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07章 天界新世纪(下)

第07章 天界新世纪(下)

    第07章天界新世纪下

    ***********************************

    写在前面的话:我同时发在两边站点上,这种分裂抗争不知何对何错的事情我无能为力,只能继续贴文表示希望你们能重视我们这些会员,而不是忙着互相争吵。

    虽然我本人对爆出资料申请人肉制裁这种手段极度反感,不管怎么说,看者那个周棉有亲人有看着好像不足10岁的儿子。

    对于被爆料的他而言,如果资料是真的,家破人亡那是不至于,但被在国内20年以上无期徒刑以下那是可以遇见的了,或许会少点?但10年以上跑不掉的了。

    而且爆料这种手段嘛……看来a大还真是抱着与敌皆亡的心态去做的了。

    废话不多说,看文吧。

    ***********************************

    第一节:一夜过去,梦无涯自睡梦中醒来。

    起床后,梦无涯揉了揉太阳[过滤],明明昨天晚上去沐浴之后便舒服的沉沉睡去,但奇怪的是,总感觉自己有点[过滤]神不振呢。

    似乎睡去后,有一阵一阵低语不停的徘徊在她的脑海中。

    随后梦无涯就将这些疑惑抛之脑后,赤[过滤]一丝不挂的从床上下来。

    下床迈动双腿时,下身一阵火辣辣仿佛撕裂般的痛传来,使得梦无涯一个踉跄,等抓紧床沿稳住身体后,梦无涯低头查看自己的身体:咦,怎么下身那里怎么会那么痛[过滤]……而且还红肿了……为什还有白色的液体流出来?

    不仅下身的异常,梦无涯还对自己双腿,高耸玉[敏感词]上,肩上,处处留下的青红瘀伤疑惑不已。

    就在梦无涯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似乎就要联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时,脑海中一个念头自动浮起:这一切都是正常的……不需要多加思索……完全不需要多加理会……

    梦无涯自嘲的一笑,今天自己是怎么了?连这种事情都会觉得奇怪。

    然后不理会这些异状,拿起衣服准备穿上。等穿完后,来到两人高的梳妆镜前,看着镜子倒影出的人像,梦无涯总感觉自己好像有哪里不对……似乎忘记了什么……

    镜子中的人像,俏魅美丽的脸上,带着以往根本没出现过的成熟抚媚的风情,此时带着疑惑的神情,高耸圆挺的胸脯将典雅的宫装高高的顶起,顺着臀部带起了一阵完美的s曲蟍过滤]蕹さ乃茸笥依椿夭煌5亩遄牛从匙糯巳四谛牡姆吃辍?

    梦无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想不起来的烦躁感使得她坐立不安,心中一直覽过滤]缮衩氐纳粢恢痹谇科忍嵝炎潘H盟匦胂肫鹄础?

    皱着的柳眉突然一舒,梦无涯终于想起自己哪里不对了。是穿的衣服不对……

    在她的记忆中,今天太旱可是要宣布并且执行来自天帝宫天后娘娘的旨意,自己怎么能穿着这一身宫装就去呢,必须换上更加庄严得体的服装才行[过滤],幸好昨天自己一直有一件很很适合的衣物呢……

    然后便往记忆中放置衣服的地方走去,然后就在床头,梦无涯找到了这件衣服。等拿起来一看之后……

    梦无涯的脸便红了,虽然自己只记得这件衣服是自己最为庄严得体的衣服,但完全不记得这件衣服是那么的……暴露……

    但为了对天后娘娘的旨意表示恭敬,自己也只能穿上了。

    等穿好后,梦无涯再次来到梳妆镜前,羞红着脸打量着自己的新形象……

    镜中倒影的绝美丽影,上身只穿着一件素白肚兜,高耸的胸脯将肚兜高高顶起,只要略微转身,雪白细腻的[敏感词]肉便清晰可见,上身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衣服,将香肩粉背和柳腰尽数暴露无遗,下身仅仅穿着一条只能遮住大腿根部的白色丝质超短裙,梦无涯看着自己近乎只穿着内衣一样的自己,喃喃自语到:虽然很害羞……但真的很漂亮[过滤]……为什么我以前没发现呢……真希望以后能天天穿着这样的衣服[过滤]……

    然后略微定了定神,转身往外面走去,让宣读执行天后娘娘旨意的太旱久候,这可是非常不恭敬的[过滤]。…………

    太旱虽然看着眼前桌子上散发着诱人香气做工[过滤]致的早点,但心神却早已不再此间,魂游物外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吱呀的一声,房门被推开了,太旱转头看去,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天女特有的飘渺空灵的气质,如诗如画的面貌,身份带来的高贵感,与梦无涯身上所穿的极为[敏感词]靡的服饰交织起来,带来的是太旱忍不住的欲火升腾。

    感受到太旱的火热猥琐的眼神,梦无涯只感觉自己心中一阵恶心……但所有暴露在外的肌肤都被太旱扫视的一阵火热,[敏感词]尖更是已经俏立起来……连下身都开始分泌出花蜜……

    [过滤][过滤]……要死了……被太旱这么讨厌的人用那么猥琐的眼神看着我……好讨厌[过滤]……但却觉得好刺激……好舒服[过滤]……

    在太旱的毫无顾忌的视奸中,梦无涯莹莹走来,面带娇羞然后坐在了太旱的对面,虽然心中讨厌,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渴望着太旱更加放肆的眼神……

    太旱用诡异莫测的语气对着梦无涯说道:郡主,你还记得今天我们要做什么吗……

    脸上红晕几乎没有褪去过的梦无涯此时换上了庄重的语气回到:记得,今天天后娘娘发来旨意,并且委托你宣读并且执行……

    太旱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装模作样的大声说道:那好吧,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宣读天后娘娘的旨意吧。

    现在天宫要进行礼仪方面的改革,所有天女必须立刻进行新礼仪的学习,华阳郡主公务在外,但也不能除外,特委托太旱进行教导,华阳郡主必须完完全全的服从太旱所有的教导,并且要再太旱的教导中取得优异成绩,如果成绩不理想,太旱可自行处置……

    梦无涯一听,便觉得奇怪无比,向太旱疑问道:礼仪方面的改革?为什么我之前完全没听说过呢,按道理来说这种事情我应该提早便知道的[过滤]……而且,太旱你不是一直跟我在这里执行任务的吗?哪里学来的新礼仪?……

    太旱低下头,嘟囔了一句:唉,看来我这分神降临的一丝神念带来的力量还是太弱了[过滤],哪像以前,一个瞪眼过去,面前的女人就只能放开[过滤]神海任我揉捏了。

    太旱抬起头,对着梦无涯解释到:[过滤],郡主你有疑问的话,可以亲自看看来自天宫的旨意。

    说完,就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黑色水晶球递了过去,梦无涯不疑有他的拿了过来,准备查看。

    但刚刚拿到手上,便僵硬在那里,双眼也渐渐变得无神。整个人如同木偶一般停滞在那里。

    太旱看到此景,摸了摸下巴,自语道:看来我合道前随意模仿自己力量所做的小玩意效果还蛮不错的嘛,[过滤]神侵蚀的速度虽然不快,要多次使用,但随着侵蚀的进行,效果也明显加强了不少,但可惜的就是如果粗暴扭转受术者的性格或者[过滤]常没有的突发性刺激会导致受术者[过滤]神崩溃或者拜托[过滤]纵,昨天开苞时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只能渐进式的改变,不然的话还是挺不错的宝具来的。

    然后太旱沉默了片刻,构思自己的说辞,等构思完后才对如同木偶一样的说道:梦无涯你听得见吗……

    梦无涯带着呆滞的语气回答到:是的,我听得见……

    太旱用越来越妖异的语气低声说道:梦无涯,随着我的倒数,你会渐渐的沉入自己的内心当中,沉入的过程中你会无比的愉快,那种如同回归母体的愉快会使得你抛开所有烦恼与防备,等到我倒数完毕后,你会来到你灵魂的深处,在那里你会真实的与你的灵魂对籟过滤]靼琢寺稹?

    是的,我明白……

    十,九,八……零随着太旱的倒数,梦无涯麻木的脸上浮露出安详愉快的神情,等倒数完后,这种愉快到达了顶端。

    梦无涯,你现在在哪里我在自己灵魂的深处……

    那现在跟你对话的声音是谁呢?

    那是……那是我的灵魂……

    听到这样的回答,太旱露出了轻松的笑容,看来已经成功了一半了,这不少都要归功于昨晚上的暴力玩弄和事后指令,减弱了不少梦无涯对[过滤]神[过滤]纵的抗性。

    自己灵魂不会说谎,因为那是你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是绝对正确的,对吗。

    是……是的……

    你对天宫忠诚吗?

    梦无涯毫不犹豫坚定的说道:是的,绝对的忠诚……

    太旱心想,果然是这样,接下来,只需要扭曲加强这份忠诚,眼前的美食就会自动自觉的成为自己的俘耓过滤]恕檬胀恕?

    为了这份忠诚,你愿意付出一切吗?

    是的,我愿意……

    那你刚才根本不应该对天宫的旨意有所怀疑,因为怀疑就是对天宫的不忠诚,而你应该为了天宫的旨意付出一切并且完全遵从。

    不应该……怀疑……完全的遵从……

    那一会面对太旱宣读的旨意你打算怎么办?

    完全的服从,听从太旱的教导,并且在礼仪教导中取得好成绩……不会怀疑……完全遵从……

    等我拍手之后,你就会从灵魂深处出来,回到现实中,但刚刚的那所说一切都将深深的印入你的脑海中,因为那是你灵魂的话语,是绝对正确,你永远无法违背的……

    在太旱拍了一下手后,梦无涯双眼便回复了清明,太旱故意问道:郡主,看过天宫的旨意了吗,还有什么疑问吗?

    梦无涯对着太旱低下头,神色恭敬顺从:、我已经看过了,没有任何疑问,请太旱老师教导我新的天女礼仪,我必定努力学好,争取优良的成绩。

    太旱[敏感词]笑了一下,接下来该慢慢的品尝了……

    那好,首先,我要教导你一些基本的仪态姿势。

    梦无涯全神贯注,秋水双瞳目不转定的看着太旱。

    老师,请讲。

    你对于现在你所穿的衣服有什么感觉……

    [过滤]……虽然是非常庄严得体的衣服……但我总感觉有点暴露了……似乎有点不雅……不过我我倒是挺喜欢这种款式的……

    那就好,以后天女的所有制式衣物都是这样的款式了,你必须早[过滤]适应[过滤]……

    是的,无涯一定会早[过滤]适应的……

    看着眼前娇艳的美女娇羞却带着认真的脸,太旱清了清喉咙,开始教导梦无涯扭曲的天女礼仪首先是你的坐姿,这次新改革的天女礼仪是为了展现天女的风情而改革的,你现在这样坐姿是不行的。

    梦无涯疑惑的问道:那我要怎样坐?

    每次坐下的时候,你必须展露你的风情,所以你坐下的时候要张开你的双腿,让每一个人都可以清晰的看见你的风情。

    [过滤]梦无涯惊讶的喊了一声,但刚才所下指令让她并没有怀疑太旱不怀好意或者反抗,只是疑惑的问道:女孩子家,怎么能怎么羞耻的举动呢,这种礼仪……似乎有点……

    太旱打断了她的疑问,对着梦无涯加重语气说道:这种礼仪只是为了展现天女的风情,无关羞耻心,就像别人撞到了你,说了对不起,虽然你心中不快,但也会说没关系的对吧,这是一种修养,也是一种礼仪哦,换成现在这样,也是一样的道理哦。

    在这诡异的道理下,梦无涯想了一下,终究被脑海深处的指令扭转到了另外一个方向,最后轻松的说道:是这样的[过滤],老师我真是太肤浅了。

    你有羞耻心也是很正常的呢,但是无论怎么羞耻,你也必须将这套天女礼仪深深的映入你的本能中哦。现在继续吧,打开你的双腿吧。

    是的……

    娇红着脸的梦无涯,将紧紧并拢在一起的修长美腿渐渐松开,极短的短裙根本遮不住那诱人的风光。

    太旱一边光明正大的欣赏着昨晚让它流连忘返的美妙桃源,口中假装正经的说道:双腿要打的更开,形成一字型。要将你下身私密处彻底的暴露出来。让别人一览无遗才行。

    服从的梦无涯将双腿努力打开成一字型,让那饱满的[过滤]暴露在太旱[敏感词]邪的目光之下,双眸微闭,脸上那是娇羞到仿佛捏一下都能滴出水来。

    太旱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他的教导:可以了,你做的很好,不愧是天女中的杰出英才,记住了,以后只要一坐下,你就必须使用这样的姿势,现在教导你一些天女礼仪的用语和说话方式。

    谢谢老师的夸奖,无涯受之有愧,请老师继续指导。

    首先你以后称呼自己的时候,不能称呼自己无涯,而是要称呼自己是梦奴,这种称呼就如同天后娘娘自称为本宫一样的,是很正常的。

    无涯……[过滤]不……梦奴知道了……

    当别人称呼你为梦奴时,你要服从并用天女礼仪展现与他人,知道吗,当然你现在不知道还不知道,但我会教你的太旱拍了拍大腿,对着梦无涯说道:梦奴,过来,坐在我的大腿上,我好继续教导你。

    梦无涯顺从的服从指导,站了起来上前两步,然后背对太旱坐到了太旱的大腿上,然后自动自觉的将双腿打开。

    太旱低头在梦无涯秀颈间细细嗅着,忍不住伸手环抱住那娇媚动人的女体,闻着那动人的体香,开口称赞到:梦奴,你的身体真香[过滤],让人忍不住胃口大开[过滤]……

    老师梦无涯在太旱怀中不安的扭动着,一边娇嗔道:老师,梦奴又不是饭菜,怎么会让人胃口大开呢,而且老师为什么要抱住梦奴呢?须知男女授受不亲[过滤]。

    这跟男女授受不亲完全没有联系哦,这只是新天女礼仪中的一个礼节而已,你不用联想到任何地方,仅仅是个礼节而已。

    太旱看着怀中美女停止了扭动,这种肆意改写扭曲别人思想的感觉使得他欲罢不能。

    太旱的手抚上梦无涯的软润香肩,然后渐渐的往下移去,然后手轻轻的覆盖住那被素白肚兜遮盖住的双峰,然后问道:梦奴,你知道我现在摸到的是哪里吗?要诚实大声的回答哦。

    是……梦奴的……胸部……

    太旱邪笑一下,将扭曲的常识灌输了出去:不对哦,你要记住,在新天女礼仪中,这里叫做[敏感词]贱的[过滤]是的……叫做……[敏感词]贱的[过滤]……

    太旱的手继续下滑,滑倒那丝质短裙上,顺着那滑腻充满弹性的大腿轻轻抚摸着,然后深入到短裙中:现在这个地方,叫做欠的小骚[过滤]……你明白了吗梦奴明白了。

    那我就来考考你吧。

    太旱双手伸进了肚兜里面,握住了那对挺拔的玉[敏感词],然后缓缓的搓弄了起来。

    现在我的双手在[过滤]什么[过滤]。

    在太旱时而轻缓抚弄,时而大力捏玩之下,梦无涯口中渐渐出现了诱人的娇喘,虽然觉得太旱的教导莫名的怪异,但从来都是不甘人后的她,为了拿到好成绩,任然努力的回答到:老师的……双手正在摸着……梦奴……[敏感词]贱的[过滤]。

    太旱空出一只手,然后往下摸去,伸到那短裙中,在那诱人的细缝前用手指尖画弄着,然后中指慢慢的捅进了火热紧凑的洞口中。

    [过滤]……[过滤]……

    下身被异物侵入的感觉使得梦无涯仰头发出一声闷哼。

    那我的那只手在[过滤]什么呢?

    老师的手指……捅进了……梦奴的……欠的小骚[过滤]中……[过滤][过滤]……

    太旱看着怀中丽人随着自己动作变换着的神情,手中微微轻缓,梦无涯就露出愉悦动情的神情,手中加重力量,梦无涯就忍不住轻声呼痛,俏眉轻皱,让人忍不住怜爱之情。

    在新天女礼仪中,你遇见身份比你高贵的天女的时候,你就要这样子被她摸奶[过滤][过滤],遇见比你身份低的天女,你也要这样对着她摸奶[过滤][过滤],知道吗?

    梦无涯带着娇喘回到:是的……梦奴明白了……那遇到跟我一样同级的呢……

    真是好学的好孩子[过滤],我现在教你遇到同级天女时候的礼仪吧太旱低下头,往那樱花色的香唇吻了下去,稍微一用力,便撬开了牙关,含住了那条湿润的小香舌,大力的吸允了起来。

    呜……呜……呜,从来没湿吻过的梦无涯不知所措的呆滞着,只能被动的感受着太旱的动作。

    等太旱享受完后完,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那香唇,意犹未尽的对着梦无涯说道:这就是遇到同级天女时的礼仪,看来你这方面很缺少锻炼[过滤]。

    梦无涯虽然心中娇羞无力,但一听见自己这方面缺乏锻炼,不服输的她立刻对着太旱说道:老师,请你指导梦奴锻炼技巧,身为郡主的梦奴绝对不能在礼仪方面有所差池……

    哦,看来梦奴还真是有上进心[过滤]……老师我真满足[过滤]……那你听好了[过滤]……这样……在这样……然后这样……听明白了吗……[过滤]好,那就在来一次吧

    是的,老师……

    梦无涯双眼含春,神色抚媚动人的主动靠近太旱,然后献上香吻,生疏的伸出香舌,努力的搅动着,喉咙中不停吞咽着太旱灌过来的口水。

    良久之后,两人方才分开,四唇间带着一丝[敏感词]靡的水线。

    梦奴,你的学习能力真好,用不了几次,你就能熟练的掌握吻技了。

    那是老师教导的好……

    不过现在你的口技还是比较生疏,要加紧锻炼,好了,你站起来吧。

    等梦无涯站起来之后,太旱开始褪去自己的衣物。将健壮的身躯[过滤]露在梦无涯面荹过滤]?柘耓过滤]更是雄斗斗气昂昂的剑指南天。

    梦无涯看着太旱赤[过滤]的身体,忍不住将目光钉在那高举的阳物下,看着看着,便觉得自己身体开始覽过滤]扇绕谏硖謇锫掖?

    太旱用手[过滤]着自己的[过滤],一边猥琐的对着梦无涯说道:梦奴,过来跪下,为了锻炼你的口技,现在我就要用这根[过滤][过滤]进你的嘴里,锻炼你的[过滤]的灵活度。

    在前面的所有的前置指令的诱导之下,梦无涯根本没有想到此情此景是多么的[敏感词]秽不堪,只是觉得虽然相当的羞耻,但这也只是正常的礼仪教学。

    梦无涯顺从的跪在太旱身下,略有些迟疑的看着面前的青筋暴露黑红色的大[过滤],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太旱根本等不及,双手按住梦无涯的头部,胯下[过滤]便往梦无涯的嘴里桶去。

    用你的[过滤]好好的舔,不能咬,对,就是这样,偶尔还要上下吸允一下等[过滤]进入后,太旱停顿了一会,感受着梦无涯生疏但却努力的口舌侍奉,然后就毫不怜惜的在梦无涯的嘴中猛力抽[过滤]着。

    每一下都用力狠桶,直接捅到梦无涯娇嫩的喉咙中,捅进去以后还不是立刻抽出,而是还要停留几秒。

    带给梦无涯的却是极度的难受,娇嫩的喉咙深处不停受到撞击,阵阵恶心欲吐的感觉一波又一波的袭来,但头却被太旱的双手固定住,只能被动的承受太旱的。

    太旱肆意的享受着这种变态的快感,再猛力抽[过滤]数十下之后,再一个长桶中,紧紧的[过滤]进梦无涯的喉咙眼中,喷发出了白色的[过滤]。

    等太旱放开双手后,梦无涯再也忍不住趴在地上,一阵猛烈的咳嗽之后,就是一阵[过滤]呕。直接[过滤]进食道的[过滤]便在这一阵[过滤]呕中吐了出来。

    梦奴,不行[过滤],仅仅这样的程度你就受不了。

    梦无涯一边咳嗽一边吃力的回答到:咳咳……老师……咳咳……请原谅……梦奴……会努力的了……咳咳你知道这种白色的[过滤]是老师最为宝贵的宝物吗,你应该全部喝下去,现在你已经浪费在地上了,我必须惩罚你,让你长记性。

    咳咳……老师……是梦奴不对……梦奴浪费了老师最为宝贵的[过滤]……咳咳……请老师责罚。

    太旱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更为邪恶的玩弄才刚刚开始。

    站起来,抬头挺胸的面对着我,然后单蚚过滤]玖ⅲ硗庖惶跬雀呔俚酵飞希昧绞止潭ǎ乙煤玫娜媚慵堑美朔盐冶蟮腫过滤]的后果。

    梦无涯顺从的站了起来,走到太旱面前做出了太旱要求的动作,嘴角仍然流着一丝[敏感词]白的[过滤],修长笔挺的双腿成竖一字型,那饱满白洁的[过滤]也顺着动作露出了那诱人的洞口。

    太旱走到梦无涯面前,一把撕开了那诱人的肚兜,梦无涯的高耸玉[敏感词]便暴露在空气之中,[敏感词]尖还煞是可爱的微微晃动着。

    不许跌倒哦,跌倒的话,要加重处分哦。

    用双手指缝夹住那嫣红的[敏感词]尖,然后猛力一提,[过滤]……好疼[过滤]……

    太旱猛力一提之后,然后双手重重的一扭,[过滤]……老师……梦奴的[过滤]好疼[过滤]……请老师放过我吧梦无涯那如同秋水一般的美瞳忍不住泛出阵阵泪花。语带哭诉的哀求着。

    但太旱充耳不闻,只是疯狂的蹂躏着梦无涯身上的每一个敏感处,随着太旱疯狂的举动,梦无涯身上的瘀伤和红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着。

    梦无涯的带着泣意的哀求声早已变成了呜咽的哭声,但依旧努力的站直,一条朝天的承受着太旱的玩弄,但随着太旱用尾指粗暴的[过滤]进尿道口之后。再也忍受不住发出了一声哀鸣,瘫软倒在地上。

    梦奴,你又犯错了,这次该怎么处罚你呢?

    但微微一转口气,不过看在你初次犯错的份上,就原谅你吧,还不跪下谢恩。

    梦无涯挣扎的起了身子,盈盈跪倒在地,谢谢老师开恩,梦奴一定将这次教训谨记在心,永不敢忘。

    那下面进行今天的最后课程教导吧。你趴到桌子上,撅起你的[过滤]。

    看着梦无涯趴在桌子上,撅起的俏臀上那诱人的[过滤],太旱走了上去,手轻抚着那细腻滑[过滤]的臀肉,然后用[过滤]对准那阴[过滤]入口处。

    梦奴,在新天女礼仪中,的技巧可是非常重要的哦,你必须熟练的使用你的欠的骚[过滤]来满足每一根[过滤]进你骚[过滤]的[过滤]哦。

    当然,现在的你仍然非常生疏,但我会好好的教导你的,首先你要……记住了吗,这可是天女礼仪中最重要的一步哦,必须学好。如果不能学好,我会更重的处罚你的梦奴知道了……现在我来为老师服务吧梦无涯反手握住了滚烫的棒身,引导着[过滤]前进的方向,等放好位置之后,身子向后移动,一寸寸的将火热的[过滤]吞没掉。

    [过滤]……老师……你感觉到了吗……梦奴已经将老师你神圣的……大[过滤]吞进了梦奴欠的小骚[过滤]中了……请老师尽情的发[过滤]……用老师最舒服最尽兴的玩弄方式来玩弄……梦奴会用[过滤]来满满的装载住老师宝贵的[过滤]……绝对不会浪费的……

    太旱如同狂冲的公牛一般,毫不怜惜的猛力冲刺着,胯下的梦无涯只能顺着太旱的动作,前后不停的摇晃着,口中发出痛苦大于快感的呻吟。

    直到良久以后,太旱才在梦无涯的[过滤]深处喷发出[过滤],但太旱依旧没有停止玩弄,而是拔出了被各种液体弄得污秽不堪的[过滤],对准了[过滤]一[过滤]而尽。

    整整一天中,梦无涯被太旱不停的玩弄着,嘴巴,小[过滤],[过滤],三个地方被反复的玩弄着。

    直到[过滤]落,梦无涯一边用口喂着太旱吃东西,一边小[过滤]被抽[过滤]着,一边心里想着:新的天女礼仪还真难学[过滤]……不过我一定要取得好成绩……这样才能符合我郡主的身份……

    明天老师还要让我带上漂亮的[敏感词]环赤身[过滤]体的去外面进行教学呢……真期待[过滤]……老师说要在那些民众面前狠狠的烂我的小骚[过滤]……

    让大家知道天帝宫中新改革的天女礼仪呢……我现在一定要努力学好……争取明天老师在民众面前我的时候的尽兴……

    最后,在十[过滤]之后,梦无涯从床上起来,看见地上有一个奇怪的东西,疑惑的想到:那是什么,怎么看起来那么像[过滤]尸呢?算了,不去想了……还是尽快回到天帝宫中复命吧,不过走之前还是要通知一下老师……咦?我不是一个人来这里执行命令的吗,哪里来的老师[过滤],看来我真是睡觉糊涂了……

    摇了摇头,直接拿起了暴露性感的天女制服穿了起来,然后拿起傍边两根用玉雕铸而成的阳綶过滤]苯覽过滤]进了阴[过滤]和[过滤]之中,就这样夹着两根粗壮的玩綶过滤]刈斓酃懈疵チ恕!?

    第二节:真是无奈[过滤]……没想到连太旱那样的天人素质也只能承受我数[过滤]的降临,看来只能用那个办法了。

    天帝宫中的某个园林,每一位身体死去,但灵魂还残存的天帝宫中天人,灵魂就会来到这里,与古木结合在一起,然后静待古木吸收天地灵气,最后重新孕育出来,原本应该是安静祥和的地方,今[过滤]却突然出现了异状。

    在园林的某个地方,一棵毫无奇怪之处的古树此时却有丝丝的黑雾不停的涌进涌出。等到神秘黑雾尽数涌进去之后。

    古树从主[过滤]处裂出了一条口,一双洁白如玉的手蓦然出现,顺着裂缝撕裂开来,一具美丽的赤[过滤]女体便走了出来。

    丽人出来后,茫然失神的看着四周,脑海中的记忆一片混乱,只有一些刻骨铭心的记忆片段在不停的闪现着,良久之后,丽人才口吐声音:阿德少爷……王大明……我是……秋月……

    终于回忆起自己名字的秋月正待继续整理自己记忆时,前面虚空突然出现了两个同样美丽的女人,两女身上仅仅披着一件半透明的纱衣,全身肌肤若影若现。

    显得性感无比。

    主人交代要见新生天女就是你吗?

    看着秋月脸上露出了不安的神情,其中一个天女露出了和蔼的语气:不用害怕,我们跟你也一样是天女,而现在,我们伟大的主人要见你,跟我们来吧。

    对于自己记忆一知半解,心中充满疑惑的秋月还是不由自主的跟随着这两位天女同行。

    等走出园林后,其中一位天女回头对着秋月说到:忘了你还没穿衣服呢,来,给你……这是你的衣服……我来帮你穿上吧秋月不知所措的看着那天女温柔的帮自己穿上衣服,心中忍不住对她们多添加了一份好感。

    等穿完后,秋月疑惑的看着自己身上那仅能遮住双[敏感词]的肚兜,和仅仅能包裹住大腿根部的短裙,和系在脖子上的项圈。

    你现在不必疑惑,每位天女刚出来时都是这样的,等你见过伟大的主后,你就会清楚一切的了……

    秋月闻言后,心中对两位天女口中伟大的主充满着期待,因为脑海中凌乱不堪的记忆碎片使得她心中烦躁不安。

    等三人走到一座巍峨的宫殿群中,把守宫本的禁卫们尽数跪下。

    低级肉玩具参见三位母畜大人……

    秋月疑惑的看向那两位带路的天女,回应她的是其中一位天女温柔的声音。

    天女中按阶级排分的话,从下到上是肉玩綶过滤]感螅耘枧拇蠼准叮咛寤帜阋院蠖蓟崃私猓衷谀憬鼋鲂枰溃鞘亲畹图兜娜馔婢[过滤]颐鞘歉咭患兜哪感螅运强醇颐潜匦胄欣癫渭冒桑人档勒饫铮阋惭颐且谎乩癜伞蝗豢墒呛苁Ю竦氖虑閇过滤]。

    秋月此时才留意到,肉玩具们脖子上的是铜做的项圈,而自己的是银的。没等她多加思索,两位带路的天女已经走前回礼去了。

    秋月模仿着带路的两位天女,走到一个肉玩具天女面前,再她期待的眼光中,隔着衣服握住了她的胸部,然后一只手伸到下边抚摸了起来。

    带路的天女娇笑起来:真是的……你要伸进她的肚兜里面摸她的[过滤][过滤],还有[过滤],你挖她下身骚[过滤]的时候别那么用力,要温柔点……

    秋月的脸立刻红了起来,似乎有点想向被她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失礼礼仪对待的肉玩具道歉时,另外一位带路天女说道:好了,这也是你第一次,不必不安,以后你总会熟练的,而且她们的等级比你低,你不必向她们道歉,无论我们做什么,她们都只有承受的份,没资格反抗……

    秋月身下的肉玩具天女也帮腔到:这位母畜大人,你不必不好意思,能被你们这些高级天女触碰我低贱的身子已经是跟荣幸的事情了。

    带路天女回礼完毕后,像秋月招了招手:继续走吧……

    就这样,秋月在这巍峨的宫殿群里穿梭着,时而遇见低等女奴而停下来回礼,时而遇见等级比她高的而被回礼。

    秋月心中总是有点疑惑,再她混乱的记忆中,模模糊糊记得肉玩綶过滤]感螅耘庑┐驶闼坪醪皇鞘裁春么驶恪5焕吹眉岸嘞搿?

    因为目的地已经到了,带路天女带到一座极为典雅庄严的宫殿前,秋月抬头上书牌匾华光殿。

    你进去吧,我们这些母畜级的是没资格进去的。

    秋月被这周围的庄严气氛所影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当走到进去之后,来不及感叹华光殿的的庄严华丽[过滤]巧,就被上面的几个人吸引住了目光。

    只见上面有三女一男,男子有着极为雄壮的身躯,面容邪异如同黑暗中的神像一般的富有威严。三位女性都是绝色芳华的绝丽,一位童颜巨[敏感词]的娇小丽人正四肢着地,如同犬兽一般的站姿。

    那男子便跨身坐在这位巨[敏感词]丽人背上,然后男子双腿上各坐着一位丽人,一位冷艳无双,一位高贵典雅。

    令秋月惊奇的是,这个男子居然是略有半透明的,仿佛不是真正的生命,只是一个幻影一般。

    就在秋月打量上面的同时,那个男子也向秋月问话,你就是从下界接引而来的新生天女秋月吗?

    秋月一听到这个声音,脑海中一片恍惚,只觉得这声音无比的亲切和令人服从,连一直再脑海里翻滚的记忆混乱都停了下来,全心聆听男子的话语。

    是的,我是秋月。

    你的记忆已经回复好了吗?

    秋月的心神越来越恍惚,只是觉得这声音让人忍不住沉迷下去。回答的语气也越来越平板。

    没有……

    走过来,让我来为你回复记忆吧秋月此刻心中,只是觉得这个声音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理,必须服从,不能违逆。

    当秋月走到男子面前时候,男子抽出了一直搓揉着的那冷艳女子双[敏感词]的手,并指合戟点在了秋月的额头上。

    秋月脑中如同一阵风暴袭来,凌乱的记忆碎片被一种神奇的力量排序好,整理归档。

    从小与三位姐妹一起跟阿德少爷长大……阿德待她如同自己亲生妹妹般的疼爱……在试胆大会中是如何单相思爱上了王大明……最后死在血焰的人手中……这一幕幕飞快的被秋月回忆起来。

    你现在对于阿德少爷和王大明是什么感觉。

    秋月恍惚的低语到:阿德少爷是我的好哥哥……我喜欢王大明……

    不对……那不是你的真正记忆哦……让我来为你好好调试一下吧黑色的雾气顺着男子的手涌了进去,秋月的记忆也开始出现了异常的变化。

    秋月的脸色开始扭曲,因为她记忆起来了,当初阿德少爷如何带着[敏感词]笑,侵犯了只有十岁的她,从那之后,一直当她是性奴隶一般的使用着。一直玩弄到她长大。

    也记忆起来了,在那次试胆大会上,王大明那猥琐肥胖的脸,是如何猥琐不堪的将落单的她按到在地进行强暴。在那之后,阿德少爷不仅没有帮他,反而经常邀请王大明来一起玩弄她。

    最后,她是被变成怪物的王大明用蓝色的爪子挖出心脏吃掉而死。

    憎恨与恶意开始蔓延在秋月那清纯的瓜子脸上,以往心中单纯的爱慕渐渐变成了强烈的杀意。

    瑶奴,真是美丽的一幕不是吗,单纯的仰慕和天真的爱意被扭曲成强烈的憎恨和杀意。

    冷艳女子轻吻男子的面颊,发出一阵阵如同铃音一般的笑声:主人,你坏死了,不过这样玩弄,才更有趣味[过滤],心奴姐姐,你说是吗?

    被称之为心奴的女子一言不发,看着眼前这一幕眼神复杂无比。

    半响后,秋月终于清醒过来了,一看到眼前的男子。秋月便盈盈的跪下。

    秋月拜见主人,感谢主人救命大恩,秋月万死不足以报答主人的恩情。

    在秋月的记忆中,就是眼前的男子救出了她的灵魂,当初被王大明杀死之后,王大明居然囚禁住了她的灵魂想要永远的玩弄她,幸好这位男子出现,打败了王大明拯救了她。

    不仅将她的灵魂送入到古木中破格转生为天女,还许诺将会给予她足够的力量让她去复仇。为了报答她,自己答应成为这位男子最为忠诚的女奴。

    你现在怎么样,记忆都回复好了吗。

    是的……主人……秋月的记忆已经回复好了。

    那你现在对你的阿德少爷和王大明是什么印象[过滤]。

    一听起这两个名字,秋月的心中便燃起了杀意的火焰,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两个畜生不千刀万剐都不足以让我[过滤]恨。

    低下头的秋月却没留意眼前半透明男子嘴角诡异满意的笑容和旁边被称之为心奴的女子眼中的悲伤,无奈和同情。

    很好,只要你保持这个心态,我会赐予你足够的力量让你去复仇的。

    说罢,男子让双腿上的两位绝色女子站了下来,手轻抚着被骑着的女子光滑柔嫩的背部。

    但在之前,先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吧。

    秋月看着男子高高挺起的[过滤],脸红了一下,但随之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暗自对着自己想到:不用怕,这个世界上只有主人才是对我最好的,将自己的一切献给主人,能让主人满足,才是我最大的幸福。

    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男子面前,看着依旧跨坐在那童颜巨[敏感词]丽人背上的男子,心中却有点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的感觉。

    男子拍了拍胯下女子的背:就在这个芸奴母狗背上,将你新身体的所有贞[过滤]献给我,让我好好品味你的身体。

    秋月顺从的也跨站到芸奴背上,与男子面对面,翘臀虚抬,素手握住了那根滚烫的[过滤],移动到自己光洁无毛的下阴处,轻轻的摩[过滤]着。

    主人……秋月的一切都是属于您的……再此……秋月先将阴[过滤]的处女献给主人您,请主人您好好的品尝。

    然后腰腹用力,双腿下湾,将那硕大滚烫的[过滤]一寸寸的吞没了进自己的处女[过滤]中。

    初次破瓜的痛苦使得秋月双眼含泪,俏脸霜白,但心中充满的神圣的幸福感使得秋月忍受住了这股痛楚,反而加重了下压的力道,直到那粗长的[过滤]完全被吞没。

    随着秋月毫不怜惜自己的上下抬腰下坐间,鲜血顺着两人交合处缓缓滴落,然后留在了芸娘背上。

    秋月心中熊熊燃烧着的向主人奉献一切,牺牲一切,为了主人可以不惜一切的变态神圣使命感,完全无视阴部仿佛撕裂般的痛楚,拼命的夹紧自己的[过滤]上下套弄着。

    双手搂住男子的背部,整个人都贴在其身上,嘴里喃喃自语发出了变态悦乐的语音:好幸福[过滤]……主人这种能被主人贯穿占有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主人……真希望能这样被你拥有知道永远……

    当男子喷涌而出的白色[过滤]占据了秋月的[过滤]深处时,芸娘背上早就被秋月的大量的[敏感词]水和开苞血混杂而成的液体染成粉红色了。

    秋月虚弱的站直了身体,那污秽不堪的[过滤]从秋月红肿滴血的阴[过滤]中拔了出来,然后转了个身子,被靠着男子,手握住那根湿润的[过滤]移到[过滤]的[过滤][过滤]中。

    然后缓缓的坐下,坐下的同时还说道:主人……请你品尝秋月的第二个处女贞[过滤]吧……

    庄严华丽的殿堂中,只有秋月的呻吟声在回荡着,良久以后。男子看着趴在芸娘背上用嘴缓缓舔弄着[过滤]的秋月,开口说道:对你的奉献,我还算满意,接下来我有一个任务交给你,等你完成后,我就让你去人间找王大明他们复仇。

    请主人明示,秋月必行为主人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你去天界一重天中,采集众生阴阳[过滤]髓,汇集天下各种极端的五情六欲,融合在体内,诞下法胎,我有大用。为此,我先赐予你一些权柄。

    是的,主人,秋月一定努力完成任务。

    ……

    二点五节:在天界一重天的夏国中,首都殷商城,在首都主[过滤]驰道两旁,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稍远去无数乘坐马车的达官贵人在悄悄议论,人声沸腾,但目光焦点只有一个。

    那就是在驰道正中心,头戴金花乌纱帽,身穿大红袍,手捧钦点圣诏,脚跨金鞍红鬃马,前呼后拥,旗鼓开路,气派非凡,容貌俊雅的一个男子。

    罗翰文看着两旁夹道围观的观众,听着不时飘来的阵阵话语。

    你看你看,那就是我国建国一百七十三年来第二位连中三元第一位连中六元的状元郎[过滤]。

    哇,真是气貌非凡[过滤],不愧为传说中天帝宫转生下来的天人文曲星[过滤]……

    心中恍如梦幻一般,十年寒窗苦,无人问,一朝金榜题名时,天下皆知。

    县试、府试、院试、乡试、会试、殿试六次第一,被世人用三元天下有,六首世间无来称赞这种史无前例的科举奇迹。

    罗翰文心神恍惚的想着,自己以绝大才气闯过前五试,并在御前殿试中激辩无双,力压群雄,才得陛下赞赏,推翻了原先让他第二名的决定,破格让其得了这状元,成为了夏国中有史以来第二位连中三元第一位六试第一的状元。

    哇……早上金榜题名下午就要结婚,真是可惜了,不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准备与他结亲[过滤]。

    你懂个屁[过滤],人家状元郎取得是谁?那是我们皇帝最心爱的公主,夏国第一才女,纪嫣然公主。那些什么达官贵人的女儿能与她相比?你开什么玩笑……

    啧啧啧,夫至如此,还有何求[过滤]……真是羡慕[过滤]。

    罗翰文的思绪忍不住想起那个冰清玉洁,才思高压,貌若天人的女子,自从在皇家围猎中见过其一面之后,便从此难以忘怀。

    费尽千辛万苦,煞费多少苦心与机智,冒着被杀头与得罪诸多权贵的危险,方才得到了这位才智高绝的倾城佳人的倾心。

    他们之间互相以诗作传情,偶有私会也只是纵论时事,附音风雅,游山玩水。

    但为了能光明正大的配上这位佳人,他才使出浑身解数,夺取了桂冠,再早就心知肚明两人私情的陛下面前,顺势推舟的提出了娶亲的要求。才能如意抱的美人归,今晚,便是他的洞房花烛夜。

    罗翰文忍不住喃喃自语:今天是被称为滴落天人的我最为辉煌的一天。

    他不知的是,在他的正上空,有一位真正的天女在看着他。那正是秋月。

    秋月皱着眉头,无数只有天人才看得见的粉红气雾从下方传来,看着从下面欢庆的人群中吸收而来的高兴之意,喃喃的说道:虽然数量足够,但不够[过滤]纯也太驳杂了,不过数量多也提纯一下也还可以,不知道下面这个凡人从辉煌的巅峰堕至炼狱的极端情绪会不会产生足够的极端情绪呢。

    ***********************************

    写在后面的话:[过滤]……先要说声不好意思饶头中其实这章五六天前就搞定了,但自己总是觉得不太满意,反复删改,所以i才退至今天。

    即使仍没满意,但我才恍然想起,这样闭门造车好像不行吧,然后把二点五节就发了个序,下面的留到下章,就发出来了。

    希望能看看大家的意见吧,等下章补全二点五节主角附身上法胎之后,就是顺着原著剧情,现实王大明的姐姐,王君怡,然后还有一些就是原著真正女角林诗涵的一些梦境调教。

    希望大家能多多提多我写作上的不足,使我能更加的进步。

    ps:第5章1。1w字,第6章1。5w字,这章连上完整的二点五节和

    第三节王君怡的前序的话,直奔2w5字。

    我抽风了吗?每章字越来越多?篇幅控制力不从心[过滤],无奈泪奔而过……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