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424章重见天日

第424章重见天日

    众人出了山谷,来到山脉北麓。

    落落走得累了,在石头上坐下,说:“陈师傅,歇一会儿吧。”

    陈冬说:“好吧,大家休息片刻再走。”说和,陈冬在落落身边的石头上坐下,然后拿出那块狼雕,反复地看着,没觉得哪里有什么奇异之处,想想,陈冬将它递给黄飞虹。

    “二姑娘看看,这东西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黄飞虹接过狼雕,也没看出什么,说:“应该是一块灵石吧,但是我们现在失去了异能,也不知道如何启动它的灵性。”

    庄小姐接了过去,想看一下。

    落落呸了一声:“陈师傅和二姑娘都看不出什么,你能看出什么。”

    庄小姐笑笑,接过狼雕,反复地看着,告诉大家,庄城先人和狼族有一定的渊源,这块石头应该在族规还没有定下之荹过滤]?

    落落觉得她说的全是废话,她的先人那时还在襁褓中,她知道什么。

    庄小姐看了一会儿,摇摇头,表示她实在看不出什么。

    落落伸手抓了过来,说:“让我看看,我就不信我看不出。”

    陈冬忙说:“落落,人家庄小姐是庄城的后人,人家都看不出,你能看出什么?”

    落落见陈冬居然偏袒庄小姐说话,心中好不生气,啪地一下,将狼雕摔在石头上。顿时,狼雕碎了。

    陈冬大惊:“你……你……”

    正说着,突然现狼雕间幻现出一团金光,然后金光突然向四下里辐[过滤]而出,轰地一下,天地似乎为之一变,只见阳光遍地,[过滤]上中天,漫山遍野山花灿烂,树林清脆。

    庄小姐和翠儿大喜:“回来了,回来了……”

    陈冬等人也是一愣,然后也都是欣喜异常。落落抓着陈冬的手跳跃着,笑道:“陈师傅,你不生我的气吧,要不是我,你永远也现不了这个秘密的。”

    陈冬嘻嘻笑道:“落落,你虽然行为冒失,却也误打误撞,解开了一个谜局,谢谢你。”

    “那好[过滤],以后再有什么狼雕,我就拿来一摔。”

    一行人尚未走近庄城,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锣鼓之声,接着??接着,庄城大门敞开,鼓乐手齐刷刷地排成两列,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一顶轿子,身后涌着一群百姓。

    轿子落下,庄大人走了出来,抱抱拳,哈哈大笑:“陈师傅,你真是庄城的大恩人[过滤],你们让庄城重见天地,庄城人永远不会忘了你们。”

    陈冬慌忙走上来,抱拳说:“一切多亏了庄小姐,如果不是她,我们也不知从何帮起。”

    落落见陈冬又在夸赞庄小姐,好不妒忌。

    庄小姐走上前,对父亲说:“陈师傅等人不畏艰难万险,帮助我们,一路上我已经说了不少的感谢话,父亲大人,有一个大功臣不得不说,就是这位落落姑娘。”

    落落一愣,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

    落落心说:你搞什么名堂,是不是觉得我反感你,你就想整我?篬过滤]衣渎淇刹皇悄敲春盟慵频摹?

    庄大人哦了一声:“是吗?”

    庄小姐说:“我们找到了先人曾经携带在襁褓中的狼雕,其实解开庄城封锁的秘密就在狼雕中,但是,当时谁也不知道,倒是这位落落姑娘,急中生智,摔了狼雕,天[过滤]便重新回到我们的生活中。”

    “哈哈。”庄大人抱手说:“落落姑娘,听起来,这次让庄城百姓重见天[过滤],你的功劳真的最大呢。”

    “不客气,不客气。”落落抱抱拳,神采飞扬,非常的得意。

    众百姓纷纷上前道谢,将陈冬四人当成了英雄。

    庄大人吩咐张丁回去安排酒宴,自己徒步和陈冬等人回城。

    庄城内一派生机,各家店铺正在重新打扫开张。

    “包子,新出锅的包子。”一家包子铺已经蒸出了热包子。落落跑了上去,说:“老板,包子怎么卖的?”老板看看落落,笑道:“今天开张,包子免费吃。”

    “免费?那你做什么生意[过滤]?”

    “哈哈,生意生意,没有生命,哪来的意义?我们庄城人经历了一场浩劫,活下来的人应该都明白生存的意义,姑娘,谢谢你们的到来,包子随便你们吃。”

    落落不客气地抓了几个回来,递给陈冬一个,又给叶盈盈和黄飞虹一人一个。

    庄大人笑道:“来人,带一笼包子回去。”

    有衙役应着去了。

    包子铺的旁边有一家玉石店,牌子上有六个字:张记玉石老店。

    陈冬对玉石特别的敏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庄小姐说:“这家玉石老店的掌柜姓张,代代相传的好手艺,以雕刻玉石为生,先人那樽狼雕就出自玉人张之手。”

    陈冬哦了一声。

    众人回到县衙,饭菜已经摆在客厅。庄大人、齐掌柜、张丁、庄小姐作陪,客位坐的是陈冬等四人。

    庄大人端起酒杯,一一敬酒,然后说:“陈师傅,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陈冬看看黄飞虹,说:“我们这次是无意中进入庄城的,既然庄城事了,我想……我们也应该离开了。”

    庄小姐忙说:“陈师傅,你总得在庄城待上几天,要不然,庄城百姓是不许你们走的。”

    陈冬沉吟一下。落落却说:“我们有急事在身,是一刻也待不得了。”

    庄小姐笑道:“落落姑娘,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过滤]。”

    “我生你是什么气?你是庄大人的女儿,千金小姐,我可不敢生气。”

    “我觉你对我总有一些不友好,其实我也知道你的心思,你放心,我不会夺你所爱的。”

    落落一喜:“真的?”

    庄小姐叹息一声:“刚才回来的路上,我想通了一件事,我想……有些人注定是生命中的过客,只能回忆,不会永存……”说着,庄小姐神色间有些幽怨,脉脉地看看陈冬。

    陈冬赶紧低下头,不敢去看她。

    庄大人哈哈一笑:“你们这些年轻人[过滤],总是容易儿女情长,这也难怪,来来来,喝酒。”

    酒席半途,庄小姐就推脱头疼离开了,翠儿跟了出来,说:“小姐,你为什么要和落落姑娘说这样的话?难道你真的肯放弃陈师傅吗?”

    庄小姐点点头:“是真的,我突然想到,我们并非一个时代的人,他们从天而落,说不定哪天也会飞天而去。”

    “可是,你也曾说过,美好的时光,即便短暂,也曾拥有。”

    庄小姐沉吟半晌,摇摇头,说:“算了,不说这些了,翠儿,你跟我去一下玉石店。”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玉石张的店中。

    玉石张,是一个花甲老人,虽然年岁不低,但是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腰不弯。或许他的体质与常年接触玉覽过滤]亍?

    俗话说,人如玉,玉如人。玉可以养人,人也可以养玉。玉石张不但常年接触玉,而且因为雕玉是一个细活,因此,多年来让他养成了平心静气,心无杂念的境界。

    事实上,这正是一种达成异能的基础,只是玉石张并不知道而已。

    庄小姐走了进来,见玉石张正在摆着玉件,便说:“张师傅,我是来求一件玉器的。”

    玉石张笑笑:“庄小姐,你很少来我的小店,怎么,你突然喜欢玉石了吗?这是好事[过滤],我早就说,就你这么出众的女孩子,要是佩戴上玉石,一定会人如玉,玉如人。”

    “人如玉,玉如人?”庄小姐喃喃地说着。

    “庄小姐,你看看店中,有没有相中的。”

    庄小姐走了一个来回,说:“张师傅,我想让你帮我雕一件新的。”

    张师傅点点头,问她要雕什么样式的。

    庄小姐玉面微微一红,指指自己。

    玉石张懂了:“庄小姐美如天仙,如果雕成玉人,悬挂在脖子上……当真是好创意,行。”

    庄小姐赶紧告诉他,她只是想送给一个朋友,并让他用最好的石料。

    玉石张点点头,从箱子里翻出一块石料,比量了一下,坐下来,开始雕刻。

    玉石张一边雕刻一边问:“老张冒昧地问一句,庄小姐是不是要送给心仪的男孩子?”

    庄小姐笑笑,点点头。

    “不知道是谁家的公子有这样的福气?”玉石张接着问。

    “这个……是……是陈师傅。”庄小姐觉得喜欢上陈冬,是一件值得自豪的,她真的让全城人都一起分享自己的心事。

    “哦。”玉石张停了下来:“庄小姐,你是要送给庄城的大恩人?”

    庄小姐[过滤]了一声。

    玉石张站了起来,将手中的石料扔在一边。庄小姐一愣:“张师傅,您这是……”

    玉石张告诉她,陈师傅是他最敬佩的人,实际上他还有一块石料,是祖上传下来的,一直珍藏着,从来都不让+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别人看,甚至他的孩子,既然是送给陈师傅的礼物,这个礼物也可以代表他的一片心,代表整个庄城人对陈师傅的敬仰,不能保留了。

    玉石张走进内室,半晌,搬了一个古色斑斓的匣子过来。吹去上面的尘土,慢慢打开,匣子里有一个绢布,打开绢布,里面是一块羊脂白玉,晶莹细腻,温润光滑。

    玉石张拿起玉料,然后端详着庄小姐,一刀一刀地刻起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

    庄小姐让翠儿回去看看,不要让陈师傅走了。

    翠儿会意地去了。

    庄小姐默默地坐着,神思飘飞,想起了陈冬那张完美的脸,当然,真正吸引庄小姐的并非是陈冬的外表,而是他博大的胸怀和那颗善心。

    夜色渐浓。

    天色渐亮。

    一晃,就是一夜过去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玉人完成了[过滤]雕细琢,眉头微锁,目含柔情,如同在眷恋着远去的情郎。一手抚着高挽的云鬓,一手自然地垂在腹前,隆胸细腰,长裙飘飘,宛若玉女下凡。

    庄小姐呆呆地看着掌中的玉雕,一时不由得痴了。是自己神色流露,还是玉石张猜透了自己的心事,总之,玉人传神地将她描绘了出来。

    “庄小姐,你是不是不太满意?”

    “不,不,太好了。”庄小姐站了起来,将一条红线穿在玉人的髻间,然后告辞而去。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