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404章寡母门内

第404章寡母门内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那么,寡妇门内呢?是非自然就更多了。

    此时,陈冬坐在艳娘家,而艳娘就是个寡妇。

    艳娘挑逗似地望着他,依偎着他,陈冬浑身像燃烧一般。

    陈冬对艳娘不是不动情,但想到自己这次是为“五朵金花”而来,要是另生枝节,还不知生什么事,想到这赶紧说:“艳娘,别这样,要是迷糊他爹回来就糟了。”

    “呵呵,你放心吧,迷糊他爹永远回不来了。”艳娘说道。

    “怎么了?”陈冬还不了解艳娘的家庭。

    艳娘长叹一声,告诉陈冬,迷糊的爸一百五十年前去外地贩瓜,就再也没回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爹早就成了一把骨头。

    陈冬一呆:“原来你和迷糊是孤儿寡母?”

    “是[过滤],要不我给迷糊认[过滤]爹吗?还不是为了让他有个依靠,我也找个在枕边说话的人。”

    寡妇[过滤]。陈冬心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我更得注意了。想到这,他站起来叫道:“这不行,我们不能这样。”

    陈冬突然觉得,自己的定力比以前好像大多了,居然可以稍微地控制住自己。

    艳娘站了起来,将卧室的门一关,挡在门口,突然两眼潮湿,叫道:“陈师傅,难道你是铁石心肠吗?”

    陈冬摇头说:“艳娘,也许你需要找一个能够经常说话的人,可是,我陈冬并非你想象的那种人。”

    “好容易城堡放开了,我们青年男女可以自由恋爱,陈师傅,你怕什么?”艳娘似乎看中了陈冬,有意和他结为夫妇。

    “我不是怕,而是……”陈冬几乎要把持不住了。他娘的,算了,这么诱惑的女人,失了[过滤]守就失了。

    “你……”艳娘突然深叹一声,说:“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看上了其他的女孩子,那你告诉我,你看中了谁?”

    “没有,我谁也没看中。”陈冬突然想起了蓝波,想起了风萧萧,甚至想起了玲玲、李月、陆小棠。

    “那不就得了吗,我们自由恋爱,谁也不会管。”

    陈冬心中突然一阵空明,忙摇摇头:“艳娘,我要走了。”说着,陈冬抓住艳娘的胳膊,想拉开她。艳娘却突然抱住陈冬的腰,往他的怀里直筟过滤]?

    “陈师傅,你别譡过滤]阒缆穑沂鞘フ煞虻娜耍液突菩〗闼遣灰谎敲挥心腥耍恢朗ツ腥说淖涛队卸嗄咽堋!?

    “艳娘,别这样,快松开。”陈冬有些慌了,怎么回事,这里面是不是覽过滤]韀过滤]。

    “不,你还没有和迷糊相认,我不让你走。”艳娘死死地抱住他。

    陈冬瞥眼看看迷糊,叹息一声,说:“好吧。”陈冬又坐了回来。

    迷糊还在睡着。艳娘端了一杯水过来,递给陈冬。陈冬摆摆手,艳娘笑道:“你怕什么,难道担心水里被我放了药?”艳娘这般一说,陈冬便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接过水杯,喝了一口。

    艳娘笑眯眯地坐在她的对面,看看他的脸,说:“陈师傅,你为什么要戴着墨镜?”

    “我……我的眼睛怕见光线。”陈冬随便说着。

    “是以前伤过吗?”艳娘居然关切地望着他。

    “[过滤],小时候被光线刺激过。”陈冬挪开目光,觉得她的眼睛火辣辣的,自己如果不收回视蟍过滤]欢ū凰诹恕?

    “是这样[过滤],真可怜。”

    陈冬扭头看看迷糊,问:“迷糊一直这样吗?”

    “是[过滤],孩子自从生下来,就是这样的。”艳娘叹息一声,目光望着迷糊,一脸的柔情。陈冬看看她的神色,暗中感慨,天下女子,无论她是何等的残忍、狠毒、放荡,一旦她成了母亲,身上就会有一种母性,当她面对自己的孩子时,这种母性就会让她拥有伟大的一面。

    本来陈冬有些惧怕艳娘,但看到这里,陈冬不由得对艳娘有了几分好感,觉得她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唉。”艳娘叹息一声,幽幽地说:“一个女人太难了,尤其摊上这样的孩子,待在灵异城市中,又永远地长不大。”

    陈冬心中也是一叹。

    这时,小迷糊身子动了动,眼睛睁开了,看着艳娘叫+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道:“娘,娘……”

    艳娘将小迷糊抱了起来,轻轻地拍打:“乖,娘给你找了个爹,迷糊,你不是找爹吗,这就是你爹。”

    迷糊看着陈冬,陈冬嘻嘻一笑:“迷糊,我是你[过滤]爹。”

    迷糊瞪着眼珠子,一脸的迷惘,突然,迷糊像是看到了奇异的画面,望着对面的墙,一脸恐惧,头躲向艳娘的怀里:“娘,我怕,我怕……”

    艳娘忙说:“乖孩子,不怕,妈妈在呢。”

    迷糊浑身颤抖着,偎依在艳娘的怀里。艳娘将自己的对劲小袄提起来,左边的文胸撩了撩,露出雪白丰满的胸来,迷糊顿时一头拱下去,吮吸着,渐渐地安綶过滤]讼吕础?

    不知为什么,陈冬瞥眼间,被艳娘胸前的白刺了眼睛后,赶紧低下头。艳娘格格一笑:“陈师傅,你小时候没吃过你娘的奶吗?”陈冬脸腾地红了,说:“艳娘,我可以走了吧?”

    艳娘幽怨地看他一眼,说:“你真是个木头。”

    陈冬可不是木头,但是,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有些木头。艳娘的意思很明显,那是在挑逗。

    陈冬站了起来。艳娘再次拦住他,将迷糊放在他的怀里,说:“你是他[过滤]爹,总得抱抱孩子吧。”

    陈冬只好抱住迷糊。迷糊脱离开艳娘的胸,顿时张着手要吃奶,艳娘便凑上自己的胸,陈冬不敢松手,怕摔了孩子,只好这样抱着,尴尬到了极点。艳娘却毫不在乎,一边哄着儿子,一边说:“迷糊,别光顾吃了,快叫[过滤]爹。”

    迷糊似乎吃的过瘾了,抬抬头,看看陈冬,果然叫了一声。陈冬本来扭着头,这时,只好转过头来,看到艳娘[过滤]露的胸就在眼前,满面羞红,说:“迷糊,以后我就是你[过滤]爹了,乖,要听娘的籟过滤]!?

    艳娘说:“还要听[过滤]爹的籟过滤]!?

    迷糊乖乖地[过滤]着。

    艳娘说:“迷糊,要不要[过滤]爹揽着睡觉?让[过滤]爹给你讲故事。”

    迷糊点点头,抱住陈冬的脖子,叫道:“[过滤]爹,我想听故事。”

    陈冬皱皱眉。

    艳娘说:“陈师傅,孩子喜欢听故事,你是他[过滤]爹,就哄哄他吧,这一百多年一来,我一个人哄着他,实在太累了。”

    陈冬不便拒绝,只好说:“好吧。”

    迷糊一喜,跳到床上,让陈冬躺下,自己偎在他的怀里,嘻嘻笑着,说:“[过滤]爹,我最爱听故事了。”

    陈冬想了想,就给迷糊絒过滤]恕段饔渭恰返墓适隆3露疽晕约汉逡幌旅院院退チ耍闹烂院亢撩挥欣б狻A橐斐鞘惺奔渫V梗丝梢圆怀圆凰5比唬『⒆铀枷氲ゴ浚怂鹾屯嫱猓渌囊裁挥惺裁词隆2还院永疵惶怠段饔渭恰返氖拢虼耍煤苋肷瘢睦锼米拧2坏绱耍院共煌5刈肺式酉吕吹那榻冢贸露坏貌患绦沧拧?

    小孩子喜欢《西游记》,自然是因为孙悟空神通广大,或者猪八戒好吃懒做的性格。

    陈冬在给迷糊讲故事时,艳娘也在一边躺了下来,默默地听着。她听到《西游记》中不少妖[过滤]要吃唐僧肉,就笑:“陈师傅,你是不是觉得我像个妖[过滤],要吃了你,你才编这样的故事来讽刺我。”

    “不,不。”陈冬忙说:“我讲的是一部,是古人写的故事,不是我编的。”

    “那女儿国的国王呢,像不像我?”

    “有些像吧。”陈冬随口说。

    “那你呢,像不像唐僧?格格,我听你讲述女儿国中,唐僧也是动了心的,你是不是也对我动了心?”

    “我……”

    陈冬脸上火辣辣的,只觉得艳娘的眼睛里幻现着某种光彩。

    迷糊看看陈冬,又看看艳娘,说:“娘,你别打岔好不好,[过滤]爹,快讲快讲。”

    《西游记》是一套长篇巨著,陈冬自然不可能从头至尾地讲下来,因为那样会耗时费力,他只是捡了其中自己印象最深的,好多情节也记不住,又絒过滤]艘换岫露阕似鹄矗麓玻匝弈锼担骸拔壹堑孟男〗愕氖榈昀镉姓馓祝铱疵院不叮麓挝腋蛞惶坠窗桑忝皇驴梢远粮!?

    艳娘下了床,幽幽地看看陈冬,说:“陈师傅,你要走了?”

    “我离开美体馆时间不短了,也得回去了,要不然,黄小姐会说我的。”

    艳娘无限留恋地望着他,突然抱住他的腰,说:“陈师傅,我想,你一定能够感觉到我的内心,我并非[过滤]的女子,只是……只是守了一百多年活寡,好生难耐,我希望你能够常来看看我,好不好?”

    陈冬不敢去看她火辣辣的眼神,忙说:“艳娘,你我之间是不可能的,你要是想再成立家庭,就在灵异城市的男儿中物色一个中意的吧。”

    艳娘呆了一呆,抬头看看陈冬,又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低声说:“陈师傅,你知道吗,灵异城市的男人我都看一遍了,没有一个让我动心的,而你……在广场会议上,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就动心了,我觉得你墨镜后的眼睛就像两个古潭,神秘而深邃,让我无时不为你着迷,陈师傅……我……我喜欢你……”艳娘终于说出了心里的话,她疯狂地吻着陈冬,陈冬吓得赶紧推开她,心神慌乱,忙说:“艳娘,别这样,我……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你给我一点时间,我……我要考虑考虑……”

    艳娘默然半晌,点点头,说:“好吧,陈师傅,我会得到你的……”

    陈冬神色一呆,赶紧转身出来。

    他心諿过滤]止值模恢雷约何裁从姓庵帧熬迮隆钡男睦怼M蝗幌肫稹缎木罚露腥淮笪颍恰缎木犯谋淞俗约旱男男园伞?

    不过,艳娘太诱人了,她的多情,让陈冬心中依然在不停地动荡,直到回到美体馆,他的心还在扑通扑通地狂跳着。

    陈冬一进去,盼盼就扑哧一下,笑了。陈冬见她望着自己吃吃直笑,便问:“怎么了?”

    “陈师傅,寡妇的滋味不错吧。”盼盼说。

    “什么滋味?”陈冬假装糊涂。

    “我可是听说寡妇多情呢,要是被她缠上,别想脱身。”盼盼居然开他的玩笑。

    “盼盼,你别瞎想,我和艳娘没什么。”陈冬为自己辩白。

    “还说没什么,你去看看自己的脸吧。”盼盼吃吃地笑着。

    陈冬来到洗手间,在镜子前看看自己的脸,一阵苦笑。原来,他的脸上被艳娘吻得像开了几朵花,留着好几块口红的印记。

    陈冬赶紧用水洗了下去,这才走了出来。盼盼目光狡黠,看看陈冬,笑道:“陈师傅,你们是不是……这样了……”说着,盼盼两只手做了一个怪怪的手势。

    陈冬嘻嘻一笑:“我们一点事都没有。”

    “不会吧,刚才黄小姐说了,艳娘给儿子认[过滤]爹是有想法的,不用多久,你们就成一家人了。”盼盼笑得很暧昧。小小年纪,你懂什么,陈冬心中说着,朝他一瞪眼。这种事从她的嘴巴里说出来,还真的让陈冬有些所料不到。看上去,盼盼才多大[过滤],应该是个单纯的小女孩才对,居然……

    “不会的。”陈冬摇摇头:“我和艳娘一点事都不会生。”

    这时,黄裳走了出来,看了陈冬一眼,一脸的冷漠,说:“陈师傅,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我……我牵挂美体馆的生意,所以就早点回来了。”

    “美体馆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生意,你不用这么上心,在灵异城市,没人将生意当回事,大家都是消遣时间,对了,你回来就好了,我要去找凤姑打麻将了,以前艳娘、凤姑、云姐和水柔经常在一起,现在水柔被抓进了城堡,她们三缺一,我去凑个热闹。”

    说着,黄裳就挎着包出去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