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4404章多多重考验

第4404章多多重考验

    天色渐暗,三人在莲花岛上寻找了大半天,也没有寻到什么线索,只好无功而返。

    夜色渐渐笼罩着莲花岛,通灵洞中,三个人默默地坐在灵石床上,谁也不敢说出“睡觉”两个字,因为此时此刻,此地此景,或许这两个字会让人联想到什么,尤其是陈冬和叶盈盈刚经历了这么多。

    终于,叶盈盈开口了:“陈大哥,你和飞虹姐睡吧。”

    陈冬忙说:“不,不,还是你们睡吧。”

    黄飞虹说:“陈大哥,我们搜索了一天,一定要好好休息,不然明天怎么开始搜索。”

    叶盈盈说:“算了,我们别争了,三个人,一起睡。”

    黄飞虹看看陈冬。

    陈冬一听,点点头,在中间躺了下来。黄飞虹和叶盈盈一左一右,躺在陈冬身侧。

    这一夜,尽管三个人心中杂念丛生,但是,依然相安无事。

    第二天早上,三人醒来,吃了一些桃子,继续寻找离开的线索。

    这一次,三个人几乎寻遍了莲花岛,凡是能够搬开的石头都搬动了。

    到了傍晚时候,三人还是没有找到线索。

    陈冬有些急了,他觉得长此下去,说不定自己又会犯下过错。他有些急躁,一拳砸在洞口。

    陈冬所捶的地方,并不光滑,也就是说,石头有棱角。任何人的拳头捶在有棱角的石头上,都不是件愉快的事。此时,陈冬也是这样。一阵痛疼后,陈冬的拳头便淌出了血。

    黄飞虹和叶盈盈赶紧将他拉到通灵洞中,坐在灵石床上。

    黄飞虹忙说:“陈大哥,快包扎一下。”

    叶盈盈赶紧扯了一块布条过来,正要给陈冬包扎,只见陈冬手上一滴血落在床上,蓦地,陈冬三人被一道金光裹住,闪闪不见了。

    三人再次出现,已经站在玲珑塔通往第七层的楼梯上。

    三人大喜,看到了希望。

    陈冬率先跳到第七层塔上。

    第七层已经到了塔顶,除了上面封着顶外,四面八方除了几个柱子,空旷旷的。

    远处,云雾缭绕,如梦如幻。

    忽然间,一阵管弦乐传来,只见半空中金??中金光幻现,塔顶出现五个半[过滤]的女子,浓妆艳抹,香气扑鼻,手中各有一个乐器,有铜管、有琵琶、覽过滤]模写虬澹畜希迮晌宥淞ㄗ次ё∪耍ざ洌恍芈侗常栈罅?

    陈冬只觉得脑子中一阵晕眩,赶紧摒弃杂念。

    一女娇笑连连,突然琵琶拨动,陈冬绮念杂生,赶紧盘膝坐下,眼观鼻,鼻观心,心驻神,神守灵台。

    五女围绕陈冬,举手投足,无不香艳撩人,当真是丰[敏感词]肥臀,让人血脉贲张。黄飞虹和叶盈盈虽然是女子,也是心弦拨动,绮念不息。

    陈冬默念《心经》,抵抗着来自五位妙龄女郎的诱惑,因为他知道,这一定是对他的考验。

    五女格格大笑,纤手一探,在陈冬身上不住地抚摸。

    陈冬跳了起来,双手一错,施展游龙拂[过滤]手,将五女逼开。一女吹了声口哨,但见管弦乐大改,如同天外仙音,虚无缥缈,不知不觉地收摄住人的心神。

    突然间,一女叫了声:“脱。”

    但见黄飞虹和叶盈盈如同被迷幻一般,开始解着自己的衣服。陈冬大惊。三人中,陈冬经历过无数的考验,心智比二女成熟的多,又加上《心经》的辅助,因此,他此时尚能自保,但是二女如何抵抗,不觉间心神已被控制。

    陈冬大喝一声,二女神智微清。

    五女突然变化阵势,风车一般绕着三人转动不停。

    三人逐渐头晕目眩,坐倒在地。

    五女手中乐器奏起,一阵阵靡靡之音传出,让二女无法自己,梦呓般地呼喊着。

    陈冬血脉贲张,左手抱起黄飞虹,右手抱起叶盈盈,夺路便要逃下玲珑塔,猛地,一道绿光平地儿起,将三人卷了起来,忽地一下,不见了。

    等三人清醒过来,现被封在一处密室之中。

    密室中有三个笼子,每个笼子背后有一道门户,三个人坐在笼子中,每人面前有一把弓弩,而密室之中只有两把箭,箭上拴着一个水囊、一条熟鸡腿和一把钥匙,钥匙上挂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四个字:密室之钥。

    显然,这是生命的考验,是对饥渴的考验。

    三个人,每个人都可以拿到那两支箭,然后将其他两人[过滤]杀,唯一的水囊和鸡腿,而且,可以打开密室而去。外面,应该就是生天。出了密室,等于逃出生天。

    此时,三人就像已经四五天没有吃过一顿饭,没有喝过一杯水的样子,心中充满了饥渴感。每个人都盯着水囊和烧鸡腿,每个人都在舔着嘴唇。

    叶盈盈握了握弓弩,黄飞虹看了看箭矢,陈冬瞥了瞥钥匙。

    三个人,三个动作,都是求生的念头。

    于是,三个人都站了起来,朝前几步,来到了笼子前,无论是谁,只需一伸手便可以拿到箭。

    但是,三人的手都重如千斤。

    这段时间一来,三人的友情,或者说另一种微妙之情,无时不在滋生。

    陈冬垂下手来。三人中,以他的心肠最软,心境最高。虽然他也有求生的,但看看这样的考题,他放弃了。

    叶盈盈也朝后坐来。叶盈盈尽管和黄飞虹相比,不如其胸襟宽广,但是,她想到如果自己要生存下来,不但要杀了黄飞虹,还要杀了陈冬。杀黄飞虹已经万难,杀陈冬更加的不可以。叶盈盈放弃了。

    相比陈冬和叶盈盈,黄飞虹是最后一个放弃的。她求生的欲念持续了一段时间,但等陈冬和叶盈盈相继放弃生存的念头后,她心中不由得一阵矛盾,固然她非常想生存下来,但是,难道要因为生存杀了两个最好的朋友吗?何况,陈冬和叶盈盈都舍弃了自己。不,不能,即便那样能活下来,自己无法面对良心的谴责,每天都会活在自责之中。想到这,黄飞虹坐了下来。

    猛地,金光一闪,三个人再度被带譡过滤]庖淮危廊焕吹搅艘患涿苁抑小?

    密室内跪着一个人,居然是落落。

    落落眼中绿光闪动,口中鲜血淋淋,却在格格怪笑,在她面前,拴着一些动物,都是鲜活的生命。而她一张口,就咬死了一条生命,然后怪笑。

    显然,落落已经成为魔的化身。

    落落身上拴着铁链子,头上悬着一把刀,只用机关控制的,只需一按手柄,刀便会砍下落落的头颅,结束她残暴的行为。

    陈冬、叶盈盈、黄飞虹,都是落落的好朋友,四个人曾经经历过生死,因此,这时候,陈冬、叶盈盈、黄飞虹都不忍动手。

    叶盈盈和黄飞虹对视一眼,然后看看陈冬,说:“陈大哥,这又是一场考验,你说怎么办?”

    陈冬叹息道:“显然,在正义和邪恶面前,我们要做出正确的选择,如果我们袖手旁观,绝对过不了这一关,如果我们杀了落落,又良心不忍。”

    黄飞虹唉了一声:“我没想到父母的异能之枕如此考验。”

    叶盈盈说:“令尊令堂还不是为了给你找一个好夫君吗?”

    黄飞虹玉面一红,说:“看来你也知道了异能枕头的最终目的。”

    “因为第四关是温床,我想,那应该是给你和陈大哥准备的。”

    陈冬瞥一眼二人,苦笑道:“都到了这时候,你们还有心思开玩笑。”

    叶盈盈说:“陈大哥,你说怎么办好?”

    陈冬心中一动,来到落落面前,喃喃地念诵《心经》。

    一开始,落落还在残忍地生吞生灵,但渐渐地,她被陈冬所念的《心经》所感染,灵台渐渐空明,心念平和,神智清醒,目中绿光越来越淡,直至虚无。

    黄飞虹和叶盈盈大喜,上前抱住落落,叫道:“落落,你得救了。”

    却不料这一切都是虚幻,只见金光再幻,三人的影子又不见了。

    金光收去,三人出现在海岸边。海岸上有几个游人在闲散地走着。忽然,远处滚来一个火球,火球瞬间变成火龙,火势在海滩上蔓延,火舌吞吐,岩石被吞之后,瞬间融化。这情景看得游人无不大惊,纷纷往船上跳。

    船是此时靠岸的唯一的一套船,船上可载十三人,陈冬等三人上去后,船上正好十四人。多一个人,船纹丝不动,难以驶走。

    火龙离海边越来越近,船上人都急了,纷纷说:“哪个人是最后上来的,没办法,请下去吧。”

    没有人承认,因为所有人都想求生。

    火龙已经来到了海岸边。

    陈冬暗叹一声,跳了下来。

    船上只剩下了十三人,可以离开了。

    黄飞虹和叶盈盈看看陈冬,双双跳下。陈冬要舍己救人,叶盈盈和黄飞虹为了三人之间那无法替代的情感,纵身跳下,宁可同死。

    火龙瞬间将三人包围了起来。三人手握着手,拥抱在一起。忽然间,金光再现,三人不见了。

    暴雨如注,草地上陈冬、叶盈盈、黄飞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突然,黄飞虹一脚陷入沼泽,急切地叫着。

    雨中,草地上的路难以分辨。陈冬和叶盈盈朝黄飞虹扑去,但脚下一软,知道前面就是沼泽。看情况,只要自己赶紧回头,还来得及,但如果要救黄飞虹,十有就会陷入沼泽中。

    陈冬看着黄飞虹在沼泽中惊叫,身子越沉越深,已经到了脖子,再不迟疑,跳了下来,伸手抓住了黄飞虹的手。黄飞虹身子一起,陈冬却身子一沉,正在这时,叶盈盈握住了陈冬的另一只手,吃力地将两人拉了出来。

    雨还在持续着。前面一片白练涌来,是山洪。

    陈冬拉着二女朝远处奔去。

    对面山势越来越竅过滤]松狭搜沂佣悦嫔缴嫌肯碌乃嚼丛缴睢H酥缓眉绦雷牛ソサ兀死吹揭惶跎浇П摺I浇Яǘ悦娴氖橇教跆鳎诜缰卸抖拧A教跆魃媳纠词瞧套拍景宓模耸保景逡丫槐┓绱档貌恢ハ颍鞫抖诜缰凶呕├怖驳纳臁?

    身后山洪追来。

    好大的山洪,从对面山上倾下,居然能够漫上山涧,山涧下更是波涛滚滚。

    三人望着脚下胆战心惊,但如果不跨过去,一样会被洪山吞没。

    洪水就是猛兽。甚至比猛兽还凶。三人果然地走上铁索,身子在风中摇曳着。大自然的力量此时将人类衬托的无比的渺小。但是,三个坚强的生命在朝对面走着。

    只要有谁稍不注意,就会掉落山涧。

    突然,黄飞虹身子一倾。三人中,以黄飞虹的身子最弱,而且缺乏武功,毕竟心理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黄飞虹双脚抖动,越抖越动,越动越抖,猛地双脚一滑,身子朝下坠去。

    一声惊叫,划破了雨幕。

    陈冬和叶盈盈同时倒翻下来,一人抓住黄飞虹一条胳膊,双腿紧紧地勾住铁索,身子在摇摆着。

    那一瞬间,三人都是感慨万分。当然,那一刻,也是凶险万分。

    三颗心仿佛融为一体,三条生命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陈冬和叶盈盈手一托,将黄飞虹送了上来。黄飞虹紧紧地抓住铁索,陈冬和叶盈盈也翻了上来,两人一前一后,护着黄飞虹,朝前走去,终于通过了铁索。

    忽地一下,金光幻现,三个人来到玲珑塔上。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