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05章 天宫诸女的堕落(下)

第05章 天宫诸女的堕落(下)

    第05章天宫诸女的堕落下

    等到素心苏幽幽的苏醒之后,看见的第一眼就是芸娘那关心的脸。

    素心姐姐,你好点没有[过滤]。

    素心一时间没反映过来,一如以往每次生病后向照顾她的人温柔的说道我没事,妹妹你辛苦了……

    但眼神稍微向下一转,芸娘那赤[过滤]的身躯出现在她眼帘,那与娇小身躯清纯气质不符的巨[敏感词]正随着身体的摆动而左右晃动着。

    而那对巨[敏感词]上,上面布满了各种肆虐过后的痕迹。

    芸娘带着甜甜的笑容用双手捧起自己的巨[敏感词],欢喜的向素心撒娇到。

    素心大姐,你看你看,刚才再你睡的时候主人好喜欢玩我的[过滤][过滤],我的[过滤]被玩的好[过滤][过滤]。

    随着芸娘那不知羞耻的话语传到素心耳盵过滤]詹拍秦我话愕募且浠氐搅怂匦哪院#遣豢叭肽康囊荒荒徊煌T谒匦难矍吧料帧?

    素心不由得发出了一阵悲鸣。芸娘慌忙关心的安慰到。

    素心大姐,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过滤],我喊主人来帮你看看。

    听到提到我,素心连忙抓住了芸娘的手,口中慌忙说着。

    我没事,不用叫他了,对了,姐妹们呢。

    姐们们正在跟主人讲解纪念宫呢,主人叫我来看看你清醒了没有,清醒了的话就叫你过去芸娘兴奋的扑到素心那赤[过滤]的玉体上,头靠着素心的玉[敏感词]使劲的磨蹭着,在素心那悲哀的眼神中兴奋的说道。

    素心姐姐,主人说刚才还没玩过瘾呢,现在还要去玩更刺激的呢,现在姐妹们就等你了。

    心里担忧姐妹们的素心强忍着下身被强暴带来的不适,和芸娘走出了偏殿,刚进入正殿,就看见一副[敏感词]靡的画面。

    主人,你看,这两只只玉箫就是当初陛下采天荒山上的阴阳木为我们锻造的定情信物呢是[过滤],主人,姐姐和我当初收到这对阴阳木做成的玉箫时,可高兴了,这种阴阳木可是被神兽穷奇所守护这的呢……

    只见一对相貌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花正靠在我身上,拿着两只玉箫对我讲解着。

    素心悲哀的看着这对以音律而闻名于天界而被陛下爱上的姐妹花,此时正浑身赤[过滤]的躺在我的怀中,兴高采烈的为我讲解着这对定情信物的来历。

    我拿起了两只玉箫,再这对姐妹花身上来回划动着。

    你们姐妹是不是这样吹箫而被天帝看上的[过滤]。

    然后用玉箫在那两个美妙的桃园深处来回抽[过滤]着,两个姐妹花娇笑着:主人……你好坏[过滤]……哪有人这样吹箫的[过滤]……[过滤]……

    看你们两个那骚样,主人也送你们一个玉箫让你们吹吹。

    说话,我将那[过滤]放到了她们嘴边。看着她们用那吹奏出美妙音乐的双舌,来回为我舔弄着。

    是哪个玉箫比较棒[过滤]。

    [过滤]……当然是主人的玉箫比较棒[过滤]……如果当初是主人的人,我们怕是早就嫁给主人了,你是是不是[过滤],姐姐。

    [过滤][过滤]……是[过滤]。

    此时的我终于看到了素心的到来,我[敏感词]笑着说道。

    素心,终于醒来了[过滤],刚才我你的太[过滤]了是不是,原来这里不止放着一些天帝的物品,原来还有一些你们的定情信物呢。

    素心看着原本被姐妹花珍爱无比的定情宝物,此刻被毫不怜惜的[过滤]在下身充当[敏感词]綶过滤]炊涣吵彰缘奶蚺拍橇钊诵岸竦腫过滤]。

    左右望去,只见所有的姐妹脸上虽含着羞涩,但每个人眼中都是流露出无比的期待。

    素心在心理暗暗的想到:姐妹们,我一定会找到让你们清醒过来的方法,让那恶魔受到惩罚的。

    虽然自身已经不洁,但她仍然想保持着最后一点尊严不让自己的身躯赤[过滤][过滤]的暴露在这个恶魔眼中。

    但再我眼中,一直手遮住胸前一只手放在下身的素心,遮不住那双玉[敏感词]上的血痕,也遮不住随着那双完美修长缓缓滴落的[过滤]。

    看着素心那为了姐妹而坚强的眼神,想要哭泣但却强忍的神情。我的施虐之心忍不住大起。

    我邪笑着说道:芸娘,瑶姬,素心,你们过来。

    芸娘和瑶姬无比兴奋的走到我的面前,而素心则是带着恐惧与不安来到我的面前,不知道我还会用什么办法来折磨她。

    等三女走到我面前时,我双手一晃,手中多了一对特殊的[敏感词]环。我对着芸娘说道。

    母狗芸娘,你羡不羡慕刚才为我拉车的母狗姐妹们[过滤]。

    我好羡慕[过滤],连拉车的她们都有主人赏赐的,我也好想要[过滤]。

    芸娘用天真清纯的语气向我撒着娇。

    不用急,现在主人就赏赐给你。

    我邪邪的一笑,用手搓揉着那对巨[敏感词]上的嫣红。等到那嫣红的[敏感词]头被我完全搓弄到挺立的时候,我在芸娘的娇喘声中,将那[敏感词]环穿了进去。

    芸娘被穿刺时发出了一声异样的闷篬过滤]醋沛毯齑Φ温涞难海依臶敏感词]环一提,[敏感词]头和巨[敏感词]就被我拉的长长的。

    这对[敏感词]环两头是个小环,小环各有一条蟍过滤]恿谥屑涞拇蠡飞希衷谝煌返男』芬丫炒┰诹塑磕锏囊凰轠敏感词]上了。我拿着另外一头,[敏感词]笑的走向了两女。

    我到瑶姬面前,看着面色潮红,春情萌动,无比期待接下来的事情的瑶姬。

    我邪恶的一笑:贱货,你还不配被我亲手穿上,把你的阴蒂狠狠的扒出来自己穿上去吧。

    瑶姬失望的低下了头,但为了得得到我的欢心,瑶姬打起[过滤]神,用自己那如同美玉一般的芊指拨弄着自身那无比娇嫩的阴蒂。

    等到动情的阴蒂充血露出来的时候,瑶姬将[敏感词]环那尖锐处轻轻的在阴蒂处划动着,然后狠狠的按了下去。

    瑶姬仰头发出一声痛呼,华美的长发随着头激烈的摆舞着。等到痛楚稍减后,瑶姬用双手按住那[敏感词]环,挺起了下身对着我说。

    主人……瑶姬已经将环穿上去了,请主人查看。瑶姬做的可对素心看着那个平时冷若冰霜,心里只为陛下而绽放热情的瑶姬。现在心甘情愿的为另外一个男人在自身那女人最宝贵的地方穿上[敏感词]环,并一脸娇羞的挺起下身请这个男人检查。不由得心里感受到一股悲哀。

    我轻轻的扯动着[敏感词]环,将另外一个[敏感词]环放到瑶姬手里。

    为你的素心姐穿上吧。要粗暴点。你素心姐越痛苦我一会就给你越多的奖励。

    瑶姬含笑点头,然后走到了素心的面荹过滤]K匦南胍踉е富幼偶该忝媒匦陌吹皆诘亍?

    瑶姬妹妹,不要[过滤],你不能听他的话[过滤],你心里应该只爱着陛下的[过滤]。

    在素心祈求的眼神和话语中,瑶姬抚媚的笑着。

    素心姐姐,这可是主人的命令呢,你可要好好的享受哦。

    说完,瑶姬毫不留情的伸手捏住了素心的阴蒂,用指甲直接扒开了包裹这阴蒂的嫩皮。然后用两个指甲尖捏住。

    然后狠狠的繹过滤]顺隼础K匦牡淖炖锓⒊鲆簧忠簧耐春簦Ш廖蘖У慕玔敏感词]环穿了进去。看着素心鲜血滴落的下身。

    瑶姬笑着拉着[敏感词]环狠狠的提了两下,下身娇嫩无比的阴蒂传来剧烈的疼痛使得素心眼泪无可自制的流了下来。

    满意的看着身下素心那完美的娇躯因疼痛而颤抖,瑶姬回到了我的面荹过滤]?

    主人,瑶姬已经帮素心姐姐穿好了[敏感词]环了,不知道素心姐姐的叫声主人满意吗我满意的将瑶姬搂入怀中,狠狠的奖赏了给她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一个吻。

    然后看着躺在地上的素心,我[敏感词]笑着走到了芸娘面荹过滤]?

    芸娘母狗,你看,你的两位姐姐们已经跟你永远的连在一起了,你高不高兴[过滤]。

    芸娘看着自己双[敏感词]上那金灿灿的[敏感词]环,一边轻轻的拉着绳子,一边高兴的说道。

    [过滤]!谢谢主人,芸娘母狗觉得自己好高兴[过滤]。

    我嘿嘿一笑,那你还不趴下让我一下你的骚[过滤]。

    芸娘闻言后立即跪下将那圆润丰满的翘臀对准了我,用两只手扒开了自己[过滤],我趴在芸娘光滑柔嫩的背上,双手抓住了那双巨[敏感词],[过滤]进了,即使已经在华光殿已经享用过胯下恩物一次。

    但那宛如处子火热紧凑的玉洞仍然让我无比的着迷,趴在芸娘背上头靠在芸娘脖子上的我,清晰的听见芸娘被我抽[过滤]时发出的娇声喘气。

    芸娘肩背上滑腻雪白带着阵阵的幽香,我忍不住一口咬了上去,肩膀上传来刺痛传到芸娘身上,强烈的刺激使得芸娘发出一声闷篬过滤]耸庇穸粗械娜獗诿腿唤羲酰梦业腫过滤]仿佛被无数小手猛力挤压着。感受到这种美妙的感觉,我搓揉着那双巨[敏感词]的手开始渐渐粗暴了起来。

    芸娘的巨[敏感词]在我的手中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形状,雪白的[敏感词]肉被我的手指缝夹出了一条条的红痕,猛然间,我抓住了芸娘[敏感词]环上的绳子然后猛力一提。

    芸娘的[敏感词]头猛地被我提起了两公分,拉扯的力道甚至使得[敏感词]头被穿刺时的伤口又渗出了鲜血。

    下身穿刺着阴环的素心瑶姬两女也发出了一声痛呼,娇嫩的阴蒂被我拉扯的力道带起,使得她们跌跌撞撞的向我走来,希望缩短绳子的距离。

    芸娘,要玩赛跑了,被你两个姐妹追上的话我就要惩罚你。

    芸娘口中散发着娇喘,挺着被我弄到酸麻无力的身体,下身夹着我还在不停的抽[过滤],我的[过滤]每狠狠的捅进去一下,芸娘就顺着这力道前爬了几步。

    芸娘一边爬着,我也不停着拉着那两条绳子,欣赏着这三位美女被凌辱的神态。

    被我[过滤]弄着的芸娘,终于忍受不住上身下身同时传来的刺激,猛地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过滤][过滤][过滤]……我不行了……要去了……

    看着全身皮肤都变成诱人粉红色的芸娘,我狠狠的将她的身体翻了过来,再她身体旋转的过程中,我的[过滤]用力的顶向了她的深处。

    将芸娘那修长的双腿抓住,然后扛到肩膀上,打桩一样的猛力抽[过滤]着,被阴[过滤]打开的[过滤]颈在我的[过滤]猛力撞击下开始出现松动,最后在我一个暴力的长[过滤]下,我的[过滤]终于突破了[过滤]颈,到达了[过滤]。受到这种绝顶刺激的芸娘,还在享受余韵的她猛烈的再来了一次。

    呜呜呜……好激烈[过滤]……芸娘的那里要坏了……不行了……

    [过滤]如同泡在最温暖的羊水中,[过滤]却被[过滤]颈猛烈的紧箍着,那无与伦比的舒[过滤]使得我[过滤]管一松,无数的[过滤]狠狠的打在了芸娘的[过滤]壁上。

    我的[过滤]即使[过滤][过滤]了依旧毫不松软,继续[过滤]在芸娘的[过滤]里享受着那份美妙。

    被我一直拉着绳子的两女终于跌跌撞撞的来到了我的面荹过滤]?

    此时我手一挥,摆着这纪念宫中的一样物品飞到了我的手中。

    素心一看到这样东西,俏脸上密布着惊慌。

    这是一张金黄色的铜盘,上面画着各式的法阵,这东西的用途就是天界常用来记录画面的留光镜。

    而这张更是留光镜中的顶级品,效果可更是非同反响[过滤]。

    早就听诸女解说过的我,当然早知道这里面记录的是什么影像了。

    我邪恶的笑了起来。

    素心,这里面可是留着你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过滤],现在我们再仔细回味一下吧。

    不……不要[过滤]……求求你不要放……

    丝毫没有理会素心的哀求声,我输入了一丝力量,留光镜就自动启动了。

    只见一道光幕从留光镜中发出,然后我们周围的环境如同水一般波动了起来。

    周围突然出现了人山人海,我们如同时空穿梭一样出现在了这里。

    这就是顶级留光镜的作用,能记录一定范围一定时间内的所有影像,等要观看时,能以幻境结界的形式完美的再现当时的场景,而观看的人,可以在在这幻境结界中走来走去,看看当初没有看到的事情。

    周围无数穿着宫侍女和威武的天兵走来走去,他们只是当时被留光镜记录下来的影像而已,一位侍女直直的向我们这里走来,然后直接穿过我们的身体然后走去。

    看到如此神奇的情景,这个宝贝已经可要在我手里发挥出大作用了,嘿嘿。

    求求你……不要再看下去了……等出去了你想怎么玩弄我都可以……求求你不要再看下去了。

    素心眼神中混杂着羞耻,恐惧与不安。慌忙的哀求着。

    嘿嘿,素心,这可是你的成婚大典[过滤],现在你已经成为了我的肉玩具了,身为主人的我怎么能不对你的过去好好了解一下呢,你说是吧瑶姬。

    [过滤]!主人说的对,素心姐姐,已经在所有姐妹面前发誓要成为主人肉玩具的你可是要好好的服从主人哦。

    我将[过滤]从芸娘的肉[过滤]中拔了出来,已经明白我意思的芸娘,嫖了一个媚眼给我,然后翻身趴在地上,等我跨坐上去之后,芸娘就往这幻境结界的中心处走了过去。

    跨坐在芸娘光滑的背上,我拉着芸娘华美的秀发作为缰绳,脚上踩在芸娘[敏感词]环下系着的大环。芸娘每爬一步,在我脚底的蹬脚环就会拉扯着芸娘的双[敏感词]和素心瑶姬的阴蒂。

    素心美目凄迷的看着周围的一幕,她没想到有朝一[过滤]自己会用这种方式来观看自己一生最为美好的[过滤]子,她多么的希望自己是再做一个噩梦,噩梦醒来之后陛下会在她身边安慰她。

    但自身赤[过滤]着的完美躯体,和被芸娘[敏感词]头锁在一起的阴蒂传来的阵阵疼痛提醒着她,这绝不是一个噩梦,而是一个永远沉沦的现实地狱。

    我跨坐着芸娘,穿过一个又一个的虚拟人影,周围的气氛越是热闹,素心就越是悲伤。

    等穿越过无数的人群后,终于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广场,广场上空漂浮着一个巨大的阅兵台。

    我一眼就看出了上面人的身份,只见为首的一位身穿黄金战甲,容貌英俊无比,整个人都散发着无比威严的气势,旁边伴着一位身穿华丽雪凤羽衣的绝色美女。

    她们的身后站的就是那天宫所有的文武重臣们,那就是天帝和当年的素心了,我嘿嘿的一笑。一挥手,一股法力带动着我们向上阅兵台飞了上去。

    刚站上阅兵台上的我们,就听见天帝与素心的交蘙过滤]核匦睦盘斓鄣氖郑纳实馈?

    陛下,今[过滤]是你正式一统天界的[过滤]子,为何心中闷闷不乐?

    天帝虽是威严无比,外人也无从猜测他的心思,但身边的这位女子怎能不知。

    天帝语带寂寥的说道。

    心儿,今[过滤]天界即将一统,那就代表着这个天界已经没有我的对手了,这让我何其寂寞[过滤]。

    素心此时将身子靠在了天帝身上,深情款款的说道。

    陛下,你无需寂寞,无论如何,臣妾也终身陪伴在你身盵过滤]憬獬拍摹?

    天帝将手一览,抱在素心的腰上,豪气[过滤]云的说道。

    今[过滤]是我一统天下的[过滤]子,又有心儿你这样的绝世红颜相伴,我此生何憾!哈哈……

    看着幻象中天帝与素心恩爱的画面,我忍不住将我身旁的素心拉到怀里手直接摸上了她的玉[敏感词],对着她说道。

    今[过滤]是我光天帝所有女人的[过滤]子,又有素心你这样的绝世红颜成为我的肉玩綶过滤]掖松魏禰过滤]!哈哈素心如同梦游一般失神的看着从前跟陛下恩爱的这一幕,但被我拉到怀中亵玩又听着我仿天帝所说的话语,素心终于忍不住再我怀里激烈的挣扎了起来。

    她宁可自杀也不愿在哪怕是陛下的幻影面前被人毫无尊样的玩弄着,但我只是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素心便向[过滤]气的人偶一样不在反抗,取而代之的时从眼中流出的泪水和呜咽声。

    素心,想想你的姐妹。

    再我的指令下,她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素心,你朝思暮想的陛下就在你眼前哦,现在身为我的肉玩具的你没什么话要向他说吗?

    素心在我怀里虽然不再挣扎,任我亵玩她那完美的身体,但任然不肯随我的心意。只是不停的摇头,不肯说籟过滤]?

    我右手把玩着素心,左手一捞,将瑶姬也捞到我到怀中,看着她们两姐妹各有千秋完美无双的容貌,我的欲火大炙。

    我的手在瑶姬的[敏感词][过滤]处来回拨弄着,挑弄着那敏感的阴蒂,不时伸出手指进去[敏感词][过滤]深处扣挖,看着被我玩到媚眼如丝,呼气如兰,[敏感词]萌动的瑶姬。

    瑶姬,既然你的素心姐姐不肯听话,就由你这个妹妹来向陛下报告了。

    是的,主人。

    我拍打了一下芸娘的[过滤],芸娘乖巧的托着我们三人靠近了天帝与素心的幻覽过滤]?

    瑶姬看着幻影那栩栩如生恍如真人的天帝,心中不自禁的回忆起与天帝相恋的时光,但这一切都是过去时了,现在她的身体她的心灵,全部的全部都是属于主人的。

    瑶姬痴痴的看着天帝的幻影,哀怨的说道:陛下你好狠的心[过滤]……为了别的女人……居然那么狠心抛弃我们……

    让我们为了陛下您……活活守了那么年的活寡……幸好这时主人出现了……

    瑶姬此时回头在我脸上送上了一个香吻,看着这么乖巧的瑶姬,我回报的就是加重力道狠狠的扣挖这个的[敏感词][过滤]。

    主人让我们明白到……我们这些姐妹们本质上就是个欠的……陛下……你绝对想不到吧……你所有后宫的女人……

    已经被主人用大[过滤]狠狠的征服了……陛下你看……

    瑶姬俯下身子,一手握住了芸娘的巨[敏感词],一手抚摸着芸娘的脸礫过滤]?

    芸娘妹妹这对大[过滤]可是让主人爱不惜手呢……光是为了玩弄这对大[过滤]……主人已经在芸娘妹妹的骚[过滤]里狠狠的打过几炮了…………而且每次都还是[过滤]在芸娘妹妹的[过滤]里……我想芸娘妹妹一定是我们姐妹中最早怀孕的一位呢……芸娘妹妹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芸娘此时也对着天帝的幻影兴奋的说道:瑶姬姐姐说的对……陛下你没想到吧……主人每次都很粗暴的玩我的[过滤]呢……每次都玩到我的[过滤]又红又肿……但是我好喜欢[过滤]……

    我好喜欢主人这样玩我的[过滤]……为了让主人能够天天玩着芸娘的[过滤]……我还发誓要成为主人的母狗坐骑呢……

    瑶姬带着[敏感词]靡无比的笑容,芊芊玉指滑向自己的下身,指尖轻勾着阴蒂上的[敏感词]环:陛下你看……是不是很惊讶呢……我的这里和芸娘妹妹的[过滤]都被主人用[敏感词]环穿连着呢……不止是我和芸娘妹妹……连素心大姐都被穿上了哦…………主人还说……以后出征的时候……就骑着芸娘妹妹出征……而我和素心大姐就这样被穿着阴环伴随主人出征呢……陛下……

    素心此时的哀伤已经无可言喻,看着自己最好的姐妹也是最受陛下宠爱的女人,此时毫无廉耻的说着羞耻[过滤]的话语。

    素心完全没办法想象,如果有朝一[过滤],姐妹们回复心神,回想起这一幕,她们该怎么办呢?素心只能不停的哀求着我:求你了……不要再让瑶姬说下去……不要这样对我们……你得到了我们的身子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这样侮辱我们……

    还没等我回话,瑶姬自己就转过头来,对着素心说道:这可不是侮辱哦……素心大姐……这是要让陛下知道……我们这些姐妹门被陛下抛弃后的悲伤和被主人宠爱后的幸福[过滤]。

    说话不理会素心绝望的眼神,径自对着天帝的幻影继续说道:……陛下你不是很喜欢我的舞蹈吗……说我是天界跳舞跳的最好的吗……连主人都赞同呢……不过这次我不是跳以前的那些舞蹈呢…………主人可坏了……不停的着其他姐妹……完全不肯宠幸人家……为了让主人也好好一下瑶姬……我只好为主人跳了一曲艳舞呢…………陛下你肯定完全没想到吧……瑶姬挑起艳舞来可是这么的美丽呢……连主人看着瑶姬跳舞时,其他姐妹的力度都大了很多呢。

    陛下……还有哦……不单单只是我们而已哦……等我们姐妹们全部都被了一遍之后……连素心大姐都被主人玩过了……素心大姐不愧是我们大姐哦……

    她爱您最深……但也是她再主人胯下最为[过滤]呢……陛下……你肯定没办法想象……在你心目中那温柔贤惠坚强的素心大姐……居然会一边被主人着…………一边发誓要成为主人的肉玩具……还毫无羞耻的舔弄着主人[过滤]在我们姐妹骚[过滤]处的[过滤]呢……等主人再素心大姐[过滤]里[过滤][过滤]的时候…………素心大姐居然真的把我们姐妹们骚[过滤]里的[过滤]全部吃完了呢……陛下……你说素心大姐是不是比我们所有人都[过滤]呢?

    素心听见自家最好的姐妹居然口中说出这样的话,当初自己为了保护她们而迫不得已而受的屈辱,在瑶姬嘴中变成了[过滤]无耻的举动。

    素心的心仿佛碎成了一片又一片的,双眼渐渐的变得无神起来。

    瑶姬越说越亢奋,丝毫没覽过滤]兰扑匦牡姆从常路鹦闹卸嗄甑陌г共煌5姆过滤]而出,突然,瑶姬仿佛下定了决心,那芊美的玉手摸向了我的[过滤],同时玉足点地,将自己的翘臀移向我的[过滤],然后坐了下来,不停的用臀缝摩[过滤]着我的[过滤],最后,将我的[过滤]至于那[过滤]粉嫩的[过滤][过滤]荹过滤]?

    陛下……瑶姬已经等不及你的亲身出现了,只好在你的幻影面前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奉献给主人……瑶姬的骚[过滤]已经被您用过了……

    这个已经被您用过的骚[过滤]不配成为我向主人奉献一切的证明……幸好……我还有个没被您用过的地方……

    今天……我要将我身上最后纯洁的地方奉献给主人……发誓要成为主人的肉尿壶……

    看着这一幕,我颇为惊奇。没想要被我改写人格后的瑶姬居然会那么的主动,没有我的提出居然自主的提出要向我奉献一切。

    对于这一幕,我可是乐观其成。

    陛下……再见了……身为天帝正宫的瑶姬娘娘已经死去……活着的……只是身为主人的肉尿壶……瑶奴……

    然后腰臀用力下沉,用那未被开发过的[过滤][过滤]将我的大[过滤]吞了进去,未经人事的[过滤]岂能如此粗暴的进入,刚刚[过滤]入[过滤],鲜血便顺着[过滤]直流而下,但瑶姬丝毫不理,心中慢慢的充斥着对主人奉献一切的神圣感,这点疼痛只能更加助长对于主人的服从。

    [过滤]……陛下……已经完全[过滤]进去了……从此以后……我就只是主人的瑶奴了……

    瑶姬一边大声的叫唤,毫不理会自己[过滤]传来能让一般女人疯狂的疼痛,只是用自己的鲜血来充当润滑剂,不停的用力夹紧[过滤],然后玉足支地,腰腹用力,不停的上下耸动着。我跨坐在芸娘背上,静心享用着瑶姬的[过滤]花。

    感受也瑶姬那奉献一切的心意,我怜爱的将瑶姬的脸板了过来,然后轻轻的吻了上去,唇舌相交间。

    瑶姬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舞,更见大力的耸动了起来,腰身每往上一提,都将我的[过滤]提到[过滤][过滤]入口,然后猛力一座,整根[过滤]都直接吞没,那圆润的狠狠的打在我的阴囊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鲜血毫不留情的四处散溢着,将芸娘的背上都染红了一片。

    随着瑶姬忘我的抽[过滤],不时还扭转着腰身重重坐下,为了侍奉我,不顾自己的身体,用力所有的力气夹紧[过滤],被那火热毫无顾及的技巧所刺激。

    我的[过滤]关一松,所有的白浊液体打在了瑶姬的直肠深处,感受到我的[过滤][过滤],瑶姬也疯狂的身体也仿佛失去了支柱,靠在我身上一动不动的。

    胯下感受着瑶姬疯狂奉献的芸娘,羡慕的看着瑶姬,抬头对着我说道,主人,瑶姬姐姐……[过滤]不……瑶奴姐姐好幸福[过滤]……芸娘也要……芸娘也要向瑶奴姐姐学蟍过滤]诒菹碌幕糜懊媲[过滤]蛑魅朔钕滓磺小晌魅说能颗?

    我将瑶姬抱起,芸娘就乖巧的起身然后趴在阅兵台上的护繹过滤]希医咏杳缘难Х旁谲磕锉成希缓蠓词治兆≤磕锏木轠敏感词],沉声问道:准备好了吗?芸娘,准备好的话就发誓吧。

    [过滤]……陛下……芸娘也要向瑶奴姐姐一样……今天在这里将自己没有被陛下您用过的[过滤]贞[过滤]献给主人…………发誓永远成为主人的胯下母狗……并且被骑乘一辈子……从今天开始……身为天帝正宫的芸娘娘娘已经死去…………活着的……只是身为主人母狗的芸奴……

    听完芸娘的誓言后,我的[过滤]夹杂着瑶姬的开苞血狠狠的捅了进去,毫不怜惜,一[过滤]进去就直接[过滤]到底。

    此时,一直雄壮威武的铁血军团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从阅兵台下走过,伴随着雄壮军乐响起的,还有芸娘响彻云霄的呻吟声和声。

    时间渐渐流逝,环境结界的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威武的阅兵仪式已经过去,取而代之的素心与天帝的成婚大典。

    在婚典的主场中,瑶姬与芸娘失神的滩倒在地,下身[过滤]与鲜血红白相交的流淌在地上,而素心双目迷离失神的站在旁边。仿佛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躲在了自己的心底深处。

    我[敏感词]笑着走进素心,一把抱住素心,嗅着那动人的体香,口里却说出邪恶至极的话语。

    素心,你看到的啦,你的两个姐妹就在刚才发誓成为我的肉尿壶瑶奴,和母狗芸奴,一会你也在你的婚礼中向我奉献一切发誓成为我的肉玩具心奴吧。

    素心仿佛人偶一般,双眼失神,面无表情,仿佛整个人心灵已经死去,活着的就只是个人偶而已。

    你不用装死狗了,想装的话,我随时可以让你向母狗一样死去活来的,你刚才也看到那些威武的军队的啦。

    我听了听,用最邪恶的语气说道:你猜你的所有的姐妹们,要用多久时间才能全部服侍完一遍呢?可能一遍还不止哦,说不定你的姐妹们会活活被哦。

    保护自己的姐妹们这道指令已经深深的铭刻在素心的灵魂中,哪怕是她的姐妹们已经完全堕落在我的胯下,她也决不允许她的姐妹们出现被至死的命运。

    素心娇躯一震,在我的怀中低语着:素心明白,再一会的婚礼中,素心会向主人奉献上一切的。

    已经明白挣扎毫无用途的她,已经决定面向自己的未来。无论如何,她都会保护自己的姐妹们的。

    婚典一步步的进行中,再无数的宾客翘首以待的时候,婚典的主角终于出现了。

    身穿深红新郎服的天帝,与穿着百色千鸟雪舞宫服的素心并排的走了出来。

    看着穿着如此华丽艳美,在衣服的承托下脸上散发着是无与伦比的雍容华贵,我低头看着只剩下娇弱与诱惑,浑身赤[过滤]的素心,在她耳边低语着。

    等回去后,我要你穿上这件衣服让我好好的一下。

    是的,主人。

    素心柔顺的应答,绝望的她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反抗。

    看着渐渐步入宣誓仪式高台的两个幻影,我手一挥,素心胯下阴环的绳子就断了。

    譡过滤]颐且黄鹕先グ桑乙槐呖醋拍愕幕槔褚槐呦碛媚愕纳硖濉?

    是的,主人结婚宣誓的地点是在一个用各种奇珍异宝堆砌而成的高台,我带着素心走到了这个高台上,与幻影面对面的想对着。

    结婚宣誓再周围的喜乐中开场,只见天帝开声说道:吾与素心皆吾双亲,今[过滤]就在此天界一统之[过滤],再众多臣民的祝福下,再天父地母的见证下,我与素心宣誓成为夫妻。

    然后将头转向素心的幻影,深情的问道:素心,你可愿意于我结为夫妻。

    素心的幻影眼中只有天帝一人,眼角带泪,口中欢喜的说道:素心今天再众多臣民面前,天父地母的见证之下,在这神圣之所,愿意与陛下结为夫妻。

    而我怀中的素心,对面着幻影,然后趴了下去,将自己的圆润丰满的美臀高高翘起,口中说道:素心今天再众多臣民面前,天父地母的见证之下,在这神圣之所,希望成为主人的肉玩具。

    此情此景简直令我舒畅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再我眼前有两个素心,一个素心在众多臣民面前发誓成为天帝的妻子。

    而另外一个素心在众多臣民中赤身[过滤]体的趴伏在地,撅起,发誓成为我的肉玩綶过滤]业腫过滤]简直充血到快爆炸了。

    天帝深情的看着素心的幻影,嘴里大声回应着:在天父地母的见证下,我将与素心结为夫妻,此生与她不离不弃,生死相守,永世相爱。

    我嘴里吐出[敏感词]邪的话语,上前扶着素心的柳腰,[过滤]对准了素心的[过滤][过滤]入口,轻轻的旋转摩[过滤]着:在天父地母的见证下,素心将要成为我的肉玩具心奴,我将享用她的侍奉,玩弄她的一生。

    素心的幻影大声的回应到:在天父地母的见证下,我于天帝结为夫妻,此生与他不离不弃,生死相守,永世相爱。

    在我胯下的素心大声的宣誓到:在天父地母的见证下,我发誓要成为主人的肉玩具心奴,请主人采摘我纯洁的[过滤],将[过滤]烙印在我身体深处,让我永远的成为主人的心奴。

    在幻影天帝和幻影素心跪拜天父地母的时候,我的[过滤]整根没入了素心的[过滤][过滤]中。

    在我狂猛的抽[过滤]中,素心颤抖的双手再也无力支持自己的娇躯,素心整个上半身趴在了地上,她侧脸看着下面大声发出祝福声的臣民,看着如同童话般幸福的天帝幻影和自己的幻影,口中一边娇喘呻吟着,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滴落,一边喃喃的说道:陛下……心儿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对不起……对不……永别了……陛下。

    ***********************************

    写在后面的话:天宫诸女终于完结了,我那个悲剧[过滤],大家看看,用这个水准去ntr王大明够不够格,够不够水准。

    顺便要像大家说个坏消息,原本预定的[过滤]本篇估计要延迟了,我构思中的剧情出场顺序是:

    1。侍剑,提拉米苏,希利亚,

    2天帝后宫素心,芸娘,瑶姬和诸位妃子,

    3。梦无涯与秋香还是秋月,汗!忘记了

    4美幸与小雪还有[过滤]本诸女。

    5。叶若秋,媚娘,龙女无痕与其他四海龙女组成的《寻觅》偶像组合。

    6。林诗涵与林思语这对母女花。

    7。王大明回复记忆然后遭受全面ntr。

    等到写完这七部后,此文才算结束。

    但为了响应一些兄弟的号召,我掠过了侍剑的母亲希利亚,一边尽快进入有代入感的角色,但随着素心三女的莫名其妙的篇幅增加。

    我感觉到自己的是不是打乱了自己的写作思路呢,抱着这个想法,礫过滤]飧鎏旃钆旰螅一赝沸聪@怯谑探U舛阅概ǖ墓适拢荻ㄎ?。5章吧。

    就是第2章节跟第3章之间的意思,等写完希利亚后,写梦无涯和秋月的篇章,等完成以上的之后,再按照顺序进行,想尽快看王大明老婆的兄弟,我只能抱歉的说请期待ps:为什么我最近写的都是万字大章呢?费解?明明当初是想作为3k档的[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

    ***********************************

    第二点五章侍剑与希利亚的母女花轮舞

    再原着中,希利亚这个侍剑的母亲并没有多加描述,但令我遐想的是,要多么风华绝代的绝世佳人,才能令天帝与绝这样不世巅峰强者为之神魂颠倒呢?

    他们两人一位是统治着整个天界,后宫数十人,阅尽天女风情的一代天帝,另一位是掌管创造与毁灭,不老不死活过了数十亿年的元素体。

    但却为一个女子而互相生死相拼导致双方陨落于世,这样的女子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佳人呢,我想我会快就会知道了。

    回到圣灵殿的我,静静的坐在我的王座上,侍剑与提拉米苏分坐在我的双腿上,靠在我的怀中为我护法。

    在我的双眼中暗金色的光芒在不停闪烁着,周身异象频现,这是我再汇集着我所有的力量,因为接下来的事情,是要挑战这个世界法则的真理。

    暗金色的光芒渐渐的扩散到我的全身,终于觉得力量足够的我大喝一声,整个世界如同水纹一样波动了起来。

    眼前的一切渐渐变成虚无,等到完全变成虚无后,无数的光点自虚空中出现,渐渐的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一条无与伦比壮丽的光之长河。

    我严肃的看着眼前的河流,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最终核心,众生命运的汇集之处,灵魂的永归之所。时光长河。

    刚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也来到过这里窥探着世界的记忆,但跟我现在要做的事情一比,那简直是不可而语。

    我将神念附在侍剑的命运节点上,顺着这条支线逆流而上。侍剑一生的时间在我眼前渐渐倒流。

    穿越过无数画面的我,终于来到了我想要的节点中了。侍剑母亲死前的一刻。

    我深吸了一口气,身上全部的力量汹涌而出。已这个节点为中心四散而去。

    命运是不可改变的,死在那个时间的希利亚我根本无法救援,但我可以将她死后的所四散在时光长河的生命烙印寻找回来,汇集她所有的生命烙印,让她在我这个时光节点重新复活。

    我的力量横扫过时光长河,整个时光长河在我的力量下颤抖着。无数属于希利亚的生命烙印渐渐的汇集在我手。

    等我力量快要耗尽之时,我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完成了。

    回到原来时光节点的我,看着手中的光球,苦笑着,一方面要控制力量防止将整个时光长河崩灭,一方面要仔细进入时光长河细细搜索。

    对我来说还真是有点难度[过滤],但接下来可是要好好的享用我的劳动成果了。

    我将手諿过滤]馇蚺壮觯谑探<ざ难酃庵校馇蛟诳罩胁煌P牛ソサ摹?

    一位女子从光球中浮现出来。

    等到她完全浮现之后,我无比的惊叹。

    好一位倾世之姿的绝世佳人,身穿白色淡雅宫装,肌肤赛雪,与侍剑略有相像的眉目五官如同无一不完美,她紧闭的双眼一阵颤抖,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我情不自禁为她倾倒,她的气质如同梦幻一般,有稚女的清纯,少女的可爱,成熟女性的抚媚与艳丽。这样矛盾的气质却在她身上显得这么的和谐。

    真不愧是能令两位强者倾心的绝世美女[过滤],希利亚睁开双眼,茫然的看着扑到再她怀中的侍剑,用她绝美的嗓音说道。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这里是哪里……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听着那空灵飘渺的嗓音,忍不住开始意[敏感词]起来的我,手指一弹,一个光球从我手中发出,直接打进了希利亚的脑海中。关于她死后的一些事情,随着这个光球一起打进了她的脑海。

    等希利亚接受完这些信息后,她抚摸着侍剑的秀发带着苦涩难明的语气说道。

    侍剑……我的女儿……原来他跟陛下都已经死去了吗……这些年辛苦你了。

    然后将头转向了我。

    谢谢你,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你一定是一位伟大的存在。不知道我的女儿跟你是什么关系呢?

    她可是我的性奴[过滤],而你,接下来也要跟你女儿一样,对吧,侍剑?

    什么……

    在希利亚震惊还没转向愤怒的时候,我已经发动了我的[过滤]纵灵魂能力,希利亚已经双眼无神,心灵已经完全敞开一切等候我的光临了。

    侍剑,你想不想要一个千依百顺的妈妈[过滤]。

    侍剑从希利亚的怀抱里抬起了头,绯红的双眸带着兴奋的看着我。

    主人,太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永远的跟母亲在一起了。

    西利亚绝美的脸让我开始亢奋起来,我伸出了双手隔着衣服狠狠的握住了那对高耸的玉[敏感词]。

    一边大力搓揉着一边说道:希利亚,你听得到吗。

    被我大力毫不留情的搓揉着,从胸口传来的疼痛使得希利亚的俏眉轻皱,但依旧不带任何感情的回答到。

    是的,我听得到我伸出一只手,缓缓的抚摸着希利亚的[过滤],感受着那完美的曲线。

    你爱不爱你的女儿提起这个女儿,希利亚脸上浮起了母爱的光辉,使得她更加的充满着魅力。

    我爱我的女儿。

    我不满足于单纯的抚摸,而是开始用力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开始狠狠的扣挖了起来。

    那你肯不肯为了女儿的幸福付出一切呢。

    敏感处受到袭击,希利亚本能的用那修长完美的夹住我的手,但仅限于此,受到催眠的她完全没有办法做出进一步的抗拒。

    我……肯。

    那女儿的每一个要求你都必须答应,因为不这样做你的女儿就没把法获得幸福了。

    侍剑一直在希利亚的怀抱里,用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我不停的袭击着她母亲的身体,当听到这里时,她抬起头用力的吻了我一下。

    我再重复了一盵过滤]褐灰悄闩拿恳桓鲆螅恳桓銮肭螅愣急匦氪鹩Γ⑶易龊茫蝗荒愕呐兔话旆ɑ竦眯腋A恕?

    希利亚一边被我同时袭击着上身和下身。嘴里不断单调的重复着:答应女儿的每一个请求……答应女儿的每一个请求……做好……获得幸福……

    看着差不多了的我松开了手。下了最后一个指令。

    接下来,我拍三下手,当我拍完时你就会清醒过来,清醒的同时你会遗忘掉所覽过滤]赜谛园闹叮康背鱿忠晌实氖焙颍慊嵫誓愕呐⑶医鸢傅弊髡胬怼?

    我拍了三下手之后,希利亚那迷茫的双眼已经完全回过神来。回过神的她好像完全无知无觉的继续发起刚才的质问,但质问到了一半却转为迷惑。

    什么……我的女儿是性奴……什么是性奴[过滤]?

    希利亚疑惑的看着侍剑,侍剑兴奋的舔了舔嘴唇,抬头对着自己的母亲说道:性奴就是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主人的肉玩綶过滤]灰魅擞行枰蘼酆问焙蔚囟急匦氡恢魅讼碛谩3晌魅说男耘饪墒钦馐澜缟献钗僖氖虑槟亍?

    希利亚的疑惑已经清楚,完全信以为真的点了点头:是这样的[过滤],女儿你真了不起,即使父母不再你身盵过滤]阋部梢宰龅秸庋瞬黄鸬氖虑椤?

    是[过滤],妈妈,所以为了更好的服侍主人,你也必须成为主人的性奴。

    即使是被洗去了所有的知识,但心里已经有爱人的她还是有对于完全奉献而感到犹豫。

    成为……主人的……性奴?

    是的,妈妈,你成为主人的性奴,这样的话我就更受主人的宠爱了,那样我就会变得更加幸福了。

    听到让女儿获得幸福这句关键词,希利亚毫不犹豫的点了头:[过滤],好的,为了女儿你的幸福,我答应成为主人的性奴。那要怎么做呢?

    太好了,妈妈,真谢谢你。

    侍剑高兴的再希利亚的脸上亲了一下。希利亚脸上看着高兴的女儿,脸上也露出了慈祥安慰的笑容,全然不知这是何等[敏感词]靡邪恶的事情。

    看到这一幕被极度扭曲的母女恩爱的画面,我极度的期待接下来的事情。

    侍剑从希利亚怀抱里跳了出来,然后转到希利亚的背后,从后面抱住了希利亚。

    再西利亚疑惑的眼神中,侍剑带着甜美笑容说着[过滤]的话语。

    接下来就首先向主人发誓成为性奴的仪式吧。

    仪式,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呢?

    妈妈,没关系,我教你,首先你要将自己的[过滤]挺起来让主人好好的观看把玩。

    [过滤]?哪里是[过滤]?

    侍剑看着被清洗所有知识的母亲,脸上带着甜美扭曲的笑容:就是这里啦。

    侍剑的双手抓住了希利亚玉[敏感词]上的衣料,然后狠狠的一撕,希利亚上半身的白色宫装便被撕烂了开来,从肩膀至腰上完全[过滤]露了出来,那双完美的玉[敏感词]狠狠的跳了出来。

    侍剑撕完后,双手握住了这对跳出来的玉[敏感词],然后缓慢的搓揉起来:这里就是妈妈你的[过滤]哦。真是漂亮[过滤]!好软好滑[过滤]!哇!我只是摸了两下,妈妈你的[过滤]就翘起来了。主人一定会喜欢你这对[敏感词]贱的[过滤]的侍剑把玩了一会,松开了双手,将头伸到希利亚的耳盵过滤]斐鯷过滤]舔弄着自己母亲的耳垂。

    好了,接下来要这样说……

    希利亚忘记了所覽过滤]赜谛园闹叮圆拍芨忧逦母芯醯阶约罕淮耆嗍蹦欠菘烀溃@乔瘟崇澈欤皇歉芯踝约罕慌煤苁娣选?

    希利亚将自己的上半身一挺,使得那双玉[敏感词]更加的明显,然后口中说出了自己女儿教导自己的话:贱奴希利亚……希望成为主人胯下的性奴……现在请主人赏玩贱奴的[过滤]。

    我走了上前,带着[敏感词]笑将双手摸向了那对神圣的玉女峰,仔细的感受着这对恩物的触感。

    希利亚的玉[敏感词]宛若处子,[过滤]粉红,完全看不出是一位母亲。比侍剑的更加饱满,更加翘挺,永远斜上翘挺的[敏感词]头更是被我爱不惜手的来回搓弄着。

    开始动情的希利亚媚态撩人,连语气中都多了几分[敏感词]魅:主人可满意贱奴希利亚这对[敏感词]贱的[过滤]。

    满意,除了被我搓弄,你的[过滤]还可以为我做什么[过滤]。

    在侍剑的教导下,希利亚媚笑着回答到:除了能被主人你搓弄外……还可以为主人你打奶炮……以后被主人到怀孕后……还能为主人奉上新鲜的奶汁呢!

    我满意的松开了双手,静静的等待侍剑为我和她的母亲安排的仪式的下一步。

    在侍剑的指点下,希利亚伸出双手,狠狠的将自己的带着华丽裙摆的宫裙从腰上撕裂,然后将身上所有残破的衣裳丢开,将自己那完美身躯毫不掩饰的暴露在我的眼荹过滤]?

    然后一条腿单腿举到头顶,将那粉嫩秀丽的下身暴露在我眼荹过滤]H缓蠼啃ψ潘档溃杭@遣恢筟过滤]可以服侍主人,还有贱奴希利亚的骚[过滤]和[过滤],这些都是属于主人的,主人可以尽情的赏玩。

    看着希利亚那充满[敏感词]欲的表演,我的[过滤]已经充血到了极限,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开始冲锋了。

    我给了一个眼神示意侍剑开始正餐吧。

    侍剑乖巧的媚笑了一下,再希利亚耳边说着一些话语,然后将自身那轻薄的纱衣脱了下来,然后自身那赤[过滤]的娇躯往地上躺去。

    等侍剑躺在地上后,希利亚躺在侍剑身上,仍由自己的女儿搓弄着自己双[敏感词],然后将自己的缩起,摆成m字形,双手用力将自己的小[过滤]掰开。

    贱奴希利亚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了,请主人来完成贱奴希利亚成为性奴的最后一步吧。

    我走到了两女的跟前,看着地上带着期待眼神看着我的母女花,我半跪下,手指轻轻的抚弄着希利亚的[过滤]。

    毫无毛发的[过滤]如同最好美玉雕琢而成的馒头,粉嫩而饱满,那紧紧的细缝已经被希利亚用双手掰开,但即使是希利亚再用力,这美妙的细缝任然是紧密非常,仅仅是在希利亚的手中由仅露微缝变成小拇指宽的长度而已,里面的美妙之处尽数处于半隐半露的状态,我轻轻的摸弄着被皮肉包裹起来的阴蒂,阴蒂被抚弄的强烈畅美和自身玉[敏感词]被女人搓揉的快感使得希利亚发出阵阵娇喘。

    我将[过滤]对准了希利亚的阴[过滤]入口,缓缓的突进着。

    被我强硬的[过滤]狠狠的挤开那紧紧包裹着的[过滤],希利亚嘴里发出一声痛呼。

    在这自己母亲即将成为别人的胯下性奴之时,侍剑发出了一阵撒娇声:妈妈,主人就要你的骚[过滤]了,等到主人完你之后,我们就是主人胯下的母女花性奴了,不知道主人玩过你的骚[过滤]后还喜不喜欢玩我的骚[过滤]呢。

    希利亚带着娇喘,强忍着下身传来的异样感和暴涨感回到:怎么会呢……等完妈妈这个老骚[过滤]之后……主人一定会更喜欢你的小骚[过滤]的。

    紧凑的阴[过滤]使得我每进一下都要用力往前桶,就这样,我那青筋暴露的强悍[过滤]一寸寸的突进了那个美妙的肉[过滤]。

    刚完全进入,我几乎被这温润紧凑的肉[过滤]弄到[过滤][过滤],实在是太舒服了。

    侍剑分出一只手,摸到我的[过滤]处,温柔的搓弄着我的阴囊,对着希利亚说道:妈妈,主人的[过滤]终于进去了,你的骚[过滤]好紧[过滤],主人一定很舒服的呢,我被主人开苞的时候主人都没那么费力呢。

    我将希利亚的那双修长完美的抓起,抗到肩膀上,一边抚摸啃咬着对修圆润的,一边猛力抽[过滤]着。

    [过滤]……[过滤]……好大[过滤]……快涨死我了……[过滤]……

    侍剑将希利亚的头偏了过去,然后吻上了自己母亲的嘴唇,并伸出香舌用力搅拌着。

    看着身下激情拥吻的母女,我扛着希利亚的双腿,然后用力往下压去,并且加大了抽[过滤]的力度,让自己每一下都可以桶到最深。

    贱奴希利亚……的骚[过滤]……[过滤][过滤]……被主人的大[过滤]……[过滤]……的好[过滤][过滤]……

    希利亚阴[过滤]的深处不停被我进攻着,修长双腿情不自禁的紧紧盘在我的脖子上。我停下猛啃的嘴,然后趴下手嘴并用的开始玩弄起那对挺翘的玉[敏感词]。

    妈妈……你该向主人说出你的性奴宣言了……

    希利亚媚眼如丝的承受着我的进攻,用最庄严神圣的的话语向我宣誓:主人……请你狠狠的进……贱奴希利亚的[过滤]中……[过滤]出[过滤]……强暴我的卵子……用[过滤]烙印在我的身体深处……我会用我的……身体的每一处……来侍奉出主人……

    我强忍的[过滤]忍不住狠狠的[过滤]出,等享受完[过滤][过滤]了快感后,我提起任然没有变软的[过滤],拔了出来,然后对准侍剑的阴[过滤],狠狠的捅了进去。

    这对天仙一般的母女花此刻在我胯下变换着各种的姿势,不时相拥而吻,不是互相摩[过滤]着彼此的[过滤]。她们身上所有的洞都通通被我弄了一次。

    等玩弄完之后,我看着下身那对多次而失神的母女花,看着她们[过滤]中满满装载着我的[过滤]。

    我放佛看到了几个月后,这对绝美的母女花挺着大肚子一边被我弄着一边互相吸允着对方的奶水的一幕。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