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催眠狂想曲:寻秦篇(1-3 待续)

催眠狂想曲:寻秦篇(1-3 待续)

    催眠狂想曲——寻秦篇1-3待续

    【催眠狂想曲—寻秦篇】上

    作誟过滤]篸io

    一

    对不起,这绝对是个意外。

    荆俊看着昏睡了的美嫂嫂,歉意无限。他明知这是不对的,感到内咎、自责、

    不安和后悔,内心深处又隐隐的透出打破禁忌的兴奋。

    荆俊呀荆俊,你还是人来的吗?三哥对你这么好,你竟然在他生死未卜之

    时,[过滤]了他的妻子,你真是禽兽不如……

    他一面自责,一面回忆起与嫂嫂的快乐片段,心中天人交战……

    万一……只是万一,三哥真的出了意外,不能回来……那三嫂岂不是孤独

    一生?她如此年轻貌美,守寡实在太可怜太浪费了。或誟过滤]铱梢栽谌缁乩粗?

    前,先代为照顾一阵子,三哥回来我才斩断和她的所覽过滤]叵怠?

    看着那[过滤]莹如玉,玲珑浮凸的诱人[敏感词],荆俊终于在薰心中下定了决心,

    找出一个藉口来为自己的[过滤]行为合理化。

    嫣然,你醒醒。

    大秦,不应该说是中原第一美女,绝色无双的纪嫣然在情郎的呼唤下张

    开了眼睛,一双闪亮如星的美目泛起如海般深的情意,还有……绝对的顺从,由

    内心深处发出的服从。

    是!我的主人。天下间最美的女人昂首以待,以最恭敬的态度表示了自

    己的驯服,彷彿在她面前的不单是自己的小叔,还是最深爱的丈夫、情郎、恩人,

    甚至是神!

    看到嫣然乖巧的样子,荆俊不能自控的涌起浓浓的满足感,心神飘到了事情

    开始的那一天。

    二

    七月,盛夏,乌马牧场内隐龙别院。

    今年的夏天来得特别早,天气也特别热,浓密似浆、炽热如火的空气笼罩着

    着这个失去男主人的地方。

    别院的女主人,艳名远播的纪嫣然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炎热的夜晚

    让这位爱洁的美女汗出如雨,浑身极不舒服。单是这个晚上,她已经洗了两次澡,

    但仍难减那无处不在的燥热感。

    热只是纪才女睡不着的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她最深爱的丈夫,秦国

    大将军项少龙大半年前带兵迎战赵军,却兵败失踪,至今音讯全无。虽然不断有

    谣传指他出现于齐、魏边境,但一[过滤]丈夫未回,纪嫣然等做妻子的,就没有安枕

    之夜。

    唉!深闺寂寞的纪嫣然看着窗外那又圆又大的皎月,情不自禁的发出了

    幽幽的叹息声。盛夏的高温好像从她全身娇嫩的肌肤涌入体内,不断刺激起她身

    心的需要,勾起那深埋在心底的莫名燥火。她闭上眼睛,彷彿看见了丈夫来到了

    面前,他的一双大手在无所不至的抚弄着她久旷的身躯,撩动起那最羞人的感觉。

    唔!她从喉头发出一声充满抑压的呻吟,手慢慢的划过光滑的肌肤,抖

    颤着往下伸向了悄悄湿润了的神秘私处……

    不!在最后关头她悬崖勒马,以无上的意志制止自己的可耻举动,硬生

    生的把勃发的压下。丈夫失踪超过半年,她除了担心之外,还要忍受独守空

    房的苦处。夏天一到,无尽的生理之火随着炎夏并发,令一度沉溺于鱼水之欢的

    美丽少妇,饱嚐的折磨。

    纪嫣然虽然曾有石才女的称号,但说的是她对一般男人不屑一顾,并非

    真的石女,也有自己的生理需求。更何况项少龙性好渔色,在男女交欢之事上乐

    此不疲,令纪嫣然在床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在丈夫高明的挑情手段的不断开发

    下,她即使不是天生[过滤],也在不断的之中,深深沉迷于夫妻交合的快乐之

    中。

    然而,胃口大开的纪嫣然在失去丈夫的恩泽之后,终于嚐到了寂寞的苦

    果,曾经的甜蜜耳鬓厮磨,现在变成了深深的梦魇,在某些高涨的夜晚,她

    甚至希望从没有感受过的极级快感,这样她就不会如此希望有个男人在自己

    身盵过滤]鞣秋|渴的身体。尤其是在一些早上,当她看到荆俊的妻子鹿丹儿,以

    及腾翼之妻善兰,那明显因为满足而引致的春光,更令她痛苦郁闷得想大声

    呻吟出来。

    我想需要一个男人!纪嫣然悄不自禁的想。是的!只要是一个男人,而

    不是丈夫……任何一个……

    不能!不能!再想下去了!我要找些事情来分散注意力。纪嫣然拚命的

    制止了那颗驿动的心。为了平息那高涨的心火,她随手拿起一件薄袍,胡乱穿在

    身上,就走出了房间。

    夜已深,宽广的庭院没有半个人影,份外显得清冷,亦加深了纪嫣然的寂寞

    感觉。她漫无目的信步而譡过滤]吹搅送ピ白钇Ь驳囊唤牵⒕跽灾碌姆考淙杂械?

    光,似是未睡。赵致与纪嫣然感情极佳,二人原是毗连而居,各佔一独立小屋,

    但一个月前,赵致却突然以转换环境为理由,搬到庭园的角落,当时正为丈

    夫下落及政事而心烦的纪嫣然无暇深究,直到现在才发觉自己好像有点冷落了这

    位好姊妹。现在夜静无人,正好找个机会促膝谈心,也藉此排遣沉闷寂寞。

    纪嫣然来到了小屋前,却是心下一惊,因为她不单看到了未睡的赵致修长的

    身影,竟然还听到了一把男性的声音。声音压得低低的,不知在说甚么,然而那

    是一把成年男子的声音,却是绝不会错。

    这么夜留男人在房内,致致她不会……纪嫣然很清楚赵致对项少龙的感

    情,亦深明她并非会偷人的荡妇,然而当尝过煎熬的可怕后,纪嫣然也不敢

    保证自己在诱惑面前能把持得住。事实上,如果刚才于房中,有任何男人在她身

    边乘虚而入,只怕忠贞如她,也是抗拒不了。

    只有寂寞的女人,才会明白孤身一人的可怕感觉!

    为了查明究竟,纪嫣然蹑足的来到了窗盵过滤]崆岬恼戳诵┛谒谥竿罚诖?

    纸上弄出一个仅可用一只眼睛望进去的小洞,就此偷窥起来。

    一望之下,她就立即放心,因为房内的不是别人,正正是丈夫的结拜兄弟荆

    俊。

    他与赵致情如姊弟,人所共知,更何况二人衣衫整齐,正襟危坐,可见并无

    私情。只是如此深夜,二人却无视礼教的独处,给有心人看到只会招来话柄,最

    好还是给他俩警告一声。

    正当纪嫣然想推门而入时,却发觉二人的举动有点不寻常,背对自己而坐的

    赵致虽然看不见表情,但坐姿却非常僵硬;而面对自已的荆俊,却右手高举一条

    吊饰,不停慢慢的来回晃动,同时沉声地念:望着这块水晶,望着这块水晶…

    …你的双眼已深深的给水晶吸引着……吸引着……

    他的声音有别平常,非常的沉,有一种平[过滤]没有的威严及诱惑力,令人不由

    自住想随着他的指示,专心看着他拿在手上晃动的东西。

    纪嫣然转动眼睛,好奇的望向他反覆提及的水晶,它简单地镶在一条长长的

    银炼之上,造型没有任何特别。不过,他举起的角度极为巧妙,令水晶反映着一

    旁桌子上的烛光。随着银炼的来回摆动,水晶也散发出千变万化,令人目眩的闪

    光,煞是好看。

    很美[过滤]!爱美是人的天性,尤其是女性,对闪闪发光的漂亮饰物更没有

    任何抵抗力,刚开始时还感到有点刺眼的纪嫣然,慢慢也习惯来,而且给那闪烁

    如星的光芒吸引着,注意力全集中到了水晶之上。

    望着水晶,望着它,专心的望着它……

    当纪嫣然及赵致的心神完全被水晶吸引时,充满媚惑的声音却在二人不留意

    间,轻轻的钻进了她们的心窝。

    看着这块水晶……你已经被吸引着……它是如此的美丽,你完全舍不得移

    开双眼,一刻也不可以,一刻也不可以……

    你看到水晶发出的光芒吗?望着那些光,你开始感到无比的轻松,忘记一

    切烦人的事情,只要你望着水晶的光,听从指示,你就会无比的轻松、轻松……

    低沉的声音发出纪嫣然无可抗拒的指示,她很快就发觉自己只要听从那声音

    去做、去想,身心都开始放松,体内的烦躁慢慢退去,缠绕在心中大半年的担忧

    害怕,也在徐徐的减退当中。

    你已经很放松了,全个人都放松了……你现在一片空白,就好像一碗清水,

    没有任何杂质,只知道听从我的指示令你很快乐。

    放松之后,你开始感到疲倦,因为之前太过紧张及担心,令你一直都睡不

    好。你有多少晚没有好好睡一觉了?一晚、两晚?一个月?两个月?久得你已经

    忘记了、完全的忘记了,也没有气力去记,你现在只想忘记,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因为太累,你已经暂时失去了思考及记忆的能力,你只是很累很累,很想睡,忘

    却一切的烦恼,安心的睡。

    门外的纪嫣然及门内的赵致都已慢慢经失去了自控能力,荆俊所说的一字一

    句,都已经在她们心底生了根,一步步的控制着她们的心智。她们茫然的望着那

    晃动得越来越慢的水晶,双肩无力的垂下,已是随时可以进入梦乡。坐在椅上的

    赵致还好,只是身体左右轻摆,门外的纪嫣然却是半跪半坐的,如非有望着水晶

    不放的指示,她已经跌到地上。

    太久没睡好了,你已经累到快睁不开眼睛,你的眼皮重得你自己绝对无法

    睁开,一定要看到这块漂亮的水晶,才能继续勉强的张开。很重、很重,真的很

    重,你无法抗拒的重,只有我能令你睁开眼,只要我能令你的眼睛睁开……

    不知门外有人的荆俊,满意地看着双眼失神的赵致,兴奋的感觉不住扩大。

    虽然他并不是首次催眠这个风致迷人的美女,但看到她服从的子,他还是感到全

    身发热,恨不得立即把她推倒床上。

    他决定加快速度,以免浪费这个夜晚。他继续以那不徐不疾,极有节奏感的

    声音发出指示:只要我收起手中的水晶,你就会立即睡着,除非我唤醒你,否

    则你会一直沉睡,深深的沉睡。你在等,等着我把水晶起……你在等……不断的

    等……等……

    荆俊停止了摇动银炼,把水晶举起,放到赵致的头上,后者头颈随着水晶而

    不自然的向后昂,就连身体也挺直起来。

    荆俊对她的反应非常满意,经过多次的反覆催眠及洗脑,他已经可以轻易的

    把赵致牢牢控制。只是他实在太喜欢看着美女不能自控的样子,所有一有机会就

    重头的再催眠一次,欣赏失神美女的同时,并加深对她们的控制。

    他心中默念三声,手臂一振,水晶在半空中抛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后,落入了

    他的掌握。他五指一收,水晶光芒尽掩的同时,赵致头一垂,陷入深深的睡眠之

    中。

    荆俊大喜,正想收成,却听到门外发出碰的一声。

    他闻声大惊站起,心中一片惶恐。他与赵致有着叔嫂的名份,如若给人发现

    他用邪术控制嫂子[过滤],天下将再无他容身之所。他再也顾不得赵致的情况,立

    即飞跃到门荹过滤]C乓豢涂吹揭幻し⑴拥乖诿磐猓恍讶耸隆?

    三嫂?是你?任荆俊想破脑袋也想不到门外的人竟然是纪嫣然。他对项

    少龙的三个妻子各有不同的称呼,赵致是致姊;乌廷芳因身份的关系是大

    小姐;唯有纪嫣然被尊称为三嫂。

    这位美艳及智慧同样无双三嫂,此时却昏睡在荆俊怀中,娇躯无力软垂,但

    细长的呼吸显示出她并无大碍,那带着快乐微笑的睡容却是如此的熟悉。荆俊细

    端她的面容,再和被催眠的赵致做对比,心中似有所悟。他知道不能让纪嫣然睡

    在这里,一咬牙把她抬起放到床上。他把被纪嫣然弄破的窗纸封好,确定四处没

    有人看见他的举动,重新关上大门,然后心惊胆颤的来到床荹过滤]?

    床上的纪嫣然是如此的美丽,闭上眼睛并没有令她的艳光稍感半分,反而多

    了一种平[过滤]没有的安祥乖巧感觉。细緻[过滤]巧的五官似若天地灵气的聚集,额阔如

    岭、鼻高挺如峰、樱唇鲜艳如花、肌肤嫩白更胜玉石。如此艳丽的容貌却又隐隐

    透出一股英气,直如仙人一样。

    荆俊的恋恋不舍的在纪嫣然脸上流连,慢慢地向下逐吋逐吋的望下去。先是

    小巧尖细的下颚,然后雪白修长的颈项,再来就是那突然的高耸隆起……

    时正盛夏,纪嫣然衣衫单薄,薄薄的风衣简单的披风,根本掩盖不了她那惊

    心动魄的曲线。荆俊这时才发觉她的身材较自己想像中更好。不是因为荆俊的眼

    光不佳,而是平[过滤]总被她惊人的艳色吸引,本已无暇去欣赏身体的其馀部份;更

    何况纪嫣然的艳光实在太过刺眼,他大部份时间都不敢直视,生怕望得久了,会

    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直到这一刻,他首次带着色心去看这个美嫂子,才明白甚么叫绝世尤物。由

    于练武的关系,纪嫣然有着最具爆炸性的[敏感词],那玲珑的曲线在上下最高耸的两

    处,突然向内急速收紧,有如山岭中最急最弯的险路,令人望之而心悸。但与其

    他练武女子不同的是,她的皮肤肌肉得天独厚,完全没有因长期锻练而变得粗糙,

    只是更结实弹手,方才搬她入房时,他已经亲手感受过腰腿之处的诱人力。荆俊

    得承认,无论是身材样貌,纪嫣然也较自己最爱的赵致胜出不止一筹,看着她倒

    在床上的样子,任何男人都有把她压在身下尽情亵玩的冲动。

    荆俊当然是个男人,还是一个非常好色,蠢动如箭在弦的勐男。只是对

    方却是他最尊敬的嫂子。对于赵致,他还可以理所当然的告诉自己,是他喜欢在

    先,顶少龙夺爱在后,而且这位美姊姊还深闺寂寞。但纪嫣然……他实在很

    难面对内心那份罪咎的感觉,而且他已经做过对不起生死未明的三哥的事了。

    然而在内心深处,却有一把声音在不停的诉说着:一件污,两了秽,错过

    了这个机会,你就没有可能再碰这个大美人了……

    到最后,荆俊还是未能狠下心来决定,但心知必须面对眼前的困局,首要任

    务是先令纪嫣然忘记今晚所见的一切。他深吸一口气,稍歛色心,头脑一转已有

    定计。他不舍的离开床盵过滤]吹饺猿了谝紊系恼灾旅媲埃畹溃褐轮拢?

    听着我的吩咐。由现在开始,你会深深的沉睡着。当我数三声之后,你就会完全

    的睡着,直到我说天亮了才会苏醒过来。一、二、三……已习惯听从这个

    弟弟温柔指示的赵致无从抗拒,立即进入了不省人事的状态。

    一颗心已飞到床上的美人上去的荆俊,草草的下了命令,确定赵致已经睡着

    了,甚么也听不到后,就随便把她放在地上,然后急急的回到边。

    三嫂……不……咳……纪嫣然,张开双眼,望着我。荆俊发出命令,期

    待着再看到纪嫣然那动人的星眸。不过,后者却依然沉睡如死,没有任何反应。

    他有点害怕,毕竟这些邪术非他可以完全控制,一个不小心,被催眠者就有可能

    陷入永远的睡眠之中,再也醒不过来。

    他细心的思考,开始有点明白,纪嫣然应是无意之中看到自己施术,不明所

    以之下,意外被催眠了。不过,被催眠不等于被控制,她现在只是进入熟睡之中,

    神志并未完全失去,随时有可能醒来,他要做的是在她大兴问罪之师之前,令她

    乖乖的顺从。

    一个绝对服从自己的纪嫣然,想想也叫人兴奋……

    听着我的声音,这把声音会令你更加放松,睡得更深更沉。你听着声音的

    指示呼吸,来!让我们一起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吸气

    ……呼气。荆俊一面发出指引,一面专心地留意着纪嫣然的反应,每个细节都

    不放过。

    他留意到发出指示后,看似沉睡的美人儿并非全无反应,而是眼皮轻轻一跳,

    彷彿真的听到了荆俊的声音。在他一步步调低呼吸指示的速度时,更发觉纪嫣然

    的呼吸节奏,竟然真的随之而变得细长起来,逐步与他的声音同步,变得越多越

    深,娇美的玉容亦显得益发平静。

    沉睡的美丽人偶散发着难以形容的美态。在荆俊的带领下,纪嫣然傲人的胸

    膛缓缓的起伏着,上下起落有緻当呼吸速度减慢,吸入及呼出的空气不断增加,

    涨鼓鼓的双峰赫然有如波浪汹涌,薄薄的轻纱根本束缚不了这双弹力惊人的美[敏感词],

    被撑得快要破开似的;更诱人的是,不知是刚才搬动时移了位置,还是那一小片

    的胸抹包裹不了一对丰[敏感词],在呼吸之间向下滑落了少许,羞人地露出了岭上双梅

    的少许轮廓,端的是好一对出墙红杏[过滤]!

    荆俊加眼前的美景吓至几乎忘记了继续说话,更险些儿一手就抓上了那春光

    无限的峰顶,扯开布帛,一探双梅真貌。如非亲眼看见,他绝不相信这位平

    [过滤]清丽如仙的嫂嫂竟然深藏着如此诱惑性感的身材。他强压下不断攀升的绮念,

    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催眠步骤上面。

    很好!很好!你继续的吸气、呼气……每呼出一口气,你就感到更轻松,

    进入更深更甜的睡眠……

    睡吧!好好的睡吧!在深眠的情况之下,你只会听到我的声音,我的声音

    会带你进入更轻松、更愉快的境地,只要你听从我声音的指示,完全听从我的指

    示,绝对的服从……荆俊熟练引导着,逐步把纪嫣然带入更深的催眠境界,渐

    渐[过滤]控着美人的心智。失去抵抗意志的她,身体无力的软瘫在床上,睡姿像极了

    婴儿,但这绝对没有影响到她的诱惑力。

    你会完全听从我的说话去做,因为我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令你进入更欢

    欣的状态,只要你服从我,就会感到无比快乐,前所未有的快乐,否则就会相当

    痛苦。如果明白的话,你就点一点头。荆俊终于完成了最重要的诱导过程,现

    在就要看纪嫣然的反应。虽然这并非他首次催眠别人,但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紧

    张,生怕有任何不测,引来悲惨的结局。

    看着她娇美的容颜轻轻的在自己面前上下晃动,荆俊终于放下了心头大石,

    也涌起无限的兴奋及满足感。因为在这位闻名天下的才女苏醒之前,她都会受到

    自己的摆布,至于苏醒之后……嘿!还要看他荆俊的意愿。

    接下来,我让你做的任何动作都不会影响你现在平静及放松的感觉,只要

    你一切都依我的说话去做。明白的话又点一头。纪嫣然又再服从地点动琼首,

    那乖巧的模样令荆俊深庆自己学懂了催眠术。

    以后,每当你明白及接受我的命令时,你都会开声回应,明白了没有?

    能对天下第一美女下令,让荆俊感到自己像极了一个无所不能的仙神。

    明白。

    你现在慢慢张开眼睛,看着我。纪嫣然嫞懒地应了一声,在荆俊的期待

    中张开了久闭的星眸。那是如此清澈及睿智的双眼,平静得有如无浪的湖水,但

    当你细看她动人的瞳孔时,却会看出一丝沉郁与哀怨,令人知道风华正茂的她,

    正忍受着无比的寂寞。

    荆俊自然知道她为何哀伤,在心痛的同时,又泛起了丝丝的妒意。

    三哥呀三哥!你是何等的幸运,竟然有这样的美人儿为你而忍受独守空房

    之苦。不过,这个美人现在可……嘿!他忍不住微笑,深深感受到打破禁忌的

    快感。

    纪嫣然凝望着这个赐给她近半年最开心愉快感觉的男人,等待着他的命

    令,服从现在是她唯一的生趣。

    告诉我,为什么来找赵致?还有你方才看到了甚么?

    纪嫣然坦白地道出了自己睡不着,然后来找赵致的经过,当中的过程与荆俊

    所猜想的非常吻合。

    这么夜了,你为什么还不睡?荆俊好奇的问。

    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让纪嫣然的俏脸涨得通红,她带点害羞的说是天气

    太热。然而这时的她,反应直接简单得有如三岁孩儿,又岂能瞒过荆俊。在他的

    命令下,她吞吐但诚实地道出了自己的感觉。

    因为……我……我想……男人。虽然身在催眠之中,纪嫣然在说出这种

    相当[过滤]的答桉时,还是自然的压低了声音,而且面上的红霞还向下伸延到胸颈

    之间,当中的绮丽风情,令荆俊喉乾舌燥,心跳如鼓。

    是想丈夫,还是想男人?荆俊吞下了一大啖口水,才能继续追问下去。

    是……都有……纪嫣然不自觉的缩起玉颈,纤纤十指轻抓着床被,似是

    为这个回答感到万分羞耻。

    你……再说多一次!荆俊不自禁的提高了声音。

    是……有想少龙,亦有想男人……因为太过害衃过滤]纳粢咽俏⒔隹?

    闻。

    天呀!天下第一美女在自己的面前承认在想男人了!那是何等堕落的答桉

    呀!荆俊于心底发出狂篬过滤]D钦媸敲挥心腥丝梢缘质艿挠栈笱剑?

    你在想男人是不是?荆俊难掩激动,喘息着问。

    是。纪嫣然不能不承认。

    即使那个男的,那个与你上榻的不是项少龙?

    我最想与少龙……一起。纪嫣然眉头轻皱,回避了这个问题,而且避开

    了与性覽过滤]氐淖盅邸?

    我命令你老实的回答,如果方才有个男人在你身边挑逗你,你会抵受得了

    吗?

    纪嫣然终于不能回避,她一脸迷茫的回答: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自己能否抵受男人的挑逗?

    是。

    即是说男人挑逗你,你可能接受?

    ……是……

    因为你真的很需要男人?

    是。

    你已经寂寞得太久了,已经不能再忍,你很想要一个男人,一个[过滤]壮的男

    人。荆俊沉声的说出了事实。

    ……我……我……不想的,真的不想,但又非常需要……美人儿几乎是

    哭着说出来。

    看着纪嫣然突破枷锁,荆俊兴奋得全身发滚。不论男女,几乎不可例外地有

    过出轨的念头,只是想的多,承认的少,付诸行动的更少。但纪嫣然现今一旦承

    认,即代表荆俊有一亲香泽的机会。现在,他的心已经完全的放在如何引发起眼

    前绝色美女的上,浑然忘了有另一人在等着自己。

    他伸出[过滤],轻舔乾涩的唇盵过滤]备械绞中囊焉撕顾?

    让我们回到当时的情况,你现在已经回到了房中,身边没有任何人,你做

    甚么也没有人看到。你躺在床上,感到身体很热很热,只想脱下身上的所有衣服,

    因为那些衣服湿漉漉的穿在身上,令你极不舒服,而且还不断的磨[过滤]着你敏感的

    肌肤……

    是的,你的每寸肌肤、每个毛孔都很敏感,敏感得不能忍受任何的拭[过滤],

    那怕只是一片小布拂在身上,你都会难受到极点,因为那会勾起你最深最深的需

    要,由寂寞引起的强烈需要……

    你有一种需要,一种你从来不敢正视,却会在夜阑人静,深闰独睡时不断

    爆发的需要。现在你的需要已不再能抑压下去了,因为你丈夫已经离家太久,你

    太久没有男人的慰藉,已经饿渴得失去抵抗的能力。你无须为此而感受到羞耻,,

    因为这种需要就如同呼吸、饮食一样,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是最自然最真实的

    需要。

    是的,你越来越需要了!别再忍耐,来做你想做的事吧。

    [过滤]而诱惑的声音,靡靡的飘进了纪嫣然耳内,令她重新经历方才的难受时

    刻,炽热如熔浆的欲火被完全的勾起,再也无法抑止;道德的外衣被退去,理智

    被扔到心灵的最角度,纪嫣然难捺的扭动身体,尝试令自己好过一些,但被褥与

    衣衫的磨[过滤],反而次她的每寸都像被挑逗一样,反令欲火更为难以收蔥过滤]?

    她星眸半张,媚眼如丝,但仍然听命地看着眼前控制着她的男人;檀口微张

    如圈,低低的发出欲求不满的低吟;一对玉手兵分两路,左手捏着沉甸甸的右[敏感词],

    温柔的抚弄挤捏,拇食二指还不时轻捽已露出大半的红梅,帮助舒缓那难受的涨

    大感觉;左手慢慢的向下伸延,终触及空虚得有如空洞的私处,妄图利用修长的

    手指,去弥补那无张扩大的空洞感。她明显不通此道,两手动作单调而重覆,完

    全没有[过滤]欲的作用,反而更似挑逗诱惑着正不住喘息的青年。

    你有甚么需要?说出来我就可以满足你。被纪嫣然的媚态完全吸引的荆

    俊,已忘记了叔嫂的身份阻隔,只想把这位绝色尤物的性需要燃起,再来一场轰

    然的狂欢!

    我……我要……我要[过滤]!纪嫣然忘情的低吟。这刻的她,已不是才貌双

    存的纪才女,只是一个被淹没了的女子。

    坐起来!荆俊厉声下令,坐起来望着着我。

    纪嫣然挣扎着撑起身体,并发着奔腾的双眼完全通红,尖尖的[过滤]微微

    伸出,抵着上唇,双手环抱胸前,令一对本已饱满的更挺更直,每一下呼吸

    都似要把那袭轻纱撑成一片片的碎片。

    脱衣,你已经不再需要穿衣了。纪嫣然理所当然的照办。她今晚的衣着

    极为简便,只是解去衣带上的两个小结,胸抹滑下,两片衣瓣就自然的向两边垂

    下,露出了大半的雪白[敏感词]。

    荆俊原以为她一脱衣,自己就会按捺不住的扑上去,把她压在床上,此时却

    看呆了眼,完全不能移动。他呆着,不是因为那半[过滤]的身体实在太美。当然,那

    是荆俊看过最美艳的身体,别的不说,单是那身嫩滑的雪肤就已经是他看过最诱

    人的,在纯白的颜色中,绝无一丝的阴影瑕疵,而且泛着健康的光泽。别的女子

    拥有如此的冰肌雪肤,大多有着病态的柔弱感,只有纪嫣然,白里透红得彷彿血

    是在皮肤表面流动,而非在血管之中,整个人都充盈着澎湃的生命力。

    衬托健康肤色的,是一身绷紧的肌肉,每一寸都隐隐藏着可随时喷发的爆炸

    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力,却又丝毫没有贲张的感觉;眼看就可感受到过人柔韧及弹性的纤腰,小腹平

    坦如大草原,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赘肉,挺得笔直得如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在

    此之上,是一对坚挺,诱惑力十足的完美娇[敏感词]。常言道双峰[过滤]云,但只有看

    到纪嫣然,你才会知道这句说话的真义。因为这一对笋状美[敏感词]非但没有下垂的迹

    象,反而微向上翘起,还轻轻的撑起躺开了的衣襟。在半遮半掩之下,嫩红得处

    女一般,已涨得有小指头般大的[敏感词]头若隐若现。当胸部随着她轻微的动作而弹跳

    晃动时,红桃好像和眼睛捉迷藏般时隐时现,却有一番朦胧的诱惑。

    尤物,绝对的尤物,天生就是用来诱惑男人的绝世尤物!

    绝美的[敏感词],而且还是完全受到主人控制,欲火烧得正浓,正温柔地等待主

    人御幸的第一美人。只要是男人看到,都会立即扑过去,把她就地正法。但荆俊

    却没有,他只是呆呆的望着[敏感词]房中间被夹出的深长[敏感词]沟。正确一点来说,是看着

    陷在沟内的一条小小银炼。

    银炼极幼,挂在纪嫣然的颈上毫不起眼,炼坠是块凋功[过滤]美,只有拇指大少

    的绿玉,玉面上刻着一个字,一个代表着顶少龙的项字。

    那是项少龙最喜爱的饰物,由一个拍马屁的赵国大臣所送,当时项少龙还是

    赵国重臣,极受赵王喜重,不少人都积极送礼讨好,盼望攀龙附凤,荣华共享。

    顶少龙对金银珠宝的并不强烈,唯独对这块不算名贵,但凋功[过滤]巧的玉坠,

    却一看就喜欢,更多次对自己的兄弟说,要把它送给自己最爱的女人。它挂在纪

    嫣然身上,正代表无论身心,都已经被项少龙佔有了。

    她是三哥的女人……我最尊敬的三哥的女人[过滤]!我究竟在赶甚么。荆俊

    看着玉坠,勾起了在赵国与项少龙出生入死的回忆,重拾理智。他撑着头,痛苦

    地进行内心挣扎。最后还是道义胜过了,在最后一刻阻止了纪嫣然脱下其他

    衣服。

    穿回衣服吧!看着美丽的人儿慢慢的把衣带扣上,荆俊百感交杂,痛苦

    难过的感觉似要破体而出,但他知道这样做是应该的,是必要的。

    你听着……他抑压着汹涌的欲火,要在纪嫣然醒来前令一切都导回正轨。

    你慢慢地呼吸,听着我的指示吸气、呼气。每一下呼吸都令你变得更为平静,

    每一下呼吸都可以压下你体内燥热的感觉。

    现在你已经很平静,今晚的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春梦,一觉醒来后就

    会被抛到记忆的最深处,没有我的允许,在任何的情况下都不会再记起。你没有

    离开过房间,睡得很甜很甜……

    纪嫣然再次躺下回到梦乡,玉容恢复平静,呼吸重新变回细长,就好像甚么

    也没发生过一样。

    是的,这只是一场春梦,一场不应发生的春梦。但荆俊知道,永无法忘记这

    美丽又痛苦的一晚。

    放松,你的欲念都被抑制了,变回了以前的纪才女!我荆俊的三嫂,最美

    的三嫂……他沉重地说,并深情的望着美人的玉容,用心去记着她脸上及身体

    的每个细节。

    呀!他发出绝望的呻吟,从床上跳起来,来到沉睡已久的赵致面荹过滤]?

    天亮了!暗号发出,赵致苏苏醒过来,疑惑地望着面容扭曲的荆俊。

    小俊你……话未说完,另一暗号又让她堕进了深渊。

    沉睡吧致姊!深藏在意识内的关键语一出,赵致双眼立即失去神采,变

    成任主人摆佈的玩偶。

    现在你是个最[过滤]的奴隶,非常需要主人的宠幸,很需要,极需要呀!

    荆俊边吼边脱去裤子,毫不怜香惜玉地,就这样把[过滤]进了赵致乾涩的之

    中。

    他无情的抽送理应为女方带来巨大的痛楚,但受到[过滤]纵的她却[过滤]地起

    来,逆来顺受,彷彿非常快活。

    荆俊用力的抽[过滤],要藉这重覆的粗暴动作发[过滤]内心的黑暗。在他心中,

    赵致再也不是心爱的玉人,只是一件发[过滤]的工具。在激烈的交媾之中,胯下美女

    夸张的媚态逐渐扭曲变化模煳,在他眼中赫然化成了另一张更美艳的脸庞。

    嫣然!荆俊失控狂呼,瞬间登上了快感极峰。似是纪嫣然,又似赵致的

    女子一阵抖动,承受着那快感的浪潮。

    床上的纪嫣然彷彿听到他的呼唤,娇躯轻震,但又立即回复平静。这个仲夏

    之夜,她保着了贞节,却埋下了堕落的伏线。

    三

    那晚之后,荆俊足有半个月不敢踏足隐龙别院,只为不想再面对那纪嫣然美

    艳不可方物的面容。但每当午夜梦回时,他都会看到那双绝对驯服的美眸,还有

    那一身玲珑的曲线。每当想到此处时,他就忍不住要找妻子鹿丹儿疯狂发[过滤]。

    他并不担心纪嫣然会记起当晚的事,因为他已下了命令,要她彻底忘记那晚

    的所见所闻,同时压下了她洪洪的欲火。教他此术的人亦表示,只要引导得宜,

    任何人的记忆、性格、喜好,甚至意志都可以[过滤]纵摆佈。

    他绝对相信这个人的说话,因为这个人是他最敬佩的三哥项少龙。

    是的,催眠术正是项少龙教他的。荆俊记得那时,他们一行人扮成董马痴,

    回到赵国拯救朱姬。岂料本应秘密的身份,却因荆俊的一时大意,给赵穆派来的

    奸细婢女打探到,尤幸二哥腾翼及时发现,即场把她擒获。当时,大哥乌卓及腾

    翼都主张把她杀了灭口,不过项少龙却说懂得一种名为催眠的方术,可以令

    那婢女成为效忠于自己的人。

    当时其馀三人还将信将疑,但项少龙与那婢女独处不到一个时辰,出房时就

    已令她贴贴服服,变成潜伏于赵穆身边的一只棋子,令荆俊不得不相信世间竟有

    如此邪异的方术。

    原本项少龙并不想把这种奇术外流的,只是后来该婢被调回赵穆的侯爷府,

    与她联络及索取情报的工作,只得落在最擅长高来高去的荆俊身上,因此后者才

    得到婢女的控制权,并逐渐在项少龙身上学懂催眠技巧。

    项少龙在传授他催眠术时,曾三令五申表示绝不可以乱用,尤其不可用来亵

    玩女性。只是这种邪术本身就是一种诱惑,绝非荆俊可以抗拒。第一个牺牲者不

    是别人,正是荆俊的发妻鹿丹儿。在相识之初,鹿丹儿原对荆俊不屑一顾,甚至

    曾出言侮辱,他在愤怒之下施出催眠术,原只是想惩戒这位刁蛮的娇娇女,岂料

    禁忌一破,就不可遏止的增长,他不但藉此得到了鹿丹儿的身心,后来还趁

    赵致空虚寂寞之时,控制了他朝思暮想的美姊姊。赵致之所以搬离人群,正是荆

    俊授意下的举动,目的是方便二人偷欢[过滤]欲。

    但荆俊从未也没有想过,连绝色美人纪嫣然也有一[过滤]落在他掌握之中。

    荆俊不敢再见她,就是害怕一个把持不定,会再次出手控制这位天下男性梦

    寐以求的动人尤物。他知道只想自己再次挥动那水晶项炼,纪嫣然就会驯服地来

    到自己的胯下……

    他很想这样做,但却不敢。

    只是,丑妇终须见家翁,当二哥腾翼招呼众人到隐龙别院,为项宝儿庆祝生

    辰时,荆俊再也无法推搪,要再次面对一位他最想见,亦最不敢见的美嫂嫂。

    自从项少龙失踪后,隐龙别院再也没有如此烈闹过,乖巧健壮的项宝儿把众

    女逗得大乐,尤其是当他牙牙学语,说出妈妈、奶奶等字眼时,更令她们暂时抛

    开对丈夫的思念,再展笑容。

    唯有纪嫣然,在笑声之中却带点落寞、憔悴,容颜较那晚更见消瘦,微红的

    疲倦眼眶、偶尔失去聚焦的眼神,以及不时失神的表情,瞒不过用心观察的小叔

    子荆俊。所以当众人都带着项宝儿往放风筝,只剩下自言不想动的纪嫣然一人留

    在庭园时,荆俊终忍不住俏俏的走了回来,一问究竟。

    三嫂,你看起来很倦,睡得不好吗?看到最近的待婢也距二人有数十步

    之遥,荆俊放心地询问。

    不是,只是有点疲倦,可能是染了点风寒吧!纪嫣然故作澹然的说,但

    被问时的一刹那忙乱,仍是给眼尖的荆俊逮着了。

    三嫂!别说谎了,的看你一定有点甚么问题的。

    没有……我没有事,小俊你可以放心……纪嫣然不自然地别过头,避开

    了荆俊炙热的目光。

    如果没有事,你为什么神情闪缩?不敢望着我说话?来!看着我回答。

    心怕玉人因催眠术而出事,荆俊心焦下语气变重,已经带点命令的意味。

    纪嫣然一听之下,娇躯轻震,面容煞地变白,心中泛起莫名的涟漪,彷似类

    似的情形,曾在不久之前发生过,然而箇中经过却是朦胧迷煳,如梦好幻,怎样

    也想不起来,却身不由已地听从着小叔的话,琼首微转,望着那带着焦虑的男性

    眼睛。

    就这样一望,两双眼就再也分不开了,纪嫣然只觉那双眼似有一股吸力,吸

    吮着自己的美眸,令她不能亦不愿移动半分,心下一片迷茫,隐隐感到身体放松

    起来。

    三嫂,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荆俊神色凝重地再问。

    纪嫣然心头一片空白,耳边忽悠地响起一把低吟声,正是过去十天晚上不断

    缠绕着她的那把声音。

    ……

    听着我的声音,这把声音会令你更加放松,睡得更深更沉。

    你现在慢慢张开眼睛,看着我。

    你会完全听从我的说话去做,因为我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令你进入更欢

    欣的状态,只要你服从我,就会感到无比快乐,前所未有的快乐……

    是的,你越来越需要了!别再忍耐,来做你想做的事吧。

    ……

    声音总在夜深人静时悄悄出现,彷似有人在耳边低薣过滤]蠢椿鼗兀挥炙剖欠?

    自心底深处,令她迷迷茫茫无法自拔。原本深埋在身体最角落处的欲念情火更因

    此而一再泛滥,令她不能自己,只能透过不断的[过滤]来稍解那炽热的需要。

    声音似是陌生又像是非常熟悉,此刻再次出现时,赫然与荆俊的话声不谋而

    合。

    神志迷煳的她不知这代表甚么,只是不自觉的自动听从这荆俊的说话去做。

    这些晚上我都睡不着。她轻眯着眼,身体微晃,神态动作似睡非睡。

    为甚么?荆俊急着追问,忘形的抓着纪嫣然香肩,浑然忘了还有仆婢在

    附近。

    我听到有把声音不断在说籟过滤]?

    甚么声音?在说些甚么?

    他说……正当纪嫣然想说答桉时,儿童的哭声及人群的喧闹声从不远处

    传来,把旁若无人的二人惊醒。

    嫣然姊快来,宝儿跌伤了头。乌庭芳人未到,声先至。

    纪嫣然从恍惚的状态中苏醒过来,彷似醒悟到甚么似的,俏面微红,双肩一

    耸摆脱了荆俊的掌握,卷起一阵香风离去,不敢再望呆立的小叔一眼。

    荆俊手心仍留着美人的一丝馀香,他手握成拳,似是要留住甚么似的,望着

    远去的纪嫣然背影,心中如雷般鼓动。

    嫣然呀、嫣然呀……他在心中发出无声的低呼。

    又是一个无眠的晚上。

    不同的是,无眠的是荆俊。由于项宝儿在放风筝时受伤,令隐龙别院乱成了

    一片,对纪嫣然的状况非常担心的荆俊,就利用此藉口,与腾翼夫妇留宿院中。

    到夜深时,先命令妻子鹿丹儿去睡,自已就偷偷熘了出来,往查探玉人的情

    况。

    从今天纪嫣然的反应看来,那晚的催眠仍然在发挥着作用,至少她对荆俊的

    命令有着服从的倾向,但那憔悴的容颜却暴露了她饱受某种煎熬。这令荆俊极为

    担心。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催眠有失妥的地方,令纪嫣然[过滤]神出现问题。

    凭着过人的身手及对别院的熟悉,荆俊轻易地闯入了纪嫣然的居处。但当看

    到那仍然灯火通明的房子时,他又踌躇起来,呆立门外不远处,不敢再前一步。

    不要……一下低低的呼叫传入耳中,他生怕纪嫣然出事,再也顾不得礼

    教之防,如离弦箭般冲前,双手推开房门,却看见了……

    他朝思暮想的极品美女,衣衫不整,给一个男人压在桌子上。她单薄的上衣

    被强行退到腰下,随便打了个结,捆着一对玉手;长裙则拉到大腿之上,露出一

    对光滑、修长又扎实的粉腿及大半私处,乌黑浓物的[过滤]上,赫然闪着点点的水

    光!

    她的反应更是奇怪,口中虽然不停说着不要、停手,但诱惑力十足的胴

    体,却在男人的挑逗下,不住的如长蛇般扭动,饱满的[敏感词]房被粗壮的雄性手掌捏

    至扭曲,但泛红的娇躯却分明带着动情的姿态。

    以她的身手,莫说一个男人,就是十个齐上,也绝不成问题,更不会被那简

    单的布结捆着,动弹不得……

    当荆俊闯入时,男人已脱下裤子,丑恶的[过滤]在洞口蓄势待发,随时可以闯

    入。

    住手!男人还未回过神来,已被荆俊一拳打在地上,鼻血直流。

    荆俊身如疾风掠过,已到了桌前,随手的脱去了自己的上衣,披在纪嫣然动

    人的上。

    荆伟你这畜生!你在[过滤]甚么?侵犯纪嫣然的不是外人,正是[过滤]英团

    的一份子,兼荆俊的族弟荆蝃过滤]?

    事情败露,荆伟也不理受伤的鼻子,立即叩头求饶:对不起,俊哥!我刚

    刚巡逻到这里附近,看见夫人她……她在[过滤]……我一时把持不定,就……

    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已失去说话的能力。一把直[过滤]入心的短刃,瞬间夺

    去了这个薰心的人的性命。他死时眼睛睁大,死不暝目,似是至死也不明白

    族兄为何连解释的机会也不给一个。

    其实由知道纪嫣然被侵犯开始,荆俊已经动了杀机,先不说被侵犯的是他[过滤]

    思夜想,梦萦魂牵,但又不敢动的女人;任何人看到她的浪态,已经是死罪一条。

    他绝对不会容许纪嫣然意欲出轨之事让任何人知道,凡知道誟过滤]桓錾币桓觥?

    之后只要随便捏造个理由,说被杀的是吕不韦派来的奸细就可以了。有他和纪嫣

    然背书,谁敢不信不服?

    解决了偷香贼,荆俊立即查看纪嫣然的状态。衣衫不整,发髻凌乱的她,似

    是未知贼人已去,身体仍在反覆扭动,檀口呻吟不绝:[过滤]……[过滤]……不要……

    停手[过滤]……[过滤]……荡人心魄到极点。

    荆俊强忍越益旺盛的冲动,伸手轻拍纪嫣然粉脸,低声呼唤:三嫂,你醒

    醒……贼人已经走了,你醒醒……

    纪嫣然在他的呼唤下,渐渐回复神志。她茫然的看了荆俊一眼,又发现自己

    罗衣半解,娇呼一声,连忙抖震地拉起荆俊披在她身上的衣服,把着赤[过滤]的香肩,

    直起身子。

    荆俊亦随即避嫌退开,双手举起,作无辜状,解释道:不是我,是荆蝃过滤]?

    …放心,我已经解决他了,绝不会有第三者知道。

    然而,纪嫣然却无视于他的说话,只是呆呆的望着荆伟的尸体,喃喃自语:

    为什么会这样的?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的。

    荆俊激动的扶着她双肩,摇动她的身体,反覆的呼叫:三嫂,你别这样,

    醒醒,你醒一醒呀!最后,他忍不住用力地掴了她一下。想不到真的有效,纪

    嫣然似是被打醒了,双眼由迷濛中回复了光芒,然后抱着荆俊大哭起来。

    小俊……嫣然是个坏女人……嫣然对不起少龙……她伤心地哭诉道。

    究竟发生了甚么事?荆俊温柔地问,眼睛却落到了纪嫣然因身体倾前,

    衣衫滑下而[过滤]露的嫩白玉背,禁不住吞了一下口水。他感到美人充满动感的双峰

    压在身上,欲火狂升。

    崩溃中的纪嫣然自然不知道荆俊所想何事,她只是哭叫着:方才,荆伟他

    闯进来,我竟然……没办法推开他……我……究竟在[过滤]甚么?

    纪嫣然是个荡妇……是个荡妇呀!呜呜……

    不!你不是!嫣然你不是荡妇呀!玉人哭得伤心,令荆俊欲念稍絒过滤]?

    言安慰。

    不……我是……这些晚上,我都睡不着……就只是想着男人……还不时听

    到有把声音呼叫我。我一听到那把声音,就忍不住了。你说,我是不是[敏感词]妇、荡

    娃?

    不是……当然不是啦!作为始作俑者的荆俊,自然知道纪嫣然为何会这

    样,但却不知如何回应,只能支吾其词。想来,纪嫣然本已寂寞难捺,那晚又给

    荆俊的催眠术勾起了洪洪欲火,再也压不下来。后来,荆俊虽然良心发现,再以

    催眠术强行把需要压下,但被煽动的欲念,就如黄河氾滥一发不可收拾,阻塞根

    本不是办法,反而在她夜深睡前,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诱发出来。于是她每晚都

    必须用[过滤]来发[过滤]需要,当遇上强来的男人时,终被无止尽的冲破防蟍过滤]?

    堕入了深渊。

    大半年来对丈夫的深切思念、朝庭内无数敌人的虎视、贲涨的欲念、催眠控

    制,还有因差点儿失贞而带来的后悔自责,终把这位绝色仙子推入了[过滤]郎崩溃的

    边缘……

    美人哭至彷如断肠,伤心到了极点,荆俊心痛的同时,心神却有大半放到了

    身前动人玉体之上。由于哭得厉害,纪嫣然披在身上,又长又大的男性袍子轻轻

    滑下,露出嫩白的香肩。荆俊乘她不觉再拉下少许,小半个丰挺迷人的玉球不甘

    寂寞的跳出,随着纪嫣然的动作,轻轻的摇晃跃动,结实的双[敏感词]轻轻的扫过荆俊

    胸前,带起一阵又酸又麻的刺激。

    在纪嫣然不知不觉间,荆俊的双手开始移动,由原本扶着她肩膊,慢慢的向

    下游移,左手轻揽蛮腰,右手则托着腋下,似有若无的碰触玉人[敏感词]侧,感受那弹

    手的丰盈。同时,荆俊还俏俏用力,把哭得梨花带雨的她缓媛的拉到自己身前,

    从上向下的俯视她动人的俏脸。到纪嫣然发觉自己既软且热的娇躯已贴到一个年

    青力壮的男子身上,似有不妥之时,久欠润泽的双唇已被男子勐的封着。

    纪嫣然下意识的想推开,但久违了的强烈男子气息,从口中不断涌入;更要

    命的是,男人用力地箍紧她腰部,让两具火热的身体紧贴,不断的磨[过滤]着她敏感

    的[敏感词],胸前不知何时已经发大挺立的红梅,不断的传来激烈刺激感觉,瘫痪了

    她抵抗的神志;傲翘的也没有闲着,被一双大手又摸又搓;从私处传来的坚

    硬条状物更不住在提醒她,身前的是个[过滤]壮成熟的男人,一个她最需要的男人。

    理智渐失的纪嫣然,在荆俊灵活的咀舌袭击之下失守,檀口才稍微张开,就

    已经给一条湿软的东西闯入。纪嫣然还想合上贝齿作垂死挣扎,岂料对方的舌尖

    轻扫她齿唇之间的嫩肉时,竟然也带来前所未有的微痒感觉,齿关随之而松檞,

    再也闸不下对方,让两条[过滤]冲过重重障碍,交互纠缠在一起。

    这是一次激烈得犹如肉搏的超级长吻,纪嫣然不断的用齿舌想把对方驱赶,

    却越陷越深,到后来她已经分不出,自己是在拒绝,还是在热烈承受,最后,双

    方的嘴唇都已互相紧啜,似要把对方吞进肚内。直到双方都接近窒息,荆俊才舍

    得放开。

    此时的纪嫣然,脸上仍带着悔疚的泪痕,但通红的俏面及零乱的呼吸,却又

    有种欲拒还迎的感觉,高耸的胸部因急促的呼吸而起伏着,泛起层层[敏感词]浪,说多

    动人就有多动人。

    面对如此诱惑佳人,荆俊没有浪费片刻时间,趁纪嫣然还未回过神来,又再

    低头吻下去。只是,这次他温柔得多,只是如青蜓点水般轻吻那双如红玫的唇瓣,

    又不时用舌尖轻轻的划过细緻的唇纹,巧妙地在上面轻微咬噬吸吮舔动,变化万

    千,又似有若无,展现另一种挑情风格。

    只是,欲火焚身如狼似虎的纪嫣然,需要的却不是温柔,而是方才一样狂风

    暴雨式的侵略,巨大的感觉落差,反令她倍觉难受。欲求不满的她,在荆俊再一

    次轻扫她嘴唇时,竟然主动的伸出双唇,把男人可恶的大嘴巴逮着。荆俊心知美

    人已经被欲念吞噬,也不再玩弄下去,再次来个深深的长吻。同时,双手滑入已

    完全没有蔽体作用的衣衫内,忽轻忽重的挑逗着那动人的。

    在荆俊纯熟无比的挑情手法之下,纪嫣然的完全被开发出来,一步步抛

    开了道德的束缚和衿持,慢慢忘掉自己已婚的身份,完全投入两性相交的[敏感词]靡感

    觉之中,放浪形骸。到荆俊挑开她身上最后一片布帛,露出白中藏红,修长窈窕

    又不失丰满的完美[敏感词]时,她已经只是一个沉醉于之中的饿渴妇人,一头被

    本能驱使的野兽,而不是清冷自若,才貌双存的项夫人。

    以纪嫣然的美艳,再多的讚美也不足够,但这一刻再欣赏下去,既是浪费也

    是冷落美人妻的一种亵渎。所以荆俊就连床也来不及上了,就这样把美人儿压在

    冷硬的木桌上[过滤]起来。当二人的身体连接在一起的时候,不约而同发出一下呼叫

    声。

    纪嫣然的是久旷后得到滋润的满足呻吟;荆俊的是因梦想成真而发出的欢呼

    声。

    纪嫣然弯下身子,上身压在桌上,丰挺的玉峰被压扁,身后是不断重覆抽[过滤]

    动作,状若疯狂的荆俊。她口中不断吐出愉快的呻吟声,与荆俊浓重的呼吸及间

    断的喝叱声,交杂成一曲奇异的宫阙。

    喝……唔……呀……好紧……[过滤]……呜……

    [过滤]……用力……再用力一点……是这里了……呵……别停……

    美艳的嫂嫂和放浪的小叔就在房子里,激烈的交媾着。全情投入交合的快感

    的二人,只记得在对方身上找寻欢乐,浑然忘我,也不记得房中尚有一具面容扭

    曲,双眼睁大的尸体。

    血腥、[敏感词]乱的一夜

    ps:正式[过滤]彩的时候……作者失踪了……悲剧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