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21章 剑意如歌,歌中悲啸

第21章 剑意如歌,歌中悲啸

    第21章剑意如歌,歌中悲啸

    ***********************************

    写在前面的话:我的运气真背[过滤]……u盘坏掉了!写好的文几乎都消失掉了,怪异世界篇第一篇第三篇第四篇也消失掉了!其他或大或小的坑也报销掉了!

    连这一章也只能重新写了!我的人品不过关[过滤]仰天长叹人物补充说明:叶若秋,王大明的亲戚,其心上人是自在另一篇小说洪荒的主角,因为心上人失踪在血焰的战斗中,所以对于妖魔非人比较痛恨,尤其是对于血焰的妖魔,所以再从心上人失踪之后一直以斩妖除魔为自任。……

    第一节:深蓝的使用方法小雪和思语正叠在一起,两具稚嫩的美体互相交织再一起,然后在我的命令之下正不断索取着对方的吻,美貌稚女的百合的行为极为赏心悦目。

    诗涵,看来思语找到了一个好玩伴了呢。

    [过滤]……[过滤][过滤]……主人说的是……思语和小雪很相处的来呢。

    林诗涵在跨坐在我的身上,娇躯不断扭动着,我的[过滤]再那美[过滤]中进进出出着,林诗涵一边尽心的服侍着我,但一对美目始终没有离开过思语稚嫩的面容。

    换个花样吧,让我来好好品尝下你那对[敏感词]贱的大[过滤]。

    林诗涵风情万种的看了我一眼,眼中娇媚与春情撩人心神,站了起来之后肉[过滤]发出啵的一声,微张的粉嫩肉[过滤]和[过滤]藕断丝连着反光的银色[敏感词]水丝线。

    主人……试试纵深打奶炮吧。

    看着林诗涵的撩人模样,我邪笑站起来,林诗涵已经捧着自己的巨[敏感词]媚笑着。

    林诗涵用力的夹紧自己的巨[敏感词],然后微蹲着,力求让自己的姿势可以让主人用的更加舒服。

    看着那白腻紧夹的[敏感词]肉,我邪笑着一挺[过滤],然后就直接[过滤]进去。

    林诗涵看见[过滤][过滤]进自己的[敏感词]沟之中,双手捧着自己的巨[敏感词],然后缓缓上下颠磨着[敏感词]肉。

    紧夹不停上下磨动的[敏感词]肉给我的美妙感觉绝对不逊色与肉[过滤]的美妙。

    我腰身一挺,[过滤]全部埋在林诗涵的巨[敏感词]之中,[过滤]顶在[敏感词]沟深处的肌肤之上。

    主人舒服吗?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涵奴贱妾无比感谢主人赐我这么一对[敏感词]贱的大[过滤],让涵奴贱妾可以这样服侍主人。

    就在我享受着林诗涵的[敏感词]炮的时候,王君怡拉着深蓝走了过来。

    主人,已经教会深蓝妹妹一些基础的性奴知识了,现在来让主人品味一下。

    深蓝好奇的看着林诗涵的服侍举动,脸上的期待已经显露无遗。

    我直接拔出[过滤],无视林诗涵失落的神情,做到沙发上朝着深蓝招了招手,深蓝按照王君怡的教导,然后直接躺到我的怀中。

    我的手直接在深蓝身上不停的上下摸索,微蓝半透明的身体甚至可以透过身体看到对面的景象。

    我的手在那水润透明肌肤上抚摸着,入手的感觉犹如手掌轻按在水面的那种粘连和吸附,但柔滑却丝毫不差给林诗涵这种绝顶美女的细腻肌肤。

    我端视着深蓝的容貌,明艳的五官,但气质却是别具一格,那是苍凉纯朴的感觉,身为荒兽历经上古岁月流转至今,人类的文明无法再她身上找出一丝痕迹,瞳仁中只有透明的纯真,这丝纯真更让我感到深蓝非人的本质,因为那是历经岁月万千世事后绽放出来属于自己,毫不掩饰也不需掩饰的美丽。

    随着抚摸,就越是感到美妙,情不自禁的手在深蓝腿上重重的捏了一下,然后惊奇的发现自己的手深深的陷了进去,入手的触感如同温软的弹簧一般,越是深入反馈的弹力就越是大。

    随之想起,深蓝最多也只能算是水元素生命,根本没有如同人类一般的结构,但我随之疑惑了。

    深蓝,你为什么会保持这个形态?

    因为以前王还有你们的朋友都是这个样子的[过滤]。

    我想了一想,哑然失笑,这些事情我完全没必要去了解,只要知道我现在这个非人存在是个美女的形态就好了,生命形态的差异已经完全没办法阻止我了。

    君怡教的东西你学会了吗?

    深蓝点点头说道:[过滤]!学会了,刚才也看见小雪对王的服侍了,深蓝也可以的。

    我的双手搭在深蓝的双[敏感词]之上,缓缓搓揉着,两团[敏感词]肉份量不小,而且连[敏感词]头都栩栩如生的竖立着,我好奇的拨弄了一下,略硬的触感再我的拨弄之下微微颤抖着。

    手力越来越重,手渐渐的深陷到深蓝的[敏感词]肉之中,深蓝的[敏感词]肉直接从我的指缝之中溢出,让我感到颇为有趣,如果不是不是我力量强悍的话,只怕会被那弹性弹开手。

    深蓝似有微微不适,螓首微歪,不过什么也没说,只是好奇的看着我的手在自己双[敏感词]上放肆着。

    有什么感觉呢?

    没什么感觉,只是身体被捏着的感觉而已。

    我微松开双手,想了一会,才恍然想起深蓝虽然是女性形态,但究其本源也只是水元素生命,双[敏感词]这些器官虽然是栩栩如生,但也只是跟头发一样的构造而已,而且荒兽的强悍体质外加水元素的构造,就算我将深蓝大卸八块也无法让她有丝毫痛苦或者欢愉。

    想明白了的我对于玩弄近乎毫无反应深蓝顿时一丝兴趣也没有,再沉思一会之后,我邪笑着对深蓝说:深蓝,放开你的[过滤]神意识海。

    深蓝虽是不明究竟,但还是顺从的如我所说一般放开了[过滤]神防卫。身为荒兽造物主的绝,对于荒兽来说是绝对不容违背的存在,即使是要奉献上自己的生命,依旧不会有任何犹豫,再明知这点之后,我连控制她们心灵的兴趣都没有,而王大明的记忆被我全面监控着,已经失去绝和天帝力量的他,想要靠爆发来获取记忆那是妄想,没有我的帮助,他最多对于小雪感到亲切而已。

    我的力量渐渐深入到深蓝的[过滤]神之中,直接触摸到她的灵魂,虽然对于造物对于我这个分身而言还是太艰难,但略微改造一下还是不成问题的。

    既然身体没有快感,那么我就赐予你灵魂上的无上快感吧……

    源源不断带着信息的力量冲刷着深蓝的灵魂,让深蓝一阵恍惚,口中发出呜呜的叫声,连这个形态都快无法维持,差点就在这里回复到真身状态。

    当我的力量离开了深蓝之后,深蓝几乎脱力一般躺在我的怀中,气喘嘘嘘无比。

    深蓝,那么现在怎么样[过滤]。

    我的手缓缓顺着深蓝玲珑有致的身段抚摸着,深蓝原本纯真的表情立刻变得奇怪起来,那是遇到从来没有遇到过感觉时的迷茫,随着我的抚摸,深蓝的表情也渐渐变得舒服起来。

    王……深蓝觉得好舒服[过滤],主人摸过的地方都变得热热的呢,深蓝是不是出问题了[过滤]?

    呵呵,那么这样呢。

    我抱着深蓝的头,然后吻住了她的唇,虽然我太满意这个吻,因为即使深蓝生疏的学着君怡的教导努力用[过滤]回应着我的吻,但没有半分唾液也丝毫不湿润的[过滤]让我感觉跟深蓝手指接吻一般的感觉。

    虽然我不满意,但深蓝却仿佛得到了无上快感一般,连半透明的肌肤也荡漾起水波,似乎就要融化再这个吻中一般,半响之后唇舌分开,深蓝大口的喘着她平不需要的空气,迷茫的问道:王……深蓝真的觉得自己变得很奇怪[过滤],王你亲亲的时候深蓝觉得比刚才更加舒服呢。变得更加热呢。

    我邪笑着没说话,深蓝的灵魂已经被我改造过,只要和我肌肤相接,就会得到快感,被我吻到,这股快感就会放到数倍,当然我没忘记重头戏,接下来的事情会让她体验到什么才是永远也无法摆脱的快感和幸福。

    深蓝,真正的伺奉就要来了哦。

    深蓝娇喘着点点头,刚才王君怡教导过的话语浮上心头,学着小雪的模样,直接跨坐到我身上,但被我制止了。

    深蓝你既然不具备人类的结构,那么就玩点激烈的吧。

    我让深蓝反折起来,真正柔弱无骨的深蓝很轻易的就做到了,两腿腿盘在我的腰上,然后将自己反折,头紧紧贴在臀部下面,我看着那构造的栩栩如生的阴[过滤],握住深蓝的腰一挺下身,然后仰天长吸了一口气。

    深蓝,这是你想出来的。

    不是呢,是君怡姐姐教我的,她说我既然没有人类一般的身体结构,但我独特的身体也一样可以带给王快乐的,王,你舒服吗?

    深蓝正将我的肉袋全部含进口里,然后做着和下身一样的事情,我只感觉,[过滤]入深蓝身体的[过滤]如同无数的细毛的毛刷洗刷着,又犹如被无数婴儿小嘴吸允着一般,即使不用动弹身体,也可以感觉到不逊色于和任何女奴的快感。

    深蓝既然没有人繹过滤]缘那坏溃纯梢栽僮约禾迥诜锤丛硕谋渥抛约旱纳硖褰峁梗帽籟过滤]入的地方化为无数受[过滤]纵的水液,然后紧紧包裹着[过滤]然后反复流转冲刷。

    深蓝再被我[过滤][过滤]入体内之后,也渐渐感到比刚才抚摸接吻更加强大的快感源源不断的袭来,而且这股快感还随着我的快感加强而增加,让深蓝情不自禁的更加努力伺奉来获得这股快感。

    从未覽过滤]目旄腥蒙罾恫恢雷鍪裁捶从常荒艽牌缓蟾优Φ氖谭钭拧?

    虽然生理上享受极度美妙的感觉,但我始终还是觉得差了点什么,随之冒出一个想法。

    深蓝,你变化一下,变成这样……

    在我的要求之下,深蓝的身体迅速变薄,除了含住我肉袋的脑袋和之外,身体其他部位尽数变得犹如纸一般的薄,连包裹着我[过滤]的[过滤]也变得一样,如同一般微蓝半透明的避孕套一般紧紧套在我的[过滤]上,但给我带来的快感却丝毫没有减少,再外人看来,只有一个半透明的美女头颅吊在我的胯下,场景显得无比的灵异和惊悚。

    我摸了一下套在我[过滤]之上的深蓝,深蓝在我的抚摸之下,快感之余回应我的就是不住收缩的压迫感。

    我从坐着的沙发上站了起来,让对面的沙发走去。

    仅隔着一米的长沙发上,小雪正和思语互相激吻着,四只白嫩的小手在对方的稚[过滤]中抚摸抽[过滤]着,而再她们身盵过滤]质屯蹙昧攀交ハ嗵蛭亲哦苑降拿繹过滤],而思语和林诗涵不时回头母女间香吻一下,然后又各自陶醉在各自的百合伴侣之中。

    我直接躺在四女中间,侧头靠近小雪和思语身盵过滤]苯咏反展ツ羌で榛ノ亲诺男∽毂呱稀?

    小雪和思语看着我的到来,两对纯真带着春意迷蒙的水汪汪大眼都流露着渴望的神情,各自伸出小香舌,和我的[过滤]搅在一起。

    林诗涵看着三人同时舌吻结婚,略带嫉妒和渴望的说道:主人……我和君怡姐姐也想要。

    别急,你们四个趴在沙发上摇[过滤],谁摇得最骚我最最先宠爱谁。

    四女听见之后,都转过身子,并排在一起,各自对我[敏感词]骚无比的摇起了各具特点的美臀。

    我的手划过小雪冰凉的小翘臀,和思语温热的小翘臀,然后是林诗涵臀形无比美妙的香臀,然后是王君怡的丰满翘臀,再她们全部流出渴望的[敏感词]水的小[过滤]上掏摸了一把,然后邪笑一下之后将林诗涵直接扑到。

    其他三女都略显失望,但随之又各自抚慰起来,春意迷蒙的看着我和林诗涵的[敏感词]戏。

    已经变成水汪泽国的蜜[过滤]不需要任何前置,我微微一挺就直接进入了林诗涵的身体,无论玩多少次,占有这个原著第一女主角总会给我带来心理上的无上满足。

    深蓝,你也在诗涵的小[过滤]里面动起来吧,让诗涵也享受一下你这个新加入性奴的能耐。

    再我说完之后,原本将自己摇摆腰肢将的动作带出如同跳舞一般美感和韵律的林诗涵,蓦然全身几乎紧绷,仰头发出一声动听至极的尖声呻吟,全身被染上了动人的玫瑰红色。

    林诗涵的娇躯剧烈的扭动,两团巨[敏感词]再左右晃动之下相互撞击发出悦耳的啪啪撞击声,我手指轻弹过那硬到如同石子一样的嫣红[敏感词]尖。

    [过滤]……主人……我要疯了……好舒服[过滤]……

    再也忍不住的林诗涵双手疯狂的揉搓着自己的巨[敏感词],那[敏感词]汁如同喷泉一般喷涌而出,而火热的腔肉也一阵阵收缩到极点的悸动。

    一方面享受深蓝那如同天国一般快美的服侍,一边享受着林诗涵热火腔肉的激烈收缩和压迫,两种美妙感觉同时涌上我的心头,看着林诗涵失神的完美玉容,眼神迷离红色绯红,神情动人无比。

    深蓝,好好接住,一点也不能漏哦。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耸动的身体愈发的激烈,然后全部喷涌而出,一边享受着[过滤][过滤]的快感,一边握住林诗涵的巨[敏感词]吸允着那香甜的[敏感词]汁。

    深蓝也从我胯下发出悠长的呻吟,再我[过滤][过滤]的一瞬间,从来没有感受过的绝顶快乐的感觉涌上她的灵魂,从没遇见过的快感让她情不自禁的哭泣了起来。

    顿时再我胯下的深蓝头颅从双眼处流出泪水。

    我拔出[过滤]一看,原本微蓝半透明套在我[过滤]之上的深蓝再我[过滤]流淌之下泛出[敏感词]白之色,那[敏感词]白的颜色竟然让深蓝的半透明皮肤有一丝人类的模样,顿时一个想法涌上了我的心头,我邪笑说道:深蓝,今天我所有[过滤]出的[过滤]你要好好的保存再身体里面,知道吗?

    是的……王,这些[过滤]里面蕴含的力量真强大,活力很强,只要保存在深蓝的体内,就可以永远保持新鲜状态呢。

    深蓝,你喜欢现在这个感觉吗。

    喜欢,深蓝从来没有感觉那么快乐过。

    那么你就永远被我穿在[过滤]之上,做我的肉[过滤]怎么样,这样你就可以永远都那么快乐了哦。

    太好了……王。

    我将期待的思语抱到因为失神的林诗涵身上,然后再思语快乐的呻吟中,又拉开了新一轮的玩弄。……

    第二节:剑意如歌,歌中悲啸叶若秋篇某谜之音:[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过滤]!天意如刀[过滤]!我被桶了一刀[过滤]!我自暴自弃了[过滤]…………

    人来人往的熙攘街道,一个倩影走在街道之上,一头如云黑丝简单的束成一个马尾,两管青丝垂而耳盵过滤]贝乖谛厍[过滤]?

    一身素白的运动服,配上那高挑的身材和美丽到极的面容,那活力青春的模样让周围的行人都有些瞩目。

    墨荒看着那个倩影,有些微微晃神,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像尾随变态一样尾随着那个倩覽过滤]?

    【奇怪……我为什么要跟踪……这样不是很变态吗……但总感觉好像那个美女有种很吸引我的地方……难道是我的变态之魂觉醒了?】墨荒在心中发出疑问,但身体却仿佛有自己灵性一般遥遥的跟缀上那个倩覽过滤]?

    跟着跟着,墨荒发现倩影奇怪之处,她直接走在路中心,但路人总是会下意识的远远避开,仿佛本能一般的举动使得周围的人都无法发觉到异样。

    墨荒奇观的观察着,渐渐发现那行走间的倩影似乎散发着无形的气势,那是冷冽如刀锋,一旦触碰到就会血流五砙过滤]钟倘缛缤购纾苯哟捣髟谌诵闹幸话愕谋埂?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墨荒发现自己已经尾随这个神秘美女到一个僻静之处,而美女也消失再四通八达如同迷宫一般的巷道之中。

    【好像有点不对……那个美女总让我感觉有点危险[过滤]……反正都不见了……还是直接回家吧……今天我到底怎么了呢……变得那么奇怪的呢?】转头准备走的墨荒没走几步,一把泛着冷光的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之上。还有一个清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

    墨荒看着那看起来就觉得锋利无比的长剑,顿时咕噜的咽口口水,看了看那不知道何时出现再他背后的神秘美女,正反手拿着长剑架在自己脖子之上。

    不知道为什么,墨荒只觉得自己其实并不觉得多么惊慌,反而那神秘美女身上的幽幽体香更加吸引他。

    五秒不说话那么你就去死吧。

    女侠饶命,我上有八十小孩下有六岁老人,你这样貌美如仙一般的绝世美女一定不会错杀无辜的吧。

    说……

    冷冷的说出一个字,剑更加靠近墨荒的脖子之上,墨荒都可以感觉到那冰凉的触感了,连忙将心底的话说了出来。

    别……千万别……我只是突然觉得你有一种奇怪的吸引力,然后我就不知不觉的跟着你走了……我真的没恶意……女侠饶命[过滤]。

    墨荒看着美女露出沉思的表情,微微向后仰一下脖子,期望能够远离架在脖子上的凶器,但一会之后就不敢动了,因为墨荒只是微微一仰头,剑直接跟进,墨荒甚至可以看到冷光长剑上泛起自己一丝丝的血迹,再动一下只怕脑袋都要搬家了。

    神秘美女被自己的本能举动惊醒,看着墨荒变得可怜兮兮的表情,缓缓将长剑拿下,然后微微手一晃,长剑就消失无踪,墨荒揉了一下眼睛,确认没有看错,是真的消失不见了。

    别动。

    手一抬,直接按在墨荒的额头之上,墨荒感受到那玉手温软的触感,还有双眼看见的一只洁白如玉的玉腕,竟然感到一丝冲动,连忙将这丝冲动压下,灿笑起来说道:女侠……原来你是个魔术师[过滤],刚才变走长剑那一手真是漂亮[过滤]。

    神秘美女只是没有理会墨荒贫嘴的话语,只是低声喃喃说了一句:灵力本能的吸引吗,看来是初初觉醒的呢,不能放着不管。

    [过滤]?什么?

    别问,跟我走。

    墨荒还想多问,但看到面前女子修长凤眉一挑,眼中隐现冷厉,顿时知趣的什么也不问,乖乖的跟随着走了起来。

    时间并不多,我简单的跟你讲一下,你能不能理解随你,我也没耐心教你。

    神秘女子一路走着,虽然话语显得有些不耐烦,但语气依旧清冽冷厉,但声线却清脆动听的如同玉珠落玉盘一般。

    墨荒跟在后面,心不在焉的听着那个动听的声音,但视线却老是不由自主的移到那略紧运动服裤子上显露出来的两条美腿。墨荒心中也觉得诧异,明明自己被卷入了奇怪的事情中,但却没有丝毫担忧,仅有的却是色心。

    【难道我的天赋能力觉醒了……其名为色狼之心?】这个世界不仅仅有人类,暗地中还有妖魔作祟,我现在就是要去斩妖除魔,既然你被我遇上了,那么你就跟我一起去。

    墨荒终于回过神来,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过滤]……真是简短的说明[过滤],先不说真实性,按照漫画定律,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是长篇大论的世界观说明吗,还有重点是还有我为什么一定要去[过滤],难道女侠你斩妖除魔的时候喜欢拉上无辜人民群众来当挡箭牌的吗这些东西以后你自己可以了解得到,我没必要说明,之于为什么要拉上你,那是因为你是一个天生的灵力誟过滤]幽阒钡较衷诨蛊桨参奘驴蠢矗阋欢ㄊ歉崭站跣衙欢嗑茫蝗荒阌Ω迷缇捅谎С缘袅耍ё钕不毒褪浅阅阏庵至槠渥愕娜肆恕?

    听到自己是灵力誟过滤]已ё钕不冻宰约赫庋娜耍慕辜钡奈实溃号馈娴募俚模课揖尤槐涑裳е械囊慌滩耍坎换崮敲次O瞻伞?

    这些你以后自己理解,我只是带你去亲眼看一下妖魔,如果你觉得还想继续下去,我会介绍你去一个地方,你再哪里就可以获得深造,如果不想的话我会封印你的灵气,让你永远如同普通人一样的过[过滤]子。

    墨荒心中纠结无比,隐隐感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但什么都还不了解就要被迫做出选择,总感觉万分无奈。

    那么女侠,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吧,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女侠吧。

    ……我叫叶若秋。

    那我就叫你若秋姐吧。我叫墨荒听见这样貌似亲昵的称呼,叶若秋终于回头仔细看了一下这个男子,身材健壮修长甚至能够称得上伟岸,配上那俊雅的面容显得人颇为英俊,但眉目间挥之不去的天真纯真的感觉让人一看之下就知道这个人年龄不会超过二十岁,叶若秋想起刚才接触到这个男子的灵气,那种中正淳和纯净无比的灵气让她颇感惊奇,能够拥有这样的灵气的人,心底性格也差不到哪里去,随之微微暗自叹了一口气,这样的称呼已经很久没听到了,就连自己都快忘记自己是个女人了。

    随你吧。

    那我们要去哪里[过滤]若秋姐。

    到了。

    墨荒抬头看起,只见到是一间学校,大门上写着异侠女子高中,这个名字让墨荒感到一阵怪异,但看到叶若秋直接迈步走了进去,也没说什么就跟着进去了。

    门卫还想阻拦,叶若秋直接默念了两声,两个门卫就直接呆呆的回到原位,对擅自进门的两人视而不见。

    若秋姐,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进来的,但可不可以帮帮我,这里是女子高中,我一个男人在这里很尴尬[过滤]。

    不知为何,墨荒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女高中生,心底除了尴尬之外就只有一丝不明究竟的戏谑之情,弄的他一头雾水的。

    贴在身上。

    叶若秋看着尴尬的墨荒,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好笑的神情,随之有回复到冰冷玉洁的神情,只是递过去一张符纸。

    墨荒连忙贴在身上之后才问道:若秋姐,这个有什么用?

    能让别人下意识忽视你,只是一个小障眼法而已,别人只要留意的话就能看到呢。

    虽然是这样,但墨荒也觉得安心了许多,因为那些指指点点的的声音少了许多,同时也感到一丝奇怪,一路走过来看见的女高中基本放到外面都能算是校花美女,再这里似乎只能算是平常。

    【难道这所学校只招美女做学生?】带着这样的疑问墨荒向叶若秋问道:若秋姐,这里有什么妖魔存在?

    不知道,昨天这里突然出现一股浓重的异样灵气,所以我过来查看一下。直到现在那股异样灵气都没有消失,真是嚣张[过滤]。

    墨荒看着叶若秋的表情变得无比冷厉,冷厉外边之下总让墨荒感觉到有一股截然相反的炙热存在着,墨荒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这种感觉,但他确定一点,这样表情之下的叶若秋能让他感到不可抑止的恐惧,一个怪异的明悟涌上心头:【这是斩杀万千妖魔所凝聚的杀孽之气,感到恐惧是正常的。】无头无尾的明悟让墨荒觉得奇怪无比,总感觉这些像是别人说的话,但随之摇头苦笑,自己又不是妖魔,为什么要害怕呢。却没发现再心底深处隐隐传来的嗤笑声。

    墨荒随着叶若秋左转右转,在校园中左走右譡过滤]缓蠼胄I嶂校币度羟锿T谝桓霭嗉睹媲暗氖焙颍暮闷娴奈实溃喝羟锝悖Ь驮诎嗉独锩妫磕训勒飧鲅д谏峡危?

    进就知道了。

    墨荒看着叶若秋清冽玉容上隐隐出现的凝重,连那把忽然消失的长剑已经出现在她手中,隐隐覽过滤]善诖母芯醮有闹猩稹?

    叶若秋直接推门而入,墨荒也紧随其后,但当两人都进入,门突然紧关上,同时泛出一丝微蓝的光芒。

    但两人此时都无暇注意门的异状,全部都被课室之中发生的事情惊呆了。

    粗略看过去,起码都应该有四十多个女高中生,此刻全部衣衫半解昏迷一般的四处趴伏着,月白校服被撕烂,各式[敏感词]罩[过滤]丢了一地。

    叶若秋微微一扫视,几个还保持清醒意识的女高中生微微低声哭泣着抱着被撕烂的校服蹲在墙角,一脸惊慌恐惧的神情,看的叶若秋怒火冲霄,因为几乎全班的数十名女高中生全部受到侵犯,那伤痕累累还滴着处女鲜血的下身和少女身上的青红捏痕昭示了这些女高中生刚才受到的强暴。

    叶若秋看向课室中的正中间,一字一句的从紧咬的牙缝中吐出,凤目圆挣中燃烧着冰冷至极的杀意火焰:都……是……你……[过滤]……的……吗……

    墨荒看的目瞪口呆,数十名美貌女高中生被强暴的现场,除了一丝丝不忍之外还让他产生了真壮观的感叹,同时扫视过那些半[过滤]女体的时候一阵欲火升腾而起,墨荒连忙压制住。

    【喂喂……我不是禽兽[过滤]……这个时候我应该感到愤怒和悲伤……不应该感到暗[过滤]的[过滤]……】心理这样想着,一边往叶若秋说话的地方看去,一个深蓝发丝和双眼,但却一丝不挂尽显妙处拥有如同牛奶一般的白腻肌肤的美丽女妖魔站在那里,墨荒第一眼就看出是妖魔,因为不会有人类头上还有一根独角。

    虽说墨荒知道那个是妖魔,可能是造成这一切的元凶,但出奇的是却无法对那个女性妖魔升起任何的愤怒。墨荒疑惑的想到,难道自己被那女性妖魔的美貌诱惑了?

    [过滤]……也能算是我[过滤]的,托这些漂亮女高中生的身体,我的皮肤白了很多呢,我最喜欢现在这样白白的皮肤了。

    那么去死吧,妖魔叶若秋一声愤怒至极的斥喝,然后一道清冷剑芒蓦然闪起。

    我不叫妖魔,我叫深蓝。

    唤作深蓝的女妖貌似苦恼的嘟哝了一句,仿佛对名字的事情相当执着,一边说着一边漫不经心的伸出左手一夹,叶若秋的剑直接被握住了。

    叶若秋一惊,樱花色的双唇用力抿了一下,显得神情凝重无比,深深的感受到名为深蓝的女妖蕴含的那份强大,灵力运送至剑上一扭一抽,深蓝不在意的松开了手。

    叶若秋闪电般飞退准备重组攻势,凤目紧盯着深蓝,同时说道:墨荒,你快跑,我失算了,这种等级的妖魔不是你能参与进来的。

    还没等墨荒说话,深蓝的话语就响起:门已经被封住,不打倒我你们两个谁也别想跑。

    墨荒此时脑海复杂无比,杂思纷呈而起,流淌在脑海的是一连串动漫游戏情节,让他情不自禁的再心中发出哀鸣:【突遇的除魔美女,突然被卷进的男性路人,然后是危机中的敌人,诸天神魔再上[过滤],这么恶俗的桥段如果如果有选择的话,我希望我今天没有出门[过滤]……我从来没奢望过自己是男主角,但我更不希望我现在是配角[过滤]。】莫名存在的隐隐的嗤笑声变得更为愉悦……

    墨荒你退后,自己保护自己吧。

    说完叶若秋出剑强攻,灵力运转之下身影若风,剑影重重。

    但即使是墨荒这样的门外汉一看也知道情势极为不利,因为深蓝仅仅是意态从容的站在原地,纤手微拨就将叶若秋光晕散发的长剑打开,一点也看不见半分空手的弱势。

    叶若秋玉容上无悲也无喜。只有眼神中冷冽寒光中蕴含炙热燃烧的杀意火焰,即使是在杂物多多的课室,即使周围无辜女高中生成为负担,依旧不能让手中的剑光有一丝动摇。

    墨荒看着战斗的两人,只能将这些昏迷的女高中生搬离开来,防止这些无辜生命遭到危害的同时也为叶若秋创造战斗环境。

    但微微晃神间看着叶若秋战斗的身姿,寥寥数字浮上心头。

    【剑意如歌,歌中悲啸】看着叶若秋那倾尽一切全神贯注于战斗中的身姿,剑光流转间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散落再四周,不知道为什么,墨荒从叶若秋的剑光中感到愤怒的执着和悲伤的哀默,截然不同的感觉和翩然飞舞的身姿,一股莫名悸动感觉袅绕再墨荒的心头。

    随着莫名悸动的感觉袅绕着,墨荒原本心中不真实的戏谑之情渐渐消去,取而代之的是担心和焦虑,墨荒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怎么回事,但接下来莫名的愤怒涌上心头,愤怒的感情极度复杂,那是仿佛冥冥感觉得到自己有可以改变的力量,但却根本找不到力量再哪里。

    【咦……有趣……那么接下来呢……】莫名的嗤笑声第一次改变语调,从恶意的戏谑转为惊异的好奇。

    深蓝原本无聊的表情突然凝重起来,仿佛再聆听着什么,半响之后变成认真的神情说道:再人类中你也应该算是不错的强者吧,但是很抱歉,接下来我要认真了。

    然后举起纤手,五根修长的手指一根根收拢紧握成拳,随着深蓝紧握的拳头,叶若秋神情变得凝重无比,因为连周围的空气乃至空间都仿佛被面前这个妖魔紧握再手中一般变得凝固,暴风雨来临前一般的急迫感不断的袭击着叶若秋的每一根神经,叶若秋凝重举剑,剑上光辉变盛。

    随着深蓝拳头上渐渐散发出蓝色的光辉,空气中那股仿佛压倒一切的气势冲霄而起。墨荒直觉的知道,这一招叶若秋绝对挡不下来,不知道为何,墨荒本能的准盵过滤]锨白柚梗路鹱约河凶阋哉绞ひ磺械牧α恳话悖嬷⑾肿约旱纳硖逶倨蒲蛊戎乱欢膊荒芏?

    墨荒本能的感到无上的愤怒,虽然理智知道很荒谬,自己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第一次卷进神秘事件之中没吓晕已经很好了,但本能产生的怒气仿佛能焚烧整个天地一般,不甘的怒吼再心中响起:【给我动起来[过滤]……动起来[过滤]……我应该可以的……我应该拥有足以改变一切的力量的[过滤]……天不能拂我心……地不能逆我意……我应该拥有这样的力量的[过滤]……】随着心中怒吼,墨荒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渐渐的动起来,仿佛挣脱了什么无形的枷锁一般,一股本能熟悉但记忆却又陌生的力量渐渐升起。

    【哈哈哈……有趣……太有趣……居然能做到这一步……但是晚了[过滤]……】如同莫名存在的声音所说一般,当墨荒能够运动身体的时候,却发现深蓝霸道强猛的一拳已然打出,时光空间仿佛被切割开来,当双眼看到的时候叶若秋已经全部吃下这一击,但过程却慢慢的展现出来,如同慢动作一般呈现再墨荒眼中,深蓝一拳击出,无形力场充塞着整个空间,充当障碍物的课桌椅子全部化为飞灰四散而去,叶若秋看着这绝猛一击,明艳脸上露出一丝仿佛解脱和不甘混合的笑容,剑上灵力光辉催到极限,双手持剑如刀一般直劈而下。

    但令墨荒感到绝望的是,那剑上的白色灵光和那把剑再接触的一瞬间变成如同课桌一般,龟裂粉碎然后渐渐化为飞灰,然后叶若秋倩影如同飘零的落叶一般飘飞再半空之中,除了如同散落蝴蝶一般散落的碎衣衫之外,还有一股鲜红的血线如同彩虹一般漂浮再空气之中。

    墨荒痴呆的看着那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倩影和那鲜红的血蟍过滤]屎斓难咴诳问掖盎д誟过滤]进来的阳光照耀之下,竟然闪烁着妖艳的美感、砰……叶若秋撞在墙壁之上,又是一股鲜血从她口中喷出,凤目迷离面如白纸。

    【竟然会死在这里……不过也算了……我也累了……只是可惜那个人了……早知道不应该那么多事带他来的[过滤]……】墨荒无神的双眼和叶若秋迷离失神的双眼相交,似乎瞬间明白对方想说的籟过滤]?

    【她在后悔和担心我……】【他为我感到愤怒和悲伤吗……为什么呢……仅仅是第一次见面的人,第一次见面就将他带入死境的人……】再墨荒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拳头已经快要轰到深蓝面前,带着全部的愤怒打过去。

    不……不要……

    无力的低声话语无法传到被愤怒的怒焰充斥大脑的墨荒耳盵过滤]罾读成下冻隽丝嗄占性幼挪话驳纳袂椋醋拍侨返慕ソタ拷兄植恢赖不故遣坏埠玫牟恢搿?

    【深蓝……接下来听我的指挥……】深蓝蓦然轻笑了一下,挥手打去,拳掌相交之下罡风四[过滤],闷雷一般的轰鸣响起。

    反震的力道庞大无比,但墨荒却一退未退,反而更进一步,嘴角渗出一丝血迹,拳头带起轰鸣破空爆音。

    不需要招式,不需要任何思索,只需要倾尽自己一切的愤怒,只要想要打倒,无论是虚无的天空还是厚重的大地都能完全粉碎,这就是此刻墨荒全部的心神。

    深蓝原本只是出了一部分力量,但随着墨荒的狂速重拳轰击,也开始招架不住,更甚的是深蓝开始觉得每接一拳那拳意之中焚烧一切愤怒直接轰到自己灵魂之中,仅仅是一会,连灵魂都开始出现了一丝混乱和动摇。

    叶若秋强打[过滤]神看着,一边试图运灵力缓解自己的伤势,一边心中诧异无比,那个强悍的妖魔深蓝居然完全处在下风,是完完全全的被压制住,连溃败之势都已经显露出来。

    但叶若秋察觉到,随着墨荒的狂乱全力轰击之下,传来的灵力波动没有丝毫减弱,反而随着轰击愈发的高涨,仿佛无上限一般的成长着,此刻再墨荒身边已经出现了气雾一般的灵气波动。

    但令叶若秋不安的是,那灵气波动是漆黑色的,带着无尽的不详,双眼直视之下仿佛看到无尽深渊,深渊中潜藏着无数凶厉恶魔。

    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叶若秋脑海闪过这个念头,墨荒那脸上的纯真之色渐渐消退,一股邪异的感觉渐渐出现,那仿佛黑暗中的神像一般深邃不可测带着无尽威严的邪异。

    墨荒……不能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你就不是你自己了……

    全力喊出这一句话的叶若秋再吐出两口鲜血之后又嘘嘘的喘起气来,心中的忧虑不可抑止,以那发挥的力量看来如果墨荒在这里堕入魔道,那么这个世界上恐怕会多了一个恐怖妖魔。

    叶若秋的呼喊让墨荒渐渐混沌的意志为之一清,清醒过来之后,那漆黑不详的灵气大幅度的消减,深蓝看到破绽,战斗本能支配下諿过滤]澜蝗涑觯俳咏氖焙蛉辞啃懈谋湮恢么蛟谀牡募绨蛏稀?

    【奇怪……这种等级的同化侵蚀下还能说挣脱就挣脱……这就是爱吗?

    开什么玩笑……鸡皮都悚起来了……嘛……不过也算了……继续下去深蓝也不一定受得了了……】墨荒喷出一口鲜血,被强悍力道打的飞退,直接飞撞到叶若秋的旁盵过滤]⒘缴艘度羟镆桓霭残牡难凵袼档溃篬过滤]哈……若秋姐……放心我没事……我们一定能活着回去的……

    叶若秋喃喃的嘴巴动了一下,想说什么但却又是一口鲜血,显然体内的伤势不轻。墨荒将担忧放到心底最深处,双眼凝视着渐渐靠近的深蓝。

    【左手完全动不了,刚才那种力量也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点,关键时刻总不能指望暴走吧,幸好我察觉到了……应该有成功的希望……如果不成功只有死而已……拼吧……】墨荒缓缓站起来,嘴角勾出一丝疯狂的笑意,双眼中那是猩红的滚烫的熔岩之色,深蓝停了下来,仿佛觉得自己是跟自己最讨厌的宿敌炼狱战斗一般,同样是要焚尽一切的疯狂战意。

    墨荒缓缓走起来,然后小跑,最后是狂奔,那狂野的冲击之势无端由来让人联想到巍峨高山崩坍之时,那不可阻挡碾碎一切的恐怖,每一声踏步都如同天神擂鼓,带着狂热的震撼如山倾之势一往无荹过滤]?

    叶若秋迷离的看着那个冲锋的背影,恍惚间遥远从不褪色的记忆浮上心头,那是一个让她倾心不已的背影,为了掩护她而绝死冲锋的背影,两人的背影恍惚间重叠再一起,如同杜鹃泣血一般的话语从她口中吐出:不要……为什么……当初也是这样……为什么现在也是这样……

    墨荒没有听见这句话,因为他全部的心神都凝聚到深蓝的身上,高抬起右手,借着冲锋之势做出全力一击的准备,而深蓝握拳凝重的准备应对。

    接触的一瞬间,墨荒改变姿势,以受身缩肩凌空跳起用肩背撞去,深蓝毫不客气的一拳打去,但再拳肩相交的一瞬间,深蓝惊异的发现墨荒的撞击没有一丝力道。

    墨荒口中大口大口的喷出鲜血,用比冲锋还快三倍的速度被击飞,就在深蓝惊慌诧异之际,墨荒已经被击飞到叶若秋身盵过滤]氖忠怀鹨度羟锏氖郑畔乱坏庞昧τ酶涌衩椭谱蚕蚯奖凇?

    轰的一声,墙壁被撞开一个大洞,墨荒去势不减,就这样拉着叶若秋一路后撞,又在撞破一面墙壁之后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再半空之中,再半空一个后空翻,将叶若秋抱在自己怀中然后落地。

    一落地之后不管不顾往前只冲而去,墨荒回首一看,深蓝正站在撞开的洞中,貌似苦恼的看着自己逃跑。

    叶若秋瘫软的被抱在怀中,看着身上白色运动服被男子不断流出的鲜血染红,心中一股想哭的感动感已经盈溢在眼眶。

    墨荒无暇去看怀中玉人的表情,只知道专注于逃跑,身上每一丝力量都拿出来运动双腿,他早察觉到以深蓝为中心,整个班级所在都空间都被深蓝的灵气笼罩住,即使自己偷偷用力猛踏地面,直觉记忆中自己连钢块都能打出洞来的力道却无法踏碎一块小小的教室地砖,就知道那仿佛动漫小说中强者领域的玩意自己是无法打破的了,但他却发现,深蓝再打中他的时候领域会出现极大的动摇,察觉到这点的墨荒毫不犹豫的决定一搏,以硬吃一击为代价趁着领域动摇之际逃出来。

    至于逃出领域之后能不能逃出生天墨荒已经无暇去想,因为他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其他只能再看了。

    【做的不错……如果这样下去说不定真的能逃出去……但是真的逃出去的话下面的戏码就没有了[过滤]……还是给我留下来吧……】莫名的声音带着轻笑说道,墨荒顿时觉得浑身的力气和体内的所有灵力全部莫名消失掉,奔跑的姿势再也无法维持,再摔倒至极只能尽力抱住怀中玉人不让其受伤,然后用自己的背来承担一切。

    你……没事吧……

    没事……但却没力气了……你还有力气吗……别管我……快逃……逃出去我还有一线生机……

    墨荒的要求让叶若秋紧咬秀唇,用力之大简直能咬出血来,眼神历经迷茫悲伤恍惚之后化为坚定:我不会逃的……要死也一起死……

    叶若秋挣扎起来,拉着墨荒拉起来,不顾男女之防让墨荒的头靠在自己胸前,艰难的往前走着。

    没走两步,一个令两人绝望的声音响起:不要逃了……你们两个一个也逃不掉,我很喜欢你们两个……我们玩一些很好玩的游戏吧……

    深蓝缓缓靠近,语态暧昧的说道,叶若秋艰难转过身子,已经决定使用同归于尽的法门来战斗,但却被深蓝鬼魅一般的突进手指轻点再叶若秋的额头上,顿时叶若秋也好像墨荒一样力气连同灵力一起被抽走。

    看着瘫倒喘气的两人,深蓝微微一笑,然后一挥手,三人再度出现再战斗的那个班级之中。……

    第三节:爱欲洁莲,神魔难辨你倒地想要怎么样……

    倒在地上喘气不已的叶若秋只能用眼神愤恨的看着,然后低声用平静的语气问道,深蓝微微一笑蹲下,手拭去叶若秋玉容上沾上的灰尘,然后轻声说道:我想怎么做,你看着周围那些可爱的女孩们的下场,你还猜不到我想怎么做吗?

    叶若秋看着周围四处零散衣衫破烂,被施暴到昏迷的女高中们,心情虽然有所波澜,但仍旧平静,多年斩妖除魔早就见多了诸多人间惨事,即使听到自己即将遭遇到强暴也一样,只是平淡的说道:你想怎么做都没所谓,如果你肯放过他,我会心甘情愿的配合你的……

    墨荒的双眼几乎快要喷出火来,但即使再愤怒,刚才那爆发出来的力量此时仿佛被深深锁住,根本没有出现,深蓝痴笑了一笑,面容妖艳至极:不行哦……你们两个都是我重要的玩具哦……一个都不能少。你看看你……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要弄得那么脏呢,来……我帮你弄[过滤]净哦

    深蓝话语非常温柔,但手上的动作却显得[敏感词]暴,衣服被撕裂的斯斯声响起,叶若秋的运动服再深蓝的撕扯下渐渐变得破烂起来,春光四[过滤]。

    叶若秋闷哼一声,闭上双眼不想再看下去,但心中有着一丝隐晦的庆幸,深蓝外貌是个不逊色于自己的美貌女子,比起那些长得奇形怪状丑陋不堪的妖魔,自己落得这样下场已经很好了。

    叶若秋的衣衫渐渐化为残片落在地上,傲人美丽的玉体暴露在空气之中,深蓝再扒光叶若秋,让她仅穿着胸罩和[过滤],然后从后面把叶若秋抱了起来,对着墨荒说道:你也应该很喜欢看的吧。那就让你看看吧……

    不……不要……

    虽然心生绝望,但将自己的酮体暴露在墨荒眼中,却让叶若秋发出了哀羞的低鸣,墨荒看的双眼呆滞,只知道呆呆的看着那同样白色的胸罩和[过滤],还有那平坦纤细的腰肢,再叶若秋哀羞的扭动身体之中,那饱受锻炼的却依旧柔嫩的腰部左扭右扭间荡漾出柔媚夹杂力量的美感。

    你看的不够仔细哦……最漂亮的就是这对美腿……真漂亮[过滤]……

    深蓝将穿过叶若秋的腿弯,然后将其两腿美腿高高举起,墨荒发自本能的认同深蓝的话语,叶若秋高挑的身材很大一部分来自这两条修长的双腿,在深蓝的举起动作之下,两腿美腿紧绷肌肤更显美感。

    好了……让我们来看看最美的地方……

    深蓝媚笑着将手伸到叶若秋的胸罩之上,手指一挑胸罩就断裂掉落,一对傲然向天的玉[敏感词]提拔的玉立着,墨荒忍不住吞咽了一下,虽然是被威胁着,但那[敏感词]靡的场景仍然让他的愤怒渐渐消去,色心渐起。

    不行哦……[过滤]那么小……以后要变得更大哦……

    深蓝指尖轻抚着叶若秋的玉[敏感词],媚笑说着,然后手缓缓下滑,叶若秋连忙用余力夹紧双腿,但却无法阻止深蓝的手,遮盖处的最后屏障被解开,那萋萋芳草之处桃园蜜处显露出来。

    恩[过滤]……墨荒……不要看……求你……

    叶若秋看到无力阻止,只能用哀鸣语气祈求着墨荒不要看,但这样的哀鸣虽然让墨荒闭上了双眼,但却更加的血气上涌。

    嘻嘻……不让他看吗……没想到你那么害羞呢……如果这样的话以后我可是有的玩的了哦……

    你在做什么……

    叶若秋惊慌的话语让墨荒睁开双眼,看见的是深蓝缓缓的融化,然后覆盖到叶若秋身上,片刻之后一身跟刚才一模一样的素白运动服又出现再叶若秋身上。

    叶若秋等到深蓝化为自己的衣服之后,觉得一股暖暖的热流流到自己体内,然后伤势飞速的愈合,连消失的力气和灵力都回复了回来,连忙站起来鼓动灵力想要将深蓝化为的衣服爆开。

    没用的哦……现在我已经掌管你身体的一切了哦……看来我需要给你点记忆才行呢……

    叶若秋随即发现自己无法动弹,连灵力也无法运用,然后身体蓦然传来一阵异样,使得她跪倒在地上,眼波流转似乎快要哭出来,两手按在胸前,飞霞满脸显得俏媚无比。一直冷冽冰霜的叶若秋突然露出这样的表情,墨荒觉得担忧无比,连忙问道:怎么了若秋姐……你再对她做什么……

    我现在穿在你的若秋姐上面,你猜我再[过滤]什么呢?嘻嘻……我现在正搓你的若秋姐的[过滤]呢……我可以深入她的每一个神经,让她强制获得快感呢……

    化为衣物的深蓝发出嘻嘻的调笑声,虽然墨荒看不出叶若秋此时深蓝所化衣服有任何异动,但叶若秋那娇媚的神情可以明显知道此时她的感觉。

    [过滤][过滤]……墨荒……别看……[过滤]……杀了我……墨荒……别让我受这这种屈辱……

    叶若秋表情哀羞娇媚至极,闭上双眼想要看意志来抗衡这股快感,却发现是徒劳无功,深蓝没那深入到每一根神经中强制刺激的力量让她无法抵抗,仅仅是数秒这股火热的快感似乎连灵魂都要迷失,没等墨荒回答,深蓝痴痴调笑声又响起:不错嘛,小若秋,这可是一般女人时候才能获得的快感哦,再源源不断的刺激之下还能反抗,不过你不用指望墨荒能够杀你了,附身再你身上的我现在可以防御力上升了数倍,凭他可是没办法的哦……那就让我再给你更多的刺激吧,现在我仅仅是刺激你双[敏感词]上的神经,接下来可要换下面了哦……

    再深蓝说完之后,叶若秋猛然弯腰,发出了尖锐的尖叫,白玉一般的玉容上泛起绯红的红晕,浑身都发出了颤抖。

    嘻嘻……不错呢,时的表现很棒呢,也让墨荒看看你的表现吧……

    再深蓝的[过滤]纵之下,不断颤抖的叶若秋坐在地上,然后对着墨荒m字形张开美腿,然后双腿之间的运动服布料就这样消失掉。

    墨荒看着叶若秋此时被强制曝光的下阴,原本禁闭的玉缝此时犹如有自己灵性一般开合着,两瓣[过滤]充血变得粉红,连阴蒂都高高的[敏感词],一股股的半透明的白色水液从里面喷出。

    这么样……小若秋下面是不是很漂亮呢,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潮吹哦,告诉你一件事,原来小若秋还是处女呢……给你看看证据不受控制的叶若秋一边徘徊再无尽的恐怖刑罚之中,一边哀羞无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掰开自己的下阴,向面前这个男孩展露自己的处女膜。

    说不出是灰白还是粉红的处女膜展现在墨荒面前,让此刻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力气又回来了,不过全部集中再胯下之物中。

    无尽的加上耻辱的侮辱,叶若秋立刻陷入了昏迷之中,但下一个瞬间又回神过来继续徘徊再这无尽的之中,只有深蓝的话语响起:小若秋,忘了告诉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仅仅没办法昏迷,就算你发疯了我也可以回复你的[过滤]神,你只能永远受我的[过滤]纵……好好的感受这一切吧。

    恐怖的下场使得叶若秋心防完全失守。

    妖魔……[过滤][过滤][过滤][过滤]……该死……

    继而沉沦进永远的之中,口中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动人娇吟,让周围的空气都染上了粉红的春情,墨荒此时心理无比复杂,有男人本能的兴奋也有愤怒,还有三分不知所措。双眼不知道是继续看好还是闭上双眼比较好。

    小若秋,先放过你吧,先完成我刚才没有完成的事情吧……嘻嘻……

    再深蓝的[过滤]纵之下叶若秋站了起来,半透明之下产生的潮吹[敏感词]水依旧再喷涌着,然后走向此时依旧墙角边上恐慌不安但还清醒的女高中生们。

    叶若秋依旧带着时候的娇羞媚态,一路走着地上清晰的流下一条[敏感词]靡的水蟍过滤]叩骄疟ё∽约捍汗馑腫过滤]的女高中生面前,直接拉住头发拉扯起来。

    女高中生完全不敢挣扎,只是低声哭泣双手护胸,神态凄迷至极。

    整班就你们三个还没来得及受孕了……好好享受被强暴开苞之后的受孕内[过滤]中出吧,嘻嘻……

    深蓝发出嘻嘻笑意,[过滤]纵着叶若秋的身体一把抱住这个长发的女高中生,叶若秋不断所带着的魅惑之意配上女高中那惊慌靓丽的面孔,竟然让墨荒产生了一股赏心悦目的感觉。

    然后墨荒发现再叶若秋不断潮吹喷出[敏感词]水的阴[过滤]竟然凭空出现了一根[敏感词]白的棍状物体,然后这根棍状物体如同触手一般伸缩舞动,直接探进女高中生那伤痕累累的蜜[过滤]之中。

    [过滤]……不要……求你放过我……我不想怀孕……

    不行哦……被[过滤]到怀孕才是你们生存至今的生命意义哦……嘻嘻……好好享受吧……等你们以后肚子全部大了之后我还会来探望你们的哦……

    再深蓝发出邪恶的宣言之后,女高中生被抱住的身子如同叶若秋一般猛地颤抖起来,再深蓝的力量之下,与叶若秋这样身经百战的强悍体质比起来区区一个女高中生简直不算什么,仅仅再十数秒,女高中生就翻着白眼如同其他的同学一般昏迷了过去。

    剩下的两个女高中生恐惧的翻爬到墨荒身盵过滤]砬笞耪飧鲈蠓⑸裢哪凶幽鼙;に牵盍脚氖悄拇丝淌ЯΦ纳硖辶房匆谎鄱枷缘梅蚜Γ揪褪怯行奈蘖Γ荒芸醋旁偕罾禰过滤]纵之下的叶若秋优雅的迈步而来。

    将两个女高中声按到再墨荒身盵过滤]缓笙窀詹乓谎陀杷俏奚峡旄械耐币踩盟鞘茉小!?

    写在后面的话:写第一节的时候我的u盘自动格式化了,写第二节的时候我想拿u盘出去找朋友帮忙弄下,可是再路上弄丢了……

    所以再多年[过滤]心积累收集的小说动漫全部消失的情况之下,我自暴自弃的放弃了肉戏,跑剧情去了,也算是侧面补完一下主角的,不至于快完结了主角都还是自走[过滤]。

    下章是叶若秋的mc调教。

    话说我写战斗场面的时候,似乎写的感到有点古怪,但又说不出哪里古怪……无语…………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