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19章 思语的开苞初体验

第19章 思语的开苞初体验

    第19章思语的开苞初体验

    第四节:重圆的真爱王大明回到了林家大宅,来到异侠所在的房间之中,刚在房门之外,就听见美幸的高喊。

    主人好棒……大[过滤]到美幸小贱货好[过滤]……

    带着复杂的心情直接推开了门,床上美幸正被反绑着双手,两条腿盘在男人腰上,不断的扭动着腰肢,放浪形骸的着,王大明脚步微微一顿,看着美幸神色只有无尽[敏感词]媚之色在别人胯下尽情承欢,再也看不到往[过滤]看自己时那眉目间那清纯动人的感觉,娇小的身子被异侠强壮的身体压在胯下时,[敏感词]靡的对比无比的强烈。

    美幸小母狗……看看谁来了……是你心爱的王大明呢……

    [过滤][过滤]……大明你来了[过滤]……[过滤]……好羞人[过滤]……

    异侠诡笑着解开了美幸被反绑的双手,然后用观音坐莲式将美幸抱起,然后让美幸正面面对王大明,从后面扣住美幸不断上下抖动的美[敏感词],然后上下耸动着自己的身体。

    大明有什么事吗?美幸这个小婊子看到你来之后下面变得好紧……夹得我好舒服……美幸小贱货……还不向你男朋友打招呼……真是不懂礼貌[过滤]……

    大明……[过滤][过滤]……对不起……主人正在享用美幸小贱货的身体……没办法招呼你了……

    美幸看到王大明就在身前看着自己被主人玩,只觉得浑身都激荡着羞耻的快感,忍不住更加大力的扭动耸动起娇躯,而王大明看着面前带着爱意看着自己,但双[敏感词]却在别人手中被搓玩而胯下蜜唇不断饥渴的吞吐着男人的[过滤],心中一酸的同时也感觉胯下原本犹如死蛇一样的[过滤]又开始出现了感觉。

    我看着面前王大明面上痛縖过滤]で淳醯肹过滤]快的神色,忍不住下身更加大力的耸动起来,一边制造出更禰过滤]九九镜纳簦槐呗韵源募绦实溃捍竺髂悴皇侨ジ倭质チ寺穑靠吹绞裁戳寺穑?

    看到了……确实如你所说的一样……诗涵她带着思语出去……卖[敏感词]了……

    哦……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王大明沉默了一会,然后用[过滤]涩的语气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现在一边感到很愤怒……不仅仅是对诗涵的所作为为……还有她对思语的举动……女儿才八岁……却在她的教育下……现在变成这样……但这样子做……[过滤]不……我是说……

    王大明词不达意[过滤]涩的话语,让我嘴角微微翘起,连小孩子都可以看得出王大明此时心中的痛苦不安和挣扎,但王大明越是挣扎痛苦我这个黑手就觉得越是[过滤]快,我大力的揉动了一下美幸的美[敏感词],然后[过滤]关一松,一边听着王大明痛苦的心灵对白,一边享用着美幸时不断蠕动夹紧的[过滤],等的余韵之后,我拍了美幸的[过滤]一下。

    美幸小贱货……没看到你男朋友那么痛苦吗?还不快点去安慰劝解一下他。

    美幸剧烈的喘气了一会,脸上时候的动情红晕都还没散去,就这样站了起来,努力夹紧下身流出的[过滤],然后缓缓走到了王大明身前,拉着他做到沙发上,然后坐到王大明腿上。

    大明我知道你的痛苦……因为我知道你对诗涵心中的爱有多么的深……但是你要换个方向想……因为你现在也是在享受着不是吗……每次看到我或者诗涵跟别的男人上床的时候你都很兴奋的不是吗?而且我们也很喜欢这种生活……你应该知道的……

    王大明想起林诗涵下贱的跪在充气娃娃面前作践自己时候散发出兴奋到不能自已的美丽笑容,心中不自觉一阵恍惚。

    但……但……

    我知道的大明……因为诗涵是背着你出去……所以你有种感到受到背叛的感觉是吗?因为你第一次发现诗涵居然是这样的人……对吗?你爱着诗涵,但却发现诗涵背地里对着别的男人下贱的模样你觉得刺激兴奋之余也觉得没办法接受是吗?

    你说的是……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在美幸温情剖析的话语中,王大明不自觉的陷入美幸的分析中,向美幸寻求着答案。美幸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她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但再心中的一阵悸动之下,还是说了出来:所以不如让主人去占有诗涵……一方面让诗涵满足她的……一方面也将这些挑明了让这些变成我们之间的闺房之乐。起码诗涵不会再去卖[敏感词],需要的时候也有主人来满足她。而且比起其他男人,你起码能接受主人对我们的占有不是吗?这样子我们就可以依旧如同往[过滤]一般的恩爱相处……主人保证只会玩弄我们的身体,然后会一如既往的让我们爱着你的。

    美幸口中说着,一边伸手在王大明胯下抚摸着,按在那犹如死蛇一般的[过滤]上揉搓着,试图挑起欲火,虽然口中好像是在为了大明着想,但在我的灌输之下,美幸心中早就有着不能消除的嫉妒之心,凭什么只有诗涵无痕两人占据了王大明的心,而自己仅能分到一丝接近施舍一般的爱恋,不甘之余才会这样卖力的试图将诗涵拉下水。

    这样吗……

    王大明神色出现了犹豫,即使知道自己妻子的[过滤]成性,但要自己亲口这种恍如出卖的话语还是有点不愿,美幸看着王大明犹豫的神情,美目中出现了一丝哀怨,因为这明显不同的对待让美幸心中更加不甘,自己只是在王大明暴露了一次本性,而王大明就痛快的答应将自己送出去当性奴,而现在轮到诗涵的时候王大明却犹豫不决和痛苦不堪,所以心中拉诗涵下水的心情更盛,然后拉着王大明的手说道:大明……你想想,你无比深爱着诗涵,所以你肯定不会愿意就此分离,而诗涵也肯定不会愿意的,但是诗涵这样的本性,再一次次出去卖[敏感词]中,你能忍受得了诗涵继续的欺骗吗?每一次的欺骗都是再伤害你们之间的感情[过滤],而且我实话告诉你吧……从主人调查出来的资料中,林诗涵生思语的时候身体虚弱的快要死去,不是因为生产的艰难,而是诗涵再生孩子的前一个月中一直再医院中待产的时候不断接客而造成的,那个时候诗涵躺在一医院的病床中,整整一个月都没穿过衣服,挺着大肚子再接客,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只要给钱就能上,而且在后半月中更是下贱的去接医院外流浪汉的生意,每天都被着……直到生孩子的时候诗涵已经染上了很严重的性病,才造成生孩子时候快要死去的惨剧……

    这是真的吗?

    王大明显得震惊万分,不可置信至极,但美幸看到这幅表情之后暗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讲述着这些虚构的事实,因为她根本不怕会暴露出来,主人已经将所有线索都安排好了。

    是真的……诗涵其实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在怀着诗涵的时候其实已经面临过三次差点流产的危险,那全是接客的时候客人太粗暴的原因,但只要诗涵稍微修养两天又照样出去接客……大明你可以忍受住诗涵一次次的出去卖[敏感词],但你可以接受诗涵这样不爱惜自己身体的态度吗?尤其是现在诗涵每次都带着思语出去卖[敏感词],你不怕哪天思语就被人[过滤]开苞吗?而且诗涵经常卖[敏感词]的时候从来不管对方有多少人,无论对方是不是人都没所谓,而且从来不用避孕套,如果思语才八岁就染上性病你让她怎么办……

    混乱至极的王大明捧着头,思语清纯稚嫩的可爱如同天使一般的面容浮现在脑海之中,因为她是自己的女儿[过滤],即使亲眼看见她天使一般的面容含着男人的[过滤]不住的吸允,也掩盖不了王大明那来自心灵血脉的亲情和疼爱。

    异侠,就拜托你了……

    放心,一切交给我,我保证诗涵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出去卖[敏感词],而且不会对你隐瞒任何事实。

    王大明苦笑了一下,然后无奈的离开了房间,美幸体谅王大明,看着王大明渐渐出去,然后回头对自己的主人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自己始终还是吐出了这句话,再步出门后,王大明看着沾在大腿上那从美幸胯下流出的[过滤],对于自己以后的生活无由来的涌起一丝期待和。

    第二天中午,王大明看着已经渐渐变凉的饭菜,终于忍不住拨打了林诗涵的电话,一阵嘟嘟声响起之后,接电话的是思语。

    思语,妈妈呢?

    妈妈她现在正忙哦,莜琉莜璃姐姐门正在帮妈妈处理公事哦。

    大明屏息静气的听着,隐约听见熟悉的呻吟喘息声响着,而思语的语调也略显得有一丝异样。突然思语[过滤]的一声叫了起来,声音中还难忍的露出一丝疼痛。

    思语怎么了?

    没事,只是突然撞到而已。

    撞到哪里[过滤],没事吧。

    没事……思语撞到胸口了,只是[过滤]碰而已,没事的。

    思语竭尽全力想要装作没事的样子,但鼻音中带着难忍的喘息,王大明沉默了一会,如果不知道的话还行,但昨晚亲眼看见过之后,现在就直接可以推测的出自己女儿正被那个猥琐至极的胖子搓揉着胸前一对稚嫩的鸽[敏感词],而且动作相当粗暴,心中由衷升起一股悲伤,明知自己女儿一对稚嫩鸽[敏感词]昨晚已经变得红肿不堪,但即使是这样听着女儿被粗暴的玩弄也不能出声阻止。

    思语乖……不疼……把电话给妈妈吧。

    大明……有事吗?

    我想问下你们还不回来吗?

    [过滤],公事繁忙,也许要晚上才能回来。

    电话不一会就换成林诗涵,林诗涵依旧是那个温柔的声音,王大明即使再怎么听也没办法听出一丝丝的异样,心中一黯,也许林诗涵已经欺骗过自己太多次了,才能练就如此不动神色的模样,但随之听到一阵细微缀缀声,王大明握着电话的手紧握到手指发白,他知道那个林诗涵和男人接吻的声音,即使再怎么微小和掩饰,也没办法瞒过已经心有定见的自己。

    细微的啪啪声一直没有停过,王大明可以清晰的构思出一个场景,自己妻子林诗涵正被那个猥琐胖子用肥硕的[过滤]不断的玩着,然后林诗涵拿着手机忍受着快感然后用若无其事的声音跟自己打着电话,还不时和男人一边接吻一边讲电话,而思语也许就在身边赤[过滤]着身体被男人粗暴的搓揉着鸽[敏感词],也许琉璃姐妹花此刻正在做着各种各样[敏感词]靡的助兴来让那个猥琐的胖子玩她们大小姐的时候更加高兴。

    那好吧,晚上我做好饭菜等你们回来。

    王大明实在忍受不住这股虐心的感觉,挂上电话后只是觉得想哭,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让异侠去占有林诗涵的选择。

    晚上八点的时候,桌上的饭菜也已经凉了,王大明看着依旧还没回来的的林诗涵她们,忍不住想在打一个电话过去,但怕打的时候又怕发现诗涵正在那个猥琐胖子身下承欢,犹豫的时候终于听见林诗涵的脚步声音。

    林诗涵一进门就看见王大明焦急等待的模样和一桌菜香早已经消失掉的冰冷饭菜,心中涌出极大的歉意和悲伤,明明是自己分隔八年之久的再度相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呢。

    诗涵回来拉,你们也一定饿了吧,来热热赶紧吃吧。你们还呆着做什么。

    王大明看着有点呆呆模样林诗涵,赶紧将心中的所有情绪忍耐住,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欢迎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当然还有一直嫖白眼的琉璃姐妹花。

    [过滤]好的……

    王大明仔细打量着,林诗涵优雅如昔,脸上经过[过滤]心的化妆,但在王大明[过滤]心的观察下还是掩盖不住眼圈中红红的痕迹,声音也出现略微的沙哑,坐下的时候非常小心,而且身体扭动间眉头总是不经的一颤,显然间还残留着被男人施虐过后的疼痛。王大明完全知道,经过一天一夜的卖[敏感词],林诗涵是如何在那个男人身下不断哭泣呻吟,然后完美玉体上又留下了多少伤痕而思语吃饭伸手的时候更是小心异常,显然鸽[敏感词]上的疼痛也没消除,更有可能那对散发着禁忌美感的稚嫩鸽[敏感词]一直没有离开过那个男人的双手。

    而琉璃姐妹花也好不了多少,姿势别扭至极,显然身上也没少被男人凌臶过滤]?

    王大明看着四女没有吃多少的模样,皱着眉头说道:诗涵你们怎么才吃那么少?

    太累了,所以我们都吃不多呢,而思语怕她饿,所以她已经吃过了。

    是吗,那么你门吃完早点洗个澡去休息一下吧。

    王大明见状立刻关切的说道,而林诗涵也是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大明……没办法陪你了……

    没事,我们是一家人嘛林诗涵的笑容首次在王大明眼中显得有些异样,但王大明并没有去深究,而是看着林诗涵四女起身往房间走去,临走的时候林诗涵迟疑了一下,然后定住脚步回头说道:大明……后天可能我们还是要去处理下公事,可能也像今天一样,所以大明你不必等我们了。

    好……好的……要多注意一下身体。

    王大明双手放在背后,脸上笑容关切依旧,没让诗涵看到那握的骨节突出苍白如尸一般的双手。

    一会之后王大明收拾完碗筷之后,心中一个念头突然升起,然后静悄悄的往浴室中走去,然后轻巧的贴在门前听着,隔着木门和水声只能听见模糊的声音,但这些声音的内容却足够刺心。

    涵奴妈妈……你晚上穿着[过滤]体围裙为爸爸做饭的时候,爸爸可是一边看着你的身体然后不停用思语的嘴来当肉[过滤]来[过滤]的呢,现在思语的嘴都好像有点麻了。

    我看看……好啦好啦,我的宝贝女儿,休息一天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涵奴妈妈,我不想吃王大明做的饭菜,我喜欢你为爸爸做的饭菜,思语下次还想吃。

    你这个小,经过老公加料的饭菜就有这么好吃吗……真是太坏了,记住大明才是你的爸爸,不要直接喊名字。

    嘻嘻,太好吃了,涵奴妈妈你不也是吃的很多吗,特别是加了爸爸[过滤]的白饭,还有加了从妈妈小[过滤]里面流出来[过滤]的菜肴,实在太好吃了。

    思语主人你这个小,吃[过滤]盖饭都能吃的那么津津有味的……

    我再骚也是涵奴妈妈你的女儿,都是你遗传的,而且涵奴妈妈你吃爸爸的尿液拌饭的时候不也说这这一辈子都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吗?

    好啦好啦,别说了赶紧洗澡,要早点睡呢。不然明天思语主人你有黑眼圈变得不漂亮的话爸爸会不喜欢的哦。

    [过滤],知道了,思语一定好好睡觉变得漂漂亮亮的,让爸爸们好好疼爱思语,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想贴着涵奴妈妈你的小[过滤]睡觉,因为我想闻着爸爸[过滤]的味道睡觉。

    好好,思语主人你说什么都好……涵奴妈妈什么都答应你。

    微微听了几句话,王大明手脚冰冷如同站在云端一般的飘回房间,躺在床上不断想起林诗涵和思语说的籟过滤]?

    [过滤]拌饭,尿液拌饭,原来这种东西比自己做的饭菜好吃多了吗,王大明惨笑着,但双手却在不断套弄知自己的阳綶过滤]蛭科藓桶龅腫敏感词]贱事情让他如同被欲火直接烧烤一般不[过滤]不快。

    夜幕随着王大明的欲火渐渐一同过去,第二天中,王大明双眼青黑,这是纵欲过度的象征,然后看着满脸春风的异侠和美幸出现。

    美幸脸上娇媚动情,红霞还没褪去的俏脸让王大明知道她刚刚肯定被狠狠的玩过一番才出门的。

    异侠,你的动作要快点了,明天诗涵和思语她们还要出去卖[敏感词]。

    哦,请放心,明天的那个客人我已经调查到了,已经让他取消了。一会我会让美幸拉着诗涵在房间中闲聊,然后我会在房间中征服她,你要旁观吗?

    思虑良久,但腰隐隐作疼之下提示着王大明,再不节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就苦笑摇头:异侠一切都拜托你了,最近整整一个多月每天都是打[过滤]三次以上,现在身体受不了,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而且有录像的话我不会错过什么的。

    那好吧,那我先下手玩两天,等你休息好之后才让你来个像美幸一样奴隶仪式吧,到时候一定让你[过滤]上天的,再此之前可要好好休息[过滤]。

    这个时候林诗涵拉着思语走了过来,对着王大明说道:明天公事没那么忙了,所以可以暂且押后,所以这几天我就在家里好好陪你吧。

    诗涵我有点事情要回去姐姐家那里一下,这几天可能都不再呢,你陪美幸她好好聊聊吧。

    是吗,事情要紧吗?需要帮忙吗?什么时候出发?

    小事而已,就是有点繁琐,我跟你说一下就譡过滤]惴判陌伞?

    看着王大明纵欲过度憔悴至极的脸色,我开始考虑是不是要给点药王大明了,不然接下来还有很长的时光需要王大明来为我助兴呢。

    林诗涵看着王大明渐渐远去的背景,然后看着身边男子那[敏感词]邪的目光,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在美幸的房间中,美幸正拉着林诗涵聊着天,而思语则是貌似天真可爱乖巧的模样再静静的听着她们聊天,她们之间充斥着很多的话题,这些话题都是围绕着八年前的时光展开的。聊着聊着,美幸突然从怀中拿出一个水晶球让林诗涵看,林诗涵好奇的往水晶球看去,一看之下,就直接失去了意识。

    受术禰过滤]婧肹过滤],没想到诗涵那么快就能进入状态呢。

    那是当然的啦,每天晚上我都会用这个水晶球加深涵奴妈妈的催眠度,不然涵奴妈妈可没那么听话呢,连卖[敏感词]这种事情都没办法拒绝呢。

    美幸看着一动不动两眼失神林诗涵,和旁边的思语聊了起来,然后看着林诗涵无神的模样,然后继续说道:思语妹妹,不知道当初我被主人催眠的时候是不是像诗涵妹妹一样呢,而主人的感觉是不是又和我一样呢,看着猎物一步步的堕入预定的陷阱之中,那股迫不及待的感觉真是兴奋[过滤]。

    不知道呢,我也想不起我被爸爸催眠时候是什么样的了,不过也没所谓了。

    思语坐在椅子上,晃荡着两条小腿,脸上的神情从回忆渐渐转为幸福说道:这些一点都不重要了,就算我们是被催眠的,无论被催眠前是什么样,不也一样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感到很幸福吗?我的人生目标是作为爸爸的母狗性奴女儿活下去,美幸姐姐你是作为爸爸的性奴同时还兼职王大明这个绿奴妻的身份,可是很受爸爸宠爱的哦。

    呵呵,没想到被思语妹妹你教训了一下呢,你真懂事,说的没错,无论以前是什么样通通都不重要,现在的我觉得很幸福,能够享有大明的爱恋,身子却献给主人玩弄享用,如果失去了这些我都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呢。

    美幸也露出了赞同的神色,脸上由衷的露出高兴幸福的神情,即使知道自己被催眠过,但依旧完全认同现在的生活。

    思语妹妹,很快诗涵就会加入我们的队伍了,到时候就算让她回复原样她都绝对不接受了呢。

    嘻嘻,涵奴妈妈那么[过滤]的女人,作为爸爸的贱奴正合适,美幸姐姐快点动手吧,要不是王大明那个蠢货不再,我们还不至于那么轻松呢,爸爸应该要等不及彻底占有妈妈的心灵和了。

    [过滤],好的,确实不能让主人久等,那么开始吧。我对于诗涵已经嫉妒很久了,幸好主人赐予我让我可以尽情凌辱她的权限。思语妹妹你一会可要好好的配合我哦。

    美幸姐姐……嘻嘻……放心吧……

    美幸对着不言不语呆滞坐着的林诗涵看去,带着恶意的笑容将水晶球放在林诗涵的眼前,然后声音通过水晶球放大传送到林诗涵无思无想的脑海之中。

    林诗涵听得见吗?

    听得见……

    无知无觉的林诗涵浑然不觉自己即将迈入永恒的深渊之中,依旧带着呆滞的眼神看着水晶球,回答知美幸的话题。

    诗涵,说出你脑海中所有下达的指令。

    ……只要女儿说拜托了妈妈我即使在不愿也会答应……回忆媚儿教导的媚术房中术……化为本能……学习女儿给予的学习资料……化为本能……

    林诗涵无神的用呆滞的语气说出深植在脑海之中的指令,美幸带着嫣然笑意缓缓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心中爱着谁。

    思语……大明……

    如果失去思语和大明对你的爱……你会怎么办……

    ……我无法活下去……

    显然这个问题让林诗涵恐惧之极,连呆滞的语气都出现了恐惧的语气,无神玉容狠狠的扭曲了一下。

    所以你为了不会失去两人对你的爱……你什么都愿意做……是吗?

    是的……

    你要记住……为了让两人对你保持爱恋……你什么都愿意做……无论多羞耻多变态的事情……你都愿意做……记得吗?

    是的……记得了……

    从今以后……只要面对异侠,你将无法抗拒他的魅力……不自觉的就会完全臣服于他……在他面前将你学习转化而来的本能完全展现出来……只要面对他,你就无法抗拒自己本能……知道吗?

    异侠……本能……展露……知道……

    好了……只要拍拍手你就会回复清醒,你不会记得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但你会完全服从我下的命令。

    是的……

    美幸唇角露出了快乐期待的笑容,但随之微微压抑,轻拍了一下手,林诗涵的神智从新回到了呆滞的身体之中,微微眨眼两下,就若无其事的和美幸继续聊了起来。

    是[过滤],八年真是隔得太久了,真羡慕美幸姐你好像一点都不老的娃娃脸[过滤]。

    有什么好羡慕的[过滤],诗涵你也一样[过滤],都三十的人了,脸上连鱼尾纹都没有,而且气质身材比少女的时候更胜一筹,连我看了你都会心动呢。

    美幸姐开玩笑[过滤],我已经接近步进欧巴桑的年纪了[过滤],但是大明那个可恶的家伙却连一个婚礼都没给我。

    诗涵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哦,大明已经向我求婚了哦,但是必须再找到你和无痕妹妹之后才能举行。

    林诗涵顿时惊呆了一下,王大明那个对女人避之不及的家伙居然会求婚,而且不是向自己先求婚,不过微微一回想起美幸从八年前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褪色的爱恋之情,加上王大明又是蟍过滤]业矫佬业模写私峁共凰闫婀郑牡滓渤龊跻饬系哪芙邮埽皇怯械愫薜难姥餮鞯亩选?

    大明那个家伙完全没有跟我说过,而且居然不是向我这个大老婆先求婚,真是该死的家伙[过滤]……美幸你要好好跟我说下他向你求婚的过程,等他回来看我不把他皮都扒下来我就不叫诗涵。

    美幸看着神情复杂带着一丝不甘的林诗涵,由衷的再心底发出一阵高兴的感觉,论相貌气质身材自己都不是林诗涵的对手,家世虽然同等规模,但林诗涵一个是家中独生女,天生骄女,而自己是明月家族中微不足道的三代子女中的一个而已,连恋爱都是自己偷偷暗恋,而林诗涵堂而皇之的和自己心上人夫妻相称。

    现在能彻底的压过去,如何不高兴,美幸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然后轻声说道:听到我有孩子了,大明才向我求婚的,而且期间异侠也是帮了不少忙才能让大明接受我呢。

    什么……孩子?大明你这个该千刀万剐的家伙,回来我要将你处以极刑[过滤]。

    林诗涵变身河东狮吼,而思语和美幸再旁边有趣的看着林诗涵变身过程。半响之后林诗涵消气了一点,对着美幸说道:[过滤]……孩子都有了[过滤],那么礫过滤]一匚藓壑笠欢ㄒ叽竺鞲峡旌梦颐侨鼋谢槔瘢荒茉偃媚愣亲永锏暮⒆酉袼加镆谎錾牟幻鞑话椎摹?

    我也很想呢,但我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我做大老婆,无痕做小老婆,你做贱妾。

    什么?美幸姐你说什么?

    没听清楚吗?我做大老婆,无痕做小老婆,你做贱妾,而且是没有人权的贱妾,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的贱妾。

    林诗涵在美幸话语之中渐渐变得柳眉倒竖,显得有些气恼,但在美幸拿出来的一些照片之中,变得无比的震惊。

    这些照片就是昨晚上自己和思语出去卖[敏感词]时,跟那胖子进行欢爱时的照片。

    林诗涵顿觉的手脚冰冷,然后拿起一张照片希望不是真的,但照片那个散发着[敏感词]媚美丽含着肥硕[过滤]吸允的女人就是自己。

    真是惊人的消息[过滤],林家财团的千金居然带着两个女仆和女儿出去卖[敏感词],对象还是那么猥琐的人,你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多么震惊吗?

    这……这……

    惊慌的林诗涵看着用话语步步紧逼的美幸,看着带着胜利笑容的美幸觉得是那么的陌生,第一个念头反应是王大明知道吗?

    大明知道一点了呢,因为那天晚上大明是看着你和思语她们进去那个猥琐胖子的家里的呢。

    什么?

    已经变成脑海一片空白的林诗涵惊慌的想到,他知道了,他知道了,他知道了……该怎么办?

    美幸对着诡笑的思语露出了一个同样的微笑,然后伸手直接抚摸上林诗涵的脸颊,缓缓说道:你看看你照片上那[敏感词]贱的样子,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和我用同样甚至比我高贵的身份嫁给王大明吗?你配吗?

    看着林诗涵那惊慌欲绝的神情,美幸只觉得自己身体每一寸都[过滤]快无比,每一个毛孔都喷发着高兴的信息。

    不过嘛,事情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可以让王大明如同昔[过滤]一般的爱你,让这件事情完全不会影响到你和大明之间的爱情,你想知道吗?

    告……告诉我!

    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林诗涵慌忙的说道,然后美幸娇笑起来说道:那么你愿意奉我为大老婆,然后你做贱妾吗,如同你昨晚对着充气娃娃自己设定的身份一样,只是永远没有回头路了哦。

    我……我愿意……求你告诉我。

    大声点说,然后像昨天晚上你对着充气娃娃教育自己女儿一样教育她,告诉她你以后是什么身份,她又是什么身份。

    美幸无情的凌辱话语几乎让林诗涵哭出来,但身体深处又诞生出极为浓烈的快感,一如昨晚时那作践自己时的快感。

    涵奴妈妈快点说[过滤]……答应人就要做得到……涵奴妈妈你教我的哦思语天真无邪的话音让林诗涵眼角渐渐带泪,然后神情无盵过滤]踉薹ㄏ蜃蛱煲谎党隹冢蛭蛱旒词垢械轿薇惹瑁仓滥侵皇窃菔钡模衷谒党隹谀蔷褪怯涝对僖参薹ㄌ阶约号白约郝杪枇耍环矫媸峭醮竺鞯陌担环矫媸嵌耘陌担蘼勰囊环蕉既盟薹ň裨瘛?

    涵奴妈妈,放心哦……无论要玩什么游戏……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变的哦……哪怕你不再是思语的妈妈,但你依然是思语的奴隶哦。

    女儿的保证让林诗涵顿觉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再保证了自己和女儿之间的背德关系,对于王大明的爱恋之心顿时压倒一切,然后羞红着脸,完美玉容上红霞密布,对着思语说道:是的思语主人呢,从今天开始……美幸……美幸大姐她才是你的妈妈……而我只是美幸大姐的贱妾。

    诗涵真乖……嘻嘻……思语叫我妈妈吧。

    思语左右看一下,然后带着甜甜的笑容对着美幸大声喊道。

    妈妈……妈妈思语喊了两声,然后歪着可爱的小脑袋带着疑惑问道:妈妈……那我以后怎么称呼涵奴妈妈[过滤]?

    思语小宝贝……以后你喊她贱妾,贱女人,贱货,浪货,荡妇都可以,称呼的越是下贱就越好,要时刻提醒她谨记自己的身份哦。

    思语扭着头看了下林诗涵,然后高兴的说道:太好了……我早就想这样叫你了,你这个下贱的女人,[敏感词]娃荡妇,骚[过滤]母狗……妈妈,我叫的对吗?

    哈哈……叫的太好了,思语以后就要用这些称呼叫诗涵哦,来妈妈奖赏你一下。

    美幸抱住了思语,然后吻住了思语的小嘴,双手隔着思语的衣服搓揉着那对鸽[敏感词],美幸的香舌和思语的粉舌激烈的搅拌着,伴随着两人唾液的交换,林诗涵一边看着一边打从身心涌出一股嫉妒和被思语羞辱话语而产生的快感。

    唇舌分开之后,美幸带着意犹未尽之色转头看着林诗涵,媚笑说道:诗涵,你相貌气质比我好,家世也比我好,连大明的爱都是你比我多……但这些都过去了,从今以后,你的女儿属于我,而你也永远是比我低贱的贱妾,呵呵。现在我要你赤身[过滤]体跪在地上向我请安。

    羞辱的要求让林诗涵觉得心无比的羞涩气愤无奈和悲伤,但在身体不断涌上的快感之下,还是带着哀羞的表情完全服从了美幸的要求。

    衣衫一件件的脱落,那动人抚媚完美的酮体就这样一丝不挂的展现出来,身体上遍布的斑斑红痕让美丽玉体更带着三分[敏感词]靡,螓首微低,然后缓缓跪下,用带着自己也无法察觉的兴奋和期待对着美幸说道:美幸大姐,贱妾诗涵像您请癧过滤]恕?

    美幸媚笑着,神情无比满足,脱去鞋子之后脚直接踩在林诗涵的头上,一边将林诗涵的头按下,一边轻笑说道:贱货,我现在这样踩着你你有什么感想[过滤]。

    美幸大姐这样踩着我的头,是贱妾的福分和荣幸……贱妾现在觉得由衷的兴奋和舒服呵呵……说的好……看来诗涵你天生就是贱奴的料。

    是的,美幸大姐你说得对。

    林诗涵低下的玉容上满是无尽的哀婉悲切,眼角泛着晶莹的的泪珠,但再因被羞辱而产生的快感泛起的潮红和红晕衬托之下,整个人散发着无比微妙矛盾的美感,让人一看之下就忍不住兽性大发想要彻底凌辱。

    美幸大姐……请你告诉贱妾方法吧。

    嘻嘻,不急,我们去一个地方我再告诉你吧,跟我来。

    美幸起身拉着思语就要往外走去,但林诗涵犹豫了一下,方才期期艾艾的说道:美幸大姐,等贱妾穿上衣服先吧。

    美幸走到林诗涵面前,伸手在林诗涵充血坚挺的[敏感词]尖上弹了一下,嬉笑说道:你这个贱妾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你穿衣服,就用这个[敏感词]贱的模样跟我出去吧。

    这……

    听话哦……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许拒绝。

    是的林诗涵低头低声应了一句,然后带着心底不可抑制的羞耻感,就这样一丝不挂的随着美幸走了出去,玉容红晕娇衃过滤]盍质醯眯叱艿氖牵约壕尤徊豢梢种频木醯眯朔芪薇龋柘碌纳鯷敏感词]。

    但令林诗涵觉得舒了一口气但又觉得隐隐失落的是,美幸没走多远,当站在一个熟悉的客房门前的时候,林诗涵不自觉有点恍惚,因为自己就是在这里给除了王大明以外的第一个男人:美幸大姐……这里不是异侠的房间吗?来这里做什么……

    别问,进来吧。

    美幸媚笑着推开门,然后拉住犹豫的林诗涵,直接一把将她推了进去,林诗涵进来之后,发现异侠正穿着浴袍,悠哉悠哉的看着电视,眼睛扫过电视顿时心中一惊。

    电视上播放的是自己在那个猥琐胖子家中时的情景,正播放到自己跪在充气娃娃面前教导思语的时候。

    来了吗?

    异侠低笑的声音让林诗涵注意力回到了他身上,林诗涵看着那[敏感词]邪火热的眼神不住扫视着自己的酮体,心中顿感娇衃过滤]硖迦床挥勺灾鞯陌菏淄π兀糜裉蹇梢员豢吹母忧宄?

    走进一点,让他可以更加清楚的看见你的身体。

    林诗涵听见美幸的要求之后,哀求的话语还酝酿在喉咙之中,但身体却带着阵阵兴奋走向了异侠,走到异侠面前不足半米的地方站定,只觉得一阵阵火热的眩晕感充斥在自己脑海。

    这个时候美幸放开了拉住思语的手,如同[敏感词]燕投林一般扑到异侠话中,语气娇媚的说道:主人,诗涵已经答应当我的贱妾了,所以美幸小婊子赶紧带她来让主人玩个痛快。

    主人?……美幸大姐……这是什么回事?

    林诗涵看着美幸带着一脸眷恋之色依靠在异侠怀中,而异侠的手却探进美幸的衣领之中不断游譡过滤]佬胰此亢撩挥蟹纯梗炊髀冻鲂腋:透咝说男θ荩由峡谥心荹敏感词]靡的话语,忍不住神情复杂的问道。

    嘻嘻,就让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吧,你知道大明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大明他……

    明明觉得自己很清楚,但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美幸见状不舍的从男人怀中站起,然后走到电视前打开了dvd机的,将里面的诗涵卖[敏感词]的光碟拿出来,然后放上另外一张光碟。

    诗涵……你好好的看……看看大明是个什么样的人。

    电视亮起,林诗涵目瞪口呆的看着电视中的画面。

    我叫王大明,是一个天生的阳痿,只有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糟蹋才会觉得兴奋的男人,今天……我要将我女友的送给异侠享用…

    这……这是什么一回事……

    就是这么一回事,大明他最喜欢看自己心爱的人被其他男人玩弄了,所以才会将我送给主人当性奴……

    大明他……居然会是这样……

    林诗涵觉得无盵过滤]鹁志醯盟闪艘豢谄驮谡飧鍪焙颍佬颐男Φ男θ菔樟[过滤]似鹄矗簧涎侠鞯谋砬椤?

    诗涵……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你要知道你跟我是不一样的,我之前还是清白的处女之身,是在大明的要求之下我才成为主人的性奴,而你却是背叛大明,背着他做尽苟且不知廉耻的事情。所以大明他很愤怒……

    这……这……

    所以呢……大明临走前跟主人说……要将你送给主人当性奴,但我觉得你这个贱货不配称为主人的性奴,只能成为主人的肉玩具。

    什么……

    美幸一连串的话语几乎让林诗涵脑子都处理不过来,大明居然将自己送给异侠当性奴,这一点让她感到一点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情,有悲伤有气愤还有隐隐的宽心和期待。

    所以呢……你要和大明继续相爱下去,就只有当主人肉玩具这一条路可以譡过滤]稹?

    我悠然自得的不住的扫[过滤]着那前两天已经被我享用一夜的完美酮体,即使林诗涵的再挣扎,只要她还爱着王大明,那结局早已经注定。果不其然,林诗涵挣扎了一会,然后露出认命的神情,然后说道:我愿意……

    美幸媚笑着,然后走到旁盵过滤]闷鹨桓錾阆窕宰帕质档溃耗悄憧梢煤玫姆讨魅伺叮绻魅瞬宦獾幕澳憔筒伊恕酉吕凑庑┗嫒慷家母竺骺吹模憔秃煤玫谋硐职桑阕頪过滤]的一面拿出来。

    林诗涵听见要拍给王大明看,连呼吸都急促了许多,高耸玉[敏感词]上下起伏着,既然已经认命了也只能抛开一切照办,摄像机滴的一声响起,美幸先是自言自语说道:大明你看得到吗?诗涵一听到你拜托主人调教她,立刻兴奋脱光自己的衣服,就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这样一丝不挂的来到主人的房间,现在正要求主人玩她呢。

    林诗涵听到之后,心神彻底的迷醉在那股羞耻的欲火之中,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自己一站在异侠面前,身体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要黏住他做出总总的[过滤]举动,但想着一会自己都要成为他的性奴了,就彻底放开心神对于本能的压抑。

    只见林诗涵媚眼如丝,面带娇衃过滤]裉迦缟咭话阆蛭铱拷缓筇谖一持谐郲过滤]玉体不住的磨蹭着。虽然胯下[过滤]已经充血到难受,但我还是没有直接提枪上马,而是调笑问道:林诗涵……你现在想做什么[过滤]。

    林诗涵彻底服从自己本能之后,脸上散发着无比的媚态,檀口微张吐出火热的吐息,然后在我怀中撒娇说道:主人……我想要你……想要你疼爱我。

    想要我怎么疼爱你[过滤]……

    什么样的疼爱都想要……想要主人亲我……想要主人摸我……想要主人我……

    是吗……那么你凭什么要我疼爱你呢……

    因为我愿意将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主人你,不求回报,哪怕是成为主人你的肉玩綶过滤]灰魅四阍敢馓郯摇沂裁炊荚敢庾觥?

    这个时候美幸突然对着摄像机说道:而且诗涵还决定,为了主人能够接受她,她愿意献上自己的女儿,让女儿也称为主人的胯下性奴。

    林诗涵听见美幸说的话之后,先是一怔,然后完全沉醉在心中愉悦之情中,对着思语招了招手,思语见状满脸高兴的走了过来。

    你真的愿意让女儿也成为我的性奴吗?

    是的主人,我和思语能被主人你占有,是我们的福分。

    那么你真的什么都愿意做吗。

    是的主人……我什么都愿意做。

    看着林诗涵完全沉醉愉悦的本能之中,嘴中不断吐出不知羞耻的话语,我觉得时候到了,然后拿出了几个针筒邪笑说道:现在就吃掉你们母女两太可惜了……所以我决定等到王大明回来的时候再他面前完成对你们母女的占有……你不是什么都愿意做的吗,我喜欢[过滤]大的女人,你和你的女儿都还不合格,这几只药你愿意用吗?

    林诗涵看着我手中的针筒,然后看着已经将自己脱光然后跃跃欲试兴奋无比的思语,玉容露出了[敏感词]媚至极的笑容:当然愿意,只要主人希望的我们都会做。

    那么对着摄像机说出你现在要对你女儿做的事情,然后开始吧林诗涵接过针筒,我指点了两句之后,然后对着摄像机说道:大明,因为主人不满意我和思语的[过滤],所以我现在要用主人赐予的药来改造[过滤],争取让主人满意,大明你好好看着。

    林诗涵然后一手捏住自己[敏感词]尖,然后一手拿着针筒,针尖对着[敏感词]尖直刺进去,林诗涵脸上出现了难忍的苦楚之色,但还是咬着牙一点一点的将药注[过滤]进去,然后换到另外一个[敏感词]尖。

    等打完之后,林诗涵只觉得自己双[敏感词]火辣胀痛还带着酸麻,忍不住发出轻声闷篬过滤]故乔咳套牛缓竽闷鹫胪捕宰妓加锏腫敏感词]尖,温声说道:思语乖……不疼的……

    [过滤]……思语会很乖的……

    林诗涵竭尽全力的温柔帮思语的两边鸽[敏感词]都注[过滤]了药物,然后看着女儿也像自己一样露出了难忍的感觉,带着爱怜将自己的身体趴在思语身上,用自己的双[敏感词]和思语的鸽[敏感词]缓缓摩[过滤]起来,舒缓着母女体内难耐的感觉。

    我看着母女两如同磨镜一般的暧昧挑情动作,然后直接压在诗涵背上,抬起雪白翘臀紫黑[过滤]直接压上去,不停渗透出[敏感词][敏感词]水的蜜处在饥渴的张合着,缓缓进入林诗涵体内之后,我对着画面邪笑说道:……

    大明,等你回来的时候给你就可以见到焕然一新的诗涵和思语了。

    王大明在自己姐姐家中,一边看着电视录像,然后不住的打着[过滤],等到喷发之后,方才瘫坐在沙发之上。

    大明……已经三天了吧,我想主人已经把诗涵和思语调教的差不多了,你要回去了吗?

    穿着孕妇装的王君怡挺着大肚子,神情饥渴充满着春情,双腿夹紧然后手放在孕妇装裙内摸索着,然后向王大明问道。王大明回到:姐姐你又在手[敏感词]了,这样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三天以来之后这个视频过来,我想我也是时候回去了。

    没办法嘛,主人不再身边只能手[敏感词]了,这次我也陪你去吧,我也很想念主人了。

    [过滤]……好吧……

    王大明先是打了个电话,但接电话的是莜琉。

    姑爷有什么事情吗?

    诗涵呢?算了,我一会就回去,你通知一下诗涵她们吧。

    好的姑爷。

    听着电话背景音那熟悉的娇喘呻吟,王大明抱着复杂的期待之情和王君怡回到了林家大宅。

    在大门外,莜琉和莜璃在门外迎接。

    姑爷欢迎回来……

    琉璃姐妹穿着异种女仆装,超短裙连大腿根部都不一定遮盖得住,女仆服的背后露出大片大片的肌肤,特意紧绷的上衣让琉璃姐妹花的身材更显诱惑。

    诗涵她们呢?

    主人说了,你们回来之后先让王君怡去见主人,姑爷你先回房休息一下。

    听到还不能第一时间见到诗涵和思语,只能苦笑看着王君怡和琉璃姐妹花离开,自己一个人回到房间之中。

    待回到房间之后王大明惊异的发现,自己房间整整一面墙都不见了,其而代之的是如同墙壁一般的玻璃镜,透过玻璃镜可以看到镜子后也是一个房间,豪华无比的房间中心是一张足够十人翻滚的大床。

    更让王大明诧异的是对面的房间之中到处放置着各式[敏感词]綶过滤]醮竺髂谛囊蝗龋偈辈碌搅硕悦娴姆考涫亲鍪裁吹摹?

    这个时候镜子后面的房门突然打开了,王大明一看原来是诗涵还有思语,再仔细一看,顿时感到气血上涌,联想到三天前那些针药,连[过滤]都搭起帐篷来了。

    只见林诗涵穿着一身月白旗袍,披散顺流而下的云发和裁剪合身的旗袍让林诗涵看起来更加优雅端庄,但更令王大明兽血沸腾的是林诗涵此刻那暴涨无比的双[敏感词],在王大明的目测之中,原本应该是d罩杯的丰[敏感词]此刻应该有f罩杯,将旗袍上身撑的几乎暴衣欲裂,旗袍胸前有一个心字形的开口,王大明看见那个开口之中[敏感词]肉几乎紧紧的贴合在一起,然后林诗涵微微走动摇曳之间才让王大明发现,旗袍下身的开叉口足足开到腰间,只要一走动,美臀和穿着白丝吊带袜的修长双腿几乎纤毫毕现。

    而一旁的思语扎着两条马尾辫,穿着跟母亲一模一样的旗袍,只是色为粉红且为童装,但带给王大明的震撼却一点都不小,如果是林诗涵那几乎爆裂衣衫的[过滤]峰入云一般的豪[敏感词]给人的感觉是让人兽血沸腾的诱惑的话,那思语那鼓胀走路还一颠一颠双[敏感词]却让人感到极度违和的[敏感词]靡感,d罩杯的双[敏感词]将思语的童装撑起了高高的山峰,在稚嫩的面容和清纯不知世事一般的童稚笑容之下,思语胸前那成年女人也不一定拥有的双[敏感词]带给她极度的[敏感词]媚之感。

    林诗涵拉着思语的手走到了玻璃镜之前,王大明等到心中的震惊稍微退下一丝之后,才发现诗涵母女对着的方向不对。

    大明……我知道你在对面,但是再我这里是看不见你那里的,你能走过一点说说话吗?

    我在这里……

    隔着玻璃墙,林诗涵终于找到了目标,从她的角度只能看见反[过滤]着自己和思语[敏感词]媚至极的模样,无从推测对面的王大明是什么反映,忐忑不安的心情还尤带三分兴奋,三分娇羞和三分期待和一分恐惧,记忆飞往昨天美幸交代自己要做的事情。

    诗涵……这个给你,你背熟之后等到王大明回来之后说给他听。

    美幸交给林诗涵一份写满字的白纸,林诗涵此刻正带着春情娇喘呻吟着,因为思语正在背后穿着带电动的皮裤弄着她,林诗涵艰难的拿过一看,顿时大惊:美幸大姐,我怎么能说这样的籟过滤]敲葱呷说幕盎谷羌俚摹椅裁椿挂椅勖镂藓邸髅魑藓鄄皇钦庋娜恕?

    美幸还没说话,在林诗涵母狗背后式弄着的思语猛拍打了几下林诗涵的粉背说道:贱妾母狗……妈妈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准反抗……

    说罢还用力的猛挺自己的下身,让电动更加深入林诗涵的身体,的林诗涵娇喘无比,连拿着纸张的力气都没有,美幸见状娇笑一声:好了思语,先别让这条母狗那么[过滤]……诗涵我告诉你……上面的话可以让大明更加的谅解你哦,毕竟你先背叛大明是不争的事实,之于无痕的籟过滤]憔醯梦颐橇礁鱿衷诙急涑闪酥魅说目柘峦嫖铮绻藓刍故荹过滤][过滤]净净的话,你猜大明会怎么想……说不定大明就会彻底放弃我们,然后跟[过滤][过滤]净净的无痕相依相爱抛弃我们了哦。

    提起自己的现状和美幸虚构预想的未来,林诗涵只觉得自己心中复杂不堪,有不忍也有嫉妒,加上思语再背后的猛攻急,林诗涵只能服从自己的本能,[过滤]了一声当作答应,然后继续沉醉再女儿带来的快感之中,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异侠正举着酒杯一边享受着琉璃姐妹花的口舌服侍,一边阴冷邪笑着。

    结束了回忆,林诗涵看着倒影自己和思语身影的玻璃墙,深吸了一口气:大明……你现在应该全部都知道了吧……

    是的……

    王大明看着自己除了容貌之外,一切都显得陌生的娇妻和爱女,恍惚的应答着。

    大明……我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是关于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的……你想听吗?

    ……说吧……

    那就从一切的开始时候说起吧……大明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被男人上的时候……是还像思语那么大……只有八岁的时候……

    什么……

    林诗涵的话显然让王大明心中震惊无比,他无法得知这些话全是虚构出来用来欺骗他的,只在不住的推测着八岁的女孩子怎么会被男人上呢,结论只有一个……

    大明你也应该猜到了……没错,我是被[过滤]的……而且还是由三个壮汉帮我开苞的……我还记得那天我刚刚放学,就被几个心怀不轨的歹徒绑架,然后他们向我父母勒索赎金,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打算放我回去……就算拿到赎金也是打算撕票,但那时候八岁的我是个很漂亮可爱的小女孩……所以他们决定在我身上[过滤]一[过滤]再杀了我。

    王大明沉默不语,只能呆呆看着林诗涵那假装出来追忆的神情,脑海不自觉浮现出如同思语一般可爱的小女孩在迫近的三个歹徒面前,那惊慌害怕的神情。

    年仅八岁的我完全没办法抗拒……只能哭着喊着救命……然后被开苞……还不仅这样,三个壮汉轮流玩遍了我身上每一个能玩的地方,嘴巴[过滤]也不列外,然后尽情的[过滤][过滤]到我体内……等玩完之后他们决定杀了我……但那个时候我害怕之余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假装我很喜欢这些事情……等他们完我之后拿出刀的时候,我忍着身体仿佛被撕裂的痛苦,跪在地上抱着他们的腿跟他们说:

    叔叔叔叔……诗涵好喜欢你们做的事情[过滤]……你们可以继续吗……诗涵还想要……

    三个歹徒狂笑着,说没见过我这么骚的小女孩……决定放过我然后将我当作性奴养起来……然后整整持续了三天,我都是被那三个歹徒当作性奴在玩……直到被爸爸妈妈派出来的人救回来。

    林诗涵平淡的语气更加的让王大明心中不知所措,但安慰林诗涵的话语中也带上了柔情。

    没事的诗涵,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林诗涵听见王大明那爱怜痛惜的语气,心中一喜,看到有效之余就更加投入到下面的诉说中。

    但那只是开始……那个时候的我怀孕了……八岁小女孩因奸怀孕,虽然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了,但再我心底已经深深的刻印下痕迹,从那以后,我发现我再那三天可以讨好那三个歹徒时候的举动已经化为我的本能,而且被开发过的身体也完全渴望着男人……所以大明……你知道吗……从我上小学开始,学校的老师,门卫甚至清洁工……只要是男人全部在我的勾引之下上过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天我的[过滤]永远都是湿的,因为上面沾满了[过滤],连幼小的[过滤]内也装满男人的[过滤],只要一下课,我就会去教师办公室那里接受,如果有不愿意的老师,我还会出钱请他们我……

    直到和你同校那个时候,我收羀过滤]艘坏悖傺V斜怀莆叫;ǎ忝悄睦镏馈以倌歉鍪焙蚓鸵丫俾鬧敏感词],外面很多人都知道,再我们学校的废弃厕所那里是我专门用来接客的地方,只要一下课我就会去接客……放学之后我更是彻夜不归,然后玩角色扮演卖[敏感词],扮演妻子,扮演女儿去卖[敏感词]……

    王大明除了怜惜之外,还有不可抑止的兴奋,因为脑海中不住的想象着那个时候诗涵穿着校服,在厕所中卖[敏感词]的情景,国中冰山校花下课短短的一段时间中在肮脏的厕所格中带着[敏感词]贱的笑容,撩起自己校裙任由男人玩,然后放学之后更是变得放荡无比,这幅[敏感词]靡的想象顿时让王大明自己感到有喷发的,微微抑制住之后用兴奋的语气追问到:然后呢,下面呢?

    林诗涵也听出了王大明的兴奋,然后也沉浸在虚构的情景之中,用火热[敏感词]靡的语调继续诉说:然后那个时候我跟你相遇了……阴差阳错很多事情遭遇之下,我发现我彻底的爱上你了大明……当我发现这点之后,如同你记忆中那样,先由我展开爱的攻势,你只是被动自卑的接受,那个时候我真的没有再做出任何背叛你的事情,我也想着告别以往,然后跟你重新开始……那个时候我还去做了一个处女膜修复手术就是为了你……没想到……

    没想到诗涵居然为了自己下过这样的决心,回想起当初的时候,王大明也是覽过滤]赏氯缪滩豢勺罚词亲约鹤罡械叫腋5囊欢问惫猓皇奔湔×恕?

    没想到……没想到你这个笨木头,任我明示暗示你都不接受……气死我了……那个时候你都不知道我忍得多辛苦,每天晚上只能自己用手解决,还要注意不能戳破处女膜。那个时候真让我想由我直接推到你算了……但……

    随着诉说,林诗涵也露出了往[过滤]一般的神色,那略为泼辣的言行和永远直接的作风才是她的本色,恍惚间,林诗涵已经分不清这是虚构的一切还是真的发生在逝去过过往之中,只是用更有愤怒和幽怨的语气说道:你这个笨木头……蠢男人……直到你被明月抓去之后……才让我从新回到了以往……大明你还记得吗?在明月我去救你的时候,我跟明月大战了一场,然后以你栽下装满安眠药的大坑为结束,你记得吗?

    王大明略微回忆了一下,顿时想起了很多事情,被明月下定要当作人肉配种机器的决定,而自己无时无刻谋划着逃跑的方法,就在这个时候诗涵如同天神降世一般降临在自己眼前,难道之后还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那接着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林诗涵幽怨但却兴奋的说着:就在你昏迷之后,明月查到了我的家世背景,然后由御堂彻一郎那个老头出面威胁我,说我不服从他的话就要对林家进行制裁还有要说趁你不能反抗的时候倾尽明月全部实力杀了你,绝对不能让你威胁到明月,那后面你就猜的到的了……

    原来那个时候林诗涵还被威胁过,为了自己的安全和林家,王大明猜到林诗涵付出了很大代价,更加专注的倾听着。

    那个时候你睡的像猪一样,你都不知道你老婆我那个时候就在你旁边被御堂彻一郎那个老头扒的光光的,原本我想反抗的,但忍耐了许久的欲火被稍微一摸就直接上来了,后面我直接躺在你身上,然后被彻一郎那个老头[过滤],那个老头一边[过滤]我一边还用你来侮辱我,说老公就在旁盵过滤]掀呕故谴ε茨敲碵过滤]……大明你第二天起来没有觉得自己身体不适吗,那是因为一整晚上我都躺在你身上被[过滤]着……完事之后老头还要我将他[过滤]在里面的[过滤]和我的开苞血挖出来然后涂到你脸上让我舔[过滤]净……那一晚上我被凌辱了很多次,但是从那以后,我就彻底爱上了再你身边被玩弄而你却不知道的感觉……

    王大明连呼吸都觉得不畅顺,对那个享用了诗涵准备献给自己第一次的老头恨的咬牙切齿,但又在诗涵的诉说着的各种凌辱中,不自觉的掏出火热的[过滤]上下套弄着。

    大明……你现在再喘息,是不是再打[过滤][过滤]……我再告诉你更多的事情吧,你以前没感觉到你晚上睡的很死的吗?那是因为我下药了的关系……只要你一睡着,我就会带着男人躺在你身边一边看着你一边跟其他男人……从那个时候开始,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背着你不远的地方跟其他男人……嘻嘻大明你肯定没想到……你读的那个学校有很多男人都上过我哦,只要一有空我就逃课去你们学校,远远的看你一眼,然后和你的同学去……有一次你去上体育课,我再你的课室之中,坐在你的位置上,跟你的同班同学……是不是很刺激呢……想着你随时可能回到课室发现我[敏感词]贱的模样……我就兴奋的忍不住起来……

    呜[过滤]……

    王大明一声闷吼,然后稀疏带水的[过滤]喷出,喷洒到镜子墙上。而林诗涵听到这股声音,也忍不住将手伸到自己旗袍之内摸索着。

    大明……你今天可要做好5连[过滤]的准备哦……因为主人说要你[过滤]上天的……嘻嘻

    林诗涵[敏感词]媚的说着,然后回头看着一下在旁边听着母亲诉说着[过滤]往事而夹紧双腿厮磨起来的思语,笑说道:好了,往事不多说了,再那和你记忆消失的这八年中,我虽然忘记了你,但我从小的记忆没有消失,再内心的不安和空虚之下,我更加变本加厉……你应该知道我带着思语去卖[敏感词]的事情了吧,思语小的时候,喝的牛奶中永远有一半是再我口中和体内中流出来的[过滤],自懂事的第一天开始,思语就看着我被几个男人着,思语第一个玩具就是男人的[过滤],是我从小就教育她男人的[过滤]才是她最好的玩綶过滤]⑶仪鬃越趟趺从茫逅甑氖焙蛩加锞涂梢允炝返奈誓腥说腫过滤],并且将喝[过滤]当成自己最幸福的事情。

    话题转到思语身上,王大明不自觉气喘的看着思语娇小的身体,忍不住想象她从小过的生活是何等的[敏感词]靡扭曲,瘫软的[过滤]又忍不住有一丝起色。

    平时我总是让思语吃些含有激素的食物,所以思语发育的很好,虽然还没来初潮,但再医生的检测之下,[过滤]已经发育成熟,完全可以跟男人了……接下来思语你说吧……

    思语听到之后,用兴奋的口吻和清脆童稚的声音对着王大明说道:大明爸爸……因为我有很多爸爸,所以我经常记不清楚,只能用名字加爸爸来称呼你……妈妈说的没错……妈妈从小就教我跟爸爸门玩很多好玩的游戏,而且只要我玩的好,爸爸们的[过滤]就会喷出好多好吃的[过滤]来给我吃……最后上学之后我知道这些事情是不对的……但我觉得很幸福呢……大明爸爸,妈妈现在是主人的肉玩綶过滤]月杪杈龆ㄇ咨霞忧祝盟加锏牡谝淮畏钕赘魅税职郑加锞醯暮眯朔躘过滤],而且主人爸爸还赏赐了思语和妈妈这么一对大[过滤]了,思语真的好高兴好高兴[过滤]。

    思语童稚[敏感词]靡的话语让王大明不自觉专注看着思语那如同天使一般可爱的小脸和胸前硕大的[敏感词]肉。手又不自觉套弄起来。

    大明爸爸,虽然思语觉得胸前好沉走路的时候有点艰难,但思语还是觉得好高兴,而且因为思语长了那么一对大[过滤],妈妈已经帮我办了休学,说以后再也不用我上学了,再家里当主人爸爸的性奴就好了。这几天我我的[过滤]越来越大,主人也很高兴呢,这件衣服是主人爸爸为我们母女定做的衣服,大明爸爸你看看,胸前这个洞其实是主人爸爸专门用来打奶炮的地方,只要主人[过滤]从这个洞里伸进去,就直接可以享用思语和妈妈的[过滤]了。妈妈还赞思语天生就是主人爸爸的母狗性奴女儿……

    林诗涵也接着说道:是的大明,而且下面岔口开的竅过滤]灰魅讼刖涂梢运媸绷闷鹞颐堑娜棺用H玩我们,大明你看,就在刚才我和思语都被主人打了个奶炮才出来见你的。

    林诗涵和思语都伸手放到自己衣服上的心形开口之中,努力掰开自己紧紧挤在一起的[敏感词]肉之中,王大明才赫然发现,在思语和林诗涵雪白[敏感词]肉紧夹着的[敏感词]沟中,沾满了白色点点的[过滤]。

    主人很快就会过来,大明你没有话想跟我和思语说吗,再主人来了之后,我除了心灵和名义是你的妻子之外,我的身体就永远属于主人了……

    王大明套弄着半软不硬的[过滤],恍惚深情的说了一句:诗涵思语……我永远爱着你们……

    大明……我还想告诉你一件事情,是关于无痕的……

    听到关于自己最后一个妻子无痕的事情,王大明顿时紧张了起来,上次从美幸口中听见关于诗涵和无痕的[过滤]的消息,这次难道又要在诗涵口中听见无痕的事情吗?

    你还应该还微微记得无痕的一些事情的吧。

    一个拥有水蓝色发丝,轻挥剑舞歌喉绝世的丽人身影飘过王大明脑海之中,在王大明微薄的记忆之中,一直记得无痕是一个讲三从四德到完全不知变通的死板思想的女子,但在诗涵口中,背地里又是什么模样呢,王大明焦虑期待着。

    无痕是打从脑海充满着三从四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一切听夫君的女人,但除此之外,无痕还是一个非常非常单纯,非常非常容易相信人的女人……大明你应该知道的吧。

    是的……我记得……怎么了……

    其实你不知道无痕的本性是怎么样的,这也多亏了我帮无痕所做的掩护才没让你发现……其实无痕还没认识你之前,已经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你知道吗?

    王大明如同天雷灌顶,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只听见诗涵继续说下去。

    再昆仑你去炼妖塔的时候,我按捺不住欲火,每天都想着你什么时候回来然后和其他男人,有一次我正和无痕的父亲老龙王的时候,无痕走了进来,她没有觉得奇怪,只是喊了我一声大姐,就好像很一切都很正常一样趴在我身盵过滤]壤狭跬婀抑缶秃妥约旱母盖鬃霭?

    惊闻无痕和自己父亲[过滤],王大明感到无比的诧异,因为在诗涵口中的无痕实在和自己记忆之中的那个无痕差太远了,但也感觉欲火翻腾。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老龙王灌输无痕三从四德的时候,也极力灌输和其他男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就这样,无痕知道要对你忠贞,但在老龙王的教育之下她却丝毫不介意任何男人享用她的身体,只是觉得是一件如同见面打招呼一样平常的事情。所以要论起[过滤],我远远不及无痕……起码我从来没试过兽交,而无痕却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王大明听到无痕这个形象,顿时感到眩晕到仿佛快要晕厥的快感不断涌起。

    所以大明,现在我已经查到无痕的所在了,无痕现在组成了一个名为《寻觅》的偶像组合,就是为了寻找你……但我恳求你,不要去找无痕,让主人去把无痕带回来,好吗大明?

    王大明一边想象着心中那美好无比的水蓝女子习以为常的进行着各种[过滤]的表现,一边使劲套弄着[过滤],一边气喘的问道:为什么诗涵?

    因为以无痕这种跟其他男人觉得是完全正常的一件事情的个性,加上又在娱乐圈,我已经可以猜测到无痕为什么现在会那么出名的了,如果你找到无痕的时候露出一丝不对劲的表情,让无痕猜测出其实你很讨厌她这个样子,以无痕的外柔内刚的性子,她一定会自杀的。

    林诗涵的话语引导着王大明的想象,一时间王大明恍惚再脑海中想象着无痕赤[过滤]着酮体在无数恶心男人身下娇喘,一时间又想到无痕看到自己异样的神情愤而自杀时的模样。

    好吧……我答应你,就拜托异侠带无痕回来吧。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又被推开了,我和美幸还有王君怡走了进来,一进来就看见对着镜子墙诉说着的林诗涵和思语。

    大明怎么样,看到焕然一新的娇妻和爱女……是不是觉得很兴奋[过滤]。还有这个房间喜欢吗,以后你就住在对面,而诗涵她们住在这里,你可以透过墙壁完整的看到你老婆爱人被我玩时候的场景哦,还可以这样……

    我邪笑着拿起旁边的一个遥控器,对着玻璃墙点了一下,顿时从这边可以看到王大明正半脱裤子正在打[过滤]的模样。林诗涵看到王大明正沉浸在打[过滤]的快感中的模样和镜子上黏住的[过滤],忍不住红着脸退后了一步。

    现在你的诗涵也可以看到你的样子了……

    王大明略显尴尬的停了下手,[过滤]直接软成毛毛虫一样的缩起来。我走到林诗涵身盵过滤]话驯ё×怂只饭炫壑械男男慰冢植蛔〉脑倮锩娲耆嘧牛靶λ档溃捍竺鳎皇裁春棉限蔚摹柑炀拖肮吡恕裉炷憧梢龊米急福换嶙蓟崛媚阈朔艿讲恍械摹?

    美幸此时也走了过来,学我一样抱住了思语,然后手在她旗袍内搓揉着。

    大明,今天的主角可是思语哦……一会女儿的开苞初体验你可要好好看着哦。

    王大明此时也放开了尴尬,全神贯注在诗涵和思语渐渐变得红晕魅惑的脸上,拿起一张椅子做在镜子面前准备观看。看到王大明已经完全接受的模样,我双手一撕,林诗涵的月白旗袍从胸口被我撕开,一对硕大豪[敏感词]摆脱了旗袍的束缚,从衣中跳了出来,微微在空气中晃荡了几下,然后在我手中变换成各种模样。

    诗涵,别顾着自己[过滤],好好的向大明交代下这几天我是怎么调教你和思语的。

    林诗涵媚红着脸,深深的躺在我的怀中,一边不住扭动着娇躯享受着被揉胸带来的快感,语气动情的对着镜子后面的王大明说道:大明自从你回去之后,我被主人征服之后,主人一直用各种手段改造着我和思语的[过滤],除了用药物催大之外,还涂上各种药物,现在我的[过滤]简直可以跟阴蒂这样的敏感部位相媲美,连衣服摩[过滤]都能带给我很大的快感……[过滤][过滤]……还有……主人还帮我们注[过滤]了一种药物,只要我的时候……[过滤]就会喷奶……喷奶的时候还有像男人[过滤][过滤]时候一样的快感……所以我现在天天都希望自己的[过滤]被搓玩……大明我要去了……[过滤][过滤][过滤]断断续续的话语在林诗涵口中吐出,让王大明觉得身体如同火烧一般感到异样快感,待到林诗涵说完后,两颗颜色娇红的[敏感词]头猛地喷出一股白色的[敏感词]汁,一边一边喷涌着。

    君怡美幸过来,让我好好比较下你们几个的奶水哪个好喝点。

    王大明看着一丝不挂的王君怡和美幸走到异侠身盵过滤]髯砸涣承腋6榈呐跗鹱约核玔敏感词]以供品尝,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姐姐还有女朋友现在全部属于其他男人,一想起就觉得扭曲兴奋无比。

    我左右吸允了一下,然后再诗涵大股大股奶水喷完后的[敏感词]尖吸允了一下,然后回味的对着王大明说道:你姐姐的比较香,美幸的比较甜,最好的奶水还是你老婆诗涵的,真美味……大明你放心,一会吃饭的时候我会让你尝尝的了。

    思语见到只有自己一个人被冷落,连忙走到我身边说道:主人爸爸……思语也想被主人品尝奶汁……思语的奶汁一定也不差的……

    好的思语……一会帮你开苞之后,我一定很慢慢品尝的……好了诗涵,还不像你的大明宣誓。

    林诗涵喷[敏感词]之后一直娇软无比的躺在我的怀中,然后站了起来,将自己上身被撕烂的旗袍脱了下来,然后缓缓的靠近镜子之中,对着王大明说道:大明我好高兴……以后我可以天天看着你然后被主人那么威猛的男人占有,现在你好好看着你老婆我被玩时候的模样吧……

    然后回头对着我说道:主人……请你过来在大明面前占有我这个[敏感词]贱的女人吧……让大明看看我是怎么臣服在主人你威猛的大[过滤]之下的。

    王大明看着只有一镜之隔却隔开两个世界,面对林诗涵那迫不及待的[过滤]模样除了让自己感到陌生之外,还有不能停止的扭曲兴奋。

    我走了过去,然后将林诗涵一条修长美腿抬起,然后直接将林诗涵整个上半身按在镜子上面,然后直接对准那春水泛滥的肉[过滤][过滤]了进去。

    [过滤]……好棒……主人的大[过滤][过滤]进来了……大明你看见了吗……[过滤][过滤]……主人的大[过滤][过滤]的好深……[过滤]……又顶进来了……[过滤]到[过滤]颈了……

    王大明看着林诗涵那紧贴在镜子之上的雪白[敏感词]肉,一双被改造过的豪[敏感词]紧贴在镜子上上下磨动着,嫣红的[敏感词]尖不停渗透出的[敏感词]汁在镜子上磨出一条条[敏感词]白的水痕。

    大明……我现在对你发誓,我将在心中永远的爱着你……[过滤][过滤]……但我的身体将永远属于异侠……永远当主人的肉玩具……我以后再也不会出去卖[敏感词]……因为我有主人就足够了,大明你赞同吗?

    王大明急速套弄着[过滤],看着林诗涵在面前被男人玩时动情兴奋的模样,恍惚的点头好……

    太好了……[过滤][过滤]……大明我想为主人怀孕,你说好吗?

    [过滤]……

    太好了……主人……大明答应了……[过滤]在里面吧……诗涵还想为主人再生一个小母狗……

    还有大明……因为我比较早认识你……所以那个时候我是大老婆……但现在我们都属于主人了……所以我已经奉美幸大姐为大老婆,自己为贱妾了,连思语以后都要叫她妈妈,而不是叫我妈妈……我这样做是不是很[过滤][过滤]……

    在林诗涵极尽[过滤]的话语和宛如有自己灵性一般的[过滤]腔肉不断的压迫扭动之下,我舒服无比的说道:大明你老婆下面好紧,好像处女一样的美妙,真是[过滤]死我了……就让我代替你搞大你老婆的肚子吧……好好接着……

    在我[过滤][过滤]的同时,林诗涵也是高声呻吟了一声,双[敏感词]喷出大量的[敏感词]汁,将镜子染湿了一大片。

    王大明看着诗涵时的媚态,也是忍不住闷吼了一声,[过滤]有气无力的喷了点[过滤]水出来。

    我邪笑的拔出[过滤],然后王君怡自动的走过来跪在地上用娇艳红唇为我清理,享受着王君怡带着孕妇风情的口舌服侍的时候,美幸拉着思语走了过来,然后对着大明说道:大明,接下来就是思语的开苞仪式了,今天主人就要用他的大[过滤]享受思语的处女肉[过滤]了,你可要好好看着。

    思语脸上那兴奋期待之意和胸前走动不断颤抖的违和巨[敏感词]对于王大明来说就是最好的春药,源源不断的快感从心底升起,然后让已经变得无血色的[过滤]继续站立起来。

    林诗涵勉力站了起来,的余韵一直在她心底徘徊着,但轮到自己女儿被开苞的时候,她还是走过去:大明……思语虽然身体已经成熟了,但她还是八岁,被主人大[过滤]开苞的时候还是有点艰难,所以必须有点润滑液。

    再美幸的动作之中,思语将旗袍下摆撩起,没有穿戴内衣的幼女下阴随着双腿的张开而拉开。然后美幸将思语的两条小腿拉起分开,让思语的下阴对准天空。

    林诗涵走过来之后,一个虚跨交叉蹲在思语身上,让自己的阴[过滤]对准思语的嫩[过滤],王大明此时已经猜到所谓的润滑液是什么了。

    果不其然从林诗涵体内滴流而出的[过滤]全部睇到女儿的嫩[过滤]上,然后美幸娇笑着用手指将这些[过滤]全部涂到思语的嫩[过滤]上,不够时直接从林诗涵阴[过滤]内直接挖出一大坨[过滤],然后用手指直接一点一点的抹进思语的稚嫩阴[过滤]之中。

    妈妈……思语感到好怪[过滤]……

    思语乖……主人爸爸的[过滤]可是思语你最好的润滑液哦,里里外外都要涂的满满的哦。

    等到思语稚嫩音[过滤]中都被涂满了来自亲生母亲胯下流出的[过滤]的时候,美幸轻轻的将思语身上的旗袍脱了下来……王大明知道时候到了,屏息静气的看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侧首躺在靠近玻璃地方,王大明看着自己的[过滤]和我的[过滤],顿时感到由衷的自盵过滤]?

    美幸对着林诗涵点了点头,美幸拉着思语的手,然后由诗涵双手伸过思语的腿弯,两女合力将思语抬了起来。而王君怡拿着摄像机紧追其后。

    林诗涵将思语抬到我的身前,然后任由美幸拉着思语的双手将思语吊起,自顾自的握住思语的两条小腿,然后将思语拉成一字马,然后缓缓放到我直[过滤]云端的[过滤]上。

    待到林诗涵讲思语光洁无毛的嫩[过滤]轻放在我的[过滤]之上的时候,回头对着王大明嫣然笑道:大明,一会就由我和美幸大姐来[过滤]纵思语让她进行破除初体验,你可好好的仔细看哦。

    身处半空之中的思语感受着顶在胯下顶着的火热[过滤],小脸渐渐变得霞红至极,但双手被美幸吊着,双腿被林诗涵挽着,完全无力动作。

    这个时候林诗涵眼中泛起愧疚兴奋激动的眼神,对着思语说道:思语……我这个[敏感词]贱的亲生母亲没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你,但我希望你能有一个毕生难忘的开苞体验。

    贱妾涵奴……谢谢你,思语一定会好好记住被主人爸爸开苞的每一个瞬间的……

    那么要来了哦。

    林诗涵微微调整着思语无毛嫩[过滤]和我[过滤]的位置,然后轻轻的摇着思语的小[过滤],然后缓缓的放下,让[过滤]前端直接略微陷入思语的嫩[过滤]之中。轻声跟女儿说了这句话之后,望了美幸一眼,然后反手扣着思语被拉成一字型的小腿。

    3。2。1倒数完毕之后,林诗涵猛力的往下一拉,而美幸吊着思语双手也往下一推,直接按到思语肩旁上把思语按下去。

    再王大明眼中,再美幸和诗涵的共同用力之下,思语娇嫩的无毛嫩[过滤]直接讲粗长的[过滤]直接连根吞没,直接坐到男人肚子之上。

    思语顿时仰头哭泣起来,胸前足有一掌长的笋形爆[敏感词]猛地上下颠颤了几下,浑身冷汗直肹过滤]?

    我倒抽一口气,一瞬间直接[过滤]到八岁小女孩[过滤]最深处的触感几乎让我自己以为我那能吊起万吨轮船的坚强[过滤]几乎被思语稚嫩[过滤]所折断了。

    [过滤][过滤][过滤]……思语好疼[过滤]……

    思语坐在我的肚子之上,只知道无助的哭泣着,但双手被美幸吊着,双腿在诗涵掌握之中,除了扭动一下稚嫩的酮体之外,连一丝一毫都动不了,以我和思语的结合处为中心,思语被粗暴动作而产生的开苞血不停的流淌开来。

    王大明看到自己女儿悲泣痛苦的模样,心痛至于也对两女产生了一丝愤怒,但随之是几乎将自己理智完全淹没掉的快感。

    思语乖……妈妈和诗涵贱妾一直认为只有这种开苞方法才最适合你性奴母狗女儿的身份,所以思语你要好好的享受哦。如果觉得很疼的话,那就请主人爸爸狠狠的搓玩你[敏感词]贱的大[过滤]吧……

    美幸轻舔红唇,思语童稚的哭喊声让她感到无尽的愉悦,而抱着思语双腿的林诗涵看着女儿的哭喊,感到心痛之余也感到难忍的兴奋。

    主人爸爸……搓思语小母狗的[过滤]……思语小[过滤]好疼[过滤]……主人爸爸搓我[过滤]……

    当我双手搓揉上思语被改造过的爆[敏感词]的时候,敏感至极的[过滤]回馈给思语足以抗衡下身剧痛的快感,童真的脸上露出了痛楚夹杂着愉悦的神情,显得[敏感词]靡至极。

    看到思语渐渐有快感之后,美幸娇笑一声,然后拉着思语的手又将思语吊了起来,而林诗涵也配合着抬起女儿的双腿。

    思语被抬起来之后随之又被美幸很林诗涵重重的灌了下去,又是一声悲泣难耐的哭泣声。

    就这样,思语年仅八岁的稚嫩酮体被美幸和林诗涵仿佛当成[过滤]用的充气娃娃一般,用最粗暴的上下套弄凌辱着那初经人事处女[过滤]。伴随着思语大声的哭泣声,还有再半空中不断晃动跳跃但始终没有离开过我双手的豪[敏感词]。

    渐渐的,思语开始适应了这种粗暴至极的弄,清脆童音哭喊也渐渐变得性感诱人起来,看到这个样子,美幸娇笑问道:嘻嘻……思语小母狗……[过滤]不[过滤][过滤]……

    [过滤]……妈妈……思语才知道……原来被[过滤]是那么[过滤]的事情……难怪涵奴贱妾那么喜欢被男人[过滤]呢。

    既然觉得[过滤]的籟过滤]共桓芯醵阅愕闹魅税职炙档闶裁绰穑?

    [过滤]……主人爸爸……思语小母狗在主人爸爸你的大[过滤]弄之下觉得好[过滤]好舒服……[过滤][过滤]……思语小母狗希望以后天天都能被主人爸爸玩……还有很妈妈,和诗涵贱妾一起被主人玩……

    这个事后我一边享用着思语的幼女蜜[过滤],一边邪笑问道:思语小母狗……既然你那么[过滤]的籟过滤]职治疑鲂∧腹芬黄鸨话职置H玩好不好。

    好的……[过滤][过滤]……思语小母狗愿意为主人爸爸再生一条小母狗……到时候思语小母狗和美幸妈妈,诗涵贱妾,还有君怡姐姐,还有琉璃姐姐们,一起被主人爸爸大肚子,一起为爸爸生小狗狗……

    说的太好了,那么思语小母狗你好好用[过滤]接着爸爸[过滤]出来的[过滤]吧。

    当滚烫的[过滤]喷到思语稚嫩的[过滤]的时候,思语大声尖叫了一声,稚嫩酮体上那两颗爆[敏感词]也喷[过滤]出一股股的奶汁。

    随着思语的[敏感词]汁喷[过滤],王大明几乎搓到掉皮半软不硬的[过滤]终于有气无力的吐出两丝清水……

    ***********************************

    写在后面的话:我不得不承认,自从[过滤]本篇之后,我就一直感觉到诗涵母女篇写崩了,各种感觉怪异,这章更是各种施力失衡。

    但回头一看,作为[过滤]文来说,应该还算合格的,如果大家看完后觉得还能拿去制造一下白果酱的话,我还是感觉有点安慰的。

    o︶︿︶o唉……继续努力……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