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了了了 大大的七部集 > 正文 短信时代的偷情2

短信时代的偷情2

    孙处长[敏感词]笑着抱住小凤的头,张开了大嘴,含住了我妻子主动吐出来的香舌,

    美美地品尝了起来。

    亲了一会儿,小凤开始高炽,无意识中蠕动着,把一条雪白丰腴的

    大腿勾到了孙处长的[过滤]上。

    孙处长把小凤轻轻地放倒在床上,拿出了套子。小凤羞涩地把孙处长的大鸡

    巴握在手里,对他说道:

    “你的东西真得好大哦!”

    “比你老公怎么样?”

    “他简直没法和你比了!你看你的两个[过滤],就象鸡蛋似的。”

    孙处长开始得意地[敏感词]笑起来。

    小凤又急急的补充道:“可是我已经习惯了他的东西,觉得也很好的。”

    “今天我会让你感到更好!”

    小凤羞道:“你不许太用力[过滤],你的东西太长太粗了!我会受不了!”

    孙处长摸了摸小凤的下身道:“哈哈!都湿成这样啦?看来火候差不多了。”

    我这里突然好象也有了些感应,于是又发了一条短信给她:

    他[过滤]进去了吗?

    小凤回道:马上。

    不到一分钟,我收到短信:

    他已经[过滤]进你老婆的[过滤]里了。顶得很深,我流了好多。你感觉如何?

    我回道:心里好痛,但又真的很刺激。

    孙处长先是没有动,问小凤:“如何?”

    小凤抬身看了看孙处长湿润光泽的大[过滤],正死死地[过滤]在她饱含花蜜的粉红

    色里,突然间意识到:

    “你怎么没戴套子[过滤]?!”

    “要[过滤]的时候再戴[过滤],傻瓜!这样肉贴肉地抽[过滤],你才会[过滤][过滤]!”

    此时,我老婆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第一个想法就是,如果老公在现

    场实实在在地感受这一刻,一定会后悔万分,因为无论怎样的描述,都表达不出

    来这种被别的男人的[过滤]深深[过滤]入的极度快感与刺激!

    过了一会儿,我老婆扭了扭[过滤]说道:

    “你[过滤]得好深!你的[过滤]太大了!我……我今天可能要出丑了,一会儿不许

    笑话人家哦!”

    孙处长一面[过滤]着我妻子丰美的肉逼,一面将一个食指放到小凤的[过滤]上,反

    复地揉搓着。

    小凤脸上有说有笑的表情终于变了,她几乎不敢有什么活动,只是象和我做

    爱时一样,轻轻地拉着孙处长的手,仔细地体会着,感觉他们交合的器官,仿佛

    变成了强劲的发电机,随着时快时慢的磨[过滤]发电,不断地随机向身体的各个部位

    发[过滤]出强烈的电流,将她酥麻颤抖着,全身的各个部位都为之迷醉和亢奋!

    小凤过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我,一是怕我受不了,一是想分分神,便一面接

    受着孙处长越来越猛烈的抽[过滤],一面撑着胳膊肘给我回信:

    [过滤]得不行了,会坚持给你汇报的。

    刚刚发完短信,孙处长突然抱起她,把她按放到自己的大腿上,中间孙处长

    的大[过滤]子死死地顶着我爱妻的肉逼深处,与小凤面对面地相拥,他突然对小凤

    道:

    “你的小洞洞不象是生过孩子的,怎么这么紧?还有一股吸力[过滤]!”

    小凤笑道:

    “领导,我得天天运动[过滤],所以里面还是很紧的,便宜死你了!至于有吸力

    呢……“

    小凤突然红了脸:”这要怪你该死的大[过滤],那么粗,那么长……哦……老公,你磨到我里面

    的肉肉了……哦……[过滤]得那么深……人家从来没覽过滤]庵痔逖閇过滤]……里面……里

    面好舒服[过滤]……“

    “是吗?那好,我就用力[过滤]死你!”

    小凤一下子趴到他身上,在他耳边蟍过滤]溃?

    “你不要怜悯我,我是个贱货,你[过滤]死我吧!”

    幸亏我没有亲临现场,否则一定会心脏爆烈的,这样的场面,这样的对话,

    这样的亲呢,这样的交合,组合到一起,远远超过了我的想像空间!

    孙处长抱着黄凤柔嫩肥硕的[过滤],上下快速地举着小凤百斤左右的动人娇躯,

    小凤受到了极强烈的刺激。我一向不爱运动,也曾试过这种姿式,但是从[过滤]的

    长度到抽[过滤]的力度,都没有孙老二强。小凤开始哭爹喊娘地叫起床来。

    “老公……老公……我的亲老公……我[过滤]死了……你[过滤]得好深……[过滤]……[过滤]

    ……你[过滤]进……我……哦……[过滤]……里啦……哦……”

    小凤的叫喊声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她躯体的强烈

    感受!

    “快要爆炸了!我………我这是怎么了!”

    “你的[过滤]怎么又会旋转又会蠕动[过滤]?!”

    “我不知道……哦……”

    小凤激动地几乎要哭了起来:

    “人家从来没覽过滤]庋母芯趼铩丁摇也恍辛恕摇猍过滤]

    了……”

    “[过滤]吧!你的小逼夹得我也好舒服[过滤]!小凤,我爱你!”

    我的妻子也忍不住叫了起来:

    “我也爱你!老公!”

    小逼里流出来的大量[敏感词]水,把小凤的[过滤]都打湿了,小凤咬紧牙关,极力忍

    着,不想太早丢了,并配合着孙处长的举动,试着自己一上一下地活动。

    过了五六分钟,孙处长猛力一顶,小凤的[过滤]正好也落了下来,孙处长的龟

    头就完全地嵌进了小凤的[过滤]里。

    我妻子小凤脸上的表情非常独特,看上去甚至有些呆滞!其实她脑子里一片

    空虚,在的边缘,仿佛有暴雨前天空几道隐隐的闪电划过她的脑海,她还在

    想着我,想着世界上这个她最亲近的人,想告诉我,孙处长要给她的,不是

    与我时那样绵绵的细雨,而将是一场毁灭天地的海啸!

    孙处长一把即将酥软的温香软玉搂在怀里,黄凤的香唇就势吻上了他。

    孙处长慢慢地顶着我老婆黄凤的[过滤]颈,刚研磨了几圈,黄凤就再也受不了

    了,叫了一声:

    “妈[过滤]……我要死了……哦……哦……”

    黄凤生平第一次来了女体[过滤][过滤],从而体会到了浪水激[过滤]的快感!

    孙处长将小凤放倒在床上,取出一叠纸巾,慢慢地拂拭着我爱妻小凤从肉逼

    里不断流出来的[敏感词]液。小凤无声地流着泪,过了一小会,她拿出手机,给我又发

    了一条短信:

    呜,你没出息的老婆,被别的男人[过滤]得[过滤]身了,狂[过滤]!

    那么他[过滤]了吗?

    发完这条短信,我的手指真地开始抖了起来。

    还没。她回道。

    过了一会儿,我突然跳了起来,穿上衣服便想出门找她。我知道他们单位的

    宿舍。

    快,还来得及!

    “爸爸,这么晚了,妈妈加班,你也要出去[过滤]?”

    大妞站在门口道:“我一个人害怕。”

    小凤对孙老二含羞道:

    “老公,一会儿,真的,你别[过滤]进去,好不好?我答应过他的。”

    “只[过滤]进去一次,行不行?”

    “不行。戴上套吧。”

    “那我体外[过滤]。我能控制好的。”

    “你现在还是戴上套吧,要不,我怕……我怕一会儿,你控制得了,我控制

    不了……”

    “[过滤]?”

    “人家不好意思说……万一,我万一到时候,我快的时候,我忘乎所以

    要你[过滤]进去……你可别真[过滤]进去。我毕竟和老公承诺过的,他很是介意的。”

    “不过万一你夹着不让我出来呢……”

    “坏蛋!你坏!!!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嘛!!那就由着你吧……”

    此时,我老婆已经情动到极点。刚才这个男人给她带来的性快感,是她这辈

    子还未曾享受到过的。男人粗大的[过滤]嵌在[过滤]颈里的感觉,让她感到又痛苦又

    甜蜜,简直让她欲仙欲死。

    到半夜我收到了最后一条短信:

    刚刚我和他一起[过滤]了,他都[过滤]进我的[过滤]里了。他的[过滤]好禰过滤]叮盐业淖?

    宫灌得又满又烫的,老公,我真的[过滤]死了!我还要被他[过滤]!我们去洗澡了,待会

    儿他还要[过滤]我,我也想被他再[过滤]一次!

    我看着手机,也[过滤]了出来。然后我突然失控,拿起电视机的遥控器,奋力把

    它摔了出去。

    其实,孙处长确实是在体外[过滤][过滤]的。我老婆在最关键的时候,早就骚得忘记

    了要他从她的肉逼里拔出[过滤]来。总算孙处长还算厚道,在即将[过滤][过滤]的一刹那,

    拔出了自己粗大的[过滤]。而突然失去了大[过滤]的深入顶[过滤],我老婆的感觉并不是

    很[过滤]。

    事毕,我老婆紧紧搂着孙处长,酥软无比的肉身子黏着他,撒着娇:

    “谢谢你[过滤]。其实我真没指望你会……”

    “其实你心里想要我[过滤]在里面,是不是?”

    “讨厌!!……不过,说实话,我想告诉你,我这一生,真的不会再爱另外

    一个人了。很多男人以为,只要和女人上了床,就可以得到她的心,其实,多数

    女人都不是这样的。这么说,是不是有点伤你的心?”

    孙处长搂着她,痛苦地点了点头。

    “对不起,我们只能有这一次了。我这一次只所以同意你,是因为你确实很

    爱我,我欠你太多了。你又是老骚扰我,我索性彻底地给你一次。这还不是主要

    的,要不是我老公非逼着我这样……以后,你再骚扰我一次,我就把这事情向上

    一级组织部门汇报。孙处长,你明白了吗?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你凭力气也制

    服不了我,你清楚?!”

    孙处长听着黄凤斩钉截铁的语气,绝望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

    第二天晚上,黄凤才回到家里。我笑着看她,已经失贞的娇妻黄凤一头钻进

    我的怀里,再不言语。

    “怎么样?”

    “嘻嘻。”黄凤又得意又害羞地笑着,抬起头,眸子特别地亮。

    “昨晚上想我吗?”

    “想,想的快疯掉了,你快说[过滤]?”

    “唉呀……有什么可说的!”

    黄凤跺跺脚:“和你一样呗,大[过滤],比你长点,[过滤]得深点,[过滤]得多些,做

    的次数多一些嘛。”

    “你叫碵过滤]耍俊?

    “[过滤]呀,我是个女人嘛,和一个英俊壮男偷情,当然很刺激啦,当然会

    啦!”

    黄凤拉长了语调,好象很泼辣又很无所谓的样子。

    “没让他[过滤]进吧?”

    “没有啦,都[过滤]在套套里了。”

    我虽然很不满她这么故意地敷衍我,但是心里还是很冲动的。安顿好女儿后,

    就迫不及待地搂着黄凤上碵过滤]恕?

    …………

    完事之后,我和黄凤都已经[过滤]疲力竭了。

    “我已经和他那个了,你……你是不是已经和她断了?”

    “基本上……就是…[过滤]……我们其实只是[过滤]神上相好,但是……那个……”

    黄凤冷笑了糩过滤]骸暗侨馓迳弦部炝税桑俊?

    “看来我得和她撕破脸了?”

    “别!你只要去找她,我就和你离!”

    我叫了起来:“许你和孙处长那个,就不许……”

    “啪”的一声,黄凤抽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

    我马上就开始起身穿衣服。

    黄凤呆了呆,死死地抱住我,哭了起来:

    “为什么[过滤]?!我什么都答应你了[过滤]!好弟弟,我不想失去你[过滤]!”

    我犹豫了起来,我怎么能这么过份呢?我不由得再次抱住了黄凤。

    …………

    五点多,我醒了过来,看见黄凤还是大睁着眼,望着天花板。

    “醒了?”

    “一直没睡。”黄凤苦笑了一下。

    “是我不好。……我真是舍不得她。”

    “所以你就舍得下我了?”

    “更舍不得你!”

    黄凤再三犹豫,好象终于下了决心,看着我,缓缓开口道:

    “其实,我也开始有点舍不得他了。”

    我一下就跳了起来,疯狂地扯着她道:

    “不!一次就够了!前天晚上,我都快疯了,都快错乱了!”

    看着我急成那样,黄凤突然笑了。

    “如果你再和她那样藕断丝连,我就继续和他来往。明白吗?”

    “什么?我抽死你!”

    我抬起胳膊就挥了一下。

    “啪”的一声,我这才傻了,以黄凤武林世家的身手,十个我也动不了她一

    下[过滤]!她为什么……

    “对不起,我的好老婆,我以为你会……”

    黄凤摸着脸,摇摇头,痴痴笑着道:

    “我是存心让你打的,好让你明白,我是认真的。哥们,每天晚上,八点钟

    之前回来。否则,我已经给过他了,再给几次也没什么的。而且,我……”

    黄凤咬着我的耳朵低声道:

    “他比你[过滤]得更好,每次都[过滤]到我的[过滤]里去了。”

    我推翻她,挺起突然翘起的[过滤]便[过滤]了进去。

    “他是随时都想[过滤]我的。给你十天时间,开了那个小。否则我会比她更

    骚,只要你们做了,我就让他不戴套子[过滤]进去,并且在我最容易怀孕的时候,就

    在这张床上。上个户口的能力,我想孙处长还是有的。”

    “现在,你就给那个小打电话!告诉她,让她滚。不要再介入我们的生

    活!”

    黄凤拿起手机,以拿枪的姿态顶着我的胸口,眼中露出一丝杀意。

    “不……不……不!”我叫了起来。

    “好吧。”

    她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你不是喜欢看我被别的男人[过滤]吗?”

    “我不喜欢了!一次就要我的命了!”

    这句话仿佛是从我的食管里噎着出来的,我开始流泪。

    “你最好盯死了我,每天晚上你都得在家盯着。”

    一个星期后,谢东华便回国了,月儿一直不敢告诉我。四五天后,她吞吞吐

    吐地问我,半年之内,我能否和黄凤离婚?如果不能,她能否和谢东华展开一般

    性的交往。

    什么叫一般性的交往?我气结。

    她低头不语。

    “我明白了,你给我的时限是半年。”

    我接着问:“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逼我了吗?”

    半响之后,月儿终于咬着牙问我:“错在我吗?”

    “你还爱他?”

    月儿沉吟了半天,对我道:“我刚才很认真地体察了一下。怎么说呢……

    很不幸地是,我发现自已的心好象分成了两半,一半给了你。“

    她有些紧张地看看我,怯怯地,半天没敢说,我心里抽了一下。”说吧。“

    “另一半,我给了我爸爸妈妈!嘻嘻,根本没有别人的影子[过滤]!”

    “小妖[过滤]!敢逗我!”

    我们单独租了一套房子,我和齐月儿却还没有发生关系。一方面,我自

    己尽量克制——其实当时我的潜意识里非常明白,我几乎、基本上、99%地离

    不开黄凤。

    月儿好象也有所意识,本能地为了保护自己,在我们最浓情似火、交颈厮磨

    的时候,在枪已经上膛、火已经顶上的时候,谁也没提出要跨出那关键的一步,

    月儿要把自己在新婚之夜完完整整地献给我。

    有两次,几乎已经深入进去了。

    月儿处女的肉[过滤],想必是又紧又美[过滤]。

    我没有一天回家时间晚于十点。

    黄凤好象恢复了以往的宁静和安祥。上下班,周未时不时地带着孩子参加这

    个班那个班,或回爷爷奶奶家看看。再没听她说起孙处长的事。只是偶尔地,当

    我回家稍晚时,她的脸色便会很不好看。

    夫妻生活,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没再主动过一回,她好象也无所谓。一

    方面,我向齐月儿做过承诺,另一方面,我心里面对上次她和孙处长那事,还是

    存在着别扭。

    在短信联系的时候,我曾获得的那种扭曲和极致的快感,在这样冷清的家庭

    气氛中,自然也就荡然无存了。

    有一次,她带回了几张[过滤]回家看。而且是一个人看。

    晚上,便向我求欢,我无法拒绝她。我远非厌倦她的,有一次,我曾在

    黄凤熟睡之后,看着她光洁的背部和修长的大腿,感受着她那温馨肉感的气息,

    手[敏感词]了一次。

    我知道在我正常人的面目下,我的心理世界,存在着心理学一些无法解释的

    一些谵妄的偏僻死角,而她的[过滤]神世界里,定然也有一些纯洁的东西,开始发生

    了诡异的变化。

    果然,没出两天,黄凤排出一张时间表,告诉我,哪些天哪些天,可以做,

    建议规律是怎么样的。

    我有些急了:“我现在每天都按时回家[过滤]?!”

    “对,十点钟之前,都能回来。不过我们既然是夫妻,就应该形式和内容上

    都符合这个称谓。”

    “为什么非要这样呢?”

    “为什么不能这样呢?”

    “你这样做只能……”

    “留住你的人,留不住你的心,对吗?”

    我无言以对。

    “我自问还有几分姿色,我的对你还有相当的吸引力,你为什么不能爱

    我呢?”她有些哀伤。

    “爱……”

    “张同,你还是爱我的,你看,为了怕我红杏出墙,你现在回家比过去又准

    时又规律……那个小妖[过滤],你还没有得手吧?谗死了吧?嘻嘻。”

    她不无得意地挑衅地看着我笑。

    我大怒,压着黄凤的手:“你明知道……”

    “明知道你们相爱,就是不给你们一次机会,就是要死死地霸住你!”

    黄凤非但没有反抗,还挺着丰满的酥胸,脸色绯红,眼含春色地看着我。

    “要么3p一把吧?我把她叫我家里,咱们明晚上一起happy一把?我

    也看看到底落红是什么样子。”

    黄凤是个处女,但是因为经常从事非常激烈的身体对抗性的运动,处女膜早

    已破了。

    “你这个人真无聊!”

    黄凤的[敏感词]峰已经贴上了我的胸口。

    “我是说真的。”

    她的声音也越来越腻:

    “我这倒是不折不扣地出过轨了,你这个小家伙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我倒是

    真有点过意不去呢。可是单独放你们,我心里就是不能接受,女人的醋劲是很大

    的,不过如果当着我的面……”

    “你疯了?!看黄片看的吧。”

    黄凤幽默地扬扬眉:“很有心得哦,想和你分享一下。”

    我也笑了,“说说看。”

    黄凤偏着头笑道:

    “那不行!得边做边说。好了,你反正这星期得交一次功课,不如早做早了。来!”

    然后她开始扒自己的内衣。

    我却在一边有些发痴:3p?月儿肯定不会同意的[过滤],不过也不是没有其他

    的方法……

    我真有点动心了,便积极地开始抚摸老婆的。

    有那么一会儿,黄凤咬着我的耳朵问:

    “告诉我,你现在抚摸我的时候,是和过去一样呢,还是觉得别扭,或是感

    觉很刺激?”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黄凤曾说,当初就是我这个羞涩的笑容一把虏获了她的芳心,她更起劲、更

    热情地吻着我:

    “老公,我的小老公,你回来吧。天底下的女人不都是那么一块肉吗?”

    “我说,你真想让齐月儿来我们家……?”

    黄凤愣了一下,继而腼腆地笑道:

    “你不许笑……其实,我心里面有时也会有点性幻想的。”

    “比如?”

    “比如……”

    黄凤很不好意思,声音又低又细:

    “比如,有些变态的,我希望看你……你和别的女人做,有时候,一想到你

    的[过滤][过滤]进别的女人的小洞里,我就非常地兴奋。”

    “真的?其实,象上次你和孙处长……”

    黄凤打断我的话,继续说道:

    “我有时就想,如果我能和她一起分享你,二女一夫,一屋两床,两个女人,

    随你上。我们一个主内,一个辅外,一个大,一个小,不是有个大妞了吗,再给

    你来个小虎子……”

    我曾经一度以为黄凤扭曲的表情是一种兴奋,直到她压抑不住,突然爆出笑

    声,我才明白自己被她耍了!

    她几乎笑得喘不上气来:“瓜瓜,继续做你的梦吧,我不会吵醒你的。”

    瓜瓜是她以前取笑我傻瓜的呢称。在我的大怒之下,她吓得跳下床,光着身

    子,一面在卧室里和我捉迷藏,一面继续格格地傻笑个不停。

    “要么和孙处长一起3p,你们俩一起[过滤]我……我真的同意,他的大[过滤][过滤]

    ……把我[过滤]得[过滤]死了……我一股一股地往外冒水……你要是要刺激的话,我们可

    以带上他……你这儿覽过滤]恕沂撬嫡娴摹貌缓茫俊?

    “不好……”我的手开始动作起来。

    “你不好意思承认吧,其实心里也是喜欢的是不是……”

    “小贱货!”

    “[过滤]我吧!”

    我极为冲动,摸着她的下身开始喘息起来。

    她软软地瘫在我怀里,一边吻我,一边还在窃笑着。

    我们的眼光相交,之后便是浑然不知天地的深情注视,颠倒万物不觉的缠绵

    之意。

    “老公,我爱你。”

    “老婆,我也爱你。”

    …………

    时至今[过滤],回想起手机蜂鸣前的那些情景,我依然怅然不已。当时,我真的

    下定决心,慧剑痛断情丝,和齐月儿分手。家庭生活的幸福走向,几乎就要在那

    一刻盖棺定论了。

    也许是冥冥之中确有天意,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注定要发生的,当我正准备

    取套子时,收到了齐月儿一条突如其来的短信,也就此改变了我的2004年。

    老公,我肚子疼得厉害,你快来救我。

    黄凤一把夺过手机,看完短信之后,突然间象换了一个人,不,变成一头愤

    怒的母狮!

    “老公?!她……她太过份了!”

    黄凤气得脸都扭曲了,“你只要先抬脚离开门,我后脚跟着去孙处长家!”

    “你这是怎么了?她身体有病,就算是一个同事,我也该……”

    “问题是她不仅仅是你的同事,你还叫你老公,无耻!这个骚狐狸,她为什

    么不死!你譡过滤]愀易[过滤]乙沧[过滤]么箧ひ桓鋈嗽诩依铮颐且黄鸢颜飧黾叶蓟?

    了吧!!天[过滤]!我想死[过滤]!”

    在我穿衣服的时候,发现她的眼神真得如此绝望和疯狂至极,我害怕了。

    我连忙过去搂着她,安慰道:

    “老婆,我现在跟你说,把她送到医院后,我马上回来。我明天就坚决和她

    断,我是说真的。”

    黄凤双肩颤动着,在满脸的泪水中,指着我,对我说道:

    “你说的[过滤],你说的,我再给自己心头上扎一把刀吧!我一次次给你机会,

    希望你收手,记着,如果你今晚上不能回来,如果你明天不和她断,不管以后你

    是不是夜不归宿,我也要红杏出墙了。我已经受够了!”

    过了片刻,她经过训练的良好心理素质使她终于镇定下来:

    “你去吧,去吧。车钥匙在这儿。”

    把齐月儿送进医院后,在等待医生处理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齐月儿索性

    把我的双手都紧紧拉住,眼里含着泪水,对我道:

    “是不是你老婆打过来的?”

    她无所谓地问道,已经不管边上的人用什么眼光看她了。

    我点点头。

    齐月儿死死拉着我的手,不让我接电话,眼光片刻不离我的眼睛。直到手机

    不再响,她才缓缓说道:

    “也许我过去是太为别人考虑了。从现在起,你不得离开我。你在这里等着

    我。”

    “我……答应你。”

    等齐月儿进手术室后,我连忙给黄凤打电话,黄凤等了一会儿才接:

    “你回来吧。我现在就在阳台上。半小时之内,你要是不来,我就跳下去。”

    我傻了。有那么一会儿,我发现自己差点闭过气去。

    然后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我给孙处长打了一个电话,简单地把前后事由讲

    了一下。

    孙处长沉吟了一会,便道:

    “我马上就去。你专心照顾你那位吧。”

    听他的话有些怪,但我已经顾不上吃醋了。

    在路上,他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兄弟,你这样不行[过滤]!”

    “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会害了两个人的。”

    我万般无奈地苦笑了两声。

    “小凤是真爱你[过滤]。你不该还和那个女孩牵牵连连的。”

    “要不,你就离。没见过象你这样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婆婆妈妈腻腻歪歪的

    人。连我都被你害惨了,原以为是块肥肉,结果里面还藏着个倒勾,现在我想吐

    也吐不出来了……”

    然后他便有些恼火地骂了一句,挂掉了电籟过滤]?

    把我的“情夫”都请来了?真有你的!看来你今晚上不打算回来了?黄凤终

    于发来一条短信。

    接到她的短信,我长出一口气,但即而又开始为另一件事紧张起来。

    “不许在我和你的床上胡乱。”

    “那你就回来。”

    “她正在开刀,我得等她出来。明天我一早上回家。”

    月儿是个#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小手术,又过了一会儿便出来了。

    我强作笑容,上去拉着她的手。

    月儿向我微笑一下,便疲惫地再次闭上眼睛,缓缓说道:

    “给我妈妈打个电话,让她来北京。你把我送回家后,也回家吧。”

    第二天下午把齐月儿送回家,安顿好后,我哪里敢譡过滤]此帕耍睦锒?

    黄凤那头还是很牵挂,便发了条短信,问她: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黄凤回道:气成那样,还能做那事?我不是女超人。只是在他怀里哭了。

    之后又来了一条:我在认真考虑和你的婚姻。你回家吗?

    我叹一口气,不知如何回答了。

    齐月儿中间醒了两次,一次我给她换药,一次吃了点东西,问和她妈妈联系

    上了没有。

    我摇摇头:明天就可以下床的,不用老人家过来了吧?我在这儿守着你。

    到了早上五点多,齐月儿再次醒来,我在她身边也醒了过来。我们对视了一

    会儿,齐月儿温存地把头依在我胸口,对我道:

    “谢谢你照顾我。昨夜里你昨天晚上没回家,你老婆……”

    我紧紧地搂着她:“我老婆刚做完手术。我得陪着她。”

    齐月儿抬起脸看看我:“你决定和她离了吗?不要再考虑一下啦?”

    “这么长时间了,再拖下去,我们三个人都会被拖垮的。她自己提的。”

    “是[过滤],本来就是她先不正经的,上次还打电话来骂我。她算什么?根

    本配不上你!……你不高兴啦?”

    “她给你打过电话?”

    “哦……是的。她骂我。我说彼此彼此,她就傻了。你说她是不是泼妇

    [过滤]?你说[过滤]?发什么呆[过滤]!是不心疼了?”

    “别说了。”我哑着嗓子道。泪水只能从鼻腔流进肚子里。

    齐月儿突然很冲动地抱着我道:

    “好哥哥,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了。你真好,她对你那样,你还不愿说她

    的坏籟过滤]=矗阋欢ㄒ不嵴饷刺畚业摹!?

    “还有,我非常喜欢大妞,如果她不要的话,我一下子多了个小女儿,睡觉

    也得乐出声!我好喜欢她[过滤]!”

    …………

    我摸着挂在胸口的玉块,那种特别的感觉让我心中若有所思。在黎明时分微

    弱的光线里,好多回忆和感觉生动地在眼前飘浮着。

    我在想什么呢?

    是什么东西触动了我,让我如此伤感呢?

    遥远童年的一桩开怀乐事?一个曾令我魂牵梦绕、但多年不曾回忆的故人?

    发黄的老照片里,一些我再也叫不上名字的亲朋至爱?一个令我意动神摇的

    亲切温馨的微笑?

    在我记忆宝库的收藏里,有一件什么我未曾编号的至宝呢……

    黄凤的眼光!好一会儿我才明白过来,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她对我的微

    笑。有一种我说不出的温柔细腻的情愫,让我也鼓起勇气向她还以微笑。她便不

    笑了,只是长久地意味深长地注视着我,直到朋友发现,这两个人已经互望着出

    了神,窃笑着用[过滤]咳把我们面红耳赤地惊醒。

    这个越来越混乱的世界教会了我很多不该学的东西,欺骗,谎言,背叛,但

    是我可以欺骗自己吗?可以背叛我自己吗?我可以一直在谎言和失信中生活吗?

    看着齐月儿在我怀里沉沉的睡态,偶尔翳动着鼻孔象个乖巧的猫咪,我不觉

    无声地长叹一声。

    第三天我才抽空回了一趟家,家里乱糟糟的,黄凤是出了名的清洁利落讲卫

    生的人,她怎么这样?再看厨房,更是不得了,一水池的碗,好象有好几天没洗

    了。墙角里爬着蟑螂,你好桶里的你好连塑料袋也没装就直接倒进去了,味道已

    经非常地臭了。

    客厅的茶糩过滤]嫌幸徽欧庑牛豢矗腔品锪舾业模?

    这封信,希望你看完后认真考虑一下。

    我考虑了再三,知道事情已经不可能再挽回了。但是出于某种我不能解释的

    原因,我暂时不考虑离婚—如果你试图通过法院来解决,我可以奉陪。

    我们分居一段时间吧,你来去自由。我对你没有任何限制。大妞我已经送回

    她爷爷家里了。不知你觉得是否合适把这事情告诉老人,我想征询你的意见。

    你常用的药和衣服我都已经给你洗好,放在大旅行包里,家里很乱,我没心

    思收拾,怕小虫子爬进包里,把包放在壁橱里了。过一个星期是老人的生[过滤],你

    如果有时间,就买些东西回。

    还有,再过两周,我的生[过滤]也到了—三十三岁了,不过做女人做得好失败,

    如果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残留了一些爱的余烬,给我发条爱的短信吧。没有你的祝

    福,可能我会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傻事。我向单位请了假,一个人出去散心了,

    我需要更多的勇气和智慧来面对这件事。

    还有,我发现孙处长对我是认真的。如果我和你离了,就算做为一起相处五

    年的朋友吧,你觉得他适合我吗?写到这里,我觉得还是把我为什么不想马上和

    你离的原因告诉你吧。因为这两天,我一个人待在家里,感觉自己已经到了疯狂

    的边缘。

    如果我和你离了后,根本无法一个人面对一切,如果能有个伴—不管是不是

    孙处长,不管我能否对他发展出和对你一样的感情,我或许可以挺过这一关。所

    以,我希望你在我和孙处长的关系定下来之前,不要和我离。这个要求不算过份

    吧?

    包里还放了些避孕套,你和那个该死的就使劲做吧!非不戴套的话,先带她

    到医院查查身体!无论我们还是不是夫妻,我希望你爱惜自己的身体。不想再和

    你发短信联系了,好多说不出口的话,我们都是通过短信进行表达,短信使我们

    堕落而浑然不觉。

    依然爱你如故的老婆黄凤

    我把家里收拾好,累得腰酸背疼。一看手机,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客厅中央

    的大旅行包,我打开看了看,几乎把我所有[过滤]常需要的东西都放了进去。甚至包

    括一瓶男用香水。突然之间,我落泪了。因为我不知我依然深爱的老婆,在收拾

    这些东西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几天之后,月儿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我们在一起的数度缠绵中,有一天晚

    上,齐月儿在我的爱抚中,再也无法自控,她光着身子压在我身上,的下

    体有意无意在顶在我的[过滤]上,并想继续深入。我含着月儿[敏感词]的[敏感词]头,一双手

    搂着月儿光滑细嫩的小[过滤]。

    “月儿,想试试吗?”

    月儿点点头。

    “还是你在下面吧。”

    月儿侧身躺下,一双手还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

    “我……我有些紧张。”月儿颤声道。

    “没事。”

    我从月儿细长的双脚,一路沿着她的小腿,一直吻到她的大腿内侧。再从月

    儿的耳后,沿着她的胸,腹,一直吻到她的三角区。

    等我分开她的大腿,才发现她粉红色的[过滤]里,已经是一片亮晶晶的玉珠[敏感词]

    液了。

    我试探着用手揉了揉,月儿的身体非常敏感,一下子就弯了起来。

    “不……不……”

    我继续用手指挑逗着她,一只手开始快速地揉动她的[过滤],另一只手的两根

    手指,便顺着孱孱流出的滑溜溜的[敏感词]液,伸进了她的里,在的肉壁上轻

    轻地摩[过滤]着。

    月儿的身体开始无规律地挺动,出气如兰,声音都有些沙哑。

    “好……好……可以的了……请戴上套……”

    我拿起从家里带来的保险套,突然呆了片刻,想起了黄凤。

    有那儿一会儿,月儿也感觉到什么,她支起上身问我:

    “是你和她用的那种保险套吗?”

    “月儿,如果你是我老婆,我外面有人了,你会给我准备保险套吗?”

    月儿呆住了,她傻傻地看着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黄凤还是没回来,但老人那里带着个三岁的孩子有些吃不住了,齐月儿这儿

    又无法带孩子的,我只能搬回家住。月儿也非常想提前体会一下当妈妈的滋味,

    就和提出要住到我家。因为那个房子是我父母给我的,我想了想,便同意了。

    结果便出事了。

    大妞对家里发生的一切变故丝毫没有感觉,妈妈走了,又来了个漂亮阿姨,

    对她的疼爱覽过滤]薏患埃比桓咝恕T露刮仕阂俏业蹦愕穆杪枘?

    同意吗?

    大妞便说:“别的小朋友只有一个妈,我有两个,我比他们更厉害!”

    我阻止了月儿。

    只过了四天黄凤便回来了。当时我不在家,月儿正带着大妞玩。黄凤推门一

    看到是她,当时便有些站不住了。两个女人用敌视的眼光看着。黄凤尽量地克制

    着,对她道:“在我和张同离婚之前,这里还是我的家,请你譡过滤]弊藕⒆游也?

    想和你打。”

    月儿心里也是很发虚的。她马上开始收拾东西。黄凤搂着孩子不作声地看着

    她。当月儿就要离开家门的时候,大妞很有礼貌地挥手说:“妈妈再见。”

    黄凤失控了,先是骂了一声,抄起不知什么东西,便扔向月儿,月儿一下子

    躲开来,回了句泼妇,便哭着跑掉了。

    黄凤当着孩子面,在家里把一切能砸的全砸了,包括电脑、电视等部分贵重

    物品,然后跑到洗手间,开始烧她的[过滤]记、和我过去来往的信件和照片。邻居们

    终于联系上我,告诉我,孩子都要吓傻了,现在他们正看着呢。说黄凤把家门反

    锁,怎么也不听外面人劝,一个人在家里烧东西,都已经打了110了。

    等我回家的时候,110已经破门而入,把刚刚割断脉膊的黄凤送进了急救

    中心。

    洗手间地上全是血。

    两个小时之后,黄凤才醒了过来。看着我,第一句话便是:

    “在我和你离婚之前,你只要一晚上不在我身盵过滤]揖徒幼抛陨薄!?

    我慌不迭地点头称是。

    黄凤笑了笑,接着道:“大妞我是不会给别人的,要么我带着她一起改嫁,

    要么我带着她一块儿去那边。”

    “哪盵过滤]俊蔽一褂行┓冈危な慷及琢宋乙谎邸?

    “我刚才去的地方[过滤]。”

    我只好再次回到家里,一住便是三个月。

    我把黄凤要我带给齐月儿的话告诉了月儿:“她说,最迟不超过三个月,一

    定和我离。”

    “为什么还要再拖[过滤]?”

    我把黄凤临走的时候给我写的那封信给齐月儿看了,齐月儿本来就因为黄凤

    的自杀的事,心里面非常地不是滋味,看完这后,便搂着我哭了。

    “其实女人都……挺可怜的。唉,我本来好喜欢她的。真是造化弄人[过滤]!”

    “你再给我一段时间,好不好?我已经和她分居了。她带着大妞在里屋睡,

    我在书房睡。一方面是她自杀的事,另一方面,你知道,我和她才结婚五年,这

    房子不算我们夫妻共有财产,只能算我个人的。我现在要是和她离了,依她的性

    格,一定马上就要搬走的。她家不在北京,住哪里[过滤]?”

    “她和那个孙处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过滤]?”

    “他们好象有些进展了。”我强忍着一肚子的酸水,继续帮齐月儿打着求职

    信,一脸无所谓地样子。因为我和齐月儿的非正常关系,公司考虑再三,还是让

    齐月儿辞职了。

    “老公?晚上我有约会。你带带孩子吧。”

    “约会?”我满腹狐疑。

    “什么性质的约会?”

    黄凤一面对着镜子抹口红,答非所问地说:

    “你看口红还行吗?”

    “我问你什么约会?和孙处长?”

    黄凤哧地笑了出来,一脸惊讶地道:

    “当然啦。我总得替自己考虑考虑吧。别介意,你不是吃醋啦?“

    “才不呢!当初你不也和他约会过吗?”

    “噢!”

    “你怎么开始用口红了?”

    我望着镜子里红唇白齿、美貌如花的妻子,胃里开始泛上一股一股的酸水。

    “三十三了,不打扮不能出门了。”

    “你根本不象三十三的……”

    我情不自禁地搂着她的肩,黄凤马上拨开我的手。

    “喂,别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有你那么谗的吗!”

    镜子里,一双宁静的明眸和一双喷火的眼睛相遇了。

    “你可以给他搂你的腰,就不能给我搂?!”我一下子较起劲来。

    “因为你搂了她的腰,你就不能再搂我的腰了。”

    我有些气馁,但是到出门的时候,再次耍起无赖,死死地搂着老婆。

    “不行,张同。”

    老婆更加坚决地推开了我,看我可怜兮兮的样子,抿嘴笑道:

    “我们是在分居期[过滤],也是为了你好,你早晚得接受我和另一个男人大被同

    床的事实吧。”

    “你晚上要和他去哪里?”我已经醋意泛滥起来。

    “不告诉你!”

    黄凤凑到我脸前,丰挺的酥胸有意无意地蹭着我的胸口,脸色晕红、鼻息咻

    咻地对我蟍过滤]锏溃?

    “可能……到他家,和他鬼混一晚上。”

    出门之后,老婆便叫上车,一直到了约会地点,挎着孙处长的胳膊对他道:

    “别回头,有人盯着我。”

    孙处长脸色一变:

    “不会吧,从来只有我们盯人的,谁敢盯我们?”

    黄凤一面拉着他往前譡过滤]幻嫒套判Γ?

    “我老公。”

    孙处长反应过来,过了个街角后,忍不住笑道:

    “不会这么笨吧,用自己的车盯人!甩掉他吗?”

    “让他看,谗死他。”

    孙处长过了一会儿,突然叹息道:

    “知道你不想和他离,不过这种损招,伤的可不是他一人[过滤]!我已经有些放

    不下你了。”

    黄凤迟疑了一会儿,把头靠到他肩上,叹道:

    “谁让你爱我呢。你只能吃亏了。不过,最后,我会给你奖励的。”

    我先回到家,把脑子里还是不断地闪现着黄凤和他在公园的长椅上,在昏暗

    的路灯下,卿卿我我地亲热画面。

    第一次看到老婆和别人亲吻,也能这么投入!

    第一次看到娇小的老婆被他压在身下,掀开衣服,让他从肚子亲到[敏感词]房。

    第一次看到黄凤蹭掉皮鞋,让他从小脚到大腿摸了个够!

    我突然觉得,黄凤的一切都是如此娇美和。

    我跑到厕所,一阵冲动之前,准备手[敏感词],突然又觉得不对,他能摸我为什么

    就不能摸!再说黄凤可能一会儿就要到家了。刚才,如果不是眼看着老婆和他分

    开,我可能还会再盯下去。如果她要是真去他家里了,我更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

    反应了!

    这样子,我能舍得下黄凤吗?我自己都一万个不相信。

    黄凤一推门走了进来,我马上冲上去,死死地抱住她,再看她嘴上的口红没

    了,我愈加来气,一面亲她一面要抱她上床。

    黄凤只是笑着抗拒着。直到她身上的衣服再次被我拉扯下来,她才用有力的

    双手坚决地制止了我。

    “我马上就要是他的人了。你找你的小月儿[过滤]!”

    “要不给我,我现在就譡过滤] ?

    “那我就回他那儿!”

    “你现在就譡过滤] ?

    黄凤真的又开始换鞋和理头发。

    一阵绝望之下,我抱住了她。

    “你还是我老婆呢!不能譡过滤] ?

    看我的眼睛都湿润了,黄凤斜着眼,温柔地用手指点着我的额头,道:

    “别乱想了。晚上不许手[敏感词]。以后看你的表现,我会给你奖励的。”

    然后把我关到了门外。门外的我,万般沮丧而又心气难平。

    因为电视机被黄凤砸坏了,我们两个每天晚上都要聊得很长。我躺在床上,

    黄凤便死也不上来,我要是揽她入怀呢,基本上三五分钟后,黄凤便会推开我。

    我和黄凤好象再次回到了谈恋爱的时候,几乎随便一件事情,我们都可以说

    上半天,还意犹未尽。直到她突然看看表,说:

    “[过滤]呀,我还有个约会。”

    总而言之,在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她不断地和孙处长约会,却基本上拒

    绝了与我稍微亲密一点的接触,更不要提我屡战屡败的强行求欢了。每每想

    到她艳丽的双唇,她挺拔的[敏感词]峰,她修长而坚挺的双腿,都已经不再为我所有,

    成为另一个人的领地,而我却不得芳泽,就痛不欲生。

    另外一个战场更加残酷,我不得不回过头来,再一次地征服黄凤的心,在黄

    凤的心灵世界,我和孙处长展开了一场血淋淋的厮杀较量,比幽默,比风趣,比

    关心,比细致,比气质,甚至比爱情……

    经常,我需要面对类似这样的突如其来的挑战。

    “老孙说,现在这种试行的规则根本就是有问题。说是以人为本,其实不管

    是什么样的交规,机动车驾驶员都会尽力保护行人的安全,但是有了这种交规,

    会更加助长了一些人的不守规则,出事故的几率,从长期来看,一定会适得其反

    的。”

    其实,我原来也是觉得这个规则很好笑,但是她这么一说,我立马调整了立

    场。

    “孙处长这个人,别的还没什么,就是经常不懂装懂,有点让人受不了。你

    看,諿过滤]兄[过滤]奶厥夤椤?

    直讲得舌灿莲花、口翻白沫、佛都点头笑了,再加上一通附带人身攻击的极

    尽俏皮和阴损的挖苦之后,我迫切地问黄凤她的观点,黄凤便沉吟着,点头道:

    “我觉得还是你说得有道理[过滤]!”

    我大喜。

    黄凤便眼睛亮亮地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让我呐呐地红了脸。

    或黄凤在我面前议论有部电影怎么怎么好,我便走街串巷地去买上张盗版碟

    献给她御览,或者黄凤刚刚说和孙处长一起吃了什么风味的大餐,我便不由分说

    地拉着她去京城中同类里的最好的馆子去吃。和当初谈恋爱的时候根本没法比,

    因为那时,可以说大半是她主动。

    齐月儿明白,我再一次地变了。

    没过多长时间,她便和谢东华开始了正式的约会。

    我们之间,曾经能够含情脉脉地注视半天,可那一段时间,就是看一眼,都

    觉得好陌生。

    两个月后的一天,黄凤和孙处长一起回来取东西。

    我正好在家收拾东西,听见门响,和门外他俩说话的声音,我心里一动,便

    把自己关到厕所。

    黄凤进来后便叫:“老公,孙处长来了。咦,不在家?”

    孙处长便随便和黄凤聊了几句。

    一会儿,他的声音没了,却听见黄凤突然说:

    “别,在家里,不好。万一他回来看见了。”

    孙处长便说了句什么,然后就听见老婆和他接吻的声音。

    一会儿,便听见我老婆对孙处长低声道:

    “我们还是到里屋去吧。”

    “今天我想要[过滤]你!”

    老婆犹豫了一会儿,便说:

    “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来……”

    我马上从马桶上站了起来,推门出去。眼前的一幕把我气个倒仰:黄凤和他

    半搂半抱地正相拥着进我和她以前的爱情之屋呢!

    奇怪的是他们奸夫[敏感词]妇好象早有准备,马上分开,象没事人一样的,孙处长

    笑着和我打个招呼:

    “呵呵,在厕所呢!”

    黄凤也笑着道:

    “是不是睡着了?老孙,你先走吧,我和小张还说点事,一会儿取了东西便

    走。我们还是那个地方见。”

    等我冷冷地和孙处长道别再见后,孙处长还在门口,我便压抑不住胸中的酸

    意对黄凤道:

    “看来我今天晚上最好就搬走。”

    黄凤马上接口道:

    “你不用搬,我正好约好晚上上他家,还是我走吧。”

    一个多月的折磨和煎熬之下,我终于失控了。听到孙处长远去的脚步后,我

    一把把黄凤推进里屋,把门反锁,对她粗声道:

    “如果你今晚上譡过滤]揖桶颜飧黾腋倭耍 ?

    黄凤无所谓地指着电视道:

    “都坏了,再砸还有意思吗?要不把你准备花在和齐月儿结婚上的钱先支来

    用用,买台新的,再砸?”

    我突然哭了,以一种嚎啕的姿态向她宣[过滤]心中的委屈。

    黄凤紧紧地抱住我,揉搓着我,吮吸着我脸上的泪水,直到我平静下来,才

    对我道:

    “好弟弟,姐姐不逼你了,你还是先决定和谁过[过滤]子,我再与你商量我们的

    事吧。”

    我其实早已猜到,这就是注定的结局。不过,依然非常地感伤。

    …………

    “月儿。”

    “说吧。”

    “对不起。”

    “不!不想听对不起。”

    月儿终于还是哭了。

    我紧紧地搂着她。一点也舍不得。

    “我不和谢东华约会了。我只是气你的。我和他一点感觉也没有。你才是我

    的初恋[过滤]。我再等等你吧。”

    “不可以这样下去了。一开始就是我的错。不该喜欢你的。”

    “我想把自己给你一次。”

    “月儿,我的好月儿,我不能接受。你是个好姑娘,我已经伤你这样了,不

    能再继续伤害你了。”

    …………

    “我要走了。去上海。”

    “要我送吗?”

    “不。”

    “对不起。”

    “我不想听对不起。”月儿忍住抽泣,向我挤出一个笑容,“我会尽快地忘

    记你的。”

    跑了两步,回过头来,再次死死地看着我。

    我便扭头走了。一次也没有回过头。

    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一次。

    我回到家里,黄凤迎面扑了过来,死死地抱住我,再也没有放手。

    过了一会儿,我在她怀里开始抽泣起来,她也呜咽着说:

    “我知道齐月儿是个好女孩。可是真的不行。”

    我点点头。

    “这段时间冷落你了,你现在就想要我吗?”

    我们俩亲在了一起。

    我美美地占有了我的老婆,从来没有哪一次象这一次一样,酣畅淋漓、

    交融。

    我一遍又一遍地抚摸黄凤玉体的每一个部位,反反复复地亲吻着她的[敏感词]房、

    大腿、[过滤]。

    黄凤在我的身下尽情地呻吟着:

    “你怎么这么粗鲁……好弟弟……我喜欢你这么粗鲁!”

    “他没有再占覽过滤]惆桑俊?

    “真的没有……上次是看到你的车在外面,知道你在家里,故意逗你的……

    [过滤]……不过……你要是不出来,嘻嘻……我就真给他了……“

    “其实上一次你身子给他,我还是能勉强接受,但是你的心给他,我就根本

    受不了了。”

    “我还要再给他一次呢,你能接受吗?”

    “不能。”

    “我答应过他,如果你能回到我身盵过滤]揖鸵褚淮巍!?

    “服务?”

    过滤]憬愕剿依铮依锖寐摇憬阒皇前锼依锸岸奘岸蕖?

    “那还行。”

    黄凤斜着眼娇喘吁吁地呻吟道:

    “不过,如果他要是在他家里骚扰姐姐……”

    “你……你就让他骚扰你一会,也行……”

    “不过……他要是脱光了姐姐的衣服玩姐姐呢?……”

    过滤]媚憔腿盟嫱妫⌒±嘶酰 ?

    “如果他的大[过滤]顶着姐姐的肉[过滤]呢?……”

    我的喘息也突然粗了起来:“那你就让他顶你一会儿!……”

    “要是顶出了好多浪水……姐姐痒死了……[过滤]里痒死了呢?……”

    “那就让他[过滤]进去,[过滤]进你的骚[过滤]替你止痒!……”

    “[过滤]……好……好弟弟……姐姐……明天晚上就要到他家里去,就这样为他

    拾掇家,好吗?……”

    过滤]魈齑興v去,录下来,好不好?”

    “行……知道你当面受不了,我明天让他录……”

    “不过,绝对不能[过滤]进去!”

    “知道……就让他逗弄姐姐……不让他[过滤]进姐姐的……”

    晚上十一点多她发过一条短信:

    还没拾掇完,姐姐就被他骚扰了,姐姐已经顺了他。

    我回信道:脱光了吗?

    她便回信:只有一条三角裤了。

    然后又来了一条:我已经脱光了,在他怀里躺着呢,你说我给不给他?

    我便回信:不给。

    她回信:不给,那只接受,行吗?

    然后一会儿又来信:对不起,本来不想给的,但还是给了。他的[过滤]太有魅

    力了。

    第二天,黄凤还是没有回来,说是继续为孙处长“拾掇”和“服务”。

    …………

    黄凤回到家后,我一把抓住机器,就播放起来。

    黄凤突然间钻进我的怀里,半是央求半是命令地道:

    “这是昨晚上的录相,看了后,不能嫌弃我[过滤]!”

    我[过滤]去她的泪花,两个人脱光了,各怀着不同的激动看了起来。

    画面上,黄凤一直羞涩地笑着,直到孙老二把她脱得[过滤]光,她的表情才有些

    异样。

    黄凤吐出香舌开始与她的处长热吻。

    又过了一会儿,当孙处长两只手分别揉捏着黄凤的肥[过滤],又是吮又是舔,

    黄凤身子便往后仰,发出了娇喘呻吟。

    又过了一会儿,孙处长把dv机摆到我妻子的两腿中间,把黄凤的两只大腿

    抬起来,一只手抚摸着我妻子的脸,脖子,胸,另一只手就在镜头前,尽情地玩

    弄着我妻子的[过滤]、[过滤]、蜜[过滤],直到他的几只手指,都亮晶晶地沾满了我爱妻

    的浪水。

    黄凤的身子滑腻而诱人,面色娇艳动人,表情已经有些呆滞,[敏感词]头在孙处长

    的不断挑逗和抚摸之下,象一对晶莹剔透的红樱桃。

    黄凤默不作声地与我一起看,当看到自己最后在孙处长的玩弄下,在他的怀

    里展转反侧,娇啼不绝时,突然抱着我,引着我的手,伸向她浪水泛滥的小[过滤]。

    “挺刺激的,是吗?”我目不错珠地看着画面。

    黄凤捶我了一拳,红着脸,点点头。

    这时孙处长把机器拿到了手里,黄凤呆呆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明白,

    顺从地把大腿分开,孙处长一只手举着dv,头则趴到黄凤的两腿中间,用[过滤]

    和手指继续挑逗着我爱妻丰满红嫩的肉逼。

    画面之外,黄凤的叫声忽高忽低。

    过了好半天,看画面上黄凤意乱情迷、情炽难堪的神态,实在是不能再坚持

    了,孙处长才挺起一根很长的大[过滤],套上了套子,对准黄凤的小[过滤],便要[过滤]入。

    画面内的黄凤突然伸出手,将镜头遮住。等我画面再亮时,孙老二的老二已

    经深深地[过滤]入了黄凤的秘[过滤]。

    我明白了黄凤深深的用意,不禁吻了吻怀里的妻子。

    画面里孙处长对小凤道:

    “明天你老公要看的,他希望你今晚上快乐,你告诉他,我的[过滤][过滤]进去,

    感觉还行吗?”

    黄凤呻吟了一声,点点头。

    “向你老公笑笑吧。”

    黄凤在他不紧不慢地抽动中,对着镜头微微一笑。孙处长突然开始了大力冲

    顶,我的爱妻黄凤不禁失声娇吟起来:

    “舒服……哦……好……深……”

    “叫老公!”

    黄凤看一看镜头,扭扭捏捏地叫了声:“老公。”

    “说老公我爱你。”

    黄凤笑着摇头,于是那个家伙开始不规则地抽[过滤],弄得黄凤时而饥渴难耐,

    时而心服口服,最终屈服在他的跨下,含羞道:

    “老公,我爱你。”

    并主动地环手搂着孙老二的脖子,嘴对嘴地开始亲吻起来。

    听到自己的妻子这样与别的男人啧啧有声的亲吻,我再也忍不住了,黄凤配

    合着与我吻了起来。我感觉今天黄凤的双唇,好象有着无比的魔力。她的香舌,

    好象也更加甜美。

    孙处长又变换了一种姿式,让黄凤坐在他怀里,黄凤突然搂着他的脖子,一

    面亲着他,一面道:

    “不过,这是你最后一晚上当我的老公了。我已经给过你那么多次了,明天,

    你还是我的处长大人,我们之间什么也不能有了,好不好嘛?好老公!“

    随着他的动作,黄凤的叫声再次大了起来。

    一会儿,他又把dv机摆到自己的面前,让我的妻子黄凤面向机器坐他的怀

    里,机器正对着他们的结合部位。

    怀里的黄凤一下子捂住了我的脸:“老公,别看了,下面特别地那个!”

    “哪个?”我装不知道。

    “死人!装傻!”

    我移开了她的手,一面摸着怀里的小娇妻,一面看着画面,孙处长沾满黄凤

    [敏感词]液的大[过滤],亮晶晶地,在黄凤的小[过滤]里出没,因为机器贴得近,那种交合的

    [敏感词]靡的水声,格外地清晰。

    此外,大[过滤]在拔出时,一次又一次地把小凤的肉瓣翻开,光滑粉红的[过滤]

    口和里面带出来的一丝一丝的白亮的[敏感词]液,极其生动刺激地把当时黄凤和孙处长

    的现场细节毕露无遗。

    我坚持着要看到爱妻在他的玩弄下的第一次。

    画面上,结合的节奏越来越快。

    他同时还在继续拷问着黄凤。

    “给你老公一个笑脸,说你感觉如何。”

    过滤]叮茫璠过滤]……”

    黄凤的表情有点呆板,仿佛灵魂出窍的感觉。

    “叫我一声老公,我是不是只能再当你一夜的老公?”

    “不,不……哦……太深了,别………你坏死了……还在里面搅……不……

    呜……都被你霸占了……我[过滤]死了……“

    “以后可以继续占有你吗?”

    “绝对不行的。”

    连我都感觉黄凤的声音已经有些软下去了。

    “一周一次吧。”

    “不,不行。说好了今晚是最后一夜的。”

    “说你爱我。”

    “动一动,求你,动一动。别那么………顶我……我难受……”

    “不。”

    黄凤的声音已变了调。

    “不能这……样……明天我老公……还要看的……”

    画面突然一黑,黄凤还和我解释:

    “我的腿一活动,把电源线蹬开了。”

    没想到不过三秒种,画面接着又亮了起来,两个肉身再次显示出来。

    我怀里的黄凤突然一下子就坐直了,睁大了眼睛:

    “咦?他没关?……”

    画面里,又传出孙处长的声音:

    “我已经把dv关掉了。”

    黄凤听到这个声音,仿佛突然明白过来什么,脸色大为难堪,慌不迭地要把

    机器关掉。

    我死死地拦住了她。

    黄凤把脸埋到我怀里,双手捂着耳朵,不断地发出喃喃的声音:

    过滤]灰碵过滤]!”

    dv机里,接着传出这样的声音:

    “我和我老公说过,只是为了感谢你,才任你玩一夜的。现在我把身子给过

    你这么多次了,已经很对不起他了。”

    “以后你还会爱我吗?”

    “不知道。”

    “答应我了?”

    “[过滤]……好吧,只要他不按时回家,我就到你家里帮你拾掇…美死你!”

    “好,以后只要是他没有看住你……你就过来。”

    黄凤更加放浪起来:

    “我老公……最好看紧我……要不然我会管不住的……那样我……岂不是老

    要被你玩弄……………被你这个大[敏感词]棍弄……我又要丢了……和张同做……从来

    没丢过这么多次的[过滤]……“

    画面里的孙处长开始怒吼发力,黄凤更发出令人血脉贲张的呻吟。我把dv

    机拿到枕边上,一面看着一面[过滤]。黄凤头发散乱,和画面上一样,时而皱着眉,

    时而表情舒张。

    我再也忍不住了,压着偷情反叛的小浪货黄凤,对准昨天已经被别人玷污的

    ,[过滤]了进去。

    耳边时不时地传来dv机里我出轨妻子的声音。

    “谁[过滤]得更[过滤]?”

    “哦……你……你的[过滤][过滤]得我好[过滤]………我的二老公……更会[过滤]我……”

    我拼命咬着牙,挺着不[过滤],继续和孙老二进行着大比武。

    画面上黄凤将修长的大腿勾到了孙老二的腰间,[过滤]使劲地摇着,樱桃小口

    被他啜着,只能发出断续的声音,画面之外,我也将黄凤的大腿拉到我的腰间,

    一面吻她一面[过滤]她。

    画面之内,黄凤突然有些不放心,问道:

    “你真的把dv关掉了吧?”

    “当然。”

    “那红灯为什么还亮?”

    “是在待机状态[过滤],小傻瓜,”

    黄凤含羞道:

    “那你还不把套子摘了?”

    我不敢相信地看看身下的妻。

    孙老二也装作不解地看着黄凤,并飞快地回脸看看镜头。黄凤点着他的额头

    笑道:

    “装傻[过滤]!还要我替你摘[过滤]!你这个色棍,你当我不知道[过滤],那天第一次被

    你[过滤],你就没戴套[过滤]进去了!”

    “那我今天晚上能[过滤]进去吗?”

    “我老公……希望你不要[过滤]进去的。”

    “你呢?”

    “[过滤]……人家不说嘛……要看你自觉……”

    在他拔出了[过滤]后,黄凤亲手把他水淋淋的套子摘了下来,让他坐直,然后

    趴到他怀里,双手握住孙处长的大[过滤],张口诱人的小嘴,含住了他亮晶晶的龟

    头。

    我身下的黄凤突然“哦”地一声,睁开眼,拢着我的腰,又羞又臊、满脸通

    红地说:

    “我为他[过滤],你是不是生气了?”

    “有点。不过……我觉得你这样[过滤]得……更迷人!”

    黄凤激动地扑到我身下,象画面上和孙处长那样,开始为我[过滤]。

    画面上孙处长开始发出呻吟。

    过了一会儿,黄凤听着画面里的进度,仰面躺下,拉着我再次上她。

    我[过滤]入的时候,在画面里,孙老二也推开了黄凤,挺着气昂昂的[过滤],对准

    黄凤沾满[敏感词]液的,用那个大[过滤]先在我妻子的阴蒂上反复地磨了好一会,直

    到黄凤不行了,才分开阴瓣,慢慢地钻了进去。

    “被他的大[过滤]直接[过滤],是什么感觉?”我[过滤]着嗓子问。

    “他的[过滤]又圆又大,嵌在我的[过滤]里,肉贴肉的感觉,确实特别地好……”

    “还有呢?”我的声音已经有些哑了。

    “顶着[过滤]的感觉好棒哦……一会儿,他就要顶着[过滤]……进去了……我第一次

    就是被他顶进了[过滤]里[过滤]的……全部把他的[过滤]接收进我的[过滤]里……我就喜欢

    那种刺激了………非常舒服……”

    我吼了一声,“小![过滤]!”

    我反复地抽[过滤]起来,带出一串串的浪水。

    画面里,孙处长开始从后面[过滤]入,黄凤上身无力地趴在床上,两只玉臂被孙

    处长拉向后面,配合着他的冲刺,有节奏地一前一后地运动着,时而被他拉起,

    两个娇嫩的[敏感词]头在床单上蹭来蹭去,时而被他压得紧贴在床上,雪白的[过滤]任其

    大起大合地[过滤]入。里面时不时地喷出一些[敏感词]汁。

    “哦……好舒服………[过滤]我……[过滤]死我……好老公……真顶死我了……你一

    会儿想[过滤]就[过滤]进来吧……把我的一切都占有……都玷污……把我[过滤]死……我……

    我想尿了………我……哦……我……我开始希望老公不回家了……这样我可以天

    天……被你[过滤]死了……“

    黄凤的声又象是哭泣,又象是呻吟。

    画面外,黄凤也是状如癫狂,如痴如醉:

    “[过滤]死我吧………惩罚我……我被他[过滤]进去了,[过滤]得我[过滤]大开……我夹着

    他的大[过滤],一直到夹不动为止……舒服死了……他的浓[过滤]浇到我的[过滤]里……

    我感觉要死了……对……惩罚我吧!”

    画面内,两个偷情男女都到了极限。孙处长再次把黄凤拉到怀里。

    黄凤搂着他宽宽的背,坐着他的大腿上,可以看到五个玉石般的趾头无意识

    地抽动着,另一只手含在嘴里,一半的面颊被乱发遮住,额头鼻尖上尽是点点香

    汗。画面之外,黄凤也是星眸似火,银牙紧咬。

    “我就要[过滤]了……我要[过滤]了………和我一起丢吧……[过滤]进去……我爱你……

    [过滤]……来了……来了……“

    “我真的要[过滤]进去了!”

    “不要……好……你[过滤]吧!”

    “我要到了……”

    “给我!给我吧!!”

    我和她,他和她,同时在画面内外说着同样的台词,同时地死死搂着黄凤,

    将一股股浓液直直地灌进了黄凤的小[过滤]里。画面之外,黄凤象是完全地瘫软了,

    里也放出大量的浪水,一直流到床单上。

    画面之内,黄凤在他的大腿上,一边摇着头,狂[过滤]着身子,一边无意识地节

    奏很慢地一起一坐着,继续刺激着孙处长的大[过滤],用她紧紧的小[过滤],死死地

    夹着孙处长的大[过滤],让他尽情地感受着出[过滤]的快感。

    孙处长刚刚[过滤]进去的[过滤],混合着她的浪水,一圈一圈地挤出他们结合的部

    位,然后流向她的[过滤]、尿道和[过滤]上。

    “我以后天天按时回家,看死你!”

    我突然间想起了什么,转身捏着黄凤的手,咬牙切齿地说道。

    过滤]茫医邮苣愕目垂埽〔还嬉藕叮憔兔挥惺奔淙ゼ踉露⒗?

    月儿了。”

    黄凤一面喘息着,一面甜甜地依偎在我怀里,闭上了眼。

    如果我能猜得透老婆的心思的话,我一定会吓了一大跳,她心里面正在得意

    地想着:原来自己真有当演员的天赋!不过孙处长这么配合,要不要再奖励他一

    次呢?……完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