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世界的唯一Ⅱ 孤岛篇

世界的唯一Ⅱ 孤岛篇

    《世界的唯一2孤岛篇》作誟过滤]篶oly柯利

    整个世界,就剩下一座岛。

    ----

    耳盵过滤]春@伺拇虻纳簟?

    张开双眼,才发觉我整个人趴在沙滩上,任由海浪拍打我的身体。

    唔……我勉强地从沙滩上起身,除了头还有点晕之外,就是发现自己身上一件

    衣服都没有。

    这里……是哪里[过滤]?当我向自己提出疑问时,却也发现我竟然连自己是谁都忘

    的一乾二净了。

    我低头看着自己沾满沙子,却显然十分健壮的身体,然后抬起头来看看四周……

    一边是广阔的沙滩海岸,一边则是茂密的树林与高耸的山。

    没有看到任何的人覽过滤]?

    这里是座无人岛?还是……?

    这样的疑惑让我的身体动了起来,开始沿着海岸移动。

    在走了一段几乎完全相同的路之后,我突然转向往树林走去。

    奇怪的是,树林里除了风吹拂树叶引起的声音外,应该会听到的鸟鸣虫鸣声,却一

    点也听不到。

    走了好一段路之后,我看到在树林的深处,似乎闪着意义不明的亮光。

    我立即兴奋地从走路变成了跑步,也不管地面会不会有东西刺伤我的脚底,就这样

    跑了过去。

    跑到了森林的尽头,映在我面前的,竟然是人造的建筑物……就外观来看,是个学

    校。

    不只是校舍,连[过滤]场和升旗杆都有。只是看起来规模很小,俨然是间迷你学校。

    而且,看得出有整理过的样子,一点也没有荒废的样子。

    这里有人住吗?还是……?

    我决定进入校舍察看……但我才没走几步路,背后就传来了我期待已久的人声。

    请站住!但在听到声音的同时,一把刀从背后抵在我的喉咙上。

    是很清亮的少女声音。

    呃……对、对不起。我下反应地立即道歉:我、我只是……

    ……你是谁?少女似乎不理会我的道歉,只是一直问着我:你是怎么到这座

    岛的?

    我、我也不知道,我醒来时就躺在海边了……

    ……真的?

    真的,而且你问我是谁……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话才说到一半,却发现还有

    一个人影,就蹲在我的面前,两眼一直看着我的两腿之间。

    她有着一头紫色的短发,身上还穿着紫色的忍者服譡过滤]婀郑以趺粗浪砩?

    穿的是忍服?

    绫女,我背后的少女似乎在呼喊着蹲在我面前的另一名少女:别忘了她

    的吩咐。

    唉唷,反正这岛上也好久没男人了,玩完后再杀了他埋起来不就好了。被称为

    绫女的女忍者说完,一张嘴竟然就把我那垂着的分身含进嘴里。

    随着她嘴里传来的、又热又湿的吸允感,我的分身很快地就在她的嘴里硬挺起来。

    而她也顺势开始前后摆动头部,又吐又吸地,让我的分身在她嘴里进进出出。

    真是……也好,反正姊妹们都在外面,在她们回来前处理好就行了。背后的少

    女收回刀子后,就把我压倒在地上。我也就在这时,才看清她是位留着栗色长发,身

    上穿着蓝色的忍服的女忍者。

    她把我压倒在地上后,便翻身坐在我的胸膛上:反正早晚都要送你下地狱,就先

    让你尝尝上天堂的滋味好了。

    在她说话的时候,她的双手已经把遮住两腿间的布掀开,然后就在我的眼前把双腿

    打的开开地,露出和头发同色的[过滤]和蜜[过滤],蜜[过滤]还因为渗出的[敏感词]水,在太阳光的照

    耀下闪着亮光。

    她把蜜[过滤]凑进我的嘴盵过滤]豪矗煤锰蜞福蝗晃业逆⒚每墒腔崛媚愕拿永?

    开你的身体的。

    没得商量,我只好伸出[过滤],开始舔着她的蜜[过滤]。

    唔,还不错嘛……我越舔,她的蜜[过滤]就靠我越近,最后根本贴在我的嘴上。我

    没办法,只好把[过滤]伸了进去。

    喔喔,[过滤]、[过滤][过滤]进来了……她大声地着。

    不行,我等不及了。在我听到这句话后,我就感觉我的命根子在重新暴露在空

    气之下的下一秒,进入了一个紧凑又热滑的洞里。

    [过滤][过滤]……男人的滋味好棒[过滤]……从分身传来的感觉,我知道那位紫发女忍者已

    经骑在我身上,尽情地奔驰着身上的快感。

    绫女,完了要换人喔。

    [过滤][过滤]……知、知道了啦,小霞……

    无暇去理会那位叫绫女的女忍者骑在我身上时的浪劲,我的[过滤]依然不断地搅弄着

    面前小霞的蜜[过滤]。

    她的[敏感词]水带着淡淡的香味。

    也许是感觉还不够,小霞的手指开始萚过滤]抛约旱腫过滤]。这样一刺激,[敏感词]水的量更

    多了,而且开始带着点[敏感词]白色。

    [过滤]……我的[敏感词]水……好喝吗?

    我当然点点头表示好喝,虽然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味道。

    呵呵……如果你表现让我们满意的话,说不定你可以活下来喔……小霞一边手

    [敏感词],一边露出[敏感词]魅的微笑。

    听到她的话,我自然更加努力地用[过滤]搅动着……但这时,我突然感觉到含住分身

    的蜜[过滤]突然开始紧缩……

    不、不行了[过滤]……在绫女兴奋地大叫时,我的分身已经喷出一股股的[过滤],让

    我连抖了好几下。

    唉呀,换我换我。一看到同伴了,小霞立即不管我是不是还在舔,就转过

    身把绫女从我身上移下,然后自己骑了上去。

    因为之前的搅弄,小霞的蜜[过滤]更加潮湿与温热。

    [过滤][过滤]……男人、男人的滋味……太棒了……小霞疯狂地套弄着,完全忽略了我

    的存在。

    我弓起身观望,发现绫女衣衫凌乱地倒在一旁,完全陷入失神的模样,两腿间浓密

    的白色液体不断地从蜜[过滤]渗出来。

    当然,看着小霞的背影一上一下,加上分身传来的舒服触感,我不可能无动于衷。

    于是我起身,伸出双手,二话不说就从她的背后,捧住了小霞那丰满的[敏感词]房。

    小霞浑然不知,只顾着追求跨下的快感。

    我开始玩弄着她的[敏感词]房,下身也开始跟着她的节奏往上猛顶。

    [过滤]、好棒,顶到心坎里了……小霞抓起自己的双腿,想办法把双腿打的更开,

    一股股地喷洒在地面。

    [过滤][过滤]……不、不行,要丢了,要丢了……我还想要……还想要[过滤]……

    在高亢的叫声之中,小霞流着泪,在我[过滤][过滤]出的同时达到了。

    我抱着的小霞,无力地往旁侧躺在地上,直喘着气。

    哼……竟然在这里偷玩男人……

    咦?一听到陌生的女声,我立即离开小霞的身上,转身一看……却看到一位穿

    着类似旗袍的紫色连身窄裙,一副諿过滤]伺拿姥夼裕涣忱淠卣驹谖业拿媲[过滤]?

    显然也是发现这位成熟女性的到来,原本还沈醉在的小霞和绫女立即慌忙地从

    地上爬了起来,也不管身上凌乱的衣服,立即恭敬地说道:真、真是非常抱歉,甄

    瑟姊姊……

    篬过滤]斓惆阉淼簦揖涂梢缘弊鞑恢馈1怀莆缟呐宰?

    ,俨然对我的存在十分厌恶。

    是,姊姊。小霞和绫女恭敬地应到,但我却看到她们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在我还没会意过来时,两人一人一盵过滤]谷患茏×苏缟?

    妳、你们[过滤]什么?显然甄瑟也没料到她们竟然窝里反,一时之间竟然也忘

    了反抗,只是质问着她们。

    让姊姊享受一下男人的滋味嘛……绫女话说完,小霞跟着对我说道:喂,不

    想死的话,就把你的好东西[过滤]进她里面吧。

    [过滤]……喔……听到她的话,我也没什么反驳的余地,就站了起来走到甄瑟的面

    荹过滤]?

    很奇怪的是,甄瑟上半身在反抗,但[过滤]却一点动作也没有,让我轻松地拉起她

    的双腿,然后掀开她的裙子……

    没穿[过滤]!一眼就看到她那浓密的褐色[过滤]与渗出[敏感词]的蜜[过滤]。

    二话不说,我把依然硬直的分身缓缓地刺进甄瑟的蜜[过滤]之内。

    呜……她露出痛苦的表情,但那眼神却不是痛苦,反而带着点欣喜。

    她的蜜[过滤]不逊于小霞或是绫女,十分紧凑之外,分身每深入一次,顶部就会感受到

    一股似有似无的吸力,而且随着深入次数的增加而增强!

    不过,毕竟之前就[过滤]出过两次了,虽然那股吸力带给我极大的舒服感,但还没到可

    以让我[过滤][过滤]的地步。

    随着时间经过,她的[过滤]也开始迎合着我的动作,脸上那装着痛苦的神情,也开始

    出现享受快感的表情,不断地[敏感词]叫着。

    [过滤]、[过滤]……好、好棒……好棒的大[过滤]……原本被我抓着的双脚,从被动转为

    主动,摆脱我的手,紧紧地夹着我的腰。

    而原本抓住她双手的小霞和绫女,则是已经空出一只手,也不管甄瑟是不是会挣脱

    ,就这样站着用手指安抚着自己那还渗出白色液体的蜜[过滤]。

    不、不行,我、我要[过滤]了……喔喔喔……

    唔……在甄瑟达到的同时,蜜[过滤]里的吸力突然间加强了不少,让我不得不

    [过滤]出第三发的[过滤]。

    呼……当我回气的时候,甄瑟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摆脱小霞和绫女的牵制虽

    然实际上到后来根本只是表面上而已,直接攀在我身上,被衣服包覆着的丰[敏感词]紧紧

    地压在我的胸膛上。

    身材苗条的她,即使全身攀在我身上,我还是可以轻松地站着,不知是她体重轻,

    还是我本身体能就异于常人?

    呵呵……你确实很厉害,奴家还是第一次[过滤]的这么畅快。她一边说,一边还意

    犹未尽地摆动[过滤],让我还是硬挺的分身在她蜜[过滤]里摩[过滤]:也好,奴家可以不杀你

    ,不过这也只是让你死的舒服一点而已……我们姊妹们可没这么容易满足喔。

    [过滤]尽人亡吗?这种死法对男人来说确实也不错……但即使是加上现在的第四发,为

    何我非但感觉不到一丝疲倦,反而感觉体力越来越充沛?

    我还在想着这是怎么回事时,甄瑟对后面还在用手指安慰着自己的小霞和绫女两人

    说道:妳们回去继续站岗吧。

    是,姊姊。有点不舍地舔着刚从蜜[过滤]里抽出的手指,两人也不整理衣服,就这

    样离开我的视线。

    来,我们先去休息一下吧。指着一旁的树荫底下,甄瑟这样说道。

    坐在[过滤]场边的树荫底下,我看着甄瑟半仰着身子扭动[过滤],用蜜[过滤]套弄着我的分身。两颗丰[敏感词]从半敞开的衣服内蹦出,随着身体的摆动上下晃动着。

    我看得高兴,便用双手玩弄着她的[敏感词]房。

    [过滤]……一声高吟,甄瑟在我第五发的[过滤]灌注下,达到了。

    休息些许,甄瑟在交合的状态下转身背对我。原本我还以为是要进行第三轮,不过

    她却只是躺在我的胸膛上,任由我的双手玩弄着她的丰[敏感词]。

    对了,都做了两次,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这……被她这一问,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把从我醒来到遇到小霞与

    绫女的经过简单地说了说。

    连名字都不记得了[过滤]……好吧。享受着我的抚摸,甄瑟大方地说道:那我就

    把这座岛的事情说给你知道好了。至于名字……等我想到再说吧,我的好哥哥。

    虽然处于的余韵之中,甚至我的双手和分身还是不规矩地玩弄着她的身体,但

    甄瑟还是有办法很有条理地把这座岛上和她们的事情,大致地说了一遍。

    简单来说,目前这座岛上的所有生存誟过滤]际谴幽骋淮未焉掀鞴吹挠瞿衙裰凇?

    她们在来的时候,这座岛上并没有任何人,但却拥有足以让数十到数百人生活的环

    境与设施,就只差没有船坞和船而已。

    不过当我问到她们在这里生活多久时,甄瑟却只回答不知道。

    因为这里生活得太舒服了,根本就没在记录过了多少时间。这是甄瑟的说法。

    其实他们在刚到这里时,民众里面也是有男有女,但随着在这封闭岛屿生活的时间

    一久,处于少数的男性渐渐有了想支配多数的女性,甚至想在这里建立后宫乐园的不

    良念头。

    可惜的是,男性毕竟是少数,在多数女性的反抗下,以失败做终。

    然后,这些男性全死了-一个一个被推落悬崖底下,一个不活。

    也就是因为这样,她们才会对来到这座岛的男人,做出杀无赦的处置。

    放心,只要你好好地服务我们,我们不会杀了你的。或许是看出我心里有

    点担忧,甄瑟抚摸着我的脸,这样说道。

    当我正要继续问下去时,一个人影出现在我们的眼荹过滤]?

    她穿着上和甄瑟很类似,是类似諿过滤]糯缘拇┲皇呛驼缟淖仙迪啾龋?

    她很明显是粉红色系的,纤细的双腿被淡蓝色的过膝袜包覆着,裙子则是长后襬搭配

    着短前襬,看起来十分富有行动性。

    篬过滤]幌氲秸缟阋膊仄鹉腥死戳恕幕暗故撬档暮芩帷?

    这男人很棒喔,貂婵。甄瑟一副满足的模样:比起那些不自量力的男人,他

    的表现让我想不出杀他的理由。

    我看的出来,这位叫做貂婵的女性,视线一直往我和甄瑟的交合处飘移。

    听到甄瑟的话,貂婵却只是哼的一声,侧身对着我们说道:这里由妳作主,

    妳说好,我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那,不玩看看吗?妳应该也好久没尝到男人的味道了吧?甄瑟一边说,还一边

    用手指沾起交合处渗出的[过滤],放在口里品尝着。

    貂婵没有回答,不过从我的方向看过去,却看得到她的眼神并没有离开我和甄瑟的

    交合处之外,还不时吞着口水。

    所以现在的貂婵,正跪在我的跨下前,用[过滤]品尝着我的分身。

    那,我先去告诉大家这件事啰,免得他这么好的男人被她们误杀,那就划不来了。离开我身上的甄瑟并没有去整理身上凌乱的衣服,甚至也不管[过滤]就从自己的蜜

    [过滤]滴落到地上,就这样离开我的视线之外。

    喂,你还[过滤]得出来吗?貂婵用手套弄着我的分身,不客气地问道。

    ……大概吧。我有点不确定地回答-虽然前面[过滤]了五次之多,但不知为何,我

    一点疲惫感都没有,不管是上,还是现在跨下这根依然凶猛的怪物。

    那就好。她露出笑容,继续用[过滤]舔着我的分身。

    或许是之前连[过滤]五发造成的空窗,虽然感觉很舒服,但并没有想[过滤][过滤]的冲动。

    当我正在担心会不会因此陈尸在这里时,一抬头,我就看到小霞笑嘻嘻地往这里走

    来。

    她身上的衣服依然凌乱,[敏感词]房不时晃出衣服之外,连大腿内侧还看得到水渍。

    唉呀,看来你这阵子会闲不下来喔。看着貂婵服务的样子,小霞笑着对我

    这样说道。

    妳不是应该在当守卫的吗?貂婵口离开我的分身,不悦地问着小霞。

    因为我看甄瑟姊姊独自回来,就想说是不是有人接替了,就过来看一看。小霞

    边回答,边坐在我的身盵过滤]翰还囱印丫徽过滤]了呢。

    坐在我身边的小霞,坐姿可以说非常不端庄,就这样两腿成m型打开着,即使有

    腰布挡着,也还是可以看得到大腿内侧的白色水渍。

    貂婵当然也看到了:妳应该也做过了吧?

    [过滤],不过绫女是第一个。

    好。貂婵一个好字出口,竟然把目标转到小霞身上-只见小霞还来不及反

    应过来,貂婵就掀开她遮住两腿间的腰布,口凑上去就一阵狂吸猛吸,恨不得把小霞

    蜜[过滤]内的[过滤]都给吸出来一般。

    [过滤]、貂婵姊姊,这样的……不、不要,这样的……吸的太猛了……小霞口里直

    喊着不要,但双腿却打得更开,脸上也露出遮掩不住的舒服感。

    我正以为可以休息时,貂婵却说道:喂,你从后面[过滤]进来。

    [过滤]?

    [过滤]什么[过滤],快点[过滤]。

    看来暂时是没有喘息的时间了-我这么想着,身体已经绕到貂婵的[过滤]后面,然后

    把裙子掀起来……

    一眼就看到她那白净的[过滤],连[过滤]都没穿。

    对准了她那已经潮湿的蜜[过滤],分身十分顺利地[过滤]了进去。

    [过滤][过滤]……貂婵的喉间发出十分受用的声音,但她显然吸的正痛快,从刚刚开口

    说话之后,就一直贴着小霞的蜜[过滤],[过滤]则是任由我抓着猛顶,大量的[敏感词]水随着抽[过滤]

    而滴落地面。

    [过滤]、[过滤]……貂婵姊姊……好、好[过滤],妳舔着我好[过滤]……唉呀,[过滤]伸进来了……小霞押着貂婵的头,不断地着。

    玩得性起,我原本抓着貂婵丰圆[过滤]的双手,变成隔着衣服抓着她那对不输给甄瑟

    的丰满[敏感词]房。而貂婵也不反抗,彷佛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吸出在小霞蜜[过滤]里的[过滤]了。

    [过滤][过滤][过滤]……要飞、要飞了……在极度的兴奋之中,小霞就这样被舔到了,

    倒在地上。

    但貂婵还不知足,把小霞整个人托到了自己身下,然后抱着小霞的头,开始热情的

    蛇吻。

    因而失神的小霞,看起来并没有完全恢复意识,但已经开始配合着貂婵,两人

    的[过滤]在空气中交缠着。

    不知不觉地,我原本两只手都在玩弄着貂婵的[敏感词]房,变成空出一只手玩着小霞露出

    衣服外的[敏感词]房,而我的分身则是轮流[过滤]着两人的蜜[过滤]。

    没办法,好东西就那一根。

    [过滤],不要拔……人家正[过滤]……唉呀,别这么突然[过滤]进来……好涨……

    喔,进来了,又[过滤]进来了……

    在我轮流抽[过滤]下,两人不禁把手伸向对方的[过滤]上,猛力地摩[过滤]着。

    小霞,用力一点,人家那里好舒服……

    貂婵姊姊的手……摸的我那里好[过滤]……

    两人有时[敏感词]声浪语,有时互相吻在一起,彷佛忘了我还在她们后面猛力地抽[过滤]。

    [过滤]姊姊,不行、我、我要丢了……在我不知道第几次[过滤]进小霞的蜜[过滤]时,小霞

    忽然抱紧着貂婵,双腿有力地夹着我的腰,在好几次的颤抖之中达到。

    呵呵……真不济事……在我把分身重新[过滤]进貂婵的蜜[过滤]时,貂婵却对我说道:

    喂,换个姿势吧。

    喔,这么快就腻了[过滤]?

    你这种[过滤]法,想要我[过滤]上天,还早的很。貂婵露出魅笑:姿势的话,你想怎

    么[过滤]就怎么[过滤],但是让我不舒服的话,我会杀了你喔。

    我知道了。虽然感觉得出来她的威胁不是虚假,不过不知为何,我并不觉得她

    会杀我。

    我把貂婵抱了起来,然后我让自己移动到树盵过滤]帽晨吭谑魃希腿缤昂驼缟?

    一样的姿势,卖力地抽[过滤]着貂婵的蜜[过滤]。

    [过滤],这不错……貂婵一边迎合着我的动作,一边把衣服钮扣解开来,让[敏感词]房暴

    露出来,以方便让我的手玩弄着。

    这时,原本成大字形躺在地上的小霞,却又爬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坐在我身盵过滤]估?

    着我的另一只手往自己的[敏感词]房放,显然是不肯让我只服务着貂婵。

    篬过滤]共还籟过滤]?貂婵边说,手已经往小霞的蜜[过滤]伸了过去。

    彼此彼此。看着貂婵的手指[过滤]进自己的蜜[过滤]里,小霞配合地打开了双腿。

    等到我把貂婵摆平,第六发[过滤]如愿[过滤]进她的蜜[过滤]内时,已经是夕阳西落时分-看

    来我醒来的时候,应该是中午前后吧。

    接下来,在打发小霞回去继续看门的任务后,貂婵就带我进去了教室大楼里……不

    过这时的貂婵,依然攀在我身上,让我的分身依然深埋在她的蜜[过滤]内,让我就这样抱

    着她走动。

    反正对我的力气来说,貂婵并不会说很重。

    在她的引导下,我们来到了二楼的料理教室-也许是到了晚餐时间,料理教室里坐

    了很多人,而且清一色都是女性,连甄瑟也在其中-她换了一套中空装,让[敏感词]房和细

    腰在视觉上更加地突出。

    看到我和貂婵的样子,大家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只有甄瑟说道:可以下来

    了吧?妳这样子叫他怎么自我介绍?

    甄瑟显然在这团体里有一定的地位,听到她的话,貂婵只好乖乖地从我身上下来。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大家的视线都往我的下身集中。

    但说真的,要我自我介绍,我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我连我自己是谁都

    不知道。

    因为我连我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所以……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这是我唯一

    能说的。

    至于她们的自我介绍,反而字多到我没办法一个个详记,最后记得的,就只有她们

    的外貌和名字而已。

    看起来大约只有12到13岁的双胞胎,叫做大乔和小乔,虽然年纪还小,就看得

    出来是个美人胚子。两人都绑着包包头,只是大乔的包包头装饰是两朵不知名的兰花

    ,小乔则是两颗有着美丽花纹的小球。

    留着一头黑色长发,穿着正统巫女服的则是阿国,看起来就一副端重的大小姐样子。

    至于站在角落的,那位留着短发,额头还绑着头巾的则是孙尚香……不过她看着我

    的眼神,有着很明显的敌意。

    而一副和我没关系的样子,只是看着窗外的夕阳的则是星彩,她头上绑着马尾

    ,感觉起来比较有朝气。

    至于站在门口旁,一直看着我的跨下的,则是祝融……她身上算是穿的最少的,可

    以说身上的穿著仅能遮住三点,展露出丰满的[敏感词]房与健美却不失女人味的身材,和充

    满健康美的古铜色皮肤。

    不过,似乎还有人没到。

    赛莲娜和芳呢?甄瑟不悦地问道。

    她们今晚要住在温泉那盵过滤]换乩此恕;卮鸬氖切遣剩何乙丫褗叺幕按?

    达给她们了。

    ……好吧,我知道了。总之,如果大家有需要的话,找他就好了。

    那我再煮一人份的料理好了。阿国立即帮我处理晚餐。

    不过,显然大家并没有需要,自我介绍完之后,大家就忙着填饱肚子去了。

    而我,也在填饱肚子后,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小学校的范围内,独自散步。

    在月光的照耀下,教室的走廊透露出一种有点诡异的宁静。

    走着走着,我走到了挂着更衣室广告牌的房间荹过滤]?

    不晓得有没有我能穿的……毕竟这样赤[过滤][过滤]逛街,真的不太适当。

    只是进入更衣室之后,我一一地把衣柜打开来,所看到的都只有女性的衣服,而且

    翻遍了整间更衣室里的衣柜,却连件内衣或[过滤]都没看到。

    带着些许的好奇心,我又去找了不同层楼的几间更衣室,才发现内衣裤都集中放在

    三楼的更衣室里,而且款式应有尽有,要开间专卖店根本不成问题。

    而一楼的更衣室有两间,一间我最早进去的更衣室,里面都是学校制服为主;而另

    一间一楼的更衣室则是放着各式各样的泳譡过滤]?

    至于二楼的更衣室,则像是角色扮演的服装集中处,举凡护士服、歌罗服还是兔女

    郎装都能找得到。

    但可惜的是,没有我能穿的衣服……不过后来说实在的,也真的不怎么需要就是了。

    当我来到地下室时,除了看到分门别类的一堆食材和大冰箱之外,还看到阿国正在

    盘点着地下室里的食材。

    在点数量吗?

    [过滤],是[过滤]。阿国一边点着食材一边回答我的话:虽然以这样庞大的量,要吃

    上十年都不成问题。不过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会在这座岛上呆多久,说不定这辈子都得

    在这里度过,所以还是节省一点的好。

    确实,虽然不清楚这座岛的地理位置,不过看她们都生活到不知道时间的流逝,要

    等到有人来救她们离开,还真的不敢想得太乐观。

    也许是光着身子的关系,没多久我就感觉到地下室变得有点冷。

    对了,这里……好像没男性或比较中性的服譡过滤]?

    因为本来是不想让男人存在于这座岛上,所以男性的衣服都烧了。阿国说道:

    不过这里一年四季并没有十分明显,都是像现在这样万里无云的天气,顶多会有几

    天下雨而已。所以只要不去淋雨感冒,其实不穿衣服也不会怎样。

    只要妳们不介意我这样赤身[过滤]体走来走去就好。

    怎么会介意呢……听到我这么说,阿国反而是笑了出来。

    看着她摀着嘴咯咯地笑的样子,让我感觉她似乎颇有教养。

    阿国点完仓库的食材后,就带着我离开地下室:其实也不一定如甄瑟说的,我们

    有需要时才会找你,如果妳自己有需要的话,我们也是十分欢迎的。

    妳这么说,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呵呵……早点休息吧,如果需要你时,你发挥不了作用的话,小心小命不保。我

    虽然不喜欢杀人,不过少数服从多数……知道了吧?

    我知道了,谢谢告知。

    在目送阿国离开之后,我也乖乖地回到了三楼的寝室……其实也不过就是把教室的

    课桌椅移开,铺上几张[过滤]净的床垫而已。

    而寝室里面,正在铺床的星彩一看到我,就把手上的床单和被子丢给我:自己找

    个地方铺吧。

    跟妳们睡……没问题吗?

    我们都不介意了,你还介意个什么。而且让你一个人睡,我们还不放心呢。

    是怕我逃掉吧……也是啦。

    带着不知道是遗憾还是高兴的心情,我在角落铺好床之后,就乖乖地躺下睡觉了。

    不晓得睡了多久,一阵尿意让我张开了眼睛。

    窗外依然是月亮高挂,在月光的照耀下,其他人安静地睡在自己的床铺上。

    我起床去上厕所……说也奇怪,不知道是不是白天都在和她们的关系,我一直

    到现在才有上厕所的动作,而且量上也并没有特别多。

    不过当我回到寝室时,却看到睡在门口附近的阿国,身上的被子被她踢开,露出穿

    着巫女服的身体。

    当时的我并没有任何的想法,只是单纯地想帮她盖好被子而已。

    但我的手伸过去拉被子,却不经意地碰到阿国的[敏感词]房。

    显然是没穿胸罩,[敏感词]房被我一碰,竟在衣服内抖出阵阵[敏感词]波。

    或许是碰触的力道不小,阿国竟然就这么醒来了。

    一看到她有些惺忪的眼睛看着我,我还没开口解释,阿国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把

    眼睛闭上:我在睡觉,不到天亮不会醒来……

    听到这话的下一秒,我的分身竟然有了反应。

    看来阿国是以为我要找她,所以装睡任由我侵犯的样子。

    那,我也不客气了。

    我轻轻地解下她的裤裙,却发现她在裤裙下也是没穿[过滤],甚至那一片黑色的[过滤]

    ,已经被蜜[过滤]渗出的[敏感词]水沾湿了。

    她也不是乖乖躺着让我脱裤裙,而是顺着我脱的方向移动[过滤]和双腿,配合我把裤

    裙脱下来。

    然后,我抓起她的双腿,把分身[过滤]进她的蜜[过滤]里。

    [过滤]……阿国的身体稍稍弓了起来,闭着眼睛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我的分身一进入她的蜜[过滤],她的双腿立即夹住我的腰,就像是陷阱抓住猎物一般。

    我的腰开始前后摆动,分身在她潮湿的蜜[过滤]里抽动,阿国还在衣服内的[敏感词]房随着身

    体的摆动,抖出一阵阵的[敏感词]波。

    [过滤]……好热喔……阿国的双手自动地把衣服拉开,露出丰满的[敏感词]房。

    我的双手自然地往她的[敏感词]房招呼。

    [过滤]……连作梦都有人在[过滤]我……阿国吐出满意的[敏感词]语。

    [过滤]得兴起,我把阿国抱起来,阿国也高兴地抱着我,回以激烈的舌吻。

    [过滤][过滤]……在我的[过滤][过滤]进她的体内时,阿国也吐出满意的吐息,紧抱着我达到

    了。

    然后,我们两无力地躺在她的床上。

    或许是得到了满足,阿国就这样沉沉睡去。

    但,她的四肢却并没有因此松手。

    看来,我被当成了抱枕。

    没有办法,在睡意袭身的状态下,我也只能闭起眼睛沉沉睡去。

    当我张开双眼时,身边已经没有阿国的身覽过滤]?

    但我还是感觉得到,我的分身依然被湿热的肉[过滤]所包覆。

    我凝神一看,却看到尚香忘情地在我身上舞动着,看身上衣服尚称完整,似乎是临

    时起意的样子。

    似乎是发现我醒了过来,尚香弯下腰,说话小声却带着威胁的语气:别出声,不

    然我杀了你。

    我只得点头以对。

    很好……如果以后有人问起,你也别说我和你做过爱……不然我一样会杀了你。

    虽然不清楚尚香的想法,不过基于保命重要,我还是不得不点头以对。

    只要你配合得好,我会让你好好享受的。对我的配合表露出满意的微笑,尚香

    便趴在我身上,努力地摆动着[过滤]:不过……没想到昨晚看起来就很不错了,今天

    用来真的很舒服……

    我苦笑着,下身也不忘上迎。

    来,这是优待。尚香起身解开胸前的钮扣,让衣服内的[敏感词]房暴露在空气之中。

    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双手不客气地玩弄着她丰满的[敏感词]房。

    [过滤]哈……对,就是这样……只要你肯配合我们,我们也会好好让你玩个痛快的。随着我双手的玩弄,她身体摆动得更起劲,我的分身也感觉到一股股的挤压感,十

    分舒服。

    突然地,她[过滤]的一声,全身猛然颤抖了一下后,就躺在我身上,就这样在

    之中昏睡了过去。

    显然在我醒来之前就已经玩了好一阵子。

    当我还在想说要怎么办时,两个人影来到我的视线之内……

    是大小二乔-只见她们先是做了个手势,叫我别说话后,两人就拿着绳子,竟然把

    我和尚香的大腿绑在一起!

    绑好之后,两人立即拍拍[过滤]溜之大吉。

    发现到大腿异状的尚香襕过滤]⒓辞逍眩赫狻⒄馐撬蟮腫过滤]?一定又是那两个小丫头

    ……等等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们……

    虽然从话意看起来,尚香很生气,但语气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嘴角甚至还扬了

    起来。

    而且我和她除了大腿绑在一起外,双手其实是可以自由活动的……也就是说她其实

    就希望和我腻在一起,不然命令我或她自己用手解开绳子就好了。

    女人心果然难捉摸……吗?

    哼……等下再找她们算账。说到这里,尚香却一脸可惜地,用手摸着我的脸颊

    :不过真可惜呢,其他人大概享受不到你了……

    咦?该不会……?

    放心吧,在你的[过滤]气被我榨[过滤]前,会非常舒服地宛如天堂一般,不会让你太痛苦

    的。语毕,尚香已经开始有限度地摆动[过滤]。

    [敏感词]水缓缓地从交合处、随着尚香的动作渗出来。

    我当然不可能任她摆布,双手也在她的[敏感词]房上展开攻势。

    [过滤]哈……里面好棒……磨着[过滤]着……

    喔,好、好棒……这样也能顶到最里面……

    [过滤]哈……[过滤]、[过滤]出来了……

    喔,好、好烫……好烫的东西[过滤]进来了……

    [过滤]、不、不行,又、又要[过滤]了……你怎么这么行……

    不、不要,别老是让人家一直[过滤]……你也[过滤]进来嘛……

    喔、又、又[过滤]了……[过滤]的我好舒服……

    [过滤]、真、真棒……

    又[过滤]了……

    再来……

    还要……

    还……要……

    随着时间的经过,尚香在我的身上不停地摆动着身躯,时喷出的[敏感词]水也一股股

    地刺激着我的分身。但直到我在她身上[过滤]出第三发[过滤]时,她已经整个人摊在我身上

    ,就这样昏睡过去。唯一有反应的,是不断地微颤的美丽身躯。

    我当然不会让她继续[过滤]下去,就趁着她因为而意识不清时,解开了大腿上的绳

    子,让她躺着-我一拔出分身,就看到浓郁的[过滤]与[敏感词]水的混合物,一股股地涌出她

    的蜜[过滤]之外。

    我当然不会等她醒来再离开,安顿好她之后就快速地溜出教室之外。

    不过,我原本是想继续在四周逛逛的,却没想到在走廊的一角,看到一位绑着马尾

    ,却穿着学校泳装的女性,弯腰靠在窗户上,一边看着窗外的蓝天,一边一只手却在

    两腿间游移着,俨然是在[过滤]?

    但除了脸颊略红外,表情看起来还满正常的。

    没错的话,是星彩吧。

    我走了过去,想和她打声招呼,但无论我怎么出声或挥手,她就是无动于衷,就像

    是在发呆一般。

    不过她的身材倒也真的是没话说,尤其因为往前弯腰的关系,她的[过滤]就这样翘在

    我的眼前,被拨开的泳装之下,是被手指拨弄的粉红色蜜[过滤],让我看到根本移不开视

    线。

    但这时,星彩开口了:看什么看?想[过滤]就[过滤]进来,我又没叫你不准[过滤]。

    呵,她说起话来还真直接,连我都有点愣住了。

    好吧,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不玩一玩真的说不过去。

    于是,我便扶着我的分身,星彩那透出粉红的蜜[过滤]推进……没想到她的蜜[过滤]在阳光

    的照耀下,透出点点光亮。

    果然已经湿了。

    当我的分身[过滤]进她的蜜[过滤]时,她的大腿又张开了些许,还深呼吸了一口气。

    好紧的蜜[过滤],让我刚[过滤]进去就直打咿嗦:哇,好紧……

    你的东西也很大[过滤],我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大的东西[过滤]过。虽然她话是这么说,

    但她并没回头,我也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连语气也没什么变化。

    但当我想抽动时,却发现分身抽出到一个极限时就没办法再往后退,想拔也拔不出

    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来!

    [过滤]我忘了说,如果不能让我[过滤]的话,你的好东西就得一直在我里面喔……放心,

    不会让你的好东西烂掉的。

    虽然只是拔不出来是还好不过还是搞不清楚,还能不让我的[过滤]坏死这点要怎么

    做到,但这么一来我想上厕所就成了大问题。

    你就暂时先陪我吧,我的身体随便你玩,但别打扰我观赏风綶过滤]6抡饩浠昂?

    ,星彩就没有再说籟过滤]?

    她说是这么说,但要不打扰她又要我能玩得尽兴,这怎么看都是互相矛盾。

    抱着姑且一试、外加冒着分身有可能被扭断的危险,我的双手往星彩的[敏感词]房摸去。

    虽然比不上甄瑟或是貂婵,但也让我一只手掌还无法完全包覆的地步。

    我轻轻地揉玩着,但星彩却彷佛没感觉一般,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

    性冷感吗?也不对,毕竟她刚刚还在[过滤]……

    帮个忙。突然,星彩开口了。

    [过滤]?

    抱我到游泳池。

    今天是好天气,艳阳高照。

    刚爆发完的分身依然埋在星彩的蜜[过滤]之中,我的双手也依然夹在泳衣与[敏感词]房之中,

    轻轻地揉玩着。

    而这时的星彩,已经不如之前宛如冰山美人般、毫无表情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微

    张着双眼、满面春风、微张的樱口里吐出芬芳的吐息。

    在我[过滤]出这一发时,她已经覽过滤]酱蔚母叱绷恕?

    但我的分身还深埋在她的蜜[过滤]里。

    其实不是我不想拔出来或是拔不出来,而是星彩的话:到我起来之前都不准拔起

    来喔,不然你的命根子就会和你说再见了。让我只好继续奉陪下去。

    不过,这也表示她对我那方面的实力感到很满意吧。

    不久,星彩口里发出均匀呼吸的声音,看来是睡着了。

    我还正在想是要趁着她睡觉时离开,还是乖乖地继续玩弄她的时,一旁两个有

    点陌生的人影走了过来。

    一位是穿着白色旗袍的諿过滤]缟倥炫鄣牧炜诳艘桓龃蟛妫梅崧腫敏感词]房挤

    成的[敏感词]沟暴露在空气之中,旗袍两侧的开叉也高到腰部,露出那双被黑色吊带袜包覆

    着的美腿,却看不到[过滤]。

    另一位则是穿着蓝色的修女服,有着一双清澄的蓝色瞳孔。但那身修女服的剪裁却

    贴身地让她那双丰满的[敏感词]房随着走路晃阿晃的,下身则是和旗袍类似的剪裁,同样露

    出被白色的吊带袜包覆着的美腿。

    没想到还有男生能在星彩的身下活着[过滤]。穿着旗袍的少女,笑容中带着惊讶与

    期待:看样子我们不会寂寞了。

    ……妳们是?

    我是李芳,她是赛莲娜。自称李芳的旗袍少女弯下腰,对着我说道:虽然不

    知道你可以活几天,不过还是请多多指教啰。

    她一弯腰,我就可以从开口里,看到在衣服里晃动的[敏感词]房,少掉了胸罩的束缚,随

    着她的动作在晃动着。

    显然是发现到我的视蟍过滤]罘家坏阋膊换乇埽炊档溃合胍穑?

    我还没回答,一旁的赛莲娜开口说道:星彩在他身上。

    管她,反正星彩一睡觉,天打雷劈都叫不醒她。李芳一边说,一边就自顾自地

    把星彩从我的身上抱起来。

    我的分身一离开她的蜜[过滤],立即渗出一股股的[过滤]与[敏感词]水的混合物。

    李芳把星彩放在一旁的躺椅上后,自己二话不说,像是饿鬼般地爬到我身上,我根

    本还看不清楚她的动作,分身就进入了她的蜜[过滤]之中。

    哈……老天,第一次感觉塞的满满的……李芳露出十分满意的表情,身体倒是

    不急着有动作。

    ……我先回去向甄瑟大姊报告了。不理会李芳的动作,赛莲娜离开了我的视线

    之外。

    好了,你要怎么玩呢?李芳双手叉腰,更加凸显丰满的[敏感词]房,明显的[敏感词]凸映在

    白色的旗袍上,透出丝丝粉红。

    我没说话,只是在起身的同时,抱起了她。她也顺势地把双脚夹在我的腰上,任由

    我抱起。

    我离开躺椅,移动到还在睡的星彩身盵过滤]讼吕矗每吭诒澈蟮穆返聘松稀?

    嘻嘻……想和星彩一起玩[过滤],好[过滤]。显然是读出我的想法,李芳先是在我身上

    转身、背对我之后,再把一旁的星彩轻松地抱起来,移动到我的双腿之后,还把还在

    渗出白色液体的蜜[过滤]对着自己。

    然后,李芳弯下腰,把星彩的泳装拉到一旁后,就把嘴凑上去,贪婪地吸允着。

    但,星彩却依然安稳地在睡觉,对李芳的动作完全没反应。

    我当然不会乖乖地看着好戏,但也不想这么快就在李芳的体内暴动。

    于是,我便把遮住李芳[过滤]的衣物掀开,然后轻轻地抚弄着她浑圆的[过滤]。

    很结实的[过滤]。

    或许是被我摸得兴致来了,李芳的[过滤]开始上下晃动。在我的眼前,我的分身在她

    的蜜[过滤]里进出,带出一股股的[敏感词]水。

    哈哈……男人的[过滤]果然好喝……也许是把星彩蜜[过滤]内的[过滤]都吸的一乾二净

    ,李芳起身,光听语气就感觉到一阵满足感。

    我的双手便转移目标,在握住她的[敏感词]房的同时起身,让她继续以狗爬姿的姿势趴在

    地上。

    然后,下身挺动。

    [过滤][过滤][过滤]……好、好深……李芳[过滤]跟着迎合,不断地着。

    我一边用分身玩弄着李芳的蜜[过滤],一边双手则是一边揉一边解开旗袍胸前的扣子,

    让她的[敏感词]房暴露在空气之中,随着她身体的动作晃动着。

    也许是不想自己一个人[过滤],李芳又把嘴贴在星彩的两腿之间。

    原来在这里[过滤]。这时,尚香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转过头去,只见换了件白色水手服配上蓝色短裙的尚香,嘟着嘴走了过来-不过

    那件水手服显然被她的丰[敏感词]挺了起来,整个腰部都露了出来,甚至于还看得到[敏感词]房的

    边缘与激凸。

    我还没开口,李芳就起身说道:是[过滤],他现在在服侍我和星彩,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尚香边说,边走过来坐在我身盵过滤]赫饷春玫亩鳎趺纯梢匀?

    妳一个人独占……说到这里,尚香抓起我的一只手:来,我的身体随便你摸。

    我正想往尚香的[敏感词]房招呼,却发现她的裙子似乎在动。于是我的手便往她的裙子摸

    过去,却摸到一个在晃动的硬物。

    是这东西啦。尚香掀开裙子,我这才知道尚香拿了根电动按摩棒塞在自己的蜜

    [过滤]里:虽然感觉差了点,不过总比没有的好。

    一看到塞在尚香蜜[过滤]内的按摩棒,我的手改变目标,握住了按摩棒之后,就开始前

    后抽动。

    一股股的[敏感词]水,随着按摩棒的抽动而渗出。

    喔……这样好……尚香把双腿打开,看着我的手握着按摩棒,在她自己的蜜[过滤]

    里进进出出。

    该吃点东西吧?都过中午了。

    喔?我转过头去,就看到穿着巫女服的阿国,端着餐点走了过来。

    他还需要吃饭[过滤]?看着还骑在我身上的李芳,尚香一边把衣服上拉,露出丰满

    的[敏感词]房后自己搓弄着,一边取笑般地说道。

    当然要吃,我可不想太快榨[过滤]他。阿国坐在我的身盵过滤]何依次鼓惆伞?

    喔,谢谢。

    就这样,我的嘴也闲不下来,一口接一口地吃着阿国递过来的美味餐点。

    感觉,很像皇帝。

    我还在吃饭时,一旁的尚香不知从哪边又拿出一根按摩棒,然后尾部相连,变成一

    根双头棒。然后起身走到星彩的身盵过滤]悍迹梦依窗伞?

    呵呵……好[过滤]。看到尚香的样子,李芳立即起身,看着尚香来到星彩的两腿间

    ,慢慢地把双头棒的另一端,轻轻地塞进星彩的蜜[过滤]之中。

    那双头棒显然还有弯折的功能,只见尚香趴在星彩身上,像男性般地[过滤]晃动着。

    而李芳,则是放开一切般地,开始狂乱地舞动肢体。

    也许是双手开始无聊了,我的手不知何时,偷偷地伸进了阿国的裙子里,轻轻地抚

    弄着正渗出[敏感词]水的蜜[过滤]。

    呵呵……阿国微笑着,双腿还微微地张开了些许,让我的手更方便地活动着。

    我得寸进砙过滤]桓种竅过滤]进了蜜[过滤]之中。

    [过滤]……阿国轻轻地吐出了满意的气息,手倒是没有停歇地,继续喂着我。

    阿国端过来的饭菜很多,但也许是运动多了胃口也好了,没多久就被我扫光了。

    阿国先把餐盘放在一旁后,就用双手揽住我的脖子,接着就是一阵比法国热吻还要

    热情的缠吻。

    或许是因为阿国的动作让我分心,身下的李芳传来了些许不满的声音:喂,专心

    一点[过滤]!

    我没办法回答,只好加重下身抽[过滤]的动作。

    [过滤],对、就是这样……李芳发出满意的声音,[过滤]也不断迎合着。

    吻够了之后,阿国却站了起来,先是双腿跨站在我的面前,然后掀起裙子,我还来

    不及说话,裙子就把我罩了起来。

    因为阳光透过了裙子,所以我的眼前并没有完全变黑,还看得到面前阿国的两腿间

    的神秘三角地带。

    我当然知道阿国的想法,于是一边继续下身的动作,一边则是伸出[过滤],开始品尝

    阿国的蜜[过滤]滋味。

    [过滤],你舔的好棒……耳边传来阿国舒服的言语。

    [过滤][过滤][过滤]……!我还没舔够,随着李芳的一声怪叫,同时她的蜜[过滤]四周突然紧缩

    、以及冲刷着分身的[敏感词]水,让我不由得[过滤]门大开,一股股地[过滤]进李芳的体内。

    也许是知道李芳了,阿国离开了我的身盵过滤]梦抑丶饷鳌U馐蔽也趴吹嚼罘?

    整个人趴在地上,已经离开我的分身的蜜[过滤],正涌出一股股的白色液体。

    接下来该我啰。阿国一脸期待样,手还掀起裙子,露出渗着[敏感词]水的蜜[过滤],还空

    出手一直在抠弄着。

    我指了指一边的电灯柱:背对我,扶着那里。

    呵呵,要和小芳一样从后面来吗?阿国听到我的话,笑着照着我的话做:来

    吧。

    我掀起裙子,露出阿国那浑圆而白净的[过滤]后,分身从阿国的蜜[过滤],尽根而入!

    [过滤][过滤]……阿国一感受到我的分身进入了她的体内,就毫不犹豫地晃动着[过滤]。

    我几乎不需要动作,就能感受到舒服感。

    我一边抚摸着她那白净的[过滤],一边也不断地前后抽动着分身。

    这里似乎没有计时的设备,学校里连个时钟都没有。

    摆平了阿国和小芳之后,我让她们就地休息,和还在与星彩奋战的尚香打声招呼后

    ,就往设置在附近的沐浴室移动。

    当我闭上眼睛,舒服地享受冷水的沐浴时,原本因为闭着眼睛而一片黑暗的眼前,

    却断断续续地浮现出奇怪的图样。

    更让我惊讶的是,我竟然还看得懂是什么。

    简单来说,这是几句连意义都不连贯的字词,目的是为了当成钥匙。

    但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个,我自己也是搞不清楚。

    而且,到底是哪边的钥匙,我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正当我想破头也不明其所以然时,一个人影挤了进来。

    是甄瑟-她赤身[过滤]体地和我挤在一间沐浴室里,丰满的[敏感词]房就这样压在我的胸膛上。原本盘着的头发也放了下来,长度直达膝盖。

    这么喜欢和我挤一间[过滤]?我自然知道她的用意。

    唉唷,在这里流点汗应该没关系的吧?甄瑟一边回答我的话,一边已经把我的

    分身含进她的蜜[过滤]里。

    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又浮现了之前那些无意义的字词……不,正确来说,只有一

    句籟过滤]?

    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别发呆[过滤],如果让我[过滤]不起来,你就得死在这里喔。带着点威胁的语气,甄瑟

    并没有主动,而是在等着我有所动作。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我一开口,说的就是那句没有任何意义的语句。

    呃!甄瑟一听到,先是整个身体震了一下,然后就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站在我

    的面荹过滤]?

    唯一不同的,是她原本灵活的双眼,已经失去了光辉,呆滞地望着前方,就连表情

    也变的呆滞而茫然,像是突然发呆一般。

    那一瞬间我明白了,那些字词之所以是钥匙,指的是让她们进入催眠状态的关

    键词。

    ……等一下,为什么我会知道?

    这些东西不可能毫无理由地,就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而且,我竟然一点都不惊讶?

    这座岛、这些少女、包含我在内,只怕有着相当重大的秘密,重大到……没有人知

    道的地步。

    不过现在……

    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是的。现在的甄瑟连回答,都是不高不低的单调声音。

    我是谁?

    ……我的主人。

    呃……原本还以为可以趁机会问出我的身份,看来是想得太天真了一点。

    原本就不知道的事情,即使用催眠的手法也是问不出来的。

    虽然说现在还想不到要下什么样的命令,不过还是得先做些预防手段才行。

    我可不想真的被她们杀死在这座岛上。

    从现在开始,我所说的每一句话,妳都会无条件地遵从……

    无条件地……遵从……

    但妳不会喊我为主人,一切就和之前一样。只是妳不会真的下毒手杀我,就像是

    开玩笑一样……

    不会……真的下毒手……

    对,但这些事情妳只会藏在心里,不会让其他人知道……

    藏在……心里……

    知道了就……醒来吧。

    唔……我刚把醒来吧说出口,原本茫然表情的甄瑟,立即恢复了原本的样

    子。

    然后她先是带着点疑惑的表情看着我,接着双手往后放在沐浴室隔间的上缘,不只

    用来撑着身体,同时也让胸前的[敏感词]房更加突出后,下身也开始努力地摆动着。

    我的双手也不得闲,开始玩弄着甄瑟的[敏感词]房。

    唉呀,连这里也在玩[过滤]?随着声音,一丝不挂的祝融走了进来,身上还有着比

    基尼的淡色印痕,和她身上古铜色的皮肤有着不小的对比。

    我没有回答,而是说出了能控制住她的关键词。

    瞬间,祝融的表情沈了下来,双眼无神地望着前方。

    在给予了与甄瑟相同的暗示,我又在里面加了点料后,才让祝融离开去帮我处理。

    说穿了追加的暗示很简单,就是让她们都在我的控制之下,让我不用为了生命安全

    而担忧。

    至于控制她们之后要做什么,老实说我还没个底……顶多就是继续地满足她们的性

    需求吧。

    来。沐浴完后,我让甄瑟抱着我,在交合的状态下离开沐浴间。然后,就在附

    近的休闲椅上,尽情地[过滤]着甄瑟那成熟的。

    [过滤]……果然只有你才能满足我……进来了,又[过滤]进来了……甄瑟的一双腿打得

    开开地,随着晃动的[过滤]在半空中乱晃着,双手则是搂着我的脖子,不断地[敏感词]叫着:

    喔,飞了,又飞了……你[过滤]的我好[过滤]……喔,又、又来了……

    不过,直到甄瑟连[过滤]了十几次,到[过滤]晕过去时,我还是没能[过滤]出[过滤],倒是腰酸的

    要死。

    没办法,只好让甄瑟趴在我身上,暂时充当我的分身的剑鞘吧。毕竟让那丰满

    的[敏感词]房压在我的胸膛上,感觉还满舒服的。

    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在我和甄瑟的身上,再加上微风吹拂,并不会感觉到炎热。

    没多久,祝融走了过来,身上却依然一丝不挂:您所交代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从

    现在开始,大家都会以你的命令为依归,我们的身心都是属于您一个人的。

    现在的祝融还处于暗示状态,所以说起话来一点表情的变动都没有。

    我让她解除催眠状态后,祝融就对我说道:换我来吧,也该让我尝尝了吧?

    完全无视自己赤身[过滤]体,祝融一副豪迈的样子,到让我有点大开眼界。

    我把还在睡的甄瑟放在一旁,然后对祝融说:那妳就自己来吧。

    怎么?已经动不了了[过滤]?真是……没有迟疑,祝融一脚跨上来,[过滤]一沈,连

    手都不用扶,我的分身就进入了她的蜜[过滤]里。

    [过滤]……好棒……露出满意的笑脸,祝融开始上下摆动着身躯。

    看着她那不输给甄瑟的丰满[敏感词]房在我面前晃动着,也举起空闲的双手玩弄着。

    祝融像是很骄傲地挺起胸膛,凸显[敏感词]房的存在,来让我玩个够。

    腰力很不错喔。看着她单凭扭动腰部就能够让我的分身在她的蜜[过滤]里进出,我

    不禁夸奖道。

    那当然,我可是一直在努力地运动锻炼呢。祝融骄傲地说道。

    这种事没必要自夸吧?是甄瑟的声音-我转过头去,就看到甄瑟打开双脚,用

    手指在扣挖着自己的蜜[过滤]。

    [敏感词]水不断地从甄瑟的蜜[过滤]滴落到地上。

    这时,我突然有个主意。

    教室那边有很多衣服吧?

    是很多[过滤],怎么?想要我换衣服吗?

    有女仆服装吧?换上一件来看看吧。

    好[过滤],不过说实在的我还没试穿过呢……露出了笑容,甄瑟就这样赤[过滤]着离开

    我的视线之外。

    那我也去换,好吗?祝融脸靠过来问着我……不过与其说是询问,却让我感觉

    到些许压力。

    等下再说吧。我想看妳不穿衣服的样子……

    这样[过滤]……听到我的话,祝融显得很高兴:那你就尽量看吧,这机会很少有

    的喔。

    语毕,祝融又开始扭腰摆臀,极尽[敏感词]浪之本事。

    而我的手则是尽情地玩弄着她的[敏感词]房和[过滤],还不时轻摸着菊[过滤]外围。

    唉呀别摸那边……[过滤][过滤][过滤]……!不料被我这一摸,祝融全身一阵颤抖,就这样

    达到了。

    原来这里是弱点[过滤]……我变本加厉,一根手指轻轻地[过滤]进菊门里,然后浅浅地

    抽[过滤]着。

    [过滤][过滤]……你的手指[过滤]进来了……祝融的表情除了慌张,却也带着点陶醉,菊门

    更是紧缩着,有种手指会被挤碎的错觉。

    一股股的[敏感词]水从我们两人的交合处不断地喷出,连地面都被喷出的[敏感词]水沾湿。

    被我这样玩弄的祝融,到后来是紧抱着我,晃着[过滤]直着:人家不行了,这

    样玩人家……人家会疯的……

    看她[过滤]的连抱我的力量都没了,我才把手指抽出来,继续抚摸着她那浑圆的[过滤]。

    玩具如果玩坏了,要修是很麻烦的……

    咦?为何脑海里会突然冒出这句话?

    这时,换好衣服的甄瑟走了过来-她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裙版女仆服,衣服内的

    [敏感词]房随着走动而晃动着,一看就知道除了衣服外,她并没穿上内衣裤。

    怎样?,这样穿好看吗?甄瑟一边询问我的意见,一边还故意晃动身体,让[敏感词]

    房直晃动外,裙子随着摆动而飞起,就能看到她的蜜[过滤]或丰满的[过滤]。

    女人[过滤]体固然好看,但这样若有似无的暴露却反而更有可看性。

    甄瑟,还是换妳吧,我不行了。一看到甄瑟过来,祝融立即叫着要换手。

    好[过滤],反正我也恢复体力了,来吧。

    就这样,祝融无力地起身,礫过滤]缟蛔谖疑砩希鋈司驮谂员叩牟莸兀纱?

    字形地躺着。

    被我奸得有点红肿的蜜[过滤],还不断地渗出[敏感词]水。

    祝融很显然是要我继续浏览她的,才会采取这样大棘棘的躺法。

    来,看着我。这时,甄瑟用双手捧着我的头,硬是把我的视线转到她身上:

    我可是为了你才换这件衣服喔。

    好、好。我头一转过来,就看到甄瑟的[敏感词]房,在衣服内因为她的动作而上下摆

    动着。

    我伸出双手,咨意地玩弄着。

    呼呼……你不[过滤]出来,我和祝融可是不会放过你的喔。

    看到甄瑟双眼中放[过滤]出的,我不禁露出了苦笑。

    和甄瑟与祝融厮混,等到完事已经是晚餐时间了。

    这次还是阿国负责喂我……不过是一边骑着我一边喂我。直到大家就寝时,阿国也

    一直和我抱在一起。

    看来我的小弟弟再怎么威猛,还是会有弹尽援绝的时候。

    不过即使如此,还是依然一柱擎天。

    虽然说医学上,小弟弟持续的[敏感词]会造成坏死,但现在我怎么看小弟弟也没有任何

    的不舒服……不,应该说很舒服才对。

    果然有问题。

    不过我已经没[过滤]神去想,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再张开双眼,身上已经没有阿国的踪迹。

    大概是因为阿国离开而产生的放松感让我醒来的吧。

    起身一看,窗外依然繁星点点。

    低头看着总算是倒地休息状态中的小弟弟,我心中只有一句话:辛苦你了。

    喔,想到这里,一股莫名的尿意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于是,我只好起床去上厕所。

    呼……总算有次是尿尿而不是[过滤][过滤],不知为何我还真的有种解放的感觉。

    [过滤]……又开始困了,回去睡吧。

    脑袋里这么想的我,才刚踏出厕所,就看到小霞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吓!我吓了一跳,整个人后退两三步。

    小霞显然也被我吓到,不过只有出现被吓到的表情。

    原来是你[过滤]。看来她是来确认厕所里有谁的样子。

    因为只有现在才有机会上厕所[过滤]。我露出了苦笑。

    是吗?那还真可怜呢。小霞笑着,一手朝我的分身抓去。

    只是,这次分身完全没反应,软趴趴地躺在她的纤手上。

    看到这状况,小霞先是楞了一下,之后把手收回:……这表示我可以期待明天白

    天吗?

    我想应该没问题吧。虽然我已经不用担心,她们不会因为我[敏感词]不可而把我处

    理掉,但我说起话来还是有点心虚。

    离开了厕所,我被小霞拉到了顶楼。

    以前的事情不太记得了?我靠着顶楼边的铁丝网坐着,看着正跪在我跨下,努

    力地让我的小弟弟重振雄风的小霞,我提出了关于过去的问题。

    但,她给了我这样的答案。

    也没有全忘记啦,只是……小霞的双手轻轻地玩弄着我的小弟弟:我们从遇

    难到这座岛上后,到底过了多久呢?本来还会计算[过滤]子的……不知不觉就连这样的事

    情都没再做了。

    连时间的流逝……都感受不到吗?

    [过滤]……好像呢。小霞的微笑有点苦涩:每天看着[过滤]出[过滤]落……之前哪些男人

    还在的时候,每天要注意他们别去侵犯其他的女性,就已经很头痛了。不过处理完他

    们之后,却又有点无聊……还好你来了。

    ……连待在这里多久也不知道?

    这已经记不清楚了……不过肯定很久了吧。小霞的双手没停止过,但我的小弟

    弟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说不定已经过了几百年了呢。

    但妳们都不会老……

    是[过滤],为什么呢?这问题之前也有仔细想过,不过后来根本就不管了。我也是,

    大家应该也是。小霞努力地让我的小弟弟重振雄风:毕竟这里饮食充足,也有的

    住,就算回去也不见得能住得这么舒服……虽然就连要回去哪,也已经不记得了。

    看着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的内心反而出现了疑惑。

    为什么可以这样无所谓呢?还是时间真的可以冲刷掉所有的疑问?

    唉呀,站起来了呢。确实,在小霞的按摩下,我的小弟弟又变成了一柱擎天。

    话说回来,我还没出现在这里时,妳们是都怎么排解的?

    靠这个[过滤]。小霞满意地起身,先是把[过滤]拉下来,然后从湿透的蜜[过滤]里拉出一

    根和我的分身差不多长的按摩棒:说真的,甄瑟姐才不舍得杀你呢。其实那时候看

    到你,她心里肯定是乐歪了……

    在我的注视下,小霞坐在我身上,让蜜[过滤]把我的分身吞进去。

    随着我的分身进入她的蜜[过滤],[敏感词]水被挤出了一大滩,洒落在地上。

    讨厌,才这样子就喷出来了……看来小霞刚刚那一下就达到了,脸颊潮红

    一片。

    看来我今天不用睡了?我抱着她,亲昵地问道。

    可以[过滤],人家就当你的抱枕就好啦。小霞说着,对我献上了深深一吻。

    现在,我在距离学校东方不远的火车车厢上。

    火车车厢?

    是的,我没有看错。

    不到一公里的生锈铁轨,上面只放着一节一般的电车车厢。

    这一看就有种这是av痴汉片在用的拍戏场景的感觉。

    而我现在,也正扮演着痴汉的角色。

    [过滤]……穿着蓝黑色修女服的赛莲娜,双手抓着车厢上的吊环,裙子被我掀得高

    高地,露出浑圆的[过滤],让我的分身在她的蜜[过滤]里进出。

    她的[敏感词]房比起甄瑟或貂蝉还大上一圈,起码有f罩杯的水平。因为没穿胸罩的关

    系,所以即使隔着衣服揉捏,也能感受到那股丰满感。

    那个……

    [过滤]?

    我、我等一下……还要做祷告,所以……

    这样不能做吗?这句话其实我并没有想太多就脱口而出。

    [过滤]……我、我知道了。没有多少的反抗,赛莲娜继续地任我抽[过滤]。

    不过,我为何会有她其实很高兴的感觉呢?

    [过滤][过滤][过滤]……[过滤]门一松,赛莲娜在我的[过滤][过滤]冲击下也达到了。

    就在这时,有人走了进来:是李芳。她身上穿着和昨天同样的改良式旗袍,充分地

    展现其纤细的身材。

    看到我们的样子,却是露出有点不怀好意的微笑:有需要我帮忙吗?

    三分钟后,我们三人出现在附近的小教堂里。

    我躺在地上,让赛莲娜骑在我身上,背对着我面对着教堂上的十字架,蜜[过滤]还含着

    我的分身,就这样双手交握进行祷告。

    不过,我并没有机会看到赛莲娜的背影:赛莲娜一开始进行例行祷告,李芳就跨坐

    在我的脸上,要求我用嘴巴服务她的蜜[过滤]。

    我只好乖乖地品尝着她的蜜[过滤]以及渗出的[敏感词]水,双手不规矩地在她的双脚上抚摸。

    嘻嘻……没想到赛莲腫过滤]庋材茏龅桓妗?

    呜,那、那里别[过滤]进来……

    唉呀,让人家玩一玩嘛……

    别这样……我会没办法专心祷告的……

    因为我的眼前只看得到李芳的蜜[过滤],所以以上对话只能凭想象,大概是李芳在玩弄

    赛莲娜的后门吧。

    然后,我从分身感受到,原本单纯只是蠕动的蜜[过滤]壁,开始一上一下地摩[过滤]着我的

    分身。

    对嘛对嘛,既然要玩就专心地玩嘛……

    还不都是妳害的……[过滤]……

    看来赛莲娜已经不再进行祷告,开始专心地享受的滋味了。

    [过滤],我不行了……李芳的蜜[过滤]被我舔得一直冒[敏感词]水,最后只好倒在一旁,一边

    喘息一边还用自己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蜜[过滤]。

    我立即起身,把赛莲娜往前推倒,让她用狗爬的姿态跪在地上。

    她顺着我的动作,乖顺地让我从后面狂抽猛送。

    玩得性起,我的双手不知哪来的力量,用力地撕开赛莲娜胸前的衣服,疯狂地玩弄

    着她的丰满[敏感词]房。

    [过滤][过滤][过滤]……好、好……好棒……赛莲娜小声地叫喊着。

    来!我把赛莲娜抱起来,双手抓着双脚打的开开地,故意地在李芳的面前抽[过滤]

    她的蜜[过滤]。

    [过滤],李方别这样……听到赛莲娜的声音的下一秒,我就感觉到我的分身有被舔

    弄的感觉。

    妳这里被[过滤]的样子好美唷……

    [过滤],李芳……[过滤]……在我和李芳的糩过滤]ハ拢扔指叱绷艘淮巍?

    来,该我了。李芳一见赛莲娜又[过滤]了,便抱着赛莲娜躺在地上,[过滤]跷地高高

    地。

    [过滤]!好满……我的分身一进入她的蜜[过滤]里,李芳就[敏感词]乱地大叫着。

    [过滤],我还要[过滤]……赛莲娜如梦呓般地要求着,双脚却夹着李芳不放。

    那,你们慢慢玩吧。被我用[过滤]喂饱的李芳,连衣服都不整理,暴露出丰满的

    [敏感词]房以及还渗出着[敏感词]水与[过滤]的蜜[过滤],就这样拍拍[过滤]走人。

    不过比起赛莲娜的[敏感词]房,李芳的显然是差了一截。

    我坐在教堂的长椅子上,让赛莲娜骑坐在我身上,让她的巨[敏感词]展现在我眼荹过滤]?

    赛莲娜一边微笑着、看着我用双手玩弄着她的[敏感词]房,一边说道:那个……我的[敏感词]

    房……有这么好玩吗?

    连甄瑟和貂蝉的都没妳这么大呢……

    可是这样穿衣服好麻烦,胸罩都没可以穿的,但直接穿衣服就感觉好紧……

    那就不要穿[过滤]。我想都不想就说道:像现在这样不是很好?

    这……说的也是……赛莲娜也没多考虑,就接受了我的建议。

    从赛莲娜身上传来一股似有若无的香气,让我不禁把头埋在她的[敏感词]沟之间,贪婪地

    吸取着这赛莲娜独有的气味。

    [过滤]……赛莲娜抱着我的头,一副不肯让我的头离开的样子。

    不过不知道为何,我一点也不会有窒息的感觉,反而地十分享受着被[敏感词]房挤压的快

    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从[敏感词]沟天堂中离开,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而赛莲娜也是红着脸看着我:舒服吗?

    很舒服,不过再下去我大概会缺氧晕倒。我的双手又继续玩弄着赛莲娜的巨[敏感词]。

    唉呀,讨厌,怎么这么说……赛莲娜一边笑闹地扶着我的双手,一边[过滤]也开

    始上下晃动着:人家可是好久没这样玩了呢……[过滤]……

    又开始[过滤]了?

    谁叫你的东西这么棒……嘻嘻……赛莲娜像是喝醉了一般,吃吃地笑着,下身

    上下晃动的动作也开始加快。

    可以感觉到一股股的[敏感词]水喷出,沿着我的大腿滴落在地上。

    我当然不会看着她自己在享受快感,我也忙将[过滤]上顶。

    [过滤][过滤]……快点,我、我要快点[过滤]进来……看来刚刚赛莲娜的快感累积已经到了

    极限,再加上现在渴望的动作,赛莲娜又要被我带进了。

    说也奇怪,明明已经喷发了两次,这第三次的[过滤][过滤]却好像是赛莲娜有求必应般地,

    在赛莲娜大叫一声,达到的同时,也[过滤]进了她的体内。

    [过滤]……好满足……被我[过滤]的满满的赛莲娜,整个人就趴在我身上,昏睡过去。

    我的头再一次地被埋进了[敏感词]沟之中。

    当我醒来的时候,从窗户进来的,是银白的月光。

    哼、哼……而在我面前的,已经不是有着傲人巨[敏感词]的赛莲娜,而是穿着一身紫

    色忍服的绫女。

    她正坐在我身上,闭着眼睛享受着我的分身带来的快感。

    唉呀,醒来了[过滤]。张开眼睛的绫女一看到我,立即抱着我的头,就是深深地一

    吻。

    我顺势地把[过滤]伸进她的嘴里,她也高兴地和我双舌交缠,好一阵子才满意地分开。

    来找我的?

    [过滤],吃饭时间到了嘛。绫女一边回答我的话,一边还是不断地运动着[过滤]:

    不过好像太晚了……管他的,反正不饿。

    确实,我现在肚子也不是说很饿。大概因为今天只招待了李方和赛莲娜而已的关系吧,而不是像昨天那样的车轮战。

    不过,既然都醒来了,那就回去吧。

    但是我不想离开耶,呵呵。绫女紧抱着我,吃吃地笑着。

    那就只好这样了。于是,我抱着她站起来,调整了一下绫女的位置后,就离开

    了小教堂。

    绫女也不愧是忍誟过滤]诺牧Φ狼∏煽梢约凶∥业难换崛梦夷咽埽衷蚴乔?

    轻到揽着我的脖子,身体也跟着我的走动而晃动,让我和她都能享受到交合的快感。

    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在黑夜中的岛上移动,走着走着竟然迷路了。

    ……路痴?

    妳不也是?

    我这样抱着你看不到路嘛……不过反正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即使迷路,绫

    女还是不肯从我身上下来:那就到处逛逛吧。

    那,我就随便逛逛啰。

    就这样,我抱着绫女,走进了附近的树林里。

    那个……先放我下来。走没多久,绫女突然对我提出了这要求。

    看她微喘着气,在月光的照耀下,显现出微红的脸蛋,很显然是对刚刚带便当的体

    位已经感到不耐了吧。

    果然,我才刚放她下来,她立即背对着我,扶住了附近的树[过滤],把流着[敏感词]水的[过滤]

    对着我:快!快点[过滤]进来,我、我受不了了……

    好、好。美女的要求,我当然是乐意地照办。

    我的分身一[过滤]进绫女的蜜[过滤],绫女立即把[过滤]前后摆动:[过滤]、好棒,[过滤]进心里了

    ……

    我一边迎合绫女的动作前后抽动,一边双手则是拉下她身上的衣服,让她的[敏感词]房暴

    露在空气之中。

    然后,双手开始咨意地玩弄着。

    呜呜……人家、人家要疯了……你的大[过滤]怎么这么棒……

    妳的[过滤]也很棒[过滤]。

    讨厌,怎么这么说……[过滤][过滤],又变大了……

    绫女的动作越来越激烈。

    [过滤]!

    呃!

    绫女的身体,在中僵直。

    我的分身,也再度地喷发出[过滤],灌满了她的[过滤]。

    我缓缓地把分身抽出,绫女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瘫软地倒在地上。

    一股股的白色液体从蜜[过滤]里缓缓涌出,看起来极为[敏感词]靡。

    我正想要坐在地上稍作休息,没想到才刚经历的绫女,竟然又缓缓地站了起来。

    没有去整理身上的衣服,没有去理会双腿间流下的[敏感词]秽液体,绫女缓缓地转过头来。

    咦?是错觉吗?

    她原本黑紫色的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竟然变成了金色?

    你,想知道这里的一切吗?绫女此时的口气,就像是机器人念稿子一样,毫无

    平仄。

    我立即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妳是谁?

    ……想知道的话,就跟我来吧。没有直接回答我的反问,我面前的绫女转

    过身,也不管我是不是会跟上来,就这样径自地往前走。

    要跟还是不跟?

    上一秒的自问,下一秒就有了答案。

    没有别的选择。

    我跟了上去。

    经过了树林,我和绫女来到了一棵看起来起码要十几个人合抱的大树前,树前还有

    着积水形成的水池。

    仔细一看,还可以看到水池有着一条由石头接起来的路,延伸到大树荹过滤]?

    绫女的走动没有停止,沿着那条石头路,就在我的眼前进入了大树之中!

    ……伪装吗?脑海里不知为何浮现了这两个字。

    稍微迟疑了一两秒,我也快步跟上。

    就如同字面所说的,眼前的大树底下其实有个洞[过滤],只是用类似立体影像的方法掩

    盖起来而已。

    进入了树洞里,眼前所见的却是由银白色的不明物质建构而成的通道!

    这是很明显的人工物,而且等级比起岛上的建筑物要高上好几倍。

    绫女依然没有说话或是停下来,继续地往前走。

    我跟着她走着,没多久就来到了通道的尽头。

    尽头的墙壁朝左右移动,露出了内部的空间。

    只是,里面却是一片黑暗。

    绫女走了进去,光芒立即充满了里面的空间。

    这里,就是一切的起源。绫女这时才转过头来:我是,主掌这座岛的计算机。

    而你,则是创造出我的主人。

    我?我一听到绫女的话,倒真的是吓了一大跳:妳说我作了这台计算机?

    要说的正确一点,是你创造了这台计算机的虚拟人格,也就是现在在这个上的

    我。绫女修正了她的说法:包含这座超级计算机在内,整座岛在你来之前就已经存

    在。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过滤]?我的疑惑和惊讶更深了。

    ……我知道了,我会为你详细诉说始末,毕竟你在失去所有的记忆之前,是制造

    出我和大家的创造者。但在此之荹过滤]迸谡飧龇抛懦都扑慊姆考淅铮?

    了张椅子给我坐。

    只是接下来,我却看到了两个人影从门口走进来!

    是大乔和小乔!

    她们的表情木然,连眼神也失去了原本的光彩。

    我就坐在椅子上,看着大乔爬到我身上,用她的蜜[过滤]包容着我的分身。

    才十五岁的,蜜[过滤]之紧让我无话可说,差点让我就这样爆发出来。

    一旁的小乔则是静静地站在我身边。

    这样会不会有点……?虽然舒服,但我还是提出了疑问。

    很奇怪吗?她们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你,也是你在还没失去所有的记忆前,所

    制造出来的。

    制造?为了知道一切,我得暂时忽略从分身传来的挤压感。

    按照主体里面的时间,距离你来到这座岛,已经经过了一百七十五年。

    一百七十五年?又是一个让我讶异的数字。

    没错。绫女点点头:主体并没有纪录你的来历,只知道你藉由我的主体,得

    知了这座岛的秘密。

    我吞了吞口水。

    身上的大乔并没有动作,但光是这样就够让我有点吃不消地舒服。

    这座岛存在的时间点已经不可考,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座岛拥有比人类诞生的

    历史还更久。

    不会是外星人……?

    可能性有95%。回答了我随口问的问题,绫女……或许该说是计算机藉由绫女

    的身体在说明我的疑惑:除此之外,你也从这台计算机上,得到了奈米机械的用

    法……这是地球上的称呼,实际上以当时地球的科技,尚制作不出可以完全模拟人类

    细胞的奈米机械。

    而我……当时的我,就用那什么奈米机械……制造出了大乔她们?

    是的,但也仅止于制造而已。

    什么意思?

    利用奈米机械,可以让有机生命体的寿命一口气拉长到近乎无限大,而且外

    貌几乎不会改变。绫女继续说道:所以你在开始制造她们的同时,也对自己注[过滤]

    了奈米机械。

    然后?

    因为[过滤]作上的些许错误,你虽然成功地让自己的不再被老化所苦、成功地延

    长了自己的生命,但就连同……正确地说是性能力也被增强了好几倍。

    所以我才会变得金枪不倒?

    这对男性来说应该是很好的副作用,但副作用不只一个。

    ……该不会是……失去记忆?

    没错。当你发现记忆逐渐地消失时,陷入了极度的疯狂状态。最后,为了主体的

    安全考虑,只好将你杀害后,抛之于大海……

    那时甄瑟她们已经醒来了?

    是的,而为了控制她们,我才得以自你的手上诞生。

    但妳却杀了我?

    那是基于安全理由做出的最佳手段。

    她的回答没有任何的迟疑。

    而我现在站在这里,这表示……

    奈米机械修复好你的,但却没办法修复你的记忆。

    记忆我倒是不在意啦……对了,甄瑟她们的记忆……?

    是伪造的。

    很简单的答案,也正如我所料。

    还有,我还记得让她们陷入接受命令状态的关键词……

    这是连主体也无法计算和解释的意外,可以算是有机生命体的奥秘之所在吧。因

    为数据不足,连主体也没办法给你正确的答案。

    有机生命体的奥秘吗……这可真是个意外的答案。

    这座岛上的设施……是一开始就有还是我……?

    很遗憾,主体内并没覽过滤]赜诘荷仙枋┐嬖谑奔涞氖荨?

    看来不是数据被消除就是岛上设施在这台计算机完成前就存在了。

    对了,还有岛外的状况……

    那,这座岛的外面……世界的状况,有办法知道吗?

    ……可以。这次的回答却显得有些迟疑。

    然后,四周突然一暗,在我的面前,出现了宇宙。

    是立体画面吧。

    然而,当我转头过去,看到了地球时……我却讶异地说不出一句籟过滤]?

    我的[过滤],猛烈地[过滤]进了大乔的体内。

    从那被称为主控室的地方离开,回到学校已经过了三天。

    但或许是因为当时看到的景象造成的冲击,那三天我哪都没去,就只是在顶楼上躺

    着,望着湛蓝的天空而已。

    不过我的分身可也没闲着:像今天小乔就高兴地骑在我身上,一边着好棒、

    塞满了,一边舞动着稚嫩的。

    即使只比大乔小一岁,但小乔的蜜[过滤]之紧凑,却比大乔更上一层楼。一小时的时间

    就够让我连喷三次……不过大概是习惯了,反而不会有吃不消的感觉。

    而且当时的影像,一直让我无法释怀。

    原本美丽的地球就像是被挖了个洞一般,在一侧出现了直径从北极跨越了赤道都还

    有剩的巨大陨石坑,虽然还依稀看得到大气的存在,但原本的蓝色海洋几乎已经不存

    在,只看得到一片土黄色。

    根据计算机的说法,就在我到达岛上的几乎同时,地球遭到巨大陨石的撞击,包含人

    类在内的生物几乎都全灭了,一直到现在都还侦测不到生物的存在。

    或许应该是当时还没失去记忆的我,让计算机持续地监视世界毁灭之后的地球吧。

    但这么一来,这座岛是如何躲过这场浩劫呢?

    很简单,这座岛并不存在于地球上的任一处……但这座岛确实存在于地球上。

    这座岛因为不明原因计算机并没记录,这座岛连同附近一公里周边的海洋,都卡

    在时空间的裂缝之中。

    也就是说,我所看到的天空、太阳和月亮,其实都是计算机仿真出来的。

    现在想起来,说不定这座岛之所以会卡在裂缝中,也许和我来到这里的原因是一样

    的。

    因为地球的毁灭。

    [过滤],又、又尿了!小乔在一声满意的[敏感词]叫后,整个人就倒在我的身上,在

    中昏睡过去。

    抚摸着小乔的头发,我突然有种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呢,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的想法。

    你准备怎么做?大乔的声音传了过来,但光听这一点感情都没有的语气,我知

    道说话的其实是计算机主体。

    保持原状,不然我也不知道要做啥。我老实地回答大乔……不对是计算机主体的

    问题,

    大乔来到我的身盵过滤]蛭沂翘勺牛钥梢灾苯涌吹酱笄侨棺永锏奈廾踇过滤]里,

    有根按摩棒在转动着。

    还在培养槽里的女性,你准备怎么处理?彷佛蜜[过滤]里的按摩棒不存在一般,大

    乔的脸上连一点潮红都看不到。

    她所提的,是在看到地球的现状后,我又被她带到另外的房间,看到一整排的透明

    水槽里,还浮着几位美女,尚未有任何的意识、以及名字。

    我思考了一下后说道:那就让她们醒来吧,这样这里会更热闹吧。

    了解。接收了我的……算是命令之后的计算机主体,马上就离开了大乔的身上。

    只是,恢复自我意识的大乔,却是掀开了裙子,露出了[过滤]着按摩棒的蜜[过滤]:大哥

    哥……帮我止痒好吗?人家这里……[过滤]喔……

    保持这样一直处于压榨的生活真的好吗?我不禁有了一点点的犹豫。

    但等到我的分身取代了按摩棒,从背后刺进了大乔的蜜[过滤]时,那一些些的犹豫就又

    飞到九霄之外了。

    是[过滤],就这样保持现在的生活就好了。

    这个世界就剩下这座岛,这座岛也可以当作全世界。

    完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