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405章四个女人一台戏

第405章四个女人一台戏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那么,多上一个女人呢?戏就更热闹了。

    四楼凤姑的客厅里,摆着一张自动洗牌麻将桌。

    女人打麻将,大多是无所事事。既然没有什么事做+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就打几圈,输赢倒是其次,主要是消遣寂寞,打时间。

    四女中,凤姑和艳娘一样,丈夫外出做玉石生意,再也没有回来,云姐则是个充满梦想的女孩子,那年,她的父母刚给自己找了一门亲事,听说是个玉石商人的儿子,但是,自从那天玉石商的儿子外出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从此,云姐就活在一种梦幻之中,每天除了做梦,就是玩麻将。

    云姐住在三楼,上面是凤姑,下面是艳娘。凤姑喜欢吃零食,常去水柔的市,水柔没事时就来玩几圈。

    黄裳是第一次坐下来玩麻将,不过,以前她也看过,学过。一百五十年的寂寞,可以让人学会很多消遣的东西。

    当然,黄裳来玩麻将,有她自己的目的。

    麻将一摆上,黄裳就看看对面的艳娘,说:“艳娘,迷糊真的认了陈师傅为[过滤]爹?”

    艳娘格格一笑:“是[过滤],怎么样,你是不是羡慕了。”

    “我有什么羡慕的。”

    “灵异城市男人少,女人多,我看[过滤],像你们这些年轻女子,要是不早点下手,男人都被我和凤姑这样的寡妇抢走了。”

    凤姑笑骂:“艳娘,那是你自己想的,我可没这样的想法。”

    “怎么,难道你就不想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是不想,老是往李公子的府前去[过滤]什么?”

    “呵呵。”凤姑笑了:“嫁人就嫁李公子这样的,谁像你这么没品位。”

    “我倒不觉得陈师傅哪里差[过滤],你是没看到他,他戴着墨镜的样子别提有多神秘了。”

    凤姑摇摇头:“我怎么没见过他?在广场会议后,盼盼不是介绍了吗?说的比唱的好听,谁不知道这絒过滤]愀妗!?

    艳娘抿着嘴直笑:“你爱信不信,陈师傅是我见过的最有魅力的男人,他的按摩技艺自然是没说的,保准让你舒舒服服的。”

    凤姑白了艳娘一眼,笑道:“艳娘,你是不是和他那样了?”说完,凤姑呵呵大笑:“你一百年没尝过男人味,像你这样的寡妇,还不把人家折腾得爬不起床?”

    黄裳抬头看着艳娘,笑道:“我刚才看到陈师傅,好像什么事都没生。”

    凤姑说:“不会吧,有男人去了艳娘家,艳娘还不生吞了人家,云姐,你说呢?”

    云姐摇摇头:“我不知道。”

    艳娘叹息一声:“唉,这才是他的魅力所在,说实在的,我想都想不到世上有这样的男人,他的定力是你想都想不到的,我不止一次地诱惑他,可是,他……他对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你们说……是我艳娘不美吗?不性感吗?还是他嫌弃我是个寡妇?”

    黄裳哦了一声:“真的吗?”

    凤姑摇摇头:“我不信世上有这样的男人,艳娘,我想,你是不是少了些女人味?”

    “谁说的?”艳娘一托自己的胸,说:“这对胸器,十个男人十个伤,偏偏他是那第是一个,唉,本以为城堡下了恋爱令,我们这些女人可以自由成家,没想到……我遇到这样一个木头。”

    凤姑扑哧笑了,说:“我猜,你找的这个男人是不是没有那方面的能力,这样的男人可要不得[过滤]。”

    黄裳和云姐都是脸色一红。

    艳娘呵呵笑了:“你们想都想不到,我曾经抓了他一把,呵呵……不过……他真的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么说,我还真的想想。”

    说着,艳娘慢慢地放下手中的牌。

    云姐摸了一张牌,说:“我觉得找男人,主要还是两情相悦,有着共同的理想和抱负,其他的倒是其次。”

    黄裳看看云姐,没有说话,摸起一张牌打了出去。

    凤姑看看对面的云姐,摇摇头:“你[过滤],还是活在梦幻之中,男人[过滤],可不是童话里的故事,是活在现实生活中的,云姐,我看你也应该从[过滤]神世界里脱出来了,早点物色一个中意的男孩子嫁了,你那位商家公子已经不在了。”

    “不,我觉得他还在等着我,他就在灵异城市外面。”

    “呵呵,云姐,你是不是傻了?古董店的老板有计时的沙漏,城堡每个月也有时间通报,一百五十年过去了,外面可不像灵异城市一样,人会有生老病死的。”

    云姐眼圈一红。

    便在此时,盼盼跑了过来,叫道:“不好了,小姐,陈师傅出事了?”

    黄裳忙问:“出什么事了?”

    盼盼说:“李公子带人去了美体馆。”

    黄裳淡淡地说:“我和李公子从无过节,他去美体馆[过滤]什么?”

    “李公子要美体,陈师傅不给他服务,他就说陈师傅是大色鬼,只给女人服务,要清理这样的垃圾。”

    “胡说。”艳娘跳了起来,叫道:“姓李的自己是垃圾,他还说别人。”凤姑说:“艳娘,李公子可是风度翩翩,你别恶语伤人。”

    艳娘呸了一声:“我恶语伤人?李公子和陈师傅相比,简直就是草蛇比玉龙,没得比。”

    凤姑冷笑道:“一个按摩师,怎能和李公子相比,李公子可是灵异城市四大名人之一,叶盈盈、李公子、陈公公、商公子,一百五十年一来,谁不知道这四位,至于您说的陈师傅,恕我孤陋寡闻,刚刚知道。”

    盼盼说:“各位别在这里议论了,快去看看吧,闹大了影响不好。”

    黄裳自然也不想事情闹大,因为城堡的人追究下来,责任会落到自己身上。她急急下楼,众女跟在后面,上了车很快就来到了美体馆外。

    此时,美体馆外已经围满了人。只见李公子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门口,李师爷抓着陈冬的衣领,正在对周围的市民说着。

    “各位,刚才我说的清清楚楚,这小子趁着工作之便,猥亵灵异城市的女子们,这件事我们李公子已经知道,所以前来清理垃圾,水小姐就是因为他被城堡抓紧去的,还差点自杀,这是我们灵异城市一百五十年来最有影响的一件事,这样的垃圾,能存在吗?”

    有人说:“清理垃圾,清理垃圾。”

    有人说:“李师爷,城堡是覽过滤]娑ǖ模恍砦颐谴虼蛏鄙保俊?

    李师爷说:“城堡的规定是针对寻常事的,但是这件事不寻常,我们公子是代城堡执行城规。”

    这时,黄裳将车停在路盵过滤]吡讼吕础?

    黄裳推开众人,走到里面,看看陈冬,又看看李公子,说:“李公子,你来美体馆,不是来砸我的牌子吧。”

    李公子哈哈一笑:“黄小姐误会了,我身为灵异城市四大名人之一,决定从今之后要为灵异城市百姓多做点好事,姓陈的招摇撞骗,乘职业之便,猥亵女子,我想,这样的垃圾应该清理出灵异城市吧?”

    黄裳淡淡地说:“李公子,如果你能让陈师傅离开灵异城市,不如让我也离开吧,我想,灵异城市百姓估计都想出城了,你有这样的能力吗?”

    “这个?”李公子一阵语塞。

    李师爷说:“黄小姐,那你说,这样的败类怎么处理?”

    黄裳沉吟一声,说:“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的好,最好由城堡的人出面解决。”

    陈冬看看黄裳,他本以为黄裳回来,会替自己说几句话,证明自己的清白,没想到她居然一脸冷冰冰的。

    就在这时,一道淡光闪现,城堡的使誟过滤]俏恢心耆顺鱿至恕V心耆说厮担骸俺隽耸裁词拢俊?

    李公子忙说:“使者您好,是这样的,姓陈的小子借助职业之便,猥亵女子,黄小姐主动举报,我本想替您主持公道……”

    他娘的,陈冬一愕:黄小姐主动举报,难道今天李公子来是黄裳举报的?

    陈冬看看黄裳,黄裳却假装未见。盼盼也呆了:小姐举报陈师傅[过滤]嘛?

    中年人看看陈冬,又看看黄裳。黄裳抱抱拳,说:“使誟过滤]冶纠聪肟患颐捞骞荩橐斐鞘械拿琅欠瘢床恢率Ω邓刂什还唬艄丝停峒负跻虼松ナ馐俏业脑鹑危吮砻魑业奶龋裕摇蚁M艽碚庋睦!?

    中年人哦了一声:“原来如此,黄小姐,你的做法很对,这一次,我给你和李公子各记一功。”说完,中年人转头看看围观的市民,继续说:“我希望各位也要像李公子和黄小姐学习,肃清灵异城市的败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一个良好的展环境,城堡已经下通告,只要大家积极进取,城堡会敞开大门,吸纳这样的优异分子进去。”

    黄裳神色一喜,忙说:“多谢使者眷顾。”

    陈冬心中明了:原来,黄裳一直在利用自己,创造这样的机会。他轻叹一声,懊悔自己所识非人。

    中年人缓缓举起手,望着陈冬,淡淡地说:“小子,对付灵异城市的垃圾,城堡只有一种处理方式,那就是划为尘土。”

    陈冬暗中凝聚意念,如果中年人出手,他就先给他一掌。就在这时,艳娘跳了出来,叫道:“使誟过滤]率Ω挡皇悄阆胂蟮哪侵秩恕!?

    中年人看看艳娘,说:“你想说什么?”

    “陈师傅没有猥亵女子。”

    “他工作时你在一边看到了吗?”

    “这个……我……我虽然没看过他给别人服务的情景,却也让他服务过,他从头至尾没有猥亵我。”

    陈冬松了口气,心说:幸亏我控制住了。

    艳娘的话说完,周围议论声响起。

    黄裳冷笑道:“艳娘,你和他搂抱过没有?”

    “我……我搂抱过他,他没有……”艳娘说。

    “哈哈,那他看过你的身子没有?”黄裳虽然未在眼前,却也能猜测出当时的情形,因为她熟知艳娘的为人。

    艳娘无言以对。

    黄裳说:“一个男人利用职业之便,亵渎顾客的身体,大家说,这种人还不算垃圾吗?”

    李公子大叫着清理垃圾,周围的市民也跟着起哄。陈公公走了进来,摆摆手,说:“大家听我说一句。”

    鼓噪声渐渐停歇。

    陈公公抱抱拳,对中年人说:“使誟过滤]憔M獬觯Ω弥腊茨φ庵种耙档男形煨陨硖褰哟ナ潜夭豢擅獾模缴幸狄彩钦庋颐遣荒芤虼死磁卸ㄒ桓鋈耸欠袷浅鞘械睦!?

    陈冬看看陈公公,感激地点点头。

    中年人想了想说:“陈公公的话很有道理,大家的观念还是有些保守,事实上,按摩师必然会和顾客身体产生接触,衣不蔽体也是有的,不过,决不能出现有伤风化的事,陈师傅,今天的事也就罢了,如果你以后闹出大的影响来,可别怪我将你当成垃圾,清理出灵异城市。”

    说着,中年人对李公子和黄裳说:“你们两个可以跟我进堡。”说着,中年人带着两人去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