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415章心恶为魔

第415章心恶为魔

    [过滤]出[过滤]落,差不多两天的时间,一座石头城竖立在众人面荹过滤]?

    陈冬怎么也想不到陈公公异能如此神奇。

    陈冬突然想起了《心经》,《心经》让自己的心性潜移默化。

    《心经》仿佛是一个尘化器,可以荡涤人的灵魂,净化人的心灵。

    这天,众人围坐在广场上,等待陈公公分配房屋,突然,一声桀桀怪笑传来,只见黄飞龙披头散,满眼绿光,手中举着一个人,出现在平台上。

    陈冬见黄飞龙突然出现,顿时一惊。叶盈盈、黄飞虹一左一右冲了上来。

    “大哥,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黄飞虹问。

    陈冬见黄飞龙手中所举之人,正是妖姬。

    “黄飞龙,你把她怎么样了?”陈冬大惊。

    “哈哈,姓陈的,你的小情人已经死了,被我吸[过滤]了异能。”说着,黄飞龙将妖姬的身子扔了过来。

    陈冬脸色大变,上前一看,果然,妖姬已经气绝多时,尸身也应经腐臭了,无法再救。

    因为灵异城市百姓没有安顿下来,陈冬还有好多事没有来得及询问妖姬,比如“五朵金花“在哪里,土老板以及海叔叔等人在哪里,他没想到,妖姬居然死在黄飞龙手中。

    “黄飞龙,你这个卑鄙小人,你说过的,会放弃异能?”

    “是[过滤],我放弃了异能,但是我又得到了魔力,哈哈,姓陈的,我不算违背誓言吧。”

    黄飞虹怒道:“大哥,你还有人性没有?你怎么能对妖姬下得了手?”

    “我为何下不了手?你以为我真的会娶这种三心二意的女人,我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说话间,黄飞龙满眼绿光。

    陈冬双手一竖,施展异能,向黄飞龙封去。陈冬试图用异能将黄飞龙封住,却不料黄飞龙不但吸去了妖姬全部的异能,还在异能殿使异能突飞猛进。

    黄飞龙身子向后倒[过滤],然后双手一划,万道绿剑刺来。陈冬赶紧施展异能护体。

    万道绿剑刺透无形的光墙,朝陈冬而来。陈冬大惊,忙将异能施展到极点,万道绿光终于被阻住。

    黄飞龙从背后取下一物,抱在手中,万道金光爆[过滤],刺穿了陈冬的身体。

    陈冬异能居然无法护体。

    黄飞龙哈哈大笑。

    黄飞虹叫道:“大哥,你……找到了父母的异能枕头?”

    黄飞龙叫道:“不错,我去过父母的墓[过滤],把鸳鸯枕头挖了出来,否则,我如何敢来报仇。”

    陈冬默运异能,再次施展破天神斧,大喝一声,神斧从天而落。

    黄飞龙身子急退。

    黄飞虹担心陈冬的身体,见他毫无异常,松了口气,低声说:“陈师傅,我爹娘临死前将异能化在鸳鸯枕头上,并卧而去,灵石枕头威力巨大。”

    陈冬忙说:“如何才能破解异能枕头?”

    “大哥现在的异能已呈魔力,也幸亏如此,异能枕头的威力才没有完全挥,我想,也只有以扰乱心神之法,让大哥无法使魔力挥到极至。”

    落落一听,跳在一旁,叫道:“黄堡主,你的人杀了我丈夫,你索性把我也杀了吧,我虽然没有异能,但变成厉鬼也要杀了你。”

    黄飞龙魔力催动,绿剑朝落落[过滤]来,陈冬赶紧以护体异能护住落落。叶盈盈跳到另一盵过滤]械溃骸盎票ぶ鳎愕南率羯绷艘镀牌牛镀牌藕臀蚁嘁牢嗄昀淳拖裎业淖婺敢谎闵ゾ√炝迹坏煤盟馈!?

    落落和叶盈盈一左一右,开始一句句地骂着黄飞龙。陈冬摒弃心神,催动异能,破天神斧朝黄飞龙砸去。

    黄飞龙双手划动,催动魔力相抗。

    陈公公鼓动众百姓呐篬过滤];品闪纳翊舐摇?

    陈公公趁机出击,他的异能虽然不如陈冬+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但是,却可以分散黄飞龙的心神。黄飞龙终于魔力不接,身子被神斧劈中。黄飞龙叫了一声,身子被神斧劈为两半前扔起异能枕。

    黄飞虹大叫不好,抱起陈冬的腰,就地一滚,但是,还是未能逃脱。忽地一下,一道金光散,只见陈冬和黄飞虹被吸进了枕头,接着是落落和叶盈盈。

    陈公公掩护着众市民,并没有上前阻止。似乎所有的因果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且说陈冬、黄飞虹、落落和叶盈盈被吸进了异能枕头,四个人滚身而起,只见立脚处是一座只有几百米见方的荒岛上,周围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海。与其是说荒岛,倒不如说是礁石。

    黄飞虹松了一口气。

    落落看看黄飞虹,说:“二姑娘,你好像很满意目前的现状。”

    黄飞虹说:“是[过滤],我们落身的地方毕竟是好的。”

    “难道还有更坏的情况吗?”

    黄飞虹叹息一声,没有说籟过滤]?

    陈冬说:“二姑娘,我们是不是都被吸进枕头里去了?”

    黄飞虹点点头,苦笑一下。

    叶盈盈忙问怎么才能脱困,黄飞虹摇摇头。

    “什么?难道我们永远无法出去了吗?”落落问。

    黄飞虹倚着岩石闭上眼睛,不再说籟过滤]?

    叶盈盈焦急地说:“我们不出去倒是小事,黄堡主已经变得非常可怕,怎么办?”

    黄飞虹看看陈冬。陈冬唉了一声:“我想,黄堡主九死一生,即便不死,以陈公公的异能,应该完全可以控制他,只是……”说着,陈冬歉意地望着黄飞虹。

    黄飞虹幽幽地说:“陈师傅,你不必过意不去,大哥杀了尚老板,杀了叶婆婆,杀了妖姬,还因为他死了十几个灵异城市百姓,何况,我们还给了他一次机会,他死有余辜,换了我,也不会手软的。”

    陈冬说:“你能这样想我就宽心了,你大哥心恶成魔,如果刚才我们不杀了他,他会伤害更多的无辜。”

    黄飞虹朝周围看看,闭上了眼睛,说:“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陈冬说:“二姑娘,用你的玉石也不能打开通道吗?”

    黄飞虹摇摇头,说:“我爹娘当初封锁鸳鸯枕头时,做了特殊的设置,因此,无论你异能通天,不知道脱困之法,也是出不去的。”

    落落坐在海盵过滤]旁洞Φ暮3保挠牡厮担骸澳忝嵌际怯幸炷艿娜耍裁床淮颐抢肟!?

    黄飞虹苦笑:“如果我们的异能还在的话,还用这么苦恼吗?”

    陈冬叹道:“刚才我试过了,在鸳鸯枕头中,根本就无法施展异能。”

    黄飞虹说:“陈师傅,我又一次将你陷入绝境,你不怪我吧?”

    “这与你没覽过滤]叵担悄愦蟾绲拇怼!?

    “不,陈师傅,说实在的,我比你们更了解大哥,其实我早就感觉大哥不会信守诺言,如果我不放他出来,别说咱们不必受困于此,风萧萧也不会死,但是……他毕竟是我大哥……我……我也不想看着他受困。”

    陈冬叹息一声,说:“二姑娘不必自责,这是人之常情,换了我,也会这样做的,如果我们置亲情于不顾,和没有人性的恶魔又有什么区别?”

    黄飞虹看看陈冬,点点头:“陈师傅,你的胸襟真的如大海般宽广,怪不得你做出了那么多传奇故事。”

    说着,黄飞虹从怀中掏出一本书,正是那本《陈冬传奇》,默默地看着。看着看着,黄飞虹就困倦了。

    陈冬心说:我哪有什么传奇[过滤],不过是异能催动铁头功,看来,黄飞虹不出尘世,将这些当作了神奇的故事。

    这两天,她和陈冬、陈公公忙于重建灵异城市,耗费了巨大的心神,此时,异常的疲惫。

    陈冬也有些困倦了,两人都睡去了。倒是叶盈盈和落落,一个哀怨地看着大海,一个在岛上搜索着。

    忽然,一个巨浪抛了上来,冲在落落的身上。落落惊叫一声,身子滑向大海。陈冬睁眼一看,吓得大惊,他赶紧朝前一扑,抓住了落落的胳膊。但是自己的身子也被顺势带下了几尺。陈冬用脚勾住了岩石,朝落落望去。落落满脸恐惧之色,看着陈冬。陈冬叫道:“落落,千万别撒手。”落落反握着陈冬,她娇小的身子被海水冲得左右摇摆,带动了陈冬的身子,也在左右摇晃。

    落落见陈冬脸上青筋直冒,显然异常的吃力。

    “陈师傅,别抛下我,我不想死[过滤]。”落落哭道。

    陈冬[过滤]神一振,叫道:“落落,你放心,我不会撒手的。”

    陈冬不想撒手,但是,他这两天耗费心神太大,现在又失去了异能,几乎还不如一个常人。

    眼见陈冬的手越来越软,这时,脚腕被人握住了。陈冬转头看去,是黄飞虹。黄飞虹使劲地朝后拉着陈冬。

    终于,陈冬上来了,落落也上来了。

    落落一下子扑到黄飞虹的怀里,喜极而泣:“二姑娘,谢谢你。”

    黄飞虹说:“你该谢的人是陈师傅,不是我。”

    落落看看陈冬,脸突然红了,低声说:“陈师傅,谢谢你救了我。”

    陈冬说:“咱们四人沦落此处,更应该相依为命,才能战胜任何困难。”

    正说着,突然,一声惊叫传来。三人赶紧朝声处跑去,只见叶盈盈坐倒在地,手中抓着一条蒣过滤]巧呱碜硬×艘队嘈乓丫蛟谝队牧成稀;品珊绾吐渎涠际桥樱迮露旧咧啵患偈鄙碜右凰酰肷砣怼?

    陈冬扑了上去,抓住蛇的头朝石头上摔去。接连摔了几摔,蛇终于不动了。

    “他娘的,连这畜生也想欺负人。“陈冬看看叶盈盈,见她挽起了小腿,腿肚子上一片乌黑,其中有一个齿音。

    “你中了蛇毒?”陈冬问。

    叶盈盈声音虚弱,点点头。

    “怎么办[过滤],这里又没有郎中。”落落急道。

    黄飞虹也是为难。

    陈冬蹲在叶盈盈的腿盵过滤]┪牛豢谕乱豢凇R队斓乜醋懦露挥邢氲剑露衔怂罢庋奈O眨晕缍净峤镜匠露?

    半晌,叶盈盈腿上的黑色褪去了,吸出的血也变红了。陈冬笑笑,声音沙哑地说:“没事了。”他一说话,[过滤]黑。陈冬站了起来,只觉得头一真晕眩,扑通一下栽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陈冬才有了一些意识,恍惚听到黄飞虹三人正在议论。

    黄飞虹说:“如果再不做决定,陈师傅可以就要剧毒攻心了。”

    叶盈盈说:“二姑娘,这个办法行得通吗?”

    落落说:“万一陈师傅哑巴了怎么办?”

    黄飞虹说:“即便哑巴了也总比丢掉生命要万幸[过滤]。”

    叶盈盈说:“好吧。”

    接着,陈冬就觉得有一只手捏开了他的嘴巴,然后[过滤]似乎麻丝丝的,有一些痛感,又过了一会儿,陈冬昏沉沉睡去。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