,要是这疯婆娘不来,说不定我还真和水柔风流快活了。

    陈冬下了楼,来到大厅,正看到盼盼在门口走来走去的,黄裳不在。

    陈冬忙问盼盼,黄裳去了哪里。

    盼盼告诉他,黄裳去了水小姐家。陈冬哦了一声,走了出来,隐身来到水柔的市内,见水柔正趴在柜台上哭泣,水夫人和黄裳正在楼上。陈冬晃身上来,只见上面便是一间客厅。

    水夫人叹息说:“黄小姐,要不是你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水柔这孩子会这样做。”

    “唉,水夫人,我和水柔是非常要好的姐妹,我不能看着她堕落下去。”

    “这孩子自从开了市,见的人多了,心就野了,没有了女孩子的矜持,她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可我也得为她的幸福着想,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她还怎么做人?”

    “是[过滤],我怎么也想不到她和陈师傅搂搂抱抱的,如此的亲热。”

    陈冬心说:我什么时候和水小姐搂搂抱抱地亲热了?只听水夫人继续说:“按说,现在好多市民转变了观念,我也知道自己的思想落后了,可是,不管怎么说,女孩子就应该收敛一些,纵使找婆家,在没嫁娶之前,也不能随便[过滤]。”

    黄裳叹道:“水柔就像我的亲妹子一样,美体馆还是她怂恿我开的,我没想到居然害了她,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聘请陈师傅了。”

    “一个男人,在女孩子的身上摸来摸去的,成何体统?黄小姐,不是我说你,你要考虑考虑,这个生意是否还有做下去的必要。”

    黄裳想了想,笑笑,说:“我会考虑的,水夫人,我下去了,你别生气,水柔虽然走错了路,但这件事也有我的责任,我今天来就是替她承担责任的,我刚才看她的样子,好像很委屈……”

    “她委屈个屁。”水夫人骂道:“水家的脸快让她丢尽了。”

    黄裳看来是说得不少了,她摇摇头,走了下去。

    水夫人抓起一个杯子朝地上摔去,啪地一声,一块碎瓷弹在陈冬的腿上,又弹了开去。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