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老根嫩草 > 正文 第九章献殷勤淑媛险受辱 细体验喜春章享淫辱福

第九章献殷勤淑媛险受辱 细体验喜春章享淫辱福

    书接上文,喜春为即将赴任的吴乡长摆下丰+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盛的酒菜,加之有美女淑媛相伴左右,酒席桌上是色香俱佳。刚才在[过滤]妈的一番开导下,淑媛也渐渐揭去了往[过滤]深闺大姑娘羞涩的面纱,象只蝴蝶般周旋于两个好色的男人之间。

    淑媛坐在吴乡长旁盵过滤]裉齑┝思羯硭匮诺乃榛ǔ纳溃饩褪沟盟浅墒炫颖ヂ腫敏感词]房紧绷绷地突现着,加之她又未戴[敏感词]罩,里面只是件薄薄的小背心,使人很清晰地就能看到突起在她浑圆的[敏感词]房上那娇嫩的[过滤]。淑媛见吴乡长的眼神老在自己的胸脯上溜,手上几乎停止了夹菜,她便抿嘴一笑,伸手夹了一片肉递过去:“吴乡长,哦……不,吴局长,吃菜呀,老盯着人家看啥?人家能当肉吃呀?”“当然,当然,秀色可餐嘛,哈哈……”“讨厌……[过滤]爹……”淑媛望着坐在对面的喜春,撒娇地用粉拳擂向吴乡长,喜春“嘿嘿”笑着,那眼神怪怪地看了她一眼,又埋头夹菜去了。

    吴乡长不失时机地抓住了淑媛伸过来的小手,毫不客气地把它按向自己的下身。淑媛明显地感到他那鼓鼓囊囊的隆起,这可让刚入此道的女子不知所措了,她迅速地缩回了手,红着脸说:“你……怎幺回事呀……”“哦……怕啥呀?你都见过的呀。”“不和你说了……”吴乡长见她要走开,伸手揽住淑媛的腰肢:“别跑呀……还没陪我喝两杯呢。”说着不等她反应,就把她抱着坐到了自己的腿上。淑媛没想到这乡长在酒桌上会这样对待一个女子,隔着两层单薄的裤子,她感到坐在[过滤]下的那团隆起在蠢蠢欲动,而且吴乡长的一只手居然伸到了她的三角区在抚摸着,淑媛吃惊地差点跳了起来。

    “[过滤]爹……你看他嘛……”与陌生的吴乡长相比,在这儿她把喜春当成了可依靠、可信赖、可亲近、可撒娇的人。“咋咧?”喜春明知故问,搞的淑媛不知该怎幺说。“没啥,没啥,和她闹着玩呢。”吴乡长嘴里说着,手却并没有松开。“哎呀,乡长跟你闹着玩,有啥好叫的。”喜春轻描淡写地说着。刚从灶房端菜过来的翠姑也接着说到:“是呀,是呀,乡长看得起你,还不缠着他,好让他把你带到城里去呀。”淑媛听[过滤]爹他们并没当回事,心想大白天的又在人眼皮子底下,吴乡长总不会把自己[过滤]了吧?不就是被他摸摸嘛,又少不了啥,让他高兴了,说不定还真能到县里当回城里人呢。

    想到这儿,淑媛便压了压“突突”跳动的芳心,任由吴乡长搂着坐到了他的怀里。她本以为如此以来吴乡长会心满意足的,可那知她的温顺却更挑起了一个男人的。吴乡长见这小美人乖巧地投怀送抱,岂有轻饶之理,他借着酒劲,掰着淑媛的两腿分跨开来,一手箍紧她的腰肢,另一只手便肆无忌惮地抠摸起她的下阴。

    淑媛感到吴乡长伸着[过滤]在自己的后脖颈和耳垂上着,而桌下的那只手已在使劲地往她的阴缝里顶去。虽然隔着裤子,可那薄薄的两层布,岂能阻止一个色狼的进攻,而且女儿家那天生的凹陷使得吴乡长的手指轻而易举地就击中了要害。淑媛紧张的头上泌出了细汗,她不由得扭动着[过滤]想摆脱夹在腿缝中的指头,可她那里知道这种扭动带来的摩[过滤]却更加剧了对吴乡长的刺激,同时也使自己的[过滤]在这摩[过滤]中涌出了阵阵的湿热。

    在不断的扭动中,淑媛感到[过滤]下的那团隆起在迅速地膨胀,更可怕的是吴乡长已在她不知不觉中拉开了裤口的拉链,一根滚烫的[过滤]抵进了她温软的臀缝。而且吴乡长的手此时已不只是抠摸她的[过滤]了,随着“呲啦”一声,淑媛那条单裤的底裆已被撕开了线缝,粗壮的[过滤]随即就挤了进来。淑媛惊慌地欲张嘴叫喊,吴乡长却及时地将一根鸡腿塞进了她的嘴里,就在淑媛迫不得已地抬手去应付嘴里的鸡腿时,吴乡长的手又轻松地将她[过滤]的底裆扒在一盵过滤]侵凰洞蟮腫过滤]已和她的[过滤]亲密接触了……

    就在淑媛不知该如何摆脱这窘迫的局面时,院子里传来了糩过滤]档牡焉孀潘祷暗纳簦涔昧旖肆礁鲆伦耪嗟哪吧恕K且患庀绯ぞ团闵狭诵α常骸鞍パ剑饩殖ぃ∪梦颐呛谜遥趺丛谡舛秃壬狭耍俊蔽庀绯ぜ戳巳耍仓缓盟煽嘶忱锏氖珂拢娜徽米约旱南伦埃骸芭叮獠皇窍缙缶值陌仓魅温穑磕阏馐牵俊薄拔饩殖ぃ鞫鸵饺危壅鸥本殖ぬ匾庠谙乩镉郝ド枇司蒲绺臃缒亍!薄肮险乓蔡推耍憧次以谡舛皇呛鹊耐玫穆铩!?

    安主任也瞄见了乡长身边满脸绯红、妩媚娇嫩的淑媛姑娘,他会心地笑笑:“局长是舍不得这漂亮的村姑吧?那就带上一起走呀。”“那里那里……那象什么籟过滤]薄耙彩牵还殖し判模塾郝サ墓媚锔龈鲆彩侨缁ㄋ朴衲兀推鸺荻戆伞薄昂煤茫Ь床蝗绱用!彼鹕砼呐氖珂碌牧常磁ね范酝跸泊核档溃骸巴醮宄ぃ任野捕俸镁颓肽愕较乩锶ズ染凄蕖!薄澳歉星楹茫绞蔽乙欢熳攀珂氯タ茨悖殖ふ饩妥[过滤]俊蓖跸泊盒牧焐窕岬卮鹩ψ拧!笆荹过滤],不能驳了老张的面子呀。”

    望着绝尘而去的汽车,淑媛感到了一种解脱,却又有一种失落。她默默地收拾了碗筷,想转身回去,可下身透过的阵阵凉风却提醒她,此刻这样子是万万不能从村东走到村西的,她不知该怎样在[过滤]爹家挨到天黑呢……

    再说喜春刚才将淑媛和吴乡长的举动是尽收眼底,此时他那能放这淑媛回家呢?他见淑媛心不在焉地收拾着碗筷,就“体贴”地说:“淑媛呐,那些让你[过滤]妈去拾掇吧,你刚才只顾陪吴乡长了,一定没吃好。这样吧,让你[过滤]妈再炒两个菜,咱到里屋去慢慢喝。”说着他就不由分说地过来牵着淑媛的手领进了卧房。

    淑媛经过了刚才那一番同吴乡长的“搏斗”,心中那个已冲破束缚的[敏感词]魔正搅扰的她坐立不安,此时在[过滤]爹的拉扯下,她芳心忐忑地随着[过滤]爹进了里屋。

    喜春拉着淑媛的手坐在了炕沿上,他色眼迷离地笑着说:“淑媛,刚才我看你和吴乡长还蛮配合的嘛。”“[过滤]爹,他都那样了你也不管,现在还来数落人家。”喜春拍拍她的手背:“人家是乡长,我一个小小的村长又能把他咋办,再说了,还不是为你将来打算嘛。”“将来能咋?”“嘿嘿,你没见他对你已经难舍难分了?好了,不说他了。”喜春斟了两杯酒:“来来,这交杯酒[过滤]爹可是等你多[过滤]了呀。”淑媛接过酒:“[过滤]爹……”

    “哈哈……小心肝,喝了这酒,你会神清气[过滤],待会和[过滤]爹耍起来可就心旷神怡喽。”说着他把酒杯送到了淑媛嘴盵过滤]斐龈觳步艚袈ё×怂惆涯潜朴彩枪嘟怂淖炖铩!翱瓤取笔珂卤涣揖拼碳さ牧靠龋檬盅谧抛旖牵苦恋芈裨棺牛骸癧过滤]爹……瞧你把人家呛的……”望着粉面桃花,娇媚动人的小淑媛,王喜春压不住狂燃的欲火,他借着酒劲扳倒了淑媛,一手搂着她的肩背,一手伸过她的腿弯,就象抱小鸡似的把她放到了炕上。

    望着淑媛伸在炕沿上的两只秀脚,他脱去布鞋就把玩起来,还不时把两只穿着白色丝袜的脚捧上来吸闻着:“不错不错……好味道……”他的举动羞的淑媛蒙着脸不敢动弹。喜春便腾身上炕把她骑压在胯下,三两下便解脱了她的上衣,接着便去剥她的小背心。“别……别脱这么光,上次不就……没脱光吗?”淑媛拽着自己的背心在他身下喃喃地小声请求着。“上次是在树林的野地上,这次是在家里的炕上,再不脱光怎显得热火呢?”淑媛仍不撒手:“[过滤]爹……就别这么费……费事了,要搞……就赶快搞一下,夜里我还得回去呢……”

    “胡扯!女人让男人搞了,不和男人搂着睡觉……她会难过的。”喜春一边教训着她,一边就掰开她的手把那小背心扯了下来。淑媛娇嫩白皙的双[敏感词]即使平躺着也是那么丰满坚挺,他狂笑地揉搓着那对微微颤动的[过滤],直到她的[过滤]渐渐地有了反应他才满意地松了手。喜春仍旧坐在淑媛的腹部,挪腿转身地翻过来要去对付她的下身。

    淑媛那柔软的肚腹本来就被他的[过滤]压的够呛,现在又经他在上面这么一扭臀,只觉的肚肠散乱,腹鸣胃缩。一股气流顶的她不住地打嗝,下身更是膀胱告急,居然使她把不住关口地溢出了些许尿液……淑媛羞涩地想把他的[过滤]推开,可她那点力气真是无济于事,只能无奈地忍受着[过滤]爹在她身上的霸道。

    喜春先把手从淑媛那已撕破的裤裆处伸进去,隔着[过滤]在她[过滤]上抓挠了几把,这才解开了裤带,把她的长短裤一起往下褪去。当他把裤腰褪至淑媛的膝弯时,那条白色的[过滤]就翻过来展现在了他的眼前,只见那窄窄的底裆上已布满了湿漉漉的尿渍和淡黄色的白带印迹,并且散发着少女阴部那诱人的气息。

    “怎么?这里已湿的不象样子了,才玩了一次就知道美了?”喜春开心地奚落着她。淑媛知道那是刚才把尿液流在了[过滤]上,加之先前被吴乡长戏弄的涌动了[敏感词],此时自己[过滤]上那一片狼籍是可想而知,她顿觉羞臊的无地自容,只是闭着眼睛小声地申辩道:“不……不是,那是……让[过滤]爹把人家的尿……给压出来了嘛……”

    “是吗?让[过滤]爹闻闻……唔……是有点尿臊味呢……”喜春把嘴贴在淑媛还未脱下来的[过滤]上,一边用鼻子嗅着,一边伸出[过滤]舔着那上面的污渍:“唔……[过滤]……好味道……”

    喜春窝着腰舔弄着淑媛的[过滤],突然他觉得自己也尿急起来,可他又舍不得离开淑媛的娇躯。仗着酒劲他竟高声喊着:“翠姑……把尿罐提进来!”他这一嗓子可把淑媛惊的差点坐起来:“[过滤]爹……你怎么叫[过滤]妈进来?人家这样子……”喜春从她身上爬起来笑着说:“哈哈……怕啥?这里没有你[过滤]妈,只有咱的女佣人。”话音刚落,翠姑已提着尿罐推开了屋门。

    看着炕上两人的丑态,翠姑知道这是老东西为了她和坚生的事要羞辱她,虽然她心里充满了愤懑,可夫君是天,自己只能忍气吞声地去服侍他。她一边返身关着房门,一边对还未来得及用被单遮身的淑媛说:“闺女,脱成那样……小心着凉!”喜春听出了她话里的恶毒,他冲着妇人吼道:“多嘴!我看你倒是该凉快凉快。”说着他跳下炕,几把就把翠姑的上衣扯开了:“脱……你给老子脱光了!”“啪……哗啦”他的举动惊的翠姑把手上的尿罐摔在了地上……

    “[过滤]爹……”淑媛也受惊地尖叫起来,喜春回过头和颜悦色地对淑媛说:“心肝别怕……你看这婆娘是不是该收拾,把尿罐打了让老子尿哪?”打了尿罐的翠姑已经战战兢兢地解开了衣扣,喜春看着掉着两只大奶的妇人,更是邪火冲顶。他冲过来拧着翠姑的[过滤]:“跪下!今天只好尿到你的嘴里了。”说着他不由分说就掏出了已憋涨[敏感词]的[过滤]顶在了妇人的嘴上……

    要是在平时男人有这样的举动,翠姑也不会感到过分,可现在是当着淑媛的面,这就使她颇觉羞辱。不过[过滤]的本性使她见到了抵在嘴边的[过滤]就迷失了自己,心想这小淑媛还不是来讨这大[过滤]的[过滤]快?翠姑不再有所顾忌,她跪在那儿握着男人的宝贝就吞进了嘴里。

    淑媛没想到看似和善的[过滤]爹竟会如此对待自己的老婆,她惶恐地坐起身,映入眼帘的是[过滤]爹那一丛杂乱的[过滤]在翠姑的唇边摩[过滤],那[过滤]已连根没入[过滤]妈嘴里。[过滤]妈是不停地活动着咽喉在努力吞咽着汹涌而来的尿液,虽然如此还是不断地有黄色的液体从嘴角溢出,顺着她赤[过滤]的[敏感词]沟流向下身……

    初经人道的淑媛那见过这等[敏感词]虐的情景,泛滥的[敏感词]使她忘记了娇衃过滤]诒坏ハ虑娜煌压饬俗约海茸畔硎苣歉籟过滤]妈视为命根的[过滤]……可是翠姑咽完了男人的小便却仍不松口,她捧着[过滤]嘴里不断地吞吐,直到那[过滤]坚硬无比了还是意犹未尽。可此时喜春的兴趣那在这里,他见妇人已舔净了自己的[过滤],便推开她:“好了,再给我们做点吃的去。”说罢他再不理会翠姑,脱了衣裤返身跨到了炕上。

    淑媛虽然心里暗暗期待着再次尝试那消魂的时刻,可此时见到挺起在眼前的[过滤]仍使她大为吃惊。那个悬吊在[过滤]爹胯下一片[过滤]中,曾使她心惊肉跳的怪物此刻是格外醒目,“[过滤]……”淑媛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晚在小树林中受奸时,因天色黑暗加之自己的羞穂过滤]笔备久挥邢肫鹨哺静桓夜思叭タ匆谎勰歉隹蚜俗约捍ε氐墓治铩!奥柩剑≌饷创执蟆康募一锒疾畈欢嗄亍?

    刚才被翠姑的一番,此时喜春的[过滤]当然是异常雄蝃过滤]K瓶坏ビ制镌诹耸珂碌纳砩希冉玔过滤]在淑媛粉嫩的[敏感词]头[过滤]上蹭蹭,然后拉起她一只手,让她握住在她[敏感词]沟里跳跃的[过滤],他捏了捏淑媛那挺敲端雅的鼻子:“我的小美妞,喜欢吗?”

    淑媛虽羞于这种举动,可出于对[过滤]爹的畏惧和对这[过滤]的好奇使她如握根棒槌似的紧紧地把它握了个满把。听到[过滤]爹的问话,她羞涩地小声说:“喜欢……”“那……知道怎么用吧?”“知……知道……”说着淑媛主动地叉开两腿,容那紫色的[过滤]抵在自己的[过滤]上……

    喜春下胯前凑,以破竹之势顶开了[过滤]女儿那两片[过滤]守护着的洞口。“哎哟……”一阵酸涨的疼痛让淑媛不禁叫出声来,不过这种疼痛要比第一次减弱多了。她感到胯间如同夹了根火热的木棒一般,在这根棒子不断的推进中,疼痛和快感交织着向她袭来,她排斥不了这种的刺激。那根已完全深入她[过滤]中的[过滤]开始向她的[过滤]冲刺,她感到这般抽[过滤]也比那次好受了许多,她居然慢慢地活动着腰身配合起[过滤]爹的起伏了。

    疼痛在减轻,快感在升腾,虽然娇嫩的[过滤]口被[过滤]爹粗壮的[过滤]撑的仍有些酸涨疼痛,但却涨的有趣,疼的痛快。淑媛端庄文静的外表被的浪潮浸[敏感词]了,渐渐露出了妖狐的媚态,随着[过滤]爹有力的进攻,淑媛感到神清气[过滤],芳心狂跳,她闭上眼睛搂紧身上的[过滤]爹,细细的体味起大[过滤]带给她的感受……

    随着[过滤]的提抽,淑媛感到五脏六腑都似被勾住一般在往下拽,使她觉得整个腹腔犹如被掏空似的陶醉和揪魂。当那又向体内深处[过滤]入时,她又感到腹内器官升腾到了胸腔,好象要顶住咽喉,堵塞气管,使她呼吸急促,粉脸通红。这种循环往复的涨满与空虚,憋闷与顺畅使她彻底迷失在这紧张又愉悦的之中。

    在享受这强烈的性快感中,一股股的[敏感词]水被挤出了[过滤],淑媛的承受力达到了极限,她感到[过滤]都要被那个深[过滤]在体内的[过滤]戳穿了一般,强烈的酥麻痛痒使她毫无顾忌地狂叫起来……喜春感到身下的女子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而他也觉得自己五脏翻滚,丹田发麻,终于他放弃了坚守着的[过滤]门,汹涌的生命[过滤]髓在海绵体的收缩下奔入了淑媛为性力张开的[过滤]深处……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