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434章拜师学武

第434章拜师学武

    凌晨,陈冬还在熟睡中,耳中传来阵阵衣袂带风的声音,猎猎作响。陈冬跳下床,开门出来,只见院子中一条蓝影正在上下翻飞,闪转腾挪,玉手如电,飘忽游譡过滤]樯咭话阕笥野诙?

    陈冬看得出神,不由叫了声“好”。

    那蓝影收住身形,玉面略带潮红,胸脯微微起伏,正是叶盈盈。

    陈冬忍不住望着她那鼓鼓的胸脯出神。

    叶盈盈看看陈冬。

    “是你[过滤]。”

    “我见叶小姐身法这么好,忍不住脱口而出,还望小姐勿怪。”

    叶盈盈笑笑:“没什么,看你的样子,也喜欢武功吧?”

    “喜欢,我是大大的喜欢。”陈冬巴不得和叶盈盈搭讪,忙说:“小姐,要么你收我做徒弟吧。”

    “只可惜我这一套功夫太过阴柔,男孩子施来,缺少了阳刚之气。”

    就在这时,水儿跳了过来,笑道:“小姐,那又怎么了?谁规定的兰花拂[过滤]手不能男孩子练?”

    叶盈盈笑笑:“你说的倒也有理。”

    水儿忙对陈冬说:“还不快拜师。”

    陈冬忙说:“对,对,拜师。”

    水儿说:“是[过滤],你要想把兰花拂[过滤]手学到手,不拜师怎么成?”

    陈冬慌忙跪倒,抱拳道:“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起来吧。”叶盈盈伸手将他搀起。

    陈冬趁机在她的手上摸了一把,只觉得腻腻的,说不出的舒服。

    叶盈盈缩回手,看看他的衣服,说:“既然你忘记了名字,暂时就以青衣称呼你吧。”

    水儿喃喃地说:“青衣,青衣……我看……师弟也不必找回记忆了,这名字就挺好的。”

    “师弟?”陈冬一愕。

    水儿说:“对[过滤],我入门比你早,你当然是师弟了,别看我年龄比你小,小姐的年龄未必比你大呢,不也是你师父吗?”

    陈冬笑笑:“水儿说的是。”

    “你还叫我水儿?哼。”

    陈冬嬉皮笑脸地说:“青衣见过师姐。”

    “这还差不多,哈哈。”水儿拉住叶盈盈的胳膊,笑道:“小姐,我终于有师弟了,以后跑腿的活有人替了。”

    叶盈盈笑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就是想偷懒。”说着,叶盈盈看看陈冬,说:“我家传的兰花拂[过滤]手,是祖父那一辈从一本药方中得到的,共有三十六路,要想练好拂[过滤]手,必须以身法和认[过滤]为基础,我给你十天的时间,让水儿教你这些入门的功夫,十天之后,我会亲自传授你兰花拂[过滤]手。”

    “是。”陈冬忙抱拳躬身。

    水儿说:“小姐,你让我教他?”

    “怎么,难道你这当师姐的想白捡个便宜?”

    “好吧。”水儿嘴巴一嘟。

    叶盈盈去了前面店铺,陈冬便跟着水儿学习身法。兰花拂[过滤]手要以灵活的身法配合,身法共有两种,一种是行云流水,主要是练习身体的“轻盈”度,讲究轻似羽毛,落地无声。一种是穿花拂柳,主要练习闪动和游譡过滤]簿可砣绱┗ǎ品髁?

    陈冬学起这两种身法来,果然柔媚如女子,水儿忍俊不禁,不住地偷笑。不过,陈冬为了讨好叶盈盈和水儿,练得很认真,三天过去,居然练的像模像样,步法记住了,只是灵活性还远远不够。

    又过两天,水儿对陈冬说:“好了,十天期限已经过了一半,如果等你将步法练到小姐的程度,十天是不成的,怕是要十年,你等得及,我可耗不起,步法以后你慢慢练就行了,从今天开始,我教你认[过滤]。”

    水儿将陈冬带到厢房,然后拿了一个木雕的人像过来,那人像上画满了经络和[过滤]位,陈冬依稀熟悉,因为他虽然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曾经生的故事,但是,他所掌握的技能没有丢失。

    陈冬学习过按摩,当然熟悉经络和[过滤]位。

    水儿只絒过滤]艘槐椋露亲×死蓟ǚ鱗过滤]手主要针对的三十六个[过滤]位。水儿说:“你先记着这些[过滤]位的位置和名字,不要偷懒,我可是要考核的。”

    说着,水儿自己去睡大觉了。

    陈冬只默念一遍,便记住了那些[过滤]位,然后来到院子中,练习步法。

    陈冬正在游走练习,婆婆走了过来,淡淡地说:“小子,没想到你还挺刻苦的,希望你别对叶家有什么企图,否则,我老婆子第一个不饶你。”

    陈冬忙说:“婆婆别误会,我真的不是花家派来的。”

    “但愿吧,否则你的小命休想保住。”说着,婆婆拐杖一点,脚下的青石裂成两半。

    陈冬倒吸口凉气,忍不住心想:我到底是谁?

    一晃,十天时间到了。

    这天,叶盈盈将陈冬叫到身盵过滤]担骸扒嘁拢易邢缚悸橇四愕牟∏椋醯弥挥杏谜刖南仁砸幌铝耍愀依础!?

    说着,叶盈盈将陈冬带到他的寝室,然后说:“你躺下,我帮你行针。”

    陈冬躺在床上,叶盈盈取出银针,看看他,说:“把上+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衣的扣子解开吧。”

    陈冬将扣子解开,将衣襟往左右一撩。叶盈盈目光一眩,看着他心口之处,惊呼一声,只见陈冬的心口之下画着一只鸳鸯。

    叶盈盈手腕颤抖,说:“你……你胸口下的鸳鸯是怎么回事?”

    陈冬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叶盈盈伸手摸了摸,感觉不像画在上面的,而像是从皮肤中生长出来的。

    陈冬心中在说:师父,别停,一直摸下去,对,就这样。

    正想着,忽见叶盈盈默然出神,忍不住问:“师父,你怎么了?”

    叶盈盈回过神来,说:“没什么。”说着,叶盈盈在陈冬神阙、膻中、神府等[过滤]位上扎了几针。

    大约一柱香的功夫,叶盈盈将针取出,说:“你觉得怎么样?”

    陈冬摇摇头:“还是想不起什么?”

    叶盈盈为陈冬切了一会儿脉,叹道:“记忆依然被束缚住,好像一点被刺激的迹象都没有,好吧,我们开始练习拂[过滤]手吧。”

    叶盈盈带着陈冬来到院子中,将三十六路拂[过滤]手演示了一遍。拂[过滤]手主要分上三路,中三路和下三路,有拍[过滤]、扫[过滤]、点[过滤]三种手法。叶盈盈一一讲述之后,让陈冬自行演练,自己回了寝室。

    回到寝室,叶盈盈将门关好,然后轻轻地解开自己的蓝色罗衫,撩起大红兜肚,露出胸口上的一只鸳鸯。

    这只鸳鸯是最近才出现在自己身上的,叶盈盈没和婆婆、水儿说起。

    鸳鸯出现的那天,正是陈冬出现之时。

    叶盈盈今年整整二十岁,几年前,母亲还健在时,曾经为她算过一命,说她是鸳鸯命,命中注定要在二十岁时遇到生命中的情郎,二十岁时,她的身上将出现一种奇怪的符号,如果不能在二十岁生[过滤]那天嫁出,那奇怪的符号将夺取她的生命。

    八月初一是她的生[过滤],算算,还有半月的时间。这些[过滤]子,叶盈盈无时不在为自己的鸳鸯命担心。本来,叶盈盈还不相信,但是,算命的在为自己算之前,算过父母的命,父母三年前命丧仇家之手,一切应验,现在,自己胸口突然出现了一只鸳鸯,也再次应验。

    陈冬突然出现,要不是恰好这个时机,叶盈盈也不会收留他。因为她觉得自己身上突然出现一只鸳鸯,而陈冬突然出现店铺,这一切是不是有一定的联系,今天看了陈冬胸口的鸳鸯后,叶盈盈彻底惊呆了,看来,算命先生的话都应验了。

    叶盈盈穿好衣服,走了出来,站在门口,她看到陈冬正在练着兰花拂[过滤]手。虽然他的步法还谈不上灵活,虽然他的手法还很生疏,但是,他认真的样子,却让叶盈盈感叹不已。

    叶盈盈望着陈冬,想起他即将成为自己的夫婿,不由得心底多出一份柔情,于是走了上去,说:“青衣,歇一会儿吧,不要太累了。”

    陈冬停了下来,忙抱手说:“师父。”

    叶盈盈掏出手帕,给陈冬[过滤]了[过滤]汗,轻声说:“青衣,你放心,我会尽快让你恢复记忆的,不管怎么样,你要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有我在,有水儿在,还有婆婆在,咱们都是一家人。”

    叶盈盈的话让陈冬有些感动,然后呵呵一笑:“看来我虽然失去了记忆,也不算倒霉透顶,因为我遇到一个像仙女般漂亮的师父。

    叶盈盈玉面一红,转过身去。

    陈冬以为叶盈盈生气,他失去了记忆,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姓名,因此,内心中自然有一种孤独感。听了叶盈盈的话,陈冬心中感到了温暖,说:“师父,谢谢你,我会把这里当成家的。”

    一晃又十天过去了。这天,陈冬正在院子里练习拂[过滤]手。经过二十天的练习,陈冬的兰花拂[过滤]手已有了些基础。由于他以前曾经练过擒拿和散打的功夫,再加上练过异能,骨骼的柔韧度出常人,再誟过滤]露娜味蕉鲈缇痛蚩硖宓牧榛畛潭龋灿胫诓煌?

    陈冬正在练着,忽然听到前面乱糟糟的,急忙奔了出来,只见叶盈盈、水儿和婆婆正站在店铺外,大街上围了不少的人,前面一个老誟过滤]撞圆裕骋醭痢?

    白老者瞪着这边几人,喝道:“叶盈盈,你以为花家的人都死绝了吗?”

    叶盈盈抱手说:“老人家,不知你是花家的什么人?”

    “我老人家虽然不姓花,但我女儿嫁入了花家,你父腫过滤]彼懒宋遗沂抢次ǔ鸬摹!?

    叶盈盈说:“原来你是花夫人的父亲,俗话说冤冤相报何时了,老人家,花叶两家的仇恨已经延续三代了,为什么不能化[过滤]戈为玉帛呢?”

    “哈哈,叶盈盈,我听说你不但世袭了家传的医学,还练了一身好功夫,今天就让我老人家领教一下。”说着,老者忽地一掌打来。

    婆婆闪身奔出,一杖朝老者的掌心点去。

    老者手腕一翻,突然握住婆婆的杖头,然后往怀里一带。婆婆气力不足,顺势奔来,右肘去击老者的胸口。老者用手一托,然后跨步来到叶盈盈面前:“我老人家欺负年弱之人,怕是被人笑话,丫头,看掌。”

    话音未落,掌风扑面而至。

    叶盈盈身子一纵,从老者头顶跳了过去,落到他的身后,但并未出手。

    老者返身接连两掌。这两掌劲风呼啸,叶盈盈衣袂飘飞,赶紧倒跃而出。哪知老者紧跟着跳了起来,如影随形,双掌离叶盈盈胸前不足几米。

    叶盈盈施展身法,如穿花拂柳,突然身子一侧,硬攻过来。老者喝了声:“来得好。”双掌一错,呼呼拍出。

    叶盈盈身法虽然灵活,但是,手上劲力不足,拂[过滤]手被老者一震,弹了回来,险些伤到自己。

    叶盈盈大惊,见老者又拍掌而来,赶紧倒退。

    两人再度一退一追,在店铺前绕着圈子。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