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11章 小萝莉与母亲的畸恋

第11章 小萝莉与母亲的畸恋

    第11章小萝莉与母亲的畸恋

    ***********************************

    写在前面的话:诡异无比,为什么关于女同文我就写的那么顺手呢,难道我的隐藏属性是百合控?

    这章是小萝莉的第二夜,希望大家多加回应,大家的回应除了使我更加有动力码字之外,也能让我更加的进步。

    ***********************************

    第一节:胡言乱语不知所云的描述在林诗涵的梦中,她正神情呆滞的看着四周,一种超现实感笼罩着她,使她处于一种无数思绪不停涌出而脑海却没办法处理任何信息的状态。

    此时的她,穿着入睡前的睡衣,站立在泛着苍蓝色光芒的海洋上,立于这苍蓝色波涛之上的林诗涵,仿若水之女神,凝然不可侵犯,圣洁气质无限雅美。

    林诗涵想什么也没想,静静的俏立着,苍蓝色的波涛之中,慢慢的有一种苍蓝的光丝涌现,然后慢慢的一丝一丝如同雨水一般逆流而上,汇集到林诗涵体内。

    受到那莫名蓝色光丝的影响,如同女神像一般不言不语的林诗涵终于有了动作,她静静的抬起手,手心置于眼前,疑惑的说着:……不能忘……死也不能忘记……到底是什么……不能忘记?

    ……那不能忘记的是……

    在苍蓝海洋的支持之中,林思涵脑海中的界限开始摇摇欲坠,那被封印的真实就要解除,但就在此时。

    从天空,从海洋下面,无数泛着金黄光芒的锁链从虚空中伸出,如同灵蛇一般的刺穿,缠绕住了林诗涵的身体,金黄锁链上密布着密密麻麻的神秘符文如同流水一般的流动了起来。

    感受不到痛苦的林诗涵依旧在喃喃低语着:不能忘……是什么不能忘记……

    就在林诗涵竭力思索的时候,无数锁链同时发出刺目耀眼的光,光化为光流,疯狂的顺着锁链涌进了林诗涵的身体。林诗涵完美曲线的身体上被光流涌入之后,苍蓝色的光丝就仿佛不支一般,从林诗涵的身体中败退而出,回到了苍蓝海洋之中。

    然后林诗涵就没有再发出疑问,绝美的脸上失去所有的情绪,如月晶莹皎洁般的双眸满是麻木与苍白,不言不语的回复到了最开始如同海中女神像一般的姿势。

    这一幕,已经是在这八年期间,每一次林诗涵入睡之后都会发生的画面,放佛可以持续到永远的画面,直到那个名为王大明的男人来解开这一切。

    但在这个时空之中,此时却发生了变化,金黄色的锁链并没有如同以往八年里的一样,在逼退苍蓝光丝之后就消失,任由林诗涵独自一个人不言不语的站立在这个苍蓝海洋里,金黄色的锁链开始逐渐变色,耀眼的金黄渐渐被如同黑夜一般的黑暗所吞噬,受异状的影响苍蓝海洋的天空之上,边界之中,浩瀚无比的金黄色符文构造的壁障显现了出来,这就是囚禁了林诗涵8年记忆的法阵。

    法阵此时被不知名的黑色力量吞噬着,随着黑色的吞噬,苍蓝海洋的波涛带着非凡的灵性开始疯狂的涌动了起来,就在金黄色壁障快被黑色吞噬的时候,苍蓝海洋开始疯狂的冲击起屏障起来。

    随着苍蓝海洋的冲击,林诗涵的双眼也越来越亮,似乎神志正在回归,捆绑子[过滤]她身上的锁链开始渐渐动摇着。

    蓦然间,黑色力量将金黄壁障吞噬后,带着无与伦比的强势疯狂镇压而下。

    黑与蓝的碰撞之下,苍蓝海洋从深处发出一声哀鸣,然后静止不动了,林诗涵快要回复的神志也消退了下去,甚至受到黑色力量的压制,沉入的更加深层。就在此时,一个莫名浩瀚的声音回响在这僻静的空间之中。

    如果是王大明附带绝神魂本能的血脉,以我现在这样的身体,战果还是两说,但就凭你这样微弱一部分绝的血脉在三圣灵的封魂阵中也想反抗,不自量力。

    林诗涵的身体被黑色的锁链捆绑掉在半空之中,她依旧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不思不想不言不语,因为在这封魂阵中,这一切都是不允许的。

    蓦然间,漆黑的锁链疯狂的汇集了起来,交织着形成了一道道的阶梯,这一切,都是为了迎接主的降临。

    从虚空之中,一个身穿黑色玄袍,面容邪异,身材伟岸的男子踏在了阶梯上,随着阶梯一步步的缓缓走下,直到林诗涵面荹过滤]?

    男子带着邪异的笑容,立于林诗涵身前,用火热[敏感词]邪的视线静静扫视着那完美动人的曲蟍过滤]缓笫稚斓搅质牧成锨崆岬母牛炖镞踹跤猩乃档溃翰焕⑹钦飧鑫幻娴呐鹘牵芴斓刂恿椋闭媸敲览龅某餐阉譡过滤],连天宫里面那三只可爱无比的小都逊色你一分。

    伴随着话语的是男子渐渐开始不轨的手,渐渐的一路下移着,顺着那曲线开始移动着,当移动到修长双腿交汇处时,男子看着毫无反应的林诗涵,兴致缺缺的说道:真是可惜,真想看看你那惊慌失措,哀羞不已被我在床上的欲仙欲死的表情,不过我们的时间还长着,就让你的女儿来拉开这场戏的序幕吧,虽然那瓶药可以让你疯狂的爱上你的女儿,但为了加快速度,我还是给你女儿一个外挂吧,哈哈哈……

    大笑的男子轻轻的用指尖点上了漆黑的锁链,然后说出了一句话:当你的女儿说出拜托你了,妈妈的时候,无论什么样的要求你都会答应,即使再荒唐的要求。

    女儿……拜托了,妈妈……答应……

    林诗涵的嘴里开始重复的说着。

    被生生挖去一角的灵魂,开始被一些诡异的漆黑所填满。

    我期待我们的再次见面。

    说出这样话语的男子,一个转身就消失在这个空间之中,留下的之后林诗涵嘴里不停重复的话语。

    女儿……拜托了,妈妈……答应……

    ……=第二节:不可抑止的畸恋开端。

    林诗涵睁开了双眼,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好久都没睡的那么舒服了。

    起来之后,依稀觉得自己昨晚上好像做了一个挺奇怪的梦,但起来之后那一丝记忆就完全的消退掉,留下的,仅仅是略微奇怪的感觉。

    浴室之中,林诗涵正在沐浴着,在不经意间眼神转过浴室的镜子时,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林诗涵看着镜子中倒影的自己,修长匀称的身躯有着最完美的黄金双s曲蟍过滤]┌紫改宓募》羧缤钌虾玫拿烙褚话憔вㄌ尥福耆匀蝗缤倥愕娜菅彰姥薏豢煞轿铩?

    看着这样美丽的自己,林诗涵一种感猛的涌上了心头,只觉得浑身的肌肤每一寸都火热无比,情不自禁的移动双手,再自己身上抚慰着。

    喷头激流而下的水蟍过滤]诮磕鄯凵腫敏感词]尖上冲着,只是指尖的轻抚和拨弄就带给了林诗涵强烈的快感,这种快感来的如此凶猛和迅速。

    林诗涵猛然的弓下了粉背,发出一声压抑至极的呻吟,然后无力的倒在浴缸中,呼呼的娇喘着。

    这是怎么回事……

    对自己突然涌现的和稍微抚弄就已的敏感感到不解的林诗涵躺在浴缸之中,享受着的余韵。

    一定是我太久没有宣[过滤]过了,真是的……

    将这些问题都归结于积欲过度的林诗涵[过滤][过滤]自己身上的水珠,柔软毛巾滑过自己的身躯,又带起了阵阵的快感,林诗涵赶忙压制住,红着脸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道: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欲求不满的中年妇女,哪有那么多欲求[过滤],真是的。

    然后定下心神,换上衣服走向了自己女儿的房间,在房间门口,林诗涵悄悄的打开了门。轻手轻脚的走向了女儿的睡床前,然后悄悄的看着自己女儿的睡相。

    诗涵情不自禁的微微一笑,笑容中带着母性与温馨,让她有点苍白的脸和虚弱的神情都振发了起来。看着女儿潮红的脸的,林诗涵感到有点不解,难道有那么热吗。

    诗涵看了看空调,24度刚刚好,然后转向思语的睡脸想要研究一下,但她开始自己看着自己女儿的脸之后,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涌了上来,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林诗涵的呼吸渐渐的急促了起来,带着如同少女初恋般的感觉,双眼直愣愣的看着自己女儿的睡颜,刚才再浴室之中喷发的又再度的出现再她的心头,让她情不自禁的越来越靠经自己女儿的脸。

    就在两张脸快要贴近的时候,思语睁开了睡眼朦胧的睡眼,当看见是自己的母亲时,眼中出现的神情是厌恶与憎恨,但随之换为天真娇憨的神情:妈妈……早上好……

    林诗涵猛然后退,脸上尽是仓惶之色,不停的抚心自问:我那是怎么了……我怎么突然感觉到女儿是那么的美丽……好想亲她……然后……

    妈妈……你怎么了……

    起身的思语正处于晕忽忽的状态,看到自己的妈妈猛然后退,关切的问道。

    妈妈……没事……只是刚才脚滑了一下而已。

    在思语不信的眼神中,林诗涵尴尬的笑了笑转移视线说道:好了宝宝,赶快去刷牙洗脸洗澡吧,然后准备吃早餐了。

    [过滤],好的妈妈。

    思语从床上起来之后,就站在床上开始脱自己的粉红睡裙,等脱完下来后,却发现自己的妈妈又在那里看着自己发呆。

    林诗涵呆呆的看着自己女儿赤[过滤]的上半身,青涩的胸脯上点缀着两颗诱人的小蓓蕾,那对白嫩的小[敏感词]鸽让林诗涵吞了一口口水,然后微微抬手想要去抚摸。

    妈妈……

    被猛然惊醒的林诗涵心神无比的混乱,一边在心中质问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不道德的想法,一会魂不守舍的说道:[过滤]……宝贝,你的胸部好像大了一点[过滤],好漂亮[过滤]……

    然后才回过神,发现自己说了什么,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这是母亲对女儿说的话吗。

    思语却好像没发现母亲的尴尬一般,高兴的看着自己幼小的蓓蕾,然后双手来回推拿把玩着。然后高兴的向林诗涵问道:妈妈,我胸部真的长大了吗,很漂亮吗?

    看着思语小手在自己的胸部上来回萚过滤]牛质闹腥从肯殖隽艘恢趾薏坏萌《男那椋缓罅ρ怪谱。看騕过滤]神说道:非常的漂亮,昨天还是平平的,今天就像……

    越说越觉得不对劲的林诗涵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之处,昨天还是把八岁小女孩该有的身体,怎么今天胸部就已经成长为如同十一二岁少女般的鸽[敏感词]了呢,太快太不正常了。

    等决定好吃完早餐后请私人医生来做下检查的林诗涵对着女儿说道:宝贝,去吧,别那样子玩自己的胸部哦,那样很不雅的。

    被母亲打断自己的兴致的思语嘟着小嘴,然后眼珠子一转,笑逐颜开的对着妈妈说道:妈妈,我不要一个人洗澡,你帮我洗嘛。

    真是拿你没办法。

    林诗涵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然后拉着思语的小手走进了浴室,心中却涌现出一种莫名的期待感。

    当思语脱下小[过滤]的时候,林诗涵心中的期待感化为一种焦虑的渴望,眼中总是不自觉的看向自己女儿的双[敏感词]和下身光洁的下阴,然后吞下一口口水。

    林诗涵都快要疯了,理智知道自己的行为举止是不对的,但总是按捺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情,当自己的双手带上沐浴液[过滤]上女儿柔嫩的身体时,林诗涵由衷的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绝美的脸上出现了不正常的潮红。

    随着呼吸的渐渐加大,早已经脱下衣服为了陪自己女儿洗澡而[过滤]露出来的娇躯开始出现了[敏感词]秽不堪的变化。

    妈妈,为什么你的这里会变大而且挺立起来[过滤]。

    思语用天真纯洁的语音指着林诗涵因为兴奋而充血[敏感词]尖问道,虽然脸上尽是纯洁无暇的神情,但眼神中的[敏感词]靡恶意却挥之不去,脑海已经快成为一阵空白的林诗涵支吾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个……是因为热的关系,所以变大了。

    用这样的理由就能敷衍过去了吧,毕竟思语年纪那么小,林诗涵这样想到,但却不知道,昨天晚上,她的女儿在她房间中学到了多少不属于她这年龄的东西。

    哦,是吗,好可爱[过滤],我摸摸。

    思语小手擒住了自己母亲的[敏感词]尖,然后带着诡异的笑容,随意的拉扯搓完了起来。

    [过滤]……[过滤]……停手[过滤]……不要玩妈妈的那里……[过滤]……

    没有看见女儿的诡异笑容,因为林诗涵当女儿的手抓住自己的[敏感词]尖开始搓揉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浑身无力的靠在思语身上,嘴里发出呻吟和本能的阻止声,然后在思语对准[敏感词]尖一个弹指的时候,发出一声闷呼,身体激烈的颤抖着,一股股[过滤]从胯下喷涌而出。

    咦,妈妈那么大个人了还在浴缸里尿尿,还尿到我身上,羞羞哦。

    童稚的话语给了林诗涵致命的一击,她怎么也没办法想到,自己会在女儿身上得到。但远比刚才更加强烈的余韵提醒着她,这一切都不是梦。

    思语,是妈妈不乖哦,妈妈尿在浴缸里了,妈妈向你道歉哦,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

    总不能说自己是被女儿玩弄[敏感词]尖玩弄到的林诗涵只能这样尴尬的道歉着,思语也乖巧的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条件是今天陪她出去母女两单独逛街。

    带着歉意与愧疚的林诗涵觉得自己作为母亲极度的不称职,然后就满口答应。

    当林诗涵答应的时候,思语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第三节:畸恋进行时吃完了早餐之后,林诗涵向林父林母表示要带思语出去逛街。

    爸,妈,今天我打算带思语出去逛下街,中午就不回来了。

    林母关切的说道:出去走走也好,不止小思语,你也要多出去走走[过滤]。让琉璃姐妹跟着你们吧。

    然后林父也放下手中的报纸,对着林诗涵说道:那个邀请而来的异侠今天晚上就会过来我们家做客,你记得早点回来。

    好的。宝贝,我们走吧。

    [过滤]。

    林诗涵拉着满怀期待的思语出发了,琉璃姐妹不苟言笑的紧跟其后,眼神中依旧带着诡秘莫测。

    林诗涵站在大门,看着非要跟琉璃姐妹去车库开车的思语,无奈的笑着,加上她要整理一下今天混乱无比的思语,就答应了。

    看着蹦蹦跳跳高兴无比拉着琉璃姐妹手离去的思语,林诗涵质问着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如此的不縖过滤]?

    越是质问自己,就越是觉得自己不配当母亲,因为自己看着思语时的感情是那么的肮脏与充满,那种想要将思语占有的冲动让林诗涵感到由衷的害怕。

    车鸣打断了林诗涵的自我质问,勉强整理了一下情绪之后,就举步走去。

    上车后,林诗涵疑惑的看着思语嘴角的白色[过滤],疑惑的问道:宝贝……你嘴边上的是什么。

    思语手指划过,看了看,然后将沾上白色[过滤]的手指放到嘴里含上,然后含糊到:这是莜琉姐姐带给我的牛奶哦,很好喝的。

    是吗?

    疑惑的林诗涵看着舔着自己手指的思语,红扑扑的小脸上满是兴奋满足的笑意,但林诗涵总感觉那天真的表情有点怪异。

    妈妈,妈妈,我还留了一点给你哦,我也想让你尝尝这种好喝的牛奶哦。

    哦,是吗,在哪里呢?妈妈尝尝。

    听着思语孝顺乖巧的话语,林诗涵笑着问道,但接下来思语的话语却让她吃了一惊。

    再思语的嘴里哦,思语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喝光,妈妈快点来吃吧。

    乖巧的女儿带着诡异的腔调说出这样的话语,林诗涵觉得怪异之余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教育一下她:思语宝贝,已经喝到嘴里的东西怎么能让别人再喝呢……你要知道……

    没等林诗涵说完,思语就打断了她的话语,用清纯甜美的话语说道:快点来喝嘛,拜托了,妈妈。

    一听到拜托了,妈妈这五个字,林诗涵心中一股冲动涌上来,觉得自己应该答应女儿的小小要求,然后低下头,毫不思索对准思语那粉色的小嘴吻了下去,[过滤]径直伸出,在女儿的小嘴里搅动着,将那[敏感词]白的牛奶合着思语的口中不断涌出的甘露一起吞下。

    在坐在车前排的琉璃姐妹眼中,绝美如同天仙一般的林诗涵抱着继承了自己美貌的八岁幼龄女儿激烈的湿吻着,这幅画面充满美丽的同时也充斥着一种[敏感词]靡的背德感。

    莜琉莜璃两姐妹带着诡异的笑容互相对视一眼,然后按照设定好的计划,莜琉假装惊慌的喊道:大小姐,你对小姐做什么……

    被莜琉呼喊惊醒的林诗涵迷茫的离开了思语的小嘴,两人分离的唇角间还拖曳着一条亮白的银丝。思语迷离着双眼,童稚的面容上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性感与诱惑。

    妈妈,思语口中的牛奶好不好喝[过滤]。妈妈喝的好用力[过滤],连思语的小[过滤]都被吸疼了。

    我……这……

    看着琉璃姐妹眼中不可置信的眼光,听着思语口中发出的言语,林诗涵心中猛然有一种不现实的荒诞感,她怎么这样跟自己的女儿接吻呢,这样太……

    看着深受负罪感折磨的林诗涵,琉璃姐妹给了思语一个眼神,而后思语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林诗涵用乖巧不在意的语调说道:妈妈,你怎么了。

    妈妈……妈妈……对不起你……我不配做妈妈……

    、妈妈,你忘记了吗,你只是来喝我口中的牛奶而已,完全不用在意其他东西的,拜托了,妈妈。

    开始垂泪道歉的林诗涵再听到刻印在灵魂上的关键语之后,带着恍惚的神情说道:我只是想顺应女儿的请求去喝她口中的牛奶而已,没有其他意思的,不用多想的。

    然后负罪感立刻退散而去,心情也回复了正常,看着琉璃姐妹似笑非笑的脸,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负罪感一消退,刚才与女儿接吻时候无比美妙的感觉浮上了脑海,一时间竟然让她回味不已,并且有再拥上那对小嘴再亲吻的冲动。

    哦,是这样的呢,只是喝小姐口中的牛奶而已,是我们大惊小怪了呢。

    琉璃姐妹带着诡笑也附和道,两姐妹眼神交流间确认着计划的顺利,莜璃心中一边开车一边心里想着:反复处于负罪感和正常情绪之间,再通过两者不断的变动来削弱心中的道德屏障,加上那瓶子母药,大小姐,今天就是你堕落之时。

    车依旧开着,车窗中的风景不停变换着,林诗涵望着车外的风景,但脑海中尽是自己女儿温香湿润小嘴的触感,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她不敢回头看去,不然的话自己肯定会忍不住再来一次。一边在心中提醒着自己这样想是不对的,但一边强烈背德感下的快感使得她依旧不能忘怀。

    思语看着林诗涵挣扎的神情,笑逐颜开的说道,神情纯真中带着异样的抚媚:妈妈,你还没回答我呢,刚才的牛奶好喝吗?

    在思语的话语之下,林诗涵开始回味起刚才大量吞入的温香[过滤],羞红着脸低语着,绝美的脸上带着难得一见的俏魅,让琉璃姐妹都有点发呆。

    [过滤]……味道虽然怪怪的,但……还算不错吧。

    那太好了妈妈,那就再喝一次吧。你闭上眼睛,等我喝完后妈妈你再喝一次好吗。

    思语巧笑嫣然的再次发出了邀请,林诗涵心中一动,只觉的自己浑身的热了起来,呼吸渐渐加重。

    这……

    情感与理性的冲突使得林诗涵心灵疯狂的挣扎着,一边是从身体各处涌现而出对于女儿的不正常,一边是仅存的理性提醒着自己是母亲,对女儿抱有这样的是极度不正常的,但接下来思语的话放下了砝码,使得林诗涵的心灵天平立刻倾倒了:拜托了,妈妈。

    理智立刻败退,林诗涵闭上双眼期待着带着微笑期待着一会女儿的美味牛奶。坐在前排驾驶座旁边的莜璃露出了[敏感词]媚的笑容,先是伸出手,在车座的一个隐秘位置按了一下,隐藏在里面的拍摄装置运行了起来,然后从车座上起身后跨坐在车座中间的空面上,面对着林诗涵母女两人。

    今天琉璃姐妹都穿着性感的吊带连衣裙,姐姐穿的是是白色白色,而妹妹穿的是是黑色款式,两人一模一样的俏丽面容却又身身穿颜色截然相反的款式衣服,为两姐妹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莜琉看着思语期待的眼神,抚媚的笑了一下,香舌还轻舔嘴角,诱惑的神情让她看起来更像街边的娼妓,而不是高级总裁助理,然后芊手抓住仅能遮盖住自己膝盖上的白色裙摆,然后缓缓的拉了上来。

    润园的双腿交汇处并没有穿戴任何[过滤],白嫩的[过滤]就这样大方的暴露了在空气之中,在紧闭的[过滤]中,一条红线从里面露了出来,莜璃将芊指放到嘴里轻喊着,给了思语一个媚眼:小姐,牛奶准备好了,可以喝了。

    然后大大的张开了自己的白润双腿,思语也从座位上起来,毫不避忌的蹲在莜琉张大的双腿间,手指拉着那红线一扯,一颗异常硕大的跳蛋就从莜璃的阴[过滤]的掉了出来,同时还发出了啵的一声。

    只见莜璃白嫩的[过滤]中,两瓣原本应该是粉嫩紧凑的[过滤]正红肿着,仿佛受到过极力的蹂躏,[过滤]中诱人的孔洞中大张着,一股一股的白色液体从里面留了出来。

    然后思语就满脸欢喜的将小脸凑了上去,脸紧贴着莜璃的[过滤],然后大力吸允起里面流出的白色牛奶。

    闭上美目的林诗涵闻着空气中飘荡的栗子花味道,听着思语吸的啧啧有声的吸允声,问道:莜琉,这种牛奶哪里来的,味道闻起来怎么不像普通的牛奶[过滤]。

    莜琉一边忍受着被思语吸允的快感,一边努力用正常的声音回答到:大小姐,这种牛奶可是特制的哦,如果不是思语想喝,其他人怎么也没办法喝到的哦。是用特别品种的母牛,然后经过特殊的手段,才能生产出这种特殊的牛奶呢,非常的不容易的[过滤]。

    思语不仅仅大力的吸允着莜琉的阴[过滤],还不停的伸出小[过滤]努力的舔弄着,等确认已经将里面的白色牛奶舔弄[过滤]净之后,莜琉满脸满足的神情回到了前座上,剩下的交给这对母女花表演了。

    思语口中含着不少的白色牛奶,含糊的对着林诗涵说道:妈妈,可以睁开眼睛来喝牛奶了。

    、林诗涵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是看见双手按在自己腿上,努力凑过来的可爱神情,看着思语脸上到处都粘着白色的牛奶,不禁莞尔一笑。反[过滤]条件想拿起纸巾帮女儿清理,但随之在一种发自本能的诱惑之下,林诗涵犹豫了一下,双眼中闪过的是无力的挣扎,但始终还是没有礫过滤]醋陨硖搴托牧樗卮吹挠栈螅拖峦酚肹过滤]在沾有牛奶的小脸清理着,不仅将那些牛奶舔食掉,还贪婪的吻着自己女儿脸上娇嫩的肌肤。

    越是舔吻着,林诗涵心中那股诡异的火焰就更加的旺盛,只是觉得自己女儿身上传来的阵阵香气让自己无法抗拒和疯狂的迷恋,只想嗅着这气息直到永远永远,随着理智的渐渐远去,林诗涵的双手不自禁的抱住了思语,舔吻的目标也移到了思语微微张合的小嘴上,林诗涵呆了一下,然后带着满脸的额迷恋,吻上了自己女儿的小嘴,疯狂的吸允着。

    特制的车窗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在这个与外面世界隔绝的小天地里,林诗涵放纵着自己的心情与,沉迷再了这种母亲对女儿异常的爱中,悲伤,高兴和背德感徘徊在林诗涵的心中,因为她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心,而且没办法抗拒。

    思语口中的牛奶早已经被母女两唇舌相交间分食一空,但林诗涵并没有停止,而是更加忘我的沉醉在女儿的小嘴中。双手开始不可自制的在思语稚嫩的身体上摸索了起来,前排的琉璃姐妹窃窃私语着:姐姐,看来药效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好,大小姐已经快要被子母药制造的控制了,开始疯狂的迷恋上自己的女儿了,看来我们之前定制的计划有点多余了,直接提前到最后一步怎么样。

    莜琉思考了一下,然后对着妹妹莜璃点了点头,两张一模一样的俏脸同时露出了[敏感词]靡诡异的笑容。

    然后琉璃姐妹就径自往往预定的目的地出发,没有打搅后面忘情的母女畸恋。

    不知道多久以后,车子停了下来,在琉璃姐妹的呼唤中,林诗涵才从那个背德的世界中回到了现实,看着思语被自己忘情吻到接近红肿的小嘴和身上被手抚摸到凌乱不堪的衣服,林诗涵心中莫名涌现出一种凌虐的快感,让她很想不管不顾一切,继续对女儿下手。

    但仅存的一丝理智阻拦了她,林诗涵恍惚的被自己女儿拉下车,刚才的一切不停的回响再她的脑海,那种满足和幸福还有那几乎让她失去理智的刺激快感依旧徘徊再她的心头。

    等走进一家店铺时,店铺上的摆设的货物使得林诗涵一个激灵,注意力回到了现实。

    只见这家店面收银台附近摆了了各式的[过滤]用品,店内各式座架上摆满着各式[敏感词]秽影碟,还有一些平板台上放满着各式各样[过滤]露女人的[过滤]写真集和[过滤]小说。

    林诗涵慌张的打量了周围几眼,然后拉着思语的小手就想离开,但不料思语用满脸天真娇憨的撒娇说道:妈妈,我很早以前就想来这里看看了,你陪我逛逛好不好。

    光是想象到要跟女儿一起去逛店,周围的人用诡异[敏感词]邪的眼神看着她们母女两的,这种[敏感词]异的场面就让林诗涵从尾椎涌出一股激流,然后胯下开始渗出水液,虽然身体兴奋无比,但自小养成的教养也不会让她做出这样的选择。

    不行……你想去哪里妈妈都答应,但这里不行。

    看着带着犹豫挣扎神情回绝的林诗涵,思语满不在乎的说道:拜托你了,妈妈,我真的很想去一次呢。

    压过理智的林诗涵立刻点头答应了,旁边寥寥几位中年男子和年轻学生投来诧异的眼神,实在没办法想象这对天仙一般绝丽的母女居然会说出这样的籟过滤]?

    最周围男人肆无忌惮邪恶的眼神中,林诗涵变得呼吸急促了起来,脸上出现了诱人的红晕,但却不知道她这样的神情让周围的雄性生物看的两眼发青光。

    忍受不了周围邪恶眼神的林诗涵拉着思语的小手走向了偏僻的角落中,就在林诗涵走向角落之后,莜琉从怀中拿出了一个水晶球,水晶球上一道透明光环闪过,周围蠢蠢欲动的男人立刻变成雕塑,莜璃看着这些男人,眼神满是厌恶,口中决定了他们的命运:你们全部回家,然后找个合适的理由自杀吧。

    然后莜琉手中的水晶球一挥,又是一道透明光环闪过,笼罩住了整个店面,周围原本看见四大一小五位美女走进这间店,然后都准备进来看看的人群再光环出现后,就视若无睹的离去,放佛这间店面已经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一般,琉璃姐妹准备好场地之后拿着摄像机准备静心的欣赏着诗涵母女的表演。…………

    第四节:堕落的终嫣在一个僻静角落,没有发现整个店面之后她们几人的林诗涵正满脸潮红,神思不属的发呆着。因为女儿的身影已经完全充斥再她的脑海,使她无暇分神去想其他事情。

    跑跑跳跳的思语显得活泼无比,神色天真烂漫,满脸的高兴,只见思语拿起一本书,蹦蹦跳跳的跑到了林诗涵面前,将书递给她,高兴的嚷嚷着:拜托了,妈妈,给我读下这本书,好吗。

    林诗涵看着封面上一个是一个动漫化的卡通美女,最多不超过国中的年纪却挺着一个大肚子,脸上满是[过滤]密布,露出了[敏感词]靡满足的笑容,[过滤]画上印着《幼女色文全集》这几个字。

    看到这样想都没想过邪恶无比的书籍,林诗涵的脑海闪过的第一反应就是将封面上的卡通美女换成自己的女儿,想象着年仅八岁的思语赤[过滤]着身体跪在地上,挺着大肚子脸上可爱稚嫩的脸上洒满着白色的[过滤],仅仅是在想象,一种近乎疯狂的快感涌上了她的心头,在这种快感的刺激下,林诗涵用颤抖的手翻开了书页第一页,上书着几个大字《小学生受孕俱乐部》然后用带着颤音的声音读着。

    ……两名穿著粉蓝色洋装的小女孩走了出来,大的牵著小的,两人的面容相似,长长的头发扎著黄色的缎带,略短的蕾丝裙下穿著洁白的长袜,宛若天使般的面容,搭配著适宜的装扮,带给人一种清纯的美感。

    但是这洋装却不是为了天使而设计的,洋装的部分,仅仅只有肩膀和腰部以下,幼女发育初期的隆起微[敏感词]和强迫受孕的涨大腹部,都毫不遮掩地暴露出来,两人手牵著手,但另一手却是拿著如恶魔般的性玩綶过滤]莘鹪诖碇橇饺恕?

    各位爸爸好!今天是雪子跟雪菜表演喔!雪子今年十二岁三个月,怀小宝宝六个月了,妹妹雪菜今天十岁十一个月了,很快就生[过滤]了喔!她肚子里的宝宝比我的还要大,有七个月了喔!

    走到灯光聚集的中央,雪子和雪菜开始自我介绍,两人嬉笑的神情,就像是平时在上学时的玩耍,但实际上却是[过滤]表演的开端……

    从没再林诗涵脑海中想象过的画面随着读诵的进行,一幕幕的文字化为影像如同风暴一般在林诗涵脑海中回荡着,但再林诗涵所有的想象画面之中,里面的女主角都是自己的女儿。

    想象着自己女儿被各种方式弄着,然后[过滤]大肚子怀孕,林诗涵就不可抑止的从心底涌出一种巨大的嫉妒感和兴奋感。这种交织起来的感觉使得林诗涵诵读的时候,双腿开始不自觉的摩[过滤]了起来。

    思语听着林诗涵的诵读,如同往[过滤]再床上听童话故事时候的表情,不停兴奋的追问着故事的进行,在琉璃姐妹的摄像机中,完整的捕捉到了这一幕。

    绝美的母亲用柔魅空灵的嗓音为女儿朗读着故事,童稚的女儿一脸童真期待的神情,但母亲口中朗读的,却是讲述幼女怀孕的[过滤]文章,这种极度[敏感词]靡的一幕,被完完整整的记录了下来,将会被琉璃姐妹好好的整理,送去给她们的主人作为宠幸她们时候的助兴所用。

    等到林诗涵朗诵完最后一个字之后,双眼迷离犹如水中花影,脸上的红晕仿佛能滴出水来一般,下身[敏感词]的泛滥早已经将[过滤]和大腿弄的滑腻无比。

    一旁同样带着异样兴奋的思语露出了如同恶魔般的微笑,带着甜美纯真的笑容,做出了让自己母亲引爆最后理智的行为。

    只见思语脱去了自己的洋装,身上仅仅穿着白色的卡通小[过滤],脚下一对红头小皮鞋,纤细稚嫩的身体仿佛黑洞一般,吸引着林诗涵的目光,思语双手抚上了自己今天突然长大的鸽[敏感词],然后双手下移,口中说出了恶魔般的话语:妈妈……你来教教我书里面那些跟我同样年纪的小女孩是怎么样怀孕的好吗,拜托了,妈妈。

    最后一丝理智消失掉的林诗涵猛然抱住了思语稚嫩的酮体,双手开始胡乱的抚摸着,嘴巴疯狂的亲吻着,她忽视了为什么思语会发出若有若无的动情娇喘,只顾得自己如同发情的雌兽一般,盲目的索求着怀中的触感和气味。

    思语带着动情的魅笑,却假装挣扎的在哭叫着,看似胡乱的挣扎的手脚,却总是会[过滤]碰或者抚摸到自己母亲的敏感地带,让林诗涵更加的欲罢不能。

    就在此时,琉璃姐妹走了过来,对着狂热发情将自己女儿推倒在地上疯狂抚吻着的林诗涵大喊道:大小姐,你在[过滤]什么。

    思语此时也发出了配合的哭叫声:拜托了,妈妈回复清醒吧。

    猛然回复清醒的林诗涵看着怀中赤[过滤]的女儿,眼神呆滞的看着自己女儿无助的哭泣声,白皙稚嫩的身体上到处都是自己抓痕和吻痕。

    大小姐,你在做什么,你居然在[过滤]自己的女儿。

    在琉璃姐妹的愤怒的呼喊中,林诗涵美目呆滞,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女儿惊慌幼弱的面孔让她的心都放佛撕裂成了两半。

    我……这是……在[过滤]自己的女儿……

    莜琉赶紧上前两步,将思语抱在自己怀中,然后加重语气说道:你这个变态母亲,[敏感词]乱的女人,居然饥渴变态到对自己的女儿下手,你还有没人性。

    听着莜琉的指责,林诗涵猛然抱头,一边泪水涌出,一边嘴里喃喃自语到:不是这样的……我不是变态母亲……我不是[敏感词]乱饥渴的女人……我仅仅是……

    看着差不多了的琉璃姐妹给了思语一个眼神,思语就猛然的冲到了林诗涵的面前,抱住了痛苦自责的林诗涵,语带泣音的说道:妈妈……你别这样……思语不想看到你这样……

    稚嫩的哭泣音调渐渐的带上了恶魔般的诱惑。

    拜托了,妈妈……即使你是个变态[敏感词]乱的母亲,思语也会爱着你的,你也会爱着思语的,对吗,妈妈。

    林诗涵看着思语如同深渊般的双眼,痛苦自责的心灵好像找到了解脱的天国,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喃喃的说道:即使我是个变态[敏感词]乱的母亲……我也一定会爱着思语你的。

    所以[过滤]……妈妈,你爱着思语,那么思语以后所说的一切要求你都会答应的是吗,拜托了,妈妈。

    是的……

    带着不得解脱的罪恶感,林诗涵答应了这个请求,如同签下恶魔的契约一般,将灵魂出卖给了自己的女儿。

    那太好了,妈妈对我真好,思语原谅你哦。

    带着甜美纯真的笑容,思语捧着母亲垂泪的脸,吻住了那嫣红的双唇,这一个吻,拉开了母女倒错[敏感词]靡的生活。……

    第五节:[敏感词]乱倒错的母女[过滤]常林父林母看着手拉着手回来的林诗涵和思语,……

    ***********************************

    写在后面的话:这章其实我也算颇为费神,因为我早就构思好林诗涵和小萝莉要玩不伦畸恋play了,想要深入渐进的描写的话,如果光靠药物让林诗涵对着女儿发情的话,又显得有点不合理,如果单靠mc指令那倒是合情合理,但又变成我一向的缺点了,靠威能蛮[过滤]多了也会造成厌倦的。

    所以定下了药物mc一起下,但写完之后才发现……貌似……这篇文章又变成了四不像?

    看着定下的写这章的初衷目标《母女畸爱的背德感》《mc控制下的堕落感》只能表示:o︶︿︶o唉……期待以后的进步吧!

    ***********************************

    写在前面的话:小萝莉调教母亲的故事暂时完结,下面主角登场人物补漏:御堂美幸背景:[过滤]本三大地下掌控势力之明月中掌权的御堂家中的长孙女。

    人物印象:娃娃脸,身材娇小丰满,端庄抚媚,大和抚子型女人。

    人物关系:对王大明爱慕多年,即使王大明不予回应这份爱恋,依旧在王大明身边无怨无悔的陪伴多年。

    ***********************************

    第五节:母女倒错的[敏感词]戏我们回来了……

    林诗涵拉着蹦蹦跳跳笑的无比灿烂的思语走进了家门,向自己的父母问好着,而琉璃姐妹在后面安份的跟随着。

    林母看着出去一趟好像变得更加亲热和亲密的母女两,欣慰的说道:你们去哪里玩了[过滤],赶快去洗个澡吃饭吧。

    思语满怀期待的问道:奶奶,那个大哥哥来了吗,思语好想快点看见他向他说声谢谢。

    林母的话却让思语的期待转化为落空,如同天使一般纯真小脸上尽是失望,让人忍不住抱在怀中好好怜惜。

    那个大哥哥说这两天有紧急的公事要忙,所以要晚几天才能来为思语你做治疗。

    林诗涵轻轻拉着思语的小手搓揉着,疼爱的安慰到:思语你放心,大哥哥忙完了一定会很快来看思语小宝贝你的。

    真的吗?

    那是当然的啦,我们的思语小宝贝那么可爱,大哥哥怎么会忍心让这么可爱的小宝贝久等呢。

    在所有的人的安慰之下,思语脸上回复了笑意,然后跟随着自己的母亲前往浴室去了。

    在浴室之中,母女两开始脱去衣服,不同于往[过滤]的和谐自然,其中流露出一种莫名的尴尬感,林诗涵知道这种感觉来自何方,因为自己的双眼注意力已经被思语的稚嫩酮体给完全吸引住了。

    思语白洁清纯的稚嫩上留下了不少微红的痕迹,尤其是那对白嫩鸽[敏感词]之上,更是青红交加,看着那被自己用手指和嘴蹂躏出来的红痕,林诗涵心中除了愧疚之外,还夹杂着回味的快感,因为只要双眼一看到那些红痕,思语幼小身体带给自己的火热记忆就徘徊在脑海之中。

    思语脱完衣服后,也同样的注视着自己母亲的身体,完美的容颜,丰满翘挺的双[敏感词]骄傲的抗拒着地心吸引力,和那不堪一握的柳腰,带出了属于女性完美的s曲蟍过滤]加镄闹卸嗔艘还墒粲谂灾涞募刀矢星椋醋抛约耗盖状友凵裰辛髀冻隼吹拇呵楹涂释只繁д谧∽约旱挠啄鄹隱敏感词],却不知道这样警备却让林诗涵心中的更加火热。

    变态妈妈,你的眼神好[过滤][过滤],是不是又想[过滤]我[过滤]。你真个[敏感词]乱的母亲,只要一到没人的地方就想将你的女儿按到在地上发[过滤]你变态的。

    童稚清纯的嗓音带着一种异样的抚媚,对着自己的母亲说出了这样的话语,被亲生女儿这样指责的着,林诗涵苦涩的无法辩驳,因为就在刚才没多久,无法忍耐内心的她对着自己女儿出手了,不顾女儿哭喊哀求,疯狂的发[过滤]着心中不伦的。

    思语打开了喷头,细细的热水从喷头中流过思语的稚嫩酮体,被水流刺激到的思语伸手摸索着自己身上的红痕,小脸不由得皱了起来,身上被蹂躏过的痕迹被热水一冲,发出火辣辣的痛。

    林诗涵心痛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微皱的小脸,伸出手想抚摸一下帮思语减轻下痛苦,但却怀着愧疚和恐慌停止了自己的举动,因为林诗涵生怕只要再抚摸上那令自己沉迷的稚嫩酮体,就会再次的失去理智而对思语做出兽行。

    思语微皱着小脸,看着不敢如同昔[过滤]只要自己一有伤痛就会温柔抚慰自己的母亲,那绝美艳丽的脸上除了愧疚和恐慌之外,只有眼神中无法抑制的火热,思语心中开始闪过一丝后悔,过去的妈妈已经没有了,她是不是做错了呢,但随之将这丝后悔抛之脑后,并且更加坚定自己改造母亲的想法,为了能成为爸爸胯下受宠的母狗性奴女儿,她幼小的心灵已经容不下其他事情了。

    妈妈,思语的身体好痛[过滤],妈妈来帮我揉一下好不好。

    听见女儿的请求,林诗涵[过滤]出了手准备如同以往一般,温柔的抚慰着那伤痕。

    但思语却打开了林诗涵的说,在林诗涵惊讶的目光中,思语用如同天使般的笑容,说出了对母亲的要求:我怕妈妈做坏事,所以妈妈不准用手摸我,要用嘴来舔。

    思语的话语中总让林诗涵感觉到一阵异样的感觉,但思语稚嫩白洁的肌肤在水珠之下散发着无比的诱惑,让林诗涵无法继续思考下去。

    昔[过滤]冷静的意志早已被无尽的掩埋在无尽的深渊之中,林诗涵半蹲着,颤抖着将脸渐渐的贴近思语的身体,伸出[过滤]在思语稚嫩的酮体上舔着。

    粉红的[过滤]扫过思语的小臂,一路上扫,林诗涵闭上双眼的的脸上满是无尽的陶醉,陶醉在思语幼嫩的肌肤上,然后舌尖经过思语稚嫩的蓓蕾上,含住了那鸽[敏感词]。

    思语双手抱着自己妈妈的头,林诗涵的[过滤]让思语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呻吟,听见爱女发出动情的呻吟,林诗涵如同听见这个世界最动听的声音,更加卖力的舔吻了起来,娇躯开始不自觉的贴上女儿稚嫩的身体开始摩[过滤]了起来。

    就在林诗涵陶醉在这禁忌甜美的深渊之中时,浴室的门被打开了,林诗涵猛然一惊,回头看见的是琉璃姐妹的不请自入。

    没等林诗涵发问,莜琉就对着自己妹妹说道:妹妹,你看我说的对吧,只要一没人的话,大小姐就会对自己的女儿下手的了。

    莜璃眼睛中的鄙视让林诗涵此刻无地自容,莜璃带着诡异的语调深深的打击着林诗涵的自尊:大小姐真是变态[过滤],居然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向母狗一样胡乱的对自己的女儿发情。

    琉璃姐妹口中一直不停的恶意诋毁着,林诗涵无力反驳的同时也开始慢慢觉得自己是不是就是一个变态[敏感词]秽的女人,越想就越是觉得自己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变态。

    看到林诗涵从挣扎到开始认清自己的扭曲神情,琉璃姐妹心中都笑了起来,同时看着林诗涵那美丽绝伦的惊艳酮体,两姐妹心中都开始垂涎欲滴了起来。

    大小姐,虽然你对思语小姐做出了这样的兽行,但我们都相信你只是一时糊涂而已。如果离开思语小姐一段时间也许你就会好了。

    我……

    沉吟的林诗涵居然一时间无法说话,只是短短的一天,疯狂涌动的已经使得她无法想象自己离开女儿时的情形了。

    我……不想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离开……思语迟疑带着羞耻的林诗涵对着琉璃姐妹的慢慢的说道,放佛在确认自己的心。

    莜琉脸上装作严肃认真,但嘴角带起的[敏感词]秽笑容早已将她的心思暴露无疑,如果林诗涵没有被所击垮理智的话,早就发现了女儿和两个贴身女仆之间的诡异了,但现在的林诗涵,只能一边继续挣扎在无尽的,一边如同发情的雌兽一般对着女儿发情。

    那么大小姐真的是这样的吗,那我们做个测试吧,如果测试通过的话,就代表着你确实爱着思语小姐,如果同时思语小姐也爱着你不愿意计较的话,我们两个就会为大小姐你保密,反之我们就要告诉老爷和夫人,让他们来做出裁决。

    听见要告诉林父林母,林诗涵心中一慌,然后再混乱的心神中答应了所谓的测试。

    琉璃姐妹相视一笑,然后都开始褪去了自己的衣服,等两具娇躯都浑身赤[过滤]之后,两姐妹轻轻的走到林诗涵前后,贴住了林诗涵的身体。

    在林诗涵前面的莜琉一边用晃动着自己的双[敏感词]研磨着林诗涵的丰满翘[敏感词],一边含住林诗涵的耳垂轻声说道:大小姐,这个测试是测试你是不是因为单纯的欲求不满而对思语小姐下手的,我们两姐妹会好好的伺候你让你[过滤]上天的,等你发[过滤]完之后再确认自己的心吧。

    背后的莜璃一边用充血的[敏感词]尖在林诗涵的背后厮磨着,一边伸出双手轻抚着林诗涵肥美紧闭的[过滤]肉唇,再林诗涵动情抗拒的神情中说道:大小姐,不要抗拒,好好的享受吧,也让思语小姐好好的看着如何女人之间是如何相互取悦的,因为大小姐你再对思语小姐下手的时候,思语小姐也可以知道如何尽快让你宣[过滤]出来,防止被你蹂躏过甚。

    林诗涵美眸微闭,琉璃姐妹细腻的挑逗往一整天都处于汹涌的身体开始动情了起来,微微扭转着娇躯开始配合起来,口中发出诱人娇喘的同时也满是羞耻的看着好奇的思语。

    思语……[过滤]……不要看……不要看这样的妈妈……

    看着已经开始享受的林诗涵,莜琉蹲了下来,脸贴在那如同少女一般紧凑的肉[过滤]前,用[过滤]扫舔着,背后的莜璃抚摸下阴的双手上移,握住那对d罩杯的美[敏感词]搓了起来,然后将头贴过林诗涵的秀脖,跟林诗涵激情相吻。

    身上敏感处都受到细腻伺候的林诗涵无力的靠在莜璃身上,修长圆润的美腿再也无力支撑身体,压在埋在双腿之间舔弄的莜琉身上,让莜琉能够舔弄的更深。

    [过滤]……[过滤][过滤]……好舒服……

    浴室中响起林诗涵压抑动情的轻声呻吟,琉璃姐妹温柔的伺候让她知道,原来女人之间也是可以如此具有激情。

    看着差不多是时候的莜琉,轻笑着:看来大小姐你确实爱着思语小姐,两我们两姐妹那么久的伺候都不能让你满意,还是让思语小姐来吧。

    [过滤]……不要……

    沉浸在不伦深渊的林诗涵内心满是期待,但身为母亲的最好矜持让她发出抗拒的呻吟。

    莜琉没覽过滤]芰质蘖Φ目咕苌胍鳎喙碜幼プ×质剿劳热缓蟠罅Φ姆挚潘加锸疽饬艘幌隆?

    思语带着童稚[敏感词]靡的微笑走到了母亲被分开的双腿前,蹲下对着那被微微分开一条细缝的美[过滤]伸出[过滤]舔了起来,林诗涵胯下受到女儿香舌的爱抚,身体猛然的弓了起来,圆润可爱的脚趾也紧绷着,身上的粉红色泽化为更加激烈的玫瑰红,香汗自身体涌出,然后发出一声不能抑制的快乐声音。

    [过滤]……

    在一声尖锐呻吟之后,林诗涵肉[过滤]中喷出大股大股的阴[过滤],劈头盖脸的浇在思语脸上。思语受到这滚烫阴[过滤]的浇盖,没有害怕与不适,而是带着更加火热诡异的神情用嘴盖住了林诗涵的肉[过滤],开始大口大口吞下这混合着[敏感词]水的阴[过滤],幼小的喉咙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思语还不满足的伸出小[过滤]使劲在林诗涵的肉[过滤]中舔弄着,吸允着更多的[过滤]。

    莜琉看着沉浸在余韵中的林诗涵,一边轻抚着那娇媚可人的秀脸,一边轻声说道:大小姐,我们认同你对思语小姐的爱,我们会为你们保密的了,你们可要相亲相爱哦。

    ……

    第六节:母女倒错的[敏感词]戏二入夜后林家大宅中,在林诗涵的房间中正发生着一幕火热[敏感词]靡的场綶过滤]?

    林诗涵正浑身赤[过滤]的将自己完美的娇躯暴露在空气之中,躺坐在床上的林诗涵双手环抱着同样一丝不挂的思语,环抱的双手拿着一本书,正轻声的给自己的女儿读着,在外人看来,这是一幅温馨唯美的画面,但母女两不和谐的举动为这幅画面带上了无尽的[敏感词]意。

    只见思语一口含住了母亲的[敏感词]尖,另外一只手在那另外一个美[敏感词]上大力搓揉着,而母亲林诗涵手中拿着的不是哄小孩子睡觉的童话书,而是[敏感词]秽不堪的[过滤]书籍。

    ……小女孩终究敌不过成年人的力气,更何况又被掐住脖子无法呼吸,全身无力地扭动着。男子不管她是不是会断气,另一手则把她的睡裤拉下来。小女孩并没有穿[过滤],光滑的耻丘露了出来。男人的手指便在她的耻丘上恣意妄为,在粉红的肉缝上揉动着。呃……呃……

    被压住而无法呼吸的小女孩,并无法分心察觉自已[过滤]的处境,只得拚命地拉开在她脖子上的手。男人的手稍微放松一点,她就像是从地狱回到天堂般地解脱,大口地喘着气。但才呼吸个几下,她的[过滤]就传来了剧痛的挤压感,让她不由得叫起痛来。痛……

    太紧了。

    男人也感觉小[过滤]的艰涩。吐了几口口水在手掌上,接着把口水抹在自己的[过滤]上。

    怒张的[过滤]沾上了口水泛着光,抵在光滑的的粉红小[过滤]。[过滤]……

    男人使力一顶……

    如此[敏感词]秽不堪的语言从林诗涵柔媚的双唇中吐出,然后灌输到思语的脑海中。

    林诗涵一边羞涩的念着,绝美脸上满是羞耻的红晕,神色诱人至极。脑海中幻想出来的场景尽是女儿带入的画面,想象着女儿在男人胯下狂暴抽[过滤]之下散发的惊人媚态,光是想象就让林诗涵眩晕不已,加上思语在怀中的对着那双美[敏感词]的玩弄,林诗涵夹紧伸直的美腿下出现了[敏感词]意的水痕,让白色的床单湿了一大片。

    怀中的思语一边听着母亲口中念出来的[敏感词]秽言语,一边抬头好奇的问道:妈妈,小女孩被[过滤][过滤]的地方是思语的这里吗?被男人大[过滤][过滤]的话会不会很[过滤]的[过滤]?

    一边轻轻的掰开自己幼嫩的[过滤]缝,向自己的母亲问道,林诗涵一边娇喘,一边试图让自己的女儿竖立起正确的思想观念:思语……你现在还小……这些问题等你大了之后再问……好吗?

    思语撒娇着,不依不饶的要自己的母亲解释:不嘛,思语要知道啦,书中那个小女孩都可以被男人的大[过滤][过滤]了,思语也想要知道的啦。

    不是这样的……书中那是虚构的……

    不管啦,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题,拜托了,妈妈。再女儿的拜托之下,林诗涵心中忽然觉得,让自己的女儿先了解一些这些内容也比较好。

    就是那里,被男人用……[过滤][过滤]的地方……如果再男女是相互情愿的话,被[过滤]的话就会觉得很舒服的,但这个文章中的小女孩是被[过滤]的,所以她很痛苦……并不舒服。

    羞答答的林诗涵口中吐出[过滤]两个字时,国色天香的脸上红晕都仿佛能滴出水来了,思语猛然再林诗涵嘴上亲了一口,当作奖励,然后继续追问到:妈妈,等一会琉璃姐姐们来了之后,你要好好的教教我如何[过滤][过滤],好吗。

    这……

    支吾以对的林诗涵面对女儿这样的过分要求一方面是内心变态扭曲的兴奋快感,但一方面仍然有一种迟疑徘徊在心中,但想起再浴室中思语最后说起的话语:妈妈,平时只要我们两个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就请琉璃姐姐们来为妈妈你发[过滤]一下吧,这样子的话,妈妈你就不会再次失控对思语下手了,拜托了,妈妈。

    一想起一会琉璃姐妹要进行的三人行,林诗涵红着脸对自己的女儿点了头,然后再思语期待的眼神中,房门被敲了两下,外面传来琉璃姐妹的声音。

    大小姐,我们来了。

    推门而入的琉璃姐妹都穿着睡衣,手里拿着两袋子东西,径自的走到床前,莜琉看着林诗涵胯下床单的一片湿润,带着媚笑说道:大小姐,幸好我们没来晚,看你兴奋的都流了那么多水了,我们再晚点回来的话思语小姐就危险了。

    然后琉璃姐妹将手中的袋子丢到床上,倾洒的袋子里的物品让林诗涵吓了一跳,只见到里面装满着各式的用品,多种型号的电动按摩棒,跳蛋,还有手铐……等等。

    这些东西……

    大小姐……这些东西可是一会让你舒服到上西天的东西呢。

    两姐妹说完之后,就开始脱去自己的睡衣,睡衣底下没人穿戴任何内衣,两具光洁的娇躯就直接爬了上床,各自抱着林诗涵的身体开始摩[过滤]了起来。

    林诗涵开始闭上美目开始享受了起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控制住对女儿施暴的。

    三具美丽的女体在火热的交缠着,动情的娇喘在房间中徘徊着,一边的思语睁大眼睛看着,天使一般纯洁的双眼满是水雾,脸上带着动情的性感,小手情不自禁的伸到幼嫩阴部开始轻抚起来,再子母药的作用之下,思语的身体在保持幼小体形的同时,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性快感也飞速的出现在她身上。

    在这火热[敏感词]靡的气氛中,莜琉拿起一旁的手铐,将林诗涵的双手反铐再背后,一边再林诗涵不解带着微微挣扎的脸上舔吻着,一边轻声说道:大小姐,光是这样磨镜子的话是不行的,还要更多的刺激哦。

    然后就从袋子里拿出了一根小号的电动按摩棒,打开电源开关后用震动的电动按摩棒在林诗涵的下身中划动着,林诗涵脸上露出了如哭似泣的表情,因为在洞口滑弄而不长驱直入的按摩棒让她徘徊在一波又一波的之中不得解脱。

    迷茫的双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就坐在盘腿坐在自己眼前开始生平第一次[过滤],而思语看着妈妈绝美的脸上满是诱人的神情,忍不住就跨坐在林诗涵的脸上,轻扭着[过滤]说道:妈妈……思语的下面变得好奇怪[过滤]……[过滤]……好想尿尿[过滤]……妈妈你帮我舔舔……

    闻见女儿[过滤]嫩[过滤]传来的诱人体香,林诗涵忍不住用[过滤]舔起了那紧闭粉嫩的细缝起来,再母亲的香舌之下,思语也开始了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

    莜琉看着母女激情的互动,就将手上的按摩棒一推而入,早已润湿彻底的肉[过滤]将整根按摩棒一吞到底,受到这样久违的异物侵入[过滤]的感觉刺激之下,林诗涵只能更加卖力疯狂的专注在思语跨坐在脸上的幼嫩阴[过滤]。

    莜琉缓缓的握住按摩棒的尾端,然后渐渐的从轻缓到急重开始抽[过滤]了起来,让林诗涵如同水蛇一般的柳腰开始急速的摆动着,d级丰[敏感词]也随着腰肢的摆动而开始晃动出阵阵[敏感词]浪。

    [过滤]……[过滤][过滤]……我不行了……

    闷绝的呼叫在林诗涵的口中发出,身体忍不住发出了一下又一下的颤抖,整个床单都几乎被染湿了一遍。沉浸在余韵中的林诗涵娇喘着,突然之间,还在[过滤]身的[过滤]内部又传来了一阵阵火辣辣的瘙痒,让林诗涵忍不住夹紧了按摩棒又开始扭动了起来。

    看着林诗涵渐渐又开始疯狂扭动起来的身躯,莜璃媚笑着用指尖拨弄着两个翘挺充血的[敏感词]尖,欣赏着林诗涵的惊人媚态。

    林诗涵根本不知道,电动按摩棒上早就[过滤]上了大量的特制春药,这种来自天宫特制的春药,不可阻挡的渐渐进入了林诗涵的身体,让她缓缓的发生着变化。

    看着差不多是时候了,莜璃猛然拔出了被林诗涵紧紧夹紧的按摩棒,留下还在一张一合的可爱肉唇在晃动着。

    [过滤]……[过滤]……我要……[过滤]……

    莜璃不理会林诗涵口中不停求欢声,对着在林诗涵脸上扭动着身体的思语说道:小姐,你过来好好的抚慰一下你妈妈的肉[过滤]吧。

    恍惚动情的思语红着脸从妈妈的脸上下来,爬到莜璃的身盵过滤]庸溯У莨吹牡谰摺?

    一条绑带式的三角皮裤,一条高高耸起的电动按摩棒就镶嵌在这皮裤上。思语穿上这条皮裤之后,一手按住林诗涵的腰,一手摸着那高高耸起的电动按摩棒上,然后打开了开关,对准了开合渴求的肉[过滤][过滤]了进去,红润纯真的脸上满是动情的红晕,鼻尖上也滴出了汗水,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的可爱。

    妈妈,就让思语你好好的满足一下你那欠的骚[过滤]吧。

    口中带着如此恶意[敏感词]靡的话语,思语娇小的身躯渐渐下沉,将剧烈震动的按摩棒[过滤]进了自己母亲的肉[过滤]之中。

    林诗涵看着思语纯真如同天使一般的俏脸,带着[敏感词]媚的笑意在自己身上起伏抽[过滤]着,这种被亲身女儿[过滤]的倒错感使得林诗涵由衷的从心底感到无比的兴奋,随着思语的剧烈抽[过滤]和琉璃姐妹在旁边的舔吻抚弄,林诗涵去到了第二次。

    激烈喷发的[敏感词]水使得思语的抽[过滤]带起剧烈的啪啪声,思语不管不顾的母亲第二次绝顶,依旧猛力抽[过滤]着。然后思语双手握住了母亲摇晃的丰[敏感词],两只小手粗暴的在[敏感词]尖上拉扯着。

    林诗涵只是感觉到[过滤]之中那种火辣辣的瘙痒并没有停止,而是更加剧烈的扩散了起来,一边身体剧烈的着,一边丝毫不满足的随着女儿的抽[过滤]而配合着摇晃着身躯,以便女儿能够更加深入到自己深处。

    但林诗涵越是激烈,思语反而渐渐的停了下来,开口说道:妈妈,是不是很想要[过滤]。

    已经接近神志不清的林诗涵绝喃喃的说道:想……想要……快点给我……

    思语娇笑着,带着如同以往做出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一般小恶魔神情说道:妈妈你想要什么[过滤]……

    妈妈……想要……思语的……[过滤]……[过滤]……[过滤]……给我。

    思语趴下身子,紧贴着林诗涵剧烈起伏的娇躯,看着林诗涵因为连续而失神的双眼,诱惑的说道:妈妈想要思语下面的棒子是吗,只要妈妈发誓就可以了……来吧妈妈……按照我所说的发誓吧。

    一旁的莜璃姐妹早已经将摄像机放好,静待着林诗涵逐渐的将自己所余仅有的母亲尊严一步步的打算,直到彻底沉沦为女儿的胯下玩物为止。

    林诗涵灵魂深处,有一个悠远的声音再不断的提醒着她,阻止着她,沉浸在无尽的中的林诗涵甚至模糊的看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但身体内部不断传来如同地狱中最残酷的刑罚一般的折磨让林诗涵听不见这个声音,也没有空去理会那个背影,被所[过滤]纵着的她将昔[过滤]冷静的理智彻底抱起,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自己堕落与女儿手中的宣言:我……林诗涵……是一个会对八岁女儿进行性侵犯的变态[敏感词]乱母亲……现在的我……为了赎罪……我在摄像机面前发誓……从今以后……我将彻底抛弃母亲的身份……以玩具和奴隶的身份侍奉着我的女儿……抛弃所有的尊严和人格……只求我的女儿爱着我……与我永远在一起……不管我的女儿有什么样的要求……我都会答应……请天人共鉴,永世不悔。

    发完誓之后,彻底抛开一切的林诗涵如同发情的雌兽一般,哀求着自己的女儿:思语,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发誓了……来好好的侵犯我这个[敏感词]乱的母亲吧……尽情的惩罚我吧……

    思语带着畅美的笑容,童真的脸上尽是快意,然后猛力的起伏着娇小的身子,皮裤上的按摩棒猛力抽[过滤]着,带起一股股的[敏感词]水溅起,口中却更加的作贱着自己的母亲:你真是个无比变态的母亲[过滤]……既然你这样要求……那我就如你所愿好好的烂你那欠的骚[过滤]吧……记住……从今以后……在私底下的时候……要自称为涵奴……知道了吗?

    涵奴知道……涵奴明白……[过滤]……好舒服[过滤]……涵奴永远爱着思语……

    在这彻底抛开一切的高声大呼中,林诗涵翻着白眼,香舌无力的垂在嘴角边上,迎来了第三次,染成粉色的身子猛力缩成一团,潮吹带出的[敏感词]水如同溪流一般喷涌而出。…………

    《ps:节后小计:看到这里,我先要说明一下,林诗涵的戏份还没完结。

    作为第一女主角,调教没那么简单的说,一直到这里的调教为止,只是让林诗涵沉浸在与女儿的不伦爱恋当中,背负着负罪感和自虐感成为女儿的玩物,这根她与王大明的爱情是完全两个概念。当回复记忆之后,再王大明的爱恋之心和对女儿的不伦之恋冲突之下,和主角的直接或者背后的[过滤]纵之下,林诗涵那时候的才是真正堕落的时候,现在就不多说了,看我继续编造下去吧。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