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408章假老公

第408章假老公

    陈冬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十岁的女子迎面跑了过来,那女子说不出的水灵,一头乌亮的披肩,面如皎月,大眼睛,眼睫扑闪扑闪的,,小嘴微微上翘,带着迷人的弧度,轻启间露出两排扁贝的牙齿,上身穿着吊带的白色背心,胸脯微微鼓起,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短裙,身材虽然不竅过滤]词墙啃】扇恕?

    女子跑到陈冬身盵过滤]ё∷母觳病3露λ担骸澳恪惚鹫庋拐咴谀潜呖醋拍亍!?

    陈冬隐隐感觉,这女孩应是商老板的老婆。

    “老公,你怕什么,有二姑娘在,谁也不敢对咱们怎么样,你来了就先别回去了。”

    陈冬进来的目的,是为了摸清城堡的情况,情况没有摸清,自然不肯离开,只是,看女子的样子,他又有些担心。

    “使者刚才在赶我走呢。”陈冬忙说。

    女子告诉陈冬,不用害怕,二姑娘会为他们做主的,他不敢到东堡来闹事。抬眼望着陈冬,女子一笑,拉着他来到东堡门口。陈冬瞥眼看去,果然中年人回到门口侍立,没覽过滤]础?

    门内,水柔正在站着。陈冬看看水柔。水柔向陈冬施了一礼:“商公子。”

    陈冬扭捏着,还了一礼。

    东堡大厅内有个熟悉的声音说:“落落,你这局就要输了,还不快来。”

    女子说:“黄小姐,你急什么,想输钱有的是时间。”

    陈冬心说:看来,商公子的老婆叫落落。

    落落拉着陈冬走了进来,说:“我老公来了,二小姐,让我老公在这里住段好不好?我们好久没在一起了。”

    陈冬抬头看去,只见大厅里还坐着三个女子,其中一个正是黄裳,而另一个竟然是盼盼。陈冬一惊,没想到盼盼也进来了。

    黄裳坐在西侧,盼盼坐在东侧,背靠门的椅子空着,应该是落落的位置,而落落的对面坐着一个女子,二十来岁,长眉凤目,肤如羊脂,神色之间透着一种亲善。

    陈冬走到近前,那凤目女子看看陈冬,说:“落落,这蟍过滤]钙哪凶泳褪悄憷瞎穑俊?

    落落说:“是[过滤],二姑娘,你从来没有离开城堡,所以不认识他,他虽然来过,可每次都去堡主那边。”

    陈冬如同女子,道个万福,说:“商某见过二姑娘。”

    二姑娘点点头,望着陈冬,玉齿轻启,问他今天来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过滤]。陈冬微一沉吟,说道:“是的,只是……算我多心了,堡主已经知道了。”

    “是什么事?”二姑娘眉头微微一动,问。

    “有外人进入了灵异城市,而且也是个异能高手,我想提醒堡主注意。”陈冬一边说,一边观察二姑娘的表情。

    “唉。”二姑娘叹息一声,说:“大哥不听我的劝说,非要做什么实验,其实,人类即便这样活上千年有什么用?”

    陈冬心中一动,按说:看来,堡主是她大哥,而他们兄妹的意见不+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一。

    落落坐了下来,说:“二姑娘,咱们还玩吗?”

    二姑娘笑道:“怎么不玩,商公子来了,你就这么没耐心了吗。”

    “谁说的。”落落嬉笑着说:“老公,你坐下,我输得差不多了,你帮我赢回来。”

    陈冬坐了下来。和艳娘她们玩过麻将,陈冬的牌技也增加了不少。

    牌局继续,陈冬按照常规玩牌,有输有赢。落落有些急了,一扒拉牌,说:“不玩了,不玩了,二姑娘,让水柔陪你们玩吧。”

    水柔走了过来,说:“落落,既然你急着和商公子亲热去,我就替你玩玩。”

    落落脸红红地说:“胡说,我只是想和老公说说籟过滤]!彼底牛渎淅懦露谑叶础?

    陈冬跟随落落走进一间卧室,见里面收拾的如同闺房一般,忙说:“这里就是你的卧室吗?”

    落落说:“老公,前不久你来过一次的,难道忘了?”

    “[过滤]……我被那个外人吓得,竟然忘了这事。”陈冬说。

    落落将门关上,抱住陈冬的腰,一下子躺在床上。陈冬忙说:“落落,别这样。”

    “不,老公,我要,我们好久不在一起了[过滤]。”落落柔柔地说。

    “落落,二姑娘她们还在外面呢。”陈冬吓了一跳,早知会这样,他就不假扮商公子了。

    “怕什么,她们都没有老公,让她们羡慕去吧。”落落好不在乎。

    “落落,等一下……”陈冬坐了起来,说:“我好久不来了,给我讲讲堡里的事吧。”

    落落望着他说:“堡里的事你不都知道了吗,还想知道什么?”

    “比如黄裳、盼盼、水柔……还有那个李公子,我听着,你说好不好?”陈冬在转移落落的注意力,他深入虎[过滤],凶险万分,可不想在女人身上丢了性命。

    “老公,你以前可是不管这些的,我总想和你说说在堡里的生活,你却不肯听。”落落有些不解,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他,虽然语气中有怨怪之意,眼眸中却无幽怨之色。

    “是吗……所以我现在很懊悔,是我对不起你,我决定当一个好的听众,落落,说吧,好吗?”陈冬不敢让她猜疑,他第一次看到落落,不知道她是何等性格的女子,暗道:还是小心为妙。

    落落往陈冬的怀里一钻,撒娇地说:“那你抱着我。”

    陈冬心里蓬蓬直跳,伸手揽住她,感觉她纤体软滑,柔弱无骨。

    落落这才告诉他,水柔的情况比较特殊,她是被二娘逼下来的,她本来想死,堡主也想随了她的愿,但是,二姑娘心软,将她留在了东堡,黄裳是和李公子一起下来的,两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得到城堡的异能术,李公子被带去了西堡,正巧,当时我们这边刚进了一台麻将机,我和二姑娘、水柔三缺一,二姑娘就将黄裳要到身边。

    落落娇柔的身子贴在他的怀里,让他无法不心猿意马。虽然《心经》改变了他不少,但是,如果静静地一个人待着,还好,此时,他哪能坐怀不乱?

    陈冬鼻子在落落的身上嗅着,两只手开始慢慢地游走。

    落落居然毫无感觉般,她告诉陈冬,盼盼是被使者带进来的,当时,盼盼闹得很厉害,她居然告了黄裳一状。

    “我知道她的心思,她就是想进入城堡。”陈冬随口应着。

    落落点点头,继续讲述,原来,盼盼的意图非常明显,二姑娘见她聪明伶俐,便把她留在了身边。

    “盼盼和黄裳没闹别扭吗?”陈冬问。

    “那倒没有。”落落摇摇头,又说起了盼盼和黄裳。她们两人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还闹什么。陈冬心中想起什么,忙问落落在东堡这段时间,学了些什么异能。盼盼说自己前段时间筑基,现在筑基功刚刚结束,正在练习念力,等有了一定的火候,就进入玉石殿,再练习异能。

    陈冬心说:看来城堡的人练习的并非魔力,而是异能,既然是异能,为什么心中还有魔念,随意杀人?他心中迷惑,又询问西堡的情况。

    西堡的事,盼盼告诉他的,和陈冬从陈公公等人处了解的差不多,除了多了李公子外,还是那些人,堡主、玉石人、机器人。不过,盼盼为陈冬证实了一个人,那就是幻影人,他就是堡主本人,也就是黄公子。

    同时,盼盼还告诉他,堡主也经常去灵异城市,偶尔也会去外界。不过,他每次都是悄然而去,悄然而归,决不让外界知道他的行踪。

    陈冬从盼盼的口中,了解到不少关于城堡的事,心中窃喜,正想着,

    落落已经抓住他的手,放在她的胸上。陈冬忙问:“落落,你[过滤]什么。”

    落落坐了起来,诧异地望着他,说:“我是你老婆[过滤],怎么,这样不成吗?是不是堡主下了自由恋爱令,你在灵异城市又找了一个?”

    “不,不……”陈冬忙说:“落落,你别多想,我……我只是挂着外面的生意,我出来了,门还没关呢。”

    陈冬想起了艳娘,心说:这会不会又是个圈套。

    “那有什么事?在灵异城市,你就是把东西摆在大街上,也没有人拿,因为城堡会给我们主持公道的。”说着,落落开始脱着自己的衣服。

    陈冬非常为难,如果此时离开,就白费心机了,如果不离开,落落这一关怎么过?

    陈冬想了想,心中有了主意,他轻声说:“落落,你先等等。”

    落落已经脱的只剩下文胸和短裤,

    落落抱住陈冬的脖子,撒娇地说:“老公,又有什么事[过滤]。”

    陈冬心跳加,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你躺下,听我说。”

    落落躺在床上。

    “全身放松,什么也别想。”陈冬说着。

    “[过滤]吗,练功[过滤]?”盼盼学过筑基功,自然知道。

    陈冬让她不要躲问,按照自己说的去做就行了。落落闭上双眼,全身放松,就觉得意识渐渐昏沉,慢慢地睡去了。

    见落落睡去,陈冬赶紧隐身走了出来。他担心这是一个阴谋。

    大厅中,二姑娘等四人还在玩着麻将。四人不但玩牌,还在议论着陈冬和落落。

    水柔笑道:“二姑娘,我们不如去听听,估计落落和商公子现在……”

    二姑娘笑骂:“水小姐,你要是动了春情,不如找个男人嫁了。”

    “我倒是想[过滤],可是一直没遇到合适的。”

    “你说的那个陈师傅怎么样?”

    陈冬听她们议论起自己,赶紧竖着耳朵倾听。

    “不错[过滤],可惜……可惜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二姑娘看看黄裳,说:“陈师傅也叫陈冬?”

    陈冬听到这里心说:也叫陈冬,这话是什么意思?

    黄裳点点头:“是[过滤],他叫陈冬,不过不是二姑娘说的那个会异能的陈冬,他是灵异城市人。”

    “唉,其实我查过灵异城市的花名册,并没有陈冬这个人。”二姑娘目光闪烁。

    “什么?”黄裳站了起来,说:“二姑娘,那你没和堡主说吗?”

    二姑娘叹息一声:“大哥再这样下去,就要走入魔界了,我不想让他这么固执地走下去,所以……我并没有说出来。”

    陈冬心说:二姑娘怎么知道我?听她的口气,好像了解过我。

    黄裳低头想了想,抬起头来,望着二姑娘,觉得两个陈师傅并非一个人。二姑娘轻叹一声,告诉黄裳,她看过《陈冬传奇》这本书,大哥那里也有一本,书中说,这个陈冬有一身异能,喜欢戴着一副宽边墨镜,和黄裳描述的差不多。

    黄裳摇摇头,似乎在回想着陈冬的样子,觉得她所了解的陈冬,一点异能也没有。

    二姑娘微微一笑,表示自己也只是怀疑,她摇摇头:“好了,不说他了,咱们继续玩牌吧。”

    盼盼朝陈冬这边望一眼,低声说:“二姑娘,我想进去听听。”

    黄裳呸了一声:“盼盼,你才多大[过滤],就想听这种事。”

    盼盼红着脸说:“不听就不听。”

    陈冬闪身走了出来,然后来到西堡。西堡大厅中,站着一个机器人和一个玉石人。陈冬知道,机器人和玉石人都是用人的异能控制的假人,由于人的信息存留在上面,可以远程控制他的行动。

    大厅上方坐着一个中年人,三十几岁,面如银盆,颌下有微微的胡须,正在读着一本书,应该就是堡主了。陈冬走进了一看,见封面上写着《陈冬传奇》。陈冬心中一惊。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