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肉欲满堂 > 正正正文 ((中()

((中()

    刚踏上三楼,一个冒冒失失的人冲着我就撞过来,我急忙喊了声:“喂!”那人一抬头看见我,一侧身,好玄没和我撞到一起!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小张!这个臭小子,我正找他呢。

    这小子正要跑,我喊了一声:“等会!”

    他立马站住了。

    我把他拉到墙盵过滤]遄盼椅模野蚜骋焕剩骸拔姨≡滤担阋淮嗡?个套子?”

    小张个头比我竅过滤]贩⑷境苫粕硖迩孔常涫邓衲旮?2岁,在这里[过滤]了两年多了。

    小张嘻嘻的笑着说:“经理,月姐已经数落我好几顿了,您就别说我了。”

    我心里好笑,但仍然板着脸说:“呸!这么大个子,还有脸说呢!看你那样!整天冒冒失失的!老让人不放心。”

    小张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忽然靠近我,腻腻的说:“丽姐,我也不是成心的,那次赶巧了,是个老客人,我不好驳他面子。”

    我笑了一下,说:“行了!行了!你呀,总没个正形!”

    小张嘻嘻的笑了一下,说:“丽姐,刚才文姐叫我开酒,我走了?”

    我笑着说:“去吧。”

    小张一溜烟的走了。

    我慢慢的走进三楼的楼道里,这层比二楼更安静,装修得更豪华。

    三楼的房间比二楼的大,房间的个数也比二楼少,可以说是豪华包间了,每个房间不但有高级的隔音壁,地上还铺着厚厚的地毯,踩上去柔软无比,音响和电视都是豪华的美国和[过滤]本货,全都是环绕立体声,所有的都是可折叠的,只要打开就成了一张柔软的大床,另外,每个房间都配备有自己的卫生间,还有浴池,热水24小时供应。

    其实,如果仅仅是这些,还不算什么,最主要的,三楼的服务比二楼更加到位,每个房间里都有呼叫器,只要有需要,服务生马上就到,小姐就不必说了。

    这里最大的‘特色’便是提供情趣的[敏感词]秽录象,而且所有的[敏感词]秽录象都是我们这里的小姐录制的。另外,还提供一些增加情趣的[敏感词]綶过滤]热纾骸酵防帧ⅰ傺艟摺ⅰ槿け茉刑住鹊龋比唬蛎故浅鲈谘蛏砩希械恼庑┓穸蓟崴愕阶詈蟮慕嵴实プ永铮械亩鞫家弊趴腿说拿婵猓馐枪婢亍?

    一般在这里消费的客人已经不仅仅是有钱了,他们大多数还有十分复杂的背景,或者是很有势力的人,一些领导阶级是这里的常客。

    当然,进入这里的人,有钱是前提。一开房,最少要点一瓶价值在1000元左右的洋酒,如果你是会友、纯娱乐,那么不会有任何的打扰,如果点小姐,服务生就会给你一本花名相册,这是我们这里的所有二流小姐,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条有身条,任凭客人点。

    有钱的人很会享受,这么安静悠闲而且安全的环境,往往让人觉得摆脱了束缚,给人一种疯狂放纵的感觉,所以到这里玩的人,都觉得很[过滤]很痛快。

    在这里服务的小姐,都是经过我们这里培训的,完全采用‘跪式’服务,无论端酒、拿烟、拿服务品都要跪在台桌旁盵过滤]苡欣衩玻芸推挠肟腿私淮蚴讲⒚挥斜岬偷囊馑迹皇嵌钥腿说囊恢肿鹬兀暇谷思沂腔舜蠹矍隼赐娴摹?

    我慢慢的走进过道里,各个房间都房门紧闭,什么声音也听不出来。

    我遛了两圈,见没什么事情,转身走向台阶,准备回去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迎着我走来,这个女人个子不竅过滤]こさ耐贩ⅲ徽磐尥蘖常凰祷安恍Γ祷扒跋刃Γ庖恍κ置匀耍芨艘恢趾苄愿械挠∠螅纳聿暮芎茫矶既忄洁降模琜敏感词]房和[过滤]又挺又翘,尤其是[过滤],在性感的高级亮皮紧身裤的包裹下,更显得让人难以自制。

    她叫小文,也是我的姐妹之一,是我们4个一流小姐的其中一个,小文出活儿的时候很喜欢跑旱船走旱路,好象她的后面比别的小姐更有特色。

    我安排小文管理三楼,小文做事向来用心,让我很满意。

    “经理,您来了。”小文笑眯眯的走过来,挎着我的胳膊。

    我笑着说:“今儿开了几个房?”

    小文看看手腕上带的金表,小嘴一嘟的说:“经理,现在才10点,还没到时候呢,不过已经开了两个房了,都是老客人,5号房刚点了三个小姐。”

    我点点头。忽然想起,说:“对了,刚才我在二楼碰见许胖子了,这个死胖子,非缠着我不譡过滤]詈蠡故倾度盟嗔巳裣删啤潘恪!?

    小文‘扑哧’一笑,逗我说:“谁让您活儿那么好的,是不是上次和他睡了让他惦记上了?”

    我也一笑说:“不过我也没便宜他,给他划了一千的帐,看他下次还敢。”

    小文笑着说:“经理,这没什么事情,您上去吧。”

    我点点头,走上楼去。

    刚回到办公室,从外面进来一个男人,一身名牌,个子高大威猛,却带着金丝边的眼镜又显得那么有品位,有学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问的样子,他就是奇奇夜总会的大老板,也就是我的顶头上司,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小姐和服务生,都叫他‘七哥’。

    我见他进来了,笑着说:“七哥。”

    七哥笑着冲我点点头,说:“丽姐,上个月冯老板的花帐结了吗?”

    我说:“结了,已经快一个星期了,他打进咱们帐户里的,我已经盘点了,都对。”

    七哥听完,摇摇头,说:“真没辙,出来[过滤]还欠帐,这么大的老板也不怕笑

    籟过滤]!?

    我笑着说:“好歹是结了,毕竟给了钱,七哥你也别别扭了。”

    七哥说:“我倒不是别扭,要兴和他们生气呀,我早气死了。”

    说完,七哥拉开门想譡过滤]鲇忠换赝肺剩骸芭叮粤耍鼋悖锘褂泻纫┑穆穑俊?

    我想起了娜娜,可我没敢说,笑着说:“今儿我刚查过,没看见。”

    七哥说:“算了,她们一看见你,喝药也藏起来了,回头我让黑子,谁要是再喝药,我就把她彻底请出去。”

    说完,七哥一关门走了。

    我坐在上,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喂?您好。”

    “丽姐吗?我是老陈呀。”电话里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呦!陈老板呀,是您呀,好久没来我们这了。”我笑着说。

    “这阵忙呀,忙赚钱,怎么样?明天给我在三楼订个房间?”老陈说。

    我笑着说:“好呀,明天您一定来吗?那我就给您事先留一个。”

    老陈笑着说:“丽姐呀,有个事儿还要和你商量商量……”

    我笑着说:“您说吧,什么事?”

    老陈的声音好象有点激动,说:“小文姐姐,嘿嘿……”

    我一听就明白了,小文曾经和我说过,这个老陈每次都缠着她,玩起来没完没了。

    我笑着说:“陈老板,小文可是三楼的管事的,虽然我是经理,可您要点她还要我们大老板点头…要不,回头我帮您说说,等下了班,她要愿意陪您……”

    “哎!行!行!哎呀!丽姐!我可多拜托你了!…小文姐姐不给我面子呀!求了好几次了,都说有事,我着急呀。”老陈说。

    “行!我一定跟她说……”说完,我还想跟他打打屁,可忽然看见门一开,七哥探出头来直冲我招手。

    我急忙说:“陈老板,不好意思,有点事儿,我马上去一下,咱们明见。”

    陈老板急忙说:“丽姐,别忘了跟小文姐姐说呀!”

    我说了一句:“您呀,放心吧。”说完,我挂了电籟过滤]?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迅速走进七哥的办公室,七哥正坐在里抽烟,一见我来了,对我说:“丽姐,呆会,有个人要来,这回你招呼一下,另外呢,我给宁宁打电话了,她一会就到,你准备一下,把楼下的事儿安排安排。”

    我心说:这是谁来了?我招呼伺候就够可以的了,还把宁宁叫来了?谁那么大的谱?

    想到这,我问了一句:“七哥,是谁呀?谱还真不小?”

    说完我就后悔了!在这里,尤其是跟七哥说话,是不能随便瞎问的!

    我马上打了自己嘴一下,着急的说:“嗳呦!七哥,我错了!您瞧我这张臭嘴!七哥,我错了。”

    七哥拿眼睛看着我,见我认错了,也没说什么,只说:“你去拾掇一下,人马上就来。”

    我急忙走出去。

    回到办公室,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小月和小文的手机,她们只要一看号码就知道上楼来。

    一会,小月和小文就来了。

    我一边对着镜子拢着头发,一边说:“一会,我有点事儿,可能耽误一会,你们俩多留心,有什么事儿,尽量别找七哥,能解决的就解决了。”

    她们点点头,刚要譡过滤]宜担骸芭叮《粤耍奈模鞫吕习辶舾龇浚础!?

    小文愣了一下,说:“哪个陈老板?”

    我说:“陈麻子!”

    小文‘扑哧’一笑,说:“是他呀!真烦人!”

    我笑着说:“他还求我跟你说呢,想让你陪呢。”

    小文小嘴一嘟,说:“死老奸!还真以为自己有两钱儿就了不起呢!我才没那么大功夫搭理他呢!”

    说完,她和小月出去了。

    我把头发拢好,拿出高级化妆品仔细的对着镜子化妆,然后把全身的衣服迅速脱光,从抽屉里拿出一套新的衣服,薄纱面料的透明黑色连身裙,没戴[敏感词]罩。然后穿上一条红色黑边的高级[过滤],这种情趣[过滤]听说还是新产品呢。穿什么色的袜子呢?我想了想,挑了几双,最后选中一条宝华妮的分腿白色连裤袜子,最后蹬上崭亮的黑色高跟鞋,对着镜子一照,满好!

    我刚要拉门出去,门忽然开了,一个女人钻了进来,实实把我吓了一跳。我仔细一看,是宁宁,笑着说:“死丫头!吓死人了!”

    站在我身边的女人大约25岁的样子,身材苗条,鸭蛋脸,高鼻梁,小嘴,大大的眼睛,脸上总是挂着顽皮的笑容,好象长不大似的。她就是宁宁,是我的姐妹,也是七哥最疼的人,别看我们都是一流小姐,可七哥最疼她,平时不让她[过滤]活,到月[过滤]拿钱。

    宁宁冲我一笑:“丽姐,我来了,今天是谁来呀?”

    我一边帮她化妆打扮,一边说:“别问!刚才我问了一句,七哥好玄没发火,他叫咱们伺候的人,肯定小不了。”

    我和她都收拾好了,慢慢从房间里出来,走向七哥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大开着,七哥正坐在里面陪人说话,见我们站在门口,对另外一个男人笑着说:“老叔,到我这儿了,别客气,这是我最得意的两个,您来了,我也不敢给您上次货,您凑合着玩。”

    坐在办公室正中央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个头适中,身材[过滤]健,带着眼镜文绉绉的,一身都是金利来,头发油亮油亮的,不过年纪比七哥大不了多少,不知道

    七哥为什么叫他‘叔’?而且这个男人我们从来没见过,也没听七哥说过。

    男人听完七哥说话,用眼睛看了看我和宁宁,也没说话,只是冲我们摆了摆手,七哥回头对我们说:“你们进来吧,叫‘老叔’。”

    我和宁宁规规矩矩的走进来,叫了声:“老叔好。”

    中年男人一笑,看了看我们,转头对七哥说:“老芠过滤]愕氖露抑懒耍劣谀闼刀砺纺歉龈杼獾氖露乙仓懒耍赝肺腋谴蛏泻簦愀迷趺碵过滤]还怎么[过滤],不过有一点,咱们说好了,要是有人吃药、吸粉儿,那你自己可在意着点,捅了篓子我也没辙。”

    七哥赶忙点头说:“老叔,我知道,您别担心,我一定清场子。”

    中年男人点点头,拿出一只烟,在手上敲着。七哥一见,赶忙说:“小丽,宁宁,带老叔开1号房。”

    我和宁宁马上走过去,中年男人也站起来,一边搂一个,笑着说:“老芠过滤]琜过滤]心啦?”

    七哥笑着说:“看您说的!跟我还见外!”

    在四楼的尽头,就是1号房,早有服务生把房门打开,我和宁宁陪着老叔进了房间,房间很大,比三楼的房间还要大,地上铺着双层的高级地毯,中间是一张席梦丝的水床,这里没有电视,只有背投,所有的音箱都是嵌进墙壁中的,给人一种震撼的环绕效果。宽大的都是高级皮面的,茶糩过滤]弦丫诜帕搜缶啤⒐毯透髦諿过滤]制的小食品。

    值得注意的是在房间东角上的索尼录象机,站在东角上整个房间一览无余,录象机是给客人们准备的,这就是4楼的‘特权’,只要客人提出要求,就会有服务生送来空白的带子,客人可以把自己怎么玩小姐的一切经过都录下来,作为纪念。当然,壁橱里还有‘及时冲’的高级照相机,拍照的照片可以马上成型,这些都是给客人纪念用的。

    另外在壁橱的下层还有一些没打封的[敏感词]具、皮[过滤]、避孕套和[敏感词]秽dvd。这里的dvd都是我们录制的,有许多都是和客人怎么玩的花活,还有一些是类似同性恋的镜头。

    我们陪着老叔坐在里,和老叔说笑着。正经的事情我们都不敢问,不过是和他打打屁什么的。

    我开了洋酒,倒了三杯,拿起一杯递给老叔,笑眯眯的说:“老叔,您老人家是第一次和我们姐妹见面,我们姐妹人丑活儿粗,您还多担待,有伺候不到的地方,您尽管说,我们先敬您老一杯。”说完,我和宁宁把酒一饮而尽。

    老叔笑眯眯的看着我们把酒喝光了,说:“好![过滤]快!我就喜欢直来直去的人。”说完,他也把酒喝了。

    一喝酒,便融洽了气氛,我们顿时热闹起来。宁宁打开背投,放上曲儿,我们轮流着唱歌,老叔的嗓子还不错,唱了几首歌挺过瘾的,我和宁宁陪着他一起唱,老叔的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在我们的身上乱摸起来。

    我放了一个迪曲儿,伴随着激烈的音乐,我拉起老叔在地毯上乱蹦着,宁宁也跟着加入,跳着跳着,我和宁宁的衣服就跳没了,只是光着[过滤]穿丝袜和老叔跳在一起,我们也解着他的衣服,不一会我们就赤[过滤]相对了,老叔的身材挺好,浑身就是腱子肉,[过滤]也挺[过滤]净,不大不小正合适。

    背投里还播放着音乐,我们陪着他走进了卫生间,老叔坐在我怀里,宁宁给他洗前面,我帮他搓后背,老叔也乐得在我们身上乱摸,一会儿摸摸我的[敏感词]房,一会抠抠宁宁的屄,我和宁宁也嬉笑着用身体逗弄他,直把老叔的[过滤]逗弄得乱挺。

    这个澡洗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我们才互蟍过滤]ぷ懦隼矗匦伦谏稀?

    我冲宁宁使个眼色,宁宁走到柜厨旁,从里面翻出一张光盘,光盘上都是道子,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宁宁打开dvd把光盘放进去,背投里马上出现了[敏感词]秽不堪的画面,四周的高级音箱里也放出了野性的叫春声,老叔放下酒杯,欠着身,被背投里的画面深深的吸引住,仔细的看着。

    我和宁宁一边摸着他的[过滤],一边喂他水果,老叔眼睛都看花了。

    背投里的画面,是我们4个一流小姐和几个男人打炮的场面,许多花活都用上了,含小鸟、跑旱船、传统式打炮、諿过滤]仙裣伞⒑锍蕴摇⑿÷煲现苡问澜纭⑺苯胖骸⑸裣删啤⑶啻核甗过滤]+洋酒、冰火、三人行、两头乐、星星点灯、自摸……

    老叔的[过滤]一下子就挺了起来,硬邦邦的。

    我腻腻的靠在他脸旁小声的说:“老叔,我们姐妹都刺痒了……”

    宁宁也凑过来,小声的说:“老叔,咱们见面就是有缘,留个念性,录盘带子,没事的时候也算解解闷呢……”

    老叔想了想,说:“准备两盘带子。”

    服务生把两盘空白的带子送来,我放进录象机里,然后把遥控器交给老叔,我们三人顿时滚到床上……

    我和宁宁趴在老叔的腿间轮流叼着他的[过滤],老叔舒服得直喘粗气,[过滤]头上分泌出许多的黏液,我和宁宁一边笑着,一边争着吃,我舔着他的[过滤],宁宁叼着他的[过滤]头使劲的唆了,老叔突然一挺,竟然[过滤]了出来!宁宁赶忙用小嘴接着。我心说:这个老叔是不是早[过滤]呀?刚玩就[过滤]了?还怎么继续?

    老叔[过滤]了[过滤],直喘气,对宁宁说:“咽了!咽了!别糟蹋了!”

    宁宁把他的[过滤]咽了下去。

    我笑着凑到他面前,腻腻的说:“老叔,要不咱歇会?”

    老叔一推我,说:“没事,继续。”

    我赶忙又叼着他软软的[过滤],宁宁舔他的蛋子。

    这个老叔原来是[过滤]的快,挺的也快,刚[过滤]了[过滤],我叼了几口,他就又挺了起来,我和宁宁都凑到他[过滤]头跟前,用两根[过滤]夹着猛舔,老叔舒服得哼出声来。

    老叔按着我和宁宁的头,挺着[过滤],[过滤]左右逢源,一会把[过滤][过滤]进宁宁的小嘴里杵两下,一会儿把[过滤]喂进我小嘴里杵两下,他乐呵呵的看着,说:“好玩!有意思!”

    宁宁笑着说:“老叔,咱们玩个更[过滤]的。”

    我躺在床上,老叔跨在我的脸上,[过滤]使劲的[过滤]进我的小嘴里,然后他撅起[过滤],宁宁也跨在我身上,伸着头轻轻的咬着他[过滤]上的肉,老叔一边小范围的动着,一边回头对着摄像头挑起大拇指,然后大叫着说:“o……k!”

    宁宁咬着老叔的[过滤]慢慢的靠近[过滤],老叔不动了,我在下面大力的唑着他的[过滤]头,唑得‘滋滋!’有声,宁宁用手分开[过滤],小嘴贴了上去,慢慢的用[过滤]戏弄着老叔的[过滤],老叔‘[过滤]![过滤]!’的叫出声来,忽然使劲把[过滤]在我小嘴里猛的[过滤]了两下,当时我‘唔唔’的叫了出来。

    宁宁把舌尖使劲挤进老叔的[过滤],伸进去,抽出来,伸进去,抽出来,直把他弄得爹妈乱喊,[过滤]得浑身直打颤,老叔也顾不得许多,[过滤]在我小嘴里猛[过滤],突然的一个‘见根’,他痛快的叫了出来:“[过滤]![过滤]!”[过滤]在我的小嘴里‘突突’的[过滤][过滤]了,我含着的[过滤]仿佛暴涨一倍,热乎乎的[过滤]喷了出来,我一口口的吞咽着……

    我和宁宁并排躺在床上,分开大腿,老叔在我们的裆里忙活着,他用嘴舔着我的屄,用手抠着宁宁的[过滤],一会再换位,一会这个叫:“老叔!舔我![过滤]!”一会那个喊:“老叔,我刺痒!哦!”叫着叫着,把老叔的[过滤]就叫挺了,老叔迫不及待的把[过滤]塞进宁宁的屄里,大力的[过滤]了起来。

    宁宁疯狂的叫喊着:“[过滤]!我……[过滤]![过滤]![过滤]![过滤]!”

    我也趴在老叔的后面抱着他的[过滤],轻轻咬着他[过滤]上的肉,腻腻的叫着:“咛!我也要!我呢!给我!”

    老叔狠狠的给了宁宁几个‘冲天炮’,然后迅速的回过身来,把我按倒在床上,[过滤]一挺,[过滤]了起来,这次轮到我叫了,我一边使劲的叫着,一边盘着腿,夹住他的腰,宁宁也爬了过来,先是和他亲了个嘴,然后慢慢滑到他的胸口,咬住他的[敏感词]头猛吸。

    老叔一边使劲的晃动着,一边大叫着:“嗳呦![过滤]呀!好!![过滤]!好!好!好!”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