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22章 爱欲洁莲,神魔难辨

第22章 爱欲洁莲,神魔难辨

    第22章爱欲洁莲,神魔难辨

    *********************************

    写在前面的话:老实说对于叶若秋的心上人,也就是自在另外一本书《洪荒》的男主角,我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和王大明一个样的性格,同样是让人感到很不[过滤]的龟缩性。

    嘛,不过也算了,反正当年这样的主角却带给我很大的感动,不过那个叶海不会登场了,叶若秋的篇章其实我原意是打算补完主角性格的,没有什么ntr元素也没重虐口味。

    顺便祝大家元旦快乐!虽然早了一天

    *********************************

    第一节:血色回忆,芳心难安这里就是我的家了,我父母双亡,只有我一个人住。

    墨荒神色复对着叶若秋说道,回答的却是叶若秋,只见她闭上双眼神情麻木,声线依旧是那清脆的声音,但语调却是深蓝那天真的语调。

    好简陋的房间[过滤],不过还可以将就了。小若秋也应该累了吧……嘻嘻,了那么多次。

    深蓝依旧化为运动服穿在叶若秋身上,全无反抗能力的叶若秋只能闭上双眸任由深蓝[过滤]纵自己的身体,只有脸上依旧没有褪去的红潮表示她刚才遭受的待遇。

    墨荒环视自己的家,没有多少家綶过滤]蚣虻ササ囊皇乙惶姆孔樱写灿械缒杂幸鹿瘢苡幸还善嬉斓哪吧猩穑米约和耆惺懿坏秸馐亲约杭摇?

    深蓝,你倒地想要做什么。

    嘻嘻,难得找到那么好玩的玩綶过滤]比灰婢靡坏憷?

    明白到这个玩具中还包括着自己,墨荒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被深蓝蹂躏的够惨,连叶若秋生死都被深蓝掌握在手中,但出气的墨荒心中完全生不起对深蓝的怨恨。

    小若秋真不可爱,现在居然变得跟木偶一样,太没趣了……

    叶若秋现在只能用这样无声的沉默眼神来反抗,虽然知道只要深蓝愿意自己连闭上双眼的权利都没有,但却依旧用这样的方法来证明自己的灵魂依旧没有堕落。

    嘻嘻,小若秋既然你不肯说话,我只有通过我的办法来了解你的一起了哦,灵魂之眼招来。

    随着深蓝的话语,一个漆黑的水晶球出现在虚空之中,然后直接莫入叶若秋的身体之中。

    小若秋你知道吗,灵魂之眼可以作用于灵魂的宝綶过滤]灰褂盟愕囊磺卸悸鞑还遥衷诰腿梦依纯纯茨愕乃幸磺邪伞?

    叶若秋猛地抱头蹲下,玉容出现一丝丝痛苦的扭曲之色,墨荒大为担心,眼神有怜惜有担忧还有自己没察觉的一分莫名感觉,但却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战斗时候涌现出的灵力完全消失无踪,好像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这样的无力感更加的加深了墨荒的不甘。

    嘻嘻你放心吧,看你那担心样子,你的若秋姐不会有事情的……

    叶若秋玉容带着痛楚的扭曲,口中吐出的是深蓝那好玩淡然的语调,痛苦的神情和淡然的话语形成了扭曲违和的景象。

    我看看[过滤],出生在普通人类家中,被昆仑牧童收为徒弟,接下来呢……

    不要不要……

    脑海记忆如同书本一般被一页页的翻开,无论是多么,无论多么不愿意的事情,都完全被深蓝看在眼里,比起脑海的痛苦心理的无力和痛苦更加深刻。

    [过滤]哈,小若秋的初恋是自己的师兄,叫做叶海是吧……真是个废柴的男人[过滤],居然没有发现小若秋的暗恋……

    听见这些话语的时候,叶若秋放佛被触及到了心底最深的秘密一般,玉容的冷冽之情渐渐换上了一丝惊慌,如同剑锋一般如锋芒冷冽的表情渐渐被小女儿神态所取代,而墨荒听到叶若秋的初恋,心理升起一丝不知道什么滋味,抚心自问之下,知道那叫嫉妒……

    别说了,别说了……

    嘻嘻,怕什么嘛,也让你的墨荒弟弟听听嘛,毕竟他今天可是拼了命来救你呢……[过滤]哈,我看到了,原来那个叶海也是喜欢你的,但你将自己的暗恋之心藏的太好了,他看到你冷若冰霜的样子,自卑之下完全不敢对你表白,真是好笑[过滤]……

    深蓝随性而为的嘲笑让叶若秋无法从那些原本应该是温馨的回忆中感到一丝快乐,只有无尽的尴尬和痛苦。

    互相暗恋的两人,就这样隐藏着自己的心意过了好几年……真是无趣……[过滤]有趣的来了。让我看看,这段应该是小若秋你最重要的记忆吧……

    不……不要……

    嘻嘻……再一次斩妖除魔之中,遭遇到血焰的包围,再用生命掩护你撤退的时候叶海对你表白了,那个时候你才知道那个傻瓜的心意对吧,可惜已经晚了,等你找到救兵回来的时候那个傻瓜已经和那些妖魔消失再爆炸的火焰之中了……

    一直未愈合的心理伤口再一次被掀开,下面全是从未停止流淌的血泪,叶若秋不知道多少次午夜梦回,那貌不惊人的男子身上到处淌血,却带着羞涩的笑意对自己表白心意,最后决绝的冲锋,就只是为了让自己逃生,和自己带着救兵来到看到却只是一片火海,那个男子最后连一丝尸骨都无法找到。

    泪珠开始再叶若秋眼角流淌出来,痛苦的回忆完全击溃了她的心理防蟍过滤]沟盟ё磐房奁牛乃底挪灰盗耍灰偎盗耍路鹗苌说男∨⒐碌サ亩自谄岷诘慕锹洌诖啪仁耆粗挥新淇铡?

    墨荒紧握着拳头,将自己心中复杂的心思完全抛弃掉,本能的做出了最好的举动,手刀一挥之猛砍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再叶若秋的脖后,让叶若秋嘤咛一声昏迷过去。

    墨荒,这样不行的哦,没有我的允许,小若秋连昏迷都不行的哦。

    下一个瞬间叶若秋就被深蓝弄醒了,但这一瞬间发生的让叶若秋略微镇定了下来,抱着自己双腿将脸埋在其中继续不言不语,只有不住垂落的泪水反映着她的心情。

    下面的记忆就是不断的斩妖除魔,真是可惜呢,抱着对那死人的思念让自己一直孤独,那么漂亮的女孩子连初吻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以后就让我来教会你什么才是属于女人的快乐吧。

    说罢之后深蓝[过滤]纵着叶若秋的身体一把抱住了墨荒,墨荒感受到那温香满怀,手足无措的想要推开,却发现叶若秋抱的极紧。

    深蓝,放手……

    嘻嘻,为什么要放手呢,难道小若秋不漂亮吗?还是你喜欢小若秋主动点,这也是没问题的哦……

    叶若秋抬起头看着墨荒,紧咬秀唇想要制止身体的异动,但却是徒劳无功连双眼都无法闭上,只能直视着墨荒,然后双唇被深蓝强制[过滤]纵,断断续续的话语从她口中吐出:墨荒,我喜欢你,抱我……

    叶若秋玉容泪痕未[过滤],神色灰暗悲痛,自己不但连记忆都被毫不留情的翻查,现在更是被迫用自己的口向示爱,其中伤心无力悲痛难以言喻。

    即使知道叶若秋是被[过滤]纵的,但墨荒心中却暗自升起一股莫名的窃喜,这股窃喜让墨荒觉得自己有些低劣。

    既然小若秋都已经对你示爱了,那你还在等什么呢,把小若秋抱上床慢慢玩吧……嘻嘻深蓝化为的运动服渐渐突然大变模样,一阵蠕动之后就变一套洁白带着华丽裙摆的婚纱长裙,然后叶若秋看着自己这身象征女人幸福时刻的婚纱,眼神流露出惊恐,但口气却用自己从来没用过的甜腻口吻说道:墨荒,来抱我上床吧,今天我的初夜是属于你的。

    墨荒看着叶若秋穿着婚纱用甜腻的口吻向自己发出邀请,心中一荡欲火升腾,但叶若秋那秋水一般的双眸中的恐慌悲伤和羞耻却让他大为不忍,用力一推叶若秋,将叶若秋推开后说道:深蓝,我不会这样做的……

    是吗,真可惜呢,既然你不愿意的话也没所谓,再你家附近不远处有一些流浪汉,我想他们一定会很愿意今天晚上能玩到一个千依百顺的新娘子的,嘻嘻。

    叶若秋今天已经多次受到打击,往[过滤]的坚强和自尊渐渐被深蓝粉碎掉,再深蓝揭开血淋淋的回忆之后更是让叶若秋好像回到了儿童时代一般的脆弱,现在听到深蓝的打算更是更为恐惧,紧接着自己身体动了起来往门外走去,显然深蓝所说的不是恐吓。

    不行……

    墨荒猛然抓住叶若秋的手,然后叶若秋回头看着看着墨荒,与惊恐眼神不符的是甜蜜的笑容:墨荒,你倒地想要怎么样[过滤]。

    我才要问你倒地想要怎么样……还有不要用若秋姐的嘴说籟过滤]?

    别忘记你们两个的生死都掌握在我的手中哦……嘛不过算了,凭你今天和我战斗时候的表现,这样的小要求还是可以的……

    深蓝没有再[过滤]纵叶若秋的嘴来发声,然后[过滤]纵叶若秋的手提起婚纱裙摆对着墨荒说道:你看,这里是不是已经变成蓝色了呢,这是我今天为了让那些可爱的女孩子门怀孕造成的消耗呢……

    墨荒看着裙摆处已经变成半透明一般的水蓝,加上深蓝的话语,一个猜想突然浮现出来,不可置信的说道:难道你的身体全是?

    没错哦,我的身体里面全是[过滤]哦,我最喜欢[过滤]了,让[过滤][过滤]在我身体里面好好的保存起来,这样我就可以变得白白的了,我讨厌蓝色,所以既然你不肯帮我补充我就只有去找其他男人补充了……嘻嘻。

    深蓝说着[敏感词]邪的话语,但却用天真理所当然的口吻,这样的口吻更让墨荒领悟到深蓝非人的本质,墨荒思前想后,最后一咬牙说道:深蓝,我帮你补充,你不要去糟蹋若秋姐。

    墨荒不要……

    叶若秋再深蓝放松[过滤]纵之后艰难的用口说着,神情挣扎至极,但深蓝调笑的话语击碎了她的挣扎:既然小若秋不愿意的话,那么就出去找那些流浪汉吧,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小若秋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说不定会很愿意为你[过滤]尽人亡呢……

    一方面是墨荒,另一方面是流浪汉的,叶若秋此时心神难定,往[过滤]的冷静和[过滤]明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只觉得只有满心的羞耻悲伤,但却不知道这种复杂的难安的情绪也是灵魂之眼的暗中影响,灵魂之眼再深蓝的[过滤]纵之下,不断散发着波动,将叶若秋的种种情绪不断放大,让她难以安定静下心来。

    叶若秋随之但想及是自己将无辜路人墨荒拖进这个境地,也是他为自己绝命一战,恍惚之间又回想起昔[过滤]那为自己绝死冲锋的背影,再无可奈之之下竟有一丝甘愿之意。

    深蓝立刻察觉到了叶若秋的心理活动,然后嬉笑说道:似乎小若秋自己也愿意呢,那么来吧,抱小若秋上床好好疼爱吧……无论你想怎么做小若秋都不会反对的哦。

    深蓝你能答应我吗,如果我肯为你补充[过滤],你就不糟蹋若秋姐的身体。

    嘻嘻,如果我心情好的话再说,快点拉,我已经等不及了……给我[过滤]……

    墨荒面色诡异,神情说不出的无奈和犹豫,一个公主抱抱住了穿着婚纱裙子的叶若秋然后往房间走去,低头看着叶若秋那冰洁玉容,冷冽玉容神色之间只有惊慌与不安,无法说话的她只能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抱着她的墨荒,双目交接之下墨荒低声说道:若秋姐,放心……我有办法,你也不会有事的。

    听着墨荒坚决的语气,叶若秋心中不自觉回想起那教室战斗中,墨荒一边吐着血一边笑着对自己说一定会活下去,神思万千流转之下竟有一丝依赖从她心中升起,自己没有察觉但身体却不由得微微的更加往墨荒怀中缩了了一下。

    墨荒将叶若秋轻轻放置在床上,然后让叶若秋玉容埋在枕头之中,然后轻轻的跨蹲在叶若秋上面。紧接着深蓝惊奇的话语响起:墨荒?你在做什么?

    忘记说了,我是手[敏感词]癖的资深患誟过滤]騕过滤]对我来说才是人生唯一乐趣,反正深蓝你也只需要[过滤]是吧……

    墨荒那正经严肃的话语顿时让惊慌带着羞涩的叶若秋不禁莞尔一笑,细思之下又有一丝难诉之意从心中升起,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保存自己的清白,有点庆幸也有一丝失落,自己已经落入到深蓝这样[敏感词]秽的妖魔手中,往后还有不知多少屈辱等着自己,躲得过这次下次也不知道怎么办。心理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真的这样的籟过滤]残砗退部梢缘陌伞啃牧橹械募崆恐鸩奖环鬯椋度羟锩挥蟹⑾终庋南敕ㄒ丫屯鵞过滤]那不到绝境决不妥协的个性已经出现了偏移,开始堕入到编织好的剧目之中。

    叶若秋突然转念一想到墨荒正虚悬跨坐在自己背上打[过滤],这样的事情顿时让她满脸烧红,情不自禁的将脸更加深入的埋入枕头之中,不知为何她只觉得现在这个样子比起再教室之中让墨荒看到私密之处更加羞耻。

    哈哈哈……放着叶若秋这样千娇百媚的女人自己打[过滤],亏你想的出来……

    墨荒正努力奋斗着,但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一个念头响起:【咦,虽然声音是深蓝的,但语气听起来为什么像是另外一个人呢……】不过你的表现总是让我很好奇呢,告诉我原因。

    墨荒看到那被成为灵魂之眼的水晶球浮现再虚空之中,然后发出一道漆黑的光芒朝自己照[过滤]过来,最后不由自主的口动了起来:我爱上了若秋姐,所以我想保护他。

    爱!……真的吗?我也会有爱吗……

    语气似乎颇为惊奇感叹,最后一句话更是转为低声的喃喃自语,让墨荒无法听清楚,但此刻墨荒觉得很尴尬,虽然可能有外力的作用,但一下子将心中所想甚至连自己都还不明确的心思说了出来,更加上叶若秋也听见了,顿时连手中的套弄工作也停止了,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深蓝,改变原本定好的凌辱戏码,那么就让我看看属于墨荒的爱吧……接下来的戏码改成这样……】【是的……王……您的意志高于一切……】嘻嘻,既然你这样就由得你吧,你愿意打[过滤]就打[过滤]吧,不过也要让小若秋好好看看你为她的付出嘛,嘻嘻……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让墨荒感觉到好像正常的深蓝又回来了,但无暇思索自己无由来的诡异感觉,只见叶若秋蓦然一个翻身,然后上半身挺起。

    原本墨荒虚跨在叶若秋背上打[过滤],这个时候却看着叶若秋冷艳的玉容离自己充血挺立的[过滤]只有咫尺之隔,甚至都可以让墨荒感觉到叶若秋的呼吸喷在自己的[过滤]之上。

    叶若秋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心思极为动荡,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二次听见的告白,原本应该不会造成任何影响,也不会被自己所在意的爱慕话语却在经历过教室死战和沦陷到深蓝手中之后被墨荒保护,变得复杂起来。

    还没等她细思自己的心思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回过神来就发现那紫红丑陋但却充满男性阳刚之力的[过滤]与自己近在咫尺。

    面容立刻红的跟熟了的螃蟹一般,红扑扑的让人食欲大开想要咬一口,刚才听见的话语让她觉得更加难面对这样的情况。

    打……怎么不继续打[过滤]了[过滤]……你不是说自己是资深手[敏感词]癖患者吗,有小若秋这样的美女看着你打[过滤]应该能让你更加兴奋才对的吧。

    不……我还是觉得若秋姐的后背比较漂亮比较符合我的,还是转过去吧……

    深蓝没有搭话,却见叶若秋那白玉似晶莹的双手搭在[过滤]之上取代了墨荒的手,然后十根修长水嫩白净青葱似乎的手指覽过滤]媛傻穆啥鹄础?

    白嫩手指再紫红[过滤]上律动着,然后手掌合十将[过滤]夹在手心然后仔细的婆娑着,墨荒只感到一股股的电流从尾椎升起,让他情不自禁的粗重喘气起来。

    叶若秋只感觉自己的脑海现在一片混乱,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真实的男性生殖器官,与叶海的暗恋生涯唯一得到的也只是死别前的告白,再叶海死去之后生性高洁的她更是不屑也不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了解这些东西,只有偶尔从那些妖魔中看见那令人作呕的的器官,现在亲眼看见的冲击性已经将她脑海烧成一片空白,更遑论自己的手正搭在上面反复摩[过滤]。

    舒服吗?那就让你更加舒服吧……

    深蓝的话语响起之后,之间叶若秋洁白婚纱脖子以下腹部以上的布料全部消失,一对盈盈一握的美[敏感词]就袒露出来,然后叶若秋一手握着[过滤],缓缓的起身将[过滤]贴近自己的身体,[过滤]划过脖子锁骨然后对着自己的椒[敏感词]左右摩[过滤]着,一边摩[过滤]一边还将另外一直空着的手伸到肉袋轻轻的揉捏着。

    感觉怎么样,可惜小若秋的[过滤]最多只能勉强算是c罩杯,不然的话可就可以让你更[过滤]哦……

    深蓝的[敏感词]邪居然带给两人不同的感觉,墨荒之感觉到再滑腻的肌肤还有弹嫩至极的[敏感词]肉摩[过滤]之下,一股股电流窜遍全身,酥麻快慰之感难以言说,那搭在[过滤]和肉袋之上的纤美玉手更是律动的让自己彷如飞天一般。

    而叶若秋羞涩混乱之下之感觉自己仿佛握着烧红的铁棍,那火热的触感再[过滤]过自己的肌肤之时还留下大量的烧热,这股烧热直透入自己心扉之间,不仅仅让自己的心灵也热起来,再[过滤]不断的摩[过滤]自己酥胸时,被[过滤]划过的粉红色[敏感词]尖渐渐变得充血挺立起来,察觉到这点的叶若秋变得更加羞涩难安。

    随着墨荒的喘气越来越重,再深蓝的[过滤]纵之下叶若秋的手也加快了速度,或轻或重的套弄着,反馈的快感终于让墨荒到达了临界点,尾椎一阵剧烈的酥麻之后再也忍不住,大股大股的白色[过滤]喷涌而出。

    首当其冲的就是双手,叶若秋娇羞的看着自己奋力的套弄着,然后一股股的白色[过滤]打在自己双手之上,剩余的带着阵阵滚烫的触感打在自己胸前,嫣红粉嫩的[敏感词]尖也被喷上白色的[过滤],洁白粉红[敏感词]白三色让叶若秋的胸前宛如大画家做下的美丽画卷一般的动人。

    小若秋,这可是好东西哦,你可要早点熟悉适应呢……

    深蓝的话语说完之后,叶若秋发现自己的双手又是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一手继续搭在[过滤]之上挤压着还没流出的[过滤],一手抹过胸前,沾满了一手的[过滤]之后放到鼻子之间大力的吸嗅着,阵阵栗子花一般的腥臭味扑入鼻尖,让叶若秋觉得眩晕无比,然后等嗅完之后手均匀的将[过滤]不断再身体之上涂抹着,一滴滴的[敏感词]白[过滤]通通被抹在身上,然后消失不见。

    看着叶若秋被[过滤]纵做出这样的举动,举止[敏感词]靡诱人至极,又回想起初见时叶若秋那冷若冰霜的面容,冷冽肃杀的气质。剧烈的反差对比之下让墨荒本能的感动冲动欲火再度燃烧。

    看着墨荒[过滤]再度坚挺,深蓝发出满意的嬉笑声:不错嘛,那么就继续吧……

    叶若秋看着被自己纤手握着的[过滤]又再度充血挺立,只能再深蓝的[过滤]纵之下带着娇羞无比的眼波,纤手又开始有韵律的律动。…………

    第二节:幻耶真耶,梦中谁人墨荒还有小若秋……来玩个游戏吧……只要你们服从我的命令,我就不会强硬[过滤]纵小若秋的身体……但我会用灵魂之眼对小若秋洗脑,墨荒你能用你的爱来继续保护她吗……嘻嘻……真期待……

    再叶若秋用手帮墨荒打了三次[过滤]之后,深蓝才显得满意,然后用嬉笑的话语说出这样的话语,无视墨荒和叶若秋的反映就直接让叶若秋沉沉睡去。

    什么?洗脑?

    墨荒别吵,没看到小若秋已经睡着了吗……我们的游戏已经开始了哦……你也去睡吧……

    但是这样?

    难道你还没满足?虽然小若秋睡着了,但我允许你可以对她做任何事情哦,我想第二天小若秋起床后发现被你了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我还是去睡觉,无论如何我一定可以保护若秋姐的……

    叶若秋做着一个很悲伤的梦,梦中和叶海相处的时光,危难之际的告白,绝死的冲锋都一一浮现,有温馨有苦涩也有带着血腥的幸福感,最后只剩下悲伤的痛苦,一遍一遍再梦中回味重演,流转无数次之后一股漆黑不详的光笼罩着整个梦境,叶海的身影渐渐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墨荒短暂的相处和拼命的战斗场景,一遍遍的回旋着。

    【你对于叶海的爱恋将会完全倾注到墨荒身上……从此叶海再你心中就只会是一个单调的回忆……墨荒才是你的一切……这个过程将会缓慢而不可阻挡的进行着……】如魔般邪异,如神一般浩瀚威严的话语再叶若秋的梦中响起,叶若秋本能的无比抗拒,熟睡的玉容出现一丝扭曲挣扎,但深埋再身体之下的灵魂之眼不断散发的漆黑波动之下,这丝抗拒很快消去。

    【很好……适应的很好……那么接下来就是记忆的改造……让我看看你再明知自己的记忆被擅改而做出的反映吧……】第二天叶若秋扶着额头从床上起来,一晚的睡眠没有带给她充足的[过滤]力,反而像是极度睡眠不足而出现的极度疲累。

    叶若秋先是一阵迷糊,然后等到脑海似乎有无数声音嘈杂,但细听之下却又什么都没有的感觉消退之后,昨天的事情通通回到了脑海,先是一阵火辣辣的羞涩涌上心头,昨晚居然握着男人的[过滤]反复搓揉,然后更是将那[过滤]出的[过滤]涂抹到自己全身,连胯下私密之处也没有放过。

    等到羞涩的感觉略退,叶若秋强自冷静下来,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又再度回到自己的[过滤]纵之下,连灵力都回复如初,但只有身上深蓝所化的白色婚纱裙依旧显示着这一切都不是梦。

    左右查看,自己躺着是一张普通的床,而昨晚那羞涩事情的男主角此刻已经不见踪覽过滤]?

    小若秋,再找墨荒吗,他昨天看见你睡觉之后就跑到客厅沙发上睡觉去了,是不是很失望他没有跟你一起睡[过滤]……

    深蓝的话让叶若秋心中复杂无比,经过昨晚的羞人事情让她知道墨荒对自己不是没有,但面对毫无反抗能力的自己还是选择了这样的举动,心理不由得升起一丝甜蜜之意,但随之察觉到心中的甜蜜之意之后大感失措。

    【怎么会……只是错觉而已……】用这样理由安慰着自己,叶若秋强迫自己不在去想,因为那对于自己是一种破坏性的否定,等到不再去想之后叶若秋又陷入了一阵深深的迷茫,被妖魔[过滤]纵玩弄再手掌之间生死不由己,这样的未来让一向只顾着斩妖除魔从不去想未来的她无所适从。

    小若秋,去叫醒墨荒,然后准备出发了,你以为我很清闲吗,我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的呢。

    虽然不仅生死连身体都被深蓝掌握[过滤]纵,但仅存的自尊却让叶若秋不想和深蓝说话,但最终也只能服从深蓝的命令,走到客厅之中看到盖着毛毯呼呼大睡的墨荒,那即使熟睡也写满担忧和疲累的俊雅面容不自觉的让叶若秋感到一丝怜惜和心疼。

    即使昨天才是第一次见面,但这个男人却为自己拼命的战斗,昨晚的表白话语依旧回响再她的心头,然后忍不住叹到:值得吗……

    话语中情绪复杂难明,让她很难对着这个男人再摆出昨天初见时的冷冽表情,但却又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应对,只能顺着本能蹲到墨荒面前轻声喊道:墨荒……墨荒……起碵过滤]恕?

    墨荒睁开眼,双眼中带着血丝,显然没有睡好,声音也有一丝低沉沙哑。

    若秋姐,你还好吧……

    若秋小婊子没事,只是墨荒你看起来很累[过滤]。

    叶若秋没有察觉到自己话语中的怪异,但却惊奇的看着墨荒的表情变得奇怪起来。

    若秋姐你说什么?

    说什么?若秋小婊子没说什么[过滤]?

    我是说你为什么会称呼自己是……小婊子?

    叶若秋奇怪的眨了眨眼,微微歪头迷惑沉思间的可爱风情让墨荒一怔,然后说道:很奇怪吗?再称呼自己名字的时候不是要在后面加上小婊子……小贱货……小母狗……这样的……这样的下贱称呼吗……奇怪……咦!

    原先还没察觉到什么,但再墨荒的提醒之下,一股怪异之感涌上心头,叶若秋闷哼一声扶额蹲了下来,脑海一片混乱之色。

    若秋姐你怎么了……还好吗。

    我……若秋小婊子……我……若秋小母狗……[过滤][过滤][过滤]……

    墨荒焦急看着带着挣扎之色的叶若秋,那反复的自称让墨荒了解到此刻叶若秋脑海的混乱,这个时候深蓝的话语响起:你们忘记了吗……昨天晚上我不是说要对小若秋洗脑的吗……嘻嘻……

    墨荒深吸一口气双手按住叶若秋的双肩,沉声说道:若秋姐,冷静点……慢慢的想,不要急……

    叶若秋听见这个声音,混乱之余宛如找到一丝救命稻草连忙照做,心神渐渐冷静下来搜索着自己的记忆。

    小的时候……是爸爸妈妈教我的……是他们这样教我的……

    叶若秋断断续续的说道,脑海的记忆渐渐浮现上来,那是面对还年幼的自己,父母不厌其烦教导。

    女儿你要记得哦,再称呼自己名字的时候一定要加上小婊子,小母狗这样的贱称哦……

    爸爸妈妈,小婊子小母狗是什么意思[过滤]?

    女儿不要理,因为这样称呼自己是很正常的事情哦,如果不乖的话就要打你哦……

    若秋小婊子知道了……我一定乖乖。

    回忆的画面自此而绝,因为被墨荒沉声打断:若秋姐你要醒醒,你的父母一定不会这样教导你的,你一定要回想起真正的记忆。

    再墨荒的呼唤之下,被遮掩再迷雾之下的回忆渐渐浮上心头,那是正常父母与女儿的相处画面,叶若秋回想起之后玉容滴落两丝冷汗,似乎消耗了很多体力一般略微娇喘的说道:墨荒,我没事,我已经想起来了。

    叶若秋对着墨荒笑了一下似乎再安慰他不要担心,但叶若秋没说出来的事情就是那被删改过的虚构记忆依然再脑海历历在目,并且不断的提醒着她,让她再说话的时候总覽过滤]上胍鲁瞿切呷顺坪舻母芯酰荒苡靡庵玖η恐蒲瓜隆?

    [过滤]哈……看起来墨荒你真的让小若秋暂时回复了清醒了呢,我真期待接下来的事情呢……好了,现在听我的命令,去昨天的那个女子高中。

    去那里做什么?

    别问听从我的命令就好,不然的籟过滤]?

    再深蓝无声的威胁之下,两人也只能服从,叶若秋是因为就算不服从命令也会被[过滤]纵身体,而墨荒却因为担心叶若秋的身体被[过滤]纵糟蹋。

    走在路上的两人皆相漠无语,墨荒心中的担忧一直没有消去,而叶若秋此时心中复杂至极,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脑海中除了对自己记忆被擅改的抗拒和苦恼之外,心中居然不断的想起墨荒的一言一行,每一次回想墨荒的关怀举动都会有一点甜蜜升上心头。这点甜蜜幸福之意让叶若秋大为恐慌,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压制。

    去昨天的班级。

    再昨天战斗过的班级门前,墨荒才注意得到上面写着的班名。

    异侠女子高中诺弱二年一班这样怪异的班名让墨荒觉得有一丝怪诞之感,但见叶若秋已经推门进去,墨荒只能紧随进去。

    一进去就感到无言的尴尬,一班人共计四十多名美貌的女高中生连带一个长得美艳的教师一起回头看来。

    你们是谁,这里是女子高中,怎么会有男人进来。

    正当墨荒头疼用什么话应付的时候,深蓝的声音响起:嘻嘻……可爱的小羔羊们,你们忘记我了吗。

    无言的恐慌立刻弥漫在空气之中,全部女高中生全部低下头默然不语,连抬头看的勇气都没有,那个美艳女教师嘴巴动了两下似乎想说什么,最后也是默然不语脸上带着恐慌的退后。

    看着这些恐慌怯懦不感言语的表情,墨荒突然升起一股熟悉感,仿佛他曾经看到过一般,然后左右环视一下,也升起一股仿佛自己来过这里一般的既视感。

    你们继续上课,当我们不存在就行了……

    深蓝的命令一下达,全班人都带着一丝惊慌按命行事,连那美艳女教师都诺诺的回到讲台上继续上课,只是拿着教鞭的手有一丝颤抖。

    可爱的若秋小婊子,用你再学校学到的知识,去好好的疼爱一下那些可爱的小羔羊吧。

    听见深蓝的[敏感词]邪的话语,叶若秋出奇的没有任何防抗之意,玉容只有一丝恍惚,就这样走近坐在靠在门前的一个女学生。

    后者看见叶若秋的靠近,浑身的颤抖起来,面容深深的低下不敢看靠近的叶若秋。

    叶若秋走到这个坐着的女高中生身后,伸手从背后绕过去,再那个女高中胸前搓揉着,嘴也缓缓的贴近女高中生的耳盵过滤]崽蜃哦埂?

    墨荒莫瞪口呆的看着叶若秋那诡异的举动,讶异的问答:若秋姐,你再做什么吗。

    但叶若秋充耳不闻,缓缓对着那颤抖的女高中生开始侵犯起来,动作温柔但却具有侵略性,再叶若秋冷冽美艳带着一丝抚媚的美丽之下,配着女高中生的青春美貌,一副诡异[敏感词]靡的画卷展现在墨荒眼荹过滤]?

    没用的哦,现在的若秋小婊子全部心神都沉浸再被洗脑的回忆之中,听不见你的呼唤的哦。

    叶若秋此时心中只有一段段诡异的记忆片段响起,恍惚之间自己又回到了学生时代,自己的老师正在上面授课,这节课程的内容是同性之间的抚慰。

    年过半旬的中年女教师浑身赤[过滤]的站在黑板之前,下垂的布袋奶摇晃着,而自己和其他学生全部一丝不挂的坐在下面聚[过滤]会神的听着,不时做着笔记,蓦然那个女教师说道:若秋小婊子,上台来和美月小婊子一起为大家做示范,你们两个是班级中学习成绩最好的,要好好做示范。

    是叶若秋一边玩弄着被抱在怀中不感反抗的女高中生,思绪却不住飘荡再当时的场景,自己和班里另外一名成绩最好最漂亮的美月赤[过滤][过滤]的躺在讲台之上,互相抚慰着。

    旁边是女教师不时的讲解指点,台下是全班同学聚[过滤]会神的看着,无论男女同学看着看着都不自觉的将手放到胯下抚摸着,叶若秋再记忆之中只感到无尽的幸福和快乐,尤其是当和美月相互到了之后下台时老师将的话语更是让她觉得自己一生都要好好学蟍过滤]?

    若秋小婊子,做的真不错,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过滤]下贱无比的,要好好保持努力叶若秋的随着回想,喃喃从口中说出一句话,然后更加努力的沉浸再侵犯女高中生的行为中。

    是的老师,若秋小婊子一定会努力好好学习的,争取成为一个[过滤]下贱无比的的。

    深蓝……你到底对若秋姐做了什么……

    嘻嘻……想知道吗?那么就一起吧。

    墨荒的咆哮响起,回应的是深蓝嬉笑的话语,然后哦墨荒只觉得天旋地转,周围的场景一变,然后入目的场景极尽[敏感词]靡。

    也是一个课室,叶若秋赤身[过滤]体的蹲在讲台边上,脖子带着一个如同项圈一般的拘束用綶过滤]秩频啦弊又笮纬山徊姹话笤诰芯咧希榷鬃糯蟠蟮恼趴盏目杓湎阜煲惨焕牢抟拧?

    然后一个个男女学生走过叶若秋身边的时候总会出吐出一口口水再叶若秋美丽的酮体之上,而叶若秋却带着幸福的笑意向那些吐口水的学生道谢:若秋小婊子作为人肉痰罐很感谢你的使用。

    一个老师模样的人走过来对着全班同学大声说道:这次班级考验若秋小婊子的成绩最好,所以奖赏她成为人肉痰罐一个星期,而且若秋小婊子的成绩排名再全年级第一名,所以明天开始她就要去厕所充当全校的肉便器,大家要好好的向她学习,现在大家鼓掌。

    再同学的鼓掌声中,叶若秋带着幸福笑意说道:谢谢大家的鼓励,若秋小婊子一定会继续好好学习的。

    然后老师说道:现在请若秋小婊子为大家讲讲她的学历经历,大家要好好学蟍过滤]?

    [过滤]……多谢老师的悉心教导,让若秋小婊子能够成为这幅下贱[过滤]的模样,首先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无论是深喉[过滤]还是肛交都不要怕疼和恶心,[过滤]课程更是要多加磨练才能让我们变得更加下贱和[过滤]……让棍状物体[过滤]入我们女孩子的身体是我们一辈子最大的幸福,所以为此之前我们要多加适应……

    墨荒痴呆的看着叶若秋面容带着纯真和娇媚,完全不见冷若冰霜,正满面自豪笑意的说着[敏感词]靡的话语,胯下私密之处随着诉说一边还流淌着半透明的春水,显得动情至极。

    下一个瞬间,墨荒一晃神至极又回到了现实,入目是叶若秋和那女高中生皆是罗衫半解,然后叶若秋将女高中生按到再桌子之上,一边轻吻着一边上下其手,纤白玉手不住在女高中生上身下身的敏感处游荡着。

    女高中发出微声低泣,身体不停的轻轻扭动挣扎,但却丝毫不感反抗。

    若秋姐……若秋姐……醒醒[过滤]……

    墨荒前走两步,大声极喊,但换来的确是叶若秋那春情涌动,带着像是幻境中那个纯真抚媚笑容:墨荒,你也想一起来吗?没问题的,若秋小婊子无论是一龙双凤还是什么玩法都可以的哦……越是下贱越是[过滤]的玩法若秋小婊子越喜欢哦。

    叶若秋带着暧昧挑逗的话语让墨荒兽血沸腾,一阵恍惚之下差点就想答应,但咬了咬牙说道:若秋姐,你快点想起来你真正的记忆[过滤]……

    叶若秋皱了皱眉头,一边按着女高中生上下其手,不时轻吻两下然后抬头用娇嗔的语气对着墨荒说道:你再说什么[过滤]……什么真正的记忆[过滤],若秋小婊子不都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墨荒一阵语噎,这才想起自己和叶若秋昨天才是第一次见面,除了名字之外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哪里说的上来以前关于她的事情。

    就在墨荒焦虑的时候,被叶若秋作弄的女高中生低声泣语渐渐变得大了起来,墨荒眼尖的看见是叶若秋的手在女高中生校裙之下摸索着,而周围的其他女生和老师都微微低下头,神情不自然的不敢去看。

    嘻嘻……墨荒你没办法了吧,我可是将小若秋的全部人生记忆都删改过一遍,从小的父母教育,学校的教育全部被扭曲了,你就认命的接受一个若秋小婊子吧。

    看着叶若秋神情越来越抚媚,嘴角勾起的是愉悦的扭曲兴奋的笑意,显然身下的怯懦小羔羊让她很满意,看着越来越沉浸其中的叶若秋,墨荒下了咬着牙猛然抄起一个椅子朝着叶若秋的头打去,去势极狠极毒,一点都不留情。

    【既然记忆被删改了,那么就让我唤起若秋姐的本能吧,一定要想起来……那些再斩妖除魔无尽杀戮中磨练的本能……】用危险去惊醒叶若秋,这是墨荒唯一想出来的办法,看着越来越沉沦的叶若秋,心中一点执念再毫不犹豫的驱使着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墨荒也说不清楚自己心中到底是什么感觉,只知道绝对不想看见不由自主变成另外一个人的叶若秋。

    危险将近,叶若秋正忙着挑情抚弄的身体一颤,浑身紧绷,本能的双指并成剑諿过滤]狭茫榱υ擞谑种小?

    哗啦一声椅子被斩成两半,空中飘起一丝血迹,墨荒脸上出现了一丝血痕,但他不惊反喜,因为他看到了叶若秋那冷冽如剑锋般的眼神,顿时大喝到:若秋姐,你看看你现在再做什么。

    我……若秋小婊子……我再做什么?我这是……[过滤][过滤][过滤]迷茫的自我称呼又出现再叶若秋口中,迷茫与清冷的眼神交替出现,玉容痴呆的转头看向正在自己身下低声哭泣的女高中声,然后眼中清明大盛,一丝惊慌闪过,连忙退后了几步,发出剧烈的喘息声。

    墨荒连忙走前,带着喜意双手按着叶若秋的双肩,对着还存在着一丝迷茫的叶若秋大声说道:若秋姐,不要被那虚假的记忆骗了……一定要想起真正的你。

    叶若秋双眼定定的看着焦急的墨荒,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丝再心中飘过,语气却回复了淡然:墨荒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这次真的麻烦了。

    美目盯着墨荒脸上还渗着血迹的血痕,手不由自主的抚上那道血痕,带着三分歉意内疚的温柔说道:墨荒没事吧……

    被叶若秋手轻抚再脸上,看着那虽然回复到冷然但此时却带着隐隐温柔的玉容,墨荒心中一热,不自觉的双眼直看着叶若秋,随着两人无声的注视,一股莫名的气氛飘荡再周围。

    嘻嘻……墨荒你真厉害……如果再晚上一点的话小若秋就回不来了,活着的只是若秋小婊子了,嘛……不过也算了……反正洗脑侵蚀现在还远远没到完结呢……

    深蓝的话语打断了两人暧昧的气氛,两人连忙红着脸撇过头去,沉默一会之后墨荒带着无奈的语气说道:深蓝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嘻嘻……我不是说了吗,这只是一个游戏,当然还有奖品,如果小若秋能摆脱侵蚀我就放了你们两个,如果不能就你和若秋小婊子就永远留在我手下当我玩具吧……

    深蓝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一定会让若秋姐永远保持自我的……

    墨荒语气中带着决然和自信,面容坚毅甚至带有异样的压迫感,叶若秋再旁边不引人注意的面红了一下,一瞬间显得有点娇羞动心之意,但随之隐去。

    深蓝微微沉默了一下,一股本能的畏惧涌上心头,因为此时的墨荒跟那个人虽然气质截然不同,但却同样的带着莫测的威严,然后避而不谈轻笑说道:那就看你的了,反正这也只是个游戏,输赢对我都没所谓……不过嘛……再此之前你们还是要听我的命令的哦,比方说现在就有一件事情是你们必须做的哦。

    什么?

    那就是要好好的检查一下这些可爱小羔羊们的受孕状况拉,一定要确保她们全部都受孕成功才行呢,嘻嘻。之于该怎么做,小若秋你的记忆中应该知道的吧,就在你……上……学……期……间……学过的哦。

    叶若秋听见深蓝的话语,脑海中那异常真实的扭曲虚假记忆涌上心头,口中差一点就吐出若秋小婊子知道的话语,但随之用意志力压制住,同时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变态羞耻[过滤]至极的记忆,只是紧咬贝齿不言不语。

    小若秋不要倔强哦,反抗是没好结果的哦,如果你不去确认这些可爱的小羔羊的受孕情况的话,我只好用你的身体去广种薄收了,这所女子高中还有很多很多可爱的小羔羊没被我疼爱呢,一个班级一个班级的[过滤]过去,一定会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们能够怀孕成功的哦……而且怀的都是墨荒的孩子哦,毕竟昨天晚上是墨荒帮我补充的[过滤]。

    一方面是自己的羞辱举动,一方面是更多的受害人,这样的选择对于叶若秋而言根本不是一个选择。

    好的,我听你的……但是不准再去加害其他人,否则我死也不会服从的……

    好的好的,小若秋真是麻烦呢……偶尔答应一次玩具的要求也不是不行的,之于墨荒你的籟过滤]吹侥歉隼鲜γ挥校蛱煳依吹氖焙蛩辉冢飧霭嗉吨挥兴姑槐晃页璋闳过滤]她吧,记住哦,一定要让中出内[过滤]哦,不怀孕可是不行的哦。

    什么……

    震惊的墨荒一脸不可置信,同时还有叶若秋柳眉倒竖愤恨准备吐出口的话语,但随之叶若秋的话语还没吐出就被深蓝堵住了嘴:墨荒去吧,小若秋也不准反对哦,这是我最后的底限,如果你们都不愿意的话,我只好[过滤]纵你们两个的身体了,诺……你们看到正在[过滤]场上上课的那几个班了吗,还全是可爱的女孩子门呢,如果你们还是不愿意的话,墨荒的[过滤]会让[过滤]场上洒满那些可爱女孩子的处女开苞血的哦……

    沉寂良久,墨荒艰难的从口中吐出一句:我去……既然都身为妖魔的帮凶了……坏事怎么能不做呢……若秋姐是吧……

    叶若秋看了墨荒一眼,神色复杂不定,然后转头朝着那些不安怯弱的女高中走去,用行动表示了默许。……

    写在后面的话:ps1:欧耶!……到肉戏的时候却没下文了,是不是感觉被我调戏了呢……

    ps2:受到u盘丢失的持续性影响,基本还是淡色,下章再看吧。

    ps3:现在我开始深深怀疑我过年前能不能写完了,表示默哀。

    ps4:关于叶若秋篇章的莫名其妙的增多,只是为了填充我突然升起一个mc的想法而已!……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