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世界的唯一 学园篇

世界的唯一 学园篇

    世界的唯一学园篇

    有种很不协调的感觉一直侵袭着我的心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个世界剩下我一个男子。

    我发觉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已经是我16岁的时候。但是在我的记忆里,依稀记得

    我的身边还有其他的男性朋友……但是等我发觉到时,记忆却开始模糊了。

    然后,过了一年的现在,我才发觉到这个世界,其实是……

    ----

    呵呵……轻柔的笑声在我耳边想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此时在教室里,一个可爱的短发少女正骑坐在我身上,卖力地扭动着[过滤],用她那

    紧凑的蜜[过滤]服务着我的分身。

    这间教室并非只有我和她,但是其他的女同学不是自顾自地在读书,就是在一旁看

    着我和她的表演,一点都不认为这是多么羞人的事情。

    怎么突然笑得这么开心,理惠?这是这个女孩的名字,也是我妹妹的名字,也

    是我贡献出第一次的女孩名字。

    她的个性就像在时一样,十分文静,不过料理万能,几乎没有什么难不倒她的

    料理。

    没什么,只是哥哥发呆的样子也满可爱的……理惠微笑着,身体的动作虽然小

    ,却不曾停止。

    现在的学校已经没有在上课了,每位女同学来到学校,就只是自习或是组成小团体

    聊天、抑或是像现在这样,找我。

    这也是让我感觉不协调的原因之一。

    此时,理惠的动作从原本的磨[过滤]改成了上下套动:哥……开始舒服了呢……

    [过滤],妳的水也变多了呢。双手抱着他光滑的[过滤],我让理惠能够更轻松地动作。

    水多才好嘛……[过滤]、[过滤][过滤]、喔、[过滤]……理惠口中夹带着细微的叫声,在猛烈地

    摆动[过滤]几下后,就随着身体一阵抽蓄,大量的[敏感词]水从交合处喷[过滤]而出,达到后

    ,就整个人倒在我身上微喘着气。

    她看起来虽然疲累,不过泛红的脸上依然挂着满足的微笑。

    看来理惠结束啰。庆同学到现在还没[过滤]出来呢。好啦好啦,可以换人了

    吧?一旁的女同学七嘴八舌地,弄得理惠只是紧抱着我,似乎不太想离开我的身上。

    看到这些女同学脸上那副渴望的表情,我也只能以苦笑响应。

    星空庆,这是我的名字。

    来,该我了,从后面来吧。另一位有着金色长发的少女背对我趴在课桌上,露

    出毫无[过滤]遮掩,细皮白肉的[过滤],依稀还可以看到蜜[过滤]四周的[敏感词]水。

    [过滤]内衣似乎已经从她们的记忆里消失了,我好奇地询问,她们却反问我那是什

    么,弄得我不知道该惊讶还是该惊喜。

    我拍拍理惠的肩膀,理惠也知道我的意思,乖乖地下来后,我就起身从金发少女的

    背后,将分身[过滤]进他那已经泛滥的蜜[过滤]之中。

    [过滤]……好棒……在我感觉到分身有种炙热的挤压感时,少女也吐出了欣喜的气

    息。

    [过滤],学生会长又偷跑!我等了好久了呢……下一个要换我喔。其他的

    少女们吐出有点不悦的话语。

    明[过滤]香,最近妳来的次数似乎多了点喔。我我一边附和着旁边女同学的不满,

    一边双手从背后玩弄着她的胸部,而她也乐地用双手把身体撑起来,让我能玩得更尽

    兴:唉唷,今天还早嘛……等下我还有事情要忙呢……唉呀,顶到[过滤]了……

    樱明[过滤]香,是学校的学生会长,不管在家世或是美貌上都是一等一的,可以说是本

    校的校花,不过个性不仅作风大方,对于的渴求却也比其他人都还强,可以说这

    一年来她和我的次数仅次于理惠。当然她的霸道也让其他女同学略带不满……只

    是不知为何,不满的情绪总是持续不了多久就烟消云散,一直到现在也没出现吵架的

    状况。

    随着我的抽[过滤]动作开始剧烈,明[过滤]香[过滤]的迎合动作也越来越狂野,除了交合时出

    现的啪啪声外,还有课桌摇动时产生的声音。

    玩得性起,我索性抓起她的一条腿,以便将分身能够更深入她的体内。在看似粗暴

    的动作中,象征着欢愉的[敏感词]水不断地滴落地面。

    [过滤]~~好棒、好深[过滤]……明[过滤]香乐得大叫:[过滤][过滤]……要被玩坏了……我要被

    玩坏了……[过滤]~~~突然地,他全身抽蓄,整个人就这样达到。

    虽然她时,蜜[过滤]猛烈地收缩,但仍没达到让我[过滤]出来的程度。

    唉呀,今天真快。我并没有把分身从她的体内移开,只是放下了她那被我抬起

    来的脚。

    太舒服了嘛……让我玩了几下胸部后,明[过滤]香才主动地离开我的身盵过滤]敛焕?

    会身上因为而绉折的制服,对着我挥手说道:那么我就先去忙了。

    [过滤],去忙吧。才刚和明[过滤]香道别,我就发现跨下此时已经有三名女同学抢着用

    [过滤]和嘴清理我的分身。

    我索性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让她们自由发挥-我才一坐下来,中间的女同学就想要爬

    到我身上,不过立即被另外两位阻止。

    [过滤]~我快忍不住了啦,里面[过滤]喔~

    我们也是[过滤]~

    喂喂,别吵[过滤]。看着她们竟然为了这种事情在吵架,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

    处理。

    这个借妳们吧。此时旁边一位戴眼镜的少女,从书包里拿出两三根按摩棒:

    不能给庆同学添麻烦喔,这很好用的……说着说着,少女掀开了自己的裙子,可以

    看到一根同型的按摩棒正深埋在她的蜜[过滤]之中,旁边还有电线延伸到大腿上的长方盒

    子里。

    不知道是不是感到新奇的样子,不止在我面前的三名少女,连在一旁苦苦等候的其

    他少女也跑去凑热闹。

    我来帮你清理好了。这时在一旁留着长发的少女主动地跪在我面前,示意我之

    后就开始清理我的分身:人都被瑞穗学妹引走了呢。

    哈哈……面对面前的少女,我只是苦笑。

    这位是南野琴,是三年级的学姐,而被称为瑞穗的则是另一位学姐:信宫瑞穗。

    学姐的口技还真棒[过滤]……从分身传来的美妙感觉让我不由得说出这句话来。

    呵呵……因为我每天都在练习[过滤]……瑞穗给的按摩棒很好用呢。回完我的话,

    琴学姐又低头把我的分身含进嘴里,里面的[过滤]不断地刺激着我的分身。

    既然早有这样的东西,那怎么现在才拿出来分享呢?我心中闪过这个疑惑,但并没

    有开口询问的动作。

    反正都拿出来了,我也可以稍微轻松一点……虽然说连我自己都讶异那连御千女而

    不倒的[过滤]力。

    不过我倒没想到身为茶道社社长的琴学姐,原来也有这样的嗜好[过滤]……。同样都是

    大小姐,琴学姐就有着大和抚子的风范,除了茶道外,在花道和体[过滤]项目也有着十分

    卓越的成就,很难想象她在方面也出乎我意料之外地强。

    至于瑞穗学姐,据说她家里就是开情趣商店,外表却是戴大眼镜,留着两条麻花辫

    ,十足乡下女孩的模样……很难看出她对性也如此开放。

    不过,为何我还是会感觉到一丝的不协调呢?

    想着想着,等我发觉到的时候,我已经把今天的第二发[过滤][过滤]在琴学姐的嘴里和脸

    上了。

    谢谢招待。琴学姐一边品尝着我的[过滤],一边还不忘道谢,让我也只有跟着道

    谢的份。

    而一旁的少女们,则已经混在一起,在按摩棒的服务下,在舒服的呻吟中已经

    忘了我的存在。

    ……琴学姐,看来得麻烦妳再陪我一下了。

    不用说一下,一整天都可以。她微笑着,扶着我那依然坚挺的分身,慢慢地坐

    了下来。然后在我的分身进入了她潮湿的蜜[过滤]时,将上衣往上拉,露出了丰满的胸部

    :来,别客气,尽量玩。

    我当然是照作了。

    -

    午餐吃完,我独自一人来到了顶楼阳台上晒太阳。

    不过在楼顶上的并不只我一位-是我们班的导师冈村美奈子。拥有[过滤]美混血的

    她,有着一头亮丽的金色头发,还是学生会长的阿姨。时常穿着金黄色的ol套装,

    完全衬托出她的e罩杯胸围和浑大的[过滤]。就连不上课也是她的指示,完全放任我

    们在教室里大搞派对,甚至于连自己也会来凑一脚,但也不会忘了老师的本分,

    特地传大家一些的技巧。

    吃饱了[过滤]?看到我上来,美奈子老师转过头来,一脸笑意。

    [过滤],学校的午餐真的很不错。走到老师身盵过滤]硖逡性诶父松希筟过滤]的风吹的

    我通体舒畅:只是……

    只是?

    真的不用上课吗?总觉得来学校没上课……怪怪的。我诚实地提出我的疑惑。

    呵呵……听到我的疑惑,老师笑了笑:其实,怪怪的不止这些吧?

    老师?听到老师的话,突然有种寒意直冲向我的心里。

    呵呵……开个玩笑而已,这样就被吓到啦?也许是发觉到我的异样,老师笑着

    解释。

    真的只是开玩笑吗?虽然内心的寒意不是假的,但老师既然说是玩笑话,我也

    只好姑且信之。

    不过,我对这个世界的疑惑,并没有因此而消失。

    此时,随着脚步声传来,又一位女同学来到了楼顶-是三年级的学姐,有着一头黑

    色长发的高田幸子,是游泳社的社长,刚刚教室里三个帮我清理分身的女生之中

    ,其中想要爬起来的少女就是她。

    唉呀,陪你的人来啰。

    老师也要一起吗?没有任何的掩饰,幸子学姐十分大方地说道:有时换换地

    方也很不错呢。对吧,学弟?

    学姐,哪一天不是这样的,[过滤]?我依然靠在栏杆上:刚刚没得逞,现在先来

    报到吗?

    唉唷,谁叫你的东西这么棒呢,反正之前我的份都是在教室,今天换个地方也不

    错。发着娇嗔,幸子学姐跪在我面前,并把我的分身从裤子里请出来:还真羡慕

    你妹妹呢,每天都可以满足……[过滤]……说到这里,学姐的嘴已经把我的分身给含了

    进去。

    学姐的口技比起几个月前,已经十分纯熟,让我不由得轻轻地将[过滤]往前顶。而她

    似乎不以为意,还不时以充满着挑逗的眼神看着我。

    来,躺下来吧。脸色微红的老师显然也动情了,轻柔的动作让我躺在地面上,

    然后自己也把身上的金黄色窄裙脱下,露出了金黄色的[过滤],就这样坐在我的头上,

    让我的嘴巴正好对着她的蜜[过滤]。

    可以看的出来,老师的蜜[过滤]正缓缓渗出[敏感词]水,酸甜的味道从我的[过滤]侵入大脑。

    唉呀,被抢先了……耳边传来学生会长的声音,看来她显然刚刚教室还玩不够

    ,现在也想来[过滤]一脚的样子。

    过来这里吧,明[过滤]香。老师把学生会长叫了过来后,我的视线里就看到老师与

    明[过滤]香互相接吻的画面。

    就在我的[过滤]不得闲地舔食着老师的[敏感词]水时,从分身又传来与[过滤]时完全不同的紧

    凑感-看来学姐已经用蜜[过滤]代替她的口,来服务我的分身了。

    [过滤][过滤]……好棒、好[过滤]喔……从分身的感觉与学姐的[过滤]叫声,可以知道她已经

    是一发不可收拾,狂乱地在我的身上舞动着[敏感词]乱的肢体。

    唉呀,妳这里放了这么棒的东西[过滤]……是[过滤],向瑞穗学姐借来的,感觉差了

    点,不过还不错用……老师和明[过滤]香一边爱抚一边谈话,让我知道连明[过滤]香也不甘

    寂寞地向瑞穗学姐借了按摩棒来止痒。

    老师和学生会长后来爱抚到忘我,就在一旁玩了起来,而我也趁机起身,让幸子学

    姐背对着我,抓着双腿,就在老师与学生会长的面前演起[过滤]秀。

    学姐,妳的汗好香[过滤]。[过滤][过滤]……你的东西也不错[过滤]……塞的我好满……[过滤]!

    顶到[过滤]了……老师,按摩棒……不要拔……唉唷,借人家用一下嘛……

    在[敏感词]声浪语之中,午休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

    下午,是体育课-只是现在的体育课就只是让大家打打球运动一下,而运动自然也

    包括了。

    在偌大的体育馆里,大多数的女同学不是打篮球就是打躲避球,至于我,则是躺在

    在一旁预先铺好的跳高专用床上,看着女同学在我身上[敏感词]秽地舞动着身体。而在我的

    身边则已经有两位女同学带着满意的笑容,无力地躺在床上回味着之前的韵味。

    唉呀,你也动动嘛……身上的女同学似乎还不满意地向我要求着。

    我想让妳玩久一点[过滤]。我下身没动作,双手也只是玩弄着旁边两位的身体,让

    她们发出细微的欢愉声而已。

    [过滤]……这样玩不够[过滤]啦。少女一边抗议着,一边把身上仅剩的运动上衣脱掉,

    露出大到难以一手掌握的胸部,然后就趴在我身上:对了,上次和你是什么时

    候的事情了?

    两星期前在[过滤]场吧?不知道为何,虽然整个学校约有一千两百个女同学,我就

    是知道哪一天谁和我做过爱,清晰到令我自己都感到讶异。

    但为何我一年以前的事情竟然只有模糊的记忆呢?

    [过滤],要出来了……快点……突然地,她的[过滤]上下的速度加快不少,然后在她

    身体突然地僵直的时候,从蜜[过滤]传来的挤压感让我将[过滤]从分身释放到她的体内:

    [过滤][过滤]……好、好热好满……满满的[过滤]……进来了……后的她,无力地躺在我

    的身上。

    此时,篮球赛也到了一段落-只见大家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全部一股脑地坐在地上

    ,脸上或多或少带着享受时该有的红潮。

    因为她们的双腿间,都[过滤]着一根按摩棒-不只是打篮球的,在场的所有女同学几乎

    都是以这样的状态下做运动……真不晓得是谁想出来的玩法。像刚刚的篮球赛就有人

    被滴出来的[敏感词]水给滑倒了,躲避球也是有人滑倒连连。

    雏子,[过滤]出来啦?此时明[过滤]香会长走了过来-除了身上的一件白色运动服外,

    下身都没穿上任何遮蔽物,露出了金黄色的[过滤]与沾满了[敏感词]水的蜜[过滤],以及按摩棒的

    一端。

    很显然地,她很享受于在我面前暴露身体。

    [过滤],肚子里满满的都是庆同学的[过滤]呢……毫不在意地回答明[过滤]香的话,雏子

    依然没有离开我身上的意图:只可惜庆同学的好东西只有一根……

    宫野雏子,体[过滤]社副社长,公认学校同年龄里胸部最大的……大约也是e罩杯以

    上吧。在现在没穿内衣[过滤]的状况下,每一次的动作都会让她的胸部晃动不已。和明

    [过滤]香基本上是宿敌也是密友,时常为了和我的问题而吵起来,但最后总是和我一

    起玩起3p,算是刀子口豆腐心的人吧。

    所以说有按摩棒,我就可以轻松一点啰。

    可惜这东西太硬又太冷了……听到我的话,明[过滤]香从蜜[过滤]里把按摩棒轻轻地拔

    了出来,这一拔[敏感词]水就像止不住的水龙头一样,直往地面滴搭搭地滴着。

    不过今天学生会长已经玩太多次了吧?[过滤]?紧抱着我,雏子似乎没有让位的企

    图。

    哈哈……确实今天好像找太多次了……被雏子这么一说,明[过滤]香只有打哈哈的

    份。

    那雏子今天就陪我小睡一下好了。中午只顾着和学姐欢乐,都忘了要睡个午觉

    了。

    听到我的话,雏子一副欢天喜地的表情,闭上眼睛享受着躺在我身上时的美妙感触。

    那你就好好休息吧。知道我的意思,明[过滤]香也没有继续打扰,重新把按摩棒[过滤]

    回自己的蜜[过滤]后,就若无其事般地回去打球了。

    -

    让我醒来的,是左肩头上的些微痛觉。

    张开双眼,映入眼帘的除了已经关灯的,体育馆的天花板外,还有月光下一名少女

    的脸蛋-并不是雏子,而是一位学姐的脸礫过滤]?

    黑野京子,这是她的名字-此时的她正跨坐在我身上,手上还拿着一把注[过滤]枪,似

    乎是把某些东西注[过滤]进我的体内的样子。

    从分身可以传来她那里持续蠕动着的感觉,不用动就可以让我感到十分舒服。

    她平常就一直待在专属的实验室,据说还是美国大学的生化学系资优生,之所以会

    回来高中读书,据说是校长特地邀请的样子。不过遇到要做人体实验时,我都是第一

    个被抓进去的……还好没出什么大的纰漏,不然我现在大概已经去见阎罗王了。

    醒来了吗?看到我张开双眼,学姐并没有很惊讶,只是淡淡地说道:这是某

    些人提议的,不然你以为光靠按摩棒她们就能止渴[过滤]?说着说着,就把枪收了起来。

    我想站起来,却发觉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在完成前,就先躺一下吧。知道我想站起来,学姐只是拍拍我的肩膀,示

    意我暂时先继续躺着。

    看着赤[过滤]的学姐背后像是蝙蝠一样的翅膀,不知为何地,我一点感觉异常的反应都

    没有,就好像这本来就应该是如此的一样。

    你,有感觉到奇怪的地方了吗?不是諿过滤]硖澹侵溉俊钤谀凇8?

    摸着我的脸颊,学姐的话却让我感到一股恶寒。

    类似的话,美奈子老师也在中午时说过一次。

    想知道吗?

    如果……事实和我覽过滤]氐幕埃矣兄赖谋匾桑克淙谎Ы愕拿踇过滤]让我的分身

    硬直地十分舒服,不过我现在的心思都在学姐的问题上。

    你确实有知道的必要。学姐躺在我身上:不过在此之前先让我[过滤]一[过滤]吧。

    可是我不能动耶。我露出了苦笑。

    京子,就别挑他的胃口了,刚刚让他[过滤]了两三次还不够[过滤]。此时,传来美奈子

    老师的声音。

    唉呀,妳也来了[过滤]。

    今天……正好整整一年吧,虽然说其实已经不需要交报告了,但不说妳心里也会

    有疙瘩吧?穿着套装的美奈子来到我们身盵过滤]呵焱В阋丫行睦碜急噶寺穑?

    接下来的事实可是会把你对这个世界的知识都颠覆的喔。

    ……会让这个世界消失吗?

    这得看你是怎么想的。美奈子的语气十分认真,但却让我心中的些微恐慌消失

    无踪。

    毕竟,我还不想让这个世界因为我一个人的想法而消失。

    首先,先问你一个问题。学姐看着我的脸,说道:今天是公元几年?

    2005……不过妳既然会这样问,大概只会更晚吧?我提出了我的想法。

    确实是如此……回答的是美奈子:以地球的算法,今年实际上是2115年,

    也就是地球毁灭后110年。

    地球毁灭?

    没错,因为一场突然爆发的星际战争将地球卷了进去……正确来说,是战争时一

    颗震动弹在月球表面突然地被引爆,导致月球脱离轨道,与地球相撞……收拾残局的

    就是负责安装的,我们这个星系的人,因为事故的发生,是我们星系的激进派过于想

    提早结束战争而引起的。京子的表情一脸歉意:再接下来的一百多年里,我们拼

    了全星系的科学力,努力想把地球复原……但是成果并不显著,最后是美奈子的帮忙

    才勉强有了现在的成果,不过也已经是第三次的实验了。

    学姐和美奈子……是外星人?这是我唯一可以理解的事情:那我们……

    我的身体是以地球人的基因为主制作的,我本身是一种[过滤]神生命体。美奈子说

    道:在京子等人的拜托下,我收集着漂浮在曾经是地球的宇宙空间里搜集着死去者

    未消逝的魂魄,再利用京子她们的科技,可以利用灵魂特性直接制作的能力,就

    成了你今天看到的那些女学生们……虽然灵魂并无性别,但是可以凭思考模式和人格

    来判定……至于为啥都是女性,这连我也不清楚。

    那,我呢?

    ……你是唯一活着的地球人。美奈子一边回答我的疑问,一边转动着手腕上手

    表的某个钮-只见手表发出光来,在空间上形成投[过滤]屏幕,屏幕里所见的,竟然是遍

    体鳞伤的我在废墟里,抱着只剩下上半身的妹妹……。

    为了不想让你对以后的生活产生不协调的感觉,所以我们对你做了点记忆和人格

    上的控制。京子继续说道:但是前面的两次实验,在告知了事实后,你却在

    歇斯底里下,选择了世界的毁灭……

    我默然无语。

    第一次的状况是整个世界只有你和你的妹妹;第二次则是排除了你妹妹的存在。京子继续说道:后来第三次的实验在美奈子的提议下,只针对你的记忆做微调整

    ,不强制改变你的人格……

    如果现在的我依然执意选择毁灭世界,她们……都会死吧?

    没错,而且也不会再有第四次的实验了。对于我的疑问,京子说道:这

    已经是我能帮忙的最大限……实际上,整个实验就只有我一个人在一头热而已,毕竟

    星球重造对我们星系的现有科学力来说,还是过于沉重了些。

    所以第三次的实验,我就建议只重造了一部份土地……但是系统的些微错乱

    ,却让你们都成了几乎是不老不死之身……

    所以我可以一天到晚都不会累?

    ……算是额外服务吧。在修补、重新培养身体时忘了设定胸线停止修补细胞的时

    间……虽然不是真的不会死,但以现有的姿态能活着几万年应该不成问题吧。京子

    说道:不过也罢了,在我进行第三次实验时,我的星球也遭到了毁灭性破坏,所以

    我也是个无家可归的人了。只要你不想让这个世界灭亡,即使实验被迫告一

    段落,这个世界也不会就此消灭,而我也可以继续留在这里。不然的话我就只好去流

    浪了……

    然后,陷入沉默。

    ……好奇怪。

    [过滤]?

    说句实在话,我老实地说出我的想法:现在的我,只觉得应该感谢妳们,让

    我继续活下去……不对,是让我们都得以活下来,不管是以哪种形式活下来……

    放心,对于她们,我只是让她们永远不会对现状起疑,也不会对你所说的每一句

    话起疑……换句话说,你实际上是她们的神、她们的王……京子说道:不过这只

    是单纯方便管理而已……当然她们也有自己的想法、主张,拥有基本的人格。

    这是京子的主张,她并不希望实验只是应付过就算……而且这里现在也已经

    是她的第二个家了。

    所谓的活着有许多含意,这样……就够了。这是我心里真正的想法。

    是[过滤],反正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那就继续这样过下去吧。

    看来你还比我想象的没个性呢。

    不,只是事实超过我的想象,所以宁可不去想。对了,既然你说了,即使妳的任

    务结束了也依然会待在这里,那……

    你是想说相关的开发科技吗?放心吧,那可说是这个世界的心脏,不会被移走的。京子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怎么?是不是要我再加人进去吗?可以是可以,不

    过要等上一段时间喔。

    其实也不是加新人,只是想让这个世界加点料而已。

    以后有时间再讨论吧,现在时间不早了。指指已经挂在窗前的月亮,美奈子说

    道:也该让庆同学去整理一下思绪了。

    ……可是我还没[过滤]过耶。京子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

    --

    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或许是因为一直在想着今晚京子与美奈

    子的话,原本五分钟的路足足走了半小时。

    直到最后,我给我自己下了一个结论:就放开心胸,继续享受着现在的生活吧。

    不过一直到我离去,京子都没说明那个注[过滤]枪在我身体里注入了哪种东西,只是神

    秘兮兮地说道:到时就会知道了。这样……

    真会故做神秘。

    踏进门里,就看到三四个[过滤]体的女同学和只穿着围裙的理惠,不是看着妖[过滤]打架

    还是学校的女同学们亲自演出的影片,就是聊天打哈哈。

    还真是一成不变[过滤]-实际上,一些学生在就学时间外在外面逛街时也是一丝不挂,

    好像穿衣服本身就是件麻烦事一般。

    这如果是以前的世界,我会觉得很荒唐。

    看到我回家,大家立即迎着我,直到我坐在沙发上才罢手。

    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先开口的是理惠:菜都凉了说……

    美奈子老师要我帮忙,结果一忙就忙到很晚,就这样啰。

    [过滤],美奈子老师真狡猾!在一旁的明[过滤]香发着娇嗔-很显然她想成了我和美奈

    子老师其实是在享乐吧。

    别这么说,美奈子老师正值狼虎之年嘛……有点害衃过滤]砘莼故遣换挪幻Φ乇?

    护着:而且我们现在……不也可以好好享受吗?

    问题是一次只能一位[过滤]……明[过滤]香边说,还有点不满足地摸着被按摩棒塞满满

    的蜜[过滤]。

    此时,电话铃响,距离最近的我自然理所当然地接了起来。

    是庆同学吗?是京子的声音。

    京子[过滤]……怎么?要告诉我怎么用了吗?这是我听到她的声音,所能想到的第

    一个想法。

    呵呵,毕竟这东西要现场教导才有立即性的效果吧。京子在电话里说道:其

    实简单地说,就是触手功能。

    [过滤]?

    放心,不是把你变成触手怪物,只是让触手可以从你的双手延伸出去而已。京

    子的语气显然很兴奋:至于使用方法也很简单,只需要在心里默念就好了。

    默念什么?

    不用特定的话语,基本上触手的出现数量与长度、尺寸都是由你的思想来控

    制的。

    好抽象[过滤]……我一边和京子通话,理惠则是已经习惯地跪在我的跨下,品尝着

    我的分身。

    你不用担心稍微控制不慎就会造成伤亡,我敢保证这和控制你的双手双脚是一样

    的简单。京子向我挂保证:就这样了,试试看吧。

    好吧。既然京子挂了保证,我也就姑且一试吧。

    挂掉电话后,明[过滤]香凑过来问道:是京子吗?会有什么事情特地打电话过来?

    是之前帮的美奈子老师的忙……简单来说我被当成实验品了。

    实验品?京子那个研究狂又玩出什么东西了?这是明[过滤]香对她的一贯称呼。

    能让我们一起[过滤]的东西。说来也奇怪,脑袋里并没有想到任何和触手覽过滤]?

    的字词,我也只是舞动了一下手臂,瞬间就以手臂为中心,几条半透明的条状物就这

    样出现在虚空。

    大家都惊讶地看着这幕景象,而我自己也稍微吓到了。

    这种东西……说不定会比按摩棒还好用……明[过滤]香脸上的惊讶,没多久就转成

    了兴奋。

    那就试试看吧。我这话刚说完,触手就像有生命的蛇一般,开始往众女的蜜处

    钻去-先是拔掉了原本在[过滤]里的按摩棒,然后就代替按摩棒钻了进去。

    呼……突然感受到三四种蜜[过滤]的紧凑度,我不由得发出了舒服的长叹。

    [过滤][过滤]……这个……比按摩棒还棒[过滤]……明[过滤]香几乎是高兴地流下了眼泪,[过滤]

    随着快感不断地扭动着:好热好烫……还会动呢……京子真是……做出了好棒的东

    西呢……

    这么一来就可以四、五人一起玩了……[过滤],不行,我忍不住了……理惠爬到我

    身上,直接用蜜[过滤]服务我的分身。

    此时玄关的开门声响起,一位巫女走了进来。

    [过滤][过滤]……美代……现在才来[过滤]……

    [过滤],净完身才过来……被称为美代的巫女是学姐智也美代,是附近神

    社的巫女:毕竟今天晚上是我来陪睡,不好好清理一下身体怎么行呢。

    妳也太正经了吧?说话的是和她同班的学姐-确实以现场的状况来说,就只有

    美代学姐穿着正统的巫女服,当然并没有穿内衣[过滤],我可以看到她胸部在衣服内的

    大幅度晃动。

    美代的个性正如明[过滤]香说的,一派正经,就连也都会先去洗澡洗好才会让我碰。

    既然学姐来了,那我也去洗澡准备睡觉好了。

    我们也来帮忙。一听到我这样说,大家就涌了过来,争先恐后地帮我脱衣服。

    所谓的洗澡,其实也根本用不着我动手-理惠背对着我趴在浴缸上,让我从后面好

    好地用分身爱着她,而其他少女则是用她们的胸部和身体来清洁我的身体;我的触手

    在这期间也完全没离开过她们的蜜[过滤],让她们享受着无尽的。

    到了睡觉时间,我的房间里就只剩下我和美代在激战,其他的少女包含理惠和明[过滤]

    香都已经累地躺在特制的双人床上,带着满意的笑容沉沉睡去。

    说到床,我的卧室除了课桌椅之外,就是被这张床所占据……床本身还是明[过滤]香特

    别提供的呢。

    我紧抓着美代的[过滤],不断地把分身顶进她的蜜[过滤]之中;而她也高兴地用[过滤]迎合

    着我的动作:哈……庆学弟的东西永远都这么厉害……

    不厉害怎么行呢……对了,要不要换个地方?我一边说,一边把美代翻过身抱

    了起来。

    反正今天是我陪你睡,一切就悉听尊便啰。双手双脚顺着我抱着她而缠住我的

    脖子和腰,美代学姐的性致显然还很高昂。

    我抱着美代学姐,在交合的状态下轻松地来到距离我家只有一个转角的公訹过滤]5蔽?

    坐在公园的板凳时,美代也顺势转过身来,背对着我将我的分身纳入她的蜜[过滤]之中。

    我一边享受着美代蜜[过滤]的感触,一边看着满月与星辰的夜空……这想必也是京子学

    姐所弄出来的吧……现在想起来,确实这一年来天天在晚上看到的,就只有满月,真

    亏我到现在听了京子的说明才发觉到异常。

    [过滤]、[过滤][过滤][过滤]……突然地,美代学姐身体突然僵直,在蜜[过滤]喷出[敏感词]水的同时,也

    倒在我身上喘着气。

    看来是了。

    怎么……还不喷进来嘛……稍微喘息后,美代的语气显得有点不满:我好想

    ……在[过滤]内塞满你的[过滤]……

    已经累了?我玩弄着他露出衣服之外的双峰,轻声说道:我都还没舒服呢,

    要我怎么把[过滤][过滤]进妳的[过滤]里呢?

    [过滤]~真坏心……这次美代吐出的,变成了撒娇的吐息:先让人家休息一下好

    吗?别拔开喔。她转过身,就这样趴在我身上。

    我自然是让她休息,不过双手依然不断地玩弄着她的双峰。而她也闭着眼睛任我玩

    弄。

    唉呀,大哥哥跑到外面来玩啦?随着声音,一个影子跑到我们面前-在月光的

    照耀下,只见面前的少女同样穿着巫女服,但是头上却多出一对褐色的狐狸耳朵,屁

    股那边也多出一条同色的狐尾。

    换言之,是狐狸[过滤]……吧。

    要一起玩吗?我问着坐到我身旁的小狐狸[过滤]-这位名为小玉的小狐狸[过滤],

    是寄住在美代家神社的宠物,看起来才八、九岁而已。不过事实上在之后学校里

    听了京子的说明才知道,除了我们之外的非人,其实都是和京子同一个星系的

    外星人。之所以会对性的态度会这么开放,是因为当地星系的男女对比落差太大,

    在供需不成比例的结果,就成了类似于无处散发的状况。

    所以说,包含京子在内的外星人之所以会留在这里,大多数都只是为了找我发

    [过滤]一下而已。

    当然好[过滤],但是美代姐还在……看着美代学姐趴在我身上,那一副幸福的模样

    ,小玉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妳只管把蚚过滤]趴褪橇恕?

    喔。小玉按照我的吩咐,掀开裙子打开了大腿,露出了光滑无毛的[过滤]-可以

    见到[敏感词]水一滴滴地从她的蜜[过滤]里渗出,看来这小女孩也已经动情了。

    我内心一个念头,一根触手立即出现在虚空,在小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就[过滤]

    进了小玉的蜜[过滤]之中。

    [过滤][过滤]……大哥哥,这……感受到触手[过滤]进了自己的蜜[过滤]里,小玉的表情充满着

    些许的惊讶已经更多的兴奋:好棒[过滤]……这是京子姊姊做的吗?

    是[过滤],喜欢吗?

    [过滤][过滤]……太喜欢了……看着自己的蜜[过滤]被触手一进一出,小玉好奇地持续张开

    双腿,一副不想漏看的模样。

    庆……此时美代似乎也已经恢复了[过滤]神,又挺起腰开始扭动着[过滤]:唉呀,

    小玉也来啦……庆,这次一定要你把[过滤][过滤]进来……

    [过滤],小玉也要[过滤]……一听到美代的话,小玉立即站在椅子上,将正被触手抽

    [过滤]的蜜[过滤]对着我:小玉的这里也要满满的[过滤]……

    好好,我们先换个姿势吧。我让美代双手撑在椅子上,让我从后面攻击,而小

    玉则是坐在美代的背上,在享受触手[过滤]入蜜[过滤]的快感时,也和我进行着嘴舌上的

    交流。

    寂静的公园里,除了虫鸣声之外,就只有喘息声和肉与肉的[敏感词]糜碰撞声。

    玩得性起,我抓起美代的一只脚,将分身往更深的地方刺去:[过滤]、[过滤]……好深、

    好棒……把我玩坏了也没关系,我要[过滤]……满满的[过滤]……

    大哥哥,我也要喔……小玉也不断地要求着。

    我没有再回话,就这样一直冲刺,直直过了半个小时,我的[过滤]才随着两人的

    而[过滤]进了美代和小玉的体内。

    之后的两人,浑身无力地倒在椅子盵过滤]成下切腋5谋砬椤?

    休息片刻之后,我抱着已经入睡的小玉,与美代走回了家里。

    回到床上,美代让小玉睡在一盵过滤]约涸蚴窃僖淮蔚厝梦业姆稚斫胨奶迥诤螅?

    就被我抱着躺在床上,充当我的抱枕。我则是将脸埋在她的双峰股间,闻着只有女性

    才会有的气味,沉沉睡去。

    ----

    当我张开双眼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并不是美代学姐或是其他人,而是酷似小玉,却

    明显成熟了好几倍的妇人……和小玉一样有着狐狸般的耳朵和尾巴,以及金色的亮丽

    长发,不过尾巴有九条。

    醒来啦?看到我张开双眼,狐狸妇人骑在我身上,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先

    谢谢你帮我照顾我的孩子啰。

    她的名字叫玉藻,是小玉的母亲,她身上穿着简便的褐色和服,只打开裙摆以便骑

    在我身上,就这样玩了起来。

    现在时间……八点了[过滤]。我随手拿起一旁的闹钟……以原本的世界来说,已经

    迟到了。但事实上,现在学校的就学时间是从九点才开始,晚上五点下课:其他人

    呢?

    正在帮忙准备早餐呢……先陪我玩一下吧。笑了笑,回答我的问题完后,玉藻

    开始加快[过滤]升降的速度:听京子说……你已经知道一切啦?

    [过滤],是[过滤]……我的双手也不规矩地在她的胸部游移着。

    不会觉得慌乱或是无法接受吗?

    我不能……丢下妳们不管,就只是这样而已。我很诚实地说出我的想法。

    不只这些吧?可以永远待在这个宛如温柔乡的地方,只要是男人都不会想要离开

    的吧?玉藻一边享受着,一边说道:我就说嘛,强制修改你的人格,一个不

    小心就会引发不可预期的后果,果然还是什么都不动来的好……唉呀,顶到[过滤]了…

    …

    不过吓了一大跳倒也是真的……

    呵呵……以后还有的惊讶呢,要让这个世界永久存续下来,除了你这个钥匙

    之外,还得小心外来的[过滤]扰呢……

    外来的?

    [过滤]……[过滤]停止了动作,玉藻直接趴在我的身上,轻声说道:基本上这个世

    界是规格外,其原因是不老不死这种东西是不被允许出现在实验里的。

    所以星系那边在一个月前在收到第三次实验的相关报告后,大概已经派出人来处

    理了吧。我想她们大概还不知道星系在三天前已经因为黑洞的因素而毁灭了……这件

    事是三天前京子经由与其他人的通讯才知道的。相关的信息不经由跳跃网络传讯,得

    经过起码三百多年才会到达这里。

    妳也是……和京子一样的[过滤]。

    其实你也不用担心,一切交给京子和我们来处理就好了。语毕,玉藻又坐了起

    来:人家累了,你来玩我好不好?

    那我就好好发[过滤]一下啰。就这样在我的猛攻下,玉藻直[过滤]了三次才让我[过滤]出今

    天第一发的[过滤]。

    哈、哈……看来京子似乎把你调的太强了点……身上的衣服早在途中就被我扒

    的一乾二净,现在的玉藻只能翘着[过滤],趴在床上,九条尾巴在空中微微晃着,满足

    地喘着气:难怪连那些女孩都满足不了你……

    不过她们的性致也只有我能够满足的样子。稍做休息后,我起身穿上制服:

    妳就好好休息吧,我得下去准盵过滤]涎Я恕?

    慢走[过滤]。玉藻有点慵懒地向我挥手。

    -

    走在往学校的途中,养眼点处处。

    只要微风一吹,学校的短裙就会飞起,映在眼中的不是哪个颜色的[过滤],而是光滑

    浑圆的[过滤]或是粉红鲜嫩的蜜[过滤]。而少女们也从来没遮掩过,任由自己春风外[过滤],彷

    佛这本来就是种享受一般。

    而这时的我除了眼福外,左边是理惠揽的我的手,右边则是明[过滤]香,两人都习惯地

    把我的手往她们的胸部上轻轻挤着[过滤]着。

    因为今天早上我们班是游泳课,所以大家到了学校,放好书包之后,就往室外游泳

    池的方向前进。

    基本上学校的游泳池专属的换衣间根本没在用,大多数都是在池畔直接脱光衣服放

    好后,就在游泳池[过滤]泳起来了,只有一部份的人还会换上各式的泳装来突出自己的存

    在-就像是穿上了学校泳装的理惠与穿上比基尼的明[过滤]香与美奈子。

    正当我躺在躺椅上享受着[过滤]光浴时,幸子走了过来:唉呀,怎么没下去游泳呢?

    我刚刚才起来而已。看着光着身子却一副不在意的幸子学姐,我照实说道:

    学姐今天也是游泳课[过滤]?

    是[过滤],在隔壁的室内游泳池。幸子坐在我身旁,双手倒是不规矩地在摸着我那

    已经跳出泳裤外的分身:今天这个好东西没人安慰[过滤]?

    不,刚刚才摆平一个而已。我指着一旁躺在地板上的[过滤]女:其他人倒是玩水

    玩得很高兴呢。

    那,我今天只好勉为其难一下啰。带着兴奋的表情,幸子一脚跨坐在我身上,

    迫不及待地把我的分身纳进了她的蜜[过滤]里:[过滤]哈……果然还是这样比较[过滤]……对了

    ,美代昨天不是陪妳睡吗?今天换谁?

    这得问明[过滤]香,一向都是她来处理的。我一边说,一边抓紧她的[过滤],不断地

    把分身送进她的蜜[过滤]里。

    幸子趴在我身上,没再继续说话,只是抱着我享受着的欢愉。

    哥……理惠的声音在我身后出现:别老是只让幸子学姐一个人[过滤]嘛……

    听到她的声音,我抱着幸子起身转头一看,只见理惠一手将泳装裤档的部分拉开来

    ,然后另一只手不断地抚弄着她的小[过滤],一副渴求难耐的模样,看起来既害羞却又

    [过滤]。

    我自然是顺从她的心意,用触手来满足她的空虚。

    [过滤]……哥,你好棒……感受到空虚被填满,理惠露出了十分欣慰的表情,双手

    扶着躺椅,不断迎合着触手的动作摇动着[过滤]。

    看到理惠如此陶醉的神情,我忽然有了种想测试的想法-接下来,我就听到了四周

    各个女同学惊讶或高兴、兴奋的叫声。

    总计约35名,我的触手一位不差地,分出同样数目进入了她们的蜜[过滤]之中。

    对于这种突发的状况,各个女生的反应也差很多-有的没多久就浮在泳池边低声[敏感词]

    叫着,有的则是直接躺在地上随着触手的蠕动而放浪形骸,另外有的则是一副若无其

    事地继续游泳,不过更多的则是两三位在触手的助兴下玩起了同性间的爱抚。

    结果就是,泳池成了现场教学实例。

    唉呀,这样也能玩起来[过滤]?旁边出现了京子的声音-我转头一看,就看见赤[过滤]

    的京子,一副刚游泳完的模样。

    只是做个实验而已……没想到比我想得还好用。闭上眼睛,我可以同时感受到

    那些少女蜜[过滤]的感触,却不会互相[过滤]扰。

    光看京子和幸子的模样,就知道室内游泳池那边肯定一堆人像我们这边一样把[过滤]泳

    当习惯。

    突然地,幸子大叫一声后,就整个人倒在我的身上喘着气-看来是了。

    舒服吗?我轻轻地摸着她的脸颊。

    舒服[过滤]……好希望每天都能这样舒服……像只爱撒娇的小猫,幸子闭着眼睛享

    受着我的爱抚。

    当然,我的分身可还没发[过滤],持续地在她的蜜[过滤]里蠕动着。

    在分身的持续刺激之下,幸子又开始轻声地哼着,[过滤]也轻轻地扭动着。

    来,我们换个姿势吧。抱起幸子,我转身将她放在椅子上,然后一只脚抬起来

    放在肩膀上抓着,就这样开始更激烈的行为。

    [过滤]、[过滤]、好棒……好深……幸子又开始大声地起来:[过滤][过滤]……那里会被

    玩坏的……

    我并没有刻意地压抑快感,不过等到我在幸子身上发[过滤]时,幸子又经历了两场

    ,整个人摊在躺椅上,虽然疲累但可以见到她满意的微笑。

    转过头去,我这才发现到大家都因为的关系,几乎都躺在地上或池畔承受着不

    断的小,但却没有一个人想要把触手从蜜[过滤]里移开。而游泳池里这时也因为混杂

    了少女们的[敏感词]水而混浊,甚至于还散发出一股特有的[敏感词]糜味。

    好像玩过头了。

    -

    很稀奇地,自己一个人在冲洗室冲完身体之后,出来后才看到两三位女同学脚步蹒

    跚地慢慢走着,两腿间还隐约有白色的[过滤]滴落在地面。

    慢慢走[过滤],小心别跌倒了。我连忙提醒着。

    [过滤]哈哈……我们好像玩过头了……女同学露出苦笑:不过好久没这么满足了

    ……肚子里还鼓鼓热热的呢……

    不过如果庆同学再来一次的话,我们大概还是会[过滤]到无力为止吧……另一位女

    同学倒是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毕竟太舒服了。

    对于她们的话,我也只能微笑以对。

    因为大多数的女同学都还躺在游泳池畔休息,我[过滤]脆往体育馆的方向前进-这时候

    隔壁班应该在那边上体[过滤]课吧。

    [过滤],庆同学……才刚走到门口,就被刚逛到门口的女同学看到-她立即走了过

    来:听说游泳池那边好像全员阵亡了……庆同学已经变的这么厉害了[过滤]?

    看她一副期待的表情,我只是轻声说道:等下妳就知道了。大家都还在练习吗?

    [过滤],快进来看[过滤]。预定圣诞节时要表演的……说着说着,我就被她拉了进去。

    在我印象里的体[过滤],应该都是穿着紧身服做着美妙如舞姿的体[过滤]表演。不过现在在

    我面前的,可不只是这样子-在场的人每位都是赤[过滤]着身体,仔细一看还可以看到大

    家几乎都在蜜[过滤]里[过滤]了根按摩棒,就在高涨的状态下跳着体[过滤],宛如是诱惑异性

    的求爱舞蹈一般,令人血脉喷张。

    不过我倒是很习惯了。

    我一坐在角落,立即就有两人走了过来陪我看着她们的训练状况-才刚一坐下来,

    其中一人就往我的跨下移动,才刚把我的分身请出来,就吐出了十分欣慰的声音:

    [过滤]……好棒的味道[过滤]……

    千岁也真是的……呼呼……另一位少女则是情不自禁地用手抽动着埋在蜜[过滤]里

    的按摩棒。

    而我自然也没闲着,一边看着其他人脸红气喘地练习的同时,一只手抱住了隔壁的

    少女,手指轻轻地捻着她那已经坚挺的[敏感词]头。而她也十分享受的模样,身体微微地在

    颤抖着。

    有着一头长直发,还绑了个蝴蝶结的,被称为千岁的少女是藤岛千岁,而另一

    位头上绑着马尾的则是樱叶千歌音,这两位虽然是同性恋,不过显然更喜欢和我玩

    3p的样子。

    来,我给妳们看个新玩意,先把按摩棒拿下来。

    什么[过滤],神秘兮兮的。快一点喔。两人显然不太情愿把按摩棒拔离开她们

    的蜜[过滤]。

    她们当然不会失望的-在按摩棒拔离开她们的蜜[过滤]时,我的触手就立即钻了进去!

    [过滤]、这是什么?这么棒……[过滤]……好暖和……在我的身体暴动着……两人

    一开始还很惊讶,不过接下来就是十分舒服的表情了。尤其是千岁,[过滤]到连服务我的

    分身都忘了。

    [过滤]……千岁,别只顾着玩[过滤]。

    [过滤]……对不起……听到千歌音的提醒,千岁才继续舔着我的分身,不过[过滤]已

    经开始不听话地晃动着了。

    来,千歌音,上来吧。

    [过滤],太谢谢了。听到我的话,千歌音立即爬到我的身上。

    来,背对着我。我让她背对着我,在拔掉触手后她就迫不及待地坐了下去,顿

    时喷出的[敏感词]水,弄得千岁满脸都是。

    唉呀,千歌音的水好多[过滤]。千岁不以为意,继续地舔着我的分身和千歌音的蜜

    [过滤]。

    我让身体转了个方向,以便可以看到其他人练习体[过滤]的模样-她们尽情地摆动肢体

    ,想尽办法突出身为女性的部分,看起来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体[过滤],而是极为[敏感词]糜

    的舞蹈。

    整个体育馆漂浮着一股[敏感词]糜的味道。

    两人在经过十几分钟达到后,还是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反正我也没急着离开

    ,[过滤]脆让千歌音继续躺在我身上,而千岁则是躺在我身盵过滤]蚩瓤醋盼业拇ナ衷?

    自己的蜜[过滤]上蠕动着。

    我的双手当然也没有闲着,一手轻轻地抚摸着千歌音的美背,一手则是玩着千岁的

    [过滤]和胸部,而千岁也很配合地换几个姿势,让我的手更顺利地在她的身上活动。

    [过滤]……这比按摩棒好太多了。感受到从触手传来的生命力,千岁发出了极度满

    意的叹息:对了,今天就我和千歌音陪你一整天吧,有点舍不得让这么好的东西离

    开呢……

    我是没意见,不过……小心上瘾喔。我捏着她的胸部,她也大方地将胸部挺起

    来让我捏个够:上瘾就上瘾,我才不怕呢。

    -

    接近吃饭时间时,我便和换回制服的千岁和千歌音往位于主大楼地下室的饭厅走去。

    因为触手只有接近手臂的前面一段是隐形的,所以其他人可以清楚地看到两根触手

    分别进入了两人的裙子里,弄得路过的其他人投以注目的眼光-不过大多是带着十分

    羡慕的表情。

    而两人一人一边抱着我的手臂,走起路来可以说十分正常,唯一不对劲的就是两人

    脸上挥之不去的红晕,以及沿着大腿流下来的[敏感词]水。

    这间学校的饭厅同时也提供这个城镇的三餐,所以做的很大,要同时容纳两千人以

    上不成问题。不过大多数的人都是来到学校另一边的市场拿回家自己处理,所以饭厅

    就理论上是绝对坐不满的。

    附带一提的是,这里没有金钱制度,以学校为中心进行着类似配给的制度,只是配

    给没有限额。

    我和两人坐下来之后,千歌音首先发难,掀起裙子就握着触手前后抽动,直到身体

    突然僵直,蜜[过滤]喷出[敏感词]水才舒服地松了一口气:[过滤]~~这样舒服多了……

    真是的,千歌音真没档头。千岁也把裙子掀起来,露出了还在渗出[敏感词]水的蜜[过滤]

    ,大腿很明显已经被[敏感词]水喷湿了一大块:我刚刚就已经两次呢了……就说过憋

    着不好嘛……

    请问要吃什么?此时服务生也走了过来-身上虽然穿着服务生服装,不过却故

    意地敞开胸口的钮扣,让胸部大棘棘地暴露在空气之中。

    我还是珈哩饭就好。我要炒饭!我也是炒饭。

    好,请稍等喔。服务生登记完后,就回去柜台通知厨房烹煮了。

    唷,妳们也下来啦。此时,京子和明[过滤]香来到了我们的桌前:可以坐这边吗?

    请[过滤],我没关系。点过餐了吗?

    点过了。京子坐在我的正对面,明[过滤]香则是坐在她的旁边。

    对了,我问一下。我问着对面的京子:这里的食物来源到底是?

    这个[过滤]……基本上我有另外弄一个区域专门生产食物的材料,从无到有全部自动

    化,集中点就是这间学校,所以不用怕我们吃的都是回收食物啦。京子说道:我

    也很喜欢地球的食物呢,那种色香味,我们星球还真的没吃过说。

    有这么惨[过滤]?

    也不是说惨啦,只是我们口味没这么挑,自然在烹煮方面就没这么讲究。老实说

    ,我还得感谢你们呢。

    哈哈,就当作我们的回报好了,毕竟是你们救了我们。对了,明[过滤]香,今天陪睡

    的人决定了吗?

    还没,吃完饭后才会决定。明[过滤]香说道:已经有人选了吗?

    [过滤],就让千岁和千歌音陪我好了。一听到我的话,两人立即一副欢喜兴奋的模

    样。

    可以吗?我怕其他人会抗议耶……

    那妳再找几个没陪过的来好了,反正现在要我一次玩好几个我也没差。

    ……那就照你说的安排啰。

    太感谢你了。两人抱着我,就是一阵热吻。

    此时服务生也把餐点端上来了,我们自然事先饱餐一顿再说。

    吃完之后,服务生自动过来收餐盘,还顺口说道:请问需要甜点吗?

    [过滤]。我点了点头。

    请稍等。服务生露出了笑容,将桌上整理[过滤]净后,就拜托其他服务生收走餐盘

    ,自己则是笑嘻嘻地走到我身盵过滤]Ц枰粢踩梦蝗梅裆绻巫樱鋈司驼庋?

    跨坐在我的腿上:请享用。

    所谓的甜点,其实就是和服务生。

    我掀开她的裙子,可以看到没有[过滤]遮住的蜜[过滤]已经湿透了。

    已经湿了[过滤]?

    [过滤]……因为这次是我负责这一桌……我一想到等下可以和你……我就忍不住了…

    …服务生一边说,一边请出我的分身,然后猴急地扶着我的分身,对准之后就坐了

    下去:[过滤][过滤]……好、好棒……

    看着她的[敏感词]首都覽过滤]似鹄矗蠢此男杂惨丫且环⒉豢墒帐傲恕?

    -

    将被我将[过滤][过滤]进体内而失神的服务生放在桌上让她休息之后,我就先让千岁与千

    歌音回到教室去休息,自己则是来到大楼顶楼晒太阳。

    这里的气候倒也不是一成不变,一样有四季的变化……不过即使到了冬季,大家也

    依然喜欢穿着短裙来上学,顶多袜子由短袜变过膝袜而已,内衣[过滤]当然依旧被排除

    在外了。

    反正做起爱来就暖和了。这是她们的说法。

    看来得找个乐子才行,不然光这样迟早会无聊的。我心有所感地自言自语着。

    乐子[过滤]……现在就开始无聊了吗?背后传来京子的声音。

    呵……也还不至于啦,只是总得未雨绸缪[过滤]。我转过身来:像是玉藻说的那

    件事不也是个乐子之一吗?

    ……你是说会有人来抹消实验的事情吗?京子来到我身盵过滤]耗羌氯糜?

    藻解决就绰绰有余了,还是你想刺激一下,玩玩官兵捉强盗的游戏?这可是玩真的喔。

    想杀了她们?

    杀是不至于啦……不过也不能放他们离开就是了。

    既然如此的籟过滤]以谒哂们那幕八党鑫业南敕ā?

    喔……确实是不错的乐子喔。听到我的想法,京子也露出了微笑:你的坏主

    意还不赖嘛……

    只是一时想出来的,我倒不觉得这是坏主意。

    [过滤]……也对啦,那些女孩子一定会很高兴的,因为有新同伴了。

    哈哈,随便你怎么说啰。我离开顶楼的栏杆,在楼梯间旁的墙角坐了下来:

    我先睡个午觉,就这样。

    [过滤],好好睡吧。京子这样说,并没有离开的动作。

    我并没有在意,就闭上眼睛好好休息去。

    不过睡到一半,我就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的样子,而且还有一股[敏感词]糜的

    味道。

    不会又来了吧?我张开还不太情愿张开的双眼一看,果然正如我所料,京子头

    朝下趴在我身上,滴着[敏感词]水的蜜[过滤]就这样大棘棘地暴露在我面前,我的分身还被她含

    起来吸着,就像是在吸奶嘴的样子,却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看来京子显然是睡着了-不过即使如此,她的蜜[过滤]依然有着些微的蠕动,看来她应

    该在做春梦吧。

    既然如此,就让她美梦成真吧-心随意转,一根触手就在我的眼前[过滤]进了京子的蜜

    [过滤]之中。

    [过滤]哼……京子发出了细微的哼声,显然十分享受。

    我让触手开始轻轻地抽动,每抽动一次就会带出一些[敏感词]水。而京子则依然像是在吸

    奶嘴一般,吸允着我的分身。

    没几分钟,京子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的身体忽然抽动几下,[敏感词]水就随着身体的动作,从触手和蜜[过滤]的间

    隙喷了出来,从触手传回来的快感也让我从分身喷了一些[过滤]出来。

    京子完全没有醒来的动作,吸允间就把我的[过滤]给吞了下去。

    唉呀,我竟然睡着了……这是过了一小时她醒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而这期间

    她在我的触手玩弄下,已经起码十几次的,也让我的分身喷出了几发的[过滤]在她

    的肚子里。

    即使如此,她依然没有任何疲累的模样。

    因为时间上已经到了第二节课,所以我就和京子就直接前往[过滤]场-不过到了[过滤]场才

    知道,大家因为之前游泳池玩得太激烈,几乎都只能坐在草地上晒太阳休息聊天。走

    近一看,还会发现有的女同学蜜[过滤]还会渗出白色的液体呢。

    和体育馆时一样,大家只有上衣是体育服,下身却是什么都没穿。

    不过即使如此,我一到现场,大家还是会靠过来,一副即使会累到走不动,也还是

    想[过滤]一[过滤]的样子。她们并非压过了体力,只是单纯地喜欢那种[过滤]上云霄的舒服感

    而已。

    [过滤][过滤]……我还是头一次玩到不想动……躺在草地上,明[过滤]香慵懒地说道:怎

    么办?我会上瘾的啦……

    上瘾就上瘾,怕什么?对[过滤]对[过滤],反正我们都是庆同学的玩物,能让庆同学

    舒服就好了。其他女同学妳一言我一句地,听得我都有点头皮发麻。

    玩物[过滤]……我可没这么想过。

    这时,坐在我身边的女同学已经跨坐在我身上,欢乐地舞动着[敏感词]魅的肢体:[过滤][过滤]

    ……好棒……庆的东西永远都这么棒……

    妳还能动[过滤]?看着她的蜜[过滤]在我分身的压榨下,喷出一阵阵的[敏感词]水,我不禁好

    奇地问道。

    吃完饭,休息一下就好啦。回答完我的疑惑,少女立即弯腰向我求吻,而我也

    当然豪不吝啬地和她进行舌战。

    我们的[过滤]渍渍地交缠着,[过滤]则是发出[过滤]的声响。嘴巴离开之后,少女转

    过身,面对着大家继续上下运动着[过滤],一副爱现的模样。

    我来帮妳舒服吧,真子。这时雏子爬了过来,伸出[过滤]就往面前少女的蜜[过滤]猛

    舔。

    [过滤][过滤]……雏子好坏……少女口里这样说,身体倒是[过滤]的直颤抖。

    岩真子,是学校的长跑健将,学校内没几人体力能赢过她;留着一头短发,身材却

    是只有a罩杯而已,不过她显然不是很在意。她也是唯一可以和我战上一天的

    少女,耐力堪称第一。

    看到雏子和真子与我的3p,其他人也开始春心大动,手不规矩地在自己身上游移

    着。

    看来又得再夸张一次了。心随意转,触手又进入了她们的蜜[过滤]里。

    比起之前在游泳池的[敏感词]乱宴会,现在的她们只能躺在地上,嘴里夹带着些许的哼声

    ,享受着触手那亲密的感触。

    雏子……

    [过滤]?听到真子的叫唤,雏子抬起那沾满着[敏感词]水的脸礫过滤]?

    我们今天晚上……都是陪睡的人喔……真子一边摆动着[过滤],一边说道:等

    放学后……我们直接过去好不好?

    [过滤],好[过滤]。雏子起身,将蜜[过滤]紧靠着真子与我的分身的接合处,偌大的胸部就

    这样紧压在真子胸前:[过滤][过滤]……这样的……庆同学那东西的脉动……传了过来……

    [过滤][过滤],雏子的……这样摩[过滤]……在雏子用她的[过滤]一起摩[过滤]下,真子的快感很

    快就上来了。

    结果,真子就这样达到了-不过她的蜜[过滤]在时,收缩得十分厉害。在这种

    状态下我几乎无法控制,每次都会因此而[过滤]出来。

    今天也不例外。

    我换个姿势,侧躺在真子背后,分身依然深埋在她的密处,而她则是抱着雏子,疲

    累地沉沉睡去。

    对了,我有个提议。明[过滤]香就像是突发灵感一般地说道:我们以后就称庆同

    学为主人吧……反正除了他,大概也没人可以满足我们了。

    好[过滤]!怎么没想到呢……真是个好主意!听到明[过滤]香的建议,大家都

    是一阵欢呼肯定声。

    呵呵……我也觉得直接称呼主人的名字,有点失礼呢……雏子显然也十分赞成。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

    今天我改在饭厅吃晚餐,吃饱后照例也吃了服务生提供的甜点-不过这次的

    甜点是可以打包带走的。

    所以现在的我,正坐在女生宿舍地下室专有的大型浴池里,享受着全[过滤]服务生的服

    侍。

    人生一大享受,莫过于洗个热水澡之外,身旁还有美女相伴。我双手轻轻地玩

    弄着面前服务生那有c罩杯的双[敏感词],而她也轻轻地摆动着水面下的[过滤],闭着眼、

    微张着嘴哼出的欢愉:那对妳们而言,人生一大享受是什么呢?真奈美?

    天原真奈美,是饭厅四个服务生里的一个,也是四人之中的带头者。

    当然是和主人享受着合而为一的快感[过滤]……真奈美一边回答,一边双手也不规

    矩地在我的胸膛抚摸着:能与主人合而为一,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大的恩宠了。

    别说得好像自己地位很低好吗?我空出一只手抚摸她的脸颊:要喊我主人我

    是不反对,不过我不希望因为称呼而造成实际上的地位高低。对我来说,妳们都是直

    得去爱惜的。

    [过滤]……没再说话,真奈美重新闭上眼睛,享受着我的抚摸。

    唉呀,你今天在这里洗[过滤]。

    喔?听到声音,我转头一看-正是玉藻母女,两人身上都是一丝不挂,看来也

    是来这里洗澡的。

    大哥哥~一看到我,小玉就跑了过来,一副撒娇样。

    小玉,别打扰大哥哥办事喔。玉藻优雅地走了过来,下了浴池后就坐在我身边。

    神社浴室又坏啦?我一边继续享受着真奈美的身体,一边问道。

    不是啦,是小玉吵着要来这里洗,所以就带她来这里洗了。玉藻笑着:那你

    呢?听说大家已经奉你为主人了,不错吧?

    希望大家只是叫着好玩的,我可是有惧高症的呢。我苦笑着。

    [过滤],主人……此时真奈美的动作开始快了起来,显然快了。

    不说二话,我抱起她的[过滤],开始往前猛顶,一时间溅起了无数的水花,啪啪

    地作响。

    [过滤][过滤]……再深、再深一点……我要、我要给主人了……[过滤][过滤][过滤][过滤]……带着欢喜

    的言语,真奈美抱紧着我,就这样在浴池里达到了,而我也顺势将[过滤][过滤]了进去

    ,舒畅的感觉让我不禁呼了口气。

    此时,浴室门外传来吵杂的声音,接着一群人就三三两两地走了进来-是同班的女

    同学。

    她们一看到我,自然露出十分高兴的表情,不过还没开口说话,我就说道:不用

    在意我,就这样。

    呵呵……是,主人。知道我的意思,大家笑了笑、响应完后,就各自坐着自己

    喜欢的事情。

    再玩下去,我看她们明天大概都会累到必须旷课一天吧。

    -

    夜晚,[敏感词]乱的舞会在我的卧室持续着。

    坐在床头,千岁双手撑着我的脚,背对着我努力地摆动身躯:哈……好棒……满

    满的……就这样在体内……[过滤][过滤]……

    至于我,则是好整以暇地抚摸着身旁千歌音的柔软身躯-当然触手是在卧室里的女

    生们都有一份。

    [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随着象征的叫声,千岁将[过滤]往下紧紧压着,在

    颤抖中喷出了甜美的花蜜,让我也不禁在她体内[过滤]了出来。

    哈……哈……千岁并没有躺下,而是保持原来的姿势喘气而已。

    我从后面抱住了她:还想要[过滤]?已经三次了呢?

    她任由我玩弄着她的胸部,不过一点都没有离开的意思:好不容易可以不理会明

    天上课,专心地陪你玩,这么快就要赶我下来[过滤]?再让人家多[过滤]几次嘛~

    妳还有体力继续[过滤]吗?千歌音不甘寂寞地玩着千岁的[过滤],一边说道:早上

    不是已经[过滤]了好几次了吗?

    我要[过滤]到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为止。千岁发下豪语后,先是转身面对我后,就

    继续摆动着[过滤]:主人的东西无论玩多少遍都不会腻的呢……

    妳们的身体也一样[过滤]。

    谢谢夸奖。此时千歌音翻身趴在我身上,让她的胸部在我的面前晃动:千岁

    ,其实用触手也不错玩[过滤]……

    看到千歌音的[过滤]在自己面前摇晃,千岁不禁抓住了千歌音的[过滤],然后在自己身

    上摩[过滤]:[过滤][过滤],好想马上长出男人的东西,好好地[过滤]爆妳的[过滤]……

    想要体验的话也可以喔。我一边玩弄着千歌音的胸部,一边则是将触手贴在千

    岁的后脑杓,将触手进入千歌音蜜[过滤]里的感觉完整地与千岁共享。

    [过滤]、[过滤][过滤][过滤]……千岁发出了亢奋的赞叹:这、这就是千歌音的里面吗?[过滤][过滤]

    [过滤]……好热好紧[过滤]……只有男性才会有的感觉不断冲击着千岁,让她不知不觉地也

    开始将原本上下活动的[过滤]不时地前后运动,好像自己真的有男性象征一般。

    [过滤][过滤]……千岁,妳好棒……再深、再深一点[过滤]……感觉错乱的人不只是千岁,

    连千歌音也把触手当成了千岁的分身,不断地将[过滤]往后顶。

    至于我,则是躺在床上,轻松地玩弄着千歌音的胸部,偶而[过滤]往上顶个两下。或

    者转头看着其他在床上的女同学们,赤身[过滤]体地交缠着彼此的身躯,我的触手则是不

    断地采食着她们两腿间的[敏感词],并吐出白色的欢愉报答她们。

    [过滤][过滤][过滤]……出来了!要出来了!快点!快点[过滤]进来,我要千岁的快点[过滤]进来

    [过滤][过滤][过滤][过滤]~~在欢愉的狂叫之中,千岁和千歌音都达到了,而我当然又[过滤]出了

    第三发的[过滤]到两人体内。

    过后的千岁和千歌音完全失神,千歌音整个人把胸部压在我的脸上,而千岁则

    是倒在千歌音的背上。

    虽然不会感觉到重,我还是将两人挪到身边。

    此时的其他人,包含理惠在内都已经疲惫地睡着了。

    我走下楼,正想去厨房喝水,结果来到客厅,就看到京子打开了玄关的大门,走了

    进来。

    唉呀,刚结束[过滤]?看着我光着身子,身下的分身依然雄壮,京子笑着说道:

    我来迟了吗?

    也不算迟啦……对了,有件事麻烦妳。我去厨房装了杯水后,便走到客厅等京

    子坐在身边后,说道:能够不让她们继续叫我主人吗?

    这样不好吗?京子一坐下,双手就不规矩地抚摸着我的分身。

    也不是不好,只是……还是以前的普通称呼比较习惯。我苦笑着:或许在实

    质上,我确实是她们的主人,但我还是希望[过滤]常生活里,大家像同学一样相处就好了。

    [过滤]……好吧。点点头,京子从口袋里拿出像是遥控器一类的东西,在上面的按

    键按了几下后,说道:这样就可以了……不过要到明天才会恢复正常。

    还真简单的设定方法[过滤]……

    因为大多数设定都只是选项而已,像称呼一类的只要调整选项就好,再复杂一点

    的就得去主计算机那边手动键入了。京子将遥控器收起来后,又继续玩着我的分身。

    怎么?睡不着吗?我也不甘示弱地隔着衣服玩着她的双峰。

    谁叫你的表现超乎我预计呢……显然是认为用手不够,京子直接起身跨在我腿

    上,直接用蜜[过滤]来服务我的分身。当分身进入她的蜜[过滤]里时,她也不禁吐出了舒服的

    言语:[过滤]……还是这样比较舒服……

    京子的蜜[过滤]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样,光只是进去就可以感觉到四周不断地蠕动,

    既不会太紧也不会太松,不用动也可以感受到绝大的快感。

    [过滤]……原来哥和京子学姐在客厅[过滤]……此时,背后传来理惠的声音。

    理惠没哥哥在身盵过滤]蛔怕穑烤┳有α诵Γ灿渥爬砘荨?

    讨厌啦,京子学姐只会取笑我。红着脸,光着身子的理惠坐在我的身旁,一副

    小猫依人样。

    来,我们换个姿势。语毕,我便把京子抱起来,让他靠在墙上,然后我抬起她

    的右脚,就这样开始[过滤]的前后摆动。

    呵……感觉还不错。京子双手交缠在我的脖子上,[过滤]也迎合着我的动作,不

    时传出[敏感词]秽的声响。

    这时,背后传来柔软的感触-想必是理惠正用身体贴着我的背后吧。

    哥……给我……她将身体靠着我的背部上下搓动,两颗胸部夹带着两粒樱桃不

    断地刺激我的背,感觉十分舒服。

    既然妹妹要求了,我自然也不客气地让触手进入了她的蜜[过滤]里。从触手那边可以感

    觉到,理惠的里面已经泛滥了。

    [过滤][过滤]……好棒……哥哥的……就这样进来了……理惠一边继续用胸部摩[过滤]着我

    的背,一边则是双手环腰,手掌不断地抚摸着已经被[敏感词]水沾湿的,分身下方的袋子。

    在这样的刺激之下,我索性抓起京子的另外一只脚,等于是让京子悬空地承受我的

    冲刺。

    [过滤][过滤]……这样……太刺激了……京子也放开了双手,仅仅只靠着墙壁与我的分

    身支撑着身体,腰部用力地迎合我的动作,双手不断地搓揉着自己的胸部:好棒!

    好棒[过滤]……每天都能过这样的生活……[过滤][过滤][过滤]……我好幸福[过滤]……

    在她那高兴地难以形容的叫声之中,我的[过滤]一股股地[过滤]进了京子与理惠的体内。

    ----

    翌[过滤],又是新的一天。

    庆同学早安。同学早安。问候的声音此起彼落,外露的春光倒也一点都没

    少,白嫩的[过滤],粉红的蜜[过滤]随处可见。

    而我的身边则是被理惠与明[过滤]香夹着双手,显然已经变成常态。

    还是被喊同学的感觉比较好。

    不过我一到学校,就被美奈子老师絒过滤]グ旃摇?

    事情解决了。一看到我,美奈子就说了这句籟过滤]?

    事情?

    就是外来者的事情,昨夜我和玉藻连手处理好了。美奈子轻松地说道:

    包含带队的一共七个人,你准备怎么处理?

    问我?

    当然啰。

    ……留在这里就可以了吧?我坦率地说道:难不成昨天京子来我家就是为了

    这个吗?

    是[过滤],结果被你[过滤]到忘光光了。美奈子笑着:不过她猜的倒也没错就是了,

    你并不是喜欢杀生的人。

    别糗我了。

    反正呢,大概就是按照你的提议,进行记忆植入等相关工作吧,就和那些女同学

    一样。美奈子说道:以那七个人的年纪,要当这里的老师应该是不成问题……反

    正这里也只教学生怎么服侍你而已。

    [过滤]……虽然感觉这样做有点不妥当,不过为了自己和其他人,不这样做也不行。我露出了苦笑。

    这里不需要良心的存在,就这样。美奈子十分坦白地说道。

    就这样,学校多了七位美女老师……起码对我来说是如此啦。

    一回到教室,我才刚坐下来,美代学姐就走了过来,衣服里的[敏感词]房随着走动而晃动

    着:庆学弟,美奈子老师那边有什么事找你吗?

    没什么,只是说一下新老师的事情。

    喔?有新老师[过滤]?希望很好相处呢……不知道庆同学看不看得上眼呢…

    …一听到我说的话,其他女同学立即七嘴八舌地谈论着。

    看来今年会很热闹呢……美代站在我的身盵过滤]桓逼诖哪Q?

    我想也是。我一边这样说,一边一手已经从衣服下方伸进去,玩弄着她的胸部。注意到我的动作,美代柔顺地直接坐在我的腿上,一副任我玩弄的模样。

    而一旁的理惠则是双膝齐跪在地上,用口服务我的分身。

    [过滤]……等一下……要好好对待新老师喔……靠在我的身上,美代轻声地说道:

    女人的第一次总是会痛的,别忘了唷。

    放心,我会像对妳们一样地对待新老师的。我一边说,一边把触手伸进了美代

    与理惠的蜜[过滤]之中。

    呵呵……别这么说嘛……[过滤]哈……我只是不希望……[过滤]……你给新老师坏印象嘛

    ……美代边说,边扭动着[过滤],我的大腿明显感觉到温热潮湿的感觉。

    你就是星空庆吗?此时,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一抬头,就看到留着一头紫色头发的女子走了过来,约莫二十六、七岁,全身上

    下就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过膝的白色长袜,其他什么都没有穿,露出了淡紫色、

    还带着水痕的[过滤]和纤细的身材,衬衫上除了d罩杯的胸部外,还可以看到明显的

    突起。

    新老师是吗?请多多指教。我礼貌性地点了点头,但头部以下的动作还是没有

    任何改变。

    我是玛哈,希望以后我们相处愉快。自我介绍完后,玛哈头过来就给我一个法

    国式的吻。随着[过滤]的交缠,我们两个人的唾液互相交换着。

    很不错的技巧。离开我的嘴后,玛哈给了我这样的评语:那,现在能否让我

    看看你其他方面的能力呢?

    [过滤],请。我一边答应老师的请求,一边让理惠与美代到一旁。

    谢谢。待两人离开我身边后,玛哈立即跨坐在我身上,[过滤]不偏不倚地让我的

    分身进入了她的体内。

    很紧、很热、也很湿。

    [过滤]……东西也很不错。玛哈一边给予评价,一边解开衬衫的钮扣,让胸部绷出

    来:这样看来其他的姊妹们应该会很满意的。

    玛哈老师的里面也很棒呢……我一边赞美着,一边开始慢慢地挺动着下身,双

    手则是玩弄着她的胸部:这里也是……

    呵呵……那就收下这个见面礼吧,在我后面还有六位老师要给你见面礼呢。玛

    哈笑着搂住了我的脖子:我还在想说你会不会喜欢呢。

    哪里的话,妳没嫌我我就很偷笑了。我一边说,一边扶着她的腰努力地挺动下

    半身。

    唉呀,你[过滤]的我好……我的心都[过滤]到了……玛哈被我这一顶,[过滤]得连声荡叫:

    难、难怪京子会这么喜欢待在这里……

    她一边着,一边努力地扭动[过滤],让我和她都能得到更大的快感。

    玛哈老师,让我来帮妳服务吧。美代出现在玛哈的背后,双手捧着玛哈的胸部

    ,开始咨意地按摩着,同时她自己的胸部也摩[过滤]着玛哈的背,让玛哈舒服地叫着

    :[过滤]……这样好,妳做的不错……[过滤]……庆同学,再顶狠一点……我的里面,痒的

    很难受[过滤]……

    怎样?我就说庆同学绝对可以满足妳的嘛……京子走了过来,一副十分满意的

    表情。

    [过滤]、哈……真的、太棒了……妳竟然独占这么好的东西……此时的玛哈脸上既

    是高兴,又有点不甘:早知道就早点来了……

    那妳就尽量地享受吧,庆同学就请担待点啰。

    就包在我身上吧。这大概是我唯一可以骄傲的工作了吧。

    --

    当天晚上,自然是直接在学校餐厅举办她们七位老师的欢迎会。

    在餐厅里,大家一边狂吃着满桌的料理,我则是在不用触手的情况下,一一地在七

    名新老师的蜜[过滤]内注入满满的[过滤]。

    最后一位是玛哈-我抓着她的一脚,让分身能更深入他的蜜[过滤]。而她也不断地

    着,同时[过滤]也不忘持续摆动,以追求更大的快感:[过滤][过滤][过滤]……好棒、好棒喔……

    这样深的……满足,太满足了!

    妳满足了,我可累坏了。在[过滤]出第七发[过滤]之后,我就软倒在玛哈身上。而不

    知道几次的玛哈也任由我躺在她身上,满足地喘着气-我之所以累是因为腰好酸

    [过滤]……。

    休息了好久,我才从睡着的玛哈身上起身-分身才刚拔出来,理惠就过来用[过滤]清

    理我的分身。

    那一瞬间,奇妙的影像闪过我的脑际。

    一个是妹妹哭着说道:就算发生再多次上的关系,我还是哥哥的妹妹[过滤]!我

    希望的是哥哥能有个好的妻子,而我也能够有个好姊姊……只有我和哥哥的世界,对

    我来说根本是折磨[过滤]!

    另一个则是我哭喊着:没有妹妹的世界,就算身边有再禰过滤]耍晕依此蹈久?

    有意义[过滤]!

    ……原来,是这样的[过滤]。

    我轻轻地抚摸着理惠的头,而理惠也高兴地继续舔着我的分身,直到它再度硬直起

    来。

    呵呵,哥哥的东西还不累呢。换手套弄着我的分身,理惠淘气地笑着。

    妳想要的话就自己来吧。我选了张桌子躺在上面,理惠立即爬了上来:那我

    就不客气啰。

    我并没有看到理惠在我身上放浪形骸的模样-因为理惠才爬上来,旁边就有几位女

    生就涌了过来,有的要求我用触手安慰,有的则是拉着我的手要抚摸她的密处或是胸

    部。明[过滤]香甚至于还坐在的脸上,拨开密处要我尝尝她那[敏感词]水的滋味。

    看来今天应该是不用睡觉了。

    来吧!让我们好好狂欢一晚吧!

    喔!在我的呼喊下,大家也以更高分贝的声音响应着。

    ----

    某天的电车上,理惠双手都握住了吊环,享受着我在她身上的各种服务。

    这个环绕着整个镇的电车,其实只是京子的恶趣味而已。以这个只有十几平方公里

    大的镇来说,电车根本没必要设置。

    不过既然设置了,我也方便有时候找几个人玩电车痴汉的游戏……不过通常都是

    电车怨女比较多。

    [过滤][过滤][过滤]……之中,理惠在我的服务之下达到了第二次的,地面上

    满是水渍。

    理惠向后倒在我的身上,就此沉沉睡去。

    这次换我当痴汉啰。在我将理惠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后,京子起身走向我:要

    把热热的[过滤]全部[过滤]进来喔。

    是是,我会努力的。京子掀起裙子,自动地抬起一只脚,让我顺利地将还沾着

    理惠[敏感词]水的分身[过滤]进她的蜜[过滤]里。然后在她的双手揽着我的脖子时,我双手就握着上

    面的吊环,让京子自己扭动着腰。

    其实[过滤],这里的世界就像这个电车一样,不断地在同样的地方环绕着这着镇运行

    着。京子在我的耳边说道:不过只要你腻了,我也可以改变电车运行的方向喔。

    谢谢,不过这样就够了。我也以相同的声调在她耳边说道:明天是要去海边

    吗?

    [过滤],好久没在海里面了……京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过在这里做感

    觉也不错呢……

    不介意痴汉再加一位吧?玛哈从我的背后扑了上来,双手咨意地抚摸着我的胸

    膛。

    唉呀,欢迎欢迎。不等我说话,京子就一副欢迎至极的样子。

    这样的场景,以后也会像这电车一样,不断地重复着一样的路线吧。

    但,对于这样的生活来说,或许比较适合我也说不一定。

    在众女的簇拥之下,即使是同样的明[过滤],我也会以不同的心情去接受。

    我,是这个世界的唯一。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