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了了了 大大的七部集 > 正文 世人都道娇妻好--贫穷篇

世人都道娇妻好--贫穷篇

    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能说自己是老婆的第一个男友呢?有多少男人希望自

    己是老婆的第一个男朋友呢?我从来就没有做过这种梦。我的妻子丁玉琳在我们

    定情的那一天非常肯定地告诉我:“你别做梦了,北京的女孩起码有百分之五十

    以上中学时就谈过恋爱,我已经算够纯洁的了。”

    “那在我之前覽过滤]父觯俊?

    妻子调皮地向我一笑:“多乎哉?不多也。”然后举起双手,翻了一翻。

    二十个?!我真的很吃惊,因为她出身书香门第,自己还是中学老师,为人

    师表誟过滤]绾文芏愿星樯钫饷辞崧剩恳欢ㄊ嵌何夷兀?

    “你想听听我的初恋故事吗?”

    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有些烦,摇摇头,头一次没说晚安就转身睡了。

    第二天,玉琳下班回来。我有些疲倦,这些天奔波于人才市场,在各色眼光

    中陪着卑微的笑容,早衰的脑门上,好象打上了廉价出售四个字,过后的找

    工作经历,永远难以用语言形容。

    玉琳看我的脸色,也就没在问什么,她低头叹了口气,道:“不要灰心,你

    要相信自己。”我苦笑一下,去厨房做菜了。

    第三天,她满面春风地回到家,告诉我:她的一个同学今天刚和她联系上,

    那个家伙混得很好,大学毕业后,先到中央机关[过滤]了三年,然后辞职自己办了一

    家it公司,现在都已经上市了,他也发了大财,在二环以内买了二套房子,私

    家车从捷达换成了大奔,现在还买了一辆宝马。

    她笑意盈盈地对我说:“他问起我的情况,我说还行,就是老公一直没找着

    工作,问他能不能帮个忙?”然后她顿了一顿,看着我,胸脯一起一伏,还没等

    我接上话,她就主动地说出了答案:“他说他那里正好缺一个人事部的副经理,

    我说我老公原来在机关时就当过行政部的经理当然不是,只是一个普通[过滤]部而

    已,他说那么让我们明天去见见他。”

    我直愣愣地,不敢相信她说的是真的,然后玉琳扑到了我怀里,我们俩拥抱

    着,哭了起来。命运的转机终于来了!

    当天晚上,我们还温存了一回,因为失业一年心情始终很灰暗,我们连房事

    也不正常了,上次,还是之荹过滤]?

    做完之后,搂着妻子青春娇美的,我心里有些歉疚:“对不起,玉琳,

    好久不做,我有些……”

    玉琳勉强地笑了笑:“没什么,我对这个,也不是很上心的了。”

    玉琳才二十八岁,说这个话,连我也不相信。那一夜,我们搂在一起,睡得

    很香。

    第二天,玉琳请了假,先陪我去商场买了件四百块钱的很贵的西装,然后我

    们到外面吃了肯德鸡,嚼着香香的鸡翅,我向玉琳摆出一个幸福的鬼脸,玉琳突

    然落下泪来。她别过脸,轻轻地拭去泪痕,我假装没看见。

    下午,我们到了她同学开的那家公司,进门后经过三次通报,我们终于见到

    了她的大学同学许志。

    玉琳表现得很得体,她把我介绍给许总后,和他简单地聊了几句,还开了个

    玩笑,然后就说:“你们聊吧,我先出去。”

    许志示意让她等一会儿,他要过我的简历,看了一看,然后按了一下桌上的

    按钮,马上他的秘书就出现了。

    许志简短地下了几句命令,秘书很快就叫来一个人,许志介绍说:“这是人

    事部的李经理,这样,王青,你先和他谈谈吧。丁玉琳女士,你可是贵客,咱们

    坐下来好好谈谈。”我看了看玉琳,她向我点点头,我象个孩子一样被李经理带

    走了。

    李经理长得很贼,我猜他肯定非常地世故,果然,我们聊了一会儿,正印证

    了我最初的判断。

    他几句现代人力资源管理方面专业的问话,我都答不上来,他便马上转变话

    题,聊起了机关行政管理那些琐碎之事。我感到一种深深的耻辱。我暗自发誓,

    如果给我这次机会,我一定要把这种专业学[过滤],让社会看看,中专毕业的人,也

    是能[过滤]好的!

    大概谈了有十多分钟,他终于不耐烦了,我们就结束了东拉西扯的话题,他

    离开后,留下我一个人,等待命运的宣判。我低下头,对自己的心说道:不要害

    怕,要坚强些,大不了……

    一会儿,玉琳推门走了进来,我无言地看着她,她避开我的眼光:“青,祝

    贺你!”

    第二天,我系上了领带,成为了许总手下的一个高级职员。

    和李经理这样油的男人打交道,我#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心里总有说不出的畏惧,然后他确实对我

    很友善,一直悉心地教我熟悉工作。我和许总见面很少,但他对我也很和气,不

    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有些回避我。

    我在玉琳之前,也几乎不谈公司的事,她更没有问过我许志对我的态度或是

    要表示谢意之类的籟过滤]N蚁耄赡苁俏斯巳业拿孀踊蚴俏怂约旱淖宰?

    心。

    之后,公司让我去南方一个城市出差了一个月,参加了一个人力资源和客户

    管理软件的学习班。李经理中间来了一次。

    他对这个城市很熟悉的样子,一天晚上,他带上我去一个叫蓝灯的酒吧吃晚

    饭。那天晚上,在包房里,我举杯向他表示谢意,感谢他从各方面对我的关照,

    他坦然受了这杯酒,然后对我说:“不要这样客气,我们都是在江湖上混的,现

    在的世道,多交个朋友多条路。”然后他频频向我劝酒,我本来就不胜酒力,很

    快就有些迷糊了。

    我隐约看见他向暗处招了招手,一会儿,一阵香风向我熏来,我本能地一

    惊,看见李经理已经和那个小姐亲上了。当一只红艳的香唇也袭上我的脸庞时,

    我向后闪了闪,本想躲开,一个芳香温软的正好借机压到我的身上……

    回来的头天晚上,我几乎没有脸见玉琳,这件事,已经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李经理第二天又带我去了那家酒吧,我身不由已地跟着他,在包房门口,那个叫

    美美的小姐,俏皮地迎上我了,我看着她青春美貌的脸庞和苗条修长的身材,神

    差鬼使般地,再次失去控制。我把门刚刚关上,美美就开始脱掉我的外衣。

    在那张小床上,我一次又一次地把美美送上,她大声地叫着,并职业地

    挑逗着我的[敏感词]头。我从来没这样地快活过。当晚,她要了我的手机号。我问她:

    “以后还联系吗?”

    美美枕在我的胸口,对我呢声道:“以后,我对你免费,真的,你只要想

    要,我就给你。”

    剩下的半个月时间,真如流水过隙,做梦一样,一眨眼就过去了。

    我真是没想到,回到家里,所有的幸福感,不知怎地,就全化成了强烈的内

    咎,在我心头沉甸甸的,当玉琳伏到我的身上时,我几乎不能挺立了。

    回公司半月后,有一天,许总满脸怒气,指着李经理的鼻子把他叫了出去。

    李刚一出门,我就听见许大骂道:“你这个流氓,自己改不了吃屎的本性,你自

    己去吃好了,为什么把他也带坏了!!那个傻瓜还给那个小姐留了公司电话,公

    安局都找到这儿了!你让我怎么和我老同学交待!”

    我本来就做贼心虚,听到这话,心里不知所以地狂跳起来。

    过了一会儿,许总满面冰霜地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

    我象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站在他的宽大的办公桌前,他低头抽着烟,

    始终不说籟过滤]?

    “王青,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你对不起玉琳!你不配她!”他一字一顿地

    说道。

    在他剪刀般地眼光绞杀下,我红着脸,低着头,浑身颤抖,心里也纳闷,自

    己怎么这么无耻!

    “公安局的事,我已经替你摆平了,你以后,就别来了。”

    我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摇摇摆摆地走向门口。

    “等一下。”

    我回脸看他,他低头非常为难一样地想了一会,说:“王青,你还会再做出

    这种事吗?”

    我无力地摇摇头。

    “这样,你留下来吧。我怕,你被我开了后,玉琳会怀疑是什么原因,最

    后,如果她知道真相,会受到很深的伤害,你,留下吧。”

    我终于哭了出来:“许总,我,我再也不会做出那种事了。”

    许总走了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我相信你,请你不要伤害她,你知道吧,

    她,她是我……”

    我耳边一阵鸣响,满脸惶惑地看着许志,看着他的嘴。

    “我是她的初恋,我们曾经相爱过三年。刻骨铭心地相爱过。”

    什么?!我傻了。

    许志拉着我的手,走到沙发盵过滤]疽馕易拢骸拔冶纠床挥Ω煤湍闼嫡飧觯?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可是,你知道嘛,我在心里还是把她一直看成我的女

    友,我真的不能容忍别人去伤害她,尤其是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情来。”

    我咽了一口唾沫,想了一会儿,说道:“谢谢你,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然

    后我坚持着男人的最后一点自尊,对他道:“我爱她,比任何人都爱她。我会好

    好对她的,但是,我希望,我和你的关系,仅是上下级的关系。”

    “我本来也希望是这样,但是你这样的行为,配得上她这样的好女孩吗?配

    得上吗?”

    我低头无语。

    “让我们象真正的男人一样,面对面地坦然说出心里话,好不好?”

    我受到刺激,坐直了身子,正面对着他,我突然发现,即使是坐着,我和他

    的高度也差了一大截,许志长得相貌堂堂,方方正正的脸,炯炯有神的眼睛,他

    也是才该是玉琳最般配的爱人吧。这个念头,一时间让我无比恐惧,我这是怎么

    了?!我还是个男人吗!

    “我不希望你骗她,如果你有勇气,就要面对这个事情。”

    我点点头。然后再次使劲地点点头。

    “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你就应该向她承认错误。”

    我愣愣地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终于无力地低下头:“你不要逼我,许总,如

    果我说出真相的话,她会离开我的。我求求你了。”

    “象你这样的人,不会使她幸福的。”

    我看着他无比权威的眼光,满含屈辱,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带着这个恶毒的诅咒,我回到了家里。一整天巨大的压力,使我终于垮了,

    我倒在床上,心里很奇怪地想着:我之所以能进这家公司,原来要归功于许志对

    玉琳的旧情,那么,玉琳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这一点呢?她当然不会告诉我,她

    怕我自尊心受不了。他们原来好到什么程度了呢?刻骨铭心地相爱?玉琳是否倒

    在他的怀里过?他们是否亲吻过呢?不,他们不会的,玉琳是纯洁的,玉琳的第

    一次是给了我,玉琳从没有和他温存过……

    那一夜,我无肹过滤]醋藕诎担宰永锓杩竦刈坛こ鑫奘墓帜钔贰?

    “玉琳,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黎明时,我终于按捺不住,叫醒了她。

    玉琳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什么事?”

    “你和许志,原来是什么关系?”

    玉琳看了我一会儿,她找出一条毯子,披在光滑的身子上。

    “你能告诉我吗?”

    玉琳摇摇头:“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他做什么?”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连

    声追问:“你为什么问这个?许志和你说过什么吗?”

    “他说,你们曾经相爱过,很长时间。”我实在说不出刻骨铭心这几个字

    来。我觉得很恶心。

    玉琳冷着脸,没有回答,转身就睡了。

    我看着她修长光洁的,突然间想找一个鞭子,狠抽她一顿。

    这段时间,我感到非常地孤独,唯一的乐趣就是学习,我学得很快,那套软

    件,他们没有一个人有我玩得[过滤]。我在[过滤]作软件中,获得了莫大的乐趣,一生之

    中,从来没有一种东西,让我沉浸其中,虽然它只是一套人事与客户综合管理软

    件。

    过了三个星期,李经理突然间寻了一个由头,和我发作起来:“你他妈的,

    [过滤]长在你自己身上,你管不了,老子能管得了吗?害得老子惹了一身骚,停发

    两个月的奖金,你让别人评评这个理!”

    在众人轻蔑的眼光里,我感到自己的世界在一点点沉沦。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要脸就不要脸吧,生存是第一位的。34岁的中专生,除了这里,哪儿还有我

    的位置。

    晚上,李叫我:“王青,我想和你唠唠上午的事。”

    我陪着他,进了一间小酒馆,落座之后,李拉着我的手:“哥们,你救救我

    吧。”

    我一愣,问道:“这是从何讲来?”

    “许总要开了我了。”

    “什么?!他不是只停发你奖金吗?”

    “下一步就是开了我了。我的前任,就是先停发奖金,然后就被开了的。”

    许总骂我是衣冠禽兽。

    “为了我的事?”

    “对。”

    我无言,过了一会儿,又觉得许有些小题大做。

    “不会吧。再说,我怎么救你?”

    他过了一会儿,脸色有些古怪,斜眼对我道:“你老婆是许总的旧相好,是

    不是?”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把我拉回座位上:“算了算了,别急嘛。没有就没有,你急成这样[过滤]什

    么?咱哥们一起打过炮的,明人不说暗话,就是有,又算得了什么。你就是太虚

    了,你这人,不实在,没法跟你交心。算我白认识你了。”

    我们[过滤]喝了一会酒,我突然脱口而出:“是有这么回事,但那是以前的

    了。”

    “这才算男子汉。我跟你这么说吧,许总还没结婚,他到现在还爱着你老婆

    呢。他们以前都上过碵过滤]恕R辉趺唇锌坦敲摹!?

    “你他妈混蛋!”我气得再次站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瞧瞧,又急了吧!一起打过炮的,你又跟我玩虚的了吧。”他再次把我拉

    回座位上。

    “你敢和我说,你老婆和你第一次时,流血了吗?你是男人,就说实籟过滤]!?

    “没有。那是因为她以前做过激烈的运动。”

    “对,很激烈的那种。”他低声地笑着,好象拼命压制着。

    “我……我抽你。”

    “抽吧。”

    我浑身冰冷,脑袋痛苦地发木,不知为什么,连胳膊也动不了。

    “你别看姓许的那天,那么义正言辞地教训你我,你知道,我面试你的那一

    天,原来计划谈半小时的,你小子,……不说了,结束完面试后,我去汇报,一

    推开门,就看见……”

    然后他看着我的眼睛,不说了。

    “你看见什么了?”我红着眼,急急地问道。

    “女人,不都是那块肉嘛,你也玩过别的女人,那就别怪你老婆红杏出点墙

    了。”

    可能是我捏着他的手太用劲了,他歪着嘴道:“我看见他们俩抱在一起呢。

    来,别说这个了,喝酒喝酒。”

    我闷头喝了一大口:“你胡说!”

    “算我胡说,算我胡说。你[过滤],太小家子气,你自己抱着个大美妞玩了一个

    月,你老婆和别人抱一会,你就急成这样!”

    “你别说我,你呢!”

    “我老婆现在天天和别人抱一起,我不急,那是她现任老公。”

    我又喝了一口酒:“你想说什么!”

    “我告诉你一个事,我们公司又要裁人了。你已经被列上去了。我也可能被

    列上,我猜。人事部和办公室可能要合并了。”

    什么?失业?我一惊,原以为那次痛彻心肺的屈辱,能够换回这份工作,没

    想到,还是……

    我摇摇头:“失业就失业吧。”心里面,说不出的一个令我浑身搔痒难耐的

    念头,冒了出来。老婆的第一次,原来是给了他!再玩两次,又算得了什么呢?

    礫过滤]飧瞿钔访黟鹄矗彝蝗患渚醯梅浅6裥模艿较词旨渚屯铝似鹄础?

    晚上,玉琳回到家里,修改完学生作业,正准备洗簌睡觉。我看见她换上半

    透明的睡衣,突然再次想起那个邪恶的念头:整个世界都对不起我,我为什么非

    要对得起所有人呢!

    我扑上去,在玉琳的惊叫中,抱起她,把她放倒在床上,然后提枪上马,狠

    狠地[过滤]起她来。

    玉琳一开始满脸不解,后来看着我凶恶的脸色,她却好象平綶过滤]耍皇瞧骄?

    中带着几丝很深的悲哀。

    “你的第一次是给了谁了?和我说实籟过滤]!?

    “许志。”

    我感觉到她的眼神中有种无言的悲怆,动作慢慢地停了下来。

    当[过滤]在她的[过滤]里软了之后,我突然间抱着她,抽泣起来:“我不想失去

    你。”

    “我不会离开你的。”

    玉琳温柔地抚慰着我。

    “你们为什么这样羞辱我。”我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许志和你说了什么?!”

    玉琳定定地看着我,逼问我。

    我不能说,我真的不能说[过滤]。

    “我要被开了。我要被辞退了。”我喃喃地说道,“你帮帮我吧,”我一面

    说着,一面想起玉琳这么多年,始终在骗我。一种报复的心理涌了上来。

    “你要我怎么帮你?”

    “你,你,你再去和他睡觉!”我满脸狰狞地说道,“你骗我,你有种接着

    骗我!你说,你为什么骗我说你是处女,面试那天,你为什么和他拥抱亲吻!你

    这个婊子!”

    玉琳泪流满面,狠狠地抽了我一耳光。

    第二天下午,快下班时,许志把我叫了过去,他关上门后,背着身子,沉声

    说道:“上午玉琳给我打电话,很伤心,电话里哭了起来,她问我为什么把以前

    的事情告诉你,我把事情的缘由和她絒过滤]恕K担梢栽履悖蛭郧埃?

    我曾经相爱过,算是扯平了。”

    我绝望地坐在沙发上。天[过滤],贫穷真是一种最大的罪恶。当时,我的脑子里

    只想着这样一句籟过滤]?

    “王青,我们看看,怎么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一种方案是你离开公司,我们

    所有人,把所有的事情全忘掉,能忘掉多少是多少,一种选择是,你把玉琳让给

    我。还给我。我给你一大笔钱。”

    我不要他的臭钱,我只要一份工作。一份证明我的能力的工作。

    “我不想和玉琳离婚,你要是喜欢她,你就接着睡她,我只想[过滤]好我的工

    作。”

    “我准备提你当办公室的经理,你会[过滤]好这份工作的,你回去吧。”

    许志脸色淡淡地说完之后,接着看起他的报表来。

    我和玉琳进入了冷战状态,差不多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她不理我,我也不理

    她。终有一天夜里,玉琳从恶梦中惊醒,一下子抱起了我,我搂着玉琳温软轻滑

    的身体,不说籟过滤]S窳赵谖业幕忱锫乜蘖恕?

    “玉琳,我对不起你。”

    “没什么,大家都一样。我也对不起你。”

    我们开始做起爱来。

    ……

    “玉琳,我不行了”

    “没事,我再弄你一会儿。”

    ……

    “对不起,我不知为什么,立不起来了。”

    “算了。”

    之后,我抱着玉琳,假装随便地问道:“你和他做过几次?”

    ……

    “几次?说吧。我心里都接受这个事实了,你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十来次吧。”玉琳本想回避这个话题。

    我的突然间覽过滤]似鹄础?

    “你和他覽过滤]叱甭穑俊?

    “你……”

    玉琳本要发火,我把她的手放到我的上,她终于意识到什么。

    她慢慢地伏上我的身子,我搂着她的轻腰:“你和他原来也这么[过滤]过吗?”

    玉琳缓缓地坐了上去。

    “对,他原来也这么[过滤]过我。”

    “你觉得谁弄得你最舒服……”

    “当然是你,哦,是他,他把我[过滤]得四溅,我每次都被他弄到。”

    “你到底被他弄过几次,小浪女?”

    “好多次,我最爱他的家伙了。”

    “我,我顶死你个小浪女!哦……”

    “顶死我吧,我要,我要,……”

    “你还要他[过滤]你吗?”

    “要,我要,我好想要他的东西。”

    “我已经和他说了,他想[过滤]你就[过滤]你。”

    “我要到了,我……我……我……你让他[过滤]我吧。”

    “我也要[过滤]了,宝贝!……”

    “哦,哦……”

    过后,我们无比疲倦地拥抱着睡着了。谁也没提刚才的事。

    我当上办公室主任后,才感觉工作着竟然是这样地美好。

    我的青春再次焕发出来。

    也可以这样美好,当我和玉琳时,我不由自主地想起许志强壮的身

    体、浑圆的腰肩,仿佛看见他正搂着玉琳,把他又黑又粗的[过滤]向玉琳的小洞里

    塞,玉琳则扭着娇躯,仿佛不堪挑逗,情热至极,一面用[敏感词]水润滑他们即将交合

    的部位,一面放浪地与他肌肤相亲,缠绵至极。

    直到有一天,许志邀请我和玉琳周六去他在京外的别墅去玩,我才意识到,

    自己潜意识里,早就盼望的那件事情,即将发生了。

    “玉琳,你去吗?”

    玉琳红着脸,不说话,扭身去了厨房。

    我追了过去,半搂着她:“去吧,咱们不是天天晚上念叨着他的名字吗?”

    “我就不去!”玉琳半嗔半羞地说道,掩着脸跑开了。

    看着她的动人情态,我心里象是倒了五味,说不出是苦是涩,当然,下面的

    东西,又不争气地覽过滤]恕?

    晚上,我们吃完饭,我一度打定主意,不去他家,也不再提这事了。工作诚

    可贵,老婆价更高。

    觉前,玉琳洗了个澡,披件睡袍上了床。

    她的脸,红红的,好象是刚喝了酒。

    我们的身体刚接触到一块,好象过电般,我就覽过滤]似鹄础?

    “不再说那个名字,好吗?”

    当我准备[过滤]入时,玉琳垂着眼帘,低声对我道。

    我点点头。[过滤]了进去。

    这时,不知为什么,我的就软了。

    我和玉琳面面相觑。

    玉琳也掩着嘴笑了起来,红着脸点着我的额头:“你真是个贱命!好吧,咱

    们去吧。”

    那天晚上,我和她破纪录地做了五次。

    第二天早上,我给许志打电话,告诉他请他派车来接我们。

    许志亲自开车,来到楼下,按了几次喇叭。我和玉琳看了看,她低下头,脸

    色有些苍白。

    我心里泛起无比的酸楚。

    “玉琳,你去吧,我不想去了。”

    “那我也不去了。”

    玉琳扑到我怀里。

    许志在楼下,没再按喇叭。他一直等着我们。

    一个小时,二个小时。

    我苦笑了一下:“我陪你去吧。”

    玉琳好象也解脱了,她踮起脚亲了一下我的额头,低声道:“这样,老公,

    我把他当成你就行了。”

    我心里又有些激动,把他当成我?!

    “你会完全放开了跟他做吗?”

    玉琳红着脸,低头不语。

    玉琳坐在他的旁盵过滤]豢贾豢醋懦低獾木吧挥铮碇静欢系睾退淖殴?

    去的老同学,一路上,他们慢慢地热乎起来,我基本上[过滤]不上嘴。

    到了别墅后,许志领我们先是参观各个房间,一会儿他指着一间客房对我们

    道:“夜里两位就安歇在这间吧。我的房间就在你们隔壁。”

    两间房中间,有一扇门,门是朝我们那间开的。

    玉琳看看我,我也看看她。许志脸上浮上一丝奇异的笑容。玉琳羞红了脸,

    朝我身边臶过滤]伺病N乙膊辉偎凳裁础P睦镉职妥乓雇碓绲憷矗痔乇鸷ε履且?

    刻。仿佛那一刻之后,我会彻底地失去玉琳。

    晚上,我们喝起了红酒,举杯之间,许志数次向玉琳投以深情的目光,玉琳

    不安地看着我。我低下头吃饭。

    而后,我们又玩了一会儿桌球,许志越打越油,我一次次地大败。许志最后

    收杆,拍拍我的肩:“王青,我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十一点左右,他把我和玉琳领到房门前,“祝两位晚癧过滤]恕!?

    我们都没答腔,关上门后,玉琳也没有和我说什么,拿起一件半开的睡袍,

    径直走向浴室。

    她洗了好长时间,出来后,把头发弄[过滤]了,然后披上睡衣,走到床盵过滤]疑?

    傻地看着她,拉着她的手,心中一时悲痛难耐,一时燥狂无比。

    她把我轻轻地放到床上,对我道:“今天晚上我有事,你先睡吧。”

    我一下子把她拉到怀里:“我不答应。”并且把手伸向她半天的怀里,正摸

    到她尖尖翘起的小[敏感词]头,欲向她求欢之时,玉琳轻柔地推开了我,“我会把他当

    成你的。”

    “一会儿还回来吗?”

    玉琳笑了笑。没有回答。

    我松开手,她向我摆摆手,走向那扇门,光洁的双腿在半开的睡袍间,直看

    到她没穿亵衣的秀臀,细细的腰身,丰腴的[敏感词]房,长长的脖颈,一切的一切,都

    被那扇紧锁的门,关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很快就听见玉琳的轻喃低语,慢慢地变成了娇喘吁吁,我正担心玉琳会遭到

    他尽情的蹂躏,没想到玉琳很快地便放开了声音,之声中,满耳是玉琳尽情

    酣畅的声。

    “好志哥,好哥哥,你玩死我吧,哦,我不怕,我不怕,尽情玩我,哦…”

    “对,对,就是那里,我老公捅不到的地方,你[过滤],[过滤]吧……”

    “哦,[过滤],别逗我,别逗我那里,那里脏,哦,舒服,舒服死了。”

    “志哥,别,别,这样,哦,天[过滤],我[过滤]死了,让我死吧,我心甘情愿,被

    你玩死!”

    我蹲在床盵过滤]簧髯爬幔幻娲蜃臶过滤]。

    之声,时歇时停,终于,到了半夜后,一荹过滤]橛诩啪病?

    我也打了两炮。

    这时,房门开了,玉琳和他在门口再次深吻了两分钟,然后拖着疲倦的身

    体,回到了我身边。

    “宝贝,他没弄坏你吧!”

    “傻瓜,怎么会弄坏呢!挺好的。我累死了,不想洗了,我想睡一会儿再

    洗。”

    那一夜,我的脑袋终于被那股又酸又[敏感词]靡的味道熏坏了。

    天亮的时候,我一边查看着玉琳股间斑斑的[敏感词]迹,一边再次[过滤]起来。

    第二天夜里,我弄了半天,还是不行,玉琳偎到我怀里,看着我的脸色,一

    会儿悄悄地说道:“要么,要他来一次?”

    我看着她春情难掩的神色,点点头。

    玉琳走到那扇门前,轻轻地敲了敲。

    门开了,许志光着身子站在门口,惊喜间正要抱着玉琳的娇躯,玉琳向他摇

    摇手,把他领到我们的床荹过滤]?

    “你来弄我吧,当他的面弄一会儿。”

    许志上下打量我一下,咧嘴一笑:“没问题,老婆。”

    他让我先让一下,坐到床荹过滤]!袄窗伞!?

    玉琳看看我,撒娇道:“老公,别那么紧张嘛!”

    我松了一口气,点点头。

    玉琳赤[过滤]着身子,一会儿蹭到许志的怀里,一会儿坐到我们中间,让我抚摸

    她,我渐渐地也沉浸到这种[敏感词]浪的气氛里,亲吻着她,玉琳抬起[过滤],让他尽情

    地猥亵着,慢慢地发出喘息声。

    “哦,哦,不要用手指,用那个嘛。”

    “用什么?”许志故意问道。

    “用你的[过滤],蹭我,但不许[过滤]进来,讲好了的,今天我是我老公的。”

    许志抬起[过滤],在玉琳的玉洞口,反复地摩[过滤]着,玉琳越来越有些失控。

    “不要,不要,不要当我的老公面[过滤]我,求你,那个点,不要弄了,我要失

    控了。”

    “王青,想不想让我不戴套[过滤]你老婆?”

    “[过滤],不!”玉琳先反对,然后一转身,把他已经半[过滤]进的[过滤]甩了出来。

    “不行!”

    “玉琳,你爱我吗?”我突然间问了一句,玉琳一愣,“当然爱你。”

    “你实话实说,你还爱他吗,你的志哥?”

    玉琳微笑地看看我们俩,“爱。”

    “那你就让他[过滤]你吧。怎么[过滤]都行。你们也是相爱的。”

    “你老公都同意了,你还说什么?”

    许志一面说着,一面再次把玉琳抱到了怀里。

    “你们都坏死了!好吧,[过滤]吧,你[过滤]吧。全[过滤]进去吧,别浪费了!”

    玉琳一面轻轻地皱着眉,一面迎着他的[过滤],坐到了他怀里,并轻轻地叫了

    一声:“哦!”

    [过滤]了几十下后,玉琳示意我上,我挺着[过滤],一下子[过滤]进她湿滑无比的小[过滤]

    里。

    很快,就[过滤]了进去。

    许志紧接其后,把玉琳[过滤]得人仰马翻,几乎人事不醒,几百下后,在玉琳到

    达的一刻,一次次地把他[过滤],挤进玉琳深深的洞中。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