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09章 萝莉的催眠教学

第09章 萝莉的催眠教学

    第09章萝莉的催眠教学

    第一节:那个与王大明握手的男子,自然是我本人。

    现在这幅身体,是秋月采集众生阴阳[过滤]髓,生灵各种极端情绪所造就的法胎,不仅能承载我的意识,还在诞生前就被我[过滤]纵秋月用各种手段加以祭炼,还有不少比较实用的能力。

    比起附身太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旱那时的各种尴尬,现在的我,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强大,但依旧可以活的相当潇洒。

    看着与我握手王大明眼神深处透露的迷茫思索的眼神,我心里轻轻一笑,除开天界在人间中,那么多有能力者里面,最对我没威胁的,就只有我面前的王大明了。

    因为他体内绝和天帝的力量,早就被我抽了出来,取而代之的,是我合道前留在他体内的一点点力量来维持他的能力。

    而遗失了所有记忆的他还茫然不觉,如果没有我的允许,失去了绝和天帝力量的他,这一辈子都没办法解开三圣灵的记忆封印了。

    但我心里露出了邪恶的一笑,我会让你回复记忆的,但要我把你的女人慢慢全部弄上手之后,呵呵!

    心里想着这样邪恶的事情,我的面色依旧不变,带着友好的笑容和王大明握手。

    等我们两人问好完毕之后,王君怡抱着孩子走了过来,口中虽然埋怨不绝,但内里的关切之意已经超然若揭。

    篬过滤]敲炊嗄昝换乩矗飧黾依镆丫挥心憧梢宰〉姆考淞耍慊故侨プ【频臧桑让魈旌竽阍俑液煤媒淮阄裁赐蝗幌А?

    此时我第一次留意起这个世界主角的样子,[过滤]!不可否认,廋下来的王大明挺帅的,虽然还没有我一半那么帅,但也算是帅哥一个了。

    但整个人却带着忧伤与沉重的气质,让人一看就觉得,这是个覽过滤]适碌哪腥耍庵制首钅芪拗倥姆夹模娇丛讲凰逞鄣奈叶褚獾南氲剑耗憔拖[过滤]庋绦巧讼氯グ伞?

    等工藤优作带着王大明出去找酒店之后,王大明却没发现自己身上已经遗失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我看着手中这种卡片,玩味的翻转着,然后将它收了起来,将脸转向正在逗弄怀中孩子的王君怡。

    走到王君怡身盵过滤]茏匀唤址旁谒募缟希约夯持新ァ?

    看着依旧如常的王君怡,我推敲着以后要进行的事情的细节,一边感受着怀中女体的娇软。…………

    时间倒流回一个小时以荹过滤]?

    铃铃铃……

    门铃声响起,在孩子的哭闹声中,一家之主的工藤优作打开了大门。

    请问你是哪位?找谁?

    工藤优作开门后,疑惑的问向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男子。

    工藤兄……还真是贵人多事忙[过滤]……连我都不记得了……

    就在工藤优作百般苦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不经意间跟这个陌生男子的双眼对视了。

    那是一双如同星海黑洞般的漆黑双眼,带着诡异的魔力将[过滤]神拖曳至不可视的深渊中。

    抱着孩子的王君怡没听见自己丈夫的声音,在客厅中疑惑的问着:老公?来的是谁[过滤]?

    半响后,传来的是工藤优作在门口[过滤]朗的大笑声:老婆,是我们两人的熟人,而且是你意想不到的熟人[过滤]。

    在两人靠近的脚步声中,在王君怡想不到有谁是符合条件的时候,两人进来客厅了。

    王君怡看着这个陌生的男子,疑惑的想着,如此相貌英伟的男人,自己见过了应该有印象的[过滤]。

    咦……老公……这是谁[过滤]……我好像没……

    话没接下去,因为男子那魔魅的双眼已经看上了王君怡。王君怡立刻如同木偶般呆站在地,双眼麻木无神,而一旁的工藤优作虽然脸上依旧带着看见多年未见老朋友的豪[过滤]笑容,但双眼中却跟自己的妻子一样,空洞无神,宛若无心。

    男子走到王君怡面前,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两眼,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意的向王君怡问籟过滤]?

    叫什么名字,是王大明的什么人?

    我叫王君怡……是王大明的姐姐……

    今年几岁了。

    26岁……

    眼神空洞的王君怡带着机械般的声音回答着,男子继续他的问题。

    你的丈夫和你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我的丈夫名字是工藤优作,我的孩子名字絒过滤]ぬ傩乱弧?

    不知为何,这个男子头上出现了黑线跟冷汗。但随之话语渐渐转向一个邪恶的方向。

    你现在三围是多少。

    毫无犹豫的王君怡,在自己丈夫面前对其他男人报上了自己的三围。

    胸围91d,腰围48,臀围87。

    男子轻哦了一声,倒看不出穿着休闲宽松连衣裙的王君怡有那么好的身材。

    王君怡……你仔细想想,在你的脑海中,一定会有我的记忆的……

    王君怡闭上双眼,搜索着脑海中的记忆,随着苦思冥想,慢慢的,一些诡异从脑海浮出的记忆碎片浮了上来。

    你想起来没有,王君怡……

    是的……我想起来了……你是我和丈夫在蜜月旅行中认识的好朋友……

    男子带着诡笑对着旁边的工藤优作说道:工藤兄,你想起来了吗?

    是的……我也想起来了……

    那么……下面的话你们要听清楚了……听清楚了吗?

    是的x2那么醒来吧。

    随着三下拍掌声,工藤优作和王君怡才如梦初醒般的醒过来,醒过来后的他们并没有对眼前的男子发出疑问,而是真的如同看见老朋友一般,殷勤的招待着。

    客厅中有着好几张舒适的沙发,中间隔着茶几,三人皆坐落而下后。

    真是抱歉,太久没见面了,一时间见到你我居然反映不过来,真是太不应该了看着抱歉的工藤优作,男子诡异的笑着,这笑容只能让人觉得不安。

    工藤兄弟,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过滤]……那个……叫……

    旁边的王君怡抬手碰了碰自己的丈夫,低声无力的提醒:你真是的,连这样的老朋友都能忘记……他不是来自一个太平洋小岛,名字很古怪,音译叫ntr异侠的吗?你以前不就是叫他异侠的吗?

    [过滤]!是的是的!我真该死,居然忘记了异侠兄你的名字,看来我该退休写推理小说养老了,就我这记性,继续做侦探肯定会完蛋的,哈哈,一会回头饭桌上我多喝几杯向你赔罪。

    工藤优作诚恳的抱歉着,一旁的王君怡也尴尬的笑着,怀中的孩子依旧安然的睡着。

    哪里哪里,工藤兄,你们的招待是这么的热情,而我这样突然的上门拜访,怕是唐突了。

    听见男子口中吐出招待二字,工藤优作脑海中才恍然觉醒,自己还没好好的招待这位老朋友呢。

    但用什么招待他呢,简简单单一顿饭几杯酒这不足以表达他的殷情招待,在工藤优作的脑海中,一个若有若无的念头在徘徊着:用你最珍爱的东西去招待你的老朋友。

    工藤优作顺着这个念头不假思索的走了下去,苦思冥想着什么东西才是自己最为珍爱的呢?此时男子说了一句话,工藤兄,你的妻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过滤],你真是有福气[过滤],你的妻子一定是你最珍爱的宝物吧。

    这句话扫清了工藤优作脑海中的迷雾,他兴奋的说道:异侠兄,你远道而来,我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就用我的妻子来招待你吧。

    王君怡闻言后似乎惊讶了一下,但在莫名的影响下,王君怡似乎并没有太大的疑惑:老公?怎么会用我来招待异侠呢?

    工藤优作深情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情深款款的说道:招待老朋友,当然要用自己最好的来接待啦,而老婆你是我心中最珍爱的宝物,没有任何东西能超越得了,所以当然是你啦。

    老公,你对我真好……

    看着两人深情对视的模样,似乎周围的空气中都飘落着点点的樱花[过滤],男子打了个冷颤,似乎鸡皮都起来了:这个工藤兄,你真的决定用你的妻子来招待我吗?

    工藤优作转过头,嘴上两瓣八字胡都快翘了起来,在男子诡异的眼神中,信誓旦旦的大声说着:那是当然的啦,老朋友远道而来,怎能不好好招待呢,君怡,你去招待异侠兄吧。

    王君怡在自己丈夫的催促下,将自己怀中的孩子交到丈夫手中,走到男子身前,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招待。

    男子似乎带着窃笑,口中慢吞吞的说道:那这样的话,工藤兄,我就却之不恭了[过滤],大嫂,你坐到我身边来吧。

    王君怡依言而行,坐到了男子身盵过滤]谥幸笄诘乃档溃翰挥媚敲纯推形掖笊庋卸冀欣狭耍苯咏形揖秃昧恕?

    男子看着君怡那俏媚可人,成熟与清雅同存的脸蛋,玲珑有致的身材,决定开始就餐了。

    那么君怡,我有点口渴,你能不能帮我拿点水呢。

    [过滤],好的。

    起身就要拿茶糩过滤]系牟韬退5荒凶又浦沽耍写腿撕炔璧幕埃貌璞庋墒窍嗟钡氖Ю竦呐丁?

    听见失礼二字,王君怡和工藤优作的心中立刻被莫名出现的恐慌感占据了,这种恐慌感来的极其突然,充塞着两人心中所有的思绪。

    在这种恐慌感的驱使下,工藤优作连忙问道:那怎么样招待才行呢?

    男子口中发出邪恶的话语:那要用肉杯才行[过滤]。不然的话,这可是相当失礼的[过滤]。

    这次轮到王君怡发问,她满脸的恐慌,心中的恐慌感慢慢的占据了她的心灵,使之无暇其他的思考。

    什么是肉杯?我们家里没有这种杯子[过滤]?老公怎么办?失礼可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过滤]。

    [过滤]……这样吧……我立刻出去买……异侠兄,你等着,我一会就回来。

    男子在工藤优作准备冲出家门时,喊住了他。

    不用那么麻烦,你妻子身上不就有很多肉杯吗?用你妻子的小嘴喂我喝水,这就是肉杯[过滤]。

    工藤优作听完后,觉得有点不妥,但心中的恐慌感在疯狂的蔓延着,自己越是觉得不妥,心中的恐慌感就越盛,终于在承受不住之后,点了点头。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老婆你就快点照做吧。

    说话后,工藤优作那心中的不安恐慌感立刻消退了许多,这让他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男子身边的王君怡早就被心中的恐慌不安感给击垮了,等到自己丈夫催促后,王君怡拿起茶壶喝了一口水,用嘴含着,然后靠在男子怀中,献上了自己的香唇。

    王君怡只是单纯的想要喂其喝水而已,但男子却不怀好意,乘王君怡喂水时,含住了那条小香舌,然后激烈的吸允了起来。

    激烈的湿吻使得王君怡极感不适应,但身体却陶醉在本能反应中,鼻间露出甜美的哼声,茶水随着嘴角留下,滴在身上沙发上。

    等良久以后,两人方才唇舌分开,王君怡眼色迷离,面颊绯红,失去了正常羞耻感的她,对于这种刺激,做出了本能反映。

    工藤兄,你妻子的小嘴真是香艳无比[过滤],让我回味不已,这样的招待真是无比的合格[过滤]听见合格二字,工藤优作和王君怡心里的恐慌感猛然转变成强烈的幸福感,这种强烈的幸福感直让他们觉得这样所做的一切都是无比美好,让他们陶醉不已。

    男子诡异的话语,与这夫妻二人陶醉的表情,形成了无与伦比怪异的画面。

    那么工藤兄……

    还没等工男子说完,门铃声又响了起来。…………

    将王君怡抱在怀中,我带着恶质的笑意,君怡。

    [过滤]?

    王君怡疑惑的看着头看着我,脸上带着期待的询问,因为她的丈夫在和王大明离开前交代她,无论如何都要尽心招待好面前这个男子。

    继续刚才的招待吧,我的手最近缺乏锻炼,有点无力呢,你来招待下我的手如何。

    虽然已经成为人妻,连孩子都有了,但神色中的青春靓丽依旧拥有着纯真,抚媚的脸庞带着疑惑。

    那要怎么做呢?

    很简单呢,只要让我的手运动运动就可以了,我看你的胸部就很合适哦。

    王君怡明了的点了点头,从我怀中起来,拿起了我的双手,按到了自己的胸部上。

    请你的手尽情的在我的胸部上运动吧。

    隔着衣服感受着那柔软的触感,赞叹着那与天女截然不同的风情,一边说着:君怡,让客人的手隔着你的衣服运动,这可是相当失礼的[过滤]。

    异样的恐慌感袭来,王君怡慌忙说道:对不起[过滤],我立刻改过来。

    然后将肩上的两条衣带卸下,连衣裙的上半部分就滑落到了腰间,丰满的双[敏感词]被棉白的胸围紧紧的包裹着,露出了一条诱人的[敏感词]沟。

    等将那胸围也一起脱下来之后,那丰满的双[敏感词]就跳跃了出来,随着呼吸而晃动着。然后又将我的双手按到了那丰[敏感词]上。

    这样可以了吗?

    看着带着小狗般哀求的可爱神情,手上忍不住用力起来。

    当然可以,这样的话,才合格[过滤],我就不客气了[过滤]。

    王君怡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丝毫不理会胸前丰[敏感词]被我暴力的搓揉成各种形状。

    等我工藤优作回来之后,看见的是画面就是自己的妻子背对着男人,跨坐在男人双腿上,抱着孩子被搓揉着双峰,神色无比陶醉,口中发出动情的哼声。

    工藤兄,回来了[过滤],我正借你妻子的[过滤]来运动我的双手呢,啧啧,这对大[过滤],玩起来真是合格[过滤]。

    工藤优作原本还存在于心底的违背和感和涌现的愤怒立刻被出现心底涌出的幸福感淹没了,面前原本应该觉得违和悲伤的一幕转变为无比和谐正常的画面。

    我的妻子的[过滤]能让你满意,这真是太好了。

    我看着工藤优作带着感动的面容看着我玩弄他妻子的[过滤],胯下[过滤]都已经快忍不住爆发了。

    随着我的搓揉,王君怡[敏感词]房内的奶水被我搓弄而出,让我的手心变得湿润起来。

    工藤兄,你这样热情的招待让我觉得很不安,就让我来让你品尝一下我家乡的饮料如何。

    哦,那我可是相当的期待哦。

    那也要你的妻子来配合我,我才能做出我家乡的饮料来。

    呵呵,那无妨,我相信我的老婆一定能很好的配合你的。

    我当着两人的面褪下裤子,胯下[过滤]高高耸立,对着王君怡说道:来,君怡,用你的[过滤]和嘴来为我榨出做饮料的重要原材料吧。

    数次徘徊在心里的恐慌感和幸福感之间,正常思想观念已经被扭曲成诡异模样的王君怡乖巧的将孩子递给了自己的丈夫。

    然后跪在我张开的双腿前,手捧这自己的双[敏感词],夹住了我粗长的[过滤],低下头伸出[过滤]舔弄着我的[过滤]。

    看着这一幕,工藤优作虽然觉得正常,但[敏感词]艳无比的一幕仍然使他呼吸加速,血脉沸腾。

    感受着王君怡丰满柔软的[敏感词]肉摩[过滤],和灵巧香舌的舔弄,我忍不住伸手按住了她的头,开始在那小嘴中抽[过滤]了起来。

    被我粗壮的[过滤]紧紧塞满的小嘴,只能发出呜咽的哼声,喉咙柔嫩处不停被顶撞的王君怡没有抵抗,反而更加努力的用[过滤]在口腔中搅动着。

    等到我腰间一麻,[过滤]喷涌而出的时候。

    好好的含着,不能吞下去也不能吐出来,这可是相当重要的原材料[过滤]。

    等到我[过滤]带着[过滤]与唾液滑出那迷人的小嘴时,王君怡抬起头,将嘴角边漏出的[过滤]仔细的用手指刮起,然后放到嘴里,依照我的吩咐,含住了这些[过滤]。

    背对着我,双手趴在茶糩过滤]希锲鹉愕腫过滤],张开嘴给你丈夫看看工藤优作看着自己的妻子赤[过滤]着上身,双手按在茶糩过滤]希崧踩蟮那掏味宰甲诺哪腥耍琜敏感词]白的[过滤]在妻子张开的小嘴中异常显眼的悠晃着。

    心中异样的兴奋感几乎爆炸一般,胯下[过滤]也开始挺立了起来。

    我邪恶的一笑:看来工藤兄相当的高兴[过滤],看着自己妻子嘴中含着别的男人的[过滤],感觉如何。

    额……这个……

    虽然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心理感受,但已经显露无疑。虽然只是正常的招待老朋友,但妻子的表现开始使得他的性趣出现了诡异的改变。

    工藤兄,君怡的[敏感词]汁也是很重要的材料呢,你可要好好拿杯子接着。

    我站了起来,将王君怡的的连身裙啦到腰间,露出了被白色丝质[过滤]包裹着的丰润翘臀,伸出手指拨开那[过滤],[过滤]对准那翘起丰臀的[过滤],顶在阴[过滤]口的[过滤]前端左右研磨了一下,就顶开了两瓣[过滤],刺进了[过滤]之中。

    遭到别的男人[过滤]的侵犯,王君怡用力的夹紧了修长的双腿,口中含着[过滤]无法说话,但喉咙间忘情的呻吟已经表露了她现在是多么的[过滤]。

    我伸出双手,绕过背后,握住了那随着我抽[过滤]晃动不已的丰[敏感词],中指食指夹紧[敏感词]尖,其余手指用力的搓揉着。

    在我暴力的搓揉下,一小股[敏感词]汁从王君怡的[敏感词]尖喷涌而出,被工藤优作用杯子接住了。

    工藤优作用心的接住了从自己妻子被别的男人挤出的[敏感词]汁,微微忘神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在别的男人身下动情娇喘,委婉承欢。

    在脑海中一个诡异的声音中,渐渐让他觉得,自己的妻子这样的时候,是多么的美丽。仿佛自己的妻子天生就应该被其他男人弄。

    随着王君怡闷绝失神的哼声,工藤终于喝到了我特制的家乡饮料。一杯混合着我的[过滤],王君怡[敏感词]水,奶汁,唾液的饮料。

    当工藤一口气喝完后,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妻子的媚态已经使他的火气达到极点,跳动的[过滤]在[过滤]中喷发着。

    我坐回沙发上,失神娇喘的王君怡赤[过滤]的靠在我的怀中,两人下身出紧密的结合着。

    工藤兄,怎么样,好喝吗?

    工藤兴奋的看着我继续玩弄他的妻子,兴奋的说道:非常好喝,风味相当独特。

    那就好,我会用你妻子的身体,天天做给你喝的,这样吧,你去客房住,我跟君怡睡你的房间,你没意见吧?

    工藤优作当然没意见,兴奋的大声表示没问题,就这样,我抱起依旧在我身上忘情耸动着的王君怡,走向了房间。

    在房间中,在原本应该属于他们夫妻的床上,趴伏在王君怡身上的我享用着胯下美女的侍奉,蓦然间,房间的空气中带起一阵阵如同水般的波纹。

    一个身穿深红色宫装和一个身穿月白宫装的两位绝美女子从波纹中走了出来,一出来,就向我跪拜。

    侍剑见过主人。

    秋月见过主人。

    王君怡如同雌兽一般,只知道向我求欢,对于两个神奇出现的绝美女子,视若不见。

    我换了个姿势,让王君怡骑在我身上,一边抚玩着那对跳动的丰[敏感词],一边对着跪在地上的两女说着。

    事情办的怎么样。

    身穿深红色宫装的侍剑和秋月,带着混合着倾慕,爱恋,依赖的眼神看着我,侍剑回答着我的问题。

    回主人的话,侍剑的母亲已经带着主人的天女军团去实行主人安排的计划,目前一切顺利。

    紧接着,秋月也回到:针对王大明和他身边所有覽过滤]叵档娜说耐缫丫苌柰瓿桑磺兴忱?

    我嘴上露出了一丝淡然的笑意,看来进展还不错。看着两女期待的眼神,我给出了我的奖励。

    你们两个办的不错,那么我就给你们想要的奖励吧。

    谢主人赏赐,两女跪下谢恩后,褪去了身上的衣服,赤[过滤]着完美动人的娇躯,风情款款的走了上床。

    享受着侍剑的香唇和秋月的美[敏感词],我心里想着:王大明,为你安排的一切就要开始了……

    …………

    第二节:第二天,王大明不告而别,只是留下一张纸条,说他有事外出,很快就会回来。

    王君怡浑身赤[过滤]的坐在我怀中,一边用手,用嘴喂我吃饭,一边口中埋怨着这个混账弟弟,真是不孝的弟弟[过滤],失踪8年,好不容易才出现,爸爸妈妈昨天接到消息后都高兴的睡不着,没想到这个混账今天又玩消失,真是的,来,亲爱的,吃这个,我用嘴喂你……

    餐桌上另一旁的工藤优作脸带微笑,浑然不觉的自己的妻子称呼别人为亲爱的有什么不对,脸上神色不佳,那是因为昨天晚上他听着妻子的声,打了三次[过滤]的缘故。

    老婆,别埋怨了,好好招待异侠兄吧,可要让他吃饱[过滤],至于你的弟弟,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

    我看着夫妻两人进行着诡异的[过滤]常对话,心神却不再这里。

    算算时间,王大明去执行任务也应该遇到他的女儿了吧,这是个好机会。

    然后我将王君怡从怀中放了下来,对着工藤优作和王君怡说道:我有事出去一下,君怡,你去准备一下,等会我回来后再床上翻你,嘿嘿。

    王君怡风情万种的瞟了我一个媚眼,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赤[过滤]身体,若无其事的吃着早餐。……

    在机场中,一个小女孩紧紧拉着王大明的手。

    王大明苦笑着,被组织紧急任务叫走的他,回头还不知道要怎么样被老姐修理呢,没想到上机前还遇见一个走失的小女孩。

    虽然上机时间临近,但心底对于这个小女孩一种心底的亲近感使得王大明不忍丢下它离去。

    就在王大明看着上机时间迫近,心里愈发焦虑的时候。

    一个声音在王大明附近响起:咦,这不是王大明吗?

    王大明转头一看,那个叫做异侠的男子正在不远处向他挥手。

    是你[过滤],你怎么也来机场。

    [过滤],来这里有点事,你早上留下字条就跑,你姐姐可是相当生气哦,她发誓等你回去后要你好看。

    王大明发现自从他回来之后,苦笑次数越来越多,刚回来,还没来得及跟家人多家团聚,就遇上了组织紧急任务,还真是歹命[过滤]。

    没办法,有点紧要的事情要去办,回来的话只能让老姐蹂躏个够了。

    呵呵,你身边这位是……

    王大明低头看了下小女孩,才恍然觉得现在不是交谈的时候。

    异侠,拜托你一下,这个小女孩是走失了,好像不能说话,你帮忙送她到呼叫中心那里吧,我的飞机快要到了,再不去就迟到了。

    当然没问题……你去吧,我会帮你好好照顾的了……

    王大明没有留意男子话语中隐含着的深意,急忙的交给男子,就火速走去。

    小女孩看着王大明远去的身影,神情无比焦虑,但口中只能发出呀呀的呼声,双眼中泪珠满溢。

    直到最后王大明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之中,小女孩才从口中说出一句话:拔吧……

    但这声音已经掩埋在喧嚣的广播声中,无法传达到王大明身边了。

    小女孩心中悲伤的想着:爸爸……终于看见你了……为什么你要走……难道你不要思语了吗……

    就在小女孩泪水留下的时候,一个带着魔魅般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小女孩……我带你去找你妈妈吧……

    ……

    小姐……小姐……你在哪里[过滤]……

    机场中,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娇俏美女,正在慌忙的四处张望着。

    莜璃,怎么办[过滤]?小姐怎么会突然跑掉不见了呢?

    姐姐,别急,一定可以找到小姐的。

    两人可爱的脸上都快哭出来了,心急如焚的四处张望着,暮然间,一个疑似她们口中小姐的背影在人群中闪过。

    咦,姐姐,你看,那个好像是小姐[过滤]。小姐身边的男人是谁?难道打算拐卖小姐吗?

    莜璃,我们追上。

    两姐妹追逐着那个背影而去,但诡异的是,无论她们两怎么加速,前面的背影依旧若影若现。

    直到追到机场一个僻静处时,方才追到。

    莜琉一把抱住了小女孩,转过小女孩的身子,看了一下,方才松了一口气:小姐,终于找到你了。你知不知道,让我们担心死了,如果你出了什么问题,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过滤]。咦?……小姐你……

    而莜璃则是对着那个诡异男子大喝到:你是谁,想带我们家小姐去哪里?

    我带着邪异的笑容看着面前这对双胞胎姐妹花的问话,不言不语。在她们眼中,我带着一种异样的压迫感。

    莜琉慌乱的看着小女孩,眼前的小女孩,脸上带着甜美纯真可爱的笑容,双眼却是如同失明一般的麻木无神,任由莜琉怎么询问与摇动,依旧保持着同样的神情。

    莜琉站了起来,神色间愤怒至极,拿出了藏在身体暗处的一把软剑,剑锋一抖,指着我。

    你到底把小姐怎么样了。为什么她现在会变成这样子。

    你猜……

    我带着欠扁的语气,说出了这句籟过滤]?

    琉璃姐妹对视一样,就向我攻了过来,剑花与拳影迅速至极。

    唔不错嘛。

    身上虽然不错,对付七八个普通人哪怕是黑社会打手都不成问题,但要对付一些异能者都怕危险,更别说我了。

    无视那剑刃与袭向我的拳头,直接伸手,无视她们的攻击,带着急速,握住了她们的脖子,随即松开手。

    然后她们带着不可置信的样子,保持着进攻的姿势,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可能,你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

    你们的身体已经被我[过滤]控住了,接下来,听从我的吩咐吧。

    什么……你这恶魔……放开我们……

    即使是在机场僻静处,一样有不少人来人往,但诡异的是,无论琉璃双胞胎怎么呼救,周围的人依旧视若无睹的走过,即使有直线撞上的,依旧本能的绕过,绝不靠近。

    琉璃双胞胎绝望的看着周围视若无睹的人,心沉了下去,她们知道这种异景所代表的含义,这代表她们现在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放了小姐,我们两个任你处置。

    两女依旧强打[过滤]神说话,但我置之不理,仔细端详着小女孩。

    娇小的身躯上是吹弹可破的柔嫩白皙肌肤,[过滤]致的五官,樱花色一般的小嘴,卡通般水灵灵的大眼睛,披散至背的柔顺秀发陪着可爱的洋装,简直就是萝莉控眼中的女神[过滤]。这就是林诗涵和王大明的女儿,……林思语。

    然后我悠悠的对着双胞胎姐妹说着:如果说我看上了你们的小姐,想要先奸后杀再奸再杀你们能怎么样?

    禽兽……

    畜生……

    两姐妹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同样含义的词汇,我带着恶意的笑容说着:这样的话那先用你们来做开胃菜吧。现在你们解开你们的上衣,露出你们的[过滤]吧。

    看着双胞胎带着百般不情愿和脸上快要哭泣的表情,在人来人往的机场中,开始脱去自己的衣服。

    我抚摸着林思语的小脸,诡异的对着她说道:思语,你看,她们两个是不是很[过滤],居然在那么多人的地方脱衣服哦。

    林思语甜美笑容依旧,但与空洞双眼呼应的却是机器般无起伏的声音:在……那人多人的地方……脱衣……羞羞……好[过滤]……

    琉璃姐妹还没来得及惊讶自家小姐能说话了,随之被话语中的含义所击倒,因为自己的手已经不受控制的开始脱衣服了。

    小姐……不要这样说[过滤]……

    双胞胎姐妹大声呼唤着自家小姐,但林思语早已听不见其他人所说的一切,眼中所能看见,耳中所能听见的一切,都只有我给予的一切。

    原因是林思语传承至王大明和林诗涵血统,两人的血脉中都含有绝的血统,所以林思语一出生,天生就带着非同凡响的灵力。不止强大的灵力,还有雄厚的潜力根基。

    如果两人没被封印记忆的话,哪怕是牧童再次。自然没什么问题,但在被封印记忆之后,无人教导的林思语天生的灵气长期毫无收敛的暴譡过滤]衷谝丫豢翱刂疲谖已壑小?

    只要林思语情绪稍微一起伏,天蓝色的灵气立刻爆发,如同蝙蝠波纹一般横扫四周,带来的后果就是,长期的灵力暴走使得她身体虚弱,无法说话,唯一好处就是,灵力波纹扫过四周后,回馈的丝感能使得林思语模糊的感觉别人的心思。但能接受别人心灵思想的同时,也代表着自己的心灵毫不设防。

    我仅仅是将那混乱的灵力波纹反向压制,林思语的[过滤]神意识海就毫无保留的开放在我面前,效果好的惊人。

    我带着极度邪恶变态的神情,此时变态怪蜀黍这个词语就是专为我而设的,我蹲下来看着眼前这个向我敞开一切心怀的小女孩,慢慢开始我的计划。

    思语……刚刚那个男人是你什么人[过滤]。

    一提起刚才的事情,思语空洞机械的语气都出现了微微的变化,显得急促了不少。

    他是我的爸爸……

    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呢?

    感觉……

    原来是这样的吗?通过血脉感应来感知吗,还真是了不起的才能[过滤],但这样的才能,以后就只能为我所用了。但运转着身体中的力量,调整着性质,然后对着思语问道:思语……你现在感觉一下我是谁?

    林思语微微一感觉,眼前男子身上的的味道好情切,好熟悉……这就是……

    爸爸……

    看着清纯可爱的小脸上打从心底露出的欢愉笑容,如我所想一般说出了这句籟过滤]?

    对哦,思语,我就是你的爸爸哦……你要牢牢的记住……我才是你真正的爸爸哦。

    你是我……真正的爸爸……

    小姐……不对[过滤]……他不是你的爸爸……

    x2你们两个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吩咐不能说籟过滤]?

    然后不理会还想说话,却发现嘴巴怎么也张不开的琉璃姐妹焦急的神情,继续我的控制。

    对……我是你的爸爸……我可爱的女儿……向我尽情的倾诉你的心声吧。

    思语得到允许后,直接扑到我怀中,泪眼婆娑的撒娇:呜呜……爸爸……是爸爸……我终于见到爸爸了……我不再是没有爸爸的野种……爸爸……不要再离开我了……

    我轻抚着思语柔顺的发丝,静待她向我发[过滤]心中的情感。只有这种强烈不假思索的真挚感情,才能将我的指令深入到她的灵魂深处……半响之后,我才继续说道:好了……小思语……为了让爸爸喜欢你……为了让爸爸不再离开你……你愿不愿意听爸爸的籟过滤]蘼郯职炙凳裁础愣蓟岽鹩Σ⑶腋咝伺Φ娜プ雎穑?

    思语小脸上尤带着泪痕,让可爱的脸更加增添了一股楚楚可怜让人怜爱的神情,口中无比坚决的说道,甚至还挥舞了两下小手来表示自己的决心。

    [过滤]……思语一定会听籟过滤]灰前职炙档摹加锒家欢ɑ嶙龅摹?

    [过滤]……那好……那你知道爸爸最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女儿吗?

    思语苦皱着小眉头,思考着,然后就放弃了,苦恼的向我说道:爸爸……思语不知道……

    我悠悠的说出了指令的核心:爸爸我最喜欢的是……[敏感词]贱无比的母狗性奴女儿……你愿意成为这样的女儿……被爸爸玩着吗?

    唔……虽然思语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思语一定会成为一个[敏感词]贱无比的母狗性奴女儿……被爸爸玩……

    我听着思语带着清脆的童音诉说着如此变态扭曲的[敏感词]语,纯真的脸上尽是为了这个目标坚决的神情,玷污白纸般的[过滤]神使之扭曲的快感,传遍了我的全身。

    我拉着思语的手,走到了琉璃姐妹面前:思语……你要好好的看着哦……接下来爸爸交你一些成为一个[敏感词]贱无比的母狗性奴女儿的基础知识……

    琉璃姐妹今天身穿着女式西装,上身白衬衫和条纹黑外装,下身穿着到膝盖上的西装裙,黑色的丝袜将两人俏美的腿型表现了出来。两人的形象完全符合别人眼中[过滤]明[过滤]练的总裁助理形象。

    但此刻,梨花带雨般娇羞无力的脸庞上,泪痕点缀的是无比的惊慌失措,白衬衫上的纽扣已经全部解开,两人洁白的胸围已经被丢弃到地上,露出了两对发育良好的的胸部。

    等脱下自己上半身的衣服,将胸部露出来后,手就竖放紧紧的贴在裙子上,身体不受控制的昂首挺胸,任凭琉璃姐妹心里如何挣扎,但那粉嫩的[敏感词]尖一如既往的在空气中随着呼吸而颤抖。

    我走到姐妹两中间,一手抱着一个,左右手同时捏揉着一个浑圆柔嫩的淑[敏感词],在姐妹两悲泣难耐的无声哭诉神情中,对着思语说着:小思语,仔细看看,她们现在露在外面被我摸的是什么[过滤]?

    林思语歪着头思考着,可爱的神情让我的邪恶之心忍不住大盛,当考虑到还没是时候,就强忍着。

    是……胸部……

    不对哦……那不叫胸部,叫[过滤],这里是爸爸最喜欢玩的地方哦,[过滤]越大越[过滤],爸爸越喜欢。

    思语靠近看着两姐妹被搓完成各种形状的饱满嫩[敏感词],低头看着自己洋装下的平坦胸部,顿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爸爸……思语的[过滤]好小好平[过滤]……完全没有莜琉姐姐和莜璃姐姐的[过滤]那么[过滤]和大……怎么办……难道思语没办法成为爸爸最喜欢的女儿吗?

    思语童稚的语音带着不甘的心情,眼眶中满是泪意,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小思语别急,你还小,才八岁,等爸爸以后天天玩你的时候,你的[过滤]就会很快变得盵过滤]饨忝玫幕勾蠡挂猍过滤]的。

    思语在我的话语中,很快的破涕为笑,满怀期待的等待着我的继续教导。

    看着专心致志,满怀期待的思语,我脑海中忍不住浮现了一幕[敏感词]靡的画面。

    九岁的思语依旧带着童稚的面容,娇小的身躯,但胸前却有着一对与年龄不符的d级巨[敏感词]。

    童颜巨[敏感词]的思语带着清纯童稚的嗓音,在我胯下娇喘吁吁,委婉承欢,随着身体的上下晃动,胸前巨[敏感词]也调皮的左右摇摆着,脸上带着是的渴望和对父亲的敬爱。

    [过滤]……[过滤]……好棒[过滤]……爸爸的大[过滤]……到思语的九岁小[过滤]好胀……好满……好舒服[过滤]……[过滤]……受不了了……思语[敏感词]贱的大[过滤]快被爸爸捏爆了……

    欲血沸腾的冲击使我回到了现实,但刚才的一幕已经深深的印入了我的脑海,我立刻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刚才的画面重现。

    在我的命令下,琉璃姐妹前倾身体,双手抓住了栏杆,将翘臀对准着我和思语,微微的晃动着,发出诱惑的邀请。

    我将两姐妹的裙子拉到腰间,令我意外的是,穿着黑丝性感丝袜的她们,下面居然[过滤]是保守无比的白色[过滤],无法发出声音也无法[过滤]纵身体的琉璃姐妹,只能黯然的在心中流泪,哀悼着一会必然会发生的事情,而且这一幕将会发生在她们最疼爱的小姐面荹过滤]?

    思语,过来……你仔细看看……爸爸告诉你哦……这里是……

    白色[过滤]被我粗暴的撕扯掉,两姐妹纯洁的秘处就暴露在阳光之下,稀稀疏疏的[过滤]在空气中微微晃动着,我拂过那毛发丛林,指尖在那紧闭的肉缝中划过,然后微微的捅了一个指节进去。

    思语听从我的吩咐,仔细的看着我手指的地方,白嫩的[过滤],紧闭的肉唇,显得还是处子之身。

    思语,你看……这里就是骚[过滤]……以后爸爸要天天玩的地方……还有这里……这里就是处女的证明……想要成为爸爸的性奴母狗女儿……这里是一定要被爸爸穿的哦。

    等一会,爸爸就会用大[过滤]翻这两个贱货,让她们两姐妹成为我胯下母狗,以后跟你一样,天天被爸爸玩。

    太好了,思语可以跟两位姐姐一起做爸爸的母狗。

    思语快乐的点着头,然后好奇的靠近莜琉翘起的[过滤],看着被我用力掰开的肉唇,露出了深藏在里面的银灰色的处女膜,思语在我的指导下,还好奇的伸出小[过滤],轻轻的添了起来。

    莜琉,你现在向你的小姐说说你的感觉吧。

    被掰开那娇嫩肉唇的莜琉,终于发出了声音:[过滤]……好疼[过滤]……小姐……不要舔……好奇怪的感觉[过滤]……呜呜呜……

    思语略微担心的看着莜琉,疑惑的向我问道:莜琉姐姐没事吧……为什么她会喊不要呢?成为爸爸母狗应该是很高兴的一件事[过滤]。

    不要紧……因为她平时掩盖住了她的真实本性……等爸爸的大[过滤]进去之后,她们两个就会哀求着成为我的母狗的了。

    我褪下了裤子,暴涨的[过滤]就跳了出来,青筋暴露的高指着天空。

    思语……这就是爸爸的[过滤]……你来摸摸看。

    感受着思语小手笨拙小心的抚摸,手心柔嫩光洁的触感,让我被撩拨到欲罢不能,先泻火吧,以后有的是时间玩。

    我站在莜琉的背后,双手扶着她的腰,思语蹲在莜琉张开的双腿下,抬手举着我的[过滤],让我的[过滤]时刻对准着那紧闭肉[过滤]的入口。

    我底下身子,趴在莜琉的背上,在她耳边说道:接下来,你的身体会敏感十倍,当我在你身体[过滤][过滤]以后,你就会死心踏地的爱上我,自愿成为我胯下母狗。

    莜琉的泪水肆意的流淌着,知道眼前男人那诡异莫测的[过滤]纵人心的能力的她,对于这所说的一切毫不怀疑,只是在不停的哀求着。

    求你……不要……千万不要[过滤]……

    但这哀求声只能让我更加的暴虐,如果不是想着思语要慢慢的吃,我早就用[过滤]将思语从头到脚,里里外外的淋一遍了,在这种欲火下,莜琉的哀求只能是火上浇油。

    我握住了那对美[敏感词],在思语的校正下,我猛力一顶,[过滤]挤开了肉缝紧闭的花唇,开始一节一节的破开那紧闭的。

    10倍的敏感,使得莜琉紧紧是被[过滤]进入,也有着如同被烧红的烙铁贯穿般的感觉,当我感觉[过滤]触及到障碍物,我邪然一笑,然后胯下猛力一顶。

    为你的处女贞洁告别吧。

    [过滤]……不……

    莜琉发出一声惨叫,肌肤上立刻出现了一点一点被疼出来的冷汗,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但在本能之下,身上每一处都紧绷了起来。

    我的[过滤]在[过滤]涩的肉[过滤]中抽[过滤]着,火热的肉壁在极力的压迫着我的[过滤],试图将我的[过滤]挤出,但只能给我带来更大的快感,手上也暴虐的把玩着那对美[敏感词]。随着我粗暴的抽[过滤],伴随着的是被撑开的肉缝中滴落的鲜血。

    思语蹲在莜琉的身下,看着我弄着莜琉的每一抽[过滤],神情羡慕的看着莜琉的处女血滴落而下。

    思语张开小口,将这些处女血一丝不落的留到了口中,还不时舔弄着流到莜琉腿上的血迹。

    如同凌迟一般的痛楚袭击着莜琉的思维,使得她恨不得一死了之,但慢慢的,这种痛楚渐渐转变成酸麻,然后变成酥麻,最后,一阵阵能让人心脏猝死的快感猛然袭来。

    被我解开一部分禁制的莜琉开始主动的配合着我,使我的[过滤]能够更加的深入,嘴里开始发出疯狂的呻吟声,双眼翻白,口水在嘴角间留下。

    [过滤]……好舒服[过滤]……好棒[过滤]……莜琉不行了……我快疯了……

    初体验就遭遇这样强烈的刺激,一波一波的强烈快感疯狂的席卷着莜琉的[过滤]神,脑海中的思绪被摧毁的一[过滤]二净,只是本能的扭动着腰,配合着我的玩弄。

    在一声尖锐的呻吟声中,莜琉去到了绝顶,而我也在莜琉火热小[过滤]的极力压迫下,[过滤]出了我早已按耐不住的[过滤]。

    莜琉双眼空洞的发出剧烈的喘息声,因为此刻她的[过滤]神正在剧烈的重组,好半响后,在我暗中渡过去的灵气治疗之下,她终于回过神来,第一眼看见我,刚才脸上带着的悲泣与绝望就消失无踪,脸上尽是满满的爱恋之意。

    我从那肉[过滤]中把我的[过滤]拔了出来,肉[过滤]和[过滤]分离时,还发出了啵的一声,然后那被我撑裂的红肿肉缝中,红白交加的[过滤]流淌了出来。

    莜琉母狗,让思语好好品尝一下我留在你体内的[过滤]吧。

    丢下身后正在莜琉胯下吸允[过滤]的思语,我走向了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莜璃,她最终发出呜呜的哼声,绝望的看着走过来的我。

    刚完你姐姐的处女[过滤],就用我这沾满你姐姐开苞血的[过滤]来翻你吧。

    人流极多的机场中,又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女人呻吟,但却没有人听得见。……

    林家宅院中,正鸡飞狗跳的进行着原著中的剧情。

    思语的突然开口说话,让林父林母还有林诗涵高兴不已,林父哪怕平时身为林氏财团的总裁,驽下威严无比,此刻也老泪纵横。

    我可爱的外孙女终于能开口说话了,这一定是漫天神佛的保佑[过滤],明天我一定要去烧香还愿才行。

    林母也在旁边高兴的搭腔到:老公你说的对,明天我们一定要去还愿才行,一定要三牲大礼齐备,香烛法师开会才行。

    林诗涵微笑不语的看着父母高兴的样子,只是抱紧了怀中的思语。

    却没发现怀中的林思语,看向自己绝美如同天仙化人一般的母亲的目光中,掺杂着许多诡异的神情。

    然后林思语转头看向正在向林父,林母解释今[过滤]事情的琉璃姐妹,一个念头在她稚嫩的小脑袋瓜子中闪现着。

    不知道妈妈被爸爸用大[过滤]狠的时候,流下来的[敏感词]水会是什么味道的呢……真想尝尝[过滤]……

    ***********************************

    写在后面的话:如果有兄弟能看到这里的话,我首先先要道歉……

    冷汗……我估计眼抽筋了,等我写完一章之后,看异侠原文的时候才发现,王大明的姐姐叫王怡君,不是王君怡姐夫是工藤优二,不是工藤优作。

    我表示抱歉,但懒得改了,就当我恶搞吧。

    还有,其实第一节ntr向的话,我是相当不满意的,很想砍掉重写,但看看耗费的时间……

    第二节还能接受,但明显后续无力……笔力不足[过滤]……表达不出我脑海构思的场綶过滤]苡裘频乃怠?

    还有mohuang=莫慌不是魔皇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