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世界的唯一Ⅴ.宇宙船篇

世界的唯一Ⅴ.宇宙船篇

    世界的唯一v.宇宙船篇

    这艘宇宙飞船,是只属于我的世界。

    ----

    脑海里,一片浑沌。

    我是谁?我现在在哪里?完全想不起来……

    那个……你还好吗?

    [过滤]?听到熟悉的声音,我猛然张开双眼,才发现我竟然流了一身冷汗。

    别太为难自己去响起那些想不起来的事情了。

    [过滤],谢谢……我……应该没事。那个……我转头道谢着站在我身边的,穿着粉

    红色护士服的眼镜护士……她有着一头蓝色的长发,绑成了麻花辫披在背后,窄裙护

    士服让她原本丰满的身材更加突出。

    名字是……是?

    我是医护士薇娜,马克上尉又忘了吗?护士微笑着,并没有责备我的意思:

    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有事情的话再叫我,我就在隔壁房而已。

    [过滤]……谢谢。

    不客气。看我没事之后,薇娜就离开了病房。

    对了,我是……马克上尉,起码她们是这样叫我的。至于详细的名字,我并没有问

    ,她们也没有告诉我。

    我所在的地方是某艘宇宙飞船的医疗病房……说是宇宙飞船,里面也拥有足以让十数人

    自给自足的能力,是专为长途运输所设计的空间跳跃型宇宙飞船-这些当然也是她们告

    诉我的。

    根据她们的说法,我似乎是因为突发性的记忆丧失而狂暴化,最后被注[过滤]镇定剂之

    后,才躺在这里直到现在。上面我所知道的事情,都是他们在我躺着时进来察看的时

    间之中,对我所提出的问题,所提出的回答。

    不过,当我知道这目前在宇宙飞船里的十个人里,除了我之外都是女性时,还是有点

    吃惊就是了。

    只是,当我问到宇宙飞船是准备航向何处时,大家却同时出现了疑惑的表情。

    整艘宇宙飞船都是用计算机控制,但就连计算机内也没有任何数据,更不用说压根就忘光

    了的大家。

    有种奇怪到会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根据她们的说法,目前有人正在进行计算中,大概只需要一星期的时间就可以知道

    终点是哪里。

    但即使这样说,我还是感觉有点不寻常。

    是缺少了什么呢?

    不行,想不起来……

    突然地,脑海里浮现薇娜的模样。

    不知道现在的她在做什么……

    吧。

    在这想法的驱使之下,我起身下床,然后从连接隔壁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进去房里后,我看到的是薇娜一个人坐在计算机屏幕前面,没有看到敲击键盘还是使

    用鼠标的动作。

    薇娜?我试探性地叫着她的名字。

    没有回应。

    是在睡觉吗?

    我走过去一看-只见薇娜两眼无神地看着前方的计算机屏幕,但屏幕上并没有任何有

    关于资料方面的画面。

    因为薇娜的护士服前的胸口拉链拉下了些许,因此站着的我可以看到那丰满的[敏感词]房

    挤出来的[敏感词]沟。

    那一瞬间,血液全部流进了[过滤],十分强烈的欲念让我有种想玩弄薇娜身体的冲

    动。

    让他跪在我面前服务我的分身,或是坐在我身上,让我的分身进入她的身体……

    正当我还沈浸在幻想之际,薇娜竟然站了起来。

    薇娜?我正要问她是怎么回事时,薇娜半推半就地,让我坐在她原本坐的椅子

    上,然后跪在我的两脚之间,把我那已经坚挺的男性象征请了出来,二话不说就用口

    含住了我的分身。

    看着她以那失神般的模样,用口服务着我的分身,我在全身放松之际,也有种被服

    务的[过滤]快感。

    不知道是不是忘了忍耐还是太久没发[过滤],还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过滤]就不受控制地

    [过滤]进了她的嘴里。而她也十分顺从地把我的[过滤]全部吞了进去,甚至于还贪婪地一直

    吸允着,直到我的分身再度坚挺为止。

    然后她站了起来,扶住我的分身就缓缓坐了下去。

    就这样,我和她结合在一起了。

    呼……呼……微喘着气,薇娜双手扶着我的肩膀,开始上下摆动。而我则是用

    手拉开了她胸前的拉链,让她那丰满的胸部从衣服里跳出来后,用双手开始玩弄着。

    薇娜似乎没有穿内衣裤的习惯。

    我将脸埋在薇娜的[敏感词]沟里,尽情地吸允着属于薇娜的气息,双手则是紧抓着薇娜的

    [过滤],让我的分身能够更深入她的体内。

    有种难以想象的快感,在体内奔流着。

    椅子因为我们的剧烈动作而发出奇怪的声响。

    [过滤]哈……我要……我要……薇娜的动作越来越剧烈,越来越狂襕过滤]嵌匝?

    睛依然没有任何的光彩。

    但我那时并没有想到这些,心里只是一味地将分身往她的体内狂冲狂刺。

    [过滤]……伴随着薇娜那一声大叫,她的全身僵直,大量的[敏感词]水不断地冲刷着我的

    分身,让我也不禁在她的体内爆发开来。

    之后的薇娜,整个人就这样倒在我身上。而我也因为突然袭来的疲倦感,[过滤]脆

    就闭上眼睛休息一下。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张开眼睛时,就看到薇娜那原本活灵活现的双眼。

    我还没张开嘴巴,薇娜就先开口问道:睡饱了吗?马克上尉?

    ……[过滤],大概吧。被她这么一问,我反而忘了我刚刚是要问她什么。

    那,我先把资料整理一下,等下再带你过去找艾丽斯舰长。薇腫过滤]饣八低旰螅?

    就从我的身上爬起,然后转个身,继续坐在我的身上-当然,原本离开她体内的分身

    ,她还刻意先扶着、对准后才坐了下去。

    所以现在的薇娜,依然和我结合在一起。

    彷佛完全对体内的分身没有任何反应地,薇娜快速地看着屏幕敲着键盘,处理着银

    幕上的数据文件。

    看着她这么注目,我不禁想来个恶作剧-我一边轻轻地将[过滤]画圈圈,让分身也在

    她体内画圈圈,另一方面双手则是从她后方抓着她的丰胸,玩弄着她那还突出的[敏感词]首。

    但,很奇怪地,薇娜一点反应都没有,敲打着键盘的手速度依旧。

    我再用手指去捏她的[过滤]……薇娜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唯一的反应是,我可以感

    觉到捏[过滤]的时候,里面的肉会突然挤过来。

    我当然不会就这样停止-就这样,薇娜继续整理资料,我则是继续玩弄着她的身体

    ,直到薇娜手上的工作结束,我也把第三发的[过滤][过滤]进她体内为止。

    那,我现在带你过去见一下舰长吧。没有对身上的凌乱做任何的整理,薇娜就

    这样坦胸露臀地,带着刚把分身收回裤档里的我走出了房间,大腿还可以见到缓缓滑

    落的白色液体,地面更是有着[敏感词]水滴落的痕迹。

    果然还是很奇怪。

    ----

    在薇娜的带路下,我们两人来到了艾丽斯舰长的房间。

    艾丽斯舰长,我是医护士薇娜,带马克上尉来了。

    请进。随着里面传来女子的声音,电动门打了开来。

    我和薇娜一起进入房里。

    房间里的摆饰其实很简单,没有太多多余的装饰品,难听点是很阳春的摆设。

    马克上尉,冷静一点了吗?随着问候声,一位穿着标准的灰色窄裙军装的女性

    士官站在我的面前-有着一头亮丽的金色长发,,军服完美地衬托出她那不逊于薇娜

    的身材,在我的认知里,已经是十分完美的美女了。

    她应该也看到薇娜那衣服不整的模样了吧……但她似乎并不以为意。

    应该……没问题了吧。舰长的问题老实说我也没办法给个肯定的答案:对不

    起带给妳们困扰了。

    人没事就好。舰长回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笑容后,说道:那,我先重新告诉你

    ,在这艘船舰上的职责好了。薇娜,妳先下去忙吧。

    是的,舰长。听到舰长的吩咐,薇娜便退了出去。

    谢谢舰长。我一边道谢,一边心里却有种不明原由的浮现在脑海。

    的。

    奇怪,明明刚刚就和薇娜打了三发了,现在一看到艾丽斯舰长也这么漂亮,就又有

    需求了吗?

    当然,这样的想法一浮现在脑海,[过滤]也老实地出现了正常反应。

    糟糕,竟然想到发呆了。发觉到我还站在上官的面前,连忙回过神来,却发现

    舰长同样也呆站在我面前,眼神和之前薇娜的状况一样,两眼无神。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边讶异于舰长的样子,一边用手在她面前挥舞着。

    没有反应。

    那就是说,现在的她可以让我为所欲为了吗?

    不知道为何,只要想到的事情,就似乎把其他的事情都抛在一旁了。

    我轻轻地把舰长的窄裙掀起来,看到的除了黑色的吊带袜之外,却看不到原本应该

    有的黑色[过滤],而是金黄色的浓密[过滤]。

    可以看到,覆盖在[过滤]下的蜜[过滤]呈现不该有的潮湿状态。

    她动情了?

    我再把她军服前的拉链拉开来,让她的丰胸暴露在空气之中-果然没穿内衣。

    喔喔……不行,忍不住了。看到舰长如此诱人的姿态,我二话不说,掏出分身

    就往舰长的蜜[过滤][过滤]了进去。

    [过滤]……她只是轻哼了一声,然后就举起双手抱着我,一腿还举起放在一旁的矮

    桌上,轻轻地扭动着[过滤],激情地吻着我。

    我自然也响应她的动作,一手抓着她举起的大腿,[过滤]用力地往前顶。

    的感觉真的很舒服。整个房间除了我们两人的喘息声之外,就只有肉碰肉的[敏感词]

    糜声而已。

    不过,毕竟前面就[过滤]出三次了,现在要让我[过滤]第四次还真有点困难。

    就让我好好享受一下舰长的身体吧……如果我在舰上的工作就只有的话,那这

    里还真是男人的天堂呢。

    这时,艾丽斯舰长竟然呼应了我的想法-现在的她虽然眼神已经恢复正常,但艳情

    荡漾的表情依然没变:你的职责就是陪我们,任何地点任何时间都可以找我们

    ,看是要一对一还是多对一,我们都会让你满意的。

    这会不会……太顺我意了?不过现在美女在怀,还是先享受要紧。

    我抱着艾丽斯,让身体躺在那柔软的床上,让她骑在我身上,尽情地摆动肢体。

    [过滤][过滤]……好棒……[过滤]的真深……[过滤][过滤]……她闭着眼睛享受着,胸部随着身

    体的摆动而剧烈晃动着。

    而我则是好整以暇地躺着看着舰长的浪荡表演。

    这时,舰长卧室的门被打了开来,走进来的是一位同样穿着窄裙式样的军服,没有

    表情的银色短发女性。

    完全无视于我和艾丽斯的场景,女性走到舰长身盵过滤]档溃航⒊ぃ虮ㄊ奔?

    到了。

    [过滤]……我、我知道了……听到短发女性的话,舰长有点依依不舍地从我身上起

    身:那这里就拜托妳了,雷莎副舰长。

    是的,舰长。听到舰长的命令,雷莎立即把短裙拉竅过滤]冻瞿且桓济挥械?

    蜜[过滤],然后在舰长离开床后,便爬上床跨坐在我身上,扶着我的分身,缓慢而确实地

    将我的分身含进她的蜜[过滤]里。

    没有感觉到[过滤]涩,感觉到的只有温湿而热情的蠕动。

    至于舰长,则是连衣服都没有整理,拿起放在一旁桌上的几份报告,就离开了房间。

    替代舰长而骑在我身上的雷莎,脸上除了略红之外,并没有明显的表情,只是一味

    地上下摆动肢体,我还可以看到胸部在衣服内晃动的模样。

    唯一可感觉到的,就是蜜[过滤]里那蠕动异常剧烈的挤压感。

    不知道为何,看到雷莎那宛如人偶的表现,我的分身反而更有兴致。

    对了,看之前薇娜和刚刚舰长的模样,说不定现在这艘船上的所有女性,都会依照

    着我的思考在行动的吗?

    就拿雷莎来试试看吧……但要怎么作呢?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雷莎的双眼表现出我的想法-在原本看着我的双眼突然失去

    了焦距的同时,身体的动作也变缓了。

    只要我有类似的想法,就可以[过滤]控对方的意识?

    先起来走到桌上的计算机前面吧。在我的意识驱动下,雷莎站了起来,径自走到

    了书桌前,就这样站着不动。

    而我则是走了过去,坐在椅子上之后,再让雷莎坐下来-当然,分身再一次地进入

    了雷莎的蜜[过滤]之内,继续品尝女性的美妙。

    接着,我让她打开了计算机,并与监视系统链接-没一会,计算机其实应该说是终端

    机银幕上出现了舰长的所在地:会议室。

    这时的舰长艾丽斯正对着下面七人我和雷莎在这里报告目前状况-不过看着她

    衣衫不整,硕大的胸部随着身体移动而在空气中晃动,连被掀上去的短裙也依然保持

    原状,露出潮湿的[过滤]和蜜[过滤],看起来还真是怪不协调的。

    我想看看……雷莎看着舰长的[过滤]露模样而[过滤]的样子……这样的想法一出,雷

    莎的双手就开始有了动作-一手往两腿间伸去,一手则是拉开了衣服的拉链,并且伸

    进了衣服里。

    动作不是很激烈,但雷莎似乎十分舒服,伴随着喘息声,整个人就躺在我的怀里自

    慰着。

    我稍微移动了一下方向,打开了监视系统上的监听系统,让我可以听到会议室的声

    音。

    ……因为目前连导航计算机都是一片空白,所以我们目前无法得知这艘船会航向何

    处。不过舰长的话到让我不禁起鸡皮疙瘩:现阶段除了从现有数据重构数据之外

    ,就是请大家做好自己的内务事,有事情也要立即通知大家。

    是,舰长。众人答道。

    看来会议已经结束,接着大家就走出了会议室。

    看来我晚了一步的样子-会议室没人之后,我就顺手关掉了计算机对会议室的联机。

    然后,我把注意力移回到身上的雷莎。

    这时的雷莎一手扶着椅把,一手则是轻轻摸着我分身下的弹药库,然后双脚着地,

    饥渴地上下摆动着身体。

    把我的分身当成按摩棒了吗?而且看她的动作剧烈许多,显然已经快要了。

    但即使如此,雷莎还是只有[过滤]、[过滤]……地轻声叫着而已。

    呜!突然地,雷莎身体停止动作,全身僵直的同时,大量的热液冲刷着我的分

    身……不过还没办法让我[过滤]出今天的第四发[过滤]。

    哈、哈……过后的雷莎,整个人就躺在我身上,享受着的余韵。

    这时,艾丽斯舰长也走了进来-看到雷莎的样子,只是微笑着:有满足上尉的要

    求吗?

    是……十分抱歉……连敬礼的力气都没有,雷莎有气无力,却带着满足的表情

    答道:刚刚……幻想着和舰长抱在一起……所以……

    呵呵……这样可不行喔,雷莎。变成了带着亲昵的叫法,艾丽斯舰长走了过去

    ,弯腰就给了雷莎一个深吻。

    虽然都是女性,但两人深吻的模样却与情侣没什么两样。

    如果可以同时玩她们两人就好了……

    呼应我这样的想法的,是从分身下方延伸出来的,宛如触手般的肉色物体,不偏不

    倚地[过滤]进了艾丽斯的蜜[过滤]之中。

    很奇怪地,我并没有为什么我会有这东西的想法,反而只觉得喔,这样就很

    方便了而已……

    而被我这突然攻击的艾丽斯,也没有任何讶异的模样,反而顺势扭了几下[过滤]

    ,让触手更加深入后,便抱着雷莎,继续两人的深吻。

    我从椅子上起身,让我们三人维持着刚刚的姿态,倒在一旁的床上。

    然后,我让雷莎趴在艾丽斯的身上,然后我就用背后姿,抓着雷莎的[过滤],就这样

    前后[过滤]了起来。

    雷莎也没覽过滤]怨缘嘏孔牛窃谏钗侵螅加肹过滤]舔着艾丽斯的丰胸,从[敏感词]房

    到[敏感词]首,细心体贴地舔着、吸着。

    呵呵……妳还是这么会玩……喔……艾丽斯被舔得发出满意的哼声。

    原来妳们还是同性恋[过滤]?我一边舒服地品尝雷莎的蜜[过滤],一边问道。

    是[过滤],但是有你在,我们会玩得更尽兴呢……艾丽斯这样回答着:[过滤]脆今晚

    上尉你就陪我们睡好了……不然说不定我们会睡不着呢……妳说是吗,雷莎?

    没有回答艾丽斯的问题,现在的雷莎专心地服务着艾丽斯。

    张开双眼,眼里印入的是艾丽斯那满足的睡脸。

    现在想想,好像光和她们两人就私磨了快三个小时,然后雷莎副舰长要去巡逻而先

    走一步因为身上的衣服被我扒光了,所以当时的她还是只穿着脚上的黑色丝袜,就

    这样离开了房间,我就在艾丽斯的身上又发[过滤]了一小时才满意地睡去。

    我抬头看看一旁的电子时钟……已经中午了。

    虽然艾丽斯的身体让我百玩不厌,不过这艘船舰也不是只有艾丽斯而已。

    我在不吵醒艾丽斯的情况下离开艾丽斯那令人垂涎的身体,然后简单地冲了个澡、

    穿好了衣服,才离开艾丽斯的寝室……毕竟,我还是不习惯[过滤]身在船舰里跑动。

    我并没有想要去那盵过滤]椭皇窃谕ǖ郎仙⒉蕉选?

    途中,我遇到了正往自己走过来的雷莎副舰长-这时的她已经是穿戴整齐的模样,

    但我还是可以看到衣服里晃动的胸部。

    副舰长好。

    [过滤],雷莎严肃地回应了我的招呼后,说道:身体的状况好多了吗?马克上尉?

    好很多了,谢谢副舰长关心。

    那舰长呢?

    她还在睡,大概是昨天太累了。

    [过滤],我知道了。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理解之后,雷莎说道:有需要我们陪的话

    ,到我的寝室还是舰长的寝室都可以。我现在要去处理报表了,你就先逛逛熟悉环境

    吧,看能不能想起些什么。

    这可真是违反军中常理的话语[过滤]……。

    目送雷莎离开之后,我继续往前移动。

    通道的重力明显比各寝室要稍微轻一点,脚稍微用力踩就可以跳满远的一段距离。

    而且旁边每隔一段距离就覽过滤]赜谌⒛诓客返南晗竿己臀恢帽甑牡闹斩嘶唬?

    倒让我省了不少事情。

    这艘船是超长距离运输用舰,所以里面配置大约只有二十到三十人,约大型一般战

    斗用船舰的三分之二。但是因为不知名的缘故,这艘船现在不但失去了移动的所有动

    力,就连目的地也因为计算机的问题而无法得知……等于说,这艘船现在是处于漂流状

    态中。

    稍微看了一下船体状况,发现动力炉和引擎遭到十分严重的破坏,虽然后来动力炉

    经过修复,但只能够提供内部动力,引擎则是没有材料,也没有技术人员能够修复…

    …

    人数的问题,大概是当时战斗时有人丧生的关系吧……但看起来,就连她们似乎都

    不清楚的样子。

    而且,大家对于现状,似乎一点都不慌张,还轻松地过着平常的生活……

    果然还是很怪异。

    从终端机收集了相关数据之后,我继续往前移动,目标则是餐厅。

    不过,中途一看到厕所的标示,我却不禁楞了一愣。

    没有标示是男厕所还是女厕所。

    这在男女有别的军队设施里,老实说是有点不太正常的事情……虽然说直到现在,

    一直都很奇怪。

    虽然没有想上厕所的冲动,但我还是走了进去。

    这一走进去,我却看到让人意外的场綶过滤]?

    一位女军官,站在男生用的小便器面前,就这样掀起了窄裙,露出没被[过滤]遮掩的

    秘处,就这样尿了起来-只见一道尿液以美丽的弧度,直接[过滤]进了小便池里。

    那一瞬间,强烈的需求从股间升起。

    就蟍过滤]驹谀潜甙伞谖业囊饽钕拢蛲曛蟮呐倬鸵恢闭驹谠兀?

    依然拉着已经被拉到腰部的窄裙,眼神呈现无焦距的恍惚状态。

    有了舰长与副舰长、医护士的经验,这次我就大胆了许多,走到她的背后,双手一

    伸就往她的胸部罩去-她的胸部比起舰长,小了一些,不过依然是份量十足。

    她留着一头紫色的卷发,看起来十分可爱,身体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气……是喷

    了香水吗?

    今天……就让她以这样的姿态过一天吧。在恶作剧的想法之下,我把她的窄裙

    整个脱掉,然后让她拿在手上。

    接着,我让她双手撑着小便器,[过滤]对着我,而我则是拿出分身,一股脑地就从背

    后[过滤]进她的蜜[过滤]之中-即使没经过的步骤,但她的蜜[过滤]已经很湿了。

    唔……她似乎是感觉到分身[过滤]进自己蜜[过滤]的感觉,不禁发出了哼声。

    名字是?我一边运动[过滤]一边问道。

    ……凯瑟琳、情报组的中尉。她轻声地回答着,下身却已经开始迎合着我的动

    作。

    我拉开她胸前的拉链,让她的胸部露出在衣服之外,然后双手继续咨意地玩弄着。

    这时,又有人进入了厕所……是医护士薇娜。

    她似乎并不在意我和凯瑟琳,同样地站在小便器前,拉起了窄裙就上起了厕所。

    上完厕所,她整理好窄裙后,才对我问道:身体好多了吗?

    托妳的福,应该还好吧。我以客套话回答着,但[过滤]的动作并没有停止。

    如果有身体上的问题,别忘了来医护室检查喔。叮咛完后,薇娜就离开了厕所。

    薇娜走后,我继续在厕所与凯瑟琳[过滤],直捅了十几分钟,才把浓白的[过滤][过滤]进了

    她体内-这期间,她已经了两次。

    我将分身抽出后,便开始整理衣服。而她则是像刚上完厕所的样子,稍稍整理衣服

    之后,就无视于露出衣服外的胸部、以及赤[过滤]的[过滤],就拿着窄裙走出了厕所,[过滤]

    液混合着[敏感词]水,一滴滴地滴落在地板上,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整理好衣服之后,我离开厕所,继续往我想的方向走去。

    没多久,我来到了餐厅-也许是因为节约能源的关系,餐厅只点了几个灯到够亮的

    地步而已,看起来就一副没在运作的模样。

    不过,我在里面看到两个人,就坐在双人桌的两盵过滤]槐吆茸趴Х纫槐吡奶臁?

    目前,我遇到了舰长艾丽斯、副舰长雷莎、医护士薇娜、以及刚刚的情报组中尉凯

    萨琳……一共四人。

    也就是说,还有五个人我还没见过。

    唷。我走了过去向她们打招呼。

    嗨嗨。其中一位留着褐色双马尾的女军官首先对我回礼:好多了吗?

    有些事情还想不起来而已,其他的已经没问题了。

    那你知道我的名字吗?她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

    ……饶了我吧。我直接投降。

    她是艾妮少尉,和另一位还在值勤的梭琳少尉负责雷达监控。这时,另一位留

    着一头亮丽银色直发的女军官这时才开口说道:我是娜塔莎少尉,负责武器相关调

    度……不过现在倒是单纯帮姊姊雷莎的忙而已。

    原来娜塔莎还是雷莎的妹妹。

    ……所以现在妳们在这边聊天?

    是[过滤],我还要两小时才要和梭琳换班,就和也在休息的娜塔莎聊天打发时间了。艾妮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上尉也是没事作吗?

    算是没事吧……想先熟悉一下这艘船的环境。

    这样[过滤]……那先陪陪我们吧。艾妮边说,边伸手把我拉了过来,在她站起来的

    时候,让我作在她原本坐的位子上,然后自己再坐在我的腿上。

    属于少女的体香,随着呼吸缓缓地进入我的鼻子里。

    要我怎么陪?这次换我明知故问了。

    随你啰。艾妮的表情依然是[过滤]朗的微笑:舰长已经下令了,只要你能满足,

    我们的身体随便你怎么玩。

    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那我就不客气啰。听到艾妮的话,我当然不会客气,一手直接伸进她的窄裙,

    玩弄着她那潮湿的蜜[过滤],一手则是拉开衣服的拉链,让她那刚好可以一手掌握的胸部

    跑出来后,咨意地捏弄着。

    艾妮也不含糊,双手先是将裤挡拉链拉开,让我的分身跑出来后,就开始用手前后

    套弄着。

    至于娜塔莎,则是好整以暇地看着我和艾妮的春宫秀。

    没多久,彷佛是无法忍耐一般,艾妮蟍过滤]酒鹄窗颜瓜破鹄矗缓蠓鲎欧稚砭鸵还?

    脑地坐了下去,瞬间将我的分身含进蜜[过滤]里。

    喔喔……好涨喔。艾妮发出浪荡的吐息后,又把原本掀起的窄裙往下拉,将我

    和她的交合处遮了起来。

    娜塔莎也想要吧?艾妮一边发出舒服的喘息,一边问着面前的娜塔莎:上尉

    的东西好大喔……塞的我差点喘不过气呢。

    妳先用吧,我可以等等。

    就一起吧。心随意转,就如同之前与艾丽斯舰长和雷莎副舰长一样的状况,从

    分身下方又延伸出一根触手,直接伸进娜塔莎的窄裙,直接[过滤]进她的蜜[过滤]之中。

    [过滤]……对我突然的袭击似乎不以为意,娜塔莎只是轻哼了一声,大腿因为触手

    的关系而稍微打开了些。

    我的里面,有比我姊姊的好吗?娜塔莎面色潮红,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

    我不喜欢比较这个……各有千秋[过滤]。我一边避重就轻地回答着娜塔莎的问题,

    一边手指轻轻地捏着艾妮的[敏感词]首。

    你还真会说籟过滤]人槐咚担槐呋拱岩路蠢螅稚旖ッ?

    自己的[敏感词]房:不过,我可不想输给姊姊……

    我也不会输给妳喔。艾妮也不甘示弱,开始扭腰摆臀,刺激着我的分身。

    娜塔莎这时也站了起来,整个人坐在椅背上,,双脚则是举起踩在椅子上,让窄裙

    内蜜[过滤]被触手抽[过滤]的场景展现在艾妮和我的面荹过滤]?

    然后,她双手手肘放在双脚上,让自己形成往前倾的姿势。这一来她的双峰就以下

    垂的美妙姿态露出在衣服之外晃动着。

    而我,则是把艾妮往前压,让她趴在桌子上,然后抓着她的[过滤],轻轻地往前顶着。

    艾妮也很顺从地往前倾,双手托腮在桌子上,像是看戏一般地,双眼直盯着娜塔莎

    窄裙里的风景看。

    让艾妮尝尝妳的[敏感词]水味道吧,娜塔莎。在我的意识控制下,娜塔莎从椅子下来

    站在艾妮面前,然后把窄裙整个拉竅过滤]冻霰淮ナ殖閇过滤]的蜜[过滤]后,就抱着艾妮的头,

    往自己的两腿间塞去。

    艾妮也很高兴地,伸出[过滤]不断舔弄着娜塔莎的蜜[过滤]。

    为了让两人方便,我把艾妮整个人翻过来,然后让娜塔莎趴在艾妮身上,就这样两

    个人就以六九之姿互相舔弄着对方的蜜[过滤],而我也就这样抓着艾妮的两腿,猛烈地进

    行抽[过滤]运动。

    呼呼……娜塔莎的蜜[过滤]被抽[过滤]的样子好好看喔……

    艾妮的也不错[过滤]……[过滤][过滤]……再深一点,再深一点……

    两人不断[敏感词]浪地叫着,[过滤]不断地迎合着分身或触手的抽[过滤]动作。大量的[敏感词]水不断

    地从交合处喷出、洒出,不只沾得两人的脸上、嘴上都是[敏感词]水,连桌上、地面都是一

    滩滩的水渍。

    我们三人作得正[过滤],脚步声由远至近,往我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我转头一看:是医护士薇娜。

    她完全无视于我们三人的[敏感词]戏,以十分平常的口吻说道:娜塔莎,副舰长要找妳

    过去到副舰长室一趟。

    但我现在正在忙耶……娜塔莎翘高[过滤],露出被触手抽[过滤]的蜜[过滤],一副春情泛

    滥的模样。

    那就完事之后再去副舰长室吧。果然,任何事情都比不上服侍我要来的紧急。

    薇娜,我一边进行[过滤]的运动,一边以开玩笑般的口吻问着薇娜:[敏感词]水流

    出来了吗?

    是的,已经流出来了。面对我的询问,薇娜倒是微笑着,十分坦白地回答,而

    且还自动地把窄裙掀起来……正如她所说,[敏感词]水正缓慢地从蜜[过滤]里流出,沿着大腿流

    下来。

    这时,艾妮扭动[过滤]的动作突然加剧,口中直哼着:喔喔……不行,要飞了……

    上尉的东西要让我飞了……

    听到艾妮的叫声,娜塔莎直接用手指直捏着自己和艾妮的[过滤]:别、别只顾妳自

    己[过滤]……

    听到她们的声音,我自然是更加卖力,直到……

    [过滤][过滤]……

    [过滤]~~~

    两人同一时间发出了舒服而高亢的叫声,在身体僵直的同时达到了,而我也乐

    得将[过滤]全部[过滤]进了他们的体内。

    那么,我和薇娜先离开了。完事后,娜塔莎和薇娜就往副舰长室的方向移动-

    当然娜塔莎身上的衣服还是保持着时的模样,凌乱不堪;而薇娜甚至是上翻的窄

    裙完全没放下来,任由蜜[过滤]暴露在大家的面前,[敏感词]水缓缓地沿着大腿流下到地面。

    我并没有让分身离开艾妮的体内,反而是抱起了她,就这样保持着交合的姿态,往

    舰桥的方向移动。

    艾妮的体重因为舰内重力的关系,并没有让我感到吃力,而艾妮似乎也很享受这样

    的状态,双脚夹着我的腰,双手并没有抱着我,反而让身体向后倾,在我的面前玩弄

    着自己的[敏感词]房。

    这让我不得不抱着她走着。

    这样很舒服吗?

    舒服[过滤]……而且我想让胸部再大一点嘛……艾妮天真地说着。

    经过了约十分钟的时间,我和艾妮来到了舰桥。

    所谓的舰桥,其实只是这艘船的控制中心,为了防止敌方攻击直接命中,所以被设

    置在船舰的中心,必要时也可以与船舰切离成为救生艇。

    因为如此,舰桥并没有可以看到船外的窗户,而是被许多的银幕所占据。中间舰长

    的位置被抬竅过滤]岳嗫厮闹艿淖纯觥比幌衷谖蛔由喜⒚挥腥恕?

    目前舰桥只有一个人-应该就是娜塔莎说的梭琳少尉了吧。她坐在位子上,看起来

    并没有像是在监控或是在工作,反倒像是……在发呆?

    我抱着艾妮走了过去察看-梭琳留着一头十分长的黑色直发,有着东方女性的特质

    ……不过这时的她却是闭着眼睛,显然是睡着了。双手却埋在窄裙被拉高的两腿之间

    ,仔细一看还可以看到手指正深深地[过滤]进蜜[过滤]之中。

    呵呵……梭琳[过滤]到睡着了呢。

    那我来帮她发[过滤]一下好了。

    好[过滤]……听到我的话,艾妮乖乖地从我身上下来后,说道:那我先去执行任

    务了,你就好好玩梭琳吧。

    说着,艾妮便走到旁边的位子上坐好后,便开始敲打着面前的键盘。

    而我,也开始了我的工作-我将梭琳的双脚打开,然后拿开她的双手,露出那还流

    着[敏感词]水的蜜[过滤],接着就是二话不说,把分身[过滤]了进去。

    梭琳没有反应,连睡觉时的呼吸都没有改变。不过她的蜜[过滤]在我的分身[过滤]进去的瞬

    间,有种突然紧缩的感觉……

    来,现在的妳就这样继续[过滤]吧……在我的意识[过滤]控下,梭琳被我移开的双手

    又开始移动,不过是一手拉开了衣服的拉链,伸进去摸着自己的胸部,另一手则是往

    两腿间伸去,开始捏着自己那已经[敏感词]的[过滤]。

    而我,则是轻轻地抽动分身。每动一次,梭琳就不由自主地哼出声来。

    我一边玩弄着梭琳,一边看着一旁的艾妮-只见她已经停下打着键盘的手,将两腿

    打得开开地,跨在椅子手把上,两手则是沾着从蜜[过滤]流出来的[敏感词]水与[过滤]的混合,像

    是在品尝美食一般地,用手指沾着送进口里。

    这时,一旁传来脚步声-是舰长艾丽斯。她的穿著已经恢复平常的模样:唉呀,

    梭琳又在值勤时[过滤]了吗?真是不好的嗜好。

    她的语意不带有一丝怒意,反而带着点赞赏与笑意。

    她走向我:马克上尉,有需要我的地方吗?

    听到她的问话,我突然有种恶作剧般的想法:麻烦广播一下,今天大家不用穿窄

    裙,就这样。

    我知道了。对我的话,艾丽斯不带有一丝疑惑,就这样照着我的想法,先是对

    全舰广播之后,自己也把窄裙脱了下来,露出那金黄色的,却带着水珠的[过滤]。

    不只艾丽斯,连艾妮也照作不误……只是她的蜜[过滤]除了[敏感词]水,还有一滴滴的白色液

    体渗出。

    至于梭琳,则是因为我的意识[过滤]控而处于沈睡中,所以没有照作。

    我继续地用分身服务着梭琳的蜜[过滤],双手抓着椅子,就这样慢慢挺动着。

    唔!梭琳似乎很容易,没几分钟她就开始全身开始短暂的抽蓄,[敏感词]水一股

    一股地冲刷着我的分身。

    她那带着潮红的脸蛋挂着有点羞意的笑意,让我的动作越来越快。

    [过滤][过滤]……当我把[过滤][过滤]进去的时候,梭琳更是吐出了满意的气息,又是一阵剧

    烈的颤抖后,就摊在椅子上。

    不久,她张开了眼睛,一看到我,就娇羞地说道:原来是上尉[过滤]……难怪怎么这

    么舒服……说到这里,梭琳起身抱住了我,接着就是一阵深情的热吻。

    我顺势将她抱了起来,她也将双脚顺便夹住了我的腰,整个人就这样攀在我身上。

    她并不会很重,我可以轻松地抱起她。

    吻到心满意足,离开我的嘴之后,梭琳依然是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来,抱我到

    我的房间,等我换好衣服我们再继续。

    换衣服?

    呵呵……梭琳房间里很多奇特的衣服,一旁的艾妮说道:等下你去看了就知

    道了。

    ……好吧。既然有新鲜的东西可以增加乐趣,我没理由不从-就这样,我和梭

    琳就在交合的状态下,一步步地往她的房间走去。

    来到她的房间之后,我才让她离开我的身上,让她在蜜[过滤]还沾着[过滤]的状态下换衣

    服。

    不过,梭琳才刚把身上的制服脱下来,剩下白色的吊带袜时,随着门打开,雷莎走

    了进来-当然[过滤]除了吊带袜之外,什么都没有穿,光滑的蜜[过滤]就这样暴露在我的

    面荹过滤]?

    有事吗?

    现在是休息时间,所以想看看上尉这边需不需要我。雷莎的表情还是没有多大

    变动:因为刚好看到上尉抱着梭琳进来,所以就跟着进来了。

    那好,趁着梭琳在换衣服时,妳先过来吧。

    我知道了。没有任何的犹豫,雷莎走了过来,一手抓着我的分身,一[过滤]就坐

    了下去。

    当雷莎专心地在摆动[过滤]时,一旁的梭琳也换好了衣服-是一件红色的旗袍,将梭

    琳的身材完全衬托出来。而且因为没穿内衣,旗袍上还可以看到丰满胸部前的突起。

    梭琳,拿件妳认为雷莎穿起来不错的衣服给她换吧。

    我知道了。听到我的话,梭琳立即又去衣橱里挑选着衣服。

    雷莎,等下妳就保持现在的样子,换衣服给我看。

    我知道了。在我的注视之下,雷莎毫不扭捏地将身上的军服脱掉,然后接过梭

    琳给的衣服,在我的面前演出换衣秀。

    雷莎换的是一套蓝色的连身修女服,不过因为她的蜜[过滤]还含着我的分身不放,所以

    穿法变成由上往下套才能穿上去。

    这样可以吗?穿上修女服的雷莎,别有一番风味。

    [过滤],那今天你就和梭琳穿这一件吧。

    [过滤],我知道了。听到我的指示之后,换好衣服之后的雷莎继续摆动着[过滤],胸

    部就在衣服里晃动着,诱惑感十足。

    梭琳当然不会就站在一旁看而已-她跨坐在我的胸前,开始和雷莎演出激情的同性

    恋秀。

    她一手伸进裙子里,一手则是捧起雷莎的脸,深情地吻着。而雷莎也回吻着梭琳,

    双手也隔着衣服抚弄着梭琳的胸部。

    而我,则是用触手[过滤]进了梭琳的蜜[过滤]之中,让她的[过滤]随着触手的抽动频率而晃动

    着。

    我正想欣赏着两人的秀,没想到此时门又打了开来……是医护士薇娜。她的下

    半身也是除了吊带袜之外,就什么也没穿。

    唉呀,雷莎副舰长先来了[过滤]……

    没关系,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招招手,让薇娜跨坐在我脸上。

    那么,请上尉好好尝尝我的味道。薇娜一副十分兴奋的模样。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一边伸出[过滤]舔弄着薇娜的蜜[过滤],一边双手则是往薇娜的

    胸部伸去。薇娜也十分高兴地将衣服拉链拉开,露出胸部让我摸个够。

    薇娜的蜜[过滤]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气,让我舔的更加起劲,舌尖不断地在[过滤]与两片肉

    之间来回,[敏感词]水也慢慢地渗进我的嘴里。

    而薇娜也舒服地抓着我的手,在自己的胸部上乱搓,[过滤]也随着我的舔弄而乱晃:

    [过滤][过滤][过滤]……上尉的[过滤]好坏喔……舔的人家心[过滤][过滤]……

    薇娜的水很好喝喔。

    那上尉要努力舔,才可以喝更多喔。薇娜放开我的手,自己玩弄起自己的胸部

    了。

    喝够了薇娜的[敏感词]水后,我让她退到一旁,第二根触手立即将她填满了。

    [过滤][过滤]……上尉,我的那里……好舒服好满喔……薇娜双蚚过滤]趴娑宰盼遥?

    我看清楚她的蜜[过滤]被抽[过滤]的样子。

    也许是躺着很闲,我起身抓着前方梭琳的双脚,把略微缩短的触手随着[过滤]往上挺

    动,次次刺进她的最深处。

    梭琳向后仰,让胸部随着迎合的身体摆动而晃动着。

    而雷莎也不甘示弱,弯腰舔着梭琳硬起来的[敏感词]头,[过滤]也不断地上下摆动。

    巨大的树。

    没有树叶,有着只是令人感觉到恶心的肉色树[过滤]和树枝。

    无数纤细的树枝像是触手一般,在空中挥舞着。

    粗壮的树枝末端长的不是花朵,而是一颗颗足以塞进一个人的,表面光滑的[过滤]。

    整棵树霸占了动力炉,靠着动力炉的能量成长。

    在树[过滤]的中心,也有着透明的[过滤],而且还可以从外面看到人覽过滤]?

    仔细一看……里面的人还可以清楚地辨识面孔。

    但……

    那不是我吗?

    让我醒来的,是突然的警报声。

    没时间去回想刚刚梦里的景象,我连忙起身-原本身上的三人只剩下梭琳全身酥软

    地躺在我身上,不过一听到警报声,襕过滤]⒓葱蚜斯础?

    我们把身上的衣服整理好梭琳身上还是穿着那件旗袍后,就往舰桥冲了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我一冲进舰桥,第一句话自然是询问警报声发布的原因。

    有不明船舰接近本舰。答话的是艾妮-她这时候的表情,正经到和之前[过滤]的

    表情几乎是判若两人。

    确定不是我方船舰还是敌方船舰吗?

    两方都不是,连型号也无法判读。

    说不定……是想抢夺军事物资的宇宙海盗吧。这时艾丽斯说道:根据书面资

    料判定,这附近宙域确实是覽过滤]鹎蓝崾录?

    可是……这艘船并没有足以击退海盗的武器,这要怎么办才好?

    [过滤]……这艘船并没有任何运送物资,让她们夺走了也就算了。但我不能不管这艘

    船上的妳们。艾丽斯说完后,便转头看着我,似乎是要我下决定:上尉的意见呢?

    这个嘛……被艾丽斯这一问,我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那一瞬间,脑海里浮现起某个画面……

    ……就让那些海盗进来吧。

    白兵战吗?确实也只能这样放手一搏了。接受了我的建议,艾丽斯开始下令:

    全舰除了照明用的能源之外,全部关闭,伪装成这艘船是空船的假象。然后全舰所

    有人去拿武器,散落在各角落准备应战……

    不,不需要。这时的我,就像是有人在控制我的嘴巴一般,所说的话完全超出

    我的想象:我一个人……就可以摆平。妳们躲在这里,监视舰内状况就好了。

    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艾丽斯竟然一点怀疑都没有:我知道了,就照上尉的决定。

    在艾丽斯的命令下,全舰九名女性成员有七人都进入了舰桥。

    而我,则是站在舰桥门外,等着剩下的两人到来。

    没几分钟,两个人影快步地跑了过来。

    把长发绑着两串麻花辫的是文书士美幸,而留着一头黑色短发的则是运输士翎。

    一如之前我给艾丽斯下的命令,两人上半身是标准的军服,但[过滤]却只穿着黑色

    的吊带袜,露出黑色的[过滤]。

    一看到我站在门口,两人立即对我行军礼:上尉好!

    我点点头回礼之后,一边伸出手抚摸她们那都很丰满的胸部,一边说道:在进去

    前先帮我消除紧张一下吧。

    真是的,都什么时候了……带着嘲讽的言语,翎的身体倒是配合着我,一脚抬

    竅过滤]梦业姆稚砜梢运忱胨纳硖澹篬过滤]……希望你等下……把海盗处理掉时…

    …也能像现在这么猛……

    别忘了我喔。至于一旁的美幸,则是在翎的背后,把翎衣服的钮扣解开,露出

    丰满的胸部,然后双手开始萚过滤]拧?

    我当然也没有让美幸的蜜[过滤]闲着,让触手好好安慰着。

    或许是为了争取时间,两人的动作十分积极,我几乎都不用动手,就能享受到不错

    的快感。

    [过滤][过滤]……[过滤]……很快地降临在她们身上,不过我倒是还没到[过滤][过滤]的程

    度就是了。

    我还没发[过滤]够喔。

    [过滤]……闭上眼睛,翎抱着我,让我抓着她的脚,开始狂冲猛冲。

    走廊上,响起了阵阵肉与肉碰撞的声音。

    单纯的[过滤]欲,让我的[过滤]很快地在她们的体内爆发。

    请上尉加油喔。说完鼓励我的话之后,两人就这样衣装不整地进入舰桥-不只

    两人两腿间和蜜[过滤]都是我的[过滤],连地上也都是一点一点的白色液体。

    整理好衣服之后,我第一个要去的地点,是这艘船的动力炉区。

    脑海里的声音,让我觉得不去那边不行。

    距离现在的时间大约有一百三十七年了吧。

    这艘军用货船在回程中,空间跳跃的坐标出现了异常,结果被吸进了黑洞之中。

    在黑洞之中所经过的时间其实不到两秒钟,但当这艘船再出现在宇宙空间时,却已

    经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

    四周空无一物。

    然而在动力炉区,却有个不速之客。

    从没见过的巨大树,将整个动力炉完全攀附住。

    它破坏了整艘船的动力系统与推进系统,而且侵入整艘船的结构,只留下了能够让

    人活下去的基本运转与空间。

    这艘船成了它身体的一部份。

    船内所有的女性全部被从四周冒出来的触手所抓,而男性几乎无一幸免地被杀害…

    …除了我。

    被抓的女性全部像果实一般地,被包覆起来吊挂在树枝尖端,而我则是被埋进了树

    [过滤]之中。

    这棵被称为[敏感词]魔树的怪树拥有自我意识,但在黑洞之中的时间,让它的自我意

    识渐渐消失。

    为了取得新的,它找上了我。

    但它的意识,却无法转移到我身上……不对,不是无法转移,而是在我身体完成

    改造的同时,它的意识也消失了。

    这也就是为何我会没覽过滤]ゼ且涞墓叵担疽馐蹲浦螅幼啪褪羌且涞囊迫搿5馐都热幻蛔瞥晒Γ匀缓笮亩饕簿兔话旆绦氯ァ?

    而现在,也许是因为我这个意识开始稳定,原本树里的知识开始渐渐地流进我

    的脑海里。

    这棵树除了以动力炉的能量为主之外,也可以吸取男女交合时产生的能量。

    所以在我醒来之前,树也从那些被抓的女性之中,挑出已经改造成功的女性植入假

    记忆与假人格,作为以后生活的需要。

    就是艾丽斯她们。

    而现在,为了击退来敌,我必须和[敏感词]魔树再一次接触。

    我走到动力炉区的通道门前,稍一伸手门就打了开来。

    经过几公尺的通道之后,眼中所看到的,是那明亮的照明,充满整个起码十公尺高

    的动力炉区。

    只是除了原本的动力炉区,无数肉色或灰白色的树枝,缠绕着四周的管线与地面。

    往上一看,还可以看到几颗黄色的果实,吊挂在树枝前端。

    背后通道的门,自动关了上去。

    我走到缠绕在动力卢前端的主树[过滤]上,附近的树[过滤]立即在我面前缠绕成椅子。我转

    身坐下去的同时,一部份的树枝轻轻地缠绕着我的手和身体,而且前端还和我的身体

    融合在一起。

    那一瞬间,整艘船的状况,在我脑海里浮现。甚至于连船外的状况,也能完全掌握。

    一艘看起来盵过滤]馑一醮勾笊狭奖兜暮谏浇ⅲ夯航咏獗摺?

    如果能夺到那艘船的话,就连武装也没问题了吧。

    我静静地看着那艘战舰靠近这里,然后放出接连通道,与货船相连。

    然后,把接连处的墙壁整个切开打掉之后,十数名穿着清凉,手上却带着重兵器或

    冷兵器的女性人员一个个冲了进来。

    然后,随着十分有气势的女声传来,一名穿着远比其他人要华丽许多,手上还拿着

    细剑的女性走了出来:把这艘船上值钱的物品全部拿过来,遇有抵抗就全杀了!

    听到她说的话,我不禁笑了出来。

    谁?显然我的声音也传了过去,看来像是带队者的女性大声地询问,四周的女

    战士也紧张地四处张望。

    很可惜,这艘空船没有妳们要的任何东西。无视于她的发问,我开口说道:

    不过,这艘船可是已经有一百多年没有外人进来了呢……我以主人的身份欢迎妳们的

    到来。

    哼……被我们的到来吓到了,所以躲起来只敢用广播和我们说话吗?这个女的

    气势倒真的不小。

    不,因为我觉得没必要,就这样而已。说到这里,我脑海的视线又往那艘战舰

    看去:倒是……我对妳们的船倒满有兴趣的……

    什么意思?她才刚吐出这句问话,整个人的表情突然一震,而且四周的女战士

    也出现慌乱的模样。

    其实在我说话的同时,我从船舰边伸出了树枝触手,将那艘战舰紧紧地抓住,甚至

    于还趁隙侵入其中,将残留在战舰里的人全部抓住了。

    约二十余人全部都是女性。

    你做了什么?一脸怒气,带队者大吼着。

    就如同妳所知道的。

    放开她们!

    办不到,因为妳们的存在,是我活下去的要素。

    什么?她显然还听不懂我话中之意。

    不过也只是呆了一下子,随后的尖叫声让她回了魂-大量的触手把她身后的女战士

    都抓了起来。

    她当然也不例外-只是她的身手确实了得,用手上的佩枪将靠近的触手[过滤]断。只是

    触手数量哪是她用佩枪就可以清除的,挣扎没多久她还是被涌上的触手给抓了起来。

    放开我!

    放开?说不定等一下妳们就会想要再舒服一点了呢……在我这样说的同时,触

    手群开始把那群女战士身上的所有装备、包含身上那顶多遮住重要部位的衣服全部扯

    掉。

    当然,这也包含在敌战舰里的女性们。

    [过滤]、好痛!

    痛[过滤]!

    呜……随着触手粗暴地[过滤]进蜜[过滤],女性们的惨叫声此起彼落,有的女性甚至还

    从交合处流出了血丝。

    带头的女性虽然不是处女,但连前戏都没做就硬生生地[过滤]进去,还是让她痛得直皱

    眉头。

    除了蜜[过滤]被触手侵犯,她们的嘴、双[敏感词]、甚至肛门都遭受到侵犯。

    各式各样的感觉透过触手,传送到我的脑海里。

    我透过触手,把提升的激素缓慢地释放到她们体内,甚至于把触手集合起来,

    弄成我的样子,从外表上就像是男与女的群交大会。

    [过滤]……身体……好奇怪……

    里面……[过滤]……

    还、还要,我还要……

    好、好棒,顶的好深……

    随着时间的经过,随着痛楚的消失,女性们的惨叫声渐渐地变成了欢愉的声,

    有的甚至抱住了前面的男性,放浪形骸地在其身上舞动着肢体。

    [过滤]……原来被[过滤]也会有这么[过滤]的时候……带队者也露出了陶醉的表情,让面前

    的男子躺在地上,自己在上面上下摆动着身体,眼前的丰满[敏感词]房不断地上下晃动

    着。

    我把意识暂时转移到和她交合的男子,以便进行近距离问籟过滤]?

    名字是?

    戴、戴琳司……是海盗船黑色蔷薇的船长……

    很舒服对吧?我伸出两手,尽情地抚摸着她的[敏感词]房。

    [过滤]、好、好舒服……你的好东西顶得好深……小[过滤][过滤]也是、小屁屁也是……现

    在的她,下身两个洞都塞满了触手,但她显然还不知足地,[过滤]狂顶猛甩。

    [过滤]、尿、尿出来了……

    飞了,我被顶飞了……

    [过滤]了、[过滤]得好舒服[过滤]……

    进、[过滤]进来了,热热的东西……

    女性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大量的[敏感词]水滴落地面,立即被吸收进去。

    之后的女性被触手放在地上,然后从地面延伸出的薄膜立即包围住该名女性后

    ,沈入地板之下,送到动力室里的[敏感词]魔树上,进行人体和[过滤]神上的改造。

    而在我身上的戴琳司,也开始断断续续地小,一股一股的[敏感词]水从交合处喷出体

    外。

    不过,我还不想这么快就放了她。

    我将她翻过身来,让她趴在地上。她一趴在地上,[过滤]就狂往后顶,生怕触手离开

    她的蜜[过滤]。

    唔,深一点,再深一点嘛……

    呵呵,真是个荡妇……

    对,我是荡妇,我喜欢被你你[过滤]……所以快点[过滤]进来嘛……

    那妳要好好听我的话喔。

    [过滤],我听、我是你的……

    在她近似发疯的叫喊声中,[过滤]灌满了她的[过滤]和肠道……

    放心……等妳们的都改造完毕之后,也不会去想会不会听从命令……意识

    回到原身的我,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很快地,经过了三个月。

    在会议室里,身为舰长的艾丽斯正在开会-但此时的她却是背对着坐在椅子上的我

    ,轻轻地将[过滤]一上一下吐纳着我的分身。上半身的军服完全没扣钮扣,让丰满的胸

    部暴露出来,让我的双手没得闲;[过滤]则只是穿着吊带袜,张开着大腿让交合处完

    全暴露在下面二三十个人的视线之中。

    她的表情十分认真,和身体此时的动作完全不搭调。

    不只是艾丽斯,下面二三十个人的穿著,相对于平常的军服上半身,[过滤]却都只

    有吊带袜,只差在颜色不同而已。

    有的女性似乎想获得我的注视,甚至两腿就这样跨在桌子上,拿着不知哪来的按摩

    棒,就这样在自己的蜜[过滤]内抽[过滤]着。

    顺便说明一下,原本的货船已经和先前掳获的战舰暂时性地合而为一,等候在未来

    的时间内,进行大规模的统合改造,让这艘船完全地成为我的一部份。

    目前的过渡时期,则是把生活重心渐渐转移到战舰上,以便流用各项装备与空间,

    例如这会议室便是一例。

    ……那么,会议就到这里为止。解散后大家就到各自的岗位上继续努力吧,以上。

    是,舰长。应答之后,众人便一哄而散,离开会议室。

    大家离开之后,艾丽斯依然继续在看报告,并没有从我身上离开的意思。

    整间会议室里,只有我和她的喘息声与蜜[过滤]与分身结合时发出的[敏感词]靡声而已。

    这时,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舰长,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不是别人,就是三个月前闯进来的,海盗船的

    女船长戴琳司。她身上并不是穿着军服,而是红色的旗袍,再加上她的好身材,

    可以说十分相衬的打扮。

    等一下我得去巡视,上尉这边就拜托妳了。

    我知道了。戴琳司一边应答,一边却跪在我与艾丽斯的前面,把头埋进双腿之

    间后,就开始舔了起来。

    戴琳司舔得让我很舒服,没多久我就把[过滤][过滤]了出来,不只艾丽斯的蜜[过滤]内外,连

    戴琳司的脸上也都是[过滤]。

    那么,我先离开了。带着后的余韵与狼狈不堪的[过滤],艾丽斯离开了会

    议室。

    艾丽斯一离开,戴琳司就坐到我身上来,把我的分身含进她那已经潮湿的蜜[过滤]里。

    而我则是把她旗袍的扣子解开,露出那不逊于艾丽斯的胸部,开始用手细细地玩弄着。

    戴琳司一边扭动肢体,一边说道:上尉大人,刚刚在会议室,有好几个人在下面

    [过滤]呢。

    那很好[过滤],那表示大家都很旺盛呢。

    对了,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喔。戴琳司轻声地说道:你知道吗,那一天,当我

    们侵入你所在的船舰,听到你的声音时,我那里……就已经湿了呢……

    原来你这么骚[过滤]……我一边说,一边用口轻咬着戴琳司那坚硬的[敏感词]头。

    因为……那是好久没闻到的男人气味嘛……被我这一咬,戴琳司更起劲地摆动

    肢体:我的身体……可是比舰长还棒喔。

    呵呵……已经有竞争意识啦?

    当然……人家就是因为要和你……才把整个战舰都给了你的……看她嗲声说话

    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是个女海盗。

    人格的改造虽然是随机,但只有她,我是故意塑造成对外强悍,对我则是像个小

    女人的形象。

    那,今天就陪我一整天吧。我一边说,一边把戴琳司整个人在交合状态中抱了

    起来。

    [过滤]……好高兴喔……紧抱着我,我站起来时的冲击,竟让她达到了。

    我抱着戴琳司走出会议室时,正好和走过来的凯瑟琳照面。

    有时间让我玩吗?

    只要是上尉的命令,不管多忙的事情都可以先搁置。凯瑟琳十分认真地这样说

    道。

    就这样,我们三人来到了我的房间……但打开门一看,却发现艾妮和薇娜两个人脱

    光了衣服,正在对方的蜜[过滤]上舔来舔去。

    我让她们无视我们的到来,抱着戴琳司坐在床上之后,继续让戴琳司服务着我。而凯瑟琳则是在她背后,按摩着她的胸部。

    而我,则是一口气让触手各自钻进她们三人的蜜[过滤]里,咨意地采取着他们新鲜的[敏感词]

    水。

    [过滤][过滤]……好、好棒喔……塞的满满的……

    [过滤][过滤]……上尉的功夫真的很棒呢……

    我、我……我是属于上尉一个人的……

    上尉的命令,就是我们的一切……

    四女忘情地叫喊着,而我不断地在她们身上享受着只有女性才能带来的快感和舒服

    感。

    我来到了战舰的主动力室。

    现在的[敏感词]魔树主树,已经完整地移动到了这艘战舰黑色蔷薇的主动力炉上,依

    赖着动力炉的能量生存着。

    原本的货船,已经被完全分解,成为这艘战舰的一部份。

    在我的眼前,延伸的树枝上,还挂着超过二十个的黄色果实。

    一颗果实落到了地面,却没有任何坠地的声响。

    然后果实从上方裂了开来,像是[过滤]一般地展开。

    里面,[过滤]体的少女站了起来,一脸茫然,黑色的长发直达地面,胸前的两颗[敏感词]房随

    着身体的动作而摆动,两腿间的蜜[过滤]甚至还流出了不明液体。

    欢迎妳的加入。

    听到我的话,少女的表情立即生动许多,还露出了微笑:是的,上尉,谢谢您能

    让我加入你们的行列。

    她一脚抬起,让我的分身进入她的体内。

    看着她这么主动,我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

    就让这艘船继续地在宇宙中漂浮,再继续地引诱着更多好奇的家伙过来吧……

    为了这个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世界,有更多可以采食的果实……

    我,是这个世界的唯一。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