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06章 天界新世纪(上)

第06章 天界新世纪(上)

    第06章天界新世纪上

    六点一节:在奇珍异兽四处悠闲散步的花园中,我懒散的躺在一张沙滩椅上,芸娘和瑶姬赤[过滤]的躺在我的怀中,不时芸娘和瑶姬用双[敏感词]和玉唇夹着各式水果或者饮料送入我的嘴里。

    而面前,其他妃子们或在弹琴吹萧,或在边歌伴舞。将她们的才艺风情尽现于我。

    即使享用着如此美妙的休闲时光,但我却心不在焉。

    我微闭的双眼中,这个世界的所有法则化为一个个的符号不停的闪现在我的眼荹过滤]?

    自从占有天帝的所有妃子之后,我几乎都没有再出去过,一直再这天帝宫中推算着这世界的法则构成。

    半响后,我深舒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了笑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终于找到办法了。

    既然正事已经解决,那么还是继续享乐吧,我一个翻身,将两女压在身下。

    在芸娘与瑶姬娇容媚笑之下,我尽情的享受着她们的热情服侍,无论是芸娘的巨[敏感词]还是瑶姬的[过滤],都让我流连忘反。

    而在周围献艺的妃子们,看着两位姐姐在我胯下发出各种[敏感词]言浪语。

    全都双颊绯红,眼波中春情萌动,看着两位姐姐,全都似是娇羞难耐,似是急不可耐,听着似乎可以连绵直到永恒的动人仙乐,欣赏着那道尽天人芳华的舞曲,胯下享用着的是天界最美最尊贵的天女。

    我恍惚间才觉得,这只是永恒者才能享用的时光,我心中下定了决心,必须完成我的目标,哪怕是为此付出那样的代价。

    很快的,两女在我的猛力进攻下,被我杀到一败涂地,无力的瘫软在躺椅上。

    我狠狠的捏了一把芸娘那潮红的粉嫩巨[敏感词],然后拔出[过滤]。

    不管[过滤]上任然滴落的[敏感词]液,我径自向周围的妃子们走去。

    半[过滤]时光过去,享用完这些绝色美女们的我。

    才施施然骑上芸娘,然后往帝宫中回去。

    我骑在芸娘的背上,瑶姬双手搂住我的脖子,修长紧紧的盘在我的腰间,用那美妙的肉[过滤]将我的[过滤]吞没,然后用轻摇柳腰。

    或是左右微转,用阴力研磨着我的[过滤]。背上承载着两人重量的芸娘毫不在乎,依旧不紧不慢的在地上往前爬去。

    只是嘟囔着小嘴,满脸不甘心的表情,周围妃子们带着抚媚的笑意看着我们,毫不在乎自身那被我撕扯到残破无比的宫衣将自身的娇躯暴露无遗。

    [敏感词]白的[过滤]从她们肉[过滤]中流出,顺着双腿缓缓滴落,不时有妃子们用玉指将腿上的[过滤]摸起,然后放到嘴中仔细品尝,脸上流露出无比幸福的感觉。

    随着我们的阵阵远去,风中飘来的是芸娘的娇嗔声。

    瑶奴姐姐好坏……又在人家背上服侍主人……太可恶了……芸奴也好想这样做[过滤]……

    渐渐的我们走到了宫门前,这次把守宫门的已经不是那威武铁血的原禁卫军了,而是只属于我的天女军只见两个娇美的天女上身只穿着勉强能遮住胸前[过滤]的素白丝质抹胸,将[过滤]直到腰部全部[过滤]露出来,下身仅仅穿着一条素白丝质超短裙,将浑圆芊美的双腿暴露了出来。

    她们手持长枪,把守着宫门。当见到我时,便急忙的跪了下来。

    天女军一级女奴慧欣,嫣雪向主人请安。向母狗芸奴娘娘,肉尿壶瑶奴娘娘,和诸位性奴娘娘请安。

    我满意的看着底下两位天女军的的表现,看来侍剑跟希利亚还有提拉米苏她们有好好的贯彻我的旨意呢。

    我将原本从属与三圣灵和天宫的所有天女统一划归给侍剑三女,让她们来教育这些天女们成为我女奴的必要知识。

    我仅仅是将我心中这座女奴王国的规划告诉她们,看来她们还弄的不错,回头要好好奖励下她们三人了,我带着[敏感词]笑这样想着。

    再这些天女的被我扭曲过后的思想中,我是至高无上的主宰,她们的所有的一切,无论心灵还是,通通只属于我,除我之外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是该抹杀的残渣,世界上所有的美丽女人都是零级女奴,以待随时被我取用。

    成为我女奴后没被我宠幸过的是一级女奴,宠幸过的是二级女奴,以至于一路上爬。

    当下级女奴遇到高一等级以上的女奴的话,必须跪下请安以示服从,上级女奴的任何要求都必须服从与执行。

    我伸了个懒腰,怀中的瑶姬依旧在用她的紧凑蜜[过滤]在碾榨着我的[过滤],不时伸出香舌舔弄着我的耳垂。

    胯下的芸娘与周围的妃子们只是矜持威严的向两个天女军点了下头,身为上级女奴的她们不必向下级女奴示好。

    看着这几位女人如同回复到我还没来时的天帝正宫娘娘的威容,我情不自禁的对这个我构造的等级森严的女奴王国充满期待。

    这真是一个不错的玩綶过滤]皇锹稹?

    一路向前走去,不时有天女军或者天宫侍女跪下向我们请安。这些天女军或者天宫侍女请安时,无不眼神火热的看着我和瑶姬的交合处。

    眼神中充满着无比的期待与憧憬,再她们的意识中,能被我宠幸就是她们一生中最大的荣耀与幸福。

    直到走进华光殿时,芸娘大声的喊道:心奴大姐,我们回来了。

    如同第一次见面一样,素心埋首与这些记载着诸多天界政务的奏章中,闻言后,抬起了头。

    但她并没有如同第一次那样的爆起反抗,而是眼中露出了一丝悲伤,随之又隐去,温顺的从王座上走了下来,跪在我面前,低下头,向我请安。

    心奴向主人请安,不知主人与诸多姐妹外出闲游,姐妹们可曾让主人尽兴。

    我伸手抓着瑶姬的两瓣丰满多肉的,一边上下提起放下,让[过滤]可以更加的深入瑶姬的蜜[过滤]深处,一边向素心说道。

    当然尽兴,你的姐妹们真是天生欠的,哪怕更我到她们动都动不了了,她们还是用骚[过滤]狠狠的吸住我的[过滤],都不想让我的[过滤]离开她们的骚[过滤]。

    你看,你的瑶奴妹妹更是一路上都缠着我,一刻都没有让我的[过滤]清闲下呢。

    瑶姬用模糊不清的语气向素心说道:心奴大姐……[过滤]……恩……主人的大[过滤]好棒[过滤]……瑶奴一辈子……都离不开主人……的大[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呜呜呜我要去了……

    随后就带着呜咽的呻吟去到了,瑶姬的四肢紧紧的缠在我的身上,蜜[过滤]深处传来一股吸力,如同婴儿吸奶一般吸允着我的[过滤],火热的肉壁狠狠的紧缩着,仿佛无数小手在抚摸着我的[过滤]。

    最后[过滤]处猛然喷洒出一股阴[过滤],带着滚烫的热流浇在我的[过滤]上。

    受到这刺激的我也倒吸了一口气,打开[过滤]关,[敏感词]白的[过滤]喷发而出。

    我轻抚着瑶姬光滑的背部,对着素心说道:你的瑶奴妹妹已经去到了,而我还没满足呢,你知道该怎么办的啦?我可是无比怀念心奴你的[过滤][过滤],自从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用过你的[过滤]了吧。

    素心听闻到那天的事,耻辱的一幕幕回荡在脑海中,悲愤之心大涨,就快忍不住想要出手先杀了我再自杀的时候,从心底深处传来的一阵阵声音打断了她的决定。

    我可不能这样……如果我出手了……姐妹们就危险了……为了陛下……不能让姐妹们受到危险……

    但……这样的侮辱……

    为了姐妹……

    脑海中激烈的冲突使得素心一阵眩晕,但片刻之后,素心仍旧决定为了姐妹强忍着耻辱,只是更加的低下了头,低声应到。

    是的,心奴知道,就让心奴用[过滤]来服侍主人,让主人尽兴吧素心的冲突与挣扎尽数被我看在眼底,除了满足我心中的凌辱之外,也更让我了解到灵魂[过滤]纵的霸道。

    素心站了起来,将眼中的悲愤无奈和伤心换成了温柔与服从,然后缓缓的在我面前,将自己的衣衫一件一件的褪去。

    将自己完美动人的玉体一丝不挂的呈露在我的面前,我拍了拍瑶姬的粉背,瑶姬带着媚笑轻轻站起了身子,[过滤]在结合处抽出时带出波的一声。

    瑶姬下来后,素心莲步轻移,跨坐上芸娘,然后靠在我怀里背对着我,伸出芊美玉手,握住我那沾满与瑶姬交合时留下点点秽物的[过滤],轻轻的移动到了的臀缝中。

    缓慢的在[过滤]洞口研磨了两下之后,素心贝齿轻咬嘴唇,然后缓缓的坐了下去。

    将我[过滤]吞没的那一瞬间,素心高扬着头,发出一声强忍着疼痛的闷哼。

    我双脚用力向下一蹬,扯动着芸娘的[敏感词]环。

    去我的寝宫。

    芸娘乖巧的往我的寝宫爬去。而素心就这样和我一统跨坐在芸娘背上,不时的上下耸动着,一双玉[敏感词]在阳光的照耀下,带着阵阵令人炫目的[敏感词]摇波动。

    六点二节:数天后,在我的寝宫中,并没有多余华丽的装饰,只有各式各样形态各异玩綶过滤]绶酆焐苋菽墒艘陨瞎隼垂鋈サ拇蟠玻徽懦淦病?

    各类型的情趣躺椅,周围四处都挂着如吊环,绳索,鞭子之类的东西。

    我靠在一张华丽的柔软沙发躺椅上,一边享用着胯下素心芸娘瑶姬三姐妹的共同口舌服侍。

    一边把玩着手中的两样物品,一把是苍冥,而另一样,则是一个黑黝黝的残破旧刀。

    我一脸玩味的打完着手中的两样东西,这就是打开这个世界天道入口的生之钥与死之匙吗。

    苍冥我是一早就到手了,而这把破刀,则是我杀下死界,屠杀了所有的残存古神,才再他们的脑海中找到这把刀的所在。

    一想起那个掌管着这把死之匙的死神,一脸装逼的向我说道:这里是死者安息之地,即使如同天帝一样的超脱生死的超脱者来到一样要遵从死亡的戒律,你不应该来这里打搅死亡的安宁。

    然后再他不可置信的眼神中,被我一拳将他所有的存在痕迹通通抹杀掉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想笑。

    我当然不是天帝那样超脱生死的超脱誟过滤]铱墒橇杓菰谡馐澜缫磺兄系闹粮哒遊过滤]。

    虽然我强到此世无敌,可以拳打时光长河,脚踹此世天道,但我却发现一个很无奈的事实。

    那就是强如我,也会老会死,我身体和灵魂的寿命居然只有区区的三百年,无论吃多少天宫秘藏的灵丹妙药也无法增加一丝一毫的寿命。

    而在我之下的天帝和绝活过几十亿年也只当等闲,这叫我情何以堪[过滤],不问可知,当然是送我来这个世界的大能搞的鬼了。

    但幸好我似乎找到了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以身合道,而要以身合道,光靠暴力硬上会带这个世界造成不可挽回的创伤。

    所以我只能找来这两把钥匙,用来打开天道意志,然后吞噬他,以此为根基,辐[过滤]吞噬到整个世界中。最后将整个世界完全毁灭掉,然后再被毁灭的世界中重新创造出一个新世界,这样我就可以化生成新世界的至高主宰,如同圣杯世界中的盖亚与阿赖耶的合体一样。

    至于如何再切断这个世界亿万年来纠缠不清的因果业力并化为毁灭这个世界的灭世大劫,如何再毁灭世界的同时保存原有世界的[过滤]华原力,如何演化新世界。

    这些都只能靠漫长的时光来进行了,天之大道,不以时论之。

    幸好,只要我一吞噬这个世界的天道,正式踏入以身合道之后,我的寿命限制应该会解除,同时我也失去了自由去其他世界的可能性,可恶[过滤],我还想礫过滤]饫锿旰缶腿ニ郎袷澜缯夷抢锏拿琅煤猛嫱婺兀畲卧澜绲乃忻琅ㄍㄊ杖牒蠊墒俏业拿蜗隱过滤],但我想这也是那位大能所想的吧。让我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这个世界为祂出一口气,不要去其他世界搞风搞雨。

    心情激愤的我下身也激荡的吐出了[敏感词]白液体,[过滤]在胯下三女的脸上,看着三女互相拥吻,舔去对方脸上的[过滤],我的心情也平复下来。

    那么先去把一些该处理的事情处理掉吧,不然到时候会有点棘手的。

    地球偏僻处的某个无人森林中,执行组织任务的王大明正抬头看着明月,再这个中秋节中,心中传来阵阵的失落与悲伤感使得王大明无法入肹过滤]荒芡琶髟碌陀镒拧?

    到底是为什么,这种感觉好痛苦你很快就不会痛苦了是谁?

    在这个无人森林自语的王大明,没想到会遇见这种诡秘的回答。

    王大明快速的进入战斗状态,手中拿去一张卡片一挥,一把奇形长剑出现这他手中。

    神色紧张的看着一个身穿黑色素袍男子从虚空中浮现,王大明第一眼看见这个男子的瞬间,心中本能的危机感轰鸣而起。

    黑袍男子看着禁戒着的王大明,只是轻轻的咧嘴一笑。

    然后瞬间消失掉,再王大明疑惑的眼神中,黑袍男子瞬间出现在王大明面前,一探手[过滤]进了王大明的胸膛。

    王大明的从惊慌的眼神渐渐转变为麻木无神,黑袍男子将手拿出,手中带出了一个天蓝,一个金黄,一个炫白的光球。

    黑袍男子无视呆呆站立的王大明,口中低声说道:这就是绝与天帝的力量,还有两者融合过后属于王大明的力量吗,看来真是绝世大补品[过滤]。

    然后对着王大明一阵阴笑:可不能让主角失去力量[过滤],这样就不好玩了。

    然后一个弹指,一个黑色的光球从黑袍男子手中发出,直接莫入了王大明的体内。

    然后一个闪身,消失再这无人森林中。

    一会过后,王大明清醒过来,已经遗忘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对着明月感叹到:看来可能是想念家人了,礫过滤]獯稳挝裢炅嘶故腔厝タ聪吕辖惆伞?

    六点三节天界的构成分为三重天,第一重天如同凡间一般,充斥着各式凡人与国度,妖魔与鬼怪,但与凡间不同的是,不仅仅充满着各式各样的门派与期望通过修炼来成就仙人的修炼者和同样希望得成正果的妖灵,更不同的是所覽过滤]鹊墓ㄍǘ际潜惶旃南杉锹迹灰晌湍芟碛邢扇酥澹碛杏瞥さ纳虢】档纳硖澹灰剐心媸瞧鹈裨狗刑冢旃慊峤迪绿旆#锍杉H缒苁沟妹裰谛腋#扔瞥ど螅突岜唤右降诙靥臁?

    第二重天便是所有修炼者心中的真正天界,他们朝思暮想的就是有朝一[过滤]能飞升来此。

    这个世界由天宫册封的四大诸侯所统领。一重天的诸多繁杂政务皆由四大诸侯所处理,遇到无法处理的事情就上报。

    第三重天便是天宫所在,统领整个天界威严莫测的领袖。

    除了天界之外,就是地球跟死界,这三个世界如同三角形一般,构建起这个位面所有的元素。

    我手持两把钥匙站在天帝宫中的正中心,这里就是天道入口,与其说天道入口隐藏在天宫中,还不如说天宫直接是架构在天道之中的雄伟奇迹。

    看着时候已经,我发动了两把钥匙,一道通往这个世界根源的通道打开了。

    我昂然走进,随着慢慢走过充斥着无尽时空乱流的混沌捅道,终于来到了终点。

    在一个漆黑莫名的空间中,一个如同太阳一般的巨大光球,周围虚空中浮现出无数的时光长河,这些光之河流汇进了光球之中,又从另外一端出现,然后直接没入虚空。

    看着如此庄严神圣的终极奇迹,我带着虚无的笑意,一跃而起,投入了这个光球之中。

    暮然间,整个天宫皆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光辉,这股光辉如同洪流一般四处扩散。

    这股神圣的光辉不可阻挡的横扫了这个天界,而所有的天界众生,除了众女,皆对这神迹视而不见,因为能感受到这股神迹的人,已经通通被我抹杀掉了。…………

    以下才是第6章正文,上面的全是我不知所云写出来的不知道神马鬼玩意?

    在二重天界的西方诸侯国的迎宾馆中,梦无涯与太旱正在下着围棋,一边闲聊着。

    太旱,你最近可探查出西方诸侯国的异动?这可是天后亲自交代给我们的任务[过滤],而我们离开天宫这么久,进展如此的不顺利。到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向天后交代[过滤]。

    太旱看着柳眉微皱的梦无涯,眼中掩饰不住的是火热的爱意。嘴里努力装作坚毅的说道:郡主,西方诸侯国虽然暗潮涌动,但与我们此次探查的内容比无关联,我相信在我们的努力下,天后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于我们的。

    梦无涯看着太旱那掩盖不住的爱意,柳眉皱的更加厉害了,心中暗自感叹,此人自大才疏,空有一副好皮囊,我已多次暗示拒绝,此人仍旧公私不分,当真可恼,这次任务与此人合作,真是憋气,要让我倾心爱慕,最起码要有那人一半才行[过滤]。

    想起那人,梦无涯不自觉的露出了小女儿神态,俏脸微红。

    太旱看着梦无涯的神态,早已明了梦中情人的心思。因为自从那次事件之后,梦无涯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嫉恨充满着他的心灵,使得他脸上也微微的出现了扭曲。

    看着这位深受天后倚重,多次积功而受到天后册封为华阳郡主的绝美丽人,自己爱慕已久的梦中情人。

    看着她为了别人露出娇羞神态,心中愤恨的大声咆哮着:为什么……你只是一届凡人……卑微如同蝼蚁的你……为什么无涯会倾心于你……

    但旋即想起那次被[过滤]本地底妖魔围攻,那人带着苍冥如同天神降临用绝世神力横扫妖氛。

    带走梦无涯芳心的同时,也在太旱心中种下了永生的恐惧。

    我恨你……王大明……

    各自沉浸在自己心事的两人,却没发现一股不详的黑影出现在他们周围,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夜深了,两人各自回房休息,太旱回房后没有调息打坐或者休息,只是坐在床上,越想越恨。

    俊美无比脸扭曲成不堪入目的形状,太旱却没有发现,一丝丝幽暗无比的黑雾,缓缓的没入了他的身体。

    随着黑雾的渗入,太旱的脸愈发扭曲,但愤恨的双眼却渐渐的变得无神。

    太旱只觉得自己仿佛再不停的堕落,往无尽的黑暗深渊堕落着。

    恍惚的太旱只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空旷的无比的黑暗空间。

    这里是哪里太旱左右摇头望着,想要做出反映,却总感觉自己如同深度酒醉一般,思想与身体完全没办法配合。

    一个浩瀚莫名的声音回荡在这个黑暗的空间中:这里就是汝之心灵我的心?那你是谁?

    吾是被汝之心所吸引而来的存在。

    我的心?

    是的,那同样漆黑,堕落,充满着嫉妒与憎恨,怀着爱意却无法得到回应而变得绝望的心。

    不……这不是我的心……

    这就是汝的心……汝永远没办法否认……在这里汝永远无法说谎不……为什么会这样……我是尊贵无比的天宫天人……这样我会堕落成邪仙的……

    听到太旱慌乱的声蟍过滤]呛棋纳舸诺统恋男σ狻?

    汝并不用害怕……在吾的帮助下……并不会堕落成邪仙……

    你是谁,为了什么而来?

    呵呵……吾问汝,汝可恨王大明。

    提起王大明,太旱变忘了避而不答的神秘声音,在莫名因素的影响影响下,太旱心中的邪火猛的烧了起来。

    我恨……

    汝可想得到心爱的人……

    太旱的脸渐渐变得恍惚,口中却依然坚定的喊道:我想……

    那么……与我分享汝的身体吧……我会达成你一切的愿望……汝可愿意……

    愿意太旱失神的说出了他最后的回答。

    一阵漆黑的光辉笼罩住太旱,随之变消失在这个世界中。

    半响过后,只有一声声音回荡在此:愚蠢的蝼蚁……要不是我真身正在合道……何至于在这里跟这种凡物装神弄鬼一半天……

    梦无涯回到自己的居所后,坐在桌子上,为自己倒上一壶茶,寂寥的喝着。

    一颗芳心已经完全被王大明带着的她,只要一想起王大明身边已经有两个姿色深情更胜于她的妻子。心中便是一阵黯然。

    哀怨的叹了一口气。对着放在双手中把玩的茶杯,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看来我们是有缘无份了。

    突然房门一阵敲门声传来,梦无涯放下茶杯,刚才的哀怨和小女儿神态尽数发隐藏起来,将一贯的端庄威严神态拿了出来。沉声问道:是谁?

    门外传来回应:是我……太旱……

    梦无涯听见是这个她颇为讨厌的人,连问为什么的心都没有,但碍于修养,只能婉言回拒。

    太旱,天色已经不早,我已经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郡主,我刚刚得知关于我们此次任务的重要消息,特来禀告。

    梦无涯一声冷笑挂在嘴盵过滤]皇欠挚换幔推舅苷庋牟拍埽芘绞裁粗匾ⅲ薹鞘亲砦讨獠辉诰瓢伞?

    那请进来吧,希望是重要的消息。

    梦无涯已经下定决心,如果不是真的重要消息的话,这次必须好好呵斥太旱,让他死心。

    门吱呀的一声便被推开了,太旱大步的走了进来。

    梦无涯心中轻咦了一声,暗道:怎么只是分开一会,太旱的神情气质就有所变化呢。似乎自信了许多,难道真的有重要的消息?

    太旱请坐,且与我细细分说。

    太旱带着温和的笑意,礼貌的回应到:郡主客气了。

    等坐下后,太旱从袋子中拿出了一个漆黑的水晶球,放在桌子上,并对梦无涯说道:郡主请看,这是刚刚外出探查的暗探带回来的物品,说是从一个神秘组织的弄到手的,很有可能关乎我们这次任务的重要消息。

    梦无涯拿起了漆黑的水晶球,并没有发现太旱眼中一闪而过的贪婪与。

    梦无涯将闻言后,不置可否,只是仔细的打量着手中的这个物品。

    一个如婴儿头颅大小的水晶球,深黑的仿佛连光都被吸了进去。

    梦无涯仔细探查了这个水晶球,忽然发现,似乎水晶球中心有个微微的亮点,梦无涯忍不住更加的投入心神仔细的盯着。

    随着水晶球中心的亮点不停的闪烁着,梦无涯的双眼渐渐的失去焦距。

    坐在一旁的太旱看着失神的梦无涯,在旁边低声的问道。

    郡主,郡主?郡主……

    梦无涯好像根本没有反映,只是低头失神的看着那个水晶球。

    看着毫无反应的梦无涯。太旱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以下转换视角,哦也!

    梦无涯看着桌子上的黑色水晶球,疑惑的低声说道。

    奇怪,这是从哪里来的呢?为什么我会没印象呢?

    正待深思的时候,耳边响起一阵声音:今天劳累了一天,还是先去洗澡吧,等洗完澡再想吧。

    梦无涯一阵疑惑,这是哪里来的声音呢?但旋之一阵眩晕,等脑海清醒过后,梦无涯想道:这不是我自己的想法吗,有什么好奇怪的,看来我真的是太累了。连自己的想法都会觉得奇怪。

    然后站了起来准备前往浴室进行沐浴,但站起来后走了两步便觉得无比的奇怪,仿佛身子莫名其妙的沉重了许多。

    然后低下头四处查看自己身体,然后身体左右晃动了一下,检查完后,奇怪的对着衣服上多出来的东西发出了疑问。

    [过滤]?胸口上的这个是什么?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像男人的手呢?咦,为什么我要把心里想的东西说出来?

    梦无涯越说越是觉得不对劲,这些反常的事使得她有所警惕,就在梦无涯准备汇集法力进行自检的时候,耳边一阵声音传来:胸口这个是你最爱的宝物[过滤]……平时你对它是爱不释手……去到哪里都要带着的[过滤]…………不小心忘记了这样的事情根本不值得奇怪……是非常正常的[过滤]……记住……这一切都是非常正常……

    强烈的眩晕感侵袭着梦无涯,等回过神之后,梦无涯口中的警惕已经消失不见,语气轻松的自言自语道:是[过滤],我居然不小心忘记了,这个是我最爱的宝物[过滤]。

    然后猛然间,胸口那对如同男人手一样的宝物动了起来,缓缓的将那对挺拔高耸的玉[敏感词]隔着衣服搓揉了起来。

    措不及防被猛然吓了一跳的梦无涯,但随后在自己的想法的提示下,放下了无谓的担心。

    这对宝物是具有神奇功效的附法物品,能施法锤炼自我[过滤]神,端是非同反响的辅助宝物,这可是当初天后娘娘赏赐给我的,我怎么会忘了呢?

    带着这样想法的梦无涯,无视胸口发生的一切,只是视作施法时发生的一切正常现象,强忍着身体带来的种种感觉,继续往浴室走去。

    胸口那对宝物开始逐渐施展法力,梦无涯只是觉得自己那对挺拔的玉[敏感词]被弄到越来越疼,口中也随着宝物的动作,发出了苦极难耐诱人的声音。

    宝物似乎不满足于这样的程度的施法,绕到腋下,轻轻一划,梦无涯的腋下至腰部的衣服便被划破了一个开口,那对宝物直接滑了进去。

    然后直接握住了那对玉[敏感词],然后狠狠的掐了一下玉[敏感词]上的尖端。

    毫无准备的强烈刺痛从那胸口敏感处传来,梦无涯顿时站立不稳,口中发出一声哀鸣。

    那宝物并没有就此停止,反而紧紧并拢,将那对玉[敏感词]狠狠的握紧,用力的左右拉扯着。

    梦无涯语音变调,强忍着这种剧烈的疼痛,口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过滤]……[过滤]……我要忍住……这种疼痛我必须忍受……不然的籟过滤]土缎Ч鸵蠹趿恕?

    然后强忍着莫名出现的恶心感,一步一步的继续前进。

    等走到浴室之后,胸口的宝物停了下来,梦无涯舒了一口气。觉得这宝物已近施法完成了,自己也通过这一次的锻炼了,浴室之中,其实就是一个大型的室内温泉池而已,池上飘满着各式飘香四溢的[过滤],池水缭绕的雾气徘徊在池中的假山上,周围墙壁上雕铸着各式壁画,四周墙壁各有一个龙头出水口,源源不绝的喷着温泉水,看起来端是华贵非常,梦无涯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始褪去衣服,准备入浴。好洗去自己一身的疲累。

    但准备开始更衣时,又是一阵眩晕感袭来,醒来后,梦无涯摇了摇头,好像刚才她听到了什么,但已经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就不去想,我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这很正常[过滤]梦无涯如是想到。

    然后便不再理会,开始褪去衣衫,等身上的衣衫尽数褪去后,赤[过滤]着娇美的身体,然后准备开始做入浴前的热身活动。

    即使对这套入浴前的热身活动感到略覽过滤]忠欤馐撬刻於甲龅模钦N薇鹊氖虑槟亍?

    芊芊玉手抚上自己的挺拔双峰,手指顺着那[敏感词]尖开始画着圈圈,在入浴之前必须让[敏感词]尖保持充血挺立,这可是热身活动中的重要一步呢,自己温柔轻巧的拨动,加上风的吹拂,很快的,那粉嫩无比的[敏感词]头俏立了起来。梦无涯满意的点了点头,接下来梦无涯修长浑圆的交叉站立,双手背负在后,将自己的玉[敏感词]前突,猛然间,那挺翘的[敏感词]头似乎被被拉扯一样,左右的晃动着,梦无涯口中发出娇喘,因刚才的动作而显得潮红的脸,在雾气的袅绕承托下,如同欲界仙子一般诱人。

    等到一会过后,梦无涯挺翘的[敏感词]尖已经安綶过滤]讼吕矗粝碌模皇怯馵敏感词]上一道一道的红痕。

    梦无涯柳眉轻皱,从刚才法宝施法到现在的热身活动,梦无涯只感觉到自己的双峰似乎已经着火了一般,传来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耳边传来她自身的心声:可以了……进行下一步热身活动吧。

    忍着这股感觉,梦无涯坐在地上,双腿卷曲分开,将下身饱满[过滤]敞露了出来,然后伸出双手,轻抚着自己的那条紧闭的细缝。

    最后用手指将自己那条细缝扒开,露出了里面风綶过滤]?

    还不行……还要再大力点掰开……不然的籟过滤]εぞ兔话旆ǔ隼创档椒缌恕?

    [过滤]……是[过滤]……我必须大力点……不将处女膜露出来吹风是不行[过滤]……

    梦无涯继续加大掰开的力度,直到忍不住发出痛呼,那[过滤]内部的皱痕,和粉红入口处的银白薄膜清晰可见。

    此时[过滤]似乎传来一阵带着热气的湿润感,仿佛有一条火热湿润的的物体在下面搅动着。

    梦无涯受此刺激,猛地后仰秀颈,对着天空发出了阵阵呻吟。

    [过滤]……好舒服的感觉[过滤]……就是这种舒服的感觉……我才每天都那么喜欢做热身活动的……[过滤]……一定是这样的……

    等到那火热湿润的感觉离开自己的下身后,梦无涯甚至感觉到一阵被掉在半空中的失落感。

    又是一阵眩晕感袭来,等醒来后,梦无涯还是略带疑问:怎么自己老是感觉似有不适……这肯定是我自己最近太关心任务而太疲劳了,等会就好了我记得这里的浴室似乎有个来自人间最先进最舒服的自动洗浴机器,我等会可要好好体验一下呢。

    梦无涯站起身子,往记忆中那台来自人间最先进最舒服的自动洗浴设备走了过去。

    等走到这台机器面前,梦无涯发出了埋怨的的话语。

    真是讨厌[过滤],怎么这东西做的那么像太旱[过滤],不过还是算了,尽快沐浴吧然后拉着这台做的像太旱的机器的手,走下了温泉池中。然后坐在了池水边的阶梯上,温泉池水淹没到了腰部,舒适的感觉使得梦无涯发出了如同猫咪一样的叫声。

    等下来后,疑惑的看着这台机器,这个要怎么使用呢?

    机器发出声音:我是具有自动智能的,如何使用,我会教你的,首先要做口腔的清洁,你蟍过滤]庋?

    梦无涯点了点头,心想真是方便呢。

    梦无涯顺着教导,双手环抱住了这台机器,玉[敏感词]狠狠的贴着机器,脸往发出机器的头部的方向移去。

    然后一口含住了机器头部外露的清洗装备,伸出香舌跟清洗设备激烈的搅拌起来。

    这个清洗设备看起来做的好像[过滤][过滤]……虽然造型古怪了点……但挺舒服的……这样清洗一定能洗的很[过滤]净的……

    不停的有一阵滑腻的液体冲机器口中传来,梦无涯皱着眉头,将这从没见过,感觉略覽过滤]殴值囊禾宕罂诘耐搪洹?

    等一会过后,梦无涯与机器分开了来,双唇间还与机器间流着一丝水线。

    口腔的清洁已经完成了一半,接下来要清洗你的身体,你看我这里,用你的……

    在机器的教导下,梦无涯视线下移,然后在机器下身找到了一跟突起暗红色的棍子,暴涨的青色经络环绕着这个棍子,梦无涯小心翼翼的将上半身靠近,然后用自己那挺拔高耸的玉[敏感词]夹住了这根棍子,然后双手用力夹紧,身子上下移动着,用自己的双[敏感词]研磨着这根棍子,随着慢慢的研磨,棍子头那如同蘑菇一样的前端猛地[过滤]出了一股[敏感词]白的液体。

    梦无涯看着这些白色液体打在自己的[敏感词]峰上,留下阵阵滚烫的触感,梦无涯用手捻起一点,粘稠的触感带着阵阵栗子花般的古怪味道,这些液体好古怪,但打在我身上感觉好舒服[过滤],怎么这个机器在喷出清洗液的时候会发出古怪话语呢?

    像是你这个贱货,平时对我不假颜色,装作冰清玉洁的,现在还不是乖乖的为我打奶炮之类的,真是古怪[过滤],完全没办法理解是什么意思。

    随后便将这些疑惑抛之脑后,顺着机器的教导,将那些溅在胸口上的液体均匀的抹在自己的玉[敏感词]上,等[过滤]好后,机器又发出了教导:胸口的清洗已经完成了,接下来进行最后的口腔清洁吧。将……

    梦无涯只是觉得这机器做的真是[过滤]巧,居然要经过那么多次清洁过程,虽然心底总是覽过滤]苫又蝗サ亩裥母校庖仓皇峭耆5模皇锹稹?

    梦无涯低下头,手将垂过耳边的发丝轻轻的往后顺去,玉唇微张,将那棍子含进了嘴里,用[过滤]笨拙的来回波动着。

    梦无涯只是觉得口中的棍子愈发滚烫,随着自己的舔弄,似乎连尺寸也胀大了不少,机器也前后不停的挺动着,每一次挺动,棍子便会更加深入。

    随着棍子的深入,梦无涯便觉得愈发难受,但为了清洁身体,便强忍住了,没过多久,棍子一阵猛烈的跳动,[敏感词]白的液体又一次喷散而出,等喷完,机器抽出了棍子,梦无涯微微的咳嗽了两下,然后将那[敏感词]白液体吞下,吞下时,因为液体太多太浓稠,只能皱着眉,分多次咽下。

    忽然间,机器问道:你觉得太旱此人如何,请说出你真实的想法,因为这关乎你接下来的清洁步骤。

    听见这个名字,梦无涯眼中露出了恼烦与无奈,口中不屑的说道:太旱此人自大才疏,空有一副好皮囊,但秉性不良,虽然对我抱有爱慕之意,但功利性重,礫过滤]獯稳挝窆ィ冶阋对杜〉眯姆场?

    看见眼前的机器似乎沉默了起来,梦无涯觉得奇怪,怎么气氛有点诡异呢,正想发问的时候,机器从手中拿出了一个黑色的水晶球。

    梦无涯的注意力自然被那黑色水晶球吸去,一阵熟悉的眩晕感又侵袭而来。

    等清醒过后,梦无涯发现自己已经离开温泉池中,站在池子外面,然后看见机器手中多出了一条鞭子,还没来得及疑惑,机器就挥舞着鞭子,一个抽打,狠狠的打在了自己的玉[敏感词]上。一条血痕便浮露在雪白的[敏感词]肉上。

    [过滤]……好痛[过滤]……

    口中发出一声痛呼,然后本能的用手掩盖住自己的双峰,机器一个反手鞭,抽打在下身娇嫩的[过滤]上。

    梦无涯便蹲伏在地,泪水顺着眼眶滴落。机器的鞭子却毫不留情的鞭下,等鞭了十数下之后,便停下手来。

    梦无涯只是觉得自己身体周身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痛,泪水不住滴落而下,口中也发出阵阵呜咽声,但片刻之后,这种火热的疼痛感悄然的转化了酸麻感,梦无涯口中的呜咽声也渐渐的变调,然后酸麻感便转化为一股强烈的快感。

    口中的呜咽已经完全转变成呻吟,随着快感的发酵加强,梦无涯全身泛出诱人的粉红,然后周身无力,随着一声高亢的呻吟,最后软软的瘫倒在地。

    失神的梦无涯脑海中只有一句话在不停的徘徊着:这种感觉好舒服……我好喜欢……为了得到这种感觉……我什么都愿意做……

    机器丢下了手中的鞭子,走到失神的梦无涯面前,口中发出指令:接下来要进行最后的清洁了,摆出你刚才热身活动时的姿势,将你的处女膜亮出来,我要好好的清洗下你的处女[过滤],然后你要说……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虽然还是有点害衃过滤]烁詹拍侵至钏杩竦母芯酢?

    便顺从的躺在地上,将双腿分开,然后双手用力将下身的[过滤]分开,口中说道:请你用最粗暴,最野蛮,最能让我痛苦的姿势,狠狠的捅破我的处女膜,然后用你的大[过滤]狠狠的清洗我的处女[过滤],将你的清洗液喷在我的[过滤]深处。

    机器走到梦无涯身前,伸出脚踩在她的[过滤]上,用脚趾在那娇嫩的[过滤]上摩[过滤]着,然后蹲下,用那胯下的棍子在被扒开的肉[过滤]前摩[过滤]着。

    梦无涯心中是又是惧怕又是期待,刚才那疯狂的感觉让她无比的癫狂,疼到极致之后的快感使她如同在地狱与天国中游荡着。

    猛然间,那棍子没有多做前戏,直接对着那银白透明的处女膜桶去。

    梦无涯发出一声哀鸣,只觉得下身仿佛被烧红的烙铁狠狠的撕开了两半。身体猛地挣扎了起来。

    与此同时,身体被玷污,贞洁遭到侮辱的感觉,身为女性的矜持使得梦无涯猛地清醒了过来。

    看着太旱带着[过滤]恶心的脸,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起伏着,胯下那棍子在自己贞洁处不停的进出着,带出了一股股的鲜血。

    梦无涯愤怒的发出一声大喝,手中用力的往太旱头上盖去,势要击杀这无耻恶贼。

    太旱你这狗贼,去死。

    太旱看着摆脱[过滤]纵的梦无涯,带着愤恨的手向自己的头落了下来,无法做出及时反映的他吓得脸都白了。

    出乎梦无涯意料之外的是,那一掌落下,没有将太旱杀死,只是在太旱头上发出啪的一声而已。

    太旱看着梦无涯那如同小女儿家撒娇一样的攻击,脸上由惊慌转为邪恶的[敏感词]笑:原来无涯郡主你此时如此的虚弱[过滤]……正好,刚才[过滤]纵你的心神虽然很[过滤],但现在你这样清醒过来更能让我发[过滤]过瘾呢。

    然后一手将梦无涯的两只手按在地上,一只手狠狠的搓揉着那对玉[敏感词],胯下[过滤]更是重重而下,仿佛要将那娇嫩的肉[过滤]爆。

    不可置信的梦无涯感受自己根本无法调动的力量,失去所有依仗的她,在这样恶劣的侵犯之下,只能失声痛哭。

    梦无涯带着哭声,只能无助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双腿胡乱的用力踢着。殊不知这样挣扎,只能带给太旱更大的快感。

    看着胯下以往那高不可攀的梦中情人,在自己胯下发出无助痛苦的悲鸣被自己肆意玩弄。心中的邪火愈发的燃烧起来。

    你平时不是很骄傲的吗……不是很看不起我的吗……心里面不是只喜欢王大明那个好运的暴发户的吗……那你现在还不是只能被我玩。

    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刚才你亲的那么投入,真看不出那时你的初吻呢,刚才帮我[过滤]喝下我[过滤]的时候,你这贱货还不是一脸陶醉。还有你刚才将自己处女膜露出来的那一幕,那才是你的本性,现在我就要将你的伪装通通打碎,露出你[敏感词]骚无比的本质。

    种种不堪的一幕幕随着太旱[敏感词]邪的话语流过梦无涯的脑海中。

    不……不……这不是真的……不要[过滤]……我不要这样子[过滤]……呜呜……

    但更令梦无涯惊慌的是,娇嫩的蜜[过滤]被这样强暴,那剧烈的疼痛感开始转化为一阵阵强烈的快感,那强悍袭来的快感使得梦无涯的心神仿佛被分成了两块。

    一块发出阵阵悲鸣,对于自己被强暴感到无比的悲伤,而另一块,则是陶醉在那由太旱剧烈抽[过滤]引起的天堂与地狱。

    看着胯下的昔[过滤]暗恋着的女神露出悲伤与陶醉的矛盾神情,太旱发出一声邪笑,将无力的梦无涯翻了过来。

    双手握住梦无涯的柳腰,提来起来,胯下[过滤]爬了出来,顺着臀缝,移到另外一个桃园入口处。

    随后带着身体下压之力,一寸一寸的将那娇嫩的[过滤]挤开,棒身缓缓的没进了那[过滤][过滤],直到其根而入。

    肉[过滤]剧烈的快感还没停止,后面[过滤]开苞的强烈痛楚又加以袭来。梦无涯的思维完全被打乱,失神的体验着这一切。

    等到太旱将那滚动火热的[过滤][过滤]进了那蠕动的直肠中,梦无涯早已接近昏迷状态。

    太旱抚摸着梦无涯的脸,口中缓慢的说着:还没完呢,我要你成为只属于我一个玩具。

    一阵眩晕感徘徊在梦无涯的脑海,等梦无涯清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浴室之中,而是伸出在自己的房间中,那机器仍然在认真的清洗着她的肉[过滤]。

    机器说道:第一次清洗身体,要清洗很多此,要将清洁液灌满你的[过滤],灌满你的直肠,灌满你的胃才算合格……

    原来是这样的[过滤]……那你请继续努力吧看着在自己身上继续耸动着的机器,梦无涯心中出现一阵违和感,但旋即被阵阵快感压下。心中只是想到:这一切……都很正常[过滤]……

    **********************************

    写在后面的话:真是又长又臭[过滤],但没办法,该交代的背景还是要交代下的,梦无涯的戏份还没完,下章秋月篇前几节还是她。

    请多回复和多加红心,没有回复的话,我连更新的兴趣都没多少,看我都快十天才更新就知道了回复多就三天后,不然的话还是慢慢来吧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