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肉欲满堂 > 正正正文 下(下下)

下(下下)

    晃动了十来分钟,老叔的劲头慢了下来,我笑着对他说:“老叔,您躺床上歇会,我在上面动。”

    老叔大大的躺在床上,我扶着他的[过滤]慢慢的[过滤]进来,然后坐了进去,宁宁用手摸着老叔的身体,小嘴在老叔的身上游譡过滤]鲜逋蝗欢阅担骸疤蛱蛭业慕哦埂!?

    宁宁急忙趴在老叔的脚前,用手捧着他的脚,小嘴一根根的仔细舔着他的脚趾,老叔十分[过滤]快,激动的说:“真不错!呦!可以呀!哎!”

    我也骑在老叔的身上,上上下下的运动着,我用上了绝活儿,小腹猛缩,[过滤]一挤,屄里的嫩肉一下下的使劲夹住他火热的[过滤],象小嘴似的唆了着[过滤],老叔狂叫着大力的挺着[过滤]。

    “哦!哦!老叔!您真是天下第一男人!哦![过滤]!来了!我来了![过滤]!!”我胡乱的喊着,希望把他的[过滤]哄出来。

    宁宁也加紧舔着他的脚豆,小嘴在他的脚趾间来回忙活,[过滤]不停的刷着脚豆,一会改舔为吸吮,唑得脚豆‘滋滋’有声。

    在我们共同的夹击下,老叔终于大叫一声:“哎!!”在我的屄里[过滤][过滤]了,说是[过滤][过滤],可这次好象什么也没[过滤]出来,只是[过滤]挺了两下而已。

    老叔的[过滤]迅速的软了下来,他长长的出了口气,我和宁宁凑到他跟前,躺在他的怀里。

    老叔拿起遥控器,把录象机关上,然后搂着我和宁宁高兴的说:“老七真够意思,我没白疼他,嘿嘿。”

    我和宁宁用手抚摩着他的身体,慢慢摸到了[过滤]上,我腻腻的说:“老叔,咱们再打两炮,我们姐妹再好好伺候您,咱们再过过瘾,好不好嘛?”

    老叔看着我,使劲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说:“我直狠不得死在你们身上,唉,可惜我老了,不象那些年轻的小伙子了,我年轻那会,别说[过滤]两个,就是[过滤]上个5、6个,也不带点炮的!岁月不饶人呀!嘿嘿。”

    宁宁腻腻的说:“老叔,我最喜欢玩脏活儿了,什么加磅呀,吮脚豆呀,跑旱船的,我最喜欢了,要不,给您再多加几磅,您也赏给我们姐妹点真货,好老叔!”

    老叔摸着自己的[过滤],看着宁宁嘿嘿的笑着,说:“点了三炮,我[过滤]上黏糊糊的,那就让宁宁小姐用小嘴帮忙了?哈哈。”

    说完,老叔推了宁宁一把,宁宁马上跪在老叔的腿间仔细的用小嘴舔着他的[过滤]。

    宁宁伸出肉乎乎的[过滤],仔细的舔着老叔的[过滤]头,[过滤]缝,然后含进小嘴里‘滋滋’的唆了着,然后再使劲的唑,我在旁边看着,见宁宁弄了这么半天[过滤]都不见起色,我心里估摸着,看来是差不多了,我浪笑着对老叔说:“老叔,我们宁宁呀,可是七哥的宝贝呢,最爱玩脏活儿,既然是清理,何不让我们宁宁连[过滤]一块玩了?”

    老叔嘻嘻的笑着说:“你不说,我还想再尝尝那个滋味儿呢!”

    我心说: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花痴……看着女人越不要脸你们越来劲!

    宁宁的小嘴逐渐往下,老叔急忙打开录象机,镜头里,宁宁仔细的舔着老叔的[过滤]蛋子,然后小嘴滑向老叔的[过滤]……

    [过滤]快以后,老叔搂着我和宁宁站在录象机镜头前面,我抱着老叔的脖子,亲了他一下,然后对着镜头说:“老叔的大[过滤]一级棒![过滤]得我好[过滤]好[过滤]!”

    宁宁也学着我的样子,浪笑着说:“下次老叔来,我还要给老叔加磅舔[过滤]!还有呀!老叔还要把您的脚豆也赏给我哦!”

    老叔见我们如此开放,开心的大笑起来。

    我们陪着老叔好好的洗个澡,然后穿好衣服,走出房间。

    服务生马上进去打扫,七哥早已经站在过道里面带微笑的看着我们,老叔手里拿着录象带,冲着七哥挥了挥,哈哈的笑着说:“老芠过滤]》研牧耍凳祷埃穸鑫彝牡摹!彼低辏ё盼液湍担骸罢饬轿患讶丝墒潜ρ剑」!?

    七哥看看我们,又看看老叔,忽然一笑说:“老叔,要不以后让她们跟着您吧?没事儿的时候您也有个解闷儿的。”

    老叔听完,一愣,随即马上笑着说:“我哪里敢横刀夺爱呀!哈哈,你的心意我领了。”

    我和宁宁都觉得七哥的笑有点怪怪的……

    七哥拿出一个纸包,塞进老叔手里,笑着说:“老叔,没别的,孩子们的一点心意,您笑纳。”

    老叔忙笑着说:“你看你!这是[过滤]什么!这是[过滤]什么!”

    嘴里推辞着,手却把纸包牢牢的抓住。

    七哥笑了笑,对我和宁宁说:“你们替我送送老叔。”

    我们点头答应着。

    ……

    把老叔送走以后,我和宁宁被叫到七哥的办公室,七哥问了问经过,然后坐在里狠狠的抽烟,仿佛是自言自语的说:“快了,快了……”

    我们都没见过七哥这个样子,脸上面无表情,眼睛里闪烁着凶光。

    ……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快到十一长假了,夜总会的上座率也随着增加起来,这阵子,我忙得要死,每天只有白天才能休息一会,而且,这阵子,七哥好象联系了不少我从没见过的人到夜总会来玩,我、宁宁、小月、文文,轮流出场,每次少则两人,多则我们一起上,对于这种从未频繁的次数,我们不说,也感觉挺纳闷的。

    ……

    再次见到老叔,是十一后的一个晚上,那天,我正在七哥的办公室里谈事,突然电话响了,七哥拿起电话,只是问了两声,便挂掉。一会,服务生就带着个人走了进来,我抬头一看,竟然是老叔。

    老叔还是那么[过滤]神,穿着也挺得体,只是脸上有点不对劲。

    我急忙笑着迎上去说:“呦,老叔您来了。”

    老叔见了我,笑着说:“小丽!我好想你呀。”

    七哥也赶忙站起来,说:“老叔,您来了,快坐。”

    老叔拉着我的手,坐在上,七哥对我说:“小丽,你先忙你的去吧,一会有事我叫你。”

    我站起来,冲老叔点点头,笑着说:“老叔,您先坐,我先出去了。”

    老叔拽着我的手,不舍的说:“一会儿你过来[过滤]?对了,再把宁宁也叫来,我……”

    我点着头,笑着,走出办公室,把门关好。

    我离开的时候,听见里面传出好象有人哭的声音……

    我在一楼遛了一圈,然后到了二楼,小月迎过来笑着对我说:“经理,今儿可是人爆满呀!所有的房都开了!”

    我笑着说:“十一大假吗!人们都休息了,哦,对了,点小姐的多不多?”

    小月拿出一个本看了看,笑着说:“不少!5号房点了三个呢。”

    说着,小月仿佛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着我,坏笑着说:“哦!对了,刚才我看见许胖子了!他还拉着我问您来着。”

    我一撅嘴,心里不痛快的说:“死丫头,开起我的玩笑来了!”

    小月委屈的说:“真的!我不骗您,许胖子真的找您呢!他说了,今儿非跟您不可!”

    我一听,小月不象说慌,心里说:死胖子,真是难缠……

    我正要说话,手机响了,我拿出手机一看,是七哥的电话,急忙对小月说:“行了,你多用点心,七哥叫我呢,我上楼了。”

    小月笑着说:“经理,您放心吧。”

    我急急走上四楼,轻轻的敲了敲七哥办公室的门,里面七哥说:“进来。”

    我推门进了房间,见七哥坐在里抽着烟,老叔坐在他旁盵过滤]劬旌斓模恢婪⑸裁词隆F吒缂医矗蜒淌咕⒌哪砻穑酒鹄矗叩轿颐媲八担骸靶±觯阍谡馀闩憷鲜澹页鋈ヒ换帷!彼低辏吒缈觳阶叱霭旃摇?

    我急忙点头答应着。

    我刚关好门,老叔一下子就从我的背后扑了过来,使劲的抱住我,两只手抓着我的[敏感词]房狠揉,满是烟味儿的嘴在我的脸上,脖子上乱啃。

    这一下,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随即说:“哎!老叔,您……”

    还没等我说完,老叔忽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使劲的把我趔到办公桌旁盵过滤]倚睦镉峙掠峙乃担赫馐窃趺戳耍∠胪嫖乙裁徽饷蠢吹模?

    我嘴里几乎喊了起来,忙说:“老叔!别!……”

    老叔也不说话,把桌子上的东西胡乱的扫到一盵过滤]缓笠话次业牟弊樱乙幌伦优吭诹税旃郎希鲜寮贝俚乃担骸靶±觯∨孔牛【颷过滤]!撅起[过滤]!”一边说,他还用手使劲的拍着我的[过滤],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自觉的把[过滤]撅了起来,我听到背后老叔急促的解皮带的声音,我知道他在脱裤子。

    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心说:这,这算什么?!就算七哥让我陪你,你也不能这样呀?

    虽然我这么想,但毕竟是七哥吩咐过的,我只有撅在那一动不敢动。

    老叔脱了裤子,把我的裙子使劲翻到[过滤]上,一伸手,扒掉我的白色连裤丝袜,然后用手在我的屄里使劲的通了两下,我‘嘤咛’的叫了出来,老叔急急忙忙的跨到我的[过滤]上,[过滤]对准屄眼,一下子就塞了进去,然后用手抓着我的头发,下面使劲的[过滤]了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大腿拍在我肥嫩的[过滤]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一下下的叫着:“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因为屄里太[过滤]燥了,我觉得有点发涩。

    老叔快速的抽动着[过滤],嘴里喘着大气,一下比一下用力的[过滤]着。

    我急促的说:“老…老叔!您…让我给您叼叼…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老叔忽然拽着我的头发把我从办公桌上拉了下来,让我跪在他面前,怒挺的[过滤]在我的脸上乱杵,我刚一张开小嘴,老叔顺势将[过滤]塞了进来,然后双手按定我的脑袋,[过滤]快速的抽[过滤]起来……‘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嗓子眼被[过滤]头挤进来,抽出去,挤进来,抽出去,想咳又咳不出来,想吐又吐不出去,只觉得心里憋闷,喘不过气来,最后弄得我直翻白眼!

    我心里着急,心说:这不是要我的命吗!玩小姐,哪有这么玩的!

    还好,可能老叔觉得我的小嘴不如屄来得[过滤],在一阵激烈的抽[过滤]后,他把[过滤]抽了出来,一松手,我顿时坐在地上,上半身仰在上,老叔跪下身子,高举我的双腿,大大的分开,[过滤]上满是我的唾沫,他再次对准屄眼,使劲的[过滤]了进来。

    随着他激烈的晃动,我的两个[敏感词]房上下翻滚,小嘴里一声声的叫着:“哦!太!别!哦!老叔!……慢点……[过滤]!……轻!……哦!……[过滤]!”

    老叔喘着粗气,用手撕开我的上衣,两个[敏感词]房暴露出来,老叔对准一个[敏感词]头就咬进嘴里,然后大口大口的唑着,[过滤]一阵比一阵来的猛!

    我只觉得[过滤]好象被烧红的铁棍一样,在我的身体里来回抽[过滤]着,下面渐渐变得潮湿起来,我浑身一软,任凭老叔狂暴的抽[过滤]着。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我高高的被他举起双腿,伴随着每一下的抽[过滤]都尖声的叫了出来。

    “[过滤]!……”老叔瞪大眼睛仔细的看着我的表情,快速的抽[过滤]几下,突然拔出[过滤],对着我的脸猛[过滤]!我看见红通通的[过滤]头仿佛变得巨大,小嘴一张,刚想叫,正好第一股白色的浓[过滤][过滤]了出来,“[过滤]!……咕咚……”我只叫了半声,便被[过滤]噎了一口,紧接着,一股股浓[过滤]喷[过滤]在我的脸上,小嘴里。

    老叔一边[过滤]着[过滤],一边按着我的脑袋,近乎疯狂的叫着:“哈![过滤]![过滤]!我死了也值了![过滤]![过滤]!!!哈哈哈!”

    说实话,我真的觉得有点害怕,只觉得老叔好象疯了样,我心说:他疯了!疯了!就算几个月不碰女人,也不至于这样呀!要命了!

    ……

    直到老叔往我的脸上[过滤]满了白乎乎的[过滤]后,才大大喘了口气,一下子坐在地上。

    我也疲惫的仰面靠在上,任凭脸上的[过滤]往下流……

    ……

    ‘嘭!’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我还没弄清楚怎么一回事,从外面走进一个人,个子又高又壮,光头,眼里闪着凶光。

    他就是奇奇夜总会的保安头头——黑子。

    黑子进来,看看我,叫了声:“经理。”突然一回手,就给了老叔一个大巴。

    这下把我吓坏了!我赶忙喊:“黑子!你[过滤]什么!”

    七哥突然在门口出现了,身边还带着两个保安,七哥努努嘴,从七哥的背后忽然钻出小文和小月,她们跑过来,一边说:“丽姐,您没事吧?丽姐您受委屈了。”一边把我从地上扶起来帮我整理衣服和丝袜。

    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嘴里应和着说:“没事,没事。”

    小月眼睛里含着眼泪,掏出手绢,轻轻的帮我[过滤]着脸上的[过滤],小声的在我耳边说:“姐!你受委屈了。”

    可真是把我弄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了?我看着七哥,七哥走过来,小声的对我说:“丽姐,你受委屈了。”

    说完,七哥突然间换了一副面孔,眼睛里闪现出凶光,黑道上那种要杀人的凶光,狠狠的瞪了老叔一眼,老叔刚要站起来,黑子一抬脚正踹在他心窝上,老叔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七哥冷冷的笑着说:“姓晋的!你好[过滤]子到头了,现在外面到处通缉你呢,你又跑到我的办公室里行凶来了,[过滤]呀你!”说完,七哥不紧不慢的点上一支烟,冷笑着说:“我可是守法的,已经报警了。黑子!给我绑人!”

    黑子也不说话,象拎小鸡似的把老叔拽起来,两个保安一起上,把老叔架了起来。

    老叔还想自卫,黑子过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喊着说:“[过滤]你妈的!还炸刺儿!打不死你的!”

    老叔点点头说:“好!老芠过滤]」缓荩「疑虾诘赖耐嬉饬耍∧愀壹亲。∥宜杷懒耍∧阋彩堑姹车模 ?

    黑子听完,左右就是两个大嘴巴。

    七哥冷冷的一笑,忽然一回头,冲着门外说:“张局,您别沉着了?快露面吧?这儿正恐吓我呢!”

    转脸从外面走进一个一身警服的中年人,个头高大,肩膀上扛着好几颗星。

    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是近期经常出入夜总会的人之一,每次来这里,都是我们伺候着,有时候是我和宁宁,有时候是小文和小月,七哥从不说他叫什么,什么来历,我们也不敢问,只感觉着,这个人挺有来头的,没想到,竟然是警察局长!

    七哥把他让到房间里,指着我说:“张局,您可看见了,晋局长到我的办公室里行凶,[过滤]了我这的经理,还有,他还逼迫我们这里的工作人员卖[敏感词],还勒索我,这些您都看见了吧?”

    中年人点点头,温和的对七哥说:“老七呀,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你放心,法律是公正的!对于象晋局长这样的贪污、生活堕落的坏分子,国家是绝不姑息的!”

    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我隐约看见上面的三个大红字:拘捕令!

    他把纸打开,放在老叔的面前,冷冷的说:“晋局长,看清楚了。”

    老叔看了一眼,一下子低下了头。黑子和保安马上把他架了出去。

    中年人对我们和七哥点点头,迅速的走出去……

    这件事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给七哥好脸色,七哥也觉得内疚,总哄着我。

    这天,我到他办公室里交帐,七哥看了看,我冷冷的说:“没事我走了。”说完,我就譡过滤]吒缤蝗缓傲艘痪洌骸暗然幔 ?

    我马上站住了。

    七哥站起来,走到我的背后,搂着我的肩膀,坐在里,呆了一会,慢慢的说:“还生气呢?我也是没办法,要事先告诉你,恐怕你也不那么真。”

    我心里有气,使劲的啐了一口,说:“呸!真?!想真的不是?要不你也按着我[过滤]我一顿!你看真不真!”

    七哥听完,忽然‘扑哧’一笑,说:“行了!行了!你还真上脸了!我不是也为了咱们夜总会嘛!姓晋的仗着自己是个官儿了,狮子大张嘴!他妈的一下子就是十万,老子挣的这点钱儿还不够给他的呢!你说我不把他整倒了行吗?你们吃什么?孩子们吃什么?我拿什么给他们发工资?”

    见他说的还算有理,我心里舒坦了一点,扭头看着他说:“那你也不应该让我去呀!你跟我说实话,看着他那么糟蹋我,你就一点不心疼?你说!”

    七哥看看我,眼睛里忽然闪出一种怪怪的眼神,慢慢的说:“其实你们4个每次出去我都心疼,尤其是你。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姓晋的曾经跟我不止一次说过,单独让你陪他,我都礫过滤]耍哉獯挝夜烂牛仓挥心憷矗呕帷还暇顾锕勖牵獯挝幌拢菜闶侨盟偎狼埃私崃诵脑福±觯勖嵌际荹过滤]这个的,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应该知道,道儿上有很多时候是身不由己,为了混饭吃,苦呀!”

    我听完他的话,想到了许多事情,强装笑脸的陪男人睡觉,还要应和着男人们的各种古怪的想法,下贱到什么都玩,什么都做……玩够了,还要录象……照相片……

    吃口饭真不容易。

    我笑了笑,甩了甩头,站起来,冲着七哥一笑,说:“七哥,好啦!我好啦!”

    七哥仔细的看了看我,忽然笑着说:“小丽,我现在才发现,让你当经理,简直是我的造化。”

    我笑了笑,走出去。

    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好好的整理了一下,慢慢的走下楼梯,开始工作。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