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15章 安培晴川的乳奸调教

第15章 安培晴川的乳奸调教

    第15章安培晴川的[敏感词]奸调教

    ***********************************

    写在前面的话:面对还有最少11位原著女角没有出场的我仰天长叹:坑爹[过滤]……所以老孝的妹妹和机器人妈妈不会出场了,同理还有阿德的老婆女仆们。

    o︶︿︶o唉感谢uzi兄弟一直以来的回应,这章主角彻底进化成自走[过滤],然后隐居幕后。

    人物补充说明:1。安培晴川,有着不逊色与林诗涵的美貌,身为[过滤]本[过滤]月星三宗中耀[过滤]的宗主,八年前借王大明的势将耀[过滤]岌岌可危的形式稳定下来,然后传出风声说自己和王大明有染而用来震慑明月,外人看来是个强势而又颇有野心的女人,但实质上却是个将耀[过滤]生存责任无奈抗在自己身上的小女人。

    2。役小角静:[过滤]本[过滤]月星三宗中隐星的宗主,继承了祖辈所遗留下来的式神前鬼和后鬼,是个个性纯真不爱勾心斗角,只喜欢安静的修炼的人,可惜隐星在明月的压迫下显得岌岌可危,只能出山以实力镇压局势。这个角色一定是原作者参考某个动漫后写出来的角色,那个动漫好像年代已久,我也不记得名字了。

    3。神宫千代和神无月绫音:姐妹花,神宫千代为姐姐,是神宫集团的大小姐,但身为明月附庸势力中的一员的她只能按照命令行事,明面个性为标准的千金大小姐,暗地性格是个标准的忍者性格……神无月铃音,15岁,自小因为天赋问题被神无月家收养教导阴阳术,是个标准的清纯美少女,但在原著中被王大明凌辱过后就彻底倾心于王大明真的在原著中被王大明凌辱过哦!具体为两个关键词,1春药。2指奸4。草雉葵:明月势力中统领所有忍者的最上位忍者。实际上我除了名字什么印象也没了,自己设定的5。睿麟:身为天帝没有得到苍冥前的佩剑天之从云的剑灵,与侍剑同为剑灵却又不同的情况,侍剑生前是人,死后才成为剑灵,而睿麟是从天之从云剑中孕育出来的剑灵,是个粉雕玉琢,可爱无比的小女孩,虽然外边年龄只有12岁,但心理年龄岁数不详,所以说话做事极度古板,而且总是穿着如同天帝一般的帝服,所以第一眼看过去总以为是个英气无比的小男孩。

    ***********************************

    第一节:美幸与王大明的电话交流纯对话,请读者自己脑补大明,你现在再做什么[过滤]。

    美幸是你[过滤],我现在正在台湾这里呢,按照我模糊的记忆中,无痕和诗涵应该都在这里的,我现在正在按着记忆中的线索查询着,美幸你现在有在做什么呢。

    我现在正在[过滤]本参加[过滤]月星三宗的联合聚会呢,好沉闷[过滤]。

    呵呵,异侠和姐姐呢?

    主人他和君怡姐姐出去挑选新的性奴了,把我一个人丢在房间,走之前给我下了个命令,让我必须用主人留下的药剂将我下身的毛发全部脱[过滤]净呢,然后等会要在[过滤]上刻上奴隶印记呢。

    说实话,我现在是嫉火中烧[过滤]。恨不得立刻去你身边将你解救出来。

    嘻嘻,大明你骗人,你现在应该将[过滤]已经掏出来,然后兴奋无比的准备打[过滤]了吧。

    美幸你真了解我,那么快跟我说说你现在怎么样了,然后异侠准备刻什么样的奴隶印记[过滤]。

    嘻嘻……我现在已经将药涂完了,我现在[过滤]上的毛已经完全脱掉了,连毛孔都没有,看起来跟幼女一样的白嫩[过滤]哦。主人留下了几个选择让我选呢,一个是【永远只属于异侠的肉便器】,一个是【永远只属于异侠的[过滤]厕所】,还有个就是【永远只属于异侠的肉尿壶】,大明你说哪个好[过滤]。

    [过滤]……让我想想,那么美幸你觉得呢。

    我觉得三个都很好呢,所以等主人回来我打算跟他提议,一个刻在我的[过滤]上,一个刻在我的[过滤]上,一个刻在我的[过滤]上,嘻嘻,想想都让我觉得幸福……无论主人玩我哪个地方都能看见这些奴隶印记呢,一定能让主人兴奋起来多我两次的。

    呼呼喘气……美幸你实在是太[过滤]了……你的身体都给异侠了……那么我的呢……

    大明……我怎么会忘记你呢,我打算在心底里永远刻上【心灵永远是王大明的恋人】,你满意吗。

    美幸你对我实在太好了,这份心意我永远铭记。

    大明[过滤],为什么我听见电话里除了你的喘气好像还有其他声音?

    我现在正工藤姐夫的家里看姐姐被异侠调教的录像呢,姐夫他出去工作去了,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声音开的很大。

    哦,是君怡姐姐的调教录像吗,我这里也在放呢,君怡姐姐好值得我学习[过滤],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让主人尽兴,真希望我有朝一[过滤]也能向君怡姐姐一样让主人的尽兴呢。

    美幸,你不用灰心,姐姐是从小时候就被很多男人调教过,才能向今[过滤]那么的浪骚,我相信美幸你很聪明的,一定会很快成为我姐姐那么的女人的。

    [过滤],大明你放心吧,美幸一定会努力的坚决的语气你们现在看到哪集了?

    现在看到第八集,姐姐穿着学生水手服,然后在公园里扮演夜归的女学生,然后被异侠拖进公厕[过滤]的故事。

    那集我也看过了,君怡姐姐的扮演好真实[过滤],被主人拖进公厕按在洗手台上猛奸的时候,发出的哭喊哀求呻吟声好棒[过滤],看那集的时候我都忍不住[过滤]起来了。

    [过滤],工藤姐夫也说那集很棒,那么你现在看到哪集呢?

    我现在看到第十三集,君怡姐姐在一个国中女校中当教师,然后将全校最漂亮的女学生全部集中成一个班,然后教导她们怎么成为一个合格的性奴,然后让这些女生摆出各种姿势,君怡姐姐握着主人的[过滤]帮她们开苞破处,最后将全班五十七个漂亮女生全部开苞之后,一边被主人玩一边舔吃这些女生的开苞血呢。

    五十七个漂亮国中生吗,真不知道异侠是怎么办到的,我想一定会很[过滤]彩吧,真是想快点看到[过滤]。

    嘻嘻,大明,我告诉你一个关于君怡姐姐的好消息吧。一会你告诉优作先生,他一定会很震惊高兴的。

    [过滤]?是什么消息?

    那就是拖长音吊胃口……君怡姐姐怀孕了……

    什么?美幸你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呢,从前几天君怡姐姐就出现了恶心,[过滤]呕这些孕妇现象了,然后被主人诊断了一下,说是已经怀孕了。

    那么……

    是主人[过滤]大的孩子,不是工藤优作先生的孩子哦。真羡慕君怡姐姐[过滤],现在主人可疼爱她了,现在走到哪里都要君怡姐姐跟着。

    那么姐姐现在情况怎么样,怀孕的时候不是要避免的吗?

    大明你放心,主人的力量能保护君怡姐姐肚子里的孩子,哪怕在怎么玩都不会有事的,而且主人的[过滤]还能促进孩子的生长速度呢。

    那么神奇?

    真的,这几天主人天天将[过滤]进君怡姐姐的[过滤]里,然后对着孩子[过滤][过滤]呢,现在君怡姐姐的肚子已经像怀孕三个月那么大了。

    那么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

    是女的,真是幸运的孩子[过滤],还没出生的时候就能喝主人的[过滤],而且主人也决定了,这个女孩子一出生就要作为性奴进行调教呢,现在君怡姐姐已经预备好大量的雌性激素和药物了,保证自己的女儿在三岁的时候就能有十岁女孩一样的性器官,然后被主人开苞。

    这个……会不会太残酷了一点……

    不会[过滤],君怡姐姐自己也很兴奋,说无论如何也要让自己女儿尽快长大,然后送给主人享用,争取可以尽早母女两一起被主人到怀孕。

    那么准备取名字了吗……那我要赶快告诉姐夫才行。

    大明不用了,君怡姐姐已经取好名字了,名字就叫做【小】,不需要其他姓名了,君怡姐姐还准备了一大堆【小贱货】【小荡妇】【小[敏感词]娃】之类的名字呢,这些名字是准备给以后再怀孕时候孩子的名字。

    这些名字……迟疑

    君怡姐姐说了,名字是包含着父母对于子女的期望,而君怡姐姐对这些女儿出生的唯一期许,就是让她们作为主人的性奴好好的服侍主人,所以这些名字很贴切。

    好吧,姐姐的[过滤]变态个性我又有了心的了解了苦笑

    嘻嘻,还不止呢,君怡姐姐现在只要一有空,就会带着耳塞听或者看自己跟主人的调教录像,或者av还有h动漫,说是要给自己肚子里的女儿一个最好的胎教。让女儿在肚子里就潜意识学习如何呢。

    我想等工藤姐夫知道了的话一定会兴奋到不能自抑的……

    那么大明你兴奋吗,这几天主人除了重点玩君怡姐姐之外,还一定会在我的[过滤]内中出的哦,主人说我的受[过滤]状况很好,每一发[过滤]都[过滤]到[过滤]里没有外流,我想我用不了多久也会怀孕了。

    真的吗,[过滤][过滤]激烈喘气声……我想我到时候的心情一定很复杂。

    嘻嘻,我现在每天都吃增加受孕几率的药,说不定下次见面的时候大明你就可以看见挺着大肚子的我了。

    想着你大着肚子的样子,我已经受不了了高声大叫……

    这样你就受不了了[过滤],我告诉你更刺激的事情吧,现在君怡姐姐的[过滤]已经被主人用药物和法术改造过了。

    改造?

    是的,现在君怡姐姐的[过滤]已经大了一个罩杯,整天胀鼓鼓的,只要主人一捏君怡姐姐的[过滤],就会喷出很多[敏感词]汁,这几天主人的[过滤]都[过滤]在我和君怡姐姐的[过滤]里了,所以我天天喝君怡姐姐的[敏感词]汁。

    味道怎么样?

    很好喝呢,而且可以无限的喝,因为君怡姐姐被改造过的[过滤]就算被榨[过滤]了所有的[敏感词]汁,只要休息两三分钟,就又会装的满满的了,现在君怡姐姐偶尔给我抱怨说她的[过滤]每时每刻都涨痒的受不了,只有被吸奶的时候才觉得舒服。

    那么姐姐的小孩子一定很幸福,母[敏感词]可以喝个不停。

    大明,很快我也会有这样一双永远充满[敏感词]汁的大[过滤]了,大明你高兴吗?

    ……呼呼……当然高兴,只是一想起这双[过滤]不属于我就嫉妒死了。

    嘻嘻,谁叫你把我送给主人当性奴[过滤],所以你永远只能看着我被主人玩而不能触碰我分毫,不过你放心吧,主人说了,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主人一定会当着你的面榨我和君怡姐姐的[敏感词]汁给你喝的,好好期待哦,一想起我一边被主人[过滤]一边被榨奶,而你在前面看着,一这样想我下面已经流出水来了。

    你这个小[敏感词]妇,做出了那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还要这样刺激我,实在太可恶了……[过滤][过滤]……我要[过滤]了……

    大明对不起[过滤],主人下了命令不准我[过滤],所以我不能陪你一起了,不过我现在下面已经湿透了,好想主人我[过滤]。

    嗬……嗬余韵喘息美幸……我们结婚吧……

    [过滤]!什么!震惊

    我说我们结婚吧。

    ……沉默良久呜呜……低声哭泣你不嫌弃我吗……不嫌弃我是主人的专属性奴吗,这样的我还能成为你的妻子吗。

    别哭了,当然可以,而且我无比的期待你为我穿上婚纱的那一天,八年的时间已经太久了……我早就应该向你提出这个要求的了……那么你会答应我吗……

    我答应你……大明……我真的很高兴……呜呜……

    那就好……那我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们尽快结婚吧……我希望再找回诗涵和无痕前跟你结婚……这是我欠你的……因为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和诗涵还有无痕也有责任……我想她们两个也会同意的……

    大明……虽然我很想立刻尽快跟你结婚……但是……只知道的……我必须问过主人才行……我现在的身体是属于主人的……没有主人的同意的籟过滤]?

    放心吧,这个想法是姐姐提出来的,我想异侠应该不会反对的。

    那太好了,咦……主人和君怡姐姐回来了,我挂电话了[过滤]……主人说不用挂电话了,主人说先让你听一下我被主人调教的过程。

    是吗,看来我今天不连[过滤]三发是不行的了……真让我期待。

    大明,我现在躺在榻榻米上,今天我穿着白宽雪衣,腰束红裙的巫女服,里面没有穿任何内衣……现在主人将我的两条蚚过滤]鄣郊绨蛏先梦矣盟直Ы簦缓蠼业娜棺泳淼窖希缓笾苯泳蚚过滤]进来了……[过滤]……

    美幸你快说……我这边也兴奋起来了……

    主人的大[过滤]实在太粗太长了……[过滤]……好热,……比你的短小[过滤]强多了……现在主人的手掀开我的上衣,抓着我的两个[过滤]在搓……然后使劲的玩着我的[敏感词][过滤]……主人说先要再我[过滤]里面打一炮再帮我刻奴隶印记……好舒服……[过滤]……好期待……

    呼呼……那姐姐现在在做什么?

    君怡姐姐的肚子好像又大了一点……[过滤]……肯定是主人在外面狠狠的玩过君怡姐姐的骚[过滤]了……现在君怡姐姐正跪在主人后面帮主人舔[过滤]呢……我也舔过几次……[过滤][过滤]……主人的味道实在太棒了……

    呼呼……美幸你居然还做过那么[敏感词]贱的事情,真是让我震惊。

    [过滤][过滤]……更加[过滤]下贱的事情我都做过……跪在地上求主人让我吸允他的脚趾……还有随时准备用口,用小[过滤],用身上每一处地方迎接主人的尿液……[过滤]……再回来见到爷爷的第一天……我就要求爷爷滚下宗主的位置……让我取而代之……在继承宗主位置的仪式上……主人用尿液淋了我一身……你不知道底下那群家族长老的表情多么有趣……他们一定没办法想象到……[过滤][过滤]……他们的宗主在继位的第一天居然用那么[敏感词]贱兴奋的笑意迎接男人的尿液……主人[过滤]了……[过滤][过滤]……好烫[过滤]……主人的[过滤]全部都[过滤]了进来……

    [过滤]……美幸……我也要[过滤]了……

    ……[过滤][过滤]……主人拔出[过滤]了……真想主人再[过滤]多一会……我想我已经彻底离不开主人的[过滤]了……大明……现在主人已经拿起纹身笔了……就要帮我刻印上奴隶印记了……从今以后,美幸的身体已经彻底属于主人的了……[过滤]……好痛……针刺在[过滤]上面好痛[过滤]……不过为了能让我这[过滤]的身体彻底属于主人……我必须忍耐……

    美幸加油……忍一忍这些痛楚就过去了……

    [过滤]……主人刺好了……我的上面写着【永远属于异侠的肉便器】,好漂亮……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过滤]……大明……你也为我感到幸福吗,主人现在又拿起纹身笔要再我[过滤]上刻字了,嘻嘻……今天我是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美幸,我也会你感到幸福……虽然没办法再你身边看到你幸福的样子,不过我听着你的声音也会觉得无比的高兴。

    嘻嘻……主人全部刻好了……主人满足了美幸的愿望……不仅在[过滤]上刻字,还在我的[过滤]上刻上【永远属于异侠的肉尿壶】,[过滤]上刻着【永远属于异侠的[过滤]厕所】,我现在光是看到这些字就忍不住了……大明……一会我一定会用手机拍下照片然后发给你看看的……主人刻下的字实在是太美了。

    [过滤]……我期待着。

    大明……主人答应我和你结婚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你说什么时候再哪里举行比较好呢。

    主人说在台湾举行婚礼就行了,毕竟你的家人在这边……但时间必须是我彻底被主人到怀孕之后才可以哦。主人说想看到我挺着大肚子和你结婚的样子,还有就是必须等你找回诗涵和无痕两位妻子,大明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毕竟异侠是你身体上的主人……这些要求是可以接受的。

    太好了,大明你对我真好,主人说了,结婚典礼就由他来[过滤]办,他一定会给你一个最让你永生难忘的婚礼的。

    难道……先说点细节来听听。

    主人说,结婚那天我要穿着非常漂亮的婚纱,但这件婚纱在结婚典礼前用从我骚[过滤]滴落的[过滤]将里面涂满一层,然后才能让我穿上,大明你不介意自己的妻子在结婚上穿着沾满主人[过滤]的婚纱吧。

    我不介意……光是听我已经兴奋无比了。异侠不愧是姐姐和工藤姐夫他们的老朋友,实在是太熟知我们的变态嗜好了。

    嘻嘻,主人说好戏才开始呢,然后在我们结婚宣誓之前,主人会扮演歹徒冲进来挟持全场,然后将新娘子我按在大厅中在你面前进行疯狂[过滤],等奸完后,主人会撕烂我的婚纱,让我露出小[过滤]和[过滤]还有大肚子,然后主人会在我背后使劲的玩我,一边玩一边让我挺着大肚子用[过滤]里榨出的[敏感词]汁让你的所有的亲朋好友喝,然后再主人的玩之下,我会将我的真实本性大声讲出来,然后宣誓我和我还没出世的女儿将会臣服在主人的胯下,成为他的性奴,并为主人孕育更多的女奴,大明,这顶绿帽可以让你回味一辈子哦。如果诗涵和无痕也同意成为主人的性奴的籟过滤]阋欢ɑ嵊郎薹ㄍ痴飧龌槔竦腫过滤]……美幸……我无比的期待……我发誓我无比的爱你[过滤],大明我也爱你,主人说希望你能尽快找回诗涵和无痕,主人已经迫不及待准备用[过滤]征服她们两个了,就这样我先挂电话了,请期待吧,8888美幸。

    半响后,在台湾的王大明看着传到手机上的三张照片,第一张里面美幸的面容依旧清纯俏立,但脸上却露出[过滤]幸福的笑容,双手掰开自己的嫩[过滤],对着手机露出了仍然在流着[过滤]的肉[过滤],和肉[过滤]上用黑色笔墨刻印着的字,第2章是美幸用收捧着自己的双[敏感词],檀口微张,露出了嘴里含着的[过滤],第三张是美幸趴跪在地,努力掰开自己[过滤][过滤][过滤],粉嫩的[过滤]入口被的根本合不拢,一丝丝白色[过滤]从里面流出。

    王大明看着三张照片,忍不住又打起[过滤]起来,【永远属于异侠的肉便器】,【永远属于异侠的[过滤]厕所】,【永远属于异侠的肉尿壶】,这三个奴隶刻印纹身一直徘徊在王大明脑海中,伴随着的还有美幸身上各处流淌着[过滤]时的幸福[敏感词]媚表情。……

    第二节:铺垫前序在一个典雅的[过滤]式静室中,袅绕的熏香能让每一个走进这间静室的人都彻底平静下来抛弃尘世的繁琐,静室的墙上靠着一个神台之上,神台上供奉着一个形态威猛的魁梧巨神。

    在此时一个绝美女子正跪坐在神像面前,一头如同黑水晶一般的秀发就这样披散至背,未施粉黛的绝美素颜下满是庄严的神情,加上身上所穿的白衣红裙巫女服和对面的神像,让这个场面充斥着无量的神圣庄严,但此时绝美女子修长的睫毛在微微的颤抖着,显示睫毛的主人内心的不安,绝美女子伸出如美玉一般晶莹纤细的双手按在放在自己腿上的长剑,然后睁开美目,美目中带着难以言喻的疲倦和无奈,然后轻叹一声说道:素盏鸣尊,我的神[过滤],请问我要如何才能战胜拦在我面前的一切困难[过滤]……睿麟你说呢?

    蓦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绝美女子腿上的剑上传出:晴川,你身为耀[过滤]的宗主和安培家的族长,这些困难你不是早有心里准备了吗。

    安静的静室中依旧飘荡着被称为安培晴川的绝美女子和被称为睿麟的清脆声音。

    睿麟[过滤],你身为天帝佩剑,难道还不知道说话前要现身才有礼貌的吗?

    哼。

    一个半透明的身影从安培晴川腿上的剑中飘荡起来,然后闪现到安培晴川的面前才凝聚了身体,一个粉雕玉琢一般的带着一身英气的稚嫩身影就出现在安培晴川身荹过滤]?

    唉,睿麟你什么时候才能穿的像个可爱小女孩一样的衣服[过滤],每次见到你我都觉得你是个扮成熟的小男孩呢。

    御主,你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看来你面对困境还真是胸有成竹[过滤]。

    睿麟你还是那么古板严肃[过滤],偶尔开个玩笑有助于身心健康的[过滤],现在局势越来越恶化了,我不保持好身体可是不行的[过滤]。

    我倒认为你的身体很好,有时间开玩笑的话,不如多思考一下怎么应对面前的困难吧。

    睿麟用与可爱面容完全不符合的严肃语气打败了安培晴川,让安培晴川忍不住抚额叹息。好半响之后才用正经的语气说道:现在内有明月的蠢蠢欲动,外有血焰和一[过滤]黑暗势力的妖魔再伺机而动,再加上我相信当年消除了所有人关于王大明的那群神秘势力一直在监控着这里,耀[过滤]中那群愚钝的人却不知道这点,而且现在耀[过滤]家族长老们却又想打起我的白[过滤]梦起来了。

    篬过滤]侨悍衔锘瓜胗媚闳チ雎稹U媸遣恢阑睿闵砦斓奂坛腥嗣迳系腻樱袷钦庑┓卜蛩鬃铀茜栉鄣摹?

    好啦好啦,别说王大明的事了,这只是我放的谣言而已。

    但少主他也默认了。只要他默认没有拒绝,你就是少主的妃子。我说[过滤]……你必须维持你身为少主妃子的……

    安培晴川眼见不好然后连忙转移话题,因为她知道,按照以往的惯例只要一提起这个话题,接下来睿麟就会向她灌输大堆关于成为天帝继承人名义上的妃子所要维持的尊严和体统云云的东西。

    那个先不说了,现在最让我烦心的就是明月的新宗主了。

    [过滤]?那个御堂美幸吗,观其言行气质和身体灵光,到看不出她是个多工于心计的人[过滤],应该不会有御堂彻一郎那只老狐狸一样厉害吧。

    安培晴川看到这个话题有效,连忙往这个方向继续下去,争取让睿麟彻底忘记刚才的话题。

    就是这样我才烦闷,你说能让御堂彻一郎那只老狐狸能安心退位的人,会是只有那么简单吗,以往的明月即使再具有侵略性,只要摸准那只老狐狸的性格总有可以下手的地方,现在换这个御堂美幸上来却让耀[过滤]对明月的对策必须发生改变,如果改变的不够及时的话,我相信那是一场灾难。我想隐星宗主役小角静也是这样考虑的。

    原来是这样的[过滤],所以你和隐星宗主才会来这个聚会吗,为的就是摸清楚那个御堂美幸的为人?

    是的,但昨天见了一次面,让我感觉到无比的奇怪,因为就算任我再怎么试探,看起来这个御堂美幸也只是个普通女人而已,完全看不出什么了不起的,不过说来也好笑,我们[过滤]月星三宗这几百年来还是第一次出现三宗宗主都是女性,而且是年轻美貌的女性,不知道后人会怎么评价我们呢。

    然后此时静室之外传来一个侍女的声音:宗主大人,明月宗主有请你和隐星宗主一起去品茶,是说要商议一下关于三家合作的框架和各自的势力范围,但是要求只能是宗主亲自前往。

    哦是这样的吗,睿麟你怎么看?

    图穷匕现而已,那你打算怎么应对。

    无非是抗争到底而已,先让我们这个明月新宗主有什么花样出来吧。

    然后安培晴川起身前行,言行间带着永远坚定的气魄,手中的天之从云剑给了她无比的信心。

    然后走着的安培晴川突然想起一件事,然后向睿麟询问着:昨天在那个御堂美幸身边的邪异男子你有留意吗?

    有,无非是个小有灵力的凡人而已,你一剑即可斩杀,怎么了?

    没事,只是突然看着那个男子的眼神有点不舒服而已回忆起昨天聚会时站在御堂美幸身边的邪异男子,用[敏感词]秽无比的眼光看着自己,就让安培晴川忍不住心生杀意,同时那感觉到一种异样的奇怪,因为那[敏感词]秽的目光如同实质一般的在她身上扫荡着,每望到一处都如同被滑腻的蛇爬过一般,但既然睿麟都这样说了,那肯定只是个小角色而已,这样想着的安培晴川握紧了手中的天之从云剑,心中的不安感却一直没有消退。

    当安培晴川在茶室外遇到同样孤身一人的役小角静,两女双眼中的凝重都没有瞒过对方,互相交换给对方一个眼神之后,然后两人无言默契的走进了茶室。

    一推开茶室的门,就看见御堂美幸正跪坐等待着她们两个,旁边那个邪异男子依旧吊儿郎当的坐在旁盵过滤]才嗲绱ǖ蛔拢ǖ笨床患歉鲂耙炷凶樱幼蛱斓木刍嶂姓飧鲂耙炷凶泳团阍谟妹佬疑肀[过滤]缓笱手蟛诺弥飧瞿腥耸蔷腿巫谥髦碚飧龃用惶闹拔穸惆樵谟妹佬疑肀[过滤]淙灰蚕攵嗉庸鄄煲幌抡飧瞿腥耍飧鲂耙炷凶幼苁怯靡斐敏感词]秽而且毫不隐瞒的眼光进行猥亵,所以让安培晴川连多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等到役小角静也坐下之后,茶室内四人一时间陷入了静默之中。

    安培晴川双眼一直注视着面前的御堂美幸,努力的观察着她的同时也在心中不停的分析着,首先引起安培晴川瞩目的是御堂美幸脖子上带着的项圈,项圈呈黑色,雕琢成镂空形状的项圈显得做工无比[过滤]致,雪白修长的脖子与黑色的项圈形成强烈对比,但项圈上隐隐散发的法力波动让安培晴川不敢小视。

    但观察观察着,却总忍不住被御堂美幸脸上露出的神态所吸引,只见御堂美幸脸上满是红晕,脸上偶尔会出现一点点晶莹的汗珠,仿佛在忍受着什么不适一般,身上的巫女服也有点凌乱,看到美幸身上的巫女服,安倍晴川忍不住在心中轻笑起来,暗自想到:【难道今天是三个巫女聚会吗……】安培晴川是为了侍奉素盏鸣尊而必须成为巫女,但身为掌管国之神器天之从云剑的她,身上的巫女服虽然依然是白衣红裙,但外加披肩,衣服上也多覽过滤]沂魏偷踝梗芴蹇蠢创凶诮躺袷ジ械耐币蚕缘糜喝莼螅坌〗蔷驳奈着词翘乇鸶闹贫桑砦梢越栌霉砩裰Φ奈着幼姹财鹁褪笨套急赣胛奘窆碡松保砩系奈着某纱邪咨⒆把剑こさ暮烊垢某砂咨倘梗荒苷诟堑较ジ巧系亩倘菇教蹩砂男⊥嚷读顺隼矗馐俏朔奖闼[过滤]蕉肥钡姆奖愣脑斓模彼湟彩侨绱耍肼蹲疟郯虻耐币踩盟氏缘梦薇惹卫隹扇恕?

    三女的巫女服各有特色,完全的凸显了各自主人的气质,安培晴川的华贵典雅,役小角静的纯真可爱,御堂美幸朴素的巫女服让她看起来犹如邻家小妹一般的带有亲切感。

    请恕我冒昧,请问御堂宗主你不舒服吗?

    安培晴川打破沉默的发问让御堂美幸呆了一下,然后御堂美幸定定的看着安培晴川绝美的脸,然后露出了一个带着异样抚媚的笑容,配上她满脸的红晕,让人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原始冲动。

    没有哦,美幸现在感觉很舒服呢。

    安培晴川虽然感觉御堂美幸的话语语法和语气都有种诡异的违和感,但安培晴川也只是不动声色然后将心中的警惕提起来,手中更加的握紧天之从云剑,然后缓缓的说道:御堂宗主既然身体无恙的话,那么可否商谈正事了呢。

    不急,两位宗主先品尝一下美幸的茶道如何。

    看着御堂美幸悠闲的开始沏茶,旁边的役小角静已经相当苦恼了起来,为了应付这次的聚会,同行的长老们让她背下了好多应付的手段,但似乎都没提到如何应付这种用茶道开始的手段[过滤]。

    但御堂美幸随着[过滤]本茶道的一步步进行,役小角静和安培晴川也只能应对下去,随着两女将茶一喝而尽的时候,御堂美幸和邪异男子同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等品完茶之后,再也按捺不住的役小角静气冲冲的说道:茶也喝完了,该谈正事了吧,你们明月现在势力越来越大了,说吧,这次想怎么样分配势力范围。

    御堂美幸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轻笑说道:[过滤]月星三宗自然会合并在一起,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争议了。

    安培晴川和役小角静大吃了一惊,然后都发现自己跪坐着的身体已经完全无法动弹,安培晴川愤怒的说道:御堂宗主你做什么,居然在茶里下毒,你不怕我们三宗之间展开内战吗,即使你胁迫了我们两人,但耀[过滤]和隐星中也有家族长老在,他们不可能答应你任何损害他们利益的事情,即使我们被你胁迫了也一样,你这样做完全是再毁灭[过滤]月星三宗。

    而役小角静只是在怒目而视,然后不停的试图用灵力驱散身体内的毒液,但任凭她如何调动灵力,也无法动弹分毫,连一直跟前鬼后鬼两个鬼神的心灵契约也消失无踪,一旁愤斥的安培晴川虽然面容愤怒,但心中一直平静,有睿麟在身边的她自觉可随时翻盘,只是现在假意想要引诱敌人的意图而已。

    但此时那个邪异男子突然站了起来,带着诡异笑容说道:好险好险,差点忘记安培大美人那把天之从云剑里面的那个剑灵了,是叫睿麟是吧。

    看着邪异男子想要伸手拿走天之从云剑,安培晴川已经顾不得为什么这个男子会知道这些机密事情,心中的平静被一股不详感所侵袭,然后慌忙喊道:睿麟,制服他们。

    天之从云剑上一个半透明的身影飘出,看到这个身影安培晴川的心立刻安定下来,她自信无论对面两人如何强大也只是在凡人范畴而已,完全不可能是睿麟这把天帝使用过的武器的敌人,但随之发生的事情让安培晴川的心陷入了绝望。

    只见睿麟半透明的身躯刚在半空中凝聚,正想要出招的时候,却被邪异男子猛的一捞然后被抱在怀中,安培晴川清楚的看见睿麟永远严肃古板的脸上首次的露出了惊慌,然后如同普通小女孩一般无助的在邪异男子怀抱中挣扎了起来。

    真是可爱的小女孩,比思语还可爱,一会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邪异男子的手上下乱摸着,睿麟已经惊慌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最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但稚嫩无助的哭喊声似乎让邪异男子更加的高兴起来,双手开始暴力的撕毁起手中稚嫩女体的衣物起来。

    请住手,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听,请别这样对待睿麟。

    八年来的朝夕相处早就让安培晴川把睿麟当成自己的妹妹,面对睿麟此时的困境,只能慌张的哀求着,但邪异男子丝毫没有手软,直到将睿麟身上的袍服完全撕毁,然后在睿麟稚嫩的酮体上揉捏着。睿麟无助的感受着生平从未覽过滤]那韪校夭亢涂柘卤蝗嗄蟠吹奶弁词沟盟目藓吧驼踉窖菰搅摇?

    此时御堂美幸从容的走到安培晴川面前,然后就在其面前缓缓的脱去衣服,露出了被巫女服遮盖下的身体。

    被御堂美幸诡异动作惊吓住了的安培晴川一时间忘记了在男人怀中哭喊挣扎的睿麟,呆呆的看着面前洁白柔嫩的女体。

    御堂美幸看着面前安培晴川绝美的容颜,双手按在自己的[过滤]之上,然后用暧昧动情的语调说道:你看,美幸胯下的字漂亮吗,这可是主人亲手刻下的字哦,是属于美幸的奴隶印记,很快你也会有这样的印记了。

    安培晴川看着御堂美幸的下身,在白嫩光洁无毛的[过滤]上刻着【永远属于异侠的肉便器】,这样[敏感词]靡的字眼让安培晴川心中的不详感升到姐姐,她已经不想去想一会的后果是什么样的了。

    御堂美幸娇笑着转过身体,然后拿出了一个早已经准备好的两个针筒,里面墨绿色的药液显得如此的鬼魅,然后一手拿着针筒,一手缓缓的解开安培晴川的衣服。

    你要做什么……你快住手……住手[过滤]……

    安倍晴川语气中带着难掩的惧意,但御堂美幸的手丝毫没有停止,直到将安倍晴川的上半身衣服彻底解开,此时的安培晴川依旧保持着端庄的跪坐姿态,但白色上衣已经被解到腰间,两颗如同尖梨一般的美丽双[敏感词]高高的耸立在空气之中,御堂美幸娇笑一声,手轻轻的弹过安培晴川双[敏感词]的[敏感词]尖,轻笑说道:真是漂亮的[过滤][过滤],有c罩杯吧,虽然小了点但很挺拔,连奶尖都是直直指着天空的呢,真可爱,你知道我手中拿着的是什么东西吗。

    御堂美幸轻笑抚媚的话语让安培晴川的心渐渐的沉了起来,随后的话语更是让她绝望。

    这些针筒里的药剂除了可以让你的[过滤]发育的更加漂亮和变大之外,还会让你的智商短时间内下降哦,好了不说了,先打针吧。

    然后美幸一手捏住安倍晴川的[敏感词]尖拉扯了一下,然后将针筒对准[敏感词]尖正中心打了下去,一阵刺痛感猛然袭上安培晴川的心间,让她发出一声痛呼。

    等美幸将安培晴川的双[敏感词]都打上针之后,轻轻的搓揉了几下帮助药效发挥的更快,然后媚笑说道:嘻嘻,你很快就会感受到药效发挥的了,你就在这里慢慢感受吧,役小角静那里主人安排了其他不同的玩法呢,我还要去调教她呢。

    安培晴川的双眼渐渐失神了起来,一股不可阻挡的睡意袭来,在渐渐朦胧的双眼之中,只能看见在邪异男子身下不停挣扎痛哭的睿麟。……

    第三节:胸大无脑的安培晴川时间三十分钟之后,安培晴川走在明月家庞大的建筑群中,手中仅仅握住天之从云剑,茫然失神的面孔显得整个人如此的柔弱,直到本能的走回客房之时,等候已久的几位老头连忙走过去问道:宗主,这次聚会如何。

    这时安培晴川茫然失神的美眸才有了焦距,看着面前这群胆小怕事无能的家族长老们,淡淡的说道:没什么结果,但三家之间气氛还算不错,看来这次我们可以稍微放心一点了,我有点累了,想先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晚点再说吧。

    说完之后不管不顾走进了房间,留下几位摸不着头脑的家族长老们,等回到房间之后安培晴川深舒了一口气,然后习惯的呼唤睿麟:睿麟,这次的聚会你怎么看。

    但令安倍晴川感到惊讶的是睿麟良久才回答,而且声音略显呆滞沙哑:我没什么意见,这只是一个很普通没什么结果的聚会而已不是吗,别在去想了……

    安倍晴川转念一想也是,只是一个普通而没什么结果的聚会而已,根本不必再想了,等安静下来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双[敏感词]之中传来隐隐火辣刺痛的感觉,安倍晴川一手按住双[敏感词]然后皱着柳眉走到浴室之中,对着浴室之中的镜子解开了自己的巫女服,然后对着镜子仔细检查着。

    镜中倒影的一幕足以让无数男人为止喷血,只见一个姿色绝美的女子赤[过滤]着上半身正对着镜子翻来覆去的萚过滤]榭醋约旱乃玔敏感词],胸型完美翘挺的双[敏感词]被女子自己的手拨弄来拨弄去。

    安倍晴川觉得越来越烦躁,双[敏感词]的火辣和刺痛感越演越烈,然后手中检查自己双[敏感词]的动作忍不住粗暴起来,安倍晴川看着镜子中倒影的那对翘[敏感词],心中猛然升起一阵厌恶感,仿佛那不是自己身上的器官,而是什么极度令人厌恶的脏东西一般。

    手上的动作从抚弄拨动检查渐渐变成了粗暴的蹂躏,双手毫无留情的猛然抓住自己的双[敏感词]用力掐捏着,所用的力道之大使得双手深深的陷入自己的[敏感词]肉之中,然后用指缝夹住[敏感词]尖用力往上拉扯,从双[敏感词]之中传过来的疼痛让安培晴川脸上流出了晶莹的汗珠,但感到疼痛的同时,一股无比快美的解恨感涌上心头,这种仿佛忍受生死大敌欺辱多年然后一朝杀死大敌一般的快美解恨感让安培晴川忍不住从美丽的双唇间吐出了一声声诱人的呻吟。

    但是安培晴川觉得还不够,因为冥冥之中一个邪异的声音在她脑海之中徘徊着。

    【你无比的痛恨你身上的[过滤]……痛恨无比……因为它[过滤]而又下贱,而且无时无刻都在发骚……只有使劲的虐玩它……凌虐它……只有这样你才会解恨……】安培晴川对着镜子之中的自己喃喃低声说道,原本自己身上那对珍贵无比的女儿家宝物变成如同生死大敌一般的敌视和厌恶。

    真讨厌,为什么我会长着这么令人讨厌的胸部[过滤],真是该死……该死……该死……

    伴随着口中喃喃说道一声声该死,还有安培晴川仿佛疯了一般的疯狂的抽打着自己的双[敏感词],原本白嫩如同扒皮的水蜜桃一般的[敏感词]肉被生生打出一道道血痕,有着樱花色泽的粉嫩[敏感词]尖被双手凌辱至红肿。

    好痛,为什么我会这么痛……都是你害的……你这对让人讨厌的[敏感词]贱[过滤]……都是你害的……我打死你……

    浴室之中安培晴川的喃喃低语渐渐变得高声疯狂起来,从双[敏感词]间传来的疼痛让安培晴川的语调中带着哭音,疯狂带着泣音的话语伴随着一阵阵响亮的啪啪声响彻在浴室之中,直到良久以后这一幕疯狂诡异的一幕方才暂停。

    安培晴川娇喘吁吁,美丽容貌上满是畅美难言的快感,身上流着因为疼痛和剧烈运动而渗出的香汗,如瀑布一般的发丝凌乱的散在胸前背后,为此时的安培晴川带来一股懒雍的媚态,看着已经被自己抽打到遍布着红肿血痕的双[敏感词],才心满意足的低头说道:不教训一下你这对[敏感词]贱的[过滤],看你还敢不敢发骚。

    然后就这样赤[过滤]着上半身从浴室之中走出来,走路晃动之间双[敏感词]随着步伐微微轻摇着,但即使这样的轻摇也让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传到安培晴川的心中,让她对于自己的胸部更加厌恶起来,但渐渐袭来的睡意让她无暇再分身,直接倒在床上就这样睡去。

    睡去的安培晴川不时因为双[敏感词]的疼痛而发出一阵抽搐,睡着的绝美容颜此刻脸色微显黯然,在梦中的时候,安培晴川只觉得又一个邪异的声音一直在说着什么,但她什么都听不着清楚。

    第二天安培晴川从睡梦之中醒来的时候,随着本能走进浴室之中准备洗簌,但眼神不经意间飘过浴室的镜子的时候,她才发现了异样,然后走到镜子面前看了起来。

    依然和昨天睡前一样的着装,赤[过滤]着上本身,原本的上本身的衣服正挂在腰间,下半生依旧穿着红裙白袜和草鞋,这些都不是让安培晴川感到异样的地方,安培晴川皱着眉头看着原本应该在昨天已经被打肿了的双[敏感词]现在完全的回复了白嫩柔洁,仿佛经过昨天的抽打变得更加容光焕发一般,甚至连尺寸的似乎微微大了一些。

    安培晴川心中的厌恶感又升腾了起来,忍不住又想抬起手狠狠的鞭打下去,但突然她想起昨天她似乎答应了明月今天还要去参加一次聚会,看看天时似乎已经差不多到时间了,就强忍着厌恶走进去浴室之中洗簌,一边洗一边心中还想着:【篬过滤]任一乩床藕煤檬帐澳恪!康认词曛螅匦麓┥闲碌奈着净瓜朐谖着诖┥夏谝碌模宰抛约核玔敏感词]的厌恶感又生起来了,暗自想到:【那么讨厌的胸部,根本没必要为它穿什么内衣。】然后拿起放在床边的天从云剑,习惯性的呼唤里面的剑灵:睿麟,我们要去参加这一次的会面了。

    然后睿麟从从剑中漂浮出来,俏丽童稚的面容依旧严肃无比,但双眼深处有着掩饰不了的迷茫与空洞无神,然后睿麟冷冷的说道:我说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过滤]?

    我忘了什么?

    再此之前不是还要和家族长老们会面商议局势的聚会的吗,你又忘了吗?

    安培晴川不停苦思着,怎么也想不起有这么一回事。

    睿麟,没有吧?

    篬过滤]趺椿崦挥校皇悄阌滞橇硕眩阏飧鲂卮笪弈缘谋颗恕?

    一听见胸大无脑这四个字,安培晴川立刻呆了一下,脑海深处一个邪异声音再轻轻诉说着:【只要睿麟一说出胸大无脑这四个字,你就会完全完全的遵从并且接受她所说的籟过滤]咳缓蟀才嗲绱ū灸艿囊桓鼍瞎狼杆档溃憾圆黄穑彝橇恕?

    算了,不说了,赶紧去吧。

    拿着天从云剑走出房门的安培晴川依旧在苦思冥想着,却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想起有这件事情,然后直到来到会议室之后才发现家族长老们已经全部就坐,然后只差她一个人了,顿时让她感到一阵羞愧,同时暗自想到:【为什么我会忘记呢?真奇怪!我记得我记性应该很好才对的[过滤]?】但此时不是继续疑惑的时候,安培晴川走到主座中做起,美丽的容颜如同往[过滤]一般带着威严不苟言笑的神情扫视着下方的,然后满意的看到下面长老恭敬的神情,虽然知道是假象,但也让她感到自己的权威依旧不减分毫,就在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美丽的容颜立刻僵覽过滤]似鹄矗凵裰谐鱿至艘凰克烤蹋蛭蝗环⑾肿约和耆氩坏揭凳裁矗驼庋┠牛才嗲绱ǹ醋挪唤馓吠抛约旱某だ厦牵还苫煸幼判叱芾⒕魏ε碌母芯跄可闲耐罚盟兄秩滩蛔∠肟薜母芯酰紫碌某だ弦苫蟮目醋抛约郝冻龉忠毂砬榈淖谥鳌?

    你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又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吗?没办法,你按我的话去说。

    睿麟冷静的话语在安培晴川的心中响起,才让将心中的惊慌压了下去,草草的结束了这场聚会,在长老们走后安培晴川连忙向睿麟询问着:睿麟,为什么我会这样?记忆好像变差了很多?

    胸大无脑的笨女人,你忘记了吗,你以前一直都是这样的笨蛋,没有我的帮助的话你根本没办法坐上耀[过滤]宗主的位置,只是个被用来联姻的可怜女人而已。

    怎么会……我不是……我不是胸大无脑的笨女人。

    安培晴川的话语渐渐带着怒意,不停被睿麟用胸大无脑的笨女人称呼已经让她有点不愉了,此时睿麟说出她以前一直都是这样的笨蛋让她本能的反驳到,但接下来睿麟说出的话让安培晴川彻底陷入深渊。

    你真的不是胸大无脑的笨女人吗,那么你好好想想你以前的事情,是不是发现连以前的事情记忆都模糊了起来?

    安培晴川双手抱头苦思着,但却正如睿麟残酷的话语一样,自己连过去的记忆的非常模糊,只是记得睿麟给了自己很大帮助。良久之后,安培晴川如同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小心翼翼的对着睿麟说道:对不起[过滤]睿麟,似乎我真的是个笨蛋[过滤],过去的事情我好多都快忘记了。

    没事,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了,我都习惯了你这个胸大无脑的笨蛋女人了,只要你继续听我的话照办就好了,我可以继续保证你继续当耀[过滤]的宗主。

    [过滤],好的。

    安培晴川乖巧的点头答应,虽然过去的记忆被自己遗忘的差不多了,但心中一直牢牢记住自己必须当上耀[过滤]的宗主,不能让那群无能的长老败坏了耀[过滤]。……

    提着天之从云剑的安培晴川又走到了三宗聚会的茶室面前,不知为何,当看到这个茶室的时候安培晴川的心中升起一股害怕惊慌的感觉,仿佛里面蕴藏着什么重大危险一般。

    睿麟,为什么我会感觉到打从心底涌出的害怕?

    别怕,有我在呢,你只管进去就好,你这个胸大无脑的笨女人从来就是那么胆小怕事,没有我再你身边你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睿麟的话容安培晴川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但脑海总有一个邪异的声音在阻止她的深思,就只能接受睿麟说的话,同时在也心里暗暗想到:【我真的是这样的笨女人吗?睿麟应该不会骗我的……那么我真的应该是个胸大无脑的笨女人?……应该是的……睿麟不会骗我的……】等走进茶室之后,才发现茶室諿过滤]钜熘Γ洳枋抑屑浒谧乓桓鯷过滤]式的暖桌,役小角静和御堂美幸还有那个邪异男子都坐在里面暖桌里面,不同于昨天的紧张和警惕,三人双腿都伸到暖桌下面,正兴奋无比的交流着。

    晴川姐姐,你来的真慢[过滤]。

    隐星宗主,是你来的早了。

    安培姐姐,别那么生疏嘛,就我们三个年轻女孩子,叫的亲热一点也好[过滤]。是不是[过滤]美幸姐姐

    我也这样认为,晴川姐姐你可以亲热一点称呼我们的,在这里我们就摆脱我们宗主的地位吧让我们向年近相近的姐妹一样相处吧。所以我今天开了一个茶话会,希望我们能抛弃掉束缚在我们身上的种种枷锁然后大家真心的交流一下。

    役小角静纯真的话语和御堂美幸亲切的话语让安培晴川心中忍不住轻笑了起来,但托这几句话的福,心中的不安感消退了不少。

    那我就托大了,称呼你们为静妹妹和美幸妹妹了。

    然后眼神不经意间扫过坐在旁边的邪异男子,邪异男子依旧带着[敏感词]亵不堪的眼神,但安培晴川的心中却没有了昨天的愤怒和杀意,只剩下如同被打碎了所有内心壁障一般,在那如同大灰狼一般的[敏感词]亵眼神中如同小白兔一样的只剩下惊慌失措和恐慌不安,安培晴川为自己心中如同小女人一般的感情感到羞耻,但却只能在邪异男子的眼神中站立不安。

    晴川姐姐,坐[过滤],站在那里[过滤]什么?

    哦……

    略显惶恐的安培晴川然后如同众人一般坐下,然后美幸体贴的倒上一杯热茶,然后放了点零食在安培晴川面荹过滤]H缓笥妹佬仪浊械奈实溃呵绱ń憬悖闵砩系钠し艉冒缀媚踇过滤],你平时是如何保养的[过滤]。

    美幸亲切的问话让安培晴川心中安定不少,只是让自己的眼光不再注意邪异男子,然后跟两女闲聊了起来。但突然之间那个邪异男子说了一句话:静,你该修炼了,这次要修炼你的嘴巴。

    安培晴川疑惑的看着役小角静,役小角静轻笑了一下然后高兴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对着自己说了一声抱歉晴川姐姐,我要修炼了,就这样直接钻进暖桌之中不知道[过滤]什么去了。

    安培晴川只能看见役小角綶过滤]街豢砂男⊥仍谂劳饷婵砂纳舷禄味牛习肷碓蚴峭耆杲览锩妫毙耙炷凶恿成下冻隽艘桓鍪娣男θ荩缓笤谡肟谘实氖焙蝾w氲纳粼谛闹邢炱穑骸拘卮笪弈缘谋颗耍鹑ス鼙鹑ノ时鹑ダ恚苯拥币磺腥绯!客迸老旅娲匆坌〗蔷卜路鹪诖罅ξ适裁吹纳簦才嗲绱ㄋ淙桓械揭苫蟮故欠永镱w氲闹傅迹缓蠹绦佬蚁辛牧似鹄矗谙辛牡氖焙颍才嗲绱ㄍ蝗桓械接幸恢唤旁谇崆岽ヅ鲎抛约旱乃龋姑坏壤吹眉胺从常庵唤啪椭苯恿闷鹚娜棺尤缓笊炝私ィ苯硬仍谧约好挥写┐魅魏文谝碌腫过滤]上,然后开始踩着[过滤]开始缓缓的运动起来。

    安培晴川的脸立刻羞红了起来,抬头看去只见邪异男子带着恶意的笑容正看着她,原本心中想要挣扎的勇气立刻不翼而飞,只剩下不安的惊慌任那只脚在自己胯下亵玩着。

    【胸大无脑的笨女人,别让别人察觉到,忍受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当正常一样,我回去后跟你解释。】睿麟的命令立刻让被羞耻感充满的安培晴川原本在挣扎与服从之间的心灵定了下来,顺从着心中的惶恐不安感丝毫不敢反抗,只是努力装作没事人一般继续跟美幸聊着天,有九成心神都放在胯下的安培晴川没有发现对面的美幸脸上也露出了跟她一样的动人红晕。

    安培晴川只是感觉到胯下的那只脚极度邪恶,不时用脚趾头戳弄着她的肉[过滤],还偶尔用脚趾夹着一片[过滤]然后用力左右猛甩,安培晴川忍不住合拢双腿夹住了那只放肆的脚,却没料到那只脚用脚指头按在自己敏感的阴蒂上开始抖动了起来。

    [过滤][过滤]……美幸不好意思……我刚才没听清楚你说的籟过滤]璠过滤]……没事……我……[过滤]……

    安培晴川只是感觉自己下身仿佛打开开关的水龙头一般,不停的渗出[敏感词],止都止不住,虽然口中依旧在回答美幸的问题,但其实此刻脑海接近已经失神。

    面色同样娇羞无比的美幸突然说出了一句话让失神的安培晴川回到了现实:主人的脚玩的你很[过滤]吧,没想到你这样就受不了了,看来你以后还要多多接受主人的玩弄[过滤]。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个扯线木偶。

    然后安培晴川的话已经没办法继续说下去了,只余下如同木偶一般无神茫然的身体,心神已经被带到一个莫名的世界之中而去。

    安培晴川没有发现,再她失去神志之后,役小角静从暖桌之中爬了出来,然后跪在邪异男子的面前,微张的小嘴中满是粘白的[过滤],也没发现睿麟突然从天从云剑中走了出来,然后再邪异男子的命令之下,忘情的跟役小角静接吻,一个清纯一个童稚的身影在忘情的交换着口中的津液和[过滤]。……

    第三节:胸大无脑的安培晴川二安培晴川呆坐在房间之中,美目满是迷离呆滞的望着墙壁,不知道再想什么。

    你在想什么?

    听到询问的声音,安培晴川才渐渐回过神来,然后扶着自己的额头回答道:睿麟,我总觉得自己最近好像越来越笨了,刚才在茶室的时候我好害怕[过滤],被那个男人非礼的时候我居然不敢挣扎[过滤],这是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你本来就这样的笨女人[过滤],看来你又忘记了,我好好的提醒一下你这个胸大无脑的笨女人吧,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痛恨自己的双[敏感词]吗?

    一提起自己身上的双[敏感词],安培晴川脸上又露出了厌恶之色,但随之转为迷茫,呆呆的问道:是[过滤],我为什么这么痛恨呢?为什么呢睿麟?

    睿麟娇小稚嫩的身影从天从云剑中飘出,童稚的脸上却又着超越岁月一般的俊雅美丽,定睛看着安培晴川后缓缓的说道:因为你从前就是个弱智女人,因为自己智商不高的原因所以经常会被人非礼,还有数次差点被强暴,从那之后你就非常讨厌自己的双[敏感词],因为是它给你带来这些不幸的待遇的。

    我是个弱智的女人……是这样的吗?

    安培晴川再艰难的思考着,但早已经注[过滤]进她体内的药物让的往常敏锐的逻辑思维变得如同一堆乱麻一样,越是思索脑海就越是疼痛,然后直接疼到在床上翻来滚去。

    好痛[过滤]……为什么会这么痛……痛的好象要裂开一样……

    一个邪异的声音在安培晴川的脑海中徘徊着:【只要你一深思,你的头就会非常的疼,疼到你受不了,除非你放弃思考,服从睿麟的籟过滤]款w肟醋旁诖采咸鄣梅锤踩サ纳碛埃旖锹冻鲆凰坎锌岬男σ猓缓蠡夯浩酱采媳ё×税才嗲绱ǖ纳硖澹缓蠡夯旱乃档溃耗阏飧鲂卮笪弈缘呐耍悴恍枰伎迹恍枰煤玫慕邮苷庑┦虑榫托辛耍伎嫉氖虑榫徒桓依窗彀桑庋憔筒换嵬诽哿耍驼庋倚腋85牡蹦愕男卮笪弈缘呐税伞?

    安培晴川的头无力的倒在睿麟娇小的怀中,被汗液润湿的发丝调皮的贴在脸上,为安培晴川增添一丝柔弱的抚媚,口里喃喃的说道:不需要思考……不会头疼……幸福的当……胸大无脑的女人……

    良久之后,放弃思考的安培晴川躺在睿麟怀中,然后莫名的笑了起来:真的耶,睿麟,只要我不思考头就真的不会疼了耶。

    就是这样的,所以你以后根本不需要思考,一切听我的就可以了。

    [过滤],睿麟你对我真好……

    睿麟看着怀中露出如同稚龄女孩一般童真笑容的安培晴川,脸上带着的是意义不明的笑容。

    好了,晴川,你该用药了。

    用药?

    对的,看来你又忘记了,以前你不是因为长期被自己[敏感词]贱的[过滤]所困扰,所以用药来抑制它,让它不会发骚勾引男人的吗?

    是这样的吗……睿麟不好意思……我又忘记了……嘻嘻……我真笨。

    就是这样的,如果你不用药的籟过滤]闼媸笨赡芤蛭鉡敏感词]贱的[过滤]而被男人[过滤]的哦。

    [过滤],那么可怕[过滤],不行,我必须马上用药……睿麟……我忘记药放在哪里了。

    真是的,我来帮你吧。

    安培晴川听到睿麟的话语之后高高兴兴的端坐在床上,而睿麟看见安培晴川满脸期待的神情,暗笑一下之后手中出现了两只装满墨绿色药液的针筒。

    晴川,解开你的衣服,这药要打到你的[敏感词]贱[过滤]上才有用的。

    [过滤],好的睿麟,我会好好配合的。

    罗衫轻解之后的安培晴川挺起自己的上半身,洁白的令人炫目的赤[过滤]娇躯在睿麟拿着手中的针筒走近之后不安的缩了一下,安培晴川看着睿麟手中足足有两寸长针头的针筒,不安的问道:睿麟……那针筒好令人害怕[过滤],我可以不可以不用药[过滤]。

    可以[过滤],只要你不怕因为这对[敏感词]贱的[过滤]而遭到[过滤]就可以了。

    听到睿麟说可以,安培晴川原本有些害怕的脸色安定了下来,俏皮的吐了吐香舌:睿麟,不是我不乖,只是这药好令人害怕,我晚点在用药吧。

    那么好吧,我们出去走走吧,去役小角静那里吧不置可否的睿麟诡异的笑了一下,然后提出建议,安培晴川乖巧的点了点头,刚才的头疼还让她记忆犹新,她现在可不敢在思索下去了。

    安培晴川穿好衣服之后,拿着天从云剑往隐星的招待住所走去,一路走着的安培晴川没有发现凡是她所经过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仿佛早已被人安排好一般。

    穿过楼亭水塘,来到目的地时,站在门口的安培晴川却奇怪的发现里面传来一阵阵诡异的声音,好像是女子痛苦夹杂着愉悦的呻吟,安培晴川呆了一下,皱着眉头怎么也想不起这个声音是怎么回事,就在思索的时候一阵剧烈的头疼又袭击过来,安培晴川连忙放弃思考,再头疼消退的余韵中敲了一下门:静妹妹在吗,我是安培晴川。

    [过滤]……是……晴川姐姐[过滤]……我正在修炼呢……不好意思……[过滤][过滤]……你请直接进来吧。

    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话语让安培晴川疑惑无比,但不敢深思,就这样拉开纸门走了进去,进去一看之下,安培晴川顿感疑惑无比,暗自在心里想到:【咦,奇怪?为什么美幸妹妹和那个邪异男子也在这里呢?为什么邪异男子躺在地上,而静妹妹坐在他身上不停扭动着?而且一边扭动一边发出奇怪的叫声,脸还那么红,出了那么多汗。】就在疑惑的时候,睿麟的声音在安培晴川的心中响起:笨女人,别想那么多,只是很平常的修炼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的。

    【是这样的[过滤],是我大惊小怪了呢。】安培晴川在这样想着的时候,一旁微笑跪着着的美幸对着她说道:真是抱歉,静妹妹正在修炼她的肉[过滤],争取能让她的肉[过滤]更加多汁和[敏感词]骚呢,可能没办法招待你了。

    不碍事,修炼要紧。

    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修炼,但安培晴川依旧本能的客套说道,但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好像完全不知道来这里[过滤]什么,正在打算询问睿麟的时候,只见到那个邪异男子发出一声:静,我要[过滤]了,你要用你的肉[过滤]好好接住[过滤]。

    [过滤]……老师……静知道了……请你安心的[过滤]进来吧……静会用肉[过滤]一滴不漏的接住的了……

    听完这两句让安培晴川不能理解的话语之后,綶过滤]成下冻鑫薇刃腋S湓玫纳袂樯钌畹挠】淘诎才嗲绱ǖ哪院V小>驮谒⒋舻氖焙颍歉鲂耙炷凶油瓶嗽谏砩系囊坌〗蔷玻缓缶驼庋郲过滤]着下身走了过来。

    安培晴川不知所措的看着邪异男子渐渐的走进,心中涌起了一股不安的感觉,放佛一会就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

    嘛,看来睿麟的调教还不错吗,只要一看那个样子就让人有一种忍不住想要[过滤]的感觉呢。

    然后邪异男子猛然将安培晴川扑到在地,上下不停的摸索着,惊惶的安培晴川只能无阻的挣扎着:你要[过滤]什么……放开我……

    邪异男子邪笑了一笑,直接撕烂了安培晴川的上衣,然后粗暴的揉捏着胸前那对洁白滑软的双[敏感词],口中恶意调笑说道:真是有一对让人忍不住蹂躏的[敏感词]贱[过滤][过滤],让我好好玩玩……

    听到这里的安培晴川仿佛明白了什么,心理无助哭泣的想到:【难道真的是因为我这对[敏感词]贱的[过滤]所以才会招来[过滤]的吗,睿麟我错了……请救救我……我回去一定会好好的用药的……】晚了,你这次一定会被这个男人[过滤]的……所以现在你赶快撩起你的裙子,然后用力张开你的大腿……

    睿麟在心中响起的话让安培晴川绝望无助的心神好像找到了救星,连忙按照睿麟所说的话做了起来,用双手撩起自己的裙子,将自己的双腿和没有穿内衣的肉[过滤]都露了出来,然后张开自己雪白的双腿,男子邪笑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都压了上来。

    [过滤]……好痛[过滤]……放开我……睿麟……救救我……

    下身传来好像被烧红的铁棍贯穿的感觉,男子无情的耸动让安培晴川发出无力的哭喊,不停的心中向心灵唯一能依靠的睿麟求救。

    【你夹紧你的肉[过滤],然后不同的扭动你的腰部……然后你这样做……然后再这样说……他就会放过你的了。】睿麟的话语渐渐也带上了一股[敏感词]媚的意态,但已经陷入狂乱深渊的安培晴川却没有察觉,只是按照睿麟所说的照办,努力的夹紧着自己被贯穿的处女肉[过滤],然后腰开始不规则的扭动起来,双手捧着自己的双[敏感词],带着哭喊声对着施暴的男子说道:好痛[过滤]……求求你……都是我的不对……都是我的这对[敏感词]贱的[过滤]引诱你才会让你[过滤]我的……请你好好的教训一下这对[敏感词]贱的[过滤]……然后放过我吧……

    男子脸上流露的是无比畅快的神情,双手抓住安培晴川的[敏感词]尖然后左右拉扯着,然后大声说道:原来是这样的[过滤],难怪我怎么觉得你那么欠,原来是你这对[敏感词]贱的[过滤]再作怪[过滤],让我来好好的教训它一下吧。

    男子似乎从安培晴川的话语中得到了满足,猛然大力抽动了两下,然后安培晴川只感觉一股火热的热流在自己刺痛的下身中流淌着。

    感觉苦难终于过去了的安培晴川脸上带着泪痕,失神的看着天花板,除了不停起伏的双[敏感词]之外,恍如已经去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再男子起身之后,睿麟的话语又在安培晴川的心中响起。

    【还没完呢……你必须这样……做……不然的话一会你又会被[过滤]的了。】被睿麟话语所说的恐吓拉回心神的安培晴川不顾自己疼痛无比的身子,艰难的爬了起来然后跪在男子面前说道:对不起,都是我这对[敏感词]贱的[过滤]引诱了你……害的你为了[过滤]我浪费了那么多的体力……很对不起然后深深的对着男子不停的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着对不起。绝美的脸上满是无尽的痛悔,男子带着满足后的笑意说道:真是的,浪费我体力这还没所谓,但你以后可要好好管教好你那[敏感词]贱的[过滤],可不能让它继续发骚勾引男人了[过滤]。

    是的……你说的是,这次的教训我已经铭记在心……真的很对不起……让你为了[过滤]我而耗费那么多力气……

    得到男子谅解的安培晴川忍着下身不同传来的刺痛,翻过身体躺在地上,然后努力的拱起腰部,双腿用力踏地,让整个下身突了出来,然后用双手掰开自己红肿的肉[过滤],原本紧闭白嫩的处女[过滤]此时正变得红肿不堪,连两瓣[过滤]都外翻了出来,露出里面嫩红的[过滤]肉,无力合拢的孔[过滤]中不停滴落着红白交加的液体,然后安培晴川带着满脸期待的说道,因为睿麟告诉她,只要说完这番话而男子同意的话,她就可以解脱了,安培晴川却没办法自己想象得到,被[过滤]后的自己居然还要向施暴的人道歉,这是何等扭曲诡异的一幕,此时她的只能无助的听从睿麟的指点。

    请问我的处女[过滤]你奸的还满意吗?如果满意的话能不能放我走呢?

    还算满意,你走吧,记得要好好管束好自己[敏感词]贱的[过滤][过滤]。

    谢谢你的大恩大德……

    穿着残破不堪衣服的安培晴川艰难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每走一步都让[过滤]传来一股仿佛火烧一般的刺痛,脸上的泪水不住的滑落,等回到房间之后,安培晴川呼唤着睿麟。

    睿麟……我知道错了……赶紧给我用药吧……求求你了……我下面好疼[过滤]……我不想再被[过滤]了……呜呜……

    看着用幼女一般稚嫩语言哭诉的安培晴川,睿麟带着诡笑拿起了两个针筒,轻轻掀起已经残破不堪的上衣,对准那粉嫩的[敏感词]尖刺了下去。

    胸前传来刺疼的感觉让安培晴川由衷的笑了起来,笑的无比幸福和高兴。

    【我已经打了药了,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再被[过滤]了吧。】……

    第四节:胸大无脑的安培晴川完安培晴川的心灵想法场景读者自己脑补【呜呜呜……怎么办[过滤],一觉起来我的[敏感词]贱[过滤]又变大了……幸好……睿麟说只是接近e罩杯而已……离j罩杯这样的[敏感词]贱[过滤]完成体还差得远呢……这样我就安心了……嘻嘻……睿麟真可靠】【好无聊的长老聚会[过滤],幸好有睿麟,不然我这胸大无脑的女人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会还要去继续三宗聚会……我还会被[过滤]吗……一想起就觉得好疼[过滤]……但只要有睿麟在……一切都没问题的……睿麟一定会帮我的……】【睿麟的指点好有效[过滤]……这次我没有被[过滤]了……只是[敏感词]贱的[过滤]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而已……不过没事……这对[敏感词]贱的[过滤]就是欠……必须狠狠的教训……而且教训这对[过滤]的时候我也觉得很舒服呢……跟昨天的[过滤]感觉完全不一样……可惜那个人正用帮静妹妹做[过滤][过滤]训练呢……真希望他快点做完来继续教训我的[敏感词]贱[过滤]……】【睿麟变得可爱了,居然肯换上其他衣服了……穿着国中女学生服的睿麟真漂亮可爱……咦……为什么睿麟的学生水手服的裙子那么短[过滤]……里面还没穿[过滤]……[过滤]……又是我少见多怪了……我真笨……】【呜呜呜……我又被[过滤]了……好痛好难受[过滤]……都怪我身上这对[敏感词]贱的大[过滤]……都是它拼命都发骚勾引男人才会让我被[过滤]的……我真对不起那个男人……每次都让他那么辛苦的[过滤]我……而睿麟为了不让我被[过滤]过度……居然走出来自告奋勇说代替我被奸……可怜的睿麟回来的时候下面已经红肿的连合都合不拢了……都是我这对[敏感词]贱[过滤]的错……】【原来我被[过滤]的原因除了我这对[敏感词]贱[过滤]之外,下面的[过滤]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所以我必须剃[过滤]净……[过滤]……睿麟真聪明,完全不像我那么笨,原来剃[过滤]净之后我的小[过滤]跟睿麟的小[过滤]长的很像呢。】【这对[敏感词]贱的[过滤]又大了……不止这样……我好像也传染给睿麟了……睿麟的[过滤]也大了起来了……不行……我一定要多用药才行……】【每次三宗聚会都会看见静妹妹在修炼……她真是个勤奋无比的人[过滤]……今天她修炼的特别疯狂……什么衣服都没穿就在外面跟那个男人修炼起来了,旁边好多人围观他们的修炼[过滤]……】【呜呜呜……我的[过滤]已经有j罩杯了……好沉好大[过滤]……连走路都觉得好难……该怎么办才好[过滤]睿麟……】【睿麟真聪明,她说只要我去找那个[过滤]我的男人,然后让求他让他成为我的主人就可以让我的[过滤]不在发骚了……希望有效吧……我已经受不了这对时刻发骚的大[过滤]了。】【太好了……他终于答应成为我的主人并且管教好我这对时刻发骚的大[过滤]了,嘻嘻,从今以后我就要叫他做主人了。幸好我有毅力,赤身[过滤]体跪在地上哀求了很久才才让主人答应的。】【主人说,只要我多用这对[敏感词]贱的大[过滤]为主人打奶炮的话,这样我的[过滤]就不会发骚了……可惜我今天为主人打奶炮的时候[过滤]居然颤抖了一下,然后被主人狠狠的[过滤]了一顿,我以后一定要努力学习好如何打奶炮】【睿麟真的对我太好了,怕我一个人服侍主人太寂寞,也自愿成为主人的性奴呢……主人原本不想答应的,但睿麟说她永远都如同幼女一般的体形玩起来感觉很[过滤],主人试过之后才答应的,真是太好了,我以后可以跟睿麟永远在一起了。】【好幸福[过滤]……今天我的[过滤]又发骚了……主人为了教训这对发骚的[过滤],特意找了一对很漂亮的[敏感词]环穿在[敏感词]头上面,说是以后教训这对[过滤]只要扯[敏感词]环就行了,主人真是太好了,那么为我着想。】【今天主人说要帮我和睿麟刻奴隶印记,只要刻下这个印记之后……我们就可以永远的属于主人了,我和睿麟都非常期待呢。】【嘻嘻……奴隶印记终于刻好了,我的印记就刻在[过滤]上,上面刻着【[过滤]专用[敏感词]奴安培晴川】这几个字呢,虽然我不明白这些字的意思,但我心里感觉好幸福[过滤],睿麟的奴隶印记是刻在肚子上呢,上面刻着【肉[过滤]奴】这几个字呢,虽然没有美幸妹妹身上的三个奴隶印记那么多,但我依然觉得很幸福呢……】……

    写在后面的话:老实说,这章我感觉超烂,超想删掉,但念在打了那么多字不容易的份上,还是算了吧。

    安培晴川这里可以算是彻底失败了,mc部分原本是两条线的,一条睿麟心灵改造,一条主角的改造,但写杂在一起都变得模糊不清了,o︶︿︶o唉这篇文写到后面我已经是在自暴自弃的乱写了,等我收拾好心情之后再看看睿麟视角和役小角静视角和剩下的几个跑龙套女配怎么安排吧叹气!

    搞定完这里剧情回到——林诗涵母女——王大明与林诗涵母女——水无痕跟其他龙女——叶知秋——王大明与水无痕——大结局这样的套路吧。

    终于结局再望了[过滤]远目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