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4737章 夫无知小夫妇

第4737章 夫无知小夫妇

    水儿有些羞涩,用水护住了衣带。陈冬看看水儿,只见她饮了两杯酒后,眼角泛晕,美目流波,当真是说不出的娇艳,哪里还忍耐得住,顿时俯吻了下去。水儿起初还有些躲闪,但又想到,自己初见她时,不就是被他俊逸的外面所吸引吗,何况这也是小姐的安排,既然自己和他结为夫妇,就由他去吧。但冥冥中,水儿又觉得对不住小姐,因为眼前这俊逸的男子本应和小姐在一起才对。

    陈冬吻着水儿的唇,尽管他曾经多次经历过这样的情景,但是失忆之后,却将以前的事全忘了。

    陈冬亲吻水儿,只是觉得他的唇非常娇艳诱人,或者说,意识到这边是夫妇应该做的,至于男女之事,其实他现在毫无经验。

    水儿和陈冬一样。水儿十来岁便来到叶家,在叶家待了年。叶盈盈虽然和她同岁,只比她大不到半月,但是心智上,水儿尚未成熟。

    古代女子深处闺房,到十几岁嫁娶,真的所知太少,一些大家闺秀,或许可以从香艳的小说中了解到一些知识,除此之外,就是婚前的一些习俗,比如娘家的母亲会亲授一些机密,或者婆婆也会传授夫婿什么,一些枕头下、床头柜中会揣着类似的图册,甚至还有男女嬉戏的花钱,如同鸳鸯交颈,可以让人一目了然。但陈冬和水儿是在小姐的安排下结婚的,两人在鸳鸯城都没有亲友,一个是十岁流浪至此,一个是类似穿越至此,因此,两人连个主持仪式的人都没有,哪还有导师传授经验。

    水儿单纯,心智尚未成熟,对婚假之事一无所知。

    陈冬失去记忆,所有的知识和经验都是空白。

    两人只是一阵亲吻,之后还是亲吻。

    水儿被陈冬一阵亲吻,内心深处渐渐地泛起涟漪,她举得浑身燥热,虽然年龄比陈冬小,平时却也听说过一些笑话,便说:“老公,我们把衣服脱了吧,这样是成不了夫妇的。”

    陈冬已经双手在身上乱摸,觉得热血沸腾,血脉贲张。于是,两人慢慢地除去衣衫。陈冬一边吻着水儿,两只手在水儿的身上胡乱地摸着。水儿觉得他那双手就像两把火焰,摸到哪里,哪里都会火烧火燎的。

    水儿突然想起什么,推开陈冬,然后低头看着他的身子。

    叶盈盈为陈冬疗伤时,水儿曾见过他的身子,并现了他和自己不同的地方。

    三年之前,叶记药铺的掌柜是叶盈盈的父亲,那时候,叶盈盈夫妇问诊,叶盈盈基本上就是在深闺之中读一些书,除了闲书,主要还是读医学类的书,水儿那五年多,基本上就是伺候叶盈盈,二女很少去前面的店铺。

    在我国古代,女子大多深藏闺中,很少抛头露面。但后来,由于叶家和花家的世仇,叶盈盈的父亲不得考虑万一,因此让女儿到店铺里接管一切,果然,三年前,叶盈盈的父母在和仇家的打斗中,双双毙命。叶盈盈掌管了叶家的家传店铺,水儿才多少懂得一些知识,但由于叶盈盈是女子,鸳鸯城一开始很少有人信任她,所以,历练的机会也很少,直到近来,通过几次救死扶伤,叶盈盈才渐渐得到了妙手观音的称号。

    水儿看着陈冬的身子,现他那和自己不同的地方已经傲然屹立,不知怎的,心中好生恐慌。陈冬也趁机欣赏着水儿,在他的记忆中,这还是第一次欣赏女孩子的身体。水儿如羔羊一般,浑身上下,曲线玲珑,晶莹如玉。那对酥胸如同两个红润的桃子,陈冬忍不住伸手把玩,水儿突然觉得浑身麻酥酥的,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泛起。

    半晌,水儿拿开陈冬的手,说:“老公,好了吧,咱们该睡觉了。”

    说着,水儿身子朝后一倒,躺在玉枕之上。陈冬笑嘻嘻地扑了过来,抱住水儿,说:“睡觉睡觉。”然后,陈冬也躺在了玉枕上。

    两人面对着面,一会儿闭着眼睛,一会儿又睁开眼。红烛映照着两张绯红的脸,他们哪里睡得着。

    水儿用腿碰碰陈冬的身体,吃吃一笑,说:“你为什么不睡?”

    陈冬伸手在水儿如缎子般细腻的皮肤上抚摸着,说:“有这么娇美的老婆在身盵过滤]宜蛔拧!?

    水儿低笑一下,钻在陈冬的怀里,说:“睡吧,明天+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还要开门呢。”

    “开什么门[过滤]。”陈冬说:“咱们新婚大喜,怎么说也得放个十天半月的假。”

    “十天半月太长了吧,最多三天。”

    “三天就三天。”陈冬笑笑,在她小巧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说:“水儿,你真漂亮。”

    “是吗,那小姐呢?”

    “师父也很漂亮。”

    “篬过滤]沂俏誓阄液托〗闼粒俊?

    “这个嘛……我觉得你们是春兰秋菊,各有特长。”

    “那你说说我哪里好?”

    “怎么说呢,我觉得你哪里都好。”

    水儿醉眼迷离,抱住陈冬亲了一下,说:“这是奖赏你的。”

    陈冬呵呵一下,一下子将水儿压在身下,说:“那我也得奖赏你。”说着,陈冬也在水儿嘴上亲了一下。

    水儿突然觉得陈冬身体最前端的部位正好触及自己两腿之间,顿时一阵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陈冬翻下身去,呵呵大笑。水儿突然看到他胸口的那只鸳鸯如同要浮出肌肤一样,吓得脸色一变,说:“老公,你胸口的鸳鸯好像真的一样。”

    “不会吧?”陈冬低头一看,果然现那只鸳鸯像在游动。陈冬叫道:“奶奶的,要走就譡过滤]熳摺!背露砩先绱斯饨啵约旱男乜诰尤挥幸恢辉а欤瓷先ズ貌豢刹馈?

    陈冬看到床头有一把剪刀,便拿在手中,朝浮动的鸳鸯刺去。

    那浮起的鸳鸯如同幻象,让陈冬迷惑,他一刀刺下,却是自己的皮肤。

    [过滤]呀一声,陈冬大叫一声,剪刀扔在一盵过滤]患乜谘褐泵[过滤]K呕盗耍ё〕露纳碜樱骸袄瞎懔耍闶苌肆恕!背露碜用偷赝笠坏梗饺说纳碜雍龅鼗坏拦猓肓擞裾怼?

    忽地一下,两人滚身而起,现处身地乃是一个明亮的屋子,屋子四壁悬挂着大红的绸子,贴着大红的双喜,还有一对红烛在跳动着火焰。

    仿佛是一个洞房,靠墙有一张床,床落着大红的幔帐,床上静静地躺着一个人,隐隐看去,丰[敏感词]高耸,居然赤身。

    水儿突然想起什么,叫道:“小姐,是小姐。”水儿扑了过去,将幔帐撩起,一看,不是叶盈盈是谁?

    陈冬胸口的血已经不流了,他快步来到床盵过滤]吹揭队课⒈眨旖腔勾叛浚馗嫌幸煌磐乓蠛绲难甙哐O率悄侵辉а臁?

    水儿转身找着,却没有手帕之类的东西。水儿看到桌子上有一杯水,便拿了过来,泼在叶盈盈的胸口,想为她[过滤]拭血渍,哪料到一股酒气冲天,叶盈盈惨叫一声,身子一挺。

    水儿又惊又喜,惊的是原来杯中不是水,而是酒,喜的是叶盈盈还没有死。

    “小姐,你醒醒,醒醒。”

    叶盈盈慢慢地睁开眼,看到了陈冬和水儿,一愕:“你们怎么进来了?”

    水儿说:“我也不知道,青衣用剪刀刺破了胸口,我们就下来了。”

    叶盈盈想了想说:“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我之所以下来,是因为口喷鲜血,看来,这鸳鸯枕头见血便可出入,只是,你们为什么下来?”

    “我们也是无意下来的,早知道你在下面,我们就不会等到今天了。”

    “今天……今天难道是你们的大喜之[过滤]?”

    水儿点点头。

    叶盈盈说:“我虽然一阵阵地昏迷,但是也能觉查出,时间仿佛停止般,你看到那对红烛了吗,一直是那样,从不见少。”

    “哦,真的[过滤]。”水儿说:“小姐,玉枕中怎么有这么灵异的事?”

    “我记得母亲说过,这枕头只能进不能出,唉,你们不该下来的。”

    “我知道你在玉枕中,我想……我和青衣结婚后,就枕着玉枕,我们三人就会永远在一起,没想到我们也进来了,小姐,这是好事[过滤],我们真的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玉枕中没有[过滤]月轮换,没有春夏秋冬,没有尘世的烟火,唉,这样的[过滤]子是很枯燥的。”

    “可是既然我们下来了,就不说这些了。”

    叶盈盈身子见陈冬眼睛不停地在自己的身上流转,身子动了动,由于凝血掌的缘故,身子几乎没有了知觉。叶盈盈说:“水儿,你们没带衣服下来吗?”

    水儿脸一红:“我们……我们刚睡下,便下来了,哪有思想准备。”

    叶盈盈看看陈冬,说:“青衣,你现在已经娶了水儿,就不该再动其他的心思了。”

    陈冬嘻嘻一笑:“师父,这里就咱们三个人,出又出不去,你还担心什么?”

    叶盈盈啐了一口:“我毕竟是你师父,你的眼睛不能老看我,好不好?”

    “好吧。”说着,陈冬将目光收回,可还是忍不住又流转了回去。

    叶盈盈哼了一声。

    水儿忙说:“师父,既然青衣下来了,我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

    “你还记得和我说的那个鸳鸯命的故事吗?”

    叶盈盈沉默半晌,说:“当然记得。”

    水儿说:“再过十几天就是你的生[过滤]了,我想,让青衣和你结为夫妇。”

    “这……”叶盈盈闭上了眼睛。她现在很矛盾,本来,她是有这个念头的,但由于自己中了凝血掌,自知必死,所以才将水儿许配给陈冬,但没料到自己进入玉枕后,一直苟延残喘着,而且陈冬和水儿都下来了。

    陈冬一听忙说:“好[过滤],师父,反正我们三人都出不去,不如就此成为一家人,你是我的大老婆,水儿就是小老婆。”

    叶盈盈啐了一声。

    水儿说:“师父,虽然这么做便宜了老公,可是没办法[过滤],你的性命要紧。”

    叶盈盈苦笑道:“我们既然无法离开玉枕,活着又有什么用。”

    “活着总有机会[过滤],万一以后出去呢,小姐,我宁愿用自己的生命来换你的生命,你是叶家唯一的传人[过滤]。”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