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老根嫩草 > 正文 第八章遮丑事翠纵姑纵淑夫欲 半推就淑媛入淫门

第八章遮丑事翠纵姑纵淑夫欲 半推就淑媛入淫门

    王喜春终于享受到了令他朝思暮想的[过滤]女儿王淑媛的美妙,而且从淑媛最后的反应,他可以预料到这个美人儿必会成为他享乐无尽的尤物,嘿嘿……就看怎么去调教她了。喜春意尤未尽地做着好梦,一路哼着小调往家里走去。

    进得院门,忽听从上房传来阵阵男欢女笑,喜春暗自称奇:这娘们和谁在一起会如此放肆?他悄悄来到窗下,屋里的对话渐渐让他怒上心头。“婶婶,没想到你对侄儿这么好,这顿饭真是太好吃了。”“多吃点才有劲呀,嘻嘻……光是饭好吃吗?”“当然……

    当然是婶婶更好吃了。”“好了,别贫嘴了,吃完赶快走。”“我还要婶婶。”“还没够呀……当心你叔要回来了”“那……让我再亲下子。”“小冤家……好了吧……听我说,你叔不在家的时候多,以后有的是机会呢。”一阵“吱吱”的啃咬声,随即是收拾碗筷的声音……

    嘿!是坚生这小子,居然把绿帽子戴到我村长的头上来了,看我咋收拾你们这两个狗男女……原来这两人是[过滤]柴遇烈火,偷情寻欢地忘了一切,待翠姑想起老头子要回来时已经晚了。这不还没待坚生走出门来,喜春已怒气冲冲地踹门而入。坚生是偷人心虚,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翠姑更是紧张地尖叫一声,把手里的碗都摔到了地上。喜春铁青着脸:“怎么啦?刚才不是蛮热火嘛,继续呀!”翠姑已吓的是“索索”发抖,倒是坚生还敢应声:“叔……回来了……”“是呀,回来的太早了!”喜春说着瞪了妇人一眼“快收拾了!待会再和你算帐。”翠姑赶忙收拾了地上的碗碴,又转身进里屋去整理床褥了。

    喜春转身对坚生道:“你还有什么说的?”“叔……我……”“好了!你还敢叫我叔?连你婶的屄都敢[过滤],你好大本事呀。”“我……不敢。”喜春冷笑道:“哼哼……我不想和你废话,从明儿起你卷着铺盖到后山去看林子吧,老憨头也该歇歇了。”“叔……”“闭嘴!没我发话不许下山,滚!”坚生垂着头灰溜溜地走了,不知此后他裆里那玩意儿见了翠姑还能再挺起来吗?

    赶走了坚生,喜春进到里屋,只见翠姑跪在地上正等候他发落。“篬过滤]∧愕怪镅健!毕泊翰⒚挥性傺党馑R蛭谟窕嵌榷嗔司疲谑珂律砩嫌趾牡袅薣过滤]力,刚才又上火生气,此时他感到头疼脑涨,便自顾自地靠在了炕上,然后对妇人说:“先替我脱了衣裳。”翠姑急忙起来服侍着他脱去了衣裤,闻着他满身的酒气,心想他往往要酒后寻欢,也许那样能让他消消火。想到这,翠姑不由分说,伸手抓住男人那缩成一团的阳物就吞进嘴里。

    喜春此时已酒劲上头,所以他昏昏沉沉地并未阻止妇人的举动,任由她用湿热的口舌舔弄着,不一会儿他就被妇人的舌功搞的兴奋起来。那在翠姑的嘴里勃勃昂扬着,他也语无伦次地嚷道:“唔……深点……后面……”妇人依着他的意思,深吸猛吞着嘴里的[过滤],使那[过滤]几乎顶到了咽喉里。当噎的她忍不住时+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翠姑吐出[过滤]换口气,又伸长[过滤]舔向喜春的[过滤]。为了讨好男人,她扒开臀缝,也不理会那里怪异的气味和不洁,那条舌尖只管往肛门深处探去。妇人这誟过滤]焕骱Γ耸毕泊耗抢锘构说纳先ナ帐八绫桓救烁愕耐跛粤恕?

    “[过滤]…………今儿个舔出啥特别的味道了吗?”翠姑不明白男人问话的意思,只好奉承着说:“今晚没洗……这味道喜欢……”说完还夸张地吧唧两下嘴。“哈哈……”喜春似乎早已忘了刚才的不快,他伸手捏着妇人的嘴把[过滤]又塞了进去:“来来……好好地品品……怎么样?尝到处女的味道了吧?”

    “处女?”翠姑怔了一下:难道他把淑媛搞到手了?那么趁他高兴,我再好好伺候伺候他,说不定和坚生的事他就不再计较了,心里想着嘴上已把那阳物的里外舔遍了。“唔……是覽过滤]裳任赌兀荡ε谴蟛沟模闶遣皇前咽珂鹿媚铩薄笆茄剑袅Φ恪鯷过滤]来你也补补?”“当然……”翠姑应着,却又颇觉委屈:这男人可以到处去寻花问柳,甚至糟蹋人家一个黄花闺女,可自己为寻点欢娱却要……唉!这世道几千年来改朝换代,还不都一样是男人的天下……想归想,可嘴里还在紧忙活着。

    稍许的不满并没有影响翠姑对男人[过滤]的喜爱,在她把玩手中的阳物时,自己也不可抑制地兴奋起来。可今晚这情形想要[过滤]看来是没戏了,只好用手解决……悲哀的翠姑一边用嘴供男人享受,一边把手塞进了自己的裤裆抠挖起来……喜春终于在妇人的口腔里[过滤]了[过滤],这一天一连数次[过滤][过滤]与三个女人,喜春早已是[过滤]疲力尽了,所以翠姑感到嘴里的[过滤]在一阵跳跃耸动后,只是如吐痰般挤出了一口黏液,随即那玩意儿就软缩下去,而喜春也长出了口气便昏昏睡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喜春睡到[过滤]上三竿,睁眼看到妇人在忙里忙外,似乎昨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他也觉得已经赶走了坚生,自己的吃喝拉撒也得有人伺候,翠姑毕竟是自己的老婆,丑事已经做了,又能拿她咋样?唉……反正当初娶回来的就不是处女,罢了!……想到处女,喜春又想到了淑媛,这才觉得滋润起来。可怎样才能和她再赴瑶池?嘿嘿……这事还得靠妇人去办……想到这,他便叫来翠姑,如此这般地吩咐一番,叫她择机而办。妇人白了他一眼,可又不敢违命,心想这老色鬼可真是贪得无厌,还不知他会做出什么呢……

    连[过滤]来淑媛一直躲在闺房不愿出门,她忘不了那夜的痛楚,可一丝隐约的快感更使她坐立不安。她害怕见到那个伤害了她的人,可又不由得想着那个使她破身的[过滤],她就是在这种失落和自责中煎熬着。奇怪的是这几天却不见村长再来了,是不是……正在胡思乱想,就听上房传来[过滤]妈翠姑的声音,不一会儿娘推门进来,告诉她乡里来了人在村长家要喝酒,[过滤]妈一人忙不过来,要她去搭个手帮忙招呼一下。淑媛嘴里抵触着,心里却似乎在期盼着什么,她还是不由得起身梳洗打扮一番,心想要见乡里的[过滤]部,还特意换了一身得体的衣裳,鬼使神差地跟着翠姑向村长家走去。

    淑媛以为村长家定是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可进屋一看却只有一个[过滤]部模样的人在和[过滤]爹说籟过滤]O泊杭珂吕戳耍拖蠛退涫裁词乱裁挥蟹⑸话悖皇嵌阅侨私樯艿溃骸拔庀绯ぃ馐俏业墓肱J珂拢醇绯ぁ!薄跋纭绯ず谩!辈恢趺矗珂录苏飧瞿吧哪腥司褂械憬粽牌鹄础!芭叮醮宄び姓饷创蟾龉肱艺Σ恢姥剑俊?

    “嘿嘿……刚认的[过滤]闺女。”

    “难怪呢,好漂亮的姑娘呀。哈哈哈……”吴乡长望着身材苗条,凹凸有致,粉面桃花,羞涩可人的淑媛会意地笑了起来。淑媛见他俩对自己指指点点地说笑着,一丝红晕涌上脸来,她低声说:“[过滤]爹,我去灶房了。”说罢扭身轻步走了出去。

    望着淑媛的背影,吴乡长咂着嘴说:“我咋没发现这王户村还有如此美女……”“没印象了?她就是村西王有发家的闺女呀。”“哦?这可真是女大十八变,这么水灵的姑娘,看的我眼都花了,哪里还敢认呀。”“哈哈……老弟,那就再蹲到这儿?”原来这吴乡长几年前蹲点就在王户村,而且当年和村里大姑娘小媳妇的风流韵事也没少发生,所以他和喜春俩人可谓是臭味相投。

    此刻见了清秀美艳的淑媛那有不动心的?只是……“唉……村长,你也知道,我这……”“对!对!仕途重要,再说到了县里那漂亮姑娘还不有的是,而且你是去赴任乡镇企业局的局长,那可是把金交椅呀,到时候有人会把大姑娘送到你手上呢。”“哈哈……但愿如此吧。要不是上面催的紧,这次路过你这儿一定多待几天。”“是为了淑媛姑娘吧?”“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吴乡长接着又神秘地问道:“哎……怎么样,上手了吧?”“嘿嘿……”喜春不置可否。“行[过滤]老兄!这么嫩的货都搞上了,小弟佩服呀。”“老弟官运亨通,我这草民可就这么一点乐趣了。”“哈哈……”

    此时淑媛在灶房和翠姑聊的投了机,俩人已经是无话不说了。“闺女,那你恨你[过滤]爹吗?”淑媛摇摇头:“唉……恨有啥用,再说女人迟早不都得有这么一天吗?只是……”“只是没有留到新婚之夜?”淑媛微微点点头。“已经这样了你就想开点,回头[过滤]妈给你说个好婆家。”“[过滤]妈……”翠姑继续开导着:“趁着年轻应该好好玩玩呀,别到了[过滤]妈这把年龄,想叫人,人家还嫌我屄老呢。”

    “嘻嘻……[过滤]妈就这么想呀,不是有[过滤]爹吗?”

    “等你尝出甜头就忘不了啦……你[过滤]爹的心思都在年轻女人身上呢。[过滤]妈问你,哪天晚上你[过滤]爹的你舒服吗?”淑媛羞涩地低着头,手指捻着衣角小声地说:“人家头一回……吓都吓死了,哪里知道舒服呀……”“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有点……可顾不上去想。”翠姑拍着手:“嘻嘻……再和你[过滤]爹做做就知道美了。”“再和[过滤]爹做?”淑媛吃惊地张着嘴。

    “是呀,你[过滤]爹想你都想病了,叫你来就是给他解闷的呀。”“他……”淑媛满脸绯红,她不由想起了被[过滤]爹抽[过滤]时体验到的一丝快感,她觉得自己的下身似乎涌出了一股热流。为了掩饰,她马上接口道:“可刚才我看[过滤]爹和那个[过滤]部说话好开心呢,不象有病呀?”“那是见你来了,他当然[过滤]神了。”翠姑接着说:“那个[过滤]部可是个大人物。”“大人物?”“是呀,要去县里当局长呢,待会你好好陪陪他,说不定能把你弄到县里当城里人去。”“咱一个农村女娃,人家能看上?”“那就看你咋哄他了。”

    “我不会……”“嘴甜点,手勤点,还不会?”“不会……再说我……怕。”“讨男人高兴,女人天生就会,怕他[过滤]啥?他也是人呀,而且还是个风流种呢。来,[过滤]妈告诉你,要这样……”

    翠姑对她面授机宜……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