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老根嫩草 > 正文 第三章想女人光棍色胆起 贪欢快翠姑任侄淫

第三章想女人光棍色胆起 贪欢快翠姑任侄淫

    咱们话分两头,事表两件。有道是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这村长和妇女主任之间的奸情,村中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村长老婆翠姑的风骚[敏感词]浪,在王户村也是尽人皆知,这可就让村里的一个光棍汉是想在心头,痒在[过滤],早就伺机想领教一番这骚女人的浪劲了,只是碍于村长王喜春的[敏感词]威而未敢下手。

    这个已三十多岁的光棍汉王坚生,说来也是一个尝过女人滋味的人,只因他即好赌又好色,把一个好端端的家没几年就折腾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他爹千方百计为他娶的媳妇和人私奔而去,他爹也被他气的命归黄泉。如今这王坚生是一贫如洗,并没有那个女人肯多看他一眼,这可让好色如命又体验过女人美妙的王坚生感到度[过滤]如年。可村里的黄花闺女和年轻媳妇见了他就躲,他就只好把目光盯在了骚浪的半老徐娘翠姑身上,他觉得凭自己的年轻体壮和与村长有点叔侄情份的便利,勾引常守空房的翠姑应该不在话下。

    翠姑虽是一农村妇女,可村长夫人的养尊处优,没有孩子的轻松自在,加之生性的风骚[过滤],及很注意对自己的保养,所以如今仍是细皮嫩肉、蜂腰肥臀地风韵不减。自坚生打光棍以来,她也觉出这远房侄儿对自己有不轨之心。翠姑不图别的,只是觉得这三十来岁后生的虎虎生机定能满足自己的[敏感词]欲,可碍于婶侄的辈分,她只能强压欲火,并不敢去公然挑逗王坚生。

    这一[过滤],因昨晚被老头子喜春[过滤]了个天翻地覆,翠姑感到通体酥软,颇觉困乏,所以一直睡到天过晌午。睁眼一看,男人已不知去向,而自己浑身上下还是一丝不挂,两腿之间混合着男人[过滤]和自己[过滤]分泌的体液还在顺着阴缝缓缓流出,身下的床褥早已如尿炕般粘湿一片。她这才感到好不舒服,且又觉得膀胱告急,这才懒洋洋地起身下床,弯腰拉出便盆,蹲下身子“哧哧”地解着小便,那股奔涌而出的尿液冲刷着两片小[过滤]使她颇感舒[过滤]。翠姑闭着眼睛,直到身下的便盆里传来“滴滴哒哒”的水滴声,这才惬意地起身,倒水清洗了下阴,收拾好床铺,周身穿戴齐整后,来到灶房打点饭食。

    再说王坚生这天上午在村头蟍过滤]洌吹酱宄ひ簧碚氲刈叱龃遄樱爻欠较蚨ァK氪耸贝涔枚ㄊ且蝗嗽诩遥创宄つ茄硬皇强峋褪侨グ焓拢皇卑牖岫率腔夭焕础O氲酱怂偈本醯媚源蝗取⒖柘乱唤簦腔岸招岩话愕刂Я似鹄础L齑土蓟⑵衲艽砉跫嵘砭屯涔眉掖掖腋侠础?

    此时翠姑刚刚吃完饭,伏身在灶台边洗着碗。这坚生进了村长的院门,就看到灶房门内婶婶翠姑翘着两片被裤子紧紧包裹着的肥美的[过滤]在忙碌着。他蹑手蹑脚地挪进屋内,咽着口水、压着心跳,悄悄地把手伸向了翠姑的臀部,他张开手掌,将拇指压着她[过滤]的尾骨,另四指[过滤]进她夹紧的臀渠便使劲地抠了下去,只觉得一片软乎乎、湿热热、凹陷着的女阴被他抓了个满把。

    “哟……呸!小死皮!吓死人了……婶婶这地方是你乱摸的吗?”翠姑下身被突然一袭,使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见是侄儿坚生在嬉皮笑脸地对她动手动脚,便知道了他的来意,她一边嗔怪地嚷着,一边甩着手上的水珠想扭过身来以摆脱坚生的袭击。可坚生并没有停手的意思,他“嘻嘻”乐着伸出另一只手,将还未转过身的妇人压在了灶台上,使她的[过滤]更加地高翘着,那只勇敢地伸在她胯间的手便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妇人深深的臀缝里、隔着内外两层单薄的裤子狂揉乱捏起来……

    [过滤]的翠姑哪里经的住一个年轻的汉子如此这般地挑逗,她的阴部早已被坚生萚过滤]娜壤朔觯醴熘杏砍龅恼笳骩敏感词]水浸湿了裤裆。妇人嘴里“哼哼”着不由得分开了夹紧的两腿,由着坚生的手在她的胯裆间肆意揉摸:“哟……哼……小冤家,一声不响……一进门就这样作践婶婶……当心你叔回来收拾你……哟……”

    “俺叔?我才不怕呢……他不知谁的屄去了。”

    坚生的手此时已找准了妇人[过滤]口的位置,只觉得那里已经在微微地蠕动着,并且由此在不断地扩大着裤裆上的湿印:“嘻嘻……嘴上不让动,可这裆里已湿的可以洗手了。”“去你的……再耍贫嘴,婶婶可真要生气了。”翠姑觉得在这灶房里容易被外人看见,她便挣脱了挤压,返身推开坚生跑到上房去了。

    坚生随后跟了进来,一进屋他就反手闭紧了房门,一边动手解着自己裤口的扣子,一边一步步地把翠姑逼到了墙角。翠姑没了退路,她涨红着脸等待着坚生的下一步举动。“我这会儿可等不急了,就蟍过滤]驹谡饫锔阋幌掳桑梦医饬思保墼俸煤玫耐妗!奔嵘锛钡厮底牛悴挥煞炙档仄肆松侠础4涔貌恢趺锤龈惴ǎ南胝驹谡舛阋欢ɑ嵬Υ碳さ模砸簿臀丛倥参眩斡杉嵘艚舻丶费棺哦秩ソ庾潘弦碌呐郏豢拧⒘娇拧孀磐庖屡鄣慕饪冻隽死锩嫣淼男“妆承暮捅承牧炜谙履巧钌畹腫敏感词]沟。

    坚生迫不及待地抓住贴在妇人肚腹上的背心下摆往上拉扯,一直将背心卷到了她高耸着的胸[敏感词]上面,使妇人那对白皙肥大的[敏感词]房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他的面前:“[过滤]……我的小婶婶,你这奶这么大呀!比我媳妇的美多了。”“去……去!我那能跟你年轻的媳妇比,少拿婶婶穷开心……”翠姑故做威严地想把背心拽下来,可此时坚生的手已在妇人那仍不断涨大的双[敏感词]上揉摸起来,并用手指夹着那对红棕色的[敏感词]头,不停地拨弄戏耍着,使它在妇人的呻吟声中很快地坚硬挺立起来:“别,唔……你这个小死鬼……唔……”翠姑扭动着身躯,仍想挣脱他的戏弄,可一阵阵无法摆脱的舒适感,麻酥酥地从她的[敏感词]头扩散到全身,使她又不由自主地压紧那只揉摸她[敏感词]房的手,并且往前挺着胸[敏感词],迎合着坚生的搓揉,以体验那消魂的快感……。“嘻嘻……小婶婶,你这[过滤]使人觉得你才二三十岁呐。”坚生一边赞美着妇人的[敏感词]房,一边低下头将那只红艳润泽的[敏感词]头吞在嘴里,用力地吸吮起来……

    “[过滤]……哟……”翠姑[敏感词]叫着搂住了坚生的头。这个女人最敏感的发情区之一,在男人那灼热口舌的刺激下,一股股的热流顺着[敏感词]头的神经直冲[过滤],往她两胯间奔泻,使她下身那两片诱人之唇在这股热浪的冲击下嗦嗦发抖。骚浪的情液也伴随着[敏感词]头上的刺激从[过滤]深处涌出,湿透了她刚刚换过的[过滤]……。翠姑下身那强烈的性反应,使她再也顾不上什么名声辈分了,她失控地将头靠在坚生的肩上,口中呻吟道:“嗷……哟……别只一个劲……折腾,要搞……就快点搞呀!唔……人家已熬不住了……”

    他们俩人紧紧地挤靠着,听到妇人口中的[敏感词]声浪语,坚生把她的头从肩上扳过来,他松开了口中那粒被吮吸的膨涨坚挺的[敏感词]头,将嘴唇急切地和妇人那两片不住呻吟着的双唇粘合在一起。翠姑即刻张启红唇,主动将[过滤]探进他的口腔,随即激烈地搅动吮吸起来,给侄儿以女性的、深深的香吻。一时在“嗞嗞”声中,两人的口舌相互啃咬着,彼此吞咽着对方口中分泌出的香津玉液。

    随着嘴上的忙碌,坚生的两手也顺着妇人的裤腰探了进去。他一手沿着翠姑柔软的腹部溜到了她凹陷的肚脐下,在[过滤]外面又摸向了她的胯间,在妇人的[过滤]上肆意地揉搓起来:“哟!小婶婶……你这急的尿都出来了,嘻嘻……”坚生摸着妇人湿漉漉的胯裆,嘴里戏言地挑逗着。“[过滤]……你个冤家,手不停……嘴还闲不住,人家不来了……”翠姑扭动着腰肢,不知是为了摆脱坚生的手,还是想让他探摸到更隐秘处,只见她一边摇晃着[过滤],一边抬起了一条大腿,使坚生的双手很顺利地对她的下阴形成了合围“侵入”。

    翠姑的裤腰带不知何时已被解开,失去约束力的长裤滑到了胯下,在妇人仍穿着细布碎花[过滤]的下身,坚生饶有兴致地用双手一前一后地隔着这层薄薄的、早已湿透的[过滤]底裆向她的“禁区”进攻。这妇人的[过滤]在[敏感词]的冲击下已全然放开了守护之门,不仅前阴的玉洞张开,就连后臀的[过滤]也被坚生隔着[过滤]将一根拇指塞了进去。“唔……[过滤]……你这个坏种,真想占婶婶的便宜呀……连[过滤]也不放过!哟……婶婶这回可真要尿出来了……”“那婶婶这湿湿的裤裆不是尿的呀?哈哈……”“还贫嘴……今儿个……婶婶非让你这小崽子喝了……我的尿不可!”“好呀,我求之不得呢。”坚生说着就蹲下身子,动手往下剥着翠姑的[过滤]。翠姑将[过滤]靠着后墙,分别抬起两腿,让坚生脱去了那条小[过滤]。此时妇人那[过滤]丛生、[过滤]肥突的外阴就赤[过滤][过滤]地展现在坚生的面荹过滤]?

    坚生拿着翠姑的[过滤],伸出[过滤]在那湿乎乎的裤裆舔着说:“唔……我先尝尝这[敏感词]水的滋味,待会看和你的尿味有啥不同……[过滤]……”舔完[过滤]上那略有腥臊味的[敏感词]液,坚生抬起妇人的一条大腿架在肩上,将嘴凑近她的[过滤],扒开那对已充血肥涨的大[过滤],伸出[过滤]舔向红嫩湿润的[过滤]口……

    翠姑被他的异常举动搞的[敏感词]性大发,她低头看着跪在自己两胯间的坚生在卖劲舔弄[过滤]的憨态,一种满足感由然而生,不由得两条大腿夹紧了胯间蠕动的头颅,一股[敏感词]水又从[过滤]深处涌出。坚生的[过滤]在妇人的[过滤]里舔挖着,他感到这里的[敏感词]水不断滚滚而来,给他以从未覽过滤]拇碳ぁ靶∩羯簟夷虻悖乙奔嵘镂蘼状蔚厝伦牛齑蟠蟮卣趴迅救说恼鯷过滤]吞吸在口中,并且伸长舌尖舔向翠姑的肛门……

    翠姑被这疯狂的举动刺激的浑身酥软,她膀胱一热、腰劲一松,一股尿液冲出了尿道口,涌进了坚生口中。坚生的嘴在妇人的阴部吮吸着,突然间只感到一股灼热、腥臊的尿液从[过滤]口上方的小孔中喷出。突如其来的水流令他吞咽不及,顺着嘴角往外流淌。此时被燃烧的坚生,感到这妇人的小便也如琼浆玉液般美妙无比。

    翠姑虽然[过滤],可也没有如此骚浪地放荡过。此时她再也压抑不住旺盛的欲火,她感到自己的被来自阴部的刺激冲击的颤动不已,不能自制。她迫不及待地拽起坚生,一只手哆嗦着从他的裤口伸进去,一把就抓住了那硬巴巴的东西。她急切地把那从裤口里拉出来,踮着脚尖、分开两胯,把那坚硬火暴的[过滤]与自己温软湿热的[过滤]口吻合在一起,挺动着下身准备迎凑坚生的冲刺。

    坚生见妇人把自己的[过滤]对准了她的[过滤]口,他便耸动下身猛力刺入:“婶婶……为了这一刻,可想苦我了……”“[过滤]……唔……这大[过滤]……婶婶也想,婶婶全给你……用力……顶![过滤]!美……”翠姑的[过滤]被坚生顶的紧贴在墙上,没有了回旋的余地,她感到那粗大的[过滤]每一下都如同要刺穿[过滤]一般直奔[过滤]而来。那[过滤]对[过滤]的频频触动使得她舒[过滤]地闭上了眼睛,随着身体的摇+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晃在体验这挨[过滤]的美感。

    “婶婶……你的屄还这……这么紧呀?”“婶婶没有……生过小孩当然紧……紧了……”坚生搂着翠姑的腰,一边[过滤]着一边又问道:“那啥时候破的身呀?……[过滤]……一定很小吧?”“提……那些过去的……事情[过滤]吗?”原来在翠姑心里,有一段过去了二十多年、不愿提及的。为此她的丈夫王喜春才敢在她眼皮子底下任意胡来,而她也背上了一个从小就不正经、是个[过滤]女人的名声。这些事王坚生在外面也听说过,可也只是些皮毛,其中详情并不知晓,尤其是那些他感兴趣的男女相奸的细节,他更想探个究竟。所以趁着现在挑起了翠姑的[敏感词]欲,他便缠着妇人要她讲讲当年的事情。

    坚生的[过滤]加快了节奏,嘴里又问道:“婶婶……怎么破的身……是啥感觉呀?有现在舒服吗?”“死鬼……成天想着女人,现在让你上了……还不多一会儿……老问啥呀……”坚生一边抽动着,一边伸手揉摸着妇人的阴蒂:“就只讲讲是咋破身的嘛,这样我才更有兴致呀,要不我抽出来了。”“唉……你这个冤家,哟……别抽……好,好!即然都让你搞上了,讲讲也没啥。不过……你可要买力地[过滤]呀……”“当然,我后劲足着呢……这样吧,咱们到里屋床上慢慢地,慢慢地讲,好吗?”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