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老根嫩草 > 正文 第四章窥母淫翠姑情窦开 失贞节嫩支开书尝嫩草

第四章窥母淫翠姑情窦开 失贞节嫩支开书尝嫩草

    咱们书接上文。这翠姑被坚生缠着要她讲当年破身的经历,为了享受这年轻雄劲大[过滤]的抽[过滤],她也乐得放荡一回,只是央求坚生不要把[过滤]进她下身的家伙抽了出去。坚生自然答应着,他下身用力一挺,将[过滤]深深地顶进妇人的[过滤],然后双手兜住她的两个[过滤]蛋,妇人立马两腿抬起,勾住他的腰。就这样两人一边着屄,一边挪到了里屋的床上。

    他们面对面地躺着,翠姑抬起一条腿,使自己的阴部紧密地贴附在坚生的下身,然后摇晃着肥硕的[过滤]以迎合他大[过滤]的狂抽猛[过滤]:“[过滤]……好美,你……你真的想听呀?那你下面可不许停……”她说着让坚生一手搂着自己的腰,一手伸到胸前揉捏着她鼓胀的[敏感词]房。她就这样一边享受着[过滤]的乐趣,一边讲起了自己那段不平凡的经历……

    “说起我破身,那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婶婶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子。那年月咱农村的[过滤]子都不好过,加上我爹又死的早,你想我娘一个三十几岁的寡妇,带着我这个丫头片子,我们孤儿寡母的[过滤]子就更难熬了。可奇怪的是我家的[过滤]子却并不艰难,我不但有学上,手上还不时地有点零花钱。”坚生捏着妇人紫红色的[敏感词]头说:“你家是地主呀?”“去!那时的地主是个屁,早被打倒了。”

    妇人的手揉着自己的另一只[敏感词]房:“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是我娘和大队的支书有一腿……

    “记得那天我和支书的女儿一同去镇上赶集,鸡上架时,我俩怀里揣着从镇上买回的奶罩、月经带,还有当时最时髦的三角[过滤]和几卷卫生纸这些女儿家用的东西,嘴里吃着零食,一路嘻嘻哈哈地赶回村子,在村头我和小娟分了手,哼着小曲推开了自家的院门。刚进院子就听到从上房传来我娘的叫声,我以为娘生病了,吓的我赶紧去推门想看个究竟。可门从里面[过滤]着,我就急忙跑到窗户下,从未拉严的窗帘处往里看,谁知这一看,可把我羞了个大红脸……

    坚生听的兴致大增,他猛捣一番妇人的[过滤],急切地问:“你看见什么了?是在屄吗?”翠姑的下身贴紧他,配合着他的抽动,继续说道:“可不是,只见屋里亮着灯,我娘光着身子跪在床上,雪白的[过滤]高高撅着正冲着窗口,两片[过滤]翻张着,露出毫无遮掩的红红的[过滤]口。而小娟她爹也光着身子,挺着那根我从没见过的大[过滤]就站在娘的跟前,娘一手撑在床上,一手反过来抓着支书的[过滤]在上下搓动着。支书的一只手揉着娘的[过滤],唔……就象你现在这样……

    另一只手在娘的[过滤]上揉摸着,还不时用几根指头塞进娘的[过滤]里又[过滤]又挖,惹的娘不停地尖叫着……我一个姑娘家那见过这种阵势,屋里的情景早看的我心儿狂跳,热血上头,一股暖流只通下身,我感到我的裤裆湿了起来。我没想到娘是这种骚女人,而她的[过滤]居然这样丰满红润,鲜嫩地诱人。别说是有权有势的支书,可能是个男人都想和我娘睡上一觉呢。

    “我被屋里的场面激动着,也忘了还没有吃晚饭呢,趴在窗外一直看着他们变换着花样[过滤]了有一个时辰,直到娘被[过滤]的高声尖叫着:‘[过滤]……[过滤]……我不行了!要出来了……’喘着粗气的支书才从娘那直淌[敏感词]水的[过滤]中抽出了大[过滤],一股股白色的[过滤][过滤]在了娘的[过滤]上和[过滤]周围。支书‘[过滤][过滤]’地叫着,我娘却已瘫在床上动弹不得了。那[过滤]顺着阴缝混合着娘的[敏感词]水流到了她的[过滤]上,把床铺搞湿了一大片。

    坚生听到这儿,似乎他也身临其境一般地激动起来,他伸手拽起翠姑:“婶婶,来换个姿势。”“你要咋样?”“象你娘那样把[过滤]撅起来呀。”“死鬼!”翠姑骂着翻身跪在床上,然后伏下身子,把[过滤]朝着坚生高高地撅着:“好了吧?小冤家,快[过滤]进来呀!”坚生骑到妇人的[过滤]上,扶着她的腰,又将[过滤][过滤]进了妇人湿乎乎的[过滤],嘴里还嚷着:“婶婶,接着讲……接着讲……”“好你个讨债鬼……便宜都让你占尽了……”妇人摇动着[过滤],迎凑着坚生的抽动:“好……好……婶婶给你讲!哎哟……你[过滤]深点……舒服……”

    “看着他们消魂的样子,我也不由得瘫倒在窗下,也不知支书是什么时候走的。待娘在黑乎乎的院子里发现我时,她心里什么都明白了。晚上脱衣睡觉时,娘见我[过滤]湿漉漉一片,她明知故问是怎么回事,我只好吞吞吐吐地说了我看到的一切。娘没有责怪我,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长大了,该破身了……’

    “当时我并没有太在意娘说的那句话,不过下午他们[过滤]给我的刺激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子里。此后我便很留意娘的举动,果然又让我偷看到了好几次他们屄的情綶过滤]D镌诿恳淮伟过滤]时那消魂的神态和疯狂的叫喊都搞的我浑身发软,我那处女的[过滤]里也会流出好多[敏感词]水,有时我真希望那被大[过滤][过滤]着的女人是我……好像是事隔半月之后,那天娘说她去舅舅家,晚上赶不回来,让我独自守好家门。天黑后我送走了小娟,关好门窗,这才放心地洗了澡,取出一直舍不得穿的奶罩和三角[过滤],在镜子前独自欣赏着少女成熟的体态,幻想着和男人交欢的情綶过滤]?

    “也不知到了啥时辰,睡梦中迷迷糊糊地觉得有人掀开了我的被子。当我还没有搞清是怎么回事时,来人已喘着粗气,麻利地脱去衣服,光溜溜地钻进了我的被窝。我吃惊地刚要张嘴喊叫,那人已紧紧地搂着我,喷着烟酒臭味的大嘴迅速地压在了我的嘴上,还不时地伸出满是唾沫的[过滤]舔着我发烧的脸礫过滤]N冶徽饽腥说木俣愕娜淼纳窬朔芷鹄矗丫耆逍压戳恕?

    “篬过滤]】隙ㄊ侵槟抢闲∽印!奔嵘恢尉蛊墓牡胤⒆髌鹄矗艚舻芈ё〈涔玫腫过滤]摇晃着,下身的抽[过滤]配合着手上的节奏,使那滚烫的[过滤]每一次都顶到妇人的[过滤]深处。妇人被他[过滤]的中断了讲述,嘴里吱哇乱叫起来:“哎哟……妈呀![过滤]……小祖宗!美死我了……”坚生一边狠狠的[过滤]着,一边将手伸到前面握住妇人一只剧烈晃动的[敏感词]房使劲地掐着那颗膨胀的[过滤],嘴里催促道“说……接着往下说……是支书那家伙吧?”翠姑被[过滤]的上半身趴在了床上,这样就使得她的[过滤]更加高耸地撅在坚生的怀里,使坚生抽[过滤]的越发[过滤]快和深入,她把头侧放在枕头上,享受着强烈的快感,嘴里又断断续续地絒过滤]讼氯ァ?

    “是呀……借着月光,我一看果然是支书那张熟悉的脸。我扭着头躲避着他的臭嘴,可是迫于他的威势和我们娘俩对他的依赖,我并不敢剧烈地反抗,我只是奇怪他是怎样进到我的闺房里来的……在他疯狂亲着我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回想着他和我娘屄时的情綶过滤]拇骩过滤]猛[过滤]我娘的[过滤]和娘那欲仙欲死的样子……[过滤]!就象我现在这样……唔……我那心底深处渴望被男人[过滤]屄的已经让支书挑动起来了……”

    坚生听到这儿,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举动了,他将性器深深地捅进妇人的[过滤]里,两脚离开床面勾住妇人的小腿,将整个身子都压在了翠姑的背上,还不时地耸动着下身。已被[过滤]的浑身酥软的妇人,那能驮的起这么一个壮汉。还没等坚生抽动几下,她已骨散肉离地趴在了床上:“哎哟……俺的[过滤]都让你砸开了!”身下的妇人没有受过这样的冲击,不由得尖叫起来。

    坚生翻过身揉摸着妇人的[过滤]说:“那你骑到我身上,这总行了吧?”“这还差不多。”翠姑起身跨在坚生的身上,伸手去拽他的[过滤]欲套进自+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己的下身,谁知那[过滤]已变成了肉团。翠姑吃惊地问道:“怎么啦?刚才还硬邦邦的呐。”“还不是让那老杂种给气的。”“谁呀?你是说那支书?嘻嘻……是你要听的嘛。”翠姑伏下身子揉搓着坚生那软缩下去的阳物,爱抚地说:“好了好了,来……让婶婶给你吃起来。”

    她趴在坚生的大腿上,张口就把那根粘满自己[敏感词]水的[过滤]包进了嘴里。那[过滤]在妇人温热湿润的口腔里很快就苏醒过来,加之妇人的[过滤]在不断地搅动,使它更迅速地恢复了元气,不断地在妇人的嘴里膨胀壮大着,很快那[过滤]就顶到了妇人的咽喉处,只噎的翠姑翻着白眼想吐出嘴里的[过滤]。此时的坚生那里肯依,他[过滤]脆翻起身,骑在了妇人的脸上,用手捏着她的嘴,不让她吐出自己的[过滤],反而耸动着下身快速地抽[过滤]着,嘴里还嚷着:“吸……快吸!骚娘们……不要停呀!”

    翠姑感到口中的[过滤]粗壮的几乎包含不住了,那[过滤]跳动着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知道已经控制不住坚生的情绪了,只好一边揉捏着自己的阴蒂,一边极力吸吮吞吐着嘴里的[过滤]。很快,在坚生的叫喊声中,一股股滚烫的[过滤]自马眼里猛烈地喷出。[过滤]的翠姑已有很久没有经历过年轻男人这种强劲的喷[过滤]了,她只感到大量[过滤]进嘴里的[过滤]令她吞咽不及,在她尽力活动着咽喉的同时仍从嘴角溢出了白色的液体。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