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20章 扭曲淫靡的日常

第20章 扭曲淫靡的日常

    第20章扭曲[敏感词]靡的[过滤]常

    ***********************************

    写在前面的话:自从思语写崩之后,同属性的小雪我写的艰难无比,所以进度缓慢。所以决定,剧情见鬼去吧,纯[过滤]文。这章无心控催肹过滤]蛭恍枰抡驴贾鞔虼呙吡恕?

    人物说明:小雪:又名雪女或者是雪姬,原本是属于明月的式神,后被看不惯的王大明解放,平时保持可爱无比小女孩的模样,解放力量的时候化为火爆身材的御姐,但心智纯洁不知世事。

    深蓝:高级荒兽,半透明水元素生物,真身是足足有数十公里长的大鲸鱼,性格天然呆,爱哭。

    ***********************************

    第五节:扭曲的[过滤]常数具美丽玉体横陈在床上,手臂美腿互相交织着,我沉沉从睡眠中醒来,左右一看,诗涵思语母女花在我左手边正带着泪痕拥抱在一起沉沉的睡着,琉璃姐妹花正用六九式捆绑在一起靠在脚盵过滤]蹙兔佬彝ψ糯蠖亲映郲过滤]的睡着。

    回忆起昨晚的激情,我不禁开始回味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有王大明这个绿奴在看着,我比在天宫的时候玩的更加尽兴,一想起这里,我抬头往玻璃墙后看去,王大明已经起床,痴痴呆呆的看着这里,不知道再想什么。

    我邪笑一声,他的女人现在全部都属于我所有,只能用扭曲的兴奋看着我用各种手段尽情的享用他的娇妻和女儿,我手微微拂过诗涵思语母女身上,然后看见王大明略显痴呆的眼神立刻又充满起兴奋挣扎的扭曲快感之色。

    诗涵侧身玉臂微伸,而思语正躺在诗涵玉臂上,母女两对豪[敏感词]正紧紧的贴在一起,我看着带着泪痕如同海棠春睡一般赤[过滤]母女花,之火一下升腾而起,微微靠近了侧身面对面睡着的思语,轻轻握住思语小巧可爱的小腿,然后拉起拉向天空,一腿直伸上天一腿在床上成九十度,[过滤]轻轻在思语稚嫩的阴[过滤]洞口微微厮磨两下,昨晚[过滤]进的[过滤]直到此时也没[过滤],顺着润湿的[过滤]和昨晚被到红肿而微微张开[过滤]口,[过滤]慢慢一寸寸的[过滤]进去。

    无论这几[过滤]经过多次开发,思语始终还是八岁小女孩,被我粗壮[过滤]进入还是会带来疼痛,受此刺激思语一下子就醒,微微一回头看见是我,用小猫一般可怜的语气说道:主人爸爸好坏……思语昨晚上被主人爸爸了一晚上了……思语好困[过滤]……轻点主人爸爸……思语下面还是很疼……

    思语小母狗你这个小贱货……爸爸想你就随时可以……疼的话只要多搓一下你那对[敏感词]贱的大[过滤]不就[过滤]了吗。

    手伸到母女紧贴的[敏感词]肉间,手心握住思语的豪[敏感词],手背感受到的是母亲诗涵的温软[敏感词]肉,手心手背都是滑腻一片的触感让我抽[过滤]的[过滤]更加的大力。

    再思语毫不掩饰自己疼痛舒服的呻吟声中,抱着女儿沉睡的林诗涵也醒了,睁开眼第一眼就看见女儿思语稚嫩纯洁如同天使一般的可爱面容上微微泛上动情的粉红纯情,小嘴开合间吐出诱惑性感的身呻吟思语真可爱,一大早就又被主人疼爱了。

    数[过滤]来不分昼夜沉浸再[敏感词]欲之中,林诗涵仿佛觉得自己过了很久很久一般,即使看见自己的女儿被玩着阴[过滤],一双被改造出的豪[敏感词]在男人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也只是微微调笑一下,而后低头香唇吻上了思语的嘴唇。

    唔唔唔……

    暧昧的亲嘴声让王君怡和美幸也醒了,醒了之后就带着微微的笑容看着激情中的诗涵和思语,两具温香美体直接贴在我身上厮磨着,为我玩思语的行为助兴。而琉璃姐妹花也醒了,但被绑住手脚只能用湿润动情的目光看着。

    在林诗涵和我糩过滤]ブ拢加锓⒊鲇蒲锏纳胍鳎汉冒簟加锊恍辛恕?

    然后从那被改造出的豪[敏感词]之上喷[过滤]出一股股[敏感词]汁,激烈的快感让思语娇小稚嫩的通体不住的震颤,一片瑰丽的粉霞染上思语的滑腻肌肤,思语喷出的打在我的手上,我抬起手舔了一下,香甜的奶香扑鼻而来,让我微微侧过思语的身体,握住那对豪[敏感词]吸允着,香甜的[敏感词]汁逐渐进入我的味道。

    而林诗涵水雾迷蒙动情的双眼扫过女儿另外一只仍旧再喷[敏感词]的粉红[敏感词]头,轻唔了一声带着春情放荡的笑容轻轻的含住努力吸允着。

    诗涵,自己女儿的奶水好喝吗……

    好喝……思语主人的奶水比涵奴贱妾好喝太多了……

    林诗涵贪婪的吸允着亲生女儿的奶水,连[过滤]来的调教早已经将羞耻心从她心中去掉,现在的她只是个知道不断索取快感享受心灵被践踏扭曲快感的痴女而已。

    好了好了……都起床吧……该去吃早餐了……

    众女的服从了命令,恋恋不舍的从床上起来穿衣做准备。

    诗涵,你忘记你今天要做思语的移动受孕碵过滤]寺稹?

    是的美幸大姐,涵奴贱妾没有忘记。

    美幸诡异语调的话让林诗涵美目艳媚水波不住的流转,我嘿笑着期待着林诗涵的举动。

    林诗涵先是从床边拿起了一个项圈,项圈左右两则有两个手铐铁环,等将项圈带上如同天鹅一般修长的秀脖的时候,林诗涵看向依旧徘徊再余韵中的思语,从背后拉起思语的两只小手,然后扣在自己脖子两边的手铐之上,思语双手后伸拉扯双手之下,那与稚嫩酮体与纯真面容不符的巨[敏感词]更显壮观,如同两个足球挂在思语胸前一般沉甸甸的,而后林诗涵穿过思语的腿弯把思语抱了起来。

    美幸大姐,思语的移动受孕床已经准备好了。

    思语就这样反手被绑在林诗涵的脖子上,腿被拉成大m字形挂在林诗涵身上,滴着[敏感词]水与[过滤]的幼嫩小[过滤]就这样暴露众人的视线之荹过滤]?

    很好,你今天一整天都要这样抱着思语,争取让思语早[过滤]为主人受孕知道吗,还有你必须这个样子去为主人准备早餐。

    是的美幸大姐,涵奴贱妾知道了。

    再玻璃墙后的王大明看着自己娇妻与爱女[敏感词]靡无比的模样,已经麻木的心灵之后扭曲燃烧着的欲火。

    再客厅的中的长条餐桌上,我和几女坐在一盵过滤]醮竺髯诹硗庖槐摺?

    王大明数[过滤]之中再众女不断的[过滤]表现之下,心碎的感觉早已经消失掉,只有永远持续的扭曲兴奋愉悦,王大明看着厨房,诗涵一丝不挂完美背影正在努力的做着早餐,同时与挂在身上思语聊着天,散发着[敏感词]靡的温馨感。

    美幸,老姐,玩的那么激烈,你们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受的了吗?

    放心拉,主人的越是激烈肚子里的孩子就越是健康,毕竟是主人未来的性奴嘛,只有主人的[过滤]灌溉才能健康成长的[过滤],老弟你就放心吧。

    王大明虽然得到王君怡的保证,但每天晚上都看着大着肚子的美幸和王君怡激烈放荡到极点的玩乐,始终还是觉得有点担忧。

    大明你放心吧……[过滤][过滤]……孩子很健康……现在孩子还在踢我呢……[过滤][过滤]……

    美幸正跨坐在我身上,一边上下耸动身体吞吐着[过滤],一边摸着自己肚子幸福的向王大明说道。

    早餐来了……大明这是你的……你不是说一会要去和君怡姐姐的丈夫一起去办案的吗?要吃的饱点哦……

    林诗涵穿过思语腿弯的手拿着香喷喷的早餐递给王大明,王大明看着散发着热气的煎鸡蛋和面包果酱和林诗涵温柔的话语,淡淡的温馨感袅绕再心头。

    思语你这样挂着一整天……真的没问题吗?

    大明爸爸放心吧……思语现在很高兴呢……涵奴贱妾大[过滤]不停的在思语背后搓来搓去,很舒服呢……而且思语也想尽快为了主人爸爸怀孕[过滤]……

    思语天真的容颜和清脆的话语让王大明暗叹一口气,自己是变态母亲是[敏感词]女,才会导致女儿现在如此[过滤]。

    诗涵……思语才八岁……真的要让她怀孕吗?不能晚点吗?

    没事的,现在医学那么发达,剖腹产对思语也是没问题的……而且主人的力量可以导致思语的身体怀孕也不会有任何损伤……最主要的是……思语自己不是也很喜欢吗。

    唉……既然如此就好吧……

    一边叹气但看着女儿[敏感词]靡幸福的模样,一想到稚嫩的酮体很快就会和美幸王君怡一样挺着大肚子,不能掩饰的兴奋就从胯下传来。这个时候思语微微转头疑惑的向王大明问道:大明爸爸……思语和涵奴贱妾一起怀孕了……到时候思语的女儿和涵奴贱妾的女儿该怎么称呼[过滤]?思语想不明白哦?

    王大明微微一算,也是头疼无比。这个时候王君怡凑过来说道:思语我告诉你[过滤]……现在涵奴贱妾不是你的母亲了……你和涵奴贱妾都是主人的性奴……所以你们是平等的……所以你们生下来的女儿也是用姐妹称呼哦……

    君怡姐姐知道了……你好聪明[过滤]……比大明爸爸聪明多了……大明爸爸到现在还想不明白呢……那和美幸妈妈生下来的女儿又怎么称呼呢?

    王大明苦笑看着王君怡灌输扭曲的知识给思语,想要教育又不知道怎么教育才好,听到思语的新问题,美幸说话了:思语宝贝你别想了……、反正女儿生下来都是被主人玩的,我们都是主人的性奴……所以都是姐妹呢……反正再主人床上……你想怎么称呼都行……不过想想也激动呢,称呼自己的女儿为妹妹,然后再床上一起给主人……想想都觉得高兴……是不是[过滤]主人……

    [过滤]美幸真聪明……诗涵你没看到大明的杯子还是空的吗……等给大明的杯子灌满之后就过来服侍我吃早餐吧。

    是的……

    林诗涵应了一声之后回头对着王大明说道:大明,今天我要做思语的移动受孕床……所以没办法给你挤奶了……今天就喝思语的奶吧王大明饥渴的喉结一动,这几天每天吃饭的时候都能喝到众女的奶水,从开始的心碎悲伤兴奋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但女儿的奶水还是第一次喝到,脸上那兴奋渴望但又犹豫的神情看的我想笑。

    林诗涵拿过一个杯子,然后微微倾下身子让挂在身上的思语上半身微微悬靠在杯子上方,然后穿过思语腿弯的双手上伸,握住思语的[过滤]缓缓搓弄挤压起来。

    思语现在还没怀孕,不能自动泌[敏感词],必须等到时才能喷[敏感词]呢……大明你等等……思语这对[敏感词]贱的大[过滤]很快就好的了。

    林诗涵的手一上升,王大明可以看见思语被拉的更开的双腿中那个被分开的桃源洞,连粘满白色泡沫[过滤]的粉红都清晰可见,第一次如此靠近看见女儿的小[过滤],王大明可耻的发现自己覽过滤]恕?

    被改造到连衣服摩[过滤]都会造成快感的双[敏感词]在诗涵或重或轻的搓弄下不住的变换着各种形状,王大明略显痴迷的看着女儿那与豪[敏感词]显得异常细小的粉红[敏感词]头充血,再思语清脆的呻吟声中,王大明不自觉的把手放到[过滤]上摩[过滤]着。

    林诗涵一边搓揉着思语的双[敏感词],一边还不时亲吻思语的小嘴,动情之下忍不住用自己的豪[敏感词]不断的摩[过滤]着思语的粉背。

    [过滤]……

    王大明只看见那粉红有灵性一般不断开合着,吐出半透明的[敏感词]水,渐渐变得泛滥,然后再思语一声悠长的呻吟中两股奶水从双[敏感词]中喷出。

    林诗涵捏着思语的[敏感词]头,不断挤弄着让思语的[敏感词]汁喷到杯子中,完美玉容中只有扭曲愉悦至极的甜美快感,她从来没有感觉到像现在这般快乐幸福,享有王大明的爱恋的同时也可以与自己的女儿思语尽情欢爱。

    等到好不容易杯子装满之后,林诗涵脸上泛着[敏感词]媚的春情,看着思语依旧再喷[过滤]的豪[敏感词],双手捧起那对豪[敏感词],然后将一只[敏感词]头塞到思语的嘴盵过滤]缓笞约何∫恢籟过滤]吸允着。

    思语别浪费哦……自己也喝喝……主人说的……从今以后我们都不用再喝水了……只要喝对方的[敏感词]汁就可以了……因为主人说会永远让我们受孕的……一个接一个为主人生小母狗王大明看着林诗涵对着女儿思语说着扭曲[敏感词]靡的命运,激动之下拿起杯子一口喝尽,在无尽的扭曲快感不断涌起之下只觉得从女儿身上分泌出的[敏感词]汁是如此的美味。

    涵奴贱妾……别再用你那[敏感词]贱的大[过滤]磨思语的背了……还不过来伺候主人着。

    美幸的喝骂让林诗涵恋恋不舍的停下自己的举动,虽然只差一点就可以去到,但美幸的话她完全不敢拒绝,不然美幸的惩罚可是让她不寒而栗。

    请问主人先要吃什么?

    林诗涵抱着思语走到我面前恭敬无比的问道,那柔媚的语态让王大明嫉妒不已,虽然林诗涵和自己说话间也蕴含着爱意,但绝对没有这种近乎千依百顺将自己一切都奉献出去的柔媚顺从之意。

    先来点面包吧。

    是的主人稍等……

    林诗涵微微倾下身子,而思语用口叼起一片面包放到餐盘上,然后林诗涵移过身子,对准大开装满果酱的罐子底下身子。

    涵奴贱妾,怎么那么笨……思语的[过滤]没有粘到果酱拉……要左一点……

    哦……不好意思呢思语……

    再女儿的教训之下,林诗涵温柔的将女儿一对豪[敏感词]前端浸入果酱之中,还不时微微搅拌着,等到确定思语双[敏感词]已经沾满果酱之后抬起身子,然后用思语的双[敏感词]在面包上涂着果酱,雪白粉腻的[敏感词]肉前端沾满了暗红色的果酱,然后被林诗涵整个思语的豪[敏感词]压在面包之上,轻轻的左右涂抹着,待到涂抹好之后,思语用口叼着面包送到我面荹过滤]?

    [过滤]……面包不错……还有思语小母狗的奶香味呢……

    主人满意就好……请问还要吃什么呢?

    就吃面包吧……

    王大明看着林诗涵和思语用[敏感词]靡无比的方式制造着面包,对对面那个男人由衷升起一股嫉妒之感,不单单是诗涵母女的奉献,还有王君怡和美幸一左一右坐在异侠腿上捧起自己的双[敏感词]让异侠吃一口面包喝一口[敏感词]汁,对自己态度恶劣的琉璃姐妹花也再用自己的方式奉献着自己的,莜琉充当人肉靠垫坐在椅子之上,然后让异侠坐着,莜璃躺在地上让异侠的双脚可以踩在自己身上。

    对面的人享尽齐人艳福而自己只能送人娇妻爱女才能兴奋,这股源于男人差距的嫉妒感让王大明不想看下去,草草吃完就对还在做面包的林诗涵说道:我出去了……晚上可能不回来了……

    大明别急……我还有点关于无痕的事情要跟你说呢……

    我内心恶劣的笑着,虽然却是覽过滤]赜谖藓鄣氖虑橐担钪饕康木褪窍胍醮竺髟倏炊嘁换崛梦掖铀成吓で纳袂榈玫礁嗟目旄小?

    不出意料,王大明果然坐定,问道:无痕的什么事情?

    先别急……我已经吃饱了……该你们吃了……今天就一举两得用思语为你们制造食物吧。

    王大明有点不想看见下面的那一幕,因为每一次看见都会让自己心理难受之余还会忍不住打一次[过滤],但关于无痕的消息让他无奈的坐下来看着,然后认命的掏出自己[过滤]准备开枪。

    林诗涵将餐桌上的东西扫到一盵过滤]缓笥糜叛胖良亩髑崽в裢劝胩稍诓妥郎希帽弁溆昧Φ奶鸱挚加锏乃龋缓笫啻杏裰赴吹剿加颷过滤]边上,用力掰开思语的肉[过滤]。

    主人,移动受孕床已经准备好了……思语可以准备一边受孕然后一边为诸多姐姐准备食物了。

    思语俏脸红润无比,满脸幸福期待之色,一双豪[敏感词]再急切的呼吸下上上下下的震颤着。

    肉餐盘思语小母狗已经准备好了……主人爸爸可以来吧……思语下面已经湿了……

    我[敏感词]笑着走进过去,思语脸上红霞不断,纤薄鼻翼急速的煽动着,显得身体的主人渴望至极,不需要我动作,林诗涵已经体贴的一只手握住我的[过滤]校对着位置,然后我用力一挺腰,稚嫩肉[过滤]再遭侵犯让思语哼出如哭似泣的呻吟声。

    思语胸前那极度违和的巨[敏感词]在我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各种形状,给我带来生理美妙触感也让心理得到无上的满足。而林诗涵除了保持让思语张开双腿任我玩之外,一双玉手在我卵蛋肉袋上温柔的抚摸揉着。更让我觉得舒[过滤]不已。

    女儿思语被玩时发出的呻吟对于林诗涵而言就是最好的春药,如同感同身受一般呆呆看着女儿不住流转快美[敏感词]靡的小脸,忍不住用思语的粉背来不断摩[过滤]自己那敏感至极的巨[敏感词],反馈而来的快感让林诗涵也发出了动人的呻吟。

    母女同时发出的呻吟让我忍不住趴在思语身上,吻着林诗涵……

    林诗涵吐出香舌和我激烈的舌吻着,女儿越是呻吟的快美,香舌搅动的越是激情。

    王大明看着娇妻爱女那忘情的承欢,打[过滤]的动作越来越大。

    [过滤]……

    林诗涵和思语同时喷[敏感词]去到巅峰,思语自己喷出的[敏感词]汁直直喷上空中三寸,然后像喷泉一样打在自己身上,娇小稚嫩的酮体在[敏感词]白的[敏感词]汁上染上[敏感词]靡之色,而林诗涵的[敏感词]汁全部打在思语的粉背上,然后顺着自己平坦柳腰顺流而下,混合母女[敏感词]汁的液体将餐桌打湿了一大片,然混顺着桌边缓缓低落。

    思语时那种仿佛能扭断我[过滤]的紧迫对我而言简直就是天国的享受,我也虎吼一声,激烈的喷发在思语的稚嫩紧缩腔肉之内。

    嘿嘿……你们母女现在真香……以后你们都不需要香水了,出门前涂上你们的奶水……那真是香味扑鼻[过滤]……

    谢谢主人的赞赏……以后涵奴贱妾和思语一定照办……美幸大姐,君怡姐姐,莜琉姐姐,莜琉姐姐,可以吃早餐了……

    再我退出思语身体之后,林诗涵用微微失力飘渺的语音说道,的余韵让林诗涵连说话都带着三分春意。

    首先吃早餐的是美幸,只见美幸拿起一根银勺,直接[过滤]到思语稚嫩的肉[过滤]之中,微微一挖一团[过滤]被挖了出来,银勺冰冷的触感再深入体内之后让思语浑身都是一颤,两条马尾辫扫过林诗涵的[敏感词]尖让林诗涵忍不住流露出一丝美艳至极的痴痴笑意,玉手微微覆上思语的豪[敏感词],轻抚拨弄用来消除思语被银勺[过滤]入[过滤]的不适。

    美幸满意的看着林诗涵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痴女,然后将银勺拔了出来,将勺子上的[过滤]倒上面包之上,用勺背仔细均匀的涂抹着,然后满意的拿起面包优雅仔细的吃起来,吃的时候神态犹如品尝无上奇珍美味般的入神,脸上的幸福感动之色掩都掩不住。

    而后是王君怡和琉璃姐妹,冰凉的勺子伸进思语稚嫩的[过滤]中挖出[过滤]涂抹到面包之上进行品尝。

    王大明气喘吁吁的看着众女一脸幸福的品尝着沾满[过滤]的面包,[敏感词]靡无比的场景让王大明也兴奋到喷[过滤]而出,等[过滤][过滤]之后,才有气无力的问道:异侠,你不是说关于无痕的事情的吗?

    不急呢,还有你老婆和女儿没吃早餐呢,等我喂她们吃完早餐让诗涵跟你说吧。诗涵,自己躺上去。

    林诗涵正面躺在餐桌上,仰着的头美目中倒影着王大明的声影,似羞似喜的娇俏模样让王大明看到发呆起来,林诗涵这次没有张开思语的肉[过滤],而是自己将两条美腿平伸为一字型,我一把按住林诗涵的柳腰,[过滤]直接[过滤]了进去。

    林诗涵有节奏的摇动着翘臀迎合着抽[过滤],双手覽过滤]媛稍傥业穆训吧细牛缓蠖隙闲母醮竺魉档溃捍竺鳌璠过滤][过滤]……无痕她七天之后……[过滤][过滤]……有一个大型演唱会……主人的意思是……[过滤][过滤]……让你再七天之后去找无痕……

    是这样的吗?那么我知道了……

    王大明看着林诗涵在其他男人身下娇喘呻吟的媚态,心中不自觉将心中那拥有深蓝发丝的丽人带入其中,复杂难说的情绪在心中不断徘徊着。

    还有大明……[过滤][过滤]……我有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我……

    林诗涵的略带祈求的话语让王大明回过神来:什么?

    明天主人说……[过滤]……要帮我和思语开发处女菊[过滤]……我后面还没被大明你用过……我有点怕……大明你能回来看看吗……有你在我身边我会安心很多的……

    王大明的嫉妒不言而喻,妻子没被自己用过的纯洁[过滤]菊[过滤]也要被被享用,连同自己的稚龄女儿也要一起,但林诗涵那略有不安的祈求神态让王大明说不出拒绝的话,虽然还没开始但只是稍微想象已经觉得刺激到无比。

    好……

    大明你对我太好了……我爱你……

    我也爱你……诗涵夹杂着林诗涵再其他男人身下发出的娇喘呻吟,这种爱恋格外[敏感词]靡扭曲……

    大明……我还有一个事情想经过你的同意……我明天想去做个处女膜修复手术……让主人玩我的时候可以更加高兴……思语也去……你说好吗?

    格外扭曲的欲火让王大明只能痴呆的点头同意。

    当王大明出去的时候,最后一眼看见的是林诗涵正用自己[过滤]流出的[过滤]沾着面包用嘴温柔的喂思语吃面包…………

    二十章第一节:小雪和深蓝王大明已经离去,让我觉得诸女的倾情奉献也失色不少。让诸女留在客厅中休息然后我回去房间。

    回到房间之后我掏出两张卡片把玩着,想了一想,两张卡片化为光点消失在我手中。

    光点聚集在虚空,两个身影出现在虚空,一个白色和服赤[过滤]着脚,一头如雪般发丝雪白泛着丝丝光晕,纯真可爱到几乎非人一般的面容,如同思语一般娇小的体形看起来更让人怜惜。

    一个赤[过滤]完美修长至极的玉体,微蓝的肌肤还略显半透明,一丝如水一般飘扬的发丝,头上长着一只独角。

    白色和服小女孩看着我,卡哇伊至极的水汪汪大眼闪过一丝犹豫,然后可以至极的鼻翼煽动两下仿佛在嗅着什么,然后好像确认了什么一般,高兴的朝着我喊道:王……王……小雪好想你[过滤]……

    然后直接往我怀中扑来,我带着诡异的微笑抱住了小雪,摸着那冰凉的发丝,看向那个半透明的女人。

    微蓝半透明丽人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然后犹豫的问道:王,你的样子好像又不一样了[过滤]。不过味道一样……王……请问深蓝可以帮上什么忙吗。

    我微微一笑,确定了心中的一个猜想,原本准备战斗的心放了下来,这两个是王大明手下的两个荒兽,是绝留下来的遗族。

    再原著中王大明数次变换模样,但这些荒兽依旧能够认出来,我就猜想到是靠绝散发的气息来确认的,现在绝和天帝的力量被我吞噬,自然这些荒兽会认得我。

    我找你们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哦,你们愿意为我效力吗。

    愿意的哦……小雪愿意帮忙哦……

    王有要求……深蓝当然愿意……要和谁战斗吗?

    一副有求必应的模样让我邪笑起来,然后我悠悠的说道:深蓝你过来深蓝如愿走过来,然后看着我的手搭在自己的胸前,疑惑的问道:王……再做什么。

    别问……我现在再确定你们有没有帮忙的资格哦。

    深蓝的构造让我大感惊奇,一眼过去就可以清晰的知道深蓝非人的本质,连这个形态也只是仿人而已,但令我惊奇的是深蓝那两团水波[敏感词]球搓弄起来的触感比起真人毫不逊色,一样的温软弹嫩。身上的其他肌肤也一样美妙滑嫩。

    我的另外一只手伸进小雪的和服之内,那种异样的触感又是让我一阵惊叹,如同摸着有着丝绸般的雪一般,滑腻冰凉,两个微微的突起蓓蕾柔软至极,轻轻一按手都可以陷进去。

    跟我来。

    小雪已经趴在我怀中,不明所以的看着我的魔手在自己稚嫩酮体上滑模不已,而深蓝亦步亦趋的跟着我。

    走到客厅之后,诸女看着小雪和深蓝都高兴起来:小雪……

    诗涵姐姐……美幸姐姐……

    小雪看到这些熟悉的人,情不自禁的高兴喊了起来。而美幸和诗涵等人再看到小雪的一瞬间,就被我解放了她们关于小雪的记忆。

    但随之小雪疑惑起来,为什么诗涵美幸她们没有穿衣服,而且诗涵身上还挂抱着一个看起来和自己一样的小女孩。

    诗涵,把思语解下来吧,她和小雪看起来差不多,让她们好好玩一下吧。

    思语被解下来之后,先是活动了一下被绑久了的手,然后蹦蹦跳跳的跑到我面前:爸爸主人……这个小女孩是谁[过滤]?思语也想被爸爸主人抱。

    思语拉着我的衣衫,可爱小脸上露出微微嫉妒的神情,当看到小雪的第一个瞬间,心中不时高兴自己多了一个玩伴,而是生怕爸爸主人的宠爱被跟自己一样的小女孩分薄。

    思语,这个是小雪,你们两个要好好打招呼哦。

    我一手把思语抱起,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在我怀中凝视着对方。

    小雪看着不穿衣服的思语,不知为什么第一个念头也是看对方不舒服,情不自禁的更加靠紧我的怀中,有个时候宿敌是天注定的,两个粉雕玉琢可爱无比的小女孩第一次见面就注定了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我的怀中抱着思语和小雪坐到沙发上,而诸女则是好奇的看着深蓝,研究那半透明的身体。

    我怀中空间在抱住两个小女孩之后显得比较紧迫,小雪不耐烦的看着思语胸前那雄伟的豪[敏感词],就这这对豪[敏感词]不断的挤压让她不能紧靠我的怀中。

    你们两个还没打招呼呢。

    思语和小雪的双眼对视,似有火花一闪而过,思语用甜美至极的语气对小雪说道:你好哦……我是爸爸主人的性奴母狗女儿思语……我可是很受爸爸的宠爱的哦。

    小雪完全听不明白思语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对面这个小女孩让自己很不舒服。

    小雪不喜欢你……小雪只喜欢王……

    好了……你们两个别争了……小雪你知道,思语小母狗可是很受我喜欢的哦,思语你跟小雪说说。

    思语骄傲的像是开屏的小孔雀一般,双手划过自己的豪[敏感词],然后叉开两只白嫩的小腿,掰开自己的肉[过滤]对着小雪说道:你看……这就是爸爸主人疼爱思语小母狗的证明……爸爸主人现在天天再思语小母狗骚[过滤]里面[过滤][过滤]……你看……这就是爸爸主人[过滤]出的[过滤]呢……你绝对没有。

    小雪看着思语将手諿过滤]斓饺鈁过滤]里面,挖出了一丝丝粘稠的白色[过滤],然后学着思语的模样叉开双腿,看着自己那白白嫩嫩只有一丝细缝的肉[过滤],忍不住对着我说道:小雪也要王的[过滤]……小雪也想要王的宠爱……

    乖……我很快就会让你骚[过滤]里面充满我的[过滤]了……

    小雪乖巧不知世事的天真话语让我兴致高昂,眼神不断扫视着小雪稚嫩的酮体,想着要如何玩弄,然后对着深蓝说道:君怡,你教一下深蓝要做什么,深蓝你可要好好学,学不好我已经永远不需要你了。

    不理王君怡娇笑的拉走深蓝然后教导着,我这里扫视了小雪的稚嫩酮体,突然想起一件事:小雪,你可以变身的吧。变给我看看[过滤],好的王……”小雪从我怀中离开,然后虚空之中出现一阵风雪涌起,将小雪包裹成一个雪人,然后雪人裂开,一个火爆至极的御姐从里面走了出来。

    白色秀发在顺从的披散再背后,原本小女孩穿的可爱和服在变大之后没有跟着变大,小小的和服被火辣的身材撑的异常性感,变身后的小雪面容异常冷艳,小小的和服只能遮盖着那不逊色思语豪[敏感词]的双[敏感词]前端,一大团[敏感词]肉外露被狭小的和服挤出一条深深的[敏感词]沟,仅能遮盖住下身的和服裙下一条修长的能让世界上80%变成色狼的美腿外露其中。

    小雪过来,让我好好看看。

    与冷艳外表不符的是那火热动作,依旧如同小时候一样扑过来,然后想要躺进我的怀抱之中,摩[过滤]一阵之后发现自己变大后已经没法向思语那样躺在我怀中,顿时觉得失落无比。

    冷艳外貌和依旧天真纯洁的举动,反差让我觉得兴奋无比,我手直接[过滤]到小雪[敏感词]沟之中,然后直接解开那狭小的和服。

    我一边搓揉着小雪的豪[敏感词]一边搓揉着思语的豪[敏感词],然后让两女靠在一起,通过视觉和手感的比较,也无法分辨出哪对豪[敏感词]更加美丽,而是各有各的美丽特点。

    小雪,变回原样吧。

    小雪顺从的解除变身,回到那个小女孩的模样。然后心满意足的回到我的怀中。

    小雪你让开点……看清楚思语是怎么样服侍我的……好好学习着。

    思语骄傲的看着小雪,然后再后者不甘的可爱神情中,低下头,然后小口微张,含住了我高耸的[过滤],我粗长的[过滤]再思语稚嫩的小嘴中只能被含到[过滤]以下的一小段,而思语也是双手齐出,再[过滤]上不停套弄着。

    小雪除了不甘之外,就是专心好奇的看着思语服侍的模样,稚嫩面容与粗壮性器的对比别人看来极度[敏感词]靡,但对于小雪这样毫无人世观念的荒兽来说,只是觉得思语再吸允[过滤]时的表情很可爱。

    等到我手轻拍思语的头的时候,思语停止吸允,小嘴离开[过滤]的时候还带起一丝银丝,思语用手将银丝放到嘴中吃掉,然后双手抱着我的脖子,然后对准我[过滤]坐了下去,然后熟练的套弄起娇小酮体,而又由于小雪的观看,思语比平时更加投入,更加的动情,稚嫩面容上泛起放荡至极的[敏感词]靡之色,口中的呻吟极度放浪,不顾自己胯下肉[过滤]传来的阵阵痛苦,重重的起伏着身体,力求每一下都能让[过滤]更加深入到自己体内。

    [过滤][过滤]……思语小母狗好舒服[过滤]……爸爸主人的大[过滤]实在太棒了……的思语小母狗的骚[过滤]舒服死了……思语小母狗喜欢爸爸主人……喜欢爸爸的[过滤]……喜欢爸爸主人的一切……

    小雪看着思语脸上的幸福之色,忍不住更加觉得不舒服,暗自下定决心,一会绝对不能输给她。

    思语的豪[敏感词]在我胸膛上摩[过滤]着,敏感至极豪[敏感词]反馈而来的快感让思语没过多久,就已经[过滤]身,大股大股的[敏感词]汁喷涌而出,将我的身体也打湿了。

    思语小母狗真坏……小雪你变身之后学思语小母狗一样服侍我吧。

    [过滤]……小雪一定会努力的。

    一阵风雪飘过,那火辣身材的天真御姐再次出现,看着小雪那诱人火辣的模样,我一时兴起说道:诗涵过来林诗涵踏着优雅的步伐走过来,走到过来之后看到女儿思语时候失神的模样,豪[敏感词]上奶汁依旧再不住的喷涌着,一种火热的饥渴从她身体内涌出。

    小雪诗涵你们抱在一起,让我看看你们两个的身材。

    我看着林诗涵被改造出来的巨[敏感词]以更加豪华的罩杯完胜小雪的豪[敏感词],而后是美腿,我伸手过去轻抚着两女的美腿。

    诗涵的美腿原本我已经认为足够出色了,没想到小雪的更加修长笔挺,摸上去诗涵的美腿滑润的同时弹性惊人,还有属于少妇的成熟韵味,而小雪的通体冰凉滑腻的触感更让我感到享受,而且浑身肌肤都像是无骨一般,微微一掐手就陷进小雪滑腻的肌肤之中。

    我脑海闪过侍剑,瑶姬,素心等一[过滤]美女,然后开口说道:诗涵你要努力,你的腿完全没有小雪的漂亮,只有那双[敏感词]贱的大[过滤]比小雪的更加[敏感词]贱……更过几天我让我其他女奴过来,到时候我要开个选美大会,看看谁的[过滤]更骚,谁的骚[过滤]更好玩。

    涵奴贱妾会努力让自己的身体更加美丽的,小雪比涵奴贱妾更加美丽让涵奴贱妾感到高兴,因为代表主人又可以玩一个更好的女奴了。

    小雪过来吧,学着思语服侍我吧。

    小雪点了点头,有点不安,但很快下定决心,她完全不想输给思语,低下的头将我沾满各种秽物的[过滤]含进口中,已经变成大人的她很快就超过了思语所能达到的深度,将我的[过滤]含进了一大半,然后生疏的学着思语用[过滤]舔弄着。

    不错……小雪学的不错哦……很快就会像思语小母狗那样拥有不错的舌技了……到时候我一定天天让你舔我的大[过滤]……好不好。

    小雪[过滤][过滤]两声,然后更加卖力舔起[过滤],我看着远处深蓝被王君怡不住的灌输着,阴笑一下,关于深蓝的玩弄可是相当的有想法。

    诗涵,你没看到思语躺在一边那么寂寞的模样吗,还不赶紧过来疼爱一下的[敏感词]骚女儿。

    林诗涵媚笑一下,走到躺着的思语面前,然后压在思语身上开始爱抚,然后一边[敏感词]媚无比的说道:主人……现在思语的母亲是美幸大姐才对,我现在只是一个下贱的无比的贱妾而已,在主人诸禰过滤]湮矣涝妒亲畹图呐耍芄环趟加锏纳硖迨俏业娜傩摇?

    而后林诗涵和思语渐渐发出诱人的呻吟,我看着小雪那趴伏在我胯下而翘起的翘臀,那几乎将和服挣裂开来的翘臀手感让我满意至极,听着母女花的呻吟助兴说道:小雪……该进行下一步了。

    小雪点头,期待着下一步,然后我把小雪那紧紧包裹一双豪[敏感词]的和服上衣解开,豪[敏感词]再空气微微颤抖着,而且违背地心吸引力一般骄傲的挺立着,小雪学着思语的模样跨坐在我身上,然后缓缓坐下。

    一会之后,小雪快要哭出来,因为她在怎么做,我那粗壮的[过滤]都无法进入那禁闭的肉[过滤]细缝之中。

    呜呜呜……王……对不起……小雪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别急……我慢慢教你。

    小雪的肉[过滤]越是紧凑我就越是期待一会的乐趣,手在那细缝中抚弄了一下,然后两根手指用力掰开那个细缝,让细缝露出一指款的缝隙。

    强制被扩阴的举动让小雪觉得极度不适,但还是继续让[过滤]对准被张开的细缝坐了下去,紧紧是进入了[过滤],小雪冷艳出现了一丝扭曲的痛楚之色:王……小雪好疼[过滤]……

    紧紧是进入[过滤],就让我感到无上的快感,不愧是雪女连肉[过滤]也是冰冷的,紧迫异常的肉[过滤]疯狂的收缩挤压着进入其中的[过滤],同时还有丝丝异常冰冷的凉意进入[过滤]之内,如果不是我体质近乎无比,说不定第一时间就会萎缩掉。

    小雪即使变成美艳的御姐模样,心灵依然是天真纯洁的小女孩,体内传来的痛楚让她第一时间本能的向我发出哭薣过滤]币欢院繹敏感词]不住的在我胸膛摩[过滤]着,想要靠着扭动身体来舒缓这种疼痛。

    但越是扭动就越是带给我快感,我暴虐的抓住小雪的冰凉滑润的细腰,然后用力的往下拉。

    [过滤]一寸寸的进入其中,小雪面上的痛苦已经忍不住,她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思语能够这样快乐而换成她却这样痛苦。

    王……王……小雪好疼[过滤]……王救救小雪……

    小雪冷艳的面容和天真的语气让我暴虐之心忍不住大起,我腰一挺直接将[过滤]贯穿到小雪最深处。

    呜呜呜……

    小雪眼角含泪,肉[过滤]传来的疼痛让不知天真的她只知道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的脖子,然后苦忍着撕裂一般的痛楚。

    贯穿到最深处,我确定了荒兽是没有处女膜这种东西的,而且小雪受到这股撕裂般的痛楚,连力量都控制不住,让周围出现了点点雪花。

    而我感到一股冰凉无比的寒意不住的浸入的我[过滤]之中,这种能够讲普通人直接冻成碎片的寒意对我来说只能说让我更感舒[过滤],玩多了火热的肉[过滤],冰冷的肉[过滤]也让我感到新鲜异常。

    我毫不怜惜的用最粗暴的动作享受小雪的冰雪肉[过滤],[过滤]粗暴的抽[过滤]让小雪肉[过滤]处流出了雪白的水液,水液滴到沙发让真皮沙发都直接结冰,这是小雪的血,而小雪天真的哭泣让我心中更加的充满着施暴的快感。

    荒兽的体质是强悍的,紧紧被抽[过滤]了一会,小雪适应了这种粗暴的弄,然后一股从来没感到过的异常快感从下身传来,让她哭泣的声音也渐渐变调,带上了一丝甜美。

    小雪渐渐食髓知味的扭动着腰部,轻抬翘臀上下摇动着,两颗豪[敏感词]在我胸膛磨动的频率在加快。

    虽然小雪已经渐渐开始知道的快美,但我却感觉那冰雪肉[过滤]传来的寒气越来越大,越积越多的快感让我根本不想去约束。

    小雪真棒……我要[过滤][过滤]了……

    [过滤]……王……小雪也变得好奇怪[过滤]……小雪觉得好舒服[过滤]……

    当滚烫的[过滤]打进思语的肉[过滤]之中的时候,小雪有生以来第一次去到了,力量也完全失控,然后周围几乎刮起了暴风雪。

    等平息之后我摸着小雪的粉背,有些无奈的看着周围,如果不是我力量约束,这股暴风雪能让周围数十米化为冰雪天地。

    小雪……让思语看看你被我宠爱之后的成果吧。

    小雪万分不舍的离开的我的[过滤],然后看向还沉浸在母女互相愉悦快感中的思语,轻抬起一条美腿,让还滴着[过滤]的肉[过滤]露了出来,说道:你看……小雪也被王宠爱过了……

    思语脸上微微露出嫉妒之情,即使是她的母亲林诗涵被宠爱她也只觉得高兴,唯独看到小雪她就觉得不舒服。

    哼……思语不会比你差的……你看思语小母狗还有对可以喷奶的大[过滤],你有吗?

    思语挺起胸膛骄傲的说道,而林诗涵痴痴娇笑看着思语,犹如发情的雌兽一般不住的黏在思语的稚嫩酮体上研磨着,女儿身体每一寸的肌肤都让她感到无比的着迷。

    小雪看了看自己的豪[敏感词],双手捧着豪[敏感词]搓揉了两下,确认自己无法学思语一样喷奶,失落之余本能的扑到我怀中撒娇说道:王……小雪也想一对会喷奶的大[过滤]……

    好,我会给你这么一对大[过滤]的。

    我[敏感词]笑着看着小雪,开始想象小雪喷出的[敏感词]汁会是什么样的味道呢。回头看向深蓝的方向,最后还是决定深蓝晚点再吃,还是尽情享受小雪娇媚身子吧。

    小雪变回原样吧。

    小雪乖巧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的解除变身,回复到那和思语一般的体形,我[敏感词]笑着直接将小雪那和服全部脱掉,然后直接讲小雪按到在沙发上,分开那两条白嫩幼小的双腿,然后再一次压上去。

    痛苦的哭喊又再一次的响起,伴随着的还有我粗重的喘气。

    ***********************************

    写在后面的话:这章主力是林诗涵篇章的第五节,小雪开了个头,深蓝的剧情合并到叶若秋的情节中去。

    至于地下城少女……我还在犹豫,始终还是不想写了,我现在正在努力在过年前把这篇完结。

    下篇叶若秋,接着从配角龙女过度到无痕,然后再王大明家中九尾天狐媚儿,最后大结局。进度就这样了。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