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老根嫩草 > 正文 第六章享淫乐玉花好款待 王喜春痛饮鞋杯儿

第六章享淫乐玉花好款待 王喜春痛饮鞋杯儿

    上文书说到村长的老婆在家偷汉子,玩的是天翻地覆。有看倌说了:那此时的村长在[过滤]什么呢?把那小淑媛搞到手了吗?嘿嘿,这事儿可没那么容易,不过王喜春也没闲着……

    村长王喜春下了许多功夫也没有尝到淑媛姑娘的鲜嫩美味,他便把一腔欲火发[过滤]在了情妇吴玉花的身上,这也正迎合了这荡妇的[敏感词]欲。两人在玉花家里[过滤]了个通宵,真是[敏感词]浪臀波,[敏感词]声浪语,直到两个[过滤]身数次,[过滤]疲力尽这才作罢。

    第二[过滤],喜春又在为淑媛的事长嘘短叹,惹的玉花不断拿好话来安慰,他见女人如此殷勤,心想何不乐得享受?便懒得走动,由着女人款待侍侯……玉花见喜春无意离去,自是百般周到地忙里忙外,她置办了酒菜,在炕上支了小桌,两人便吃喝[敏感词]乐起来。

    几杯酒下肚,玉花脸颊显出粉艳桃红,喜春亦喝的欲火升腾,顿觉女人娇媚可心。他一把拽过搂于怀中,端起酒杯对她说:“玉花,喂我两口咋样?”“当然乐意。”女人接过酒杯抿了一口,然后凑到他唇盵过滤]饺俗於宰抛欤憬炖锏木贫傻搅讼泊旱目谥小K槐摺爸ㄖā钡亟游排硕晒吹木疲槐呙退弊庞窕ǖ牧狡齑胶臀氯淼腫过滤]……

    还没两下玉花就浑身酥软地倒在喜春怀里,抓过他的手按在自己胸[敏感词]上揉摸着。喜春更来了情绪:“玉花,脱光了陪我一边喝一边玩玩咋样?”说着自己已动手解开了衣服。“[过滤]……就你的花花点子多。”女人嘴里娇嗔着,手上却在悉悉索索地动作开了,片刻两人已赤条条地搂抱在一起,你渡我一口我喂你一口地[敏感词]乐起来。喜春搂着浑身滑软的女人,喝着色香四溢的美酒,感觉自己这小小的村长此刻却如帝王般地受活,他按耐不住躁动的[敏感词]欲,两手揉摸着女人的[敏感词]房和小腹说:“来来……玉花,让我喝杯脐窝酒。”

    “啥是脐窝酒呀?”女人仰着粉脸问到。“哈哈……连这都不懂,咋讨男人喜欢?来,躺下。”玉花顺从地躺在男人跟前,喜春在她凹陷的肚脐上搓揉着,然后将酒缓缓地倒进了脐窝,“哟……好凉……”玉花刚刚呼出声,喜春的嘴已伏在她小腹上“吱吱”地吸吮开了,随即又用[过滤]在脐窝里舔扫一番,这才咂着嘴抬起头:“怎么样?美气吧。”“老家伙……哦……搞得人家心里痒痒的。”“是这里痒吧?”喜春的手伸到女人两腿间摸弄着说。玉花拳起一条

    腿以方便他手上的动作,嘴里嗔道:“讨厌……人家到处都在痒呢……”喜春的手此时已感到了女人[过滤]的湿热,他扶起玉花说:“来,把桌子先腾了。”女人把酒菜放到了窗台上,想着他此时定是要酒后行欢,便动手去挪那小炕桌。

    “别……先别动。”“还要喝吗?”玉花好奇着。“嘿嘿,是……”喜春怪笑地取过枕头放在炕桌上。“那你放个枕头[过滤]啥?”玉花越发奇怪了。喜春并不去理会女人的好奇,他只是拽过玉花说“来来……躺上去。”“[过滤]吗?要吃我呀……人家怎么躺嘛?”“唔……这样呀,将[过滤]垫在这枕头上,身子躺下去,哎……对了。”玉花任由他摆布着躺在了炕桌上。其实那小炕桌只是托住了她的[过滤],而喜春又要她拳起腿,玉花便感到极不舒适:“哎哟……把我腰垫一下

    嘛……”喜春把被子塞在她的腰下,女人这才缓过口气,她娇喘着说:“老妖怪……你想怎么搞嘛?让人家摆成这样子,又不是上节育环呢,亏你想的出来……”“哈哈……说的好,我可成了妇科大夫了。”喜春嘴里乐着,又动手把玉花的两腿往开分:“来来……把你的腿叉大些,对,唔……多美妙的[过滤]呀,该我喝玉泉酒了……”

    “老东+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西……你那酒牌子换的到是挺快呀。”女人觉得这姿势是蛮奇特、刺激的,便一边和他调笑着,一边尽力地分开腿,抬高下身以听候喜春的发落。

    望着小桌上[过滤]露性感的女阴,喜春兴奋地抚摸着玉花隆起的和柔软的[过滤],看着那对大[过滤]在他手下渐渐地鼓胀,娇嫩的小[过滤]亦不断充血湿润,加之女人奇妙的姿势,使得她的[过滤]此时就如同一个神秘的漏斗在吸引着喜春要投身其中。“死鬼……[过滤]啥呢?”玉花似乎觉得这姿势支撑不了多久,便催促着喜春:“你是……要喝酒,还是屄呀……”“哈哈……这么美妙的酒杯,当然是要喝酒了。”喜春说着倒了杯酒端过来,用手指分开女人两片小[过滤],将那杯酒慢慢地倒进了深邃的玉洞。“[过滤]……唔……流下去了……”一杯酒瞬间就无影无踪

    了,喜春[过滤]脆拿过酒瓶,将瓶口对着玉花的[过滤]口“咚咚”地倒了两下。“[过滤]……[过滤]……烧!别倒了,好象流到[过滤]里了……”玉花的身体似乎被刺激的痉挛起来,那成熟的女阴在索索颤抖……她尖叫着动了动下身,一股液体便从[过滤]溢了出来。

    “嘿嘿……这才叫琼浆玉液。”喜春赶忙伏下身子爬在床上,张开嘴贴在了玉花的[过滤]口上,先伸出[过滤]舔着[过滤]四周的酒液,随即又将舌尖伸进[过滤]里挖弄着。“[过滤]……要我的命呢……”小桌上的女人狂叫着,喜春却并不去理会,他继续舔着女人的[过滤],还不断用力吸食着玉花[过滤]中那混合着[敏感词]液的美酒。“[过滤]……哎哟……够了没有呀……”女人似乎再也抵御不住喜春的舔吸,身子颤抖着就要倒了下来。随着身体的摇晃,那酒水顺着会阴向肛门流去,贪嘴的喜春迅速地把[过滤]舔向了那儿。玉花感到喜春的舌尖已伸进了自己的[过滤],那份刺激使它她再也没有了支撑的力量,终于浑身瘫软地从小桌上滑了下来。

    “哎哟……死鬼,真受不了你……”玉花娇喘地瘫在喜春身盵过滤]焓治兆叛矍坝杖说腫过滤]:“我……喜欢……”说着已张嘴含了上来。“唔……[过滤],再喝……”也不知是喝多了还是被女人的举动陶醉了,喜春伸手又拿过了酒瓶:“喝……鞋杯儿……”“鞋……杯儿?”“是……拿你的鞋来……”喜春的手伸下去要取地上玉花穿的扁带女布鞋。“用它喝酒?脏呢……”“那才有味呀……快!”看他半醉半醒的样子,玉花知道拗不过他,只得取过地上的布鞋,在炕沿上将鞋底磕了磕递给他,喜春接过女鞋伸着鼻子闻了闻:“[过滤]……好,玉花……你也别停呀……”

    “[过滤]吗?你以为真当了皇上呢……”玉花嘴里奚落着,手却伸过来握着[过滤]:“嘻嘻……还喝,你看连它都上头了。”女人望着通体红涨的[过滤]嬉笑着。“那你……还不给它降降温……”玉花自然知道该做什么,她起身从缸里舀了杯凉水,含了一口便又伏上身来……

    喜春由着女人在他下面动作着,他则悠然地取过酒杯放在女人那只鞋旮旯里,然后“吱吱”地自顾自品起了鞋杯儿。望着喜春的憨态,玉花一边为他[过滤]着,一边问道:“你……从哪儿学来的这些……有这样……喝酒的吗?”“呵呵……这可是[敏感词]祖西门庆的密传……”玉花并不去追究那西门庆是什么人,还被喜春尊为[敏感词]祖,只要他觉着痛快就好。她舔着喜春毛乎乎的阴囊:“不还是……酒味吗?”听到此喜春[过滤]脆取出酒杯,将酒直接倒在了鞋里,那酒迅速地被鞋底吸收了,喜春把鞋捂到嘴上吸吮着:“[过滤]……有味……好酒!”喝够了酒,喜春拽过玉花把她压在了身下……

    酒色酒色,村长王喜春就在这酒色中一直浸泡到了[过滤]落西山,两人才从酣睡中醒来。想着玉花的丈夫王进财就要回来,还是不要与他打照面的好,喜春便顶着满天的星斗走出了玉花的家门。此时他那里知道,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小美人正要与他不期相遇呢。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