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432章 异能床上

第432章 异能床上

    中年女子叹息一声,当[过滤]我和你爸爸不和,带了黄家的灵石床、灵珠、灵石和[过滤]月指环出来,出来,再次安身,你父亲恨我入骨,我不敢再回黄家,唉,你父母还好吧?”

    黄飞虹摇摇头:“第二次封存时,爹娘便觉得如此生存毫无意义,所以决定融入到大自然,不久他们就离开了人世。”

    中年女子默然半晌,说:“这两人是谁,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黄飞虹将陈冬和叶盈盈介绍给姑姑,然后絒过滤]艘炷苷硗返氖隆V心昱涌嘈Φ溃骸翱蠢茨愕锼淙痪龆ㄈ谌氪笞匀唬椿故乔9夷阄蠢吹男腋#愕种杏杏穹稹⒂袷诛怼⒂耧淼攘槲铮庑┒髟俟嘧⑸纤堑囊炷埽匀挥型ㄌ斐沟刂埽以趺匆蚕氩坏剿腔峤炷苷硗菲渲幸还氐目佳榉旁谡饫铩!彼档秸猓心昱油旁洞Φ拇蠛#肷尾潘担骸澳愕锪偎狼爸鐾[过滤]忝敲挥校克鞘遣皇且媚憷茨没鼗萍业亩鳎俊?

    “不,不,姑姑,你误会了,再说你也是黄家的人[过滤],你拥有的灵物也是应该得到的。”

    中年女子松了口气,说:“你能这么说,我就宽心了,你们进来吧。”

    陈冬三人走了进来,见洞府内放着两张灵石床,案桌上放着几个盒子,有一个长条的,陈冬见过,一个是圆形的,一个是方形的。

    陈冬脱口而出:“那长条盒子就是放通灵宝藏的吧。”

    中年女子一愕:“小子,你怎么知道我的通灵宝藏?”

    “这个……我在此之前,单独来过一次……我是从?

    ??百年后过来的,事实上,我们本来在几百年之后,却穿越到了几百年荹过滤]!?

    中年女子哦了一声:“原来如此,怪不得我觉得时间才过了不久,而飞虹却说已经经历了三百多年。”说完,中年女子看看陈冬:“这里远离大陆,又有我的异能封存,你怎么能够进来?我是说你单独来过的一次,而不是这次异能枕头相助。”

    陈冬摇摇头:“那次我来的时候并没有异能封存,莲花岛和大自然息息相通,我想,前辈已经不在了吧。”

    黄飞虹说:“那怎么可能,我姑姑异能封存,可以数百年不死的。”

    陈冬看看那个长条盒子,说:“因为我看到了上面的小字。”

    中年女子一呆:“你连我写的字也知道。”

    陈冬点点头,说:我记得上面写着一些字,字的内容大概是说,通灵派共有宝藏两份,一份是异能秘籍,一份是龙凤灵珠,并说两颗龙珠凤珠分为雌雄,各有灵性,不可颠倒,否则会改变善恶……”

    中年女子奇异地看着陈冬,慢慢地打开盒子+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只见盒子里面放着两颗珠子,盒子里面还写着一些小字,黄飞虹和叶盈盈凑上去一看,只见字为:通灵派共有宝藏两份,其一为异能秘籍,其一为龙凤灵珠,有缘者得之。龙珠凤珠各有其灵性,龙属雄,凤属此雌,不可颠倒,否则会改变善恶,若不慎灵气颠倒,则需在此石床上吸尽灵气。

    二女扭头看着陈冬。黄飞虹说:“陈大哥,你说的和这上面的字一点都不差。”

    中年女子叹道:“看来,你与我的灵珠有缘,几百年后,你是不是得到了它?”

    “[过滤]。”陈冬点点头。

    中年女子说:“这些小字是我刚刚写上去的,我本正要解了莲花岛的异能封存,然后融入大自然,你们便出现了。”

    陈冬感慨万分,原来冥冥中自有安排,异能枕头将自己自己带到几百年前,让自己了解到两颗灵珠的来历。

    中年女子看看陈冬,说:“既然你能通过异能枕头的考验,走到这一关,说明你是个不错的男人,值得飞虹托付一生,我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飞虹,我要走了,我总之后,莲花岛的异能封存也将不在。”说着,中年女子袖子盘膝坐在一张异能床上,然后想了想,招手带上原形和方形的盒子,忽地一下,化为一道金光,走了。

    三人奔了出来,只见景色似乎一变,接着,云雾弥漫,天色阴沉。

    不多时,天空下起了雨,三人赶紧回到洞中。

    叶盈盈说:“天象果然变了,回到大自然中了。”

    黄飞虹说:“我姑姑的异能并不属于我爹娘,只是,他们素来不合,我也说不上籟过滤]!?

    陈冬说:“我没有想到,自己一身异能来自你姑姑的灵珠。”

    叶盈盈说:“好了,我们休息一会儿吧,等明天再寻找出关的道路。”

    黄飞虹叹息一声:“我姑姑做事怪癖,刚才如果我请她把我们带走就好了。”

    叶盈盈说:“我们还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即便你姑姑能力再大,又有什么用。”

    陈冬说:“是[过滤],盈盈说的对,再说,这是我们三个人的事,也不便让你姑姑帮忙,否则即使通了关,也未必通过了考验。”

    叶盈盈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说:“别说这么多了,如果不恢复体力,明天还不知道要面临什么挑战呢。”

    黄飞虹[过滤]了一声,说:“陈大哥,你和盈盈先睡吧。”

    陈冬心中一跳,忙说:“飞虹,你们睡吧,我不困。”

    黄飞虹说:“陈大哥,你掌帆疲累,需要休息,我一点也没事。”

    陈冬不便和叶盈盈躺在一张床上。黄飞虹笑道:“没事的,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不必再这么有隔阂了。”

    陈冬[过滤]了一声,躺在叶盈盈的身边。

    陈冬和黄飞虹的对话,叶盈盈自然听到了,她闭着眼睛,心中暗笑,却也期盼陈冬能够躺在自己身边。

    果然,陈冬躺了下来。叶盈盈侧过身子,偷偷地抬眼看看他,见他闭着眼睛,那俊逸的脸,就在眼前,不由得心中一阵激荡,想起了饮喜下末[过滤]之酒时的情景,脸越来越热。

    雨幕如织,天色渐暗,灵石床散着银白色的光。

    叶盈盈将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担心被黄飞虹看到自己的脸色。她想,此时自己的脸一定很红。

    其实陈冬也有些胡思乱想,毕竟和叶盈盈这样的美女睡在一张床上。

    陈冬默念《心经》,感觉灵台渐渐空明,杂念渐渐平息,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陈冬渐渐地睡去。

    黄飞虹的确没有睡意,她坐在地上,倚着案子,看着陈冬和叶盈盈,听到他们鼻息沉沉地睡去,轻叹一声。

    黄飞虹再次想起了母亲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温床,只有行男女之事才能通关。

    上一次,在城堡之中,黄飞虹以为到了温床一关,但还不是,现在,异能床就在眼前,难道这就是所说的温床吗?

    黄飞虹让陈冬和叶盈盈睡在一张床上,正是想观察一下,是否这就是所谓的温床。

    但现在看来,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看来,还不到温床的考验。黄飞虹心想,那么,温床又在哪里。

    黄飞虹胡思乱想,眼前出现一张白玉床,自己赤身地和陈冬纠缠在一起。

    黄飞虹脸上火辣辣的,暗骂一声:飞虹,你是不是动了春情?但又一想:那又怎么了,陈大哥这么优秀,自己难道不想得到他吗?落落曾经大胆地表露胸怀,自己并没有瞧她不起,因为换成自己,也会那样做的,只是自己和落落性格不同,她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而自己,一直闷在心里。

    黄飞虹站了起来,她看看那个盒子,没有想到,姑姑的灵珠和陆陈大哥覽过滤]兀训勒饩褪亲约汉退脑捣致穑炕品珊绱蚩凶樱闷鹆娇帕橹椋戳丝矗址畔吕矗溃谝炷苷硗返挠跋煜拢约汉统露际俏薹ㄊ┱挂炷艿摹?

    突然,叶盈盈身子一翻,胳膊搭在陈冬的身上,腿一侧,也压在陈冬的肚子上。

    黄飞虹放好灵珠,走到床前,她轻轻地拿起叶盈盈的手,将它放在她的身盵过滤]缓蠼耐裙槲弧?

    叶盈盈坐了起来,揉揉眼:“飞虹姐,你没睡吗?”

    黄飞虹摇摇头:“没有。”

    “好了,你睡一会儿吧。”叶盈盈跳了下来。

    黄飞虹打个哈欠,说:“好吧。”

    黄飞虹和衣倒在陈冬的身盵过滤]茨睦锼米拧J率瞪希队詹乓惨恢泵挥兴谩C悦院醯糜腥宋兆∽约旱氖滞螅挂晕浅露兀闹星韵玻笛垡豢矗尤皇腔品珊纭?

    叶盈盈走到洞口,看看外面,夜幕深沉,雨已经停了。

    叶盈盈突然有一种孤独感,她想起了婆婆。

    叶盈盈在洞外练了一阵武功,然后走进洞来,抬头一看,不由得轻[过滤]一声,原来,陈冬和黄飞虹正拥抱在一起,只不过,两人是熟睡的,只是互相揽着,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叶盈盈心说:陈大哥,你刚才为什么没和我这样。叶盈盈赌气地走了出来,用脚踢着石子,突然心想:我怎么和落落一样了,动不动就吃醋,不能这样,陈大哥和飞虹姐只是无意识地搂抱,再说,即便他们有进一步的行动,自己也不该赌气,应该祝福他们才对,自己三人出生入死,经历了这么多磨难,谁和谁走在一起,也是应该的。

    叶盈盈正在想着,突然听到温泉那边似乎覽过滤]竟镜纳舸础R队ε芰私矗械溃骸俺麓蟾纾珊杞悖煨研选!?

    陈冬和黄飞虹睁开眼,坐起来,看到刚才的样子,都是面红耳赤。黄飞虹忙问:“盈盈,怎么了?”

    “温泉那边有异常的声音。”叶盈盈说。

    三人悄然来到温泉盵过滤]患氯杏辛街辉а煺诮痪辨蚁罚此埔欢粤蛋械哪信?

    天色已经蒙蒙亮,鸳鸯咕咕地叫着,旁若无人。突然,鸳鸯的眼睛里幻现出两团绿光。陈冬一呆:“是魔力鸳鸯。”

    叶盈盈一抬宝剑,说:“看我杀了它。”说着,叶盈盈合身扑去,一剑刺出。谁知,一只鸳鸯突然张嘴,顿时一团绿光击打在宝剑上,宝剑顿时飞在半空,远远地落到大海中去了。

    叶盈盈大惊,双手交错,要用拂[过滤]手。陈冬忙说:“盈盈,小心它的魔力。”

    叶盈盈说:“没事,狮子老虎那也罢了,两只鸳鸯有什么可怕的。”

    说着,叶盈盈左手朝前一拂,右手一挥。

    鸳和鸯本是雌雄一对,但我们习惯将其中的一只合称鸳鸯。

    一只鸳鸯一张嘴,吐出一团绿光,将叶盈盈罩住。叶盈盈身子挣扎,却无法脱身出来。

    黄飞虹叫道:“盈盈,你怎么了?”

    叶盈盈说:“我被困住了,出不去。”

    陈冬跳了过去,抬脚去踢。另一只鸳鸯口喷绿光,陈冬闪身避过,然后抓起石头,朝它砸去。但是,石头砸在它的身上,毫无杀伤力。

    陈冬又举起一块石头,没等扔,鸳鸯一口绿光喷出,将陈冬罩住。

    黄飞虹忙说:“陈大哥……”

    陈冬叫道:“飞虹,快去拿一颗灵珠来,用灵珠砸它。”

    黄飞虹返身而去,然后奔了回来,手中灵珠一扔,鸳鸯顿时化为乌有。而陈冬和叶盈盈也不见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