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24章 叶若秋篇完结

第24章 叶若秋篇完结

    第24章叶若秋篇完结

    第一节:若秋小婊子的教导墨荒,想不想用若秋小婊子的身体来发[过滤]一下你刚才遭受到的痛苦[过滤]。

    叶若秋大大方方展露的酮体让墨荒一时略有走神,但回过神来之后的墨荒苦笑着摇了摇头。

    叶若秋看见墨荒摇头,轻摇柳腰姿态摇曳的走到了墨荒,神情带着抚媚的笑容,然后缓缓跪下,纤手抱着墨荒的腿轻轻摇动着,用撒娇一般的语气说道:来嘛来嘛,若秋小婊子想被墨荒你虐待一下嘛,刚才她用身体打了你,我现在后悔的要死[过滤],若秋小婊子都跪下来求你了,墨荒……墨荒哥哥,你就答应人家嘛。

    一边说一边还用脸颊摩[过滤]着墨荒的腿,神情惬意的如同小猫一般,但这只小猫的要求让墨荒打从心底的苦笑,左右扫视了一下不敢抬头的女学生们然后说道:若秋姐你先起来吧。

    别喊我若秋姐,喊我若秋小婊子,墨荒你喜欢的话直接喊我小婊子或者小母狗也好,若秋姐是对她的称呼,不是我的。

    仪态抚媚[敏感词]靡,但话语却相当坚决,抬头望去眼神中只有坚定渴求之色,仿佛称呼是对她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一般。

    好吧……若秋……小婊子……

    [过滤]……墨荒哥哥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呢,若秋小婊子好高兴呢……以后不能再叫错了哦。

    感受到叶若秋此时的坚决,墨荒只能顺从,看到那一模一样略带坚决的神情,他发现自己总是拒绝不了。

    墨荒哥哥,不要拒绝好不好,你不是再天台上答应过她的了吗,再教室里你会答应我的请求的哦。

    思及这件事,墨荒继续苦笑,说道:原来若秋姐也认同你的作为的吗?

    那当然的拉,谁叫墨荒哥哥你心里只有她呢,若秋小婊子也是需要墨荒哥哥你疼爱的嘛,答应我好吗……不答应我的话我就跪着不起来了,最少……最少也要打下人家[过滤]嘛!

    面对叶若秋此时的哀求姿态和威胁话语,墨荒只能苦笑点头,叶若秋看到墨荒点头之后,笑足颜开的站了起来,一摇一摆的走到讲台面前,双手搭在讲台面前然后弯腰撅臀。

    墨荒哥哥,就再怎么多小婊子之前好好处罚一下若秋小婊子的身体吧,你们也要好好看着哦,不服从墨荒哥哥的话就要接受这样的下场哦。

    叶若秋回首媚笑,神态撩人至极,身体面对着正在拿着课本颤抖讲课的薛雪,而撅起的翘臀不住的扭动着,下面数十位女高中生面色苍白不安的看着叶若秋的表演。

    墨荒看着此刻[敏感词]靡无比的叶若秋,自求凌辱的话语和举动让墨荒觉得心中一丝丝漆黑的再渐渐的沸腾,走到叶若去身后,看着那不断摇动的翘臀,理智与再交战着。

    墨荒哥哥,来凌辱我,羞辱我吧,越是践踏我,若秋小婊子越高兴。

    叶若秋低语魅音让墨荒的彻底战胜了理智,看着那不断摇动的翘臀,顺着心中最真实的,抬起手然后拍打下去。

    啪的一声响起,同时响起还有叶若秋愉悦的轻篬过滤]难廴缢壳嵋П闯荩袂橹挥猩钌畹奶兆怼?

    墨荒哥哥打得好,若秋小婊子就是这样欠打的浪货。

    叶若秋愉悦至极的反映让墨荒心中一股施虐的快感猛然涌上心头,情不自禁的连续拍打着,力度也渐渐由之前的不轻不重转为大力。

    [过滤]……[过滤]……墨荒哥哥,对不起,之前对你做出的处罚真的很对不起,墨荒哥哥再大力打下去吧……若秋小婊子只有这样才能发[过滤]出对你的愧疚。

    啪啪啪的连续拍打声响起,同时回响的还有叶若秋不停的道荹过滤]醋拍且荒R谎拿嫒荩姆路鸺渚醯米约菏嵌宰拍歉霰謇滟囊度羟镌偈┍┮话悖渲械叩姑源淼目旄屑蛑弊阋陨臁?

    呼呼呼不仅口中发出剧烈喘气,连双眼也带起一丝血丝,然后停下手来,看着那腻白光滑的两瓣臀肉已经出现了暗红的痕迹,胯下[过滤]已经硬到仿佛快要爆炸一般,就在刚才,他几乎用尽全部意志力才压抑住那直接抱着那翘臀来个硬上马。

    墨荒哥哥,你现在觉得发[过滤]够了吗。

    眼角微微含泪的叶若秋回首对着墨荒说道,随是眼角带泪,但嘴角的抚媚笑容如同盛开的花朵一般,美艳秀丽。

    够了,再打下去的话小婊子你的漂亮小[过滤]就要被打烂了。

    嘻嘻,只要墨荒哥哥你喜欢,我全身上下每一寸都可以让你打烂。

    叶若秋嬉笑着回应了墨荒的调笑,看到墨荒确定停手不再打了之后,就站直了身子。

    墨荒哥哥,若秋小婊子的[过滤]都覽过滤]耍旅嫔过滤]都湿透了,真想被墨荒哥哥你的大[过滤]狠狠的几下呢,可惜的就是她怎么也不肯答应让我献身给你呢,不过如果是墨荒哥哥你主动的话,她说不定会很期待满意的呢。

    站直了的身体之后,一边说着一边就在墨荒面前用纤手把玩着自己的嫣红[敏感词]尖,上下拨弄的同时一边还伸手到自己胯下用指尖滑动着[过滤]缝。

    墨荒看着此刻叶若秋那[敏感词]贱至极的动作和话语中隐隐的诱惑,喉头一[过滤]差点忍不住上前,只能移开视线来逃避眼前的[敏感词]艳场景,叶若秋看到墨荒的动作,撅起小嘴玉容流出一丝不甘,但随之隐去,继续用[敏感词]靡的语调问道:墨荒哥哥,没有了她的阻止,墨荒哥哥你可以尽情的玩这些小婊子了,不知道你今天想要用什么方式来玩这些小婊子呢。

    再显得兴致勃勃的叶若秋面前,墨荒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身为一个旺盛的男人虽然心中隐隐有对接下来的事情的期待,但真的要他光明正大说出口的话却是有点艰难。

    叶若秋见状,轻笑说道:既然这样,就有若秋小婊子来为你安排吧,保证让墨荒哥哥你玩的高兴。

    叶若秋先是走上讲台,直接将害怕到发抖,惊惶无比的薛雪按到再讲台之上,纤手微动,薛雪身上的教室服就被撕烂成碎片,然后不断微微挣扎着被叶若秋直接抱到讲台之上。

    薛雪小婊子躺好哦,一会可要好好尽你教师的的职责哦然后回头对着墨荒说道:墨荒哥哥,来吧,今天就为这些可爱的小婊子们上一课性教育课吧,就用她们的老师来当教材吧。

    看着玉体赤[过滤]躺在讲台上,双手遮掩身上私密之处面容霜白但却不敢违逆叶若秋命令的薛雪,墨荒只觉得心头一热,这个时候叶若秋拍拍双手说道:你们这群小婊子,现在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然后围过来上性教育课,连内衣也脱掉。

    数十名女高中生全部一副哀羞莫名的模样,但却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就这样站起来缓缓的开始脱衣服,其中壮观[敏感词]靡之景也让墨荒觉得浑身火热,而叶若秋一边嬉笑看着女高中生们的脱衣秀,一边贴到墨荒身上,温柔的为他宽衣解带。

    随着衣衫的褪去,紫红狰狞的[过滤]指天而起,让下面的女高生们更显恐惧之色。

    待到整个班级中所有的人都是赤[过滤]一片之后,叶若秋身子依偎到薛雪耳旁,低声了两句,而薛雪面露犹豫和羞涩,但在叶若秋凤目微显厉色之后,就惶恐的忙点头。

    接着叶若秋将薛雪双手按在头顶,一手掰开其紧紧纠缠在一起的双腿,纤手手指划过深红肉[过滤]细缝,语带媚音的说道:墨荒哥哥,薛雪小婊子已经准备好了。

    不知道叶若秋对薛雪说了什么,但墨荒此时也被气氛所感染,忍不住随着叶若秋的话语动了起来,站在讲台边上,只有半人高的讲台上正躺着一位哀羞无比的娇俏熟女,那可以为所欲为的感觉让墨荒心神渐渐迷醉起来。

    你们都靠近点围过来,怕什么,不许遮自己的身体,昂首挺胸让墨荒哥哥看清楚,你们[敏感词]贱的身子都是属于墨荒哥哥的。

    叶若秋看着那些女高生们一手围胸一手遮阴,弯腰垂头哀羞无比的模样,略有不愉的说道,显然这些人的表现让她很不满,等到这些女高中生走过来之后才继续指挥说道:对,就是这样,哎呀,地方有点小呢,不过不要紧……

    墨荒看着再叶若秋的指挥之下,所有的女学生通通围在讲台边上,一排跪坐在地上,一排半蹲,一排站着,其諿过滤]蜃哪且慌爬氲眉街灰囊簧焓志涂梢悦健?

    再数十名美貌而一丝不挂,尽显青春酮体的女高中生的哀羞注视之下,墨荒不由得升起一股异样的刺激快感,胯下[过滤]红到发紫的[过滤]之上已经开始吐出口水了。

    看到已经差不多了,叶若秋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躺在仍然再不断颤抖的薛雪说道:好了,学生们已经就位了,薛雪小婊子你可以开始上课了……

    薛雪面容霜白无一丝血色,紧咬着贝齿,双眼不安惶恐,再叶若秋宣布开始的一刹那这些恐慌去到了姐姐,本能的想要摇头拒绝,但再叶若秋微微扫视而过似笑非笑的媚眼之下,心中的勇气不翼而飞,用断断续续的语气说道:今天……由薛雪小婊子……来……来为同学们上一节性教育课……教你们怎么去……怎么去……服侍男人……怎样去做一个……[过滤]无比下贱非常的小婊子……呜呜……我说不下去了。

    说着说着,薛雪话语中已经带上哭泣的声音,但却没有获得丝毫怜惜,叶若秋嘴角媚笑丝毫没消,纤手伸到薛雪肩上,青葱玉指搭在薛雪肩胛肉之上然后大力的扭动起来。

    薛雪小婊子,好好的说,不然的话我可要先给你的学生们上一节惩罚课了。

    别……痛[过滤]……求求你别……我说我说……别弄了了……

    给你长点记性,没有下次了,如有再犯后果盵过滤]飧龊醚现氐亩啵褂小页头D愕氖焙蚰悴蛔挤纯梗荒芙邮芎陀眯℃蛔拥乃祷胺绞饺ジ行唬缆穑?

    叶若秋纤手微移,伸到薛雪因为扭动身体而不断摇动的[敏感词]尖上,指尖扣住[敏感词]尖根部和[敏感词]肉连接之处,然后用力的掐了下去,疼的薛雪冷汗直冒不停的喊疼,一边扭动身体一边双手按住叶若秋掐捏的手不住的推攘着,叶若秋媚笑的神情闪过一丝冷意,松开了手猛然左右两个巴掌打开薛雪的手,然后继续掐捏下去,等说完这番话之后猛然一提,将薛雪的[敏感词]头都提起两寸,再薛雪一声惨叫之后然后才松开了手。

    是的……薛雪小婊子记住了……薛雪小婊子感谢若秋小婊子的惩罚……薛雪小婊子记住了……薛雪小婊子感谢……

    不住垂泪但却连哭音都不敢流露出来的薛雪不停的重复低语着,再疼痛和威胁之下只能用这仿佛自我洗脑一般的喃喃自语来说服自己。

    既然记得了那就继续。

    墨荒一阵恍惚,叶若秋施虐时的动作虽然残忍[敏感词]虐,但嘴角露出的[敏感词]魅笑容和打从心底散发出愉悦之意让她看起来覽过滤]删亩堑拿栏校穆晕⑶逍阎螅醋爬嵫勰:肷砻昂沟床桓叶煌W杂锏难ρ还刹蝗讨庥可闲耐罚档溃喝羟铩℃蛔印挥媚敲床腥痰陌伞?

    墨荒哥哥,这些小婊子不教不行的,不过无论墨荒哥哥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这些小婊子没什么大错的话我就不惩罚拉。薛雪小婊子,还不快点开始,居然让墨荒哥哥等那么久,这可是不可饶恕的大罪[过滤]。

    叶若秋面对墨荒的时候一副千依百顺小鸟依人的抚媚模样,但看向薛雪的时候,眼神深处的[敏感词]虐之色一直没有淡去,但墨荒却没看出来,只是看到叶若秋答应了就觉得心里良心安定了不少。

    诸位同学们……现在就开始上课了……今天薛雪小婊子用自己[敏感词]贱的身子作为大家上课的课本……大家要好好的看着。

    叶若秋看着薛雪含泪强忍羞耻用自己平时上课的平稳语调开始说话,媚笑了一下,缓缓的弯腰俯身,还特意调整角度让自己的下身面对着墨荒,紧紧贴在一起笔挺和雪白的炫目的美臀,这一切都让墨荒欲火沸腾。

    叶若秋纤手再薛雪脸颊上抚摸着,媚眼抚媚的扫视了因为刚才的惩罚而惶恐不安的女高中生们,说道:开始上课吧,薛雪小婊子只是道具课本,而我才是你们的老师,我来教你们怎么样才能当好一个小婊子,这个课程可是很长的呢,现在开始第一课,认识自己的身体,不过之前,你们要正确的认识下我身边的这位。

    嘴角拉起[敏感词]愉微笑的叶若秋一手轻抚薛雪的脸庞,一手拉起墨荒的手:旁边这位就是你们学性教育课程的唯一目标,你们唯一应该服侍的男人,也是几个月之后你们肚子里孩子的爸爸,当然,也是你们的老公,现在请诸位小婊子们学着我的动作,向老公问好吧,现在跟我一起说……

    墨荒只看见再叶若秋的带领之下,这些女学生们一脸含衃过滤]缓蟀菏淄π厮峙踝抛约捍笮〔灰唬辞啻好览龅腫敏感词]房,然后参差不齐的说道:墨荒老公你好,能让老公玩弄[敏感词]贱的身子,是小婊子们一生最大的幸福。

    墨荒听着莺莺燕燕不绝于耳的[敏感词]靡话语,看着那一脸哀羞含怯楚楚可怜的表情,那无法形容的刺激快感不断的刺激着快要绷断的理智之线。

    但这还没完,再叶若秋的带领之下,所有的女高中生松开捧着双[敏感词]的双手,然后放到自己下身,掰开自己的肉[过滤],让一个个美丽的露在墨荒眼前:墨荒老公,我们像你保证,我们一定会努力学习性教育课程,让墨荒老公你再玩小婊子们的时候能够玩的尽兴,玩的开心,同时一定尽快的怀上墨荒老公你的孩子。

    数十女高中生的[敏感词]靡[敏感词]语誓言让墨荒恍如身处再云端一般,浑浑噩噩不知自己再做什么,只有叶若秋带着热乎乎热气的挑情话语再耳旁响起:墨荒哥哥,你看那么多小婊子再向你宣誓呢,去回应一下吧。

    随着叶若秋的微推,墨荒走了几步,几乎与一个女学生面对面,印刻再墨荒眼中,是一个面色苍白无血色,双眼拼命想要移开视线但却不敢,赤[过滤]娇躯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而一直微微颤抖着的美丽青春女生。

    小婊子,不知道主动点吗,难道还要老公自己自己动手吗?

    在叶若秋的指挥之下,这个女高中生双手拉着墨荒的手,然后缓缓按到自己[敏感词]房之上,红霞满面低头说道:虹思小婊子向墨荒老公问好,虹思小婊子感到很幸福,因为可以被墨荒老公你玩弄[过滤]而又下贱的身子。

    墨荒恍惚间之后两个感觉,一个是那双白嫩的小手相当的冰冷还略带颤抖,一个就是那双[敏感词]温软弹嫩的触感,摸捏了两下之后,虹思强忍娇衃过滤]牡氖掷阶约合律恚丛赱过滤]之上,软中带硬的温热触感和细细毛发撩在手心的感觉都让墨荒觉得心中仿佛有什么苏醒了一般,瞳孔中渐渐带起邪异不详的漆黑火焰。

    虹思再看到那漆黑不详的火焰之后,打了一个哆嗦,低下头继续说道:虹思小婊子一定努力学习好性教育课程,争取让墨荒老公让虹思小婊子受孕的过程中玩的高兴。

    虹思说完的时候,发现墨荒的手指在自己下身蜜[过滤]之中轻轻的跳动摩[过滤]着,顿时脸上红霞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一般,但令她庆幸的是墨荒这个时候松开了手。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女学生在叶若秋冷厉眼色胁迫之下拉着墨荒的手发出[敏感词]靡的誓言,墨荒愈发的感到恍惚,这个时候他对于自己的状态已经感到奇异之处,但却无法摆脱这种恍惚,恍如做梦一般看着自己的手开始不受控制的动起来,先是手被拉至女学生胸前的时候不受控制的揉捏起来,动作愈发的粗暴,直到后来更是不在女学生胸前不捏出红痕不罢休,再下身也从轻轻抚摸发展至直接把手指[过滤]入蜜[过滤]之中搅拌。

    随着恍惚的继续,漆黑的欲火再持续的燃烧着,一些奇异的画面却在墨荒眼中不停的闪烁着,墨荒努力的分辨着,但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记下,等恍惚完之后,发现自己已经趴在薛雪身上,双手正搭在薛雪绵软的雪白[敏感词]房上揉捏着。

    墨荒哥哥正在搓揉着薛雪小婊子的[过滤],你们要记得,你们胸前的这对[过滤]是下贱的,只有墨荒哥哥的宠爱玩弄才能让你的[过滤]摆脱下贱的命运,而这对[过滤]存在再你们身上的唯一目的,就是让墨荒哥哥宠爱玩弄,记得了吗。

    记得了。

    那好,你们互相搓揉对方的[过滤]吧,要想象是墨荒老公的手再摸玩才行哦,当然要向薛雪小婊子学习拉,是不是[过滤],薛雪小婊子你现在的感想跟她们说说吧。

    薛雪小婊子现在感觉很幸福,墨荒老公的手搓的薛雪小婊子下贱的[过滤]很舒服,薛雪小婊子这辈子都离不开墨荒老公了……

    墨荒虽然知道薛雪的话语违心,只是受到胁迫才会这样说,但再薛雪刻意柔媚承奉的声线之中,还是觉得欲火升腾,尤其是左右扫视之下,那莺莺燕燕不绝于耳的低声哼吟更是助长了墨荒的,一眼扫视过去,尽是青春靓丽的女高中生们正在互相抚摸搓揉着对方的[敏感词]房,情景[敏感词]靡至极。

    墨荒觉得心中的道德感再叶若秋安排的戏码之下开始渐渐的崩落,本能沸腾的促使着他更进一步,下身渐渐滑动起来,硬的犹若铁块一般的[过滤]划过娇嫩的腹部直达桃园洞口。

    叶若秋见状抿嘴一笑,伸手去握住墨荒的[过滤]轻轻的[过滤]了几下,然后一手扒开薛雪的[过滤],将[过滤]对准肉[过滤]入口。

    现在墨荒哥哥即将玩薛雪小婊子了,要好好看着,还有……你们下身那骚[过滤]就是为了迎接墨荒哥哥的大[过滤]而生的,所以必须学习好性技来取悦墨荒哥哥。

    感受到下身洞口那被火热坚挺[过滤]抵着的触感,薛雪呼吸急速喘动,明眸微闭不敢让自己眼中的反抗挣扎眼色让叶若秋看见,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不明意义的声音。

    墨荒哥哥,进去吧,尽情的释放你的吧。

    再叶若秋的引导和再耳边发出热情声语之下,墨荒腰一耸动,[过滤]一寸寸的没入薛雪的桃园美洞,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墨荒只觉得薛雪这次的反映比上次侵犯她的时候激烈的多,不仅仅是[过滤]腔肉那紧缩火热的触感,还有身上泛起的动人红晕,薛雪没有向上次一样哀鸣,而是紧咬贝齿,双眸含雾,无声的看着墨荒。

    嘻嘻,墨荒哥哥进入薛雪小婊子的身体了,你们看,薛雪小婊子多么的高兴,出水了呢。

    墨荒将[过滤]深深的埋入到薛雪身体深处之后就停了下来,享受着自己的美妙,而叶若秋娇笑着伸手再两人结合处掏摸着,然后将手摊出来让周围围观的女学生看清楚,五根纤嫩玉指再阳光的照耀下反[过滤]的[敏感词]靡的水光。

    而周围的女学生看着就在面前上演的春宫秀,面容上或多或少的出现了动情的[敏感词],双腿开始不自觉的并拢摩[过滤]起来,互相抚摸[敏感词]房的动作也少了三分僵硬,多了一分爱抚的意味。

    很好,你们现在的表情很棒,再卖力一点,我允许你们互相抚摸对方的骚[过滤],开始吧,为对方手[敏感词]吧,嘻嘻。

    薛雪不同于上次侵犯时的哀羞默然,这次即使是假装,但言行间也带着三分顺从,让墨荒也不像上次那样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更多专注于薛雪身为女人的美妙,深深[过滤]入的[过滤]也开始耸动起来、看着墨荒开始耸动身体,已经动情了的叶若秋从背后抱住墨荒,高耸的玉[敏感词]紧紧的贴在墨荒背后上下摩[过滤]着,秀唇不住再墨荒肩上脖边轻吻着,还不时伸出香舌再墨荒肩脖之间留下[敏感词]靡的水痕,美眸中流露的是陶醉深情愉悦幸福之色,同时还命令着周围的女学生做出更加[过滤]的动作。

    墨荒哥哥,你觉得满意吗?

    没等墨荒回答,叶若秋陶醉的继续说道:我爱你,墨荒哥哥,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只要你能高兴。

    墨荒心理突然升起一股复杂的思绪,说不高兴那是假的,但心中却覽过滤]刹徽媸蹈校缟咸焯ㄊ焙拖衷诘囊度羟镌倌院V械挠诚褚丫沟椎姆指羁矗娑员澈笥袢饲樯羁羁畹难杂铮闹皇俏⑽⒁桓霾嗤罚巧狭四切忝烙翊健?

    唔唔唔……

    叶若秋媚眼之中只有无尽的喜悦,忘情的用香舌去搅拌,去吸允,摩[过滤]墨荒背部的玉[敏感词]更加大力,绵软的[敏感词]肉和隐带弹力的触感都让墨荒觉得,尤其是两颗硬的像石子一样的[敏感词]尖带给墨荒一阵阵撩人欲火。

    为了舒缓这种欲火,墨荒更加大力的耸动身体,[过滤]进进出出间搅起阵阵水浪,随着啪啪的撞击声的响起,一丝丝[敏感词]水不断从薛雪下身流出,再薛雪慢慢响起的呻吟声中,周围开始互相抚慰的女学生的动作进一步的升温,不少女学生动情之下忍不住将手指[过滤]入身边女学生的蜜[过滤]之中开始搅拌起来,更大分贝的呻吟开始充斥着这个教室。

    唇舌分开,一丝[敏感词]靡的银白水线连接着两人,叶若秋纤指一绕将水线划断然后塞入自己唇里,慢慢的品尝着,神情娇媚的只有风情万种这个词语来形容。

    墨荒哥哥,来玩点更刺激的吧。

    说完之后,叶若秋走到边上,将紧闭的教室门打开,此时正值学校下课的时候,三三两两的女学生正在走廊外走着,突然看见一个教室门打开,一个媚艳入骨的绝色丽人赤[过滤]的站在门盵过滤]淌抑蟹⑸臶敏感词]靡不堪入眼的场景,顿时发出了惊讶的尖叫声。

    若秋小婊子,你再做什么?

    一时间叶若秋这个动作让墨荒停了下来,看着再外面尖叫的女学生,一时间手忙脚乱的想要穿衣服,而周围的女学生更是惊恐的蹲下身体,双手环抱着自己的酮体。

    叶若秋没有立刻回答,嘴角勾起一丝耐人寻味的媚笑,看着从周围班级听到声音聚集起来的女学生们,扫视打量了两眼就这样走向围观的人群之中,赤[过滤]玉体行走间摇曳着抚媚的风姿。

    靠近人群的时候,围观的女学生都吓了一跳一般退后了一步,叶若去轻笑一下,直接从人群中拉住一个女学生,然后不顾这个女学生的反抗挣扎将她拉入了课室之中。

    将这个女学生按到再讲台上,不住挣扎的女学生再看到旁边赤[过滤]含羞的薛雪和同样赤[过滤]的骑在薛雪身上的墨荒,面色一下子变得霜白惨无人色,然后叶若秋才悠悠对着墨荒解释道:墨荒哥哥,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整个学校,只是再深蓝姐姐的下的法术作用之下,她们只能接受无力反抗而已,所以[过滤]脆点根本不必要躲闪,而且呀……这样不是更加刺激吗,嘻嘻。

    真的没事?

    墨荒看着教室外密密麻麻围起来的女学生,虽然口中担忧,但再薛雪体内的[过滤]变得更加充血这件事已经反映了他的感受。

    真的,墨荒哥哥你看我把这个女学生从人群中拖出来她们不也是不敢反抗的吗?

    你抓这个女学生做什么?

    嘻嘻,我是这样想的,墨荒哥哥你到现在都还没玩过一个处女呢,我的话你又不肯玩,所有只能抓一个了,幸好这个学校处女也很多,而且这个被我抓进来的女学生姿色也很不错呢,作为第一个被墨荒哥哥你玩的处女还是合格的。

    叶若秋一只手按住这个女学生不断挣扎的两手,一手开始脱去其身上的校服,墨荒听到这样的理由只有,顿感目瞪口呆,不自觉的看向那个女学生。

    瀑布一般的齐腰长发,顾盼有神的大眼,秀挺的琼鼻,樱色小嘴,白嫩的肌肤,却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尤其是再不断扭动挣扎间那左右不断荡漾的豪[敏感词]更是让墨荒眼光注视。

    [过滤]真大呢,你该庆幸自己长了这么一对[敏感词]贱的大[过滤],才能被我挑中成为服侍墨荒哥哥的第一个处女[过滤]。

    不……不要……放了我……我不要去服侍什么墨荒哥哥……求你放了我吧……

    女学生哀求的话语传到叶若秋耳中,顿时叶若秋玉容冷厉了许多,一巴掌就打在女学生脸上,哼了一声之后说道:墨荒哥哥是你这样的小婊子叫的吗,你要叫墨荒老公,你这样的小婊子天生就应该为墨荒哥哥献出一切,现在墨荒哥哥要享用你的处女你居然还敢反抗,必须处罚。

    说完还觉得不解气,叶若秋大力撕开紧绷的上身校服,扯掉[敏感词]罩,对着那荡漾不已的豪[敏感词]猛力这掌刮下去,一对豪[敏感词]被打倒左摇右摆泛起阵阵[敏感词]浪,女学生用疼痛的哭喊不住的哀求着。

    墨荒连忙劝阻这样的举动,说道:若秋小婊子别打了,而且我也不会去享受什么处女的,若秋姐也肯定不会希望我再去侵犯无辜的人的。

    听到墨荒话语之后叶若秋立刻停手,貌似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既然墨荒哥哥你也不愿意的话就算了,不过也不能就这样放了这个小婊子。

    再叶若秋松手之后,女学生捂着被撕开上衣而暴露出来的巨[敏感词],对着墨荒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含泪挣扎着从讲台上起身想要离开,却被叶若秋一把拉住。

    站住,就算墨荒哥哥不享用你的处女之身,你也必须为了你的反抗而付出代价。

    被拉住的女学生被刚才的惩罚吓怕了,[敏感词]间残留的痛楚还再火辣发烫,被叶若秋拉住之后只敢怯懦的点点头。

    还有你们,蹲下做什么,站起来刚才继续的事情,再其他还没被墨荒哥哥玩弄宠幸的小婊子面前做出表率,抛弃掉羞耻心和自尊心,你们不需也不能拥有这些,你们只需要记住,你们是墨荒哥哥的玩綶过滤]耘腹锋蛔樱忝堑囊磺械囊磺卸际鞘粲谥魅说摹?

    蹲下的女学生一边惶恐羞涩不安的看着外面围观的女学生,一边再叶若秋的厉声之下缓缓的站了起来,然后两人一组站在一起,然后互相抚弄对方的双[敏感词]和下身,但动作僵硬不安。

    墨荒哥哥,这些小婊子们还是欠教育[过滤],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她们调教好的,现在墨荒哥哥你继续玩吧,薛雪小婊子等待着你的宠幸呢。

    在叶若秋的带着恨铁不成钢意味的话语之中,墨荒视线移会到身下的薛雪身上,只见薛雪一边带着娇羞羞涩的目光看着教室外围观的人群,一边不安的扭动着娇躯。

    因为墨荒坚火热的[过滤]一直停留再蜜[过滤]之中,没有任何的抽[过滤]但却不断的让敏感的腔肉反馈回来一阵阵深入骨髓的麻痒感,让她恨不得自己扭动腰身尽情的让体内的[过滤]动起来,但碍于往[过滤]的道德感让她无法做出被强迫羞辱侵犯还做出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只能无声的发出渴求的信息。

    感受到薛雪发出渴求信息,墨荒欲火大动,然后腰身动了起来,比刚才更加猛力的冲锋和此时人群注视的目光让薛雪感到无上的快慰,让她只能发出低压但却更加动情的呻吟。

    看到墨荒已经忘我的进入了世界,叶若秋甜甜一笑,但动作却是与笑意不符的粗暴,直接拉着女学生的齐腰长发,将她按到再墨荒身后,然后将她的头按到墨荒股间,说道:你应该不知道什么是毒龙钻吧,不过没关系,我教你,看到墨荒哥哥[过滤]洞了吗,去舔,不仅是要舔,还要用[过滤]伸进去洞里使劲的舔。

    听到要做这样污秽的事情,巨[敏感词]女学生一阵摇头,眼泪不断的流出,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叶若秋,但却换不来叶若秋丝毫的怜悯: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舔,一个是求墨荒哥哥用大[过滤]玩你身上三个处女,缺一不可,你自己选,不然的话我就在这里打死你,杀一儆百让这些小婊子知道违逆我的下场,当然你也可以求救,看看外面谁愿意接替你做这两件事情。

    巨[敏感词]女学生再叶若秋冷厉恐怖的气场压迫之下,双眼看着外面围观的人群,令她绝望的是,同班最好的好友再看到她求救的眼神之后,张口欲言似乎想要说什么,最后也只是面带恐慌的低着头退后了两步让自己掩埋在人群之中,沉默良久之后说道:我舔……但我有个要求……我希望我最好的好朋友和我一起舔。

    语音中有绝望的不甘,还有一丝报复的快感,叶若秋听后娇笑两声,神情极度愉悦。

    没问题,谁是你最好的朋友。

    就是她。

    巨[敏感词]女学生手指指着人群,顿时被指着的地方散开了,徒留一个惊慌不已的女学生留在原地。

    自己走过来,不要我请了吧。

    再叶若秋淡然的话语中,刻印再这所学校中所有人灵魂深处的懦弱指令挥发了作用,这个女学生带着恐惧的神情一步一步走了进来,从围观人群成为[敏感词]靡场景中的一员。

    两个女学生跪在墨荒身后,互相注视间眼神极度复杂,但都默然不语,叶若秋说道:看到墨荒哥哥大[过滤]下面的卵蛋没有,你舔这里,好吧,开始服侍吧,如果你们不能让墨荒哥哥满意,或者你们的[过滤]有三秒钟以上离开位置,我发誓你们两个今天都走不出这个教室。

    再叶若秋的冷厉威胁之下,两女惶急的将脸贴下去,努力用[过滤]舔弄起来。

    墨荒顿觉自己仿佛上升到天堂一般,尤其是再巨[敏感词]女学生竭尽全力的[过滤]舔弄之下,无论心理还是生理都获得了无上的满足,下身如同不断开炮的大炮一般,每一次抽动都将[过滤]抽出,然后大力整根[过滤]轰进薛雪的肉[过滤]之中,只是苦了两个女学生,要不断的追随着墨荒摇动的股间去舔吻。

    就在此时,叶若秋纤手划过自己湿漉漉的阴[过滤],将指尖粘到的[敏感词]水放入口中吸允了两下,神色充满着[敏感词]靡的渴望,然后走到讲台之上,轻抬然后让自己的阴[过滤]对准薛雪的脸,然后坐了下去:薛雪小婊子,为了奖励你的乖巧,就让你吃一下若秋小婊子的[敏感词]水吧,要知道身为上位小婊子的[敏感词]水,对你这种下位贱货来说是一种恩赐[过滤]。

    嘴上说着[敏感词]靡的话语,但美眸却是满载情深和望着墨荒,纤手开始再自己玉[敏感词]上搓揉起来,同时腰肢轻摇翘臀微扭,整个人都散发着[敏感词]靡抚媚的气息。

    叶若秋双手不断将自己挺拔玉[敏感词]挤出一个个[敏感词]靡的形状,再搓揉了一会之后,纤手拉起墨荒的手放到胸前,然后引领墨荒的手搓揉起来,然后娇喘的对着周围的女学生继续教育到:继续刚才的性教育课……墨荒哥哥玩你们的时候……[过滤][过滤]……你们除了神态和动作的迎合之外……[过滤]……还要用自己的骚[过滤]来让墨荒哥哥……[过滤][过滤]……更加舒服……你们没有练习性技之荹过滤]亍艺庋觥?

    叶若秋纤手伸到薛雪不断颤动的[敏感词]尖上,两指夹住,然后用力一璇一拉,薛雪再叶若秋胯下发出了一声沉闷的疼哼。

    再受到疼痛刺激之下……[过滤]……你们的[过滤]就会本能的紧缩……这样就会带给墨荒哥哥更舒服的刺激……这样的疼痛刺激也有利于开发你们下贱[过滤]的身体……让你们可以承受墨荒哥哥的更多玩法……

    叶若秋一边动情的说着,一边纤手不断再薛雪软肉处暴虐的动着,捏掐的动作让薛雪娇躯不断的震颤,一丝丝冷汗再雪白的上流出,迫于叶若秋[敏感词]威之下,只能用口舌和下身更加投入的动作来忘记掉身体的痛苦。

    薛雪小婊子的舌技还要多做训练[过滤]……如果不是墨荒哥哥再我身边……薛雪小婊子你这样的技巧可没办法让我高兴的[过滤]……

    墨荒看着叶若秋已经从捏发展到用指甲掐的举动,心生不忍之下也为气氛所感,头前倾之下,用嘴堵住了叶若秋的教学举动,双手不自觉学着叶若秋的举动开始略微粗暴的捏揉起来。

    略显粗暴的举动却让叶若秋眉开眼笑,更加热情的回应到这个吻中。

    积累的快感已经去到了顶峰,阵阵酥麻的电流不断的从腰间窜起,墨荒低吼一声,[过滤]再深入到薛雪[过滤]深处之后,大口大口的喷着[敏感词]白的[过滤]。

    墨荒哥哥,还有很多小婊子等着你的教导呢。

    喘着气的墨荒看着叶若秋的媚态,双眼扫视过周围,四周无尽的青春美貌少女和股间一直没停过的舔弄让[过滤]又耸立了起来。…………

    第二节:叶若秋的爱欲纠缠[敏感词]靡的玩弄一直持续到下午下课,墨荒已经适应了再教室之外围观的女高生,再叶若秋小婊子多次的将外面围观的人拖进来参与[敏感词]戏的时候,尴尬从墨荒心中消失了,但一股暴虐之火但却一直没有消逝,即使是在从白天到现在一共爆发了十二次的情况之下,墨荒不得其解之下也只能用意志力压下。

    同时不断回忆脑海諿过滤]赜谏砜蒲У募且洌酝冀馐妥约何裁戳鳾过滤][过滤]十二次依旧[过滤]力充沛沸腾,甚至连[过滤]出的[过滤]都有越来越多的迹象。

    今天发生的很多事情都让墨荒有所疑惑,但叶若秋的不甘话语打断恶劣他的思索。

    真可惜[过滤],要走了呢,接下来就要让她跟墨荒哥哥你相处了呢。

    不甘不愿的叶若秋再一阵撒娇之后,还是穿上了深蓝化成的白色运动服。

    步出教室没多久,再墨荒眼中,叶若秋只是恍惚了一阵,然后脸上的抚媚春情消去,换上了冷冽清明之色。

    墨荒看着气质大变的叶若秋,心中也是暗自称奇,仅仅是笑容和神态的不同,气质居然如此的截然不同。

    两人一路走着,但令墨荒不安的是此时叶若秋那凝重带着愤怒的神色,再期期艾艾犹豫了一会之后,墨荒小声的问道:若秋姐……怎么了?

    叶若秋凤目斜视了墨荒一眼,复杂的眼神让墨荒摸不着头脑,就在墨荒忐忑不安的时候,叶若秋开口说话,但语调却是怪异无比:她现在再心里面怪我,说我为什么要将无辜的人扯进来,真是的,这种小事还要啰嗦那么久。

    赫然是叶若秋身为小婊子人格时候的语调。

    这不是小事,保护无辜凡人是每个除灵者必须背负的责任和义务,你这样做与妖魔有什么区别。

    [过滤]哈,我就是要将那些所谓无辜的人拖进来,我就是要做妖魔,你又能将我怎么样,这些女学生天生就是和我一样下贱[过滤]的婊子母狗,就算不是我也要让她们是。

    你……篬过滤]乙欢ɑ嵘绷四愕摹?

    来[过滤]来[过滤],别忘了上次战斗可是我占了上风的呢。

    就这样,属于两个人格的争吵话语再叶若秋口中不断吐出,那自言自语的举动让墨荒感到无比的诡异,但此时的叶若秋玉容上那冷冽愤怒之色和协调的身体动作都显露出此刻身体是由叶若秋所掌控的。

    但听到两个人格争吵的内容之后,墨荒觉得自己无法置之度外,只能低声说道:若秋姐,这个……以后我会看住她不让她去危害无辜的人的了。

    叶若秋的愤怒直接被这句话引到墨荒身上:你看住她?你看的住吗?你不是还挺享受那两个女孩子……做的那些羞人事情的吗?如果不是看在你拒绝了她的份上,出教室门那一瞬间我就斩了你。

    叶若秋意态愤怒的说道,但心底却知道自己根本对墨荒下不了手,不仅仅如此,其实她对于那两个女学生受到的遭遇出奇的没什么抵触,只是出自于对自己一贯坚持原则被破坏时的一种愤怒而已。

    墨荒顿时不敢说话,只是低着头做出忏愧羞耻的神态,嘴巴里不断低声念叨: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看着墨荒此时的神情和不断偷瞄自己的举动,叶若秋气愤之于又有种莞尔的感觉,此刻全部芳心已经挂到墨荒身上的她,根本没办法向口中所说的那样严厉。

    叶若秋暗自想到,即使墨荒真的侵犯了那两个女学生,自己也很有可能视而不见吧,虽然心中不断责怪另一个人格,但真的要为了那些无辜的女学生去惩罚墨荒甚至杀了墨荒,却是怎么也舍不得,想到这里,只能暗自叹了一口气,同时也有点不安的想到,如果墨荒真的再另外一个人格的诱惑之下,侵犯乃至肆无忌惮的再全校中荒[敏感词]肆虐的时候,自己该怎么办。

    答案很快的出现再自己的内心之中,即使理智和道德都知道这是邪恶,但心灵情感的所有天平都倾向了墨荒,要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她绝对会视而不见的维护墨荒。

    【如果……墨荒真的堕落于邪恶的籟过滤]敲次乙才闼黄鸲槁浜昧恕棵靼鬃约盒囊獾囊度羟铮虐底苑⑾碌氖难晕⑽⑸ㄊ庸肀叩哪模凵裰性毯乓煌樯畹娜绾0担匆氐暮芎茫纳氖难灾挥辛硗庖桓鋈烁裉剑从芍曰竦迷尥?

    【说的太好了,若秋小婊子也赞同,所以我们一起堕落吧,明天就让墨荒哥哥一个班级一个班级的[过滤]过去吧……还是太慢了,应该召集全校大会,让全校师生聚集起来让墨荒哥哥痛痛快快的奸过瘾[过滤]。】【闭嘴,荒唐……就算是堕落也只能让墨荒自己去选择自己的道路,绝对不允许你这样做。】发自心底的争吵没有宣之与口中,而是不断的再心底徘徊,同时叶若秋也下定决心,自己的教育力度到更大一点。

    一路缓缓步行,两人走到今天晚上要留宿的女生宿舍楼前,但叶若秋却说道:先别上去,吃完饭后上天台,我要好好的训练你。

    随后一句话加重了语气,顿时让墨荒联想到早上的痛苦,浑身一阵冷颤。

    饭堂里,墨荒终于感受到今天荒[敏感词]带来的后果了,仿佛自己已经化身为大魔王一般,周围全是低声恐慌的指指点点。

    就是他,将那个班级所有的人都[过滤]了[过滤]。

    [过滤],真可怕[过滤]。他望过来了[过滤]。

    低头,别跟他对视,据说被他看一眼都会怀孕失掉童真的[过滤]。

    墨荒做出尴尬的模样,但其实心中覽过滤]梢煅腫过滤]快感,那是无法无天但却无人能制裁的超越感,这股感觉让他很有种想要站起来大吼一声: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也奸掉。

    但也只是心里的想法,完全不敢当着叶若秋做出来。

    只见此时的叶若秋似笑非笑的看着墨荒,神情挪愉至极,但再她心中,另外一个人格却在不断的大吼:这些小婊子居然敢这样说墨荒哥哥,上,好好教训一下她们。

    叶若秋对另外一个人格的愤怒反映置之不理,而是冷笑对着墨荒说道:墨荒你现在是不是想去[过滤]侵犯这些指指点点的人[过滤],用你的兽欲去好好教训她们一下[过滤]!

    扑……

    心声被说中了的墨荒忍不住将口中的饭喷出,咳嗽两声之后连忙否认,叶若秋不置可否的冷笑着,那副一会要你好看神态让墨荒对一会的训练发自内心的的感到畏惧。

    当晚上叶若秋和墨荒从天台下来的时候,墨荒觉得自己还能走动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再叶若秋气势压迫之下练练犯错的他可是受了不少的惩罚,让他情不自禁的感叹报应来的之快。

    当叶若秋和墨荒进入的到宿舍的时候,看见四个女学生已经赤[过滤]的跪坐于床上,眼神带着不安与顺从的复杂眼神,当看见两人进来的时候,四女跪拜说道:小婊子们欢迎墨荒老公的留宿。

    墨荒这才想起,今天叶若秋再小婊子状态之下,使劲灌输怎么去服侍自己的邪恶知识给这些女学生,并且施加威胁恐吓。

    叶若秋也想起了这些事情,虽然那时候主宰身体的不是自己,但总是由自己口中说出的[敏感词]靡话语,让她无法视而不见,一方面想要叫她们忘记这些事情,但又想起明天转换人格时候她们恐怕会因为自己而遭到惩罚,就倍感无奈。

    四女再鞠躬完之后,抬头用忐忑不安的眼神望着叶若秋。

    叶若秋苦恼之于也只能从自己完全不愿再回想起的记忆中搜寻着,然后说道:做的很好,起来吧,你们先去洗澡。

    是的,若秋小婊子大姐。

    顺从到极点的四女再明明已经洗过澡的情况下再一次起身准备去洗澡,再起身之前,还用僵硬的动作对叶若秋和墨荒跪拜一下方才起身。

    看着四女怯懦的神态,叶若秋打从心底的升起怜悯,但一想起造成这样后果的原因还有自己的缘故,就只能再心中叹息。

    【似乎我变了很多[过滤]。】苍凉的感觉从心中升起,叶若秋感觉自己的变化极大,变得连自己的好像陌生了起来,再以往,自己看见这些女学生遭受到这样[敏感词]秽的压迫,必然义愤填膺去为她们讨回个公道,势不与邪恶同行,但自从沦落到深蓝手中之后,短短数天就居然让自己发生如此大的变化,面对这些人不断遭受[敏感词]辱甚至还有更多无辜学生遭受到[敏感词]辱侵犯的情况之下,自己居然只有淡淡的怜悯,连一丝气愤也升不起来。

    但她心中是知道原因的,从虚假记忆中诞生的人格再不断与自己人格交换交替乃至融合的过程之中,自己已经吸收了太多那个人格的性情了,这才是让自己对这些事情如此冷淡乃至有一丝高兴的原因。

    【篬过滤]鹨晕挥心闳诤狭宋业男郧椋乙踩诤狭耸粲谀愕男郧閇过滤],你没发现我再处罚那些小婊子的时候很像你吗,原本的我会用更加好玩的手段去教导这些小婊子的,再融合你的性情之后我居然变得如此粗暴,真是耻辱。】【闭嘴,你这种[敏感词]秽的人格吸收那种负面情绪就好了。】【篬过滤]桓阏飧觯凑颐橇礁龅男愿穸急涞谜庋耍裁话旆ǖ氖虑榱耍怯幸患挛液茉谝猓蔷褪悄憔尤挥侄阅母绺缦露臼至耍纯茨母绺缍嗵郏憔尤换共挥昧榱Π锼固郏媸亲锔猛蛩繹过滤],你马上去跪在墨荒哥哥面前道歉,献上处女让墨荒哥哥玩。】【闭嘴,我是我,你是你,你这个脑海无时无刻都充满[敏感词]秽的家伙……】虽然叶若秋面无异色,但心里的却在和另外一个人格发生激烈的争吵,但她却没发现,自己和另外一个人格对话的口吻一丝敌意都没有,只有难以言喻的熟络和放松。

    若秋姐,我去洗澡去了。

    墨荒用轻松的口吻打断了叶若秋的心灵争吵,叶若秋看着墨荒那极力装作若无其事一副自然的神情,淡笑说道:不用回避我的,这几天我们一起做的荒[敏感词]事还少吗。

    呃……但是……

    叶若秋看着被点出心色而显得尴尬的墨荒,嘴角勾起一丝温柔的笑意,墨荒无非是在意自己,而不想在自己面前侵犯其他女人,这点心思被她看出之后只觉得心生暖意,受用无比。

    一起去洗澡吧。

    未经思索就吐出这句话之后,叶若秋只觉得浑身血气上涌,红霞满面羞涩的不得了,连忙改口道:你去吧,刚才的话给我忘了。

    墨荒看着叶若秋慌忙否认的表情,一时间呆住了,只觉得叶若秋此时如此的可爱,忍不住伸手缓缓的将叶若秋抱住。

    再被墨荒抱住之后,叶若秋只觉得浑身乏力,墨荒身上的气息不断的传入鼻子之中,更让她迷醉万分,浑身都滚烫起来。

    若秋姐,我爱你。

    听到墨荒沉声的再一次告白,叶若秋心田之间被满满的幸福感所充塞着,美眸看着墨荒的脸,低声的回应到:墨荒,我也爱你。

    四目交织之间,清澈如水的爱意再流淌着,让两人再一次的唇舌相吻起来。

    贪婪的吸允着对方口中的津液,分享着彼此的爱意,此时此刻他们心中只有对方的存在。

    墨荒,不行……

    再墨荒随着热吻的进行,手开始本能的拂过叶若秋的身体,从肩一路到腰,最后停留在翘挺的香臀上仔细揉捏着,不规矩的举动惊醒了叶若秋,含羞的将头埋在墨荒胸膛,然后低声的说道,同时轻柔但却坚决的将墨荒的手推开。

    我希望再结婚那天将自己交给你,所以现在对比起了,反正……在这里你不是不缺女人吗。

    前半句低声温柔,后面却带着三分醋意,墨荒没有任何不满,面带幸福笑意搂着怀中玉人,比起肉欲他更加满足于彼此互相倾慕的爱意。

    想到记忆中今天墨荒那荒[敏感词]的举动,叶若秋不禁再墨荒胸膛中轻锤了两下表示愤恨,但却发现在自己的捶打之下,墨荒脸上露出了呲牙咧嘴的痛苦之意,随之想到今天晚上自己那略带发[过滤]的惩罚教导,一丝歉意再心中闪过,说道:墨荒,还疼吗?

    好很多了。没事,真的。

    走吧,一起洗澡去吧,我……也顺便帮你用灵力治疗一下。

    说完,就羞红着脸直接拉着墨荒的手往浴室走去,同时也不断再心中自我安慰,反正都已经那么多次互相看到对方的[过滤]体了,这点小事不算什么,但总是难掩心中不断涌现的羞涩。

    浴室颇大,再里面足足容纳六人之后也只是略显紧迫。

    这件学校的宿舍建的真豪华[过滤],连宿舍自带的浴室都那么大。

    墨荒试图用话语来舒缓叶若秋的羞涩和紧张,叶若秋没有搭话,只是连脖子都泛起红霞的模样反映了她心中的娇衃过滤]缓竽盍肆骄洌罾痘傻陌咨硕苯酉Р患送逯苯颖┞冻隼矗度羟锉灸艿囊皇盅谧⌒厍耙皇盅谧∠律恚痛跪捉啃吣娜媚南律砹⒖瘫涞蒙逼谔诘摹?

    叶若秋再看到墨荒下身明显的隆起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放开了双手,然后用极力镇定的话语说道:我现在才想起来,深蓝留下了一个口信,说她要进行沉睡,只要我们不离开这所学校,短时间之内她是不会醒来了的。还有,你今天没看够我的身体吗?

    墨荒这才想起,深蓝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原来沉睡去了。

    没有,若秋姐的身体如此的美丽,我看一辈子都看不够。

    油嘴滑舌。

    叶若秋此时也适应了自己再墨荒面前赤[过滤]的情况,听到墨荒的话语虽然口中嗤笑,但心中却是甜蜜至极。

    此时浴室之中有六个人,让原本颇大的浴室也显得有些紧迫,四名女高中生依旧再洗刷着,浴室升腾的热气让她们更显秀色可餐,加上牢牢吸引住自己目光的叶若秋,墨荒心中一热,然后开始脱去自己的衣服。

    衣服脱下之后,叶若秋看到墨荒胯下高举的[过滤],神情娇羞的微微移开视线。

    坏礫过滤]丛璋桑鸷悸蚁搿?

    热水顺着花洒打了下来,让墨荒忍不住继续呲牙咧嘴起来,因为被叶若秋附带灵力抽打过的地方现在被热水一浇变成火辣辣的痛。

    蓦然叶若秋从墨荒背后贴了上去,眼神略带歉意,低声说道:墨荒,我现在帮你用灵力止疼吧,对不起。

    墨荒现在感受到数种相似但却感受不同的感觉,热水打在身上带来的水温,叶若秋如同丝绸一般肌肤贴在自身上带来的温热,纤手抚在自身用灵力疗伤带来的火热,再听到叶若秋略带歉意的话语之后,墨荒说道:若秋姐,不必道歉,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我好,毕竟学习到的知识是关乎自己生命的[过滤]。

    叶若秋没有回话,墨荒却在那明显温柔了许多的纤手游动,和热情了许多的背后摩[过滤]感受到了叶若秋的回答。

    叶若秋眼帘微闭,神情带着幸福的陶醉,脸埋在墨荒肩膀之上,贪婪的呼吸着属于墨荒的味道,双手游动用灵力帮墨荒止疼,但随着双手抚摸过墨荒那健壮的身体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忍不住将自己的[敏感词]房更加紧贴墨荒的背部动情的摩[过滤]起来。

    若秋姐……[过滤]……

    再墨荒发出怪异声音的时候,叶若秋终于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双手正握着墨荒的[过滤]上上下下的套弄着。

    连忙松开双手之后,叶若秋只觉得自己浑身发烫,胯下发出阵阵酸麻之感,恨不得有东西捅进去大肆抽[过滤]来止痒,一丝丝半透明的[敏感词]水顺着修长的双腿不住留下。

    叶若秋紧咬秀唇,发现自己新婚当夜再将自己身体交给墨荒的想法有点动摇了起来,再看到墨荒再自己松开双手之后明显失望和欲求不满的神情,叶若秋羞涩的说道:墨荒,如果你想发[过滤]的籟过滤]凑际且龅模腿盟抢窗锬惆伞?

    若秋姐,我想要你。

    墨荒被叶若秋弄得不上不下,但再看到叶若秋那动情无比的容颜,那散发着诱惑春情的美眸,一时心情激动之下,双目盯着叶若秋说道,然后不待叶若秋回答,强硬的抱住了叶若秋,低头就要吻去。

    叶若秋此时看着墨荒的举动,心中流过万千思绪,最后纤手按到墨荒肩膀之上,说道:墨荒,能听我几句话吗?

    墨荒想要用吻来打断叶若秋的话语,然后将这心爱的女人彻底占有,但再看到叶若秋那迷情但却带着一丝恳求的眼神之后,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说吧。

    斩妖除魔,保护众生,是荣耀也是不容推辞的义务,但善泳者却常死在水中,我已经见过太多太多的除灵者死在妖魔手中了,一直以来,我以为我会一直斩妖除魔,直到我死的时候,但是我遇见了你,遇见了你这个我命中注定的克星,再和你相处的这两天,我萌生了一个梦想,你想知道吗?

    什么梦想。

    我希望和你再昆仑举行一个不大,但却温馨幸福的婚礼,由我师傅做证婚人,周围的人都祝福我们,然后生儿育女,教导徒弟,不再徘徊再生死之间,可以和你永远厮守一生,很小很简单的一个梦想,你不许笑[过滤]……

    叶若秋随着诉说,玉容上慢慢的流露出动人的幸福之色,仿佛那个梦想已经渐渐实现了一般,随着叶若秋的的诉说,墨荒虽然欲火依旧,但却心灵清明,只有一股浓稠的爱意再心中袅绕,微低下来,再叶若秋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怎么会笑呢,这是个好梦想,我举双手双脚表示赞同,同时对我自己表示强烈的谴责,为了负荆请罪,我发誓我一定会完美的实现你的梦想的,不会让这个梦想出现一丝瑕疵的。

    叶若秋轻笑着,笑容甜蜜幸福至极,然后送上一个奖励的香吻,而墨荒也回应了一个不含,纯粹爱意的温情之吻。

    你下面的,顶着我难受死了,你不是说要帮我实现梦想的吗,赶快去完成你要去做的事情吧,不然我们都没办法离开这所学校了。

    若秋姐,她的话我知道她并不介意,但你呢,你真的不介意我成为几十个女高中生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吗?

    深舒了一口去,叶若秋看着墨荒认真的说道:说不介意那是假的,但我能容忍,因为我爱你。哪怕是……你堕入邪恶,我也永远与你同行,生死不悔。

    若秋姐,我不会辜负你的。

    墨荒紧拥着叶若秋,最难消受美人恩,他现在终于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了。

    这可是若秋姐你说的[过滤],我们一起堕落吧。你们几个过来吧,两个服侍她两个服侍我。

    咦![过滤]?墨荒……你……你……你坏死了。

    墨荒朝着四女示意了一下,然后四女乖巧的走了过来,其中两个贴近叶若秋,一个跪地舔吻叶若秋的私处,一个用口舌和双手再叶若秋上身脖子玉[敏感词]上滑动着。

    若秋姐,这可是小婊子今天再上课时候教给她们用来取悦你的知识[过滤],你好好享受一下,不然只有我对着她们[过滤]欲的话,我会觉得对不起你的[过滤]。

    从刚才就已经春情勃发的叶若秋再被两个女学生用生疏的口舌微微挑弄一下之后,变得浑身瘫软,如果不是墨荒拥抱住,只怕立即瘫倒再地,心中娇羞难耐,美眸迷离至极看见另外两个女学生一个跪在墨荒胯下,将墨荒的[过滤]含进嘴里不断的吞吐着,另外一个跪在墨荒后面不知道再做什么。

    想要娇嗔拒绝的话语还没说出口就被墨荒的吻打断了,沉浸再墨荒的爱吻之余,身体不断传来的快感让她觉得这样似乎也不错。

    迷爱的一晚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第二[过滤]清晨,叶若秋艰难的睁开双眼,昨晚的的春情还残留在体内,让她觉得份外的慵懒不想动弹。

    睁开双眼看见墨荒酣睡的模样,感受到墨荒臂弯之中的温暖之后,叶若秋惬意的调整了下睡姿,让自己更加贴近墨荒,觉得幸福甜蜜的同时昨晚的记忆也让她脸红心跳,不自觉的微微扫视过躺在周围沉沉睡去的女学生们。

    就在昨晚,这些女学生用柔顺和恭敬的表情,用[过滤]和温柔的爱抚让自己两度去到了,但这还不算什么,再两度之后,仿佛有什么再心中觉醒了一般,开始自己主动起来,记忆中最[敏感词]靡的一幕不期然的浮现再脑海之中。

    记忆中的自己骑在一个女学生的脸上,不断的扭着腰,左右跪坐着两个女学生,正一左一右的含弄着自己的[敏感词]尖,而最后一个女学生面对面的跪在自己面前,挺起翘臀让墨荒进行侵犯,而自己则不时和墨荒接吻。

    随着一幕幕[敏感词]靡记忆的回想起,叶若秋面色越来越娇衃过滤]滩蛔〗飞钌畹穆袢肽牡谋弁渲小?

    想起墨荒才是导致这一切的主因,叶若秋决定报复,调皮的笑了起来,拿起一娄发丝再墨荒鼻尖微撩着。

    再一阵大大的哈欠声中,墨荒的睁开了双眼。

    墨荒,给你五分钟时间刷下洗脸,然后去训练了,没看到天都亮了吗。

    再睡一会吧……

    每睡一分钟,错误惩罚加一倍。

    [过滤]哈,原来已经那么晚了,若秋姐我立刻起来……

    ……=第三节:墨荒与异侠的boos战时间过去五天之久,墨荒暗自觉得,这样的[过滤]子继续过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起床之后和叶若秋进行训练,从理论到法术知识,然后是战斗技能和实战,期间每一个自己犯下的错误都让墨荒印象深刻,因为叶若秋会用歉意的目光,然后用灵力灌注剑鞘狠狠的抽打下来,让身体牢牢的记住自己犯下的错误。

    再训练之后,叶若秋总会带着心疼的目光用灵力帮自己止疼,而最后也总会以激情相吻为结果。

    然后再踏入课室的时候,叶若秋会将身体主宰权交给另外一个人格。

    墨荒哥哥,她又打你了,真是讨厌[过滤],若秋小婊子好愧疚好心疼[过滤]。

    那小婊子你还不快点准备好,我要好好报复下你呢。

    今天墨荒哥哥想怎么报复若秋小婊子[过滤]。

    叶若秋用抚媚诱惑的眼神注视着墨荒,双手环在玉[敏感词]下方,让挺拔的玉[敏感词]挤出一条深深的[敏感词]沟,修长的双腿交叉站立,更显诱惑,只要有机会,若秋小婊子总会摆出各种各样具有性诱惑的姿势来显露自己的美丽。

    每一天的总会以这样的方式开场,墨荒也表示过不介意这样的事情,但小婊子人格之下的叶若秋总会用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的举动来哀求墨荒惩罚她,数天下来,墨荒也适应了,并且期待着这个[敏感词]靡的开场。

    你想怎么样被我惩罚报复[过滤]。

    嘻嘻,墨荒哥哥你想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其实我最希望的就是墨荒哥哥你用大[过滤]狠狠撕裂我的处女膜,这样就最好了。

    想得美,来人[过滤],把这个下贱的小婊子摆出处罚姿势。

    八个女高中生走了出来,两人一组抓着叶若秋的四肢,将叶若秋举了起来,让叶若秋摆出了个土字形。

    叶若秋用抚媚的[敏感词]笑期待着接下来的处罚,被拉开的双腿之间已经泛出[敏感词]靡的水痕。

    墨荒走过去之后手指再叶若秋胯下抹过,看着两指间沾满的[敏感词]水,不怀好意的说道:若秋小婊子你真是下贱[过滤],居然就这样湿了。

    [过滤][过滤],若秋小婊子就是那么下贱,只要看到墨荒哥哥的样子,闻到墨荒哥哥的味道,想到墨荒哥哥的手即将触碰我下贱的身子,若秋小婊子就兴奋的不得了。

    那就让你更舒服吧。

    墨荒哥哥,我对不起你,请你用若秋小婊子的身体好好发[过滤]一下你的痛苦吧。

    随着啪啪啪的声音响起,叶若秋双[敏感词],胯下还有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臀部,都留下了墨荒的巴掌印,而叶若秋除了口中一边说出[敏感词]靡的道歉话语,一边媚眼如丝的哼出甜美的呻吟。

    停下手来的墨荒看着叶若秋粉红肉[过滤]微微张合着,一丝丝水线从肉唇细缝之中流出,低落到地上,每次看见这样的场景他都要花费很大的意志力来压抑住自己对于叶若秋身体的冲动。

    好了小婊子,下来吧。

    [过滤][过滤]……我还想被墨荒哥哥你多惩罚一下嘛。

    别发情了,没看到我[过滤]都覽过滤]四敲淳昧寺穑?

    嘻嘻,好的,你们这群小婊子,该上课了。

    再这几天之中,墨荒已经摸清楚了若秋小婊子的性格,心中只有对自己奉献一切的爱恋之心,只要自己高兴她什么也愿意做,对于总总[敏感词]靡的事情抱有理所当然的心态,羞耻心这种东西完全不存在于她的心灵,再自己面前有受虐倾向,再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有施虐倾向。

    再若秋小婊子相处的时候,墨荒觉得初期的轻松,可以完全肆无忌惮的释放自己的,因为无论什么样的扭曲,若秋小婊子总会兴高采烈的表示赞同。

    墨荒老公好,若秋小婊子大姐好。

    数十名女高中生赤[过滤]的站起来敬礼喊道,经过数天叶若秋不断的调教之下,她们完全适应了再课室之中不穿衣服,虽然面容依旧羞涩,但举动已经自然了许多。

    墨荒举目望去,然后对着叶若秋问道:咦,怎么好像多了几个人,是不是小婊子你又乱抓人了[过滤]。

    没有乱抓人拉,这几个人附近班级最漂亮的几个女孩子,所以我就奖赏给她们一个机会,让她们有机会成为墨荒哥哥你胯下的一个小婊子嘛。

    叶若秋理直气壮的歪理让墨荒一阵无奈,小婊子人格之下的叶若秋,总会想尽办法让更多的女学生被自己侵犯,还说是为了让自己玩的更加高兴。

    前天她曾经将别班的女学生抓来,然后扒光衣服用威胁让她不准反抗,最后将这个女学生混进了班级里面,等到墨荒侵犯她的时候,看到沾满[过滤]的处女落红,才发现了若秋小婊子的诡计。

    墨荒哥哥,你又想起那天的事情了吗,没事的啦,她不也是默认了吗,所以墨荒哥哥你就大大方方的去玩,这所学校的所有女人,都是属于你的。

    小婊子,我不否认我有着这样的,我也很享受着这样放纵肆意的玩弄,但我不是[敏感词]兽,我心中的道德底线不允许我去肆意侵犯那些无辜的女学生,永无止尽放纵自己的人,只有被反过来吞噬的命运[过滤]。

    若秋小婊子听不懂拉,反正墨荒哥哥你是良心过意不去是吧。

    比方说,我再这个学校肆意的放纵自己的,毫不留情的侵犯着每一个见到的女学生,固然很[过滤],但一个,两个,一百个,一千个之后呢,那么离开这里之后呢,已经彻底放纵过的再也收不回来了,也许再外面,只要我看到漂亮的女人,就会压抑不住冲动去侵犯她。

    咦,那有什么不好[过滤],将漂亮女人收为后宫一员有什么不对?

    呃,看来跟你是说不清楚的了,总之你要记得,能彻底放纵自我而不迷乱的人,只有神,因为我不是神,所以我要必须节制自我。

    在墨荒坚决的神情之下,叶若秋略为失望的点了点头,然后墨荒就安心了,因为叶若秋再小婊子人格主宰之下,只要自己的要求,她点头答应了,无论什么样的事情都会办到。

    墨荒哥哥,今天带着这些小婊子们去户外上体育课吧。

    再征得墨荒同意之后,叶若秋性质昂扬的命令全部女学生往[过滤]场出发。

    数十名女高中生赤[过滤]着身体仅穿着鞋子,就这样面带哀羞的走出了课室。

    小婊子们,打起[过滤]神来哦,要昂首挺胸,你们要将自己身为小婊子的一面完全表露出来哦。

    叶若秋和墨荒两人走在女学生中心,叶若秋左右发号施令,而墨荒则是兴奋的享受着这幅场景带来的刺激。

    停下来。

    再路过一个班级的时候,叶若秋命令停下来,然后有些气愤的说道:雅安,林洁,清心,你们三个躲躲闪闪的[过滤]什么,怕别人看见吗?你们[敏感词]贱的身体天生就不应该穿衣服,看来我对你们的教导还不够,你们现在进去这个班级里面,当着全班人[过滤],一边[过滤]一边大声说[敏感词]贱的话,了才许出来。

    墨荒看去,雅安是一个短发俏丽的女生,林洁面容甜美,清心长发长腿,三人都是各具姿色的美女,但此时被叶若秋点名之后,却是一副仿佛天塌下来一般的惊恐。

    [过滤]?为什么不回答?不愿意吗?

    不……不……遵从若秋小婊子大姐的命令,雅安小婊子愿意。

    再叶若去似笑非笑的眼光之中,三女连忙惊慌点头,然后一步一步的走进了这个班级之中,这个班级的女学生们和女教师都是一脸不安,然后当作什么都没看到一般,继续上着课。

    三女一步一步的走进去,浑身都在发抖,站在讲台旁盵过滤]缓罂糩过滤],叉开双蚚过滤]咀牛缓笠皇指酰皇置㘚敏感词]。

    要好好的向这些同学介绍一下你们自己[过滤],不然她们可不知道你们是谁[过滤]。还有你们这些人,别装了,那个老师也别上课,都给我看着她们三个[过滤],视线移开三秒的话你们就等着上台[过滤]吧。

    叶若秋的威胁话语传出,引导着事态往更加[敏感词]靡的方向发展着。

    大家好,我叫雅安,是高二三班的学生,现在是属于墨荒老公的一个小婊子,正为了怀上墨荒老公的孩子而接受性教课训练,因为犯了错误,所以被惩罚来这里进行手[敏感词]训练,请大家仔细的看着我……雅安是一个天性[敏感词]贱的女孩,没有墨荒老公[过滤]就活不下去的下等贱奴,现在的我是想象着墨荒老公的大[过滤]再[过滤]的,每一次的手指[过滤]入都让我更加怀念墨荒老公的大[过滤]……

    我叫林杰……我也一样想着墨荒老公的[过滤]来[过滤]的,昨天晚上墨荒老公再我宿舍中留宿,[过滤]了好多好多[过滤]再我[过滤]里面,我现在无比的怀念墨荒老公我时候的感觉……

    我叫清心,我是班里面唯一一个被墨荒老公开苞了[过滤]的女孩子,我现在就是想象着墨荒老公侵犯我[过滤]时候的场面来手[敏感词]的……

    三女此起彼伏的发出[过滤]的话语,让下面听和看的女学生羞涩的不得了,但却丝毫不敢移开视蟍过滤]孪乱桓稣驹诮蔡ū呱蟍过滤]的就是自己。

    站在走廊外面的叶若秋颇为满意,然后回头媚笑着对女学生们说道:你们几个,没看到墨荒哥哥站着累吗,还不快点组成肉椅子让墨荒哥哥休息一下。

    闻言之后,一个女学生四肢撑地趴在地上之上,一个女学生跨坐再她肩上,然后说道:肉椅子准备完成,请墨荒老公就坐。

    墨荒看着被叶若秋调教出来的荒[敏感词]成果,带着不忍带着兴奋的做了上去。

    股间是女孩光滑玉背的几乎,背上靠着的是另一个女孩的柔软[敏感词]房,就在墨荒坐上去之后,两个女学生考过来一左一右的半蹲着,一腿前伸卡在充当座椅的女孩子肚子之下,防止她无力摔倒,然后仰起脸来对着天空。

    墨荒将双手放在左右两边的女学生的脸上,颇为满意这样的扶手。

    不得不说,这样的肉椅子还是蛮舒服的。

    墨荒哥哥你满意就好,那三个小婊子估计一时半会还到不了呢。

    没事,看着这幅场景还是蛮刺激的,薛雪你过来。

    人群中的薛雪柔顺恭谨的走了过来,然后再墨荒的示意之下,轻抬大腿,直接跨坐到墨荒身上,将[过滤]直接吞入到自己[过滤]之中,开始耸动起来。

    呜……

    发出低鸣的不是薛雪,而是再下面充当肉椅子的女学生,身娇体弱的女生体质,即使有两边充当扶手的两个女生支援,两个人的体重依旧让她不堪负荷,但思及自己倒下时将要受到的惩罚,不寒而栗的一阵颤抖之后只能勉力支持。

    白天的一天就这样过去……篇幅问题砍掉户外运动场和游泳池还有肉戏,以后或许有的短篇[过滤]文再补充这个创意入夜之后,经过训练之后的叶若秋和墨荒回到了宿舍。

    洗澡吧。

    说话的是叶若秋,装作自然的模样提出了要求,但墨荒却在暗自偷笑着,知道叶若秋动情了。

    白天的时候若秋小婊子都会积累非常多的,而这些未得满足的欲火都会留给另外一个人格继承。

    自从察觉到这一点之后,叶若秋已经不在抗拒那些女学生的爱抚和服侍,除了自身欲求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理由,如果不将自己身体内的发[过滤]出来,只要靠近墨荒一会,自己就会春情迷离不可自拔,叶若秋从来没有让墨荒知道,每一个晚上训练的时候,自己下身总是湿漉漉不断流淌着,如果是普通的衣服早就露陷了,所以每个晚上训练的错误惩罚都会让墨荒产生错觉,夜晚的叶若秋对自己有施虐倾向。

    再浴室之中,再帮墨荒用灵力止疼之后,两人又陷入了挑情激吻的场綶过滤]?

    墨荒份外的迷恋这个时候的叶若秋,因为这个时候的叶若秋总会袒露心扉与自己互相交流爱意,如果要比较的话,和若秋小婊子一起就能享受到生理肉欲的快感,和此时的叶若秋相处,却能享受到[过滤]神的无上幸福,两者都是让墨荒迷恋的感觉,幸好的是,他两者都可以得到。

    激吻结束之后,惯例的进入了肉欲时间,四个女学生两个一队,分别服侍着墨荒和叶若秋,虽然他们享受着的,但双眼从来没有离开过对方,无论是叶若秋再女学生口舌抚弄下接近,还是墨荒用[过滤]占有这些女学生的时候。

    最常见的一幕就是墨荒和叶若秋将一个女学生夹在中心,墨荒[过滤]入女学生体内,叶若秋用下身厮磨着女学生的[过滤],仿佛透过女学生为媒体进行一般。

    再一阵激情过去之后,墨荒搂着叶若秋说道:若秋姐,我们两个人一定会实现梦想的,一定会的……

    说什么呢,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过滤],睡吧,我也要睡了。

    ……

    在一个漆黑没覽过滤]饷⒌目占洌哪男凶咦牛涫瞧岷谖薰猓娜纯梢钥醇约旱纳硖搴鸵路酉咚亢撩挥惺芷岷谖薰獾挠跋臁?

    墨荒一路走着,完全没有道标参照物的漆黑世界总会让人产生仿佛自己丝毫没有移动过的错觉。

    不断的走着,蓦然之间漆黑的空间之中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光门,光门透着血腥与不详的气息,不断的传出一阵邪异的压迫感。

    墨荒看到这个光门,神情无悲也无喜,双眸之中只有一片虚无之色,就这样迈步而去。

    穿过光门之后,墨荒虚无的眼神变得清醒了起来,当清醒过来的时候,恰逢一阵腥臭血风扑鼻而来。

    墨荒举目望去,吓一大跳的同时也感觉腹中翻涌想要呕吐,只见自己脚下踩着的是白森森骨头形成的大地,散落的人类颅骨昭示着这里的都是人骨,天空是沉重的漆黑乌云,道道红色闪电来回穿梭,前面不远处是一望无际的血海,血海上不时漂浮起残肢断臂乃至腐烂肉块。

    入目所见一切都诠释着何为地狱。

    我,这里是哪个王八蛋的住的地方。

    说出这句话的原因是因为不远处的地方,有一个漆黑的城堡耸立再血海之中,一条白骨形成的道路直接延伸到墨荒面荹过滤]?

    [过滤]!吾的半身[过滤],汝终于来到这个封印之地了吗!来吧,来到吾的面前吧……吾……将赐予汝永恒的荣耀。

    再这轰鸣与天际的声音响起之时,天空万道红雷闪现,雷鸣电耀不绝于耳,底下血海无风自起,掀起一阵阵滔天浪潮,似乎都在衬托这个声音的威能与荣光。

    身处尸山血海之上,一言一举魔焰滔天,好一副被封印起来的败犬大魔王派头[过滤],还用吾汝这种落伍装13词语,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过滤]长在脸上而且一长就九根这样伟岸的人物。

    墨荒的淡淡言语让整个世界都停滞了一下,然后愤怒的咆哮从城堡中传来:不留口德的混蛋,过来,我要生撕了你,别想逃,没我允许你就终老再这个世界吧。

    那我就终老再这个世界吧,按照字面上的意思,我是你的半身?也就是你的另一半的意思?那好,我突然发现我喜欢上这里的风景打算长久居住在这里了,[过滤][过滤]……先搭房子吧,人类的大腿骨真是天生就适合用来搭房子[过滤]。

    墨荒从地上捡起两根大腿骨,然后开始琢磨起怎么开始用人骨来搭建房子了。

    城堡主人似乎突然觉得天空有两只乌鸦飞过,乌鸦叫到:傻瓜,傻瓜……

    混蛋,给我过来……

    随着愤怒的大喊,黑色城堡的大门蓦然打开,一股如同黑洞一般的吸力传出。

    墨荒发现自己毫无反抗能力的被吸了过去,似乎要报复他说的话,吸力特别的混乱无序,让墨荒再半空之中表演出数十种体[过滤]姿势才吸入那敞开的城堡大门之中。

    墨荒五肢投地面对面亲吻着大地母亲,任谁来个3600度前后空翻后再来个7200度无序左右翻滚,都会如同他一般的无力。

    呕呕呕……

    唱着变调咏鹅的墨荒[过滤]拭过嘴角边上秽物,抬头看着令自己如此悲惨的元凶。

    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容,但看起来却是如此的邪异与森严强势,穿着华丽黑红战袍铠甲,战铠四处突起的的猩红骨刺带着难掩的血腥之意,端坐再一个黄金龙骨王座之上,浑身都散发着天生地下唯我独尊的霸道气势,从这个幅散发着霸道气势的男人却被四面八方从虚空中延伸出来的锁链所穿透,将他牢固的钉死再原地。

    吾之半身哟……汝终于……

    邪异男子似乎想要来一个气势恢宏的开场白,但再墨荒无言的鄙视眼神之下声音渐低了起来。

    好吧,别不好意思,你把我带进来有什么事情,直说了吧,看着跟我一样的脸但却那么可怜,我心不忍[过滤]。顺便问下,你的真名叫做阳顶天还是叫做球千丈?

    邪异男子面色怪异,似乎再强忍着心中的情绪,但再墨荒眼中,邪异男子满脸都是我不生气,我不生气之类的意思,然后一字一句说了起来:我不叫阳顶天,也不叫球千丈,我的名字叫迪亚波罗,来自异世界的魔神,被封印之后放逐于无尽虚空之中来到了这个次元世界。

    [过滤][过滤],来历我知道了,被封印的异世界魔神,标准败犬魔王模版……别那样看着我,要知道我说的是事实[过滤],虽然不知道你再那里是被多少个勇者轮过了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勇誟过滤]庵址衔锢炊嗌俣际撬繹过滤],我是败于另外两位与我同等威能的魔神手中,但我一定会回去找到他们复仇的[过滤]。

    邪异男子说道这里,面容隐现怒色,再这怒色出现之时,墨荒只觉得周围的空间都仿佛被这怒气燃烧起来一般。

    好吧,我知道你的不甘,但又关我什么事呢,开始正题吧。

    被封印再这里之后,我分出一丝神魂外出转世,再冥冥中的灵魂牵连之下,你始终还是来到了我的面荹过滤]?

    我是你的一丝神魂转世,然后呢,我来到这里有什么用,帮你解除封印吗?

    现在的你还没办法帮我解除这个封印,但是只要你跟我签下契约,为我传播教义,那我重现之[过滤]不远了。

    墨荒点点头,表示了解,神情看不住赞同还是反对,只是略带好奇的说道:教义是什么?

    我是黑暗毁灭阵营的魔神,教义当然是杀戮与破坏,如果是荒[敏感词]的我也是能接受的。

    好教义,顺便问下,如果我不签契约会怎么样。

    永世的地狱业火将为了你而时刻燃烧着。

    邪异男子始终感觉有一丝不对,因为墨荒实在是太镇定了,那仿佛看戏一般的戏谑神情总让他覽过滤]墒煜さ哪吧校盟滩蛔⊙实剑耗敲锤嫠呶遥阍敢馇┒┢踉悸穑砍治业脑福形业牡溃焓粲谖业母嵫蚵跞胛业纳窆?

    让我考虑一下吧,这样吧,你放我出去,百来年之后我再来答复你吧。

    放肆,别以为我被封印再王座之上就奈何不了你,即使是我残存万分之一的力量,依然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无形的念力从邪异男子身上发出,念力化为强悍的冲击力将墨荒一下子轰飞,然后淡然的说道:感受到了吗,即使是我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力量,但还是你无法抗衡的存在。那么你的回答呢?

    回应他的是墨荒依旧倔强的眼光,即使一丝丝血迹从嘴角留下,但依旧没有低下高昂的头颅。

    你还记得吗,当[过滤]再教室之中你爆发出来的力量,那是我借用给你的力量,强大无比足以战胜一切的力量,难道你不怀念吗,有了这个力量,你可以做到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包括和你的若秋姐直接打破一切枷锁,双宿双飞过着你们梦想之中的[过滤]子。

    就在邪异男子看到墨荒出现一丝动摇,正打算加紧卖弄口舌的时候,一只手悄然无息的搭到了他的肩膀,一个慵懒的声音说道:好了,异侠[过滤],别再化身qb骗签约了,我不会成为魔法少女的。还有,你是不是暗黑破坏神玩多了[过滤],还迪亚波罗呢,另外两个魔神是不是叫巴尔和莫非斯托[过滤]。

    邪异男子回首,看到的赫然是墨荒,然后又回头,那个倔强的墨荒也满是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另外一个与自己无论衣着外貌乃至语气一模一样的人。

    你……是谁!

    虽然我也很想向一般反派一样向你详细解说一下,但如果你带着一脸莫名其妙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去死的话我会觉得更[过滤]的,所以[过滤]……老老实实的睡觉去吧。

    邪异男子似乎还想说着什么,但最后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觉得眼前一暗,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那个倔强的墨荒眼中看来,只见那个与自已一模一样男人轻笑着一挥手,然后自称迪亚波罗的邪神就这样变成了一个黑色晶石,然后那个男子把玩着手中的黑色晶石,淡然对着自己说了一句话:你也消失吧。

    墨荒看着消失掉的另外一个自己,神态满是寂寥,仰天长叹了一口气:人生还真是寂寞灿烂如烟花[过滤]。如果就这样结束,你答不答应[过滤]。

    你说呢?

    随着莫名的声音传来,城堡的一切无论是墙壁还是那失去主人的王座都开始如同水波一般荡漾起来,然后渐渐消散再虚空之中,再墨荒眼中,不止城堡中的一切,外面白骨堆积而成的大地,乌云血海都渐渐的如同雾气一般消散开来,周围渐渐变成了一片纯白的世界。

    放了他吧。

    莫名的话语听不出任何语气,只有浑然的苍凉和古朴与不可违逆的威严。

    墨荒拿出黑色的晶石,直接丢到半空之中,黑色晶石爆散开来,邪异男子出现再原地,神态迷茫的看着四周,然后仿佛再倾听着什么一般,然后暴怒之色从脸上升起:混账[过滤],我辛苦设计了很久的戏码[过滤],华丽的黑暗勇者和异世魔神的冒险故事[过滤],我花费了好几天才想出来的[过滤],就这样完蛋了[过滤]。

    分身,请注意你的发言,你的节[过滤]已经啪啪啪的掉了一地,这次你载的很彻底,如果不是我,你估计要被墨荒镇压到世界末[过滤]了,请在平[过滤]言行中注意补充人品值墨荒听着那苍凉古朴声音说出怪异的话语,心中却不自觉联想到耶稣下凡一开口就卖萌是不是也是这样崩坏的感觉。

    那么剩下来的事情就你们自己解决吧,要知道死界和人间侵蚀不能停止,理顺其中的因果业率已经牵扯了我很大的[过滤]力了。

    莫名声音说完之就再也没有出现,只留下墨荒和邪异男子面面相窥倍感无奈。

    过来喝茶吧。

    墨荒盘腿坐在地上,面前出现了凭空出现了一个矮脚茶几,上面摆了一壶茶两个杯子。然后对着邪异男子发出邀请。

    邪异男子依旧怒气未消,但还是坐到茶几面前,举起一个杯子直接倒入口中,喝了一口茶水之后就显得平綶过滤]诵矶啵缓笪实溃耗闶窃趺醋龅降摹?

    墨荒没有喝茶,把玩着茶杯,然后轻笑说道:[过滤],这个要从前几天说起了,前几天我发现了我记忆方面有异样,跟若秋姐的情况一样,脑海总是不自觉浮现出一些记忆画面,很凌乱……但这些记忆却让我由衷的感到熟悉,发自本能的熟悉,然后我不断追索着这些记忆,然后发现似乎是我再另外一个时空的人生,伪宅啃老族一个,乏善可陈,但却让我本能的认为这才是自己真正的记忆。

    顿了顿,然后墨荒继续说道:记忆的最后,就是自己对着有生之年是否能够完本的异侠发了个牢骚,然后就被一个神秘大能弄晕了,[过滤][过滤][过滤]……然后经过我深思熟虑的推敲研究推理之后得出结论,那就是我是你用以前还再另外一个时空中记忆形成出来的人格。

    邪异男子专心的听着,听完这句话,讶异的说道:就这些,推理的过程呢?不可能直接得出这样的结果的[过滤],按照常理来说,你就算相信这些记忆,也应该只是以为自己是灵魂穿越转生导致的一切的[过滤]。完全不可能想到我的存在的[过滤]。

    [过滤][过滤],原本我也是这样想的,后来我再想到那个大能有没有给我留下什么金手指,特别力量之类什么玩意的时候,体内的力量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我全面接管了,接下来你也应该猜得到的了吧,你再你和我之间建立了一个灵魂通道,用来偷窥我的内心思想的,但我也可以反过来窥探你的思想,刚好这几天你一边忙着推敲你所谓的剧本,一边要忙着去攻略龙女组合,就完全没有察觉你的记忆已经被我翻阅过了,所以[过滤],接下来的事情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发生了,你懂了吧。

    [过滤]!咦!就这样?

    [过滤],就这样,我还运用力量创建了一个镜像过滤人格,你后来所探知到的内心思想完全来自这个过滤人格,探查到的都是我想让你知道的,然后做好了一个大大的陷阱,再你剧本开始的第一个瞬间,你就输了,很简单是不是,很不甘心是不是。

    面对墨荒的恶意调笑,邪异男子面色变换万千,红黄蓝绿走马灯一般的变换着,然后大吼到:喂,你给我再想一个理由[过滤],要荡气回肠曲折离奇一点的[过滤],起码让我觉得我这次输的不冤[过滤]。

    啧啧啧,你的表情让我由衷的感到愉快[过滤],请保持这个情绪让我开心更久一点吧。这次你完蛋就完蛋再自己的粗心大意之中[过滤]。

    喂,说到底你也是我的一部分,来源于我过往记忆形成的人格,我从来没记得我以前有这么深的恶趣味和扭曲的性情的[过滤]。

    虽然说我们两个也只是人格不同之分,但我的性格和你差天共地[过滤],你这样满身邪异一眼看过去就不像好人的人和我这样的阳光开朗少年根本没办法相提并论[过滤]。

    好吧好吧,虽然原因过程和结果同样的悲剧,但我输了就是输了,请问你这个阳光少年以后打算怎么办,镇压我的话天界合本体不会答应,放着我不管的话你也知道,虽然主导权被你夺走了,但身体的正主始终还是我,只要一段时间,到时候我们两个人的处境只怕就要调转过来了。

    这个好办,你最初那个设想我就觉得相当合适。

    那个设想?你真的不留恋这一身足可称为无敌的力量?宁訹过滤]喜∷勒庋槐沧樱?

    留恋,怎么会不留恋呢,只是观看你记忆之中那些你所做的事情,过度放纵自己只会被吞噬这句话让我前所未有的深刻,而这句话,也许是你在塑造我人格的时候不自觉的加进去的吧,因为那是你最真实的写照。

    墨荒的话语似乎直指邪异男子的内心,只见邪异男子轻笑着,神态似有追忆和迷茫:过度的放纵,也许是吧,当初从一个一无是处的普通人,一下子成为所向无敌,可以为所欲为的的人,仅仅是一个瞬间,也许再那个时候我已经迷失了吧,本体也许已经摆脱了这种迷失,但我没有,回想起过往的记忆,除了不断[过滤]女性留下的记忆之外,我连自己名字都快想不起来了呢,我现在才想起来,我原本的名字叫做墨荒呢。

    你不是墨荒,你是异侠,只有我才是墨荒。

    是的,我是异侠,你是墨荒。

    相视强调各自身份的两人,都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笑的极其愉悦,邪异男子站了起来说道:身体暂时先让你用着吧,等过段时间忙完了就着手你这里的事情,在此之前你就和你的若秋姐好好过[过滤]子吧,那所学校也送给你吧,反正类似的学校全球各地我都有,连非洲都有三所,虽然我从来没去过。

    邪异男子朝着远处走去,渐渐消失再虚空之中,临消失之前,邪异男子回头问了一句:真的值得吗?

    你是异侠,你代表了本体和那位大能留下来的报复异侠的执念,而我是墨荒,我只代表我自己,我再这里找到了属于我的真爱,我愿意以人的身份陪着她经历生老病死然后一起消逝,其中得失有岂能用值得与否来衡量的。

    墨荒睁开双眼,看见的是叶若秋安详的睡颜,调整了一下臂弯的姿势,让叶若秋睡的更加舒适,嘴里轻轻喃着:我们一定可以实现那个梦想的……一起去实现……

    …………

    写在后面的话:叶若秋篇章自此完结,未尽之意再龙女篇中通过异侠去表达,其他的该怎么说呢!无语,[过滤]!对于这篇的评价只有无语两个词了!

    写的时候我是想着这个画面该有什么样的感觉,或是温馨或是[敏感词]靡或是各种情绪,先确定好脑海的画面和情感再码字,但写出来自己一看……那是什么玩意[过滤]……别扭无比,心中所想和写出来的东西感觉几乎差别太大。

    关于想要补完主角性格的想法,回头一看,连我自己也不一定看得懂晕所以应该算是失败了。

    作为[过滤]文穿越类威能无敌的主角,他的性格应该是怎么样的呢,从小人物一步登天之后,迷失再为所欲为的深渊中,再之中放纵着自我,再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已经看不到原来的自我了,大致上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我是想用墨荒这个属于主角没穿越之前的性格来反衬出主角现在的性格,最后通过两个人格选择和对话的差异来表达,最后却发现,笔力无能为力……是真的无能为力,想法是有,但场景却在脑海中架构不出来。

    虽然我也想过[过滤]文有必要写这些东西吗,不过一想到自己写的文嘛,自己高兴就好!

    ps1:错字病句纯属本人马大哈的原因,如果不影响阅读就放过去吧,如果

    影响重大提出来我修改一下ps2:其中有些地方明显掠过的原因是我不想一章飙到5w字去!那太无奈了,所以很多想法就不放进去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