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10章 小萝莉调教第一夜

第10章 小萝莉调教第一夜

    第10章小萝莉调教第一夜

    第一节:林家宅院中的一个房间中,这个房间装修的极度可爱,大小不同的玩偶四落在各周,坐在床边的林诗涵放下手中的童话书,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绝美动人的脸上尽是动人的母性光辉、林诗涵温柔的帮自己的女儿盖上被褥,将女儿最喜欢的玩具熊放到她的枕头边上。

    宝宝……已经晚了……该睡觉了……

    思语小手抓着被子的两头,神态娇憨的撒娇着:不要嘛,妈妈,我还想继续跟你说籟过滤]?

    看着思语娇憨渴望的神情,林诗涵心中不禁一疼,随之转为满心的欢喜。情不自禁的再问了一个今天已经问了很多次的问题:思语宝宝,你说,你今天走丢之后,真的遇见了一个好心的大哥哥,是他帮你治好了你,让你能说话的吗?

    思语点着头,不厌其烦的回答着爸爸编造的故事:[过滤][过滤]……思语今天走丢了,当时思语好害怕,幸好那个大哥哥救了我,还带我去机场广播中心让莜琉姐姐和莜璃姐姐来接我,等两个姐姐到了之后,那个大哥哥跟我们说,我因为天生的体质问题,所以我没办法说话,虽然他暂时有事情,没办法立刻帮她根治,但可以暂时帮我压制住,等他忙完后再帮我治疗。

    思语说着说着,朝着自己的妈妈说着:妈妈,你的身体也不是很好,等大哥哥来帮我治疗的时候,也请他帮妈妈你治疗好身体好吗?

    林诗涵温柔的目光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浑然没有察觉女儿口中说出治疗这个词语时候一闪而过的诡异眼神。

    好的宝宝,等那个大哥哥再来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谢谢他,顺便请他治好我们母女的身体,先不说那么多了,赶紧去睡吧。明天我们再慢慢聊天好不好。

    唔……我还想说籟过滤]一瓜胩笆椤还杪枘阋怖哿恕绲闳ニ醢伞辛鹆Я轿唤憬闩阄乙换峋秃谩?

    林诗涵正待感慰女儿的孝顺时,房门敲了起来。

    大小姐,你的药来了。

    进来吧推门进来的,正是琉璃姐妹二人,只见莜琉手中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托着一盅散发着浓浓药香汤液。

    当林诗涵怀上思语的时候,她的身体就飞速的恶化衰弱,连医生都开始下通知,说等不到她生出孩子,就要死于衰弱,父母都强硬要求林诗涵打掉这个不知父亲是何人的孩子。

    但林诗涵以死相抗,绝对要生出这个孩子,因为她的心底总是觉得,自己必须生下这个孩子,为的就是那个不知名的丈夫,虽然她已经忘记了,但爱意依旧存在再她的心底。

    直到临产的时候,数度面临死亡,但每次都险而又险的挺了过来,生下了思语,但从那之后,她的身体就一直相当的虚弱,必须靠这些补品汤药来进补。

    林诗涵摸了摸思语的粉嫩脸颊,温柔的说道:妈妈知道你不喜欢这股药味,妈妈出去喝。等妈妈喝完了就叫琉璃姐妹进来陪你好吗?

    思语将头藏到被子里,从里面闷声闷气的说道:好的……思语讨厌吃药,也讨厌药味,躲在被子里就闻不到了,妈妈快点出去喝吧。

    林诗涵看着女儿可爱举动,微微一笑,走出了房门,拿起了药罐,然后顺手的把门关上,一边对着药罐吹气,然后小口小口的慢慢喝着,一边低声的向琉璃姐妹问道:今天那个治好思语的男子查到是什么身份了吗?

    琉璃姐妹看见林诗涵喝下汤药之后,眼神闪现出了一种诡计得逞般的快感,然后随之隐去,身为姐姐的莜琉低声的回答到:今天从林氏财团各方回报而来的消息,这个人名字叫做异侠,国籍不详,今天中午从太平洋的岛国飞往这里,祖籍可能是大陆那边的人,但长期漂流在国外多个国家,现在暂时居住在朋友家中,至于为什么来台湾,暂时还不清楚。

    然后妹妹莜璃也说道:今天他治好小姐的手段不像是普通医术,更像这几年来出现的异能誟过滤]枷褡柿现嗟奈乙丫⑷过滤]本星那边了,根据那边的资料显示,这个男人很有可能是最近一年中出现的名为《tj天诛团》的异能组织中的一员,这个组织一向已斩妖除魔,保护普通人为理念,目前至今没有任何资料显示这个组织有不好的记录,行事作风还算正派,但人员很少露面,有些神秘,实力也很强大。

    一边喝药一边听着琉璃姐妹的汇报,林诗涵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看来这个人应该没什么恶意,跟思语相遇也只是偶然,明天你们去向他发出邀请,说我们请他过来一聚,感谢他对我们的大恩大德。

    是的,小姐。

    身为林氏财团这个国际上数一数二的知名势力,面对贸贸然接触到重要家庭直系人员的陌生人,调查个一清二楚那是必然的。

    等喝完药之后,林诗涵感觉到一阵莫名的睡意袭来,她没有多想,因为多年来的虚弱,稍微大一点的疲劳都可以使得她昏昏欲睡。

    林诗涵打开房门,对着里面喊了一声:思语宝宝,妈妈累了,先去睡觉去了,让两个姐姐陪你聊会天,然后你也要早睡了,知道吗?

    知道了,妈妈。

    然后就径自让自己房间走回去了。琉璃姐妹也进入了思语的房间,然后把门关上了。

    床上的思语睡意已经消去,坐了起来,脸上尽是红彤彤的红晕,神态满是期待。

    琉璃姐妹进门之后,看着思语微微一笑,然后莜琉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玉符,手微微晃动之间,一股透明无色的波浪从玉符上发出笼罩住了整个房间。

    然后莜璃原本秀美的脸上,突然换上了一种仿若发情一般媚笑,香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语气满是魅惑对着思语说道:小主人,房间已经被我用玉符笼罩住了,现在这里的声音哪怕再大声都传不到外面去的。

    思语立刻从被窝中跳了出来,穿着一身可爱到极点的真丝睡意,双手叉腰站在床上,八岁小女孩童稚的脸上却努力的装作大人一般,对着两女说道:你们两个下贱的还不过来行礼。

    虽然思语的语气令人发笑,但两女却乖巧的走了上前,两女今天穿着跟白天被开苞时一模一样的装束,除了没有那外套。

    琉璃两姐妹同样带着一种极度诱惑的媚笑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解开自己上衣的纽扣,露出了两人同样款式的白色胸罩,然后手往里一解,前扣的胸罩就解了开来,然后被被丢到地上,等走到思语的床前的时候,两对白花花的[敏感词]肉在空气中荡漾着,粉红的[敏感词]尖也受到房间中空调冷气的吹拂,就俏然挺立了起来,然将裙子卷到腰上,露出了特意换的黑色蕾丝t字[过滤],跟腿上的黑色丝袜,显得相得益彰,最后缓缓的蹲下,双手放于腰后,两蚚过滤]趴玔敏感词]挺起,在单薄根本遮不住多少地方的t字内库衬托下的密处,也在双开的双腿间若隐若现着,然后琉璃姐妹同时对着思语说道:肉玩具莜琉……

    肉玩具莜璃……

    参见母畜思语小主人x2林思语装作严肃的点了点头,心里还是略有点紧张,按照爸爸所说的,开始学习起了这套爸爸最喜欢的礼仪。

    思语走下床,走到琉璃姐妹身前,即使琉璃姐妹蹲下,思语也高不了她们多少,思语伸出白嫩纤细的小手,左右手个一个,握住了琉璃姐妹的双[敏感词]。然后生疏的开始搓揉了起来。

    当琉璃姐妹被思语开始搓揉的时候,两姐妹口中都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声,受到呻吟鼓励的思语,渐渐有了信心,然后开始更加肆意的在两姐妹的胸部上玩弄着,两女只感觉到自己心中一种无上的喜悦感涌来,被慢慢填充的幸福感让她们脑海中有点眩晕,眼神迷离:对……小主人……更加大力点……不用怜惜我们……

    白嫩的小手同样白嫩的[敏感词]房上游动着,然后缓缓的下移,伸到那单薄的t字库上,生疏的拨弄着,没有多加前戏,就直接手指[过滤]进了那润湿的[过滤]孔之中。

    [过滤]……[过滤][过滤]……

    畅美的两声高声呻吟在房间响起,去到绝顶的两女再也无力保持深蹲姿势,都跪了下来,娇喘连连。

    思语抽出手,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小手上泛着反光的透明[过滤]。

    琉璃姐妹泛红动情的脸上尽是时的动人媚态,余韵之中,两女低头,一边口中说着,一边将思语手上的[敏感词]水舔[过滤]净。

    真是抱歉……贱奴的[敏感词]水弄脏了小主人的手……不过这也是贱奴的幸福……能被小主人触碰抚摸……这是贱奴最大的荣耀。

    莜琉毫无廉耻的在跪在昔[过滤]自己视为最疼爱的小妹妹面前,脸上尽是兴奋不已,而一旁的莜璃也是同样神情。

    两个衣衫不整的暴露无比的美貌女子,跪在一个八岁小女孩面前,舔着沾满自己[敏感词]水的小手,一股[敏感词]靡的感觉挥之不去。

    等两女舔[过滤]净后,思语一蹦一跳的坐回床上,睡裙之下两只粉嫩可爱无比的小腿在来回不停的晃着,满怀期待的问着:莜璃姐姐,莜琉姐姐,爸爸有什么事情交代你们的吗?

    莜璃听见思语的话语之后,板着脸,摆出了以往教育思语时的神情说道:小主人,首先你不能再称呼我们姐姐了,在外人面前的话还没所谓,现在我们独处,就一定要称呼我们贱货或者,知道吗?

    莜琉也搭腔到,平常教育思语时,两姐妹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话方式早成习惯。

    我们姐妹两人已经是主人的胯下玩物,而小主人你是主人宠爱的女儿,我们姐妹的,心灵,一切都是属于主人的,现在主人将我们赏赐给你,让我们侍奉你,所以不能用以前的称呼来称呼我们。

    思语吐了吐小[过滤],条件反[过滤]般怕怕的点了点小脑袋,被两姐妹碎碎念般你一句我一句的教导可是她以往最害怕的事情呢。

    那么……莜琉,莜璃贱货,爸爸有什么事情交代你们的吗?

    听见自家小姐口中吐出这样[敏感词]秽的称呼,两姐妹心中一种莫名扭曲的教育成就感浮现与心,并为之感动不已。

    主人他因为暂时不能亲自调教你,所以委托我们两个下贱的姐妹来为小主人你进行一些初步调教。

    思语小脸上写满了失落,好不容易有了父亲的她,实在是没办法忍受着这种分离之苦。但随之扬起了头,小手握紧拳头:只要我快点成为一个合格的母狗性奴女儿的话,爸爸就再也不离开了了吧。你说对不对,莜琉姐……。

    莜琉点头应是,露出了为小姐找到奋斗目标时而感动的神情,嘴上继续灌输着扭曲邪恶[敏感词]靡的思想:那是当然的啦,主要小主人你成为主人合格的母狗性奴女儿的话,你爸爸肯定天天玩你,哪里舍得让你离开呢。

    [过滤][过滤],那就太好了,莜璃和莜琉贱货我们快点开始吧。

    思语[过滤]着天真纯美的语音,急不可耐的邀请琉璃姐妹。

    琉璃姐妹相视一笑,走了上前,将思语轻轻按到在床上,四只手开始慢慢的脱去思语的睡裙。

    随着最后一条可爱的小[过滤]褪去,琉璃姐妹从心底发出一声赞叹,两女贪婪的扫视着思语的身体。

    洁白的身躯在光的照耀下,让人目不暇接,那青涩的胸脯和未经人事的密处,处处都在散发着禁忌的美感。

    最为符合比例如同洋娃娃一般的纤嫩手脚,让人爱不惜手。琉璃姐妹也开始脱去自己的衣服,等房间里的人全部赤[过滤]之后。

    低下头,用[过滤]在思语身上舔弄着。

    呼呼……没被主人收服之荹过滤]永疵环⑾治颐堑男≈魅耸钦饷吹目砂四亍?

    莜琉的[过滤]在思语的腿上划动,渐渐的往上轻移,一边发出赞叹。

    在俗语胸部舔弄着两颗幼嫩可爱的小蓓蕾的莜璃也随声负荷附和:是[过滤]……姐姐……我们的小主人……有一种恨不得马上让人玷污的美感[过滤]。当主人为小主人开苞的时候,小主人的表情一定很棒吧。真想看到[过滤]。

    在琉璃姐妹手中轻抚和[过滤]舔弄之下,思语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对她这个八岁小女孩来说,身体的性敏感地带还没发育好,能感受到的,只有被挠痒一般的笑意而已。

    莜璃看着呵呵娇笑的思语,也带着同样轻快的笑容,如同往[过滤]与思语嬉戏时般的笑容,吻住了思语的小嘴。

    [过滤]长驱直入,在思语的小嘴中放肆着,彼此不停的交换体液。在灯光的照耀下,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跟一个二十五岁的美少女再不停的激吻着。在美少女的口技教导下,小女孩飞速的进步着,两人浑身赤[过滤]的身体在相互摩[过滤]着。体液流转间,发出咕咕的吞咽声和[过滤]喝的甜美鼻音。良久之后,唇舌分开的两人脸上尽是娇媚的红晕。

    莜璃指尖在思语脸上画着,一边回味着刚才的激吻,一边调笑着:思语的吻技学习的不错哦,八岁小女孩就有那么好的吻技,主人他以后一定会很满意小主人你[过滤]时的技术的。

    [过滤]呢,那就太好了,思语以后一定会努力的,[过滤]……[过滤]是什么[过滤]?

    莜琉也抬起了头,带着微笑看完了两人的激吻,此时开声打断思语的疑惑:小主人,以后你就会知道的了,现在我们先去完成主人吩咐下的任务吧。

    思语疑惑的歪着脑袋,发出了疑惑,但琉璃姐妹都是笑而不语,只是拿起了一些早已准备好的工綶过滤]潘加铮叱隽朔棵拧?

    思语走出门后,被夜风一吹,白嫩的皮肤上出了不少鸡皮,有点不安的向旁边拉着她左右手的琉璃姐妹小声问道:我们就这样不穿衣服走出来,不怕别人看见吗?

    不怕的,小主人,你就放心吧。

    在黑夜的笼罩着的走廊中,两个娇丽双胞胎美女手拉着手,拉着一个小女孩走着,三人同样赤[过滤]着身躯,然后走向黑暗之中。

    等来到一个房门前,三人停了下来,思语惊讶的捂着小嘴,防止自己喊出声来,向着两女着急的说着:这里是妈妈的房间,被妈妈发现的话,我们就惨啦,肯定会被打屁屁的。

    但琉璃姐妹两张一模一样的俏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其中莜琉说道:你妈妈吃了我加料的药汤,绝对醒不过来的。

    然后一扭房门把守,推门而入,装修的雍容华贵的房间中被黑暗笼罩着,只有一个悠长的呼吸声。

    莜琉带着诡异的微笑,啪的一声打开了灯光,思语紧张的看了看,发现自己的妈妈确实没醒来之后,舒了一口气。

    莜璃直接走到床盵过滤]醋帕质亲耪嫠棵薇话踩蝗胨奶袢簧袂椋赖乃巳貌蝗檀蛉牛皇强醋牛寄苋萌嗣赖纳窕炅椒伞?

    莜璃自从被收服之后,看待女人的眼光不再从单纯的同性眼光去看待,而是用扭曲充满的眼神去看待美丽的同性。

    因为在她们的思想中,成为主人的胯下玩物之后,男人只能有主人一个,而自己除了主人可以爱着之外,只有身边同样身份的女人可以相互慰籍和相恋。

    在莜璃的眼中,昔[过滤]的大小姐林诗涵的美貌已经让同为女人的她渐愧不已,只觉得高不可攀,但此时转换了眼光来看,林诗涵的美貌的吸引力更加的诱人,不同以往的心中的暗自羡慕和嫉妒,此时心中满是渴望占有,占有她美丽的身体与容颜,于她一起在激吻中去到。

    恍惚的莜璃一边对着林诗涵的睡姿意[敏感词]着,胯下的花蜜忍不住渐渐流了出来,但随之按捺住了。莜璃俯下身子,与林诗涵脸相距短短的数公分,一边贪婪的看着林思涵,一边说道:大小姐,我真傻,今天才发现你是那么的美的动人,等主人将你和你的女儿收为胯下玩物之时,我再好好的向你求欢。

    然后拉着真丝棉被的一角,掀拉了起来,将棉被丢到地上。

    林诗涵依旧沉沉的睡着,丝毫没感觉到身外的变异,也没听见莜璃那毫不掩饰声量的污秽言语。

    而一旁的莜琉也拉着思语的小手走到了床前,一起看着林诗涵的睡姿。

    端庄的白色连身睡裙穿在林诗涵身上,让她显得无比的动人可爱,玲珑珍馐的身材丝毫没有被宽松的睡裙掩盖住,三十出头的年纪,面容却跟二八年华一模一样,这不是保养而得的美丽,而是潜藏在体内绝的血脉影响所致。昔[过滤]修行的力量尽数被封禁,但气质却保留了下来。

    天女一般的不受时间影响的芳华绝丽,飘渺气质,绝血脉中霸道无双,君临天下的威严带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震撼人心的美感,和被封禁力量后历尽死劫而诞下女儿而产生的柔弱气质,混合在一起,就是拥有着绝世资貌,动人心弦的林诗涵。

    仰躺的身姿在睡裙上画出了动人的曲蟍过滤]质耸焙廖拗酰亢敛恢溃轿幌啻Χ嗄辏髌停滴忝玫牧鹆Ы忝茫谷换峄肷沓郲过滤]着带着同样赤[过滤]的女儿来视奸她的睡姿,莜琉在思语耳边说道:小主人,你妈妈还真是美丽[过滤],莜琉都看的下面都湿了,好想扑上去握住你妈妈的[过滤],一边亲吻她,一边跟她磨镜子。

    思语没有回应,因为看着安然入睡没有反抗能力的妈妈,她也有一股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只是觉得自己妈妈是怎么的美丽动人。

    莜璃带着迫不及待的神情,开始将拿着的工具开始组装取来,那是一台带着脚架的高清摄像机,然后摄像头直接对着床上,将睡着的林诗涵和赤[过滤]的三女映入画面之中。…………

    第二节:睡着着的林诗涵,依旧带着恬然的睡姿与神情,但却没发现,自己女儿赤[过滤]着身体,跨坐在自己腰上,然后缓缓的脱去自己身上的睡裙。

    思语的小手抓住自己妈妈睡裙肩上的吊带,然后缓缓的卸下,吊带划过香肩,手臂,然后被卷至腰间。将整个上半身都露了出来,思语带着羡慕的神情,看着自己母亲被白色薄丝花蕾胸罩紧紧包裹着的双[敏感词],然后赞叹到:哇,好大[过滤],思语以后也会有那么大的[过滤]吗?

    跪伏在碵过滤]脚缘牧鹆Ы忝靡财奈荆捍笮〗闫绞倍即┑谋冉隙俗坏愣伎床怀隼聪旅婺敲捶崧鶾过滤]。

    莜璃伸出手指,指尖没入那弹嫩无比的[敏感词]肉上,看着被胸罩包裹着的[敏感词]肉挤出深深[敏感词]沟,忍不住舔了舔红唇:起码有d罩杯吧,看得出再生小主人之前,一定被男人好好的疼爱过,才能有那么[过滤]的[过滤]。

    男人?是爸爸吗?

    思语依旧纯洁的脑海中,妈妈跟爸爸原本就是一对的。

    但莜琉却在旁边恶意虚构的说出一些话语,继续污染着思语纯洁的脑海。

    这可不一定哦,你妈妈那么漂亮,这双[过滤]应该都不知道被多少人捏玩过才能长的那么[过滤]的。

    思语被刺激到了,听见自己母亲过去可能如此不洁,连忙焦急的问道:真的吗?妈妈被很多男人玩弄过[过滤]吗?

    莜琉街上了妹妹的话,继续污染着思语的脑海:当然的啦,你妈妈年轻的时候可是人尽可夫,在高中的时候,不仅仅被人称为冰山校花,还被人称呼为移动肉厕所呢。

    只要是胯下有[过滤]的男人,只要向你妈妈一招手,你妈妈就会过去被玩,而且还可以随意内[过滤],不收钱的呢。

    虚构的恶意事实就这样大大方方的灌输进思语的脑海中,林诗涵依旧沉睡着,无力阻拦这些虚假的恶意内容玷污她的女儿。

    是[过滤]是[过滤],姐姐还不止呢,大小姐她不仅在学校里做[过滤]肉厕所,还经常自己去公园花钱请流浪汉来自己呢。

    后来更是作贱自己,请一个叫做王大明的猥琐男人来作为自己的主人,天天像发情的母狗不分场合向他求欢呢。

    思语听得泪眼汪汪的,完全没想过无比疼爱自己母亲,在琉璃姐妹口中,是如此的[敏感词]秽不堪,但在爸爸教导下,她根本不会怀疑琉璃姐妹所说的话:呜呜……没想到妈妈是那么的肮脏和[过滤]的,怎么办?妈妈跟那么多男人做过,那我会不会不是爸爸的女儿[过滤],那这样的话爸爸不要我怎么办[过滤]……呜呜呜……

    莜琉抱着低泣的思语,将她按在自己的双[敏感词]上,带着诡计得逞的笑容,开始引导思语的思想:不会的,你只要记住你是主人的女儿,而且还是要做为主人的母狗性奴女儿让主人天天玩的话,不管你是不是主人的亲生女儿,主人依旧会疼爱的你的。

    而且[过滤],即使你的妈妈如此的[敏感词]秽不堪,但如果跟她说你要成为主人的母狗性奴女儿的话,她一定不会允许的。

    那怎么办[过滤]?

    躺在莜琉双[敏感词]上的思语抬起小脑袋,泪眼汪汪,用仿佛被抛弃的小狗一般的语气问道。

    莜琉继续带着恶意,将思语脑海中原本的观念扭曲,摧毁,重建,在莜琉的灌输下,思语看着自己母亲林诗涵的眼神,已经渐渐的充满了恶意与憎恨。

    只有将你妈妈的本性重新挖掘出来,让她意识到自己是个无比[过滤],没有[过滤]就活不下去的[敏感词]贱女人,最后让她臣服在主人的胯下就好了。思语,你要记住,如果你的妈妈这个贱货没有臣服在主人胯下的话,你也没办法成为主人最为宠爱的母狗性奴女儿的了。

    [过滤],思语一定会努力让自己的妈妈重新变成一个没有[过滤]就活不下去的[敏感词]贱女人,让她臣服在爸爸的[过滤]之下。

    握紧拳头高昂起誓的思语,童真的面容却说出[敏感词]恶的话语,旁边的琉璃姐妹看着思语说话,雪白的身躯微微的颤抖,扭曲甜美的快感袭击着她们的心灵,让她们几乎就这样而去,这一幕,都被摄像机完完整整的录了下来。

    琉璃姐妹微微喘气,脸上的动人红晕挥之不去,眼神中尽是狂热的[敏感词]靡,两姐妹一左一右的握住了林思涵的肩膀,将她的上本身抬了起来。

    一手握住林诗涵的手关节,一手扶着肩背,微微的用力一顶,依旧熟睡中的林诗涵就这样歪着脑袋,对准摄像机挺起了胸膛,丰满的双[敏感词]前突之后更显诱人。

    小主人,这个摄像机拍下来的的录像,第二天早上可是要送过去给主人看的哦,现在就请你让你妈妈的贱奶露出来让主人看看吧。

    思语小手伸到背后,摸索着,然后在琉璃姐妹的指导下,解开了胸罩的扣环,刚一解开,那丰满的双峰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思语看着自己妈妈依旧粉红动人的[敏感词]尖和[过滤],嘟囔着小嘴,仿佛小仓鼠一般生气的说着:被其他男人搓大的[敏感词]贱[过滤],思语才不稀罕呢,思语以后一定会有一对比妈妈更加[敏感词]贱更加大,只属于爸爸的[敏感词]贱大奶的。

    然后就在摄像机面前,抬起小手,对准林诗涵坚挺的玉[敏感词]刮打了起来,啪啪啪的声音响起,林诗涵柳眉微皱,思语人小力气也小,平没有带来多大的疼痛感,但敏感的双[敏感词]受到袭击,尤其是坚定俏立的[敏感词]尖更是受到思语的重点刮打,仍然使得林诗涵在睡梦之中发出如哭如泣低声呻吟,沉浸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她,怎么也没办法想象,自己乖巧听话的女儿,会扒掉自己的衣服,然后一边嘴里说着:我打烂你这对被别的男人搓大的[敏感词]贱[过滤]。

    一边奋力用小手刮打着,坚挺向天的玉[敏感词],被打的左右晃动着,带起阵阵[敏感词]浪。

    小主人,好了,林诗涵[敏感词]贱[过滤]的惩罚先到这里吧,先讲她脱光光,让主人看看她的骚[过滤]吧。

    莜琉带着媚笑,引导着思语一步步的凌辱着自己的妈妈,思语抓住卷到腰间的睡裙,然后在琉璃姐妹的帮助下,脱了下来,如同最上好美玉雕琢而成的修长圆润双腿,是上天赐予林诗涵恩物,但此时,却被自己的女儿跨坐在肚子上,双手握住小腿肚子,然后向后拉伸,笔挺的双腿和双腿之间被[过滤]包裹着的密处,都清晰可见的暴露在摄像机面荹过滤]?

    爸爸,你看,这就是妈妈的[过滤]哦,双腿好长,皮肤好紧凑好滑嫩[过滤]。

    感受着自己妈妈双腿肌肤的思语带着羡慕说出了上面的话语,然后将高举的双腿交给琉璃姐妹,将林诗涵的[过滤]缓缓的脱落,拉到腿弯之间。

    然后思语好奇的俯下身子,仔细的看着自己妈妈的下身,小[过滤]翘起,对准了林诗涵沉睡的脸。

    思语的手轻抚过那幽艳的漆黑森林,走着眉头说着:这些毛好难看[过滤],思语以后也会长吗?

    莜琉轻笑说着:小主人,你可不会的哦,主人可不喜欢女人[过滤]有毛,更喜欢白虎多点哦。

    思语点了点头:[过滤],以后,一定要把妈妈下面的毛全部剃掉。要向我一样。

    然后微微的握住了一根毛发,猛力一扯,睡梦中的林诗涵猛然发出一声闷哼。

    思语丝毫不管自己给妈妈造成的痛苦,悠然的双手继续前进,来到那紧闭的玉门之前,思语好奇的看着自己母亲如同少女一般紧闭的[过滤]。

    两手轻抚着,白嫩无暇,还带着透明玉色的[过滤]在思语的小手抚摸之下,渐渐的流出了不该流的[过滤]。

    妈妈真是[过滤],只是摸一摸,下面连[敏感词]水都出来了。

    气呼呼的思语手中动作不再温柔和好奇,而是粗暴的捏住两片蜜唇,然后用力掰开。

    摄像机忠实的录下了女儿为母亲掰[过滤]的这一幕,思语掰开林诗涵的小[过滤]之后,看着粉红的肉壁在微微蠕动着,甚为好奇的深出[过滤]舔了一下,舌尖的味道不是骚腥,而是一股如同夜兰般的幽香。

    思语不知道天女的体液一般都是如此,而是好奇自己母亲不同琉璃姐妹的味道,继续舔着。林诗涵白皙的肌肤上染上了一遍粉红,禁欲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8年的她终于在自己女儿的[过滤]下开始动情。

    小主人,先别舔了。

    [过滤]?

    莜琉递来一个玉瓶,半透明的瓶子里慢慢的装满着晶莹如玉的[过滤],思语好奇的看着莜琉,莜琉解释到:这可是主人为了你妈妈特制的药物哦。这种药是结合蛊毒和灵药而至,功效无比神异,你为你妈妈[过滤]上吧。

    思语听见是爸爸特意为林诗涵准备的,略有嫉妒的芠过滤]似残∽欤缓笞急肝约旱哪盖譡过滤]上,莜璃看见思语如此小女儿神态,忍不住说道:小主人,你不用嫉妒,主人也有为你准备的特殊药物哦。

    [过滤],太好了……

    按照琉璃姐妹的指点,思语将药液倒在手上,然后握住了林诗涵的双[敏感词],缓缓的搓动着,诡异的是,药液一接触的林诗涵的身体,就飞快的渗透进去,前后不过三秒钟时间。

    然后将药液倒在被掰开的阴[过滤]中,看着这两处都冲份吸收了药液,然后思语开始均匀的开始在林诗涵身体的每一处涂抹药液,连[过滤]都不放过,灌了一点药液进去。最后,将剩下的药液通通灌到林诗涵的嘴里。

    看着已经完成了的工作,琉璃姐妹都笑了,然后跟思语解释到:这种药液是子药,可以充分刺激你妈妈的身体,让她再不知不觉间变得[过滤]无比,而且这种[过滤]不是胡乱的[过滤],药液中的蛊毒成分可以使得它可以分清哪些人可以发情,那些人不可以。

    然后又拿出了另外一瓶,说道:这就是母药,是主人为你特制的。让我们姐妹来为你涂上吧。

    兴奋的思语站直了身体,等候着琉璃姐妹的行动。

    琉璃姐妹呵呵娇笑,将药液倒在口中,轻含着,然后用[过滤]将药液涂抹在思语的身上,随着散发着禁忌美感的蓓蕾和下身密处的重点涂抹。

    药效飞快的发生作用,思语渐渐的开始了生平第一次的性快感,看着思语美妙的神情,琉璃姐妹更加的落力。

    等到两姐妹涂抹完成,用嘴喂下思语喝出最后一口药液之后,思语已经滩在自己母亲身上,与同样面色娇红的林诗涵相映成趣。

    小主人,这药除了能刺激你的性功能飞速发展之外,还能增加你的身体发育哦,你很快就不用羡慕你妈妈的[敏感词]贱大奶了。

    [过滤]……[过滤]……

    依旧处于第一次性快感的思语魂不守舍的应到,但童稚的脸上为了能长出不逊色于母亲的双[敏感词]发出了开心的笑容。

    那么,今天晚上就到此为止吧……

    ***********************************

    写在后面的话:看见标题名第一夜,就知道小萝莉的调教肯定还没完啦。最主要是这次写的比较顺,那就决定先把第一夜拿出来看看回应,是不是这次有所进步汗……

    所以字数就没那么多了,千万不要丢鸡蛋的说……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