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01章 侍剑与提拉米苏的开苞初体验

第01章 侍剑与提拉米苏的开苞初体验

    第01章侍剑与提拉米苏的开苞初体验

    ***********************************

    写在前面的话:平时最爱看同人改篇的色文,突然看到sis开办了这个活动,然后心中跃跃欲试。

    加上我对异侠这部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完的作品突然怒火已经突破了天际,所以就有了这部作品。

    如果喜欢的话多回复或者加下红心吧

    ***********************************

    神[过滤],我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异侠的完结[过滤]。看着异侠那诡异的更新速度,我不由得怒火中烧。

    如果我有机会的话去异侠世界的话,我一定要王大明好看。

    少年哟!这可是你说的哦。

    背后突然传来了迷之音。还没等我回头看看是什么回事,就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一片漆黑的时空隧道中,我冥冥的接受到了一个信息,原来某位立于时间长河之上,手掌造化之力的大能也是等待更新等的超不[过滤]。

    就挑选了我去异侠世界去好好报复一下。

    轰的一声,异侠世界的位面屏障终于被打开了,我降临在非洲的某个大草原上,我仰天发出一阵大笑,王大明这次你完蛋了。

    某地的王大明突然被一身冷风袭来,不自觉的打了个颤抖,王大明赶紧拉紧了衣服,旁边的肌肉男丹罗见状。焦的便问道:亚格斯,paco指明要这个任务非你不可的[过滤],你可千万不要这个时候感冒[过滤]。

    我没事,可能只是有点凉风吹来而已。

    说完还扬起肱二头肌摆了个健美的姿势。

    可惜的是此刻的王大明并不知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道,他一直追寻着,与他关系深厚的人,就要遭受到可怕的遭遇,要知道造物主的天谴是不容违背的。

    我站在非洲这片炙热的大地上,开始整理那位大能赋予我的力量。

    如果说绝是这个位面孕育出来的执行者的话,那我的力量就来自与远远超过这个位面等级的某位大能,两者之间完全没有可比性[过滤]。

    法则控制,不错不错,这样的话哪怕是面对元素体都有得一拼了。

    命运导引,这个更好,有了这个可以安然玩死王大明了。

    灵魂[过滤]纵?嘿嘿!有了这个的籟过滤]俏揖涂梢浴俸俸傥蚁衷诘氖盗粤杓萦肽切┕派窕蛘卟恢朗裁词焙虿呕岢鱿值纳笈姓摺?

    哪怕是绝与天帝复活都只能被我轰成渣[过滤]。

    我运起法则控制,闭上了双眼,切入了这个位面的时间长河,首先要了解下剧情已经到了哪里了。

    再无限光之洪流中,此世一切对我而言皆无秘密可言,我睁开了双眼,原来已经进入到王大明被三圣灵封印记忆已的第8年了吗。

    那样的话王大明不是会快就可以找回她的两个老婆了吗,这样不行,我连忙使用命运导引,王大明你就安心的给我到处去执行paco的命令去吧。

    没有我的允许,你别想取回记忆,我双手往空中一捞,两枚钻石戒指出现在我手中,这就是王大明被封印前留在心中的与他两个老婆的结婚证明。

    嘿嘿,这个证明我就笑纳了,王大明你就安心的去吧,你的两个老婆我会好好帮你照顾的很好的。我发出阵阵[敏感词]笑。

    要从哪里开始呢,我歪着头想到,那就从那里开始吧。比起王大明,我更讨厌的还是三圣灵这几个神棍[过滤]。

    在三圣灵所在的空间中,隐身中的我悠闲的漫步着。无论是哪里我都可以念动即到。只要我想就没人人能看见的到我。

    我看着原著中那用来封印并且改造苍冥的血池,心里的厌恶更加的加深了,为了封印象征众生希望的苍冥之剑,三圣灵居然用众生绝望之血来封印苍冥。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都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凡人惨死在这里,我加快了脚步,打算蟍过滤]业讲在け环庥〉牡胤皆偎蛋伞?

    等我找到苍冥被封印的地方,无视诸多的封印结界,直接穿越而过,等进到里面后,却以外的看见的令人吃惊的画面。

    只见两位绝美无比的女子半露春光的在那地板上抵死缠绵,沉闷的呻吟声回荡在这空旷大殿中。

    提拉米苏,仅仅这样你就不行了吗,看来平时我对你的调教还不够[过滤]说话的是一位貌容如同天仙化人,倾国倾城之资的的绝世佳人,身穿一袭深红色的宫装,肤色间流露的是比牛奶还要苍白的白色,那如同终[过滤]不见阳光的病态苍白,配上深红色的双瞳,血红的樱唇,一股妖艳的气质使她更显绝美。

    这位妖艳绝美的女子一边诉说着话语,一边用她那宛如最好碧玉一般的芊芊玉指轻轻的在身下女子的上身和下身划动着。

    [过滤]……不!不是这样的……求你了,要了我吧。

    在绝美妖艳女子身下的是一位容貌端庄美丽,甚有威严气质的女子,可以看的出这位女子平时一定习惯发号施令,但此时衣衫几乎被扒光,上身下身敏感点被刺激着,如同哭泣一般的语气使她平添三分娇弱。

    我面目痴呆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提拉米苏那不就是三圣灵中的一位吗,她现在是怎么回事?这里不是苍冥的封印地点吗?难道那个妖艳的女子就是侍剑吗?

    虽说依然如同原著中描写的一样绝美,但这个妖艳无比的感觉确实非常古怪呢,难道这就是苍冥被改造过后的原因?

    我决定把这些疑问放置于脑后,免费的春宫秀不看太浪费了,我踏前了几步,准备静心的欣赏。

    想要吗?还不行哦,提拉米苏,被人肆意玩弄着身体的感觉如何,老老实实的说出来,我或许会奖赏你哦。

    侍剑一边用玉指轻抚着提拉米苏的阴[过滤],一边围着[过滤]画圈,时而夹住[敏感词]头轻提而起。

    [过滤]!……[过滤],我说……我说!我的身体被玩弄的好热[过滤],里面[过滤],好像要[过滤]!

    还不够[过滤],说仔细,哪里痒了,又是哪里想要[过滤],看来不惩罚你一下你是不是老实说的了侍剑带着媚笑说着,扬起了玉手,啪的一下打在了提拉米苏的[敏感词]房上,提拉米苏那洁白光腻的[敏感词]房荡起了阵阵的[敏感词]波,随着侍剑一下一下毫不留情的抽打着。

    提拉米苏的[敏感词]房上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过滤]……不要[过滤]……我说……是我的小[过滤][过滤],是我的小[过滤]好好想要。[过滤]……我不行了,要去了。

    提拉米苏的娇躯一阵,双腿用力的夹紧,一瞬间变去到了,看着身下提拉米苏的那享受着余韵的脸,侍剑抽出了被提拉米苏修长双腿夹紧的手,手上沾满了提拉米苏时喷出的阴[过滤]。

    侍剑把手伸到提拉米苏的嘴盵过滤]档溃耗阏媸歉鋈狈Φ鹘痰幕蹬耍晃业脑市砟憔尤桓腋叱保曳D惆涯懔鞒隼吹亩鞒缘簟?

    提拉米苏乖巧的张开了嘴唇,把侍剑的玉指含了进去,一根一根手指的仔细舔[过滤]净,丝毫没覽过滤]思暗秸馐谴铀砩吓绯龅囊鮗过滤]。

    侍剑看着无比顺从的提拉米苏,嘴边带上笑意,问道:提拉米苏[过滤],没想到你会如此的下贱[过滤],再外面高高在上,无可匹敌,连身为天帝与绝的混合体王大明都被你们所封印,你怎么会对我这个被封禁起来的敌人这么俯首帖耳呢。

    提拉米苏痴痴的看着侍剑,说道:因为我爱上了你,当被你用那双红色的双瞳看到的第一个瞬间,我便爱上了你,只要能跟你再一起,我什么都愿意。哪怕是放了你然后跟王大明一起对抗三圣灵另外的那两位我也愿意。

    侍剑发出阵阵轻笑,笑容中流露出的绝世抚媚使得提拉米苏神情更加痴迷。

    但轻笑间发出的言语使我目瞪口呆。

    不用你放我出去,也不需要你背叛三圣灵,被绝望血池封禁融合过后的我,终于摆脱苍冥必须服从王大明的命运,我不知道有多高兴呢。身为天帝之女的我,对于母亲死于绝之手,甚至连父亲伤心母亲逝去而选择了自我消逝,对于继续了绝的王大明,我心里可是无比的痛恨[过滤]。以前没办法,现在的可我能终于能够亲自复仇了。

    这是神马展开,侍剑被绝望血池所黑化了吗?真是诡异[过滤]。但看了半天春宫而导致下半生极度肿胀的我已经无法忍受了,我踏前一步,显出了身形。

    提拉米苏和侍剑颇为惊讶的看着我,完全没想到居然会有人不动声势的潜入到这里。反映过来的提拉米苏扬手就是一阵白雾,等雾散去后她和侍剑都已经穿戴的好好的了,我[过滤]的想着,你穿的再好一会脱起来才够味。

    你是谁?刚才你都看到了?

    提拉米苏威严的问道。

    紧接着她又说道:你不需要回答了,无论你是谁,怎么进来的,都必须死。

    提拉米苏挥手便封禁了周围的空间,防止我逃跑,然后便是无量的魔法攻击向我倾泻而来。

    面对这种情况,我微微的一笑,再提拉米苏和侍剑不可置信的眼光中,轻挥一拳就将漫天的魔法攻击连带空间禁法通通轰碎。

    带起的强烈拳压甚至不可抑制的冲向两女,将她们轰飞。我当然没有辣手摧花,只是要她们安静一下而已。

    喧嚣尘上的力量波动荡漾在整个空间,三圣灵中的其他两位飞速的赶了过来,等他们赶到我身前时,我已经没兴趣听他们说什么了。

    还是挥出一拳,不可一世的三圣灵就此完结,化为飞灰四散而去。随着他们一起死去的还有整个空间中的所有男性喽啰。

    我一个转身,就出现在两女倒下的地方,看着她们那完美姣好的身姿,我的下身已经硬到不行了。

    我发动了我的灵魂[过滤]作能力,她们眼中的的恐惧渐渐逝去,变成了迷茫。

    侍剑,你站起来。

    侍剑如同木偶一样,眼神迷茫,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

    我肆意的用眼神视奸着侍剑那天仙绝丽的面容,饱满的胸部,和纤细的不堪一握的腰身,还有浑圆翘挺的臀部。一想到这绝世美女就会被我肆意的玩弄,我心理的火焰就忍不住燃烧起来。

    我招了招手,被封禁的苍冥就破封而出来到了我手上,我对着侍剑说道。

    我手上的是什么?

    侍剑用毫无语气起伏的声音回到到。

    苍冥剑你是不是苍冥剑的剑灵是的那你跟苍冥是不是一体的是的,苍冥跟我是一体的。

    那苍冥现在再我手里,并奉我为主,那你呢我轻轻的一摇手中的苍冥,剑灵都被我[过滤]纵了,区区一把剑哪里还能反抗我,只能乖乖的被我控制了。

    我当然跟苍冥一样,奉你为主那你要称呼我为什么呢?

    主人听到这句话时,真想把侍剑按到在地猛[过滤]一通,但不急于一时,今后有的是时间。嘿嘿嘿。

    既然我是你的主人,那你就是我的奴隶啦?

    侍剑听到这里似乎有点挣扎,但这都是无力的,最后还是带着麻木的语气回答到是的那你知道奴隶要做什么吗?

    不知道奴隶就是你是我的所有物,我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无论我有什么要求你都必须答应,并且做好,每当我高兴时你就会为我而感到幸福,我不高兴时你就会为我而难过。

    带着魔力的话语传进了侍剑的脑海,扭曲的常识渐渐的成为了侍剑的本能。

    你会为我奉献上所有的一切,并且心甘情愿,无比愉悦,包括你的身体。你听明白了吗

    侍剑明白了接下来就是到提拉米苏了,嘿嘿,我想到了一个好游戏。

    提拉米苏,站起来提拉米苏乖巧的站了起来,与侍剑一样面无表情的并排站到了一起。

    我走了过去,伸手揉捏了两下提拉米苏的胸部,果然非常有料[过滤]。最少有d的容量吧提拉米苏看起来更接近与白种人,丰满的胸部和臀部使得她性感无比,白腻的肌肤而没一丝毛孔,一会这顿大餐我可是要好好品尝一下[过滤]。不过要首先问出一些我一直疑惑的问题。

    提拉米苏,你把你的来历告诉我。

    听完后,果然不出我所料,他们三圣灵是再被天帝统一天界前占据各地的古神,被天帝打败后聚集到了一起秘密挑拨天帝与绝的关系,期望有朝一[过滤]能找回昔[过滤]荣光。

    嘿嘿!你们以后没有任何荣光可言了。想到刚才殿堂中的话语,一个好玩的游戏浮上了我的心头。我对提拉米苏说道。

    提拉米苏,你是不是非常的爱着侍剑。

    是的那你是不是非常想永远跟她在一起,并且被她宠爱你呢是的但这是不行的,因为侍剑已经是我的所有物了,没有我的允许,你根本没办法获得侍剑的宠爱。想要获得侍剑宠爱的方法只有一个,想知道吗?

    想那就跟侍剑一样成为我的奴隶,只要你成为我的奴隶,我就允许侍剑继续宠爱你,你原意吗是的,我愿意我看着基本上输入完成的指令,她们两个已经逃脱不了我的手掌心了,但还是先开始我的游戏吧。

    侍剑,提拉米苏。

    是的x2侍剑,等我拍手三下后你就会清醒,等你清醒后我会[过滤]你,你会忘记你所有的力量,你会不停的求饶,挣扎,哀求,但你完全没办法反抗我,只能承受我的[过滤],等我[过滤]完你之后我刚才说的那些指令就会生效,你明白了吗是的,侍剑明白了等会我[过滤]侍剑的时候你就会清醒,你试图阻止我我,但你极度的虚弱并无法阻止我,只能不停的哀求我,最后为了不让侍剑被[过滤]的那么痛苦,无论我提出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的,等我[过滤]完侍剑后你脑海中的指令就会生效,明白了吗是的,提拉米苏明白了。

    游戏开始了,我拍了三下掌,侍剑那迷茫的表情变成了略带恐惧,往后退后了两步,语带惧意的问道:你是谁,你想[过滤]什么?

    我一边[敏感词]笑,一边脱去身上的衣物,慢慢向她走去。

    侍剑此时因我的指令的缘故,忘记了自身的力量,只能像个普通的女子一样惶恐着用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娇躯,然后缓步退后。

    看着侍剑那惊恐的绝美容颜,我施虐之心大盛,一个虎扑,把侍剑按倒在地上,在侍剑挣扎中撕开她的衣服。

    刷的一身,她那一身深红的宫装被我从衣领处撕开,里面并没有穿着内衣,侍剑那对圣洁完美的玉兔便被迫的跳了出来,侍剑想伸手捂住,但这是徒劳的,我双手用力的握住了这对完美的玉[敏感词]。

    感觉实在太棒了,温润滑腻的触感,无与伦比的弹性,我忍不住用力的捏住,看着侍剑的[敏感词]肉从我的手指缝间挤出。

    在侍剑的哭泣声中,我用力的揉搓着这对玉[敏感词],一边低下身吻着侍剑的脸,看着侍剑那梨花带雨的的表情,我重重的吻在了侍剑的唇上,[过滤]直接撬开了无力的牙关,然后在里肆虐着。

    侍剑不时的敲打着我的背部,或者想要推开我,但忘记了力量的她此时也只是个娇弱的女人而已,这种力度只能帮我挠痒而已。

    此时,提拉米苏冲了过去,双手环抱着我,试图想要把我拉开,感受着背后被那对大奶激烈摩[过滤]的感觉,只能使我更加的兴奋而已。

    我一边用力的搓揉这侍剑的[敏感词]房,一边对着侍剑问道我可是你第一个男人哦,你可要好好的记住这个过程[过滤],刚才的可是你的初吻[过滤],感觉如何[过滤]。

    不要……不要[过滤]!好痛[过滤]……求求你放过我吧侍剑的冰清玉洁的玉[敏感词]已经被我搓弄到出现了红痕,我放开了这对让我爱不惜手的珍物,该上主菜了。

    我直起身子,把侍剑那破烂的宫装彻底的撕碎,这下,侍剑那完美的身躯彻底的出现在我的面荹过滤]?

    我贪婪扫视着这一切,完美修长光洁的双腿在不安的扭动着,阴部光洁无毛,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微微露出一条细缝的桃园深处。

    我俯下身子,一边舔着侍剑的脸蛋,一边问道你的小[过滤]真是漂亮,连毛都没有,是不是知道我要来[过滤]你,所以你早就把毛剃好了等我来玩弄你,是吗?

    侍剑略带抽泣,不肯说话,只是拼命的想要用双手遮盖住自己的身体,但遮遮掩掩的的动作只能让我更加的愉快。

    间侍剑不肯说话,我邪恶的笑了笑看来你也需要一些惩罚才能听话了。

    我用力的往侍剑的玉[敏感词]扇去,在一声又一声的啪啪声中,我学者刚才的侍剑,用力的扇着[敏感词]光,看着侍剑那完美的玉[敏感词]被我扇到左右摇摆。

    再侍剑哭泣和哀求声中,提拉米苏抱着我大声的哀求着求你了,不要打了,要打就打我吧,无论你要我做什么都好,别这样打她了。

    我嘿嘿的笑了一笑。

    那你帮我按住侍剑的手脚吧,不然的话我就继续打下去。

    提拉米苏略微犹豫了一下,便上前去按住了侍剑的手脚,并低声对着侍剑说道

    对不起,我也不想的,但我不想看你被打我的双手解放了出来,抚摸着这光洁无毛的美[过滤],然后用力的把[过滤]打开,我惊喜的发现,原来侍剑还是处女。

    我还以为她跟提拉米苏玩百合已经玩破掉了呢。

    我用我那充血的[过滤]慢慢的在侍剑的[过滤]外划动着,并且慢慢的往里顶去。

    当[过滤]终于突入到里面时,侍剑仰头发出一声闷哼。

    我用[过滤]感受着处女膜的感觉,一边缓缓的扭动,手上毫不客气的用力的撕开了提拉米苏的衣服,然后重重的握住了她的大奶。

    感受着提拉米苏那对大奶的触感,一边对着侍剑说道侍剑,你感受到了吗,我的大[过滤]已经桶在了你的处女膜前了,一会你就要被开苞破处了,现在你有什么感想吗。

    求求你拔出去,我不想就这样[过滤],求你了,放过我吧。

    我不理会这动听的哀求声,我对着提拉米苏说道把她的上半身抬起来,然后双手压在后面。

    提拉米苏咬着嘴唇,眼泪慢慢的流了下来,还是照我的吩咐办了。

    我抬起了侍剑修长的双腿,放在肩上,细细的把玩着。

    侍剑,这已经是处女的最后时刻了,可要好好的记住[过滤],5。4。3。

    刚数到三,就直接把[过滤]捅了进去,之感觉到我的[过滤]桶进了一个无比紧凑的世界中,[过滤]被一圈又一圈的肉壁狠狠的套牢着。

    被折成v字形的侍剑发出一声悲鸣,开苞破处初体验就是被毫不留情的强暴,这样的刺激对她简直就是毁灭性的。

    提拉米苏也心痛的留下了眼泪,看着侍剑的头无力的枕在她的大奶上,她放开了侍剑的双手,然后握住了侍剑的玉[敏感词],轻轻的抚摸着,然后低下头去吻住了侍剑的双唇,并且激烈的舌吻,希望这样能够抚慰侍剑的痛。

    我一边看着提拉米苏跟侍剑大搞百合,一边毫不留情的用力抽[过滤]着,每一次拔出拔进都会把侍剑那娇嫩的[过滤]翻开,侍剑的开苞之血顺子大腿根部缓缓留下,然后滴落地面。

    侍剑此时除了随着我的抽[过滤]发出阵阵低鸣以外,整个人已经完全失神了,看到这种情况,我低下头再侍剑耳边说道侍剑,你的处女小[过滤]真的非常过瘾[过滤],为了能够永远的拥有这么美妙的小[过滤],我决定把你奸到怀孕[过滤]。生下的女儿一定有像你一样完美的小[过滤]。

    听着我[敏感词]邪的话语,侍剑仿佛回光返照一样,整个人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口中的哀求着。

    不要[过滤]!我不要怀孕[过滤],放开我……求你了,不要把我强到怀孕[过滤]我的[过滤]渐渐的排除了所有难关,[过滤]到了侍剑的[过滤]颈前,然后全身的力气集中在腰上,用力一冲,终于捅到了侍剑柔软的[过滤]。

    生平第一次被开苞就体验到被开宫的滋味,侍剑终于失去所有的力气。

    伴随着我一下一下如同打桩一样力度,每下都必然顶到[过滤]深处的深度,侍剑处于半昏迷状态了。只有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我不要怀孕,我不要怀孕[过滤]。

    侍剑那无与伦比的滋味使我再也忍不住了,当顶到侍剑的[过滤]时,我终于[过滤][过滤]了,我看着侍剑那仿佛被玩坏了的表情。静静的享受着[过滤]飞溅在侍剑那[过滤]深处。

    半响后,我拔出了[过滤],白红相交的液体顺着我的[过滤]滴落在地上。

    我挺着丝毫没有软掉任然一柱擎天的[过滤]对着提拉米苏说道过来,好好的品尝一下你心爱的侍剑的处女血吧,这可是以后都没有的东西了。

    提拉米苏放下失神的侍剑,慢慢的走了过来,然后跪在了地上,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我的[过滤]含了进去。

    感受着提拉米苏[过滤]的湿润与灵巧,我忍不住按住了提拉米苏的头,然后再她嘴里抽[过滤]了起来,被我按住了头的她更本没办法挣脱开来,只能双手按住我的大腿,徒劳的挣扎着,反正提拉米苏是古神,根本不会窒息而死,所以我放心的进行深喉交而不给她换气的起会。

    等[过滤]了一会后,我把[过滤]拔了出来,提拉米苏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

    好吃吧,那就多吃点,侍剑那里还多的是呢,你看,现在不是还有很多流出来了吗提拉米苏根本没有反抗的意愿,只是乖巧的走到了侍剑处,跪了下来,然后对着侍剑红肿并流着我的[过滤]与她的开苞血的小[过滤]舔了起来。

    用母狗式趴着,[过滤]翘高点。

    看着提拉米苏屈辱的一边舔着侍剑的小[过滤],一边听话的挺了[过滤],如同小母狗一样,我走过去,用[过滤]对准了提拉米苏的小[过滤],然后毫不留情的捅了进去。

    半天之后,已经多次发[过滤]过的我神清气[过滤]的站了起来,我看着两个已经失神,浑身都是[过滤]拥抱在一起,小[过滤]处红肿不堪,身上到处都是被我施虐过痕迹的侍剑和提拉米苏,心里忍不住对我自己的杰作大声叫好,手里一晃,多出了一部相机,然后用相机拍了起来。至于刚才她们的开苞录像,早就存储在里面了。

    等我拍完后,我恢复了她们两个的力量,只见她们悠悠的醒转过来。当看见我的第一眼,她们就不顾自身浑身赤[过滤],走到我面前然后跪下。大声的说道奴隶侍剑见过主人奴隶提拉米苏见过主人。

    我哈哈的狂笑了起来,然后大声的对着天空喊道王大明,这只是开始。

    ***********************************

    写在后面的话:不容易[过滤],终于搞定一篇了,小弟现在正在上连载小说呢,所以大家不用怕我不更新,码字的时间有的是,最烦的就是多年没看异侠,一时间剧情不是太清楚了,又要翻出来再看,郁闷[过滤]。如果大家发现剧情不合理,请无视之,h文剧情逻辑就不需要那么严谨了,我写的也就是[过滤]文而已。

    ps:话说如果我在sis为我的小说打广告的话会不会很奇怪[过滤]!囧!

    还有,这几天经常有人问我我发在文学交流区的《点评网络上所有的催眠小说》为什么没更新,或者是第一帖没有附带下载什么之类的,我现在在这里说明一下,我收藏的催眠小说还有很多作者是还在的,而他们对于非请转载是比较反感的,就这点考虑,那帖子我暂停了下来,如果以后还发的话,就只会是没有下载的第八贴纯点评帖子了。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