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催眠小说合集 > 正文 第26章:肉慾的开端下

第26章:肉慾的开端下

    第26章:肉慾的开端下

    第叁节:天宫众女的再度登场结束掉痴女总裁这部片的拍摄之後,疲累不堪的林诗涵和思语回到了车上。

    涵奴妈妈,好累[过滤]……

    思语红扑扑的小脸蛋上带着未曾消去的[敏感词],身上的衣物依旧是那超短裙外带露腋装的粉红洋装,暴露异常的衣物将娇小稚嫩点缀的春光四[过滤],一上车就扑到林诗涵怀中,嘟囔了两句之後娇小的身躯再林诗涵怀諿过滤]傲肆斯埃坪跸胍罢乙桓龊鲜实奈恢盟跻话恪?

    谁叫你玩的那麽疯呢……睡一会吧,等到了之後妈妈叫你。还有,要先把衣服脱了,不然可是会感冒的哦……

    林诗涵一脸慈爱的看着自己女儿用温柔的话语说着,同时纤手游譡过滤]加锷砩弦蛭鏪敏感词]而湿漉漉的粉红洋装脱下来,脱下来之後思语残留着大量痕迹的稚嫩酮体让林诗涵一阵怜惜。

    娟心和小美被主人爸爸大[过滤]开苞的时候叫声实在太可爱了,思语忍不住想要多欺负她们一下嘛……我要枕着妈妈的大[过滤]睡觉,妈妈的大[过滤]好香,香喷喷的奶香……思语最喜欢了……

    林诗涵温柔的爱抚过思语的身子,让思语发出如同小猫呼呼的可爱叫声,眷恋的注视了思语疲累的容颜一会之後,林诗涵也将自己身上湿润至腫过滤]⒉豢暗囊路严拢偈蹦概饺艘凰坎还遥蛑子褚话愕耐逵∽懦荡巴庀ρ粝脊猓鹤哦说墓庠巍?

    主人……我们现在是回家吗?

    林诗涵带着温馨慈爱的笑容,将思语的头按到自己的豪[敏感词]之中,轻抚着稚嫩的粉背,用温和的节拍哄着思语入睡,然後回头看向坐在坐在对面的我说道。

    我由衷的赞叹着眼前的画面,即使一丝不挂而且身上到处都是被我凌虐过的痕迹,但在林诗涵玉容之上的母性光辉之下,怀抱赤[过滤]女儿入睡的她看起来覽过滤]上@盎硪话愕奈栏校郲过滤]性感而不显[敏感词]秽。

    但越是美丽,心中漆黑的慾火越是旺盛,让我总是忍不住要玷污这些美感。

    涵奴,抱着思语过来我的身边……

    闻言之後,看着面前男子充满着邪恶慾望的双眼,林诗涵知道自己又要遭受到新一轮的[敏感词]戏,玉容媚红宛如天际红霞,抚媚动人至极,轻柔的抱着思语坐到我的身边。

    林诗涵赤[过滤]完美无暇的娇躯近在咫砙过滤]派诵钠⒌挠南悖琜过滤]来不断的的让林诗涵一举一动都带着抚媚诱人至极的芳华,神采已经不见最初之时的苍白柔弱,而是完全回复到身体最健康时的动人靓丽,处处尽显绝代丽人的风姿。

    伸手搂住林诗涵,不急着急色的扑到这个绝色丽人,而是用手抚弄感受着林诗涵的每一寸肌肤,母女两紧贴的肌肤更是我的最爱,因为手心手背可以同时感受到熟妇和稚嫩两种美好但却截然不同的娇嫩肌肤。

    涵奴,最近肚子里的小宝宝怎麽样了[过滤]。

    林诗涵依偎再我怀中,神情娇媚柔顺,现在身体极度敏感的她仅仅是抚摸都能让她感到不小的刺激,微闭美目发出娇喘,因为她知道抱着她的男子最喜欢看到她这样的神情了,手一直轻拍着思语的粉背帮其入肹过滤]秸饩湮驶爸岫魃晕⑼A艘幌拢会峒绦崤模萌崴车挠锏骰卮鹚档溃涸僦魅说腫过滤]培养之下,我和思语肚子里的孩子都很健康呢,我似乎都还能感受到孩子再踢我呢……

    柔顺的语调,柔媚的神情,低下的眼帘却遮掩住了美眸中的复杂感情,和亲身女儿怀上同一个男人的孩子,其中伦理道德就让她心中挣扎了许久,更遑论自己心知肚子里那个与其说是孩子,不如说是培育中的性玩具。而面前这个男子也完全不是再在意孩子,只是大着肚子的自己和思语会让他更有[敏感词]虐的兴趣而已。

    现在孩子还不够大呢,要再你们和大明的婚礼之前让你和思语挺着如同十月怀胎一样的肚子,看来我还需要努力一下呢。

    满怀恶意的话语让林诗涵陷入一阵沉默,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但每一次听到那个[敏感词]邪无比的婚礼构想,一股由衷的寒意和颤抖总会涌起,因为那代表着自己和王大明现在这种关系将会永为现实,但同时也覽过滤]杉辈豢赡偷钠诖傩闹邪蛋祷叵熳牛蛭媲暗哪凶哟鹩倩槔竦氖焙颍嵛退加镒啪傩幸怀√厥獾幕槔瘢吹藿崴悄概涞男鹿叵怠?

    一想到这里,忍不住看向思语迷迷糊糊徘徊再半梦游状态的小脸蛋,情不自禁的加紧搂住了思语,只要一想到这里,寒意和颤抖就会褪去,只留下略带期待的淡然。

    [过滤]……主人的所有[过滤],我和思语都会用[过滤]好好接着,争取让肚子里的孩子吃主人的[过滤]吃的饱饱的。

    涵奴越来越会说话了,记得刚开始的时候说这些话还会很羞涩呢,如果不威胁你的话你还说不出口,没想到现在那麽自然就说出口了[过滤]。

    林诗涵维持着柔顺媚笑说道:那是因为主人的大[过滤]实在太厉害了,我和思语都被主人的大[过滤]彻底征服了呢,已经变成没有主人[过滤]就活不下去的女人了,所以再主人面前,不需要羞耻也不需要自尊。

    我看着如此柔顺的林诗涵,邪笑说道:思语……你觉得你的涵奴妈妈唱摇篮曲哄你睡觉,还是用呻吟声哄你睡觉好[过滤]。

    思语迷糊的躺在林诗涵的豪[敏感词]之上,柔软至极的[敏感词]肉成为她喜欢无比的枕头,听见我的问话,迷糊的揉了揉眼睛,本能的回答到:呻吟声好……听着妈妈被爸爸主人用大[过滤]到死去活来,思语就觉得睡的特别舒服呢……

    涵奴,你听到你的思语宝贝是怎麽说的拉……

    林诗涵看着自己女儿的时候,嘴角不再是单纯的媚笑,而是发自内心不可自抑的慈祥眷恋笑容,说道:好……妈妈叫给你听……

    林诗涵就这样抱着思语,然後直接轻抬,跨坐到我腿上,熟练的将我高耸的[过滤]吞入肉[过滤]之中,然後带着轻柔的节奏上下起伏着。

    [过滤]……[过滤]……好棒……主人的大[过滤]实在太粗了……[过滤]的涵奴快要受不了了……

    激情的呻吟,却用温柔慈爱的腔调哼出,一边上下起伏还轻拍着思语的粉背,看到思语再自己不断上下浮动摇晃的豪[敏感词]摩[过滤]下露出甜美幸福的笑意,林诗涵也轻笑起来,更加投入到这样[敏感词]靡举动之中,哼声中带着无尽的爱意。

    虽然林诗涵绝美的酮体依旧让我得到无比的享受,但我更享受的是林诗涵的温柔蜜爱的表情。

    窗外的风景不住的飞速後移,紧闭的车窗紧锁着车内的春情,无人知晓在令人羡慕不已的豪车之中,发生着这样[敏感词]靡的一幕。

    等豪车停下之後,琉璃姐妹先从驾驶座下车,走到後座开打车门,林诗涵优雅移步,走下车来。

    主人……这里是哪里[过滤]……

    林诗涵向我低语着,眼波如雾玉容绯红,因为林诗涵赫然一丝不挂,浑身只穿着一对黑色的高跟鞋,抱着同样赤[过滤]的思语缓缓走下车。

    被抱在怀中依然酣睡中的思语用母亲的豪[敏感词]作为枕头,睡的无比的香甜。

    下车之後,被风一吹,林诗涵感到下身一阵冰凉滑腻,那是刚刚被[过滤]入体内的[过滤]正缓缓流出的触感,浑身都被羞涩所带来的火热感所占据着。

    这里是你的好姐妹水无痕今天晚上要给我们举行私人演唱会的地方[过滤]……

    林诗涵举目望去,一栋豪华奢侈的宫殿栋立再眼前,尊贵华丽但却不试内蕴贵气的宫殿群落让林诗涵疑惑无比,虽然刚才再车内进行着[敏感词]戏,但也依稀记得车行驶的方向也不过是偏远的郊区,怎麽会来到这样一个听都没听说过的豪宅之中呢。

    但无暇多想,因为再我的命令之下,林诗涵抱着思语紧随着我走进这个宫殿之中。

    浑身赤[过滤],还有怀中的女儿也一样的赤[过滤],胯下还流淌着男人的[过滤],却走向未知的地方,一想到不一会就会有人看见自己母女赤[过滤]的身体,那股屈辱[敏感词]靡火热的感觉就仿佛要将自己焚烧一空一般的激烈。

    我看着旁边因为暴露而尽显娇羞美态的林诗涵,嘴角带着肆无忌惮的[敏感词]笑,一手绕过林诗涵背後,一手擒住那豪[敏感词],一边走一边搓揉起来。

    再我的恶意作弄之下,林诗涵的[敏感词]尖不停的扫过思语的脸,硬的仿佛的石子一般的[敏感词]尖扫过的感觉让思语从酣睡中醒来,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只在自己母亲胸前搓揉着的手。

    思语嘴角带着调皮的笑意,张嘴把林诗涵的[敏感词]尖含进口中,然後仔细的舔弄起来。

    [过滤][过滤]……思语真调皮……一醒来就让妈妈耐受……别那麽大力……还在走路了……把我弄到没力让後把你摔下来可别怪妈妈没说哦……[过滤][过滤]……别咬……

    语气虽然是说教,但隐隐带着叁分撒娇,林诗涵专注的看着女儿调皮的容颜,忍不住轻拍了思语的小[过滤]几下,而回应回来的是思语更加大力的擒咬含弄……

    就在此时,一个女声响起:性奴梦无涯……参见伟大的主……

    林诗涵惊觉看去,不知道什麽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美丽至极的女子。

    宫装发髻,雪肤美眸,五官神采动人靓丽非常,言行举止都有着难掩的高贵和飘渺若仙的风姿,身上穿着裙摆拖地,风姿华丽的宫装,更是衬托的她美丽异常。

    微微矮身行了个礼之後,梦无涯对着一直打量自己的林诗涵说道:诗涵,你忘记我了吗?八年前我们还见过几面呢……还没想起来吗?来自天宫天界的天女哦。

    再提示之下,林诗涵恍惚了一下,再我力量作用之下被封锁的记忆又再度破封,与梦无涯相遇数面的记忆立刻浮上心头。

    是你?华阳郡主……梦无涯?我……

    再曾经见过数面的人面前,林诗涵忍不住尴尬起来,因为她现在的模样[敏感词]艳非常。

    不用尴尬,你现在可是很美哦,再伟大的主面前,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展露奉献出来……这是无盵过滤]返氖虑槟亍?

    听到这话,林诗涵心中感到一阵怪异,仔细看去,只见到梦无涯玉容之上一片理所当然的神情,眼神看到自己和思语身上也只有赞叹之色,完全没有任何看见自己赤身[过滤]体胯下还流着男人[过滤]时应该有的鄙视和不屑。

    看到这样的情景,我笑着说道:涵奴,你不用多想了……这座宫殿中所有的女人,通通是我的後宫一员……当然包括你面前的梦无涯。

    但……但梦无涯不是天界中的仙女吗……怎麽会……

    回答林诗涵的是梦无涯,只见她媚然一笑,笑的无比的荣幸和自豪:那是因为主人已经彻底征服了天界,现在天界所有的一切通通都属于主人的,当然也包括我们这些天女,现在整个天界共计数百万的天女,全部都是主人後宫中的一员,为主人奉献出自己所有的一荹过滤]┲魅讼砝炙谩?

    哇哇……主人爸爸好厉害[过滤]……有那麽多後宫……数百万是多少[过滤]妈妈?

    思语童稚的惊呼话语再怀中响起,林诗涵还没说话,梦无涯就说道:你就是思语吧,比录像上可爱许多呢……我们所有的天女都认识你的哦……

    无涯姐姐,为什麽都认识我呢?

    那是因为……所有天女必须一天[过滤]九次,每次[过滤]的时候都要看着你们的被主人玩时的录像来[过滤]呢……王君怡,御堂美幸,我们所有人都认识的哦,尤其是小思语你被主人神圣的大[过滤]穿处女膜的那段,更是我们[过滤]的首选哦……

    林诗涵听着梦无涯用一本正经的语调说出这样的话语,蓦然感到一股刻骨的寒意再体内徘徊着,而思语只是挣大眼睛,惊讶到不知道说什麽好。

    无涯,一会再慢慢为她们两个解说吧,我们先进去吧……

    是的主人……

    梦无涯闻言之後,轻拍了两下手,这次林诗涵才看清楚,虚空之中仿佛水波一般的荡漾起来,然後两个女子从虚空之中走出。

    两个女子各具美丽特点,但共同的就是属于一流美女,而且气质相似,都是一样飘渺无痕高贵雍容的天女气质。

    两女全部都只穿着白丝肚兜,白丝肚兜再[敏感词]头的地方挖了两个大洞,粉红娇嫩的[敏感词]头就伸出白色的肚兜之外,更让林诗涵侧目的是,每个[敏感词]头上都被一条银白细小的锁链穿过,链子上连接着两个叁角形的圆环,下身穿着白沙半透明超短裙,短到几乎就只能遮盖翘臀,纤白脖子之上带着一个铜制项圈。

    中级肉玩具舞夜、娆星、参见伟大的主人……参见高级性奴梦无涯大人……参见林诗涵和思语小姐……

    两女一出现,就直接跪倒再地上,用激动的语调大声说道。

    诗涵,思语,主人的後宫分为四个等级,分别是最低贱的肉玩綶过滤]浯问悄感螅会崾切耘钺岵攀浅枧俗罡呒兜某枧燃吨猓溆嗟娜龅燃抖挤治咧械腿龅荡危胱先グ伞槐咦咭槐咴傥忝墙馑蛋伞?

    两女行完礼之後,翻身四肢着地,趴伏在地上,面对梦无涯的邀请,林诗涵和思语都是一阵莫名其妙。

    梦无涯娇笑着,看到林诗涵和思语不知所措的模样,莲步轻移为她们做了个示范,只见梦无涯跨坐再趴伏再地上的肉玩具天女背上,天女四肢用力撑起身子,梦无涯将双脚踩在那吊在肉玩具天女[敏感词]头之上的叁角形铜环之上,然後大力的拍了一下包裹再白丝短裙之下的翘臀,说道:走。

    顿时那个天女四肢着地,如同狗一样的行动起来,驮着梦无涯绕着周围走了几步。

    看,就是这样……再主人的後宫之中,代步不需要自己譡过滤]恍枰锍苏庑┫录娜馔婢呔秃昧恕?

    林诗涵看着容貌身材都属于极品美女的天女,再这里只能成为用以骑乘代步的工綶过滤]挂涣橙傩腋咝说纳袂椋闹泻庠嚼丛绞ⅲ词瓜衷谒约阂猜俾湮飧瞿腥说男耘创永匆裁幌牍飧鍪澜缟匣褂腥绱嗽闾E缘姆椒ā?

    而对比起林诗涵心中的不安与心寒,思语从林诗涵怀中跳下,高兴无比兴致勃勃的学着梦无涯,跨坐到一个天女身上。

    哇……好好玩[过滤]……

    思语小姐,第一次骑乘这些肉玩綶过滤]乓仍倌橇礁鼋诺派吓叮庑┢锍擞玫娜馔婢弑匦胧岢伤砦脖瑁褪欠奖阌檬掷醋プ∷峭贩ⅲ庑┱庋挪蝗菀姿さ古丁甙桑鹑弥魅司玫取?

    梦无涯走下来,胯下那个天女立刻趴伏再地,等候着林诗涵骑乘上来。

    林诗涵艰难的笑了一下,学着梦无涯的动作跨坐了上去,跨坐上去之後,只感到跨股之间一边滑腻,那是属于天女粉嫩滑腻的背部的触感,双脚放到那叁角形脚蹬之上,重量的力量立刻将胯下天女的[敏感词]尖拉的极长,让她发出嘤咛的闷哼。

    好有趣[过滤]……左走……右走……

    林诗涵看去,只见到思语正跨坐再另外一名天女背上,双手抓住天女的两个马尾,兴致勃勃的左右拉拽着天女的头发来指挥前进方向,而胯下天女也异常合作,任由思语笨拙乃至恶意作弄的指挥。

    妈妈,妈妈……你看,这些肉玩具好有趣,也好笨[过滤],居然就自己撞上去了……

    再思语胡乱乃至恶意的指挥之下,那个天女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的乱撞,甚至再思语的命令之下,一头装上了旁边的大树之上。

    思语……不能这样做……

    诗涵,没事的,就让思语小姐好好玩一下吧,这些天女可是很守天女礼仪的哦,作为骑乘肉玩具的时候,哪怕前路是刀山火海万丈深渊,只要骑在背上的人的命令,绝对不会犹豫的,而且这些只是最低贱的肉玩具而已,玩坏了也没事,哪怕死了也只是灵魂回归从塑,一个月不到就会重新复活的了。

    用一脸无所谓的神情,梦无涯说出了这两个天女的命运,而天女们也丝毫没有意见,而是荣幸至极的点了点头,示意梦无涯说的没错。

    即使林诗涵心里再难以接受,也觉得自己无法多说什麽。

    看到林诗涵和思语都骑上天女之後,梦无涯走到我的面前,然後缓缓跪下说道:主人,请容许我充当您这次的移动坐骑。

    好的……

    听到我的应诺之後,梦无涯高兴无比的笑了起来,站直了身体,解开了自己的华丽宫装,没有如同那两个天女一般的白丝肚兜和短裙,而是宫装之下一丝不挂,尽显自己动人的酮体,然後拿出两个脚蹬[敏感词]环,然後扣穿在自己双[敏感词]之上,最後趴伏再地上。

    梦无涯已经准备好了,请主人上坐……

    我跨坐上去,梦无涯感受到背後的重量,还有因为被踩着的脚蹬[敏感词]环带来的重量感,浑身都激动起来,雪白细腻的几乎飞速的染上一阵粉红。

    涵奴,我的後宫怎麽样,一会还可以看见其他你熟悉的人哦……期待吗?

    熟悉的人吗……

    林诗涵看着身材曲线优美不下于自己的梦无涯,四肢着地再地上爬动,一双白嫩美[敏感词]再脚蹬[敏感词]环的作用下被拉长左右乱晃,肥腻雪臀左右轻摇,她无法想象自己还有什麽样熟悉的人已经成为梦无涯这个样子了。

    你很在意这些骑乘工具的事情吗?那无涯你为涵奴解说一下吧……毕竟等过段时间你和王大明结完婚之後,就要永远的住在我的後宫之中了。

    梦无涯闻言之後,一边爬动着,一边说道:要成为骑乘肉玩綶过滤]紫缺匦胩粞√逄顺さ奶炫蛭绻人植还怀さ幕澳瞧锲鹄床皇翘娣染E龅降厣希褂芯褪潜匦爰》艋迤恋奶炫庋プ先ゲ啪醯檬娣钺崾峭尾吭不掏危庋拇蚱鹄床庞惺指校比槐匦胗泻玫奶辶Γ蛭笫侵魅嘶蛘叱枧燃兜拇笕嗣窍不兑槐咂锍俗湃馔婢咭槐咴偃馔婢弑成铣栊移渌炫?

    当然还有很多礼仪上的问题,无论神态举止,都有很多的要求,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之後,这些肉玩具们才能胜任这份工作呢。

    林诗涵沉默无语,倒是思语饶有兴趣的询问起梦无涯这些事情,我看着这一幕,带着邪笑说道:无涯,你身为天女的礼仪总管,你觉得涵奴能胜任肉玩具该完成的事情吗?

    主人,诗涵容貌绝丽,身材完美,尤其是有那麽一对无比[敏感词]贱会喷奶的大[过滤],无论是要成为骑乘工具还是肉床肉垫其他的东西……都会非常优秀的哦,当然还必须经过我一段时间的礼仪训练才行……

    林诗涵闻言之後,一想到自己将会成为这样供人骑乘的下贱模样,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虽然口中说自己已经抛弃了尊严,但这样的玩弄还是让她感到冷颤。

    面对我邪恶玩味的眼神,林诗涵低下头默然不语一会,然後抬头媚笑说道:主人,如果有需要,我会努力的。

    虽然眼神依旧复杂,但笑容中却带着叁分认命一般的淡然,嘴角轻笑尽显[敏感词]魅风情和诱惑。

    昔[过滤]冰清玉洁的天之骄女,这个世界的女主角,已经完完全全对于此刻自己性奴的命运认命了。

    叁个如同母狗一般再地上爬行的美女,驮着林诗涵母女和此宫之主,缓缓的走在这奢华的宫殿之中。

    当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梦无涯说道:再者房间里面,天女们正在进行自己每天必须完成的功课,有兴趣看看吗?

    有……

    回答的是思语,来到这里之後,一脸好奇之色就从没褪去,她从没想过居然还有那麽禰过滤]耸鞘粲谧约喊职种魅说尼峁?

    房门悄然无声的打开,一阵莺莺燕燕动听不已的呻吟声传出。

    林诗涵望去,然後面色娇红,忍不住害羞起来。

    宽广阔大的一个房间,房间中并没有太多的摆设,只有地上铺着一张软垫,四周墙壁连同天花板之上都挂着超大屏幕。

    数十位天女衣衫不整,近乎赤[过滤],正做着无比[敏感词]秽的事情。

    只见其中两个天女几乎完全赤[过滤],只有胯下有一小片布条遮掩私处,正相拥而吻,激吻的同时互相用玉[敏感词]研磨,拥吻一会,两女双双瘫软再垫子之上,双手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然後又有天女加入了这场[敏感词]戏,一名天女将头埋入其胯下,用[过滤]舔吻其[过滤],同时自己纤手放置自己胯下,进行着手[敏感词]。

    入目所见,尽是[敏感词]靡之极的一幕,更让林诗涵觉得害羞的是,屏幕上放映的是自己和美幸,用打桩机姿势帮女儿思语开苞的那一幕。

    所有的天女在互相抚慰的时候,总是一边入神的看着屏幕,一边做着种种[敏感词]乱的事情。

    屏幕中思语稚嫩的痛哭用超高分贝响彻在房间之中,随着录像到达,所有的天女愈发激情起来。

    哇……妈妈,好刺激[过滤]……好多好多姐姐再看着思语被主人爸爸开苞的录像在爱爱呢。

    数十名美女的[敏感词]乱派对,让思语情不自禁的发出惊呼,然後不自觉的将手放到自己无毛嫩[过滤]处缓缓摩[过滤]起来。

    听到思语的惊呼,房内的天女全部都停下手,然後不顾自己下身全都是湿漉漉还在滴水就翻身跪下,大声说道:参见伟大的主人,……参见林诗涵,思语小姐……参见高级性奴礼仪总管梦无涯大人。

    声音娇媚,还带着刚才互相抚慰时未曾消退的春意,连林诗涵听到这些声音,都忍不住胯下一热,似有阴火缭烧一般。

    走吧,以後有的是机会看。

    我带着邪恶的笑容,看着林诗涵和思语,母亲玉容略显筹措,似有不安,而思语却一脸的兴奋和期待。

    由梦无涯为首的母畜坐骑一路前行,来到宫殿的深处,在一座古色古香的奢华大门前停了下来,说道:主人,已经到了,娘娘们都在里面。

    当门打开之後,入目景色恍如如同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金黄色的沙滩,碧蓝的海洋,还有同样碧蓝的天空,棕榈树随着海风舒展者枝叶。

    林诗涵无暇细看风景,所有的注意力全被里面一个人所吸引,喃喃的说道:侍剑……大姐……

    语气恍惚,带着追忆的呢喃。

    金黄蟍过滤]车暮L仓希烂沧松圆谎飞诹质睦鋈苏迫坏穆剑烈獾南硎茏藕7绾脱艄猓防贾窬崭饔杏帕拥钠嗜菝参夥教斓卮戳宋奚系拿谰[过滤]?

    此时听见林诗涵的喃喃低语,一个身穿深红宫装,有着妖艳红瞳的女子回过头,笑着说道:哟,诗涵,好多年没见了呢,亏你还记得我呢。

    我怎麽会忘记呢……

    一旦见面,林诗涵脑海中被封锁的记忆剧烈的波动起来,再我的推波助澜之下,关于侍剑的记忆飞快的回到林诗涵记忆之中。

    看见亦师亦友,感情深厚的侍剑,林诗涵忍不住想要上前两步说些什麽,但下一瞬间反应过来,自己浑身赤[过滤],极为[敏感词]靡的骑在一个同样赤[过滤]的美女坐骑上。

    极大的羞意涌上心头,让林诗涵不自觉的一手环抱胸前一手遮盖下身,玉容煞白樱唇颤抖。

    侍剑看着林诗涵娇羞的举动,那再一手环抱之下显得更加壮阔的豪[敏感词],妖艳的容颜上闪过一丝嘲弄,嘴角带笑说道:诗涵,你现在的摸样真美,真符合你那贱妾的身份。尤其是那双会喷奶的大[过滤]……一会要好好的玩一下……

    侍剑姐……怎麽……

    侍剑毫不留情的嘲弄让林诗涵一阵眩晕,刚见面时侍剑红衣妖艳的摸样已经让她颇为惊奇,只是久别再见的激动冲动了这份疑惑,现在再侍剑的话语之下,一股陌生感涌上心头。

    嘻嘻……主人……好想你[过滤]……

    侍剑的视线从一脸不可置信的林诗涵身上离开,转到那骑在梦无涯身上的男子,顿时发出一身娇媚入骨的撒娇声,然後[敏感词]燕投林一般的向其扑去。

    我一把搂住侍剑,邪笑问道:怎麽,才离开多久……就那麽想我了……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侍剑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神情妖艳如罂粟般的诱人,口中吐出引人堕落的诱惑话语:谁叫我们都是没有了主人就活不下去的女奴呢,而且看着主人再林家大宅里每天那麽宠幸诗涵这个贱妾,我们嫉妒了嘛……

    是吗手直接撩开侍剑的红色宫装裙摆,滑嫩无比的修长双腿,和那湿润不堪的玉户被我一手把握,侍剑媚眼如丝的娇哼了两声,轻轻分开让主人的手可以更加深入的抚摸。

    林诗涵在旁看着这个满脸妖媚之色,眼波中尽是无尽慾望渴求之色的侍剑,怎麽也没办法跟记忆中那个大咧咧,直[过滤]的侍剑联系再一起。

    好了先下来把,有的是时间让你们这群满足的时候,今天的主角是诗涵和思语呢。

    重重的捏了一把侍剑不住滴落[敏感词]水的[过滤],快美难耐的侍剑柔顺的从我身上下来,然後转头看向思语说道:你就是思语是吧……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呢……过来,让姐姐好好看看你。

    思语刚开始还有叁分对于陌生人的戒备,但看到侍剑那[敏感词]媚无比的撒娇摸样,与美幸和王君怡如出一辙的感觉立刻让思语心中多了一股熟悉感,听见侍剑的召唤之下,从天女坐骑上蹦了下来,朝着侍剑跑过去。

    姐姐……姐姐……你叫侍剑姐姐是吗,你也是主人爸爸的女奴吗?

    思语真聪明,今天才九岁是吧。这一对跟你妈妈一样[敏感词]贱的大[过滤]实在是太漂亮了,让姐姐好好摸一摸。

    侍剑缓缓抱住思语亲昵的说道,双手绕道思语胸前,擒住那对不断晃动的巨[敏感词],然後细细的搓磨起来,一边摸侍剑一边还发出赞叹的声音。

    思语没有反抗,而是直接躺倒侍剑怀,红润着小脸发出低声呻吟,在家中的时候,王君怡和美幸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像这样把她抱在怀中摸她的[过滤],所以思语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敏感词]靡抚弄。

    摸了一会之後,侍剑抱着瘫软在自己怀中的思语,指尖滑过思语稚嫩的性器,捻起两丝银白水蟍过滤]会岱湃胱熘凶邢钙肺镀鹄础?

    诗涵,你女儿的[敏感词]水味道真是好吃……嘻嘻……不知道你现在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味道是不是也那麽好呢。

    林诗涵看着这个容貌熟悉,言行气质截然不同的侍剑,女儿思语躺在别人怀中娇喘的摸样让她心中升起一股嫉妒之感,一时间不知道说什麽好。

    看到林诗涵没有说话,神色带着叁分嫉妒之意,侍剑嘴角的媚笑立刻消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冷意。

    侍剑纤手朝着诗涵一招,一股绝大的吸力从侍剑手中迸发,林诗涵立刻如同狂风中的小草一般,身不由己的被吸了过去。

    当林诗涵回过神来之後,已经发现侍剑的纤手紧掐再自己脖子之上,林诗涵立刻觉得呼吸困难,只见侍剑冷然的说道:诗涵,就让我这个做大姐的告诉你吧,你呢,再主人的後宫所有的女奴之中,你的地位是最低贱的,就算是那些肉玩具等级的天女也比你高贵,所以呢……面对我们这些高级女奴,主人身边的爱宠,你要时时刻刻保持谦卑,知道了吗?

    妖艳的红瞳之中满是恶意的嘲弄,玉容冰冷不见一丝暖意,侍剑说完这番话之後松开了手,任由林诗涵不断的咳嗽喘气,豪[敏感词]剧烈的起伏泛起一阵阵肉光四溅的[敏感词]波,等一会之後,林诗涵不可置信的看着侍剑问道:侍剑姐……怎麽会这样的……

    谁叫你是王大明的女人呢……

    玩味的话语带着冰冷的恶意,让林诗涵有种不寒而栗的颤抖感觉,心中寒意作用之下,林诗涵本能的寻找着帮助,然後回头看向那个依旧骑着梦无涯的邪异男子。

    我看着惊慌失措到花容失色的林诗涵,看来侍剑的一改往昔的言行举止让她大感震惊,我邪笑说道:嘛……涵奴,你就好好的适应一下把,先跟你的姐妹们打个招呼把。

    看到林诗涵开始渐渐适应奉美幸和王君怡为大姐,自己作贱妾的[敏感词]慾生活之後,扭曲漆黑慾望愈发壮大的我期待着林诗涵更加痛苦堕落的美丽神情,只有这样,心中的饥渴才有一丝的满足。

    嘻嘻,诗涵来吧,打个招呼吧,向你在林家中向美幸她们做的一样。

    侍剑妖媚的笑着,红瞳带着异样的压迫感,林诗涵恍惚挣扎了一会,紧咬贝齿定定的看着侍剑,看着那无情冰冷的妖媚红瞳,嘲弄,冰冷,带着满满的恶意,林诗涵从中看不到任何一丝熟悉的暖意。

    侍剑姐……你怎麽会变成这样的呢……

    记忆中的印象和现实侍剑的摸样狂烈的冲突再一起,林诗涵忍不住发出呼唤,却换回侍剑恶意更盛的媚笑话语:看来必须教训一下你,才能让你认清楚这个事实呢。

    侍剑手指临空滑动,玄奥的符文泛着幽光化作绳索直接捆上林诗涵的四肢,将她呈大字型捆绑再虚空之中,红舌轻舔艳唇,侍剑发出妖媚之极的笑声朝着林诗涵走了过去。

    小思语过来。

    侍剑姐姐,你要怎麽教训涵奴妈妈[过滤]。美幸妈妈也很喜欢这样教训涵奴的呢。

    思语饶有兴趣的问道,虽然气质神情依旧带着童真,但语气却带着从骨子中透发的[敏感词]媚。

    先不急,姐姐先给小思语你介绍一下诸位妹妹们吧。

    侍剑妖娆一笑,轻抱着思语,然後手指着再旁向我见礼之後就轻笑不语的诸位丽人:那个是我的妈妈希利亚,我们的主人最喜欢的就是将母女花同时弄上床,然後用一边玩弄一边欣赏母女两同时时的媚态了。

    一个面容与侍剑有着六分相似,黑发黑瞳却是同样绝美无暇,气质更显梦幻更显成熟诱人的女子露出和蔼的笑容说道:小思语你好,我们都是主人的性奴,所以大家直接姐妹相称就好了。毕竟我们以後肚子里的孩子都是属于主人的性奴,等长大之後主人还要让这些性奴女儿们继续怀孕呢,所以辈分在主人的後宫之中,只需要计算母女就好了。

    说着[敏感词]靡邪恶的话语,神色却显得一片天真烂漫,明眸中一片赤子之色,似是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正常无比的一般。

    希利亚说完之後,微微看向侍剑,略带迷茫的问道:女儿,是这样的吧,不知道为什麽,你教我的东西我老是觉得很容易忘记呢。

    妈妈,是这样的没错,听我的就好了。

    然後呢,这个是秋月姐姐……

    秋月容貌不能算绝丽,但却让人感到由衷的亲切,仿佛是自己青梅竹马的邻家小妹一般,直入心扉亲切感越是注视她就越是让人觉得她的美式无法无视的。

    此刻秋月嘴角带着轻笑,但双眸中却带着诡异之色,那是看见自己大仇人就在眼前,而自己就快可以大仇得报一般的快慰。

    思语妹妹,很高兴见到你,以後我会好好的……好好地……照顾你还有你的妈妈林诗涵……当然……还有王大明……

    轻柔低语,却带着无法忽视的冰冷恶意,思语不自觉的抖了一下,缩到侍剑怀中,小心翼翼的探头出来注视着这个让她感到很不详的姐姐。

    被吊在空中的林诗涵,往昔的记忆再见到侍剑之後,仿佛是被放开的洪水一般,不断的泛滥而起,秋月的身影顿时在林诗涵脑海中闪过,八年前暗恋自己丈夫王大明,没有等到结果就迎来惨死的女孩,当时自己还悲伤中感到一丝庆幸,没想到此时秋月居然活生生的再度出现在眼荹过滤]?

    同时秋月话语中的那股恶意,比起侍剑的嘲弄恶意,更加让林诗涵觉得不安。

    林诗涵怎麽也没办法想到,眼前的秋月,记忆已经被篡改过,王大明已经从暗恋的的对象变成了恨不得千刀万剐的仇人。

    然後呢,这叁个姐姐是我亲身父亲,天帝後宫中的叁位正宫娘娘,芸娘,瑶姬,还有就是掌管後宫的天後娘娘素心了,不过嘛,素心身为天後娘娘的事情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侍剑轻抚着思语稚嫩的粉背,平复着思语心中因为秋月而带来的不安,然後继续介绍到。

    芸娘容颜稚嫩纯真,胸前弹丸丝毫不弱于林诗涵被改造过後所拥有的豪[敏感词],微微走动间都会让没有穿戴任何内衣的硕大胸脯都会泛起一阵阵[敏感词]波,将华丽雪白的天女宫装撑起一个异常吸引人的曲蟍过滤]醋磐凶磐站轠敏感词]的思语,露出了一个万分高兴的笑容说道:思语妹妹你好,我就是芸娘,不过那也是身为天帝陛下後宫妃子中的称呼了,陛下那个负心人跑了,幸好有主人收留我们这些下贱的婊子,开发我们[过滤]的本性,所以现在你可以叫我芸奴姐姐哦,姐姐我武功很厉害哦,现在天界军事方面的事情,就由我总管,不过这些也是琐事呢……姐姐我最自豪的事情那就是我身为主人专属坐骑的身份哦……我可是主人後宫之中最好的骑乘坐骑呢。思语我看你也很有天分哦,以後我会好好的教你怎麽去作为主人的骑乘坐骑的了。

    芸娘说完,用力的拍了拍胸口来加强自己说话的信服力,却让胸前荡起剧烈的[敏感词]波,看的同样拥有巨[敏感词]的思语一阵羡慕,低头看着自己的大[过滤],寻思自己为什麽摇晃[过滤]的时候没有芸奴姐姐来的好看呢。

    旁边的瑶姬轻笑起来,修长高挑身材,穿着紧身宫装尽显完美曲蟍过滤]袢萆袂楸涓甙粒淙欢宰潘加锼祷埃械淖⒁饬Χ挤旁谀瞧锍嗽倜挝扪纳砩系男耙炷凶由砩希猩了缸胖巳鹊陌穑何医醒В∷加锬憬形已憬憔秃昧恕憬阄易钌贸じ栉枇恕绻∷加锬阆胙岩挛杌蛘咂渌鸞敏感词]歌艳舞来取悦主人的话,就来找姐姐吧,姐姐一定会好好教你的。

    简短说完,就将注意力再次放到那邪异男子身上,一刻也不愿自己的视线离开,专注的仿佛要倾尽自己所有一般,爱恋之情激烈的如同狂乱的火焰,仿佛要燃烧掉自己所有的一切来绽放一般的璀璨。

    然後思语将目光转到众女之中的最後一人,盖因众女虽然言行[敏感词]媚,举止妖娆,却都是一身飘逸华丽的宫装长裙,只有她穿着特异[敏感词]靡的华服。

    修长的脖子穿着一个墨黑色的项圈,墨黑与玉白肌肤,形成最强烈的对比,身上的衣服是轻薄半透明的雪白羽衣。羽衣再胸部位置挖了两个大洞,一双高耸雪白的玉[敏感词]暴露在羽衣外面,两只嫣红的[敏感词]头被金黄色的[敏感词]环刺穿,[敏感词]环下还吊挂着诡异物体,赫然两根玉石雕琢而成的硕大阳綶过滤]袷艟呖蠢粗亓坎磺幔览鋈烁咚实挠馵敏感词]也拖曳向下,将嫣红的[敏感词]头拉长不少。

    丽人肚子高高耸起,将衣服单薄的布料撑起一个异常圆润的曲蟍过滤]鹨轮量柘拢鍪H缤惶醢撞迹怪钡牡苍诳柘滤矫苤Γ次薹ㄕ诘彩谗幔腹胪该鞯牟剂峡慈ィ览鋈顺溲α⒌囊醯僖斐O匝郏质且桓鼋鸹粕囊趸反┐潭趸飞弦菜坪跸底攀谗幔加镆丫薹ǹ醇蛭趸返牧硪欢寺裨诰览鋈说墓杉涞腫过滤]洞中。

    小思语你好,我叫素心,现在叫心奴,我原本是天帝陛下的正妻,为天後正宫娘娘,自从我们姐妹被主人征服了之後,我就退下了正宫娘娘的位置,因为比起希利亚大姐,生下陛下的亲身女儿侍剑的她比我更加合适当正宫娘娘,对比之下的我实在无颜在当诸位妹妹的大姐了……幸好主人和诸位妹妹不嫌弃,赐予了我新的存在价值……

    素心容颜绝美,仪态高贵,即使穿着这样一身[敏感词]靡的衣服,但依旧高贵的如同天之女神一般,但与高贵神态不符的是那异常恭敬柔顺的话语。

    小思语你看到姐姐胸前吊着的这两根玉石[过滤]了吗,这是完全仿造主人[过滤]雕琢而成的呢,每天诸位妹妹都要在陛下的画像面前,一边唾骂陛下这个负心汉,一边用这两根玉石[过滤]再陛下画像面前[过滤],还有姐妹们寂寞的时候而主人无暇宠幸她们的时候,也需要这两根宝物来抚慰自己[敏感词]贱的身子……

    後来诸位姐妹们嫌麻烦,就将这两根宝物挂在我的[敏感词]头上,只要有需要的时候就可以找我来服侍诸位妹妹们,而她们也可以解放双手,让自己更加快乐……

    说着说着,素心想起再天宫之中,诸位姐妹毫无廉耻的再陛下画像面前,口吐[过滤]万分的话语,诉说着多麽痛恨陛下,而现在又是被主人[过滤]的如何快乐,而自己却用挂在[敏感词]头上的[敏感词]綶过滤]笳餍缘拇碇魅薣过滤]她们,每当看到诸位往昔高贵无暇的姐妹们,再发出後用[敏感词]水将天帝画像打湿时快乐不已的表情,自己心头却在滴血。

    随着诉说,一双威仪万千高贵无双的明眸中,闪现出凄然之色,看着诸多姐妹们沉沦再邪异男子的[过滤]纵下,而自己却保持着心灵的清醒,无比的痛苦让素心恨不得自己立刻死去,但姐妹们的安危却使得她只能忍辱求存。

    即使心中无比凄然痛苦,却依旧带着恭谨柔顺的语调缓缓朝着面前的小女孩介绍着自己:还不止呢,姐妹们为了让失去天後娘娘之位的我更见[敏感词]贱快乐的活下去,还让我成为肉酒桶,看到我大起来的肚子了吗,里面装的是天宫美酒,如果小思语想喝酒的话,可以随时来找姐姐,姐姐一定让你喝个饱的。

    素心笑的无比的荣幸和快乐,明眸却是一片凄然之色,介绍完自己之後,默然退後不发一语。

    侍剑低头娇笑说道:小思语,暂时就那麽多了,你眼前几人,都是主人後宫中最高等级的宠奴级的,去跟她们打个招呼吧,作为主人恩许的新进宠奴……别学你妈妈一样那麽没礼貌哦。当然这里还不是全部,还有不少姐妹正在赶来呢。

    恩恩……知道了侍剑姐姐。

    思语大力的点了下头,然後朝着众女走过去,然後按照往[过滤]再家中和美幸王君怡打招呼的方法,直接跪下,小手捧起自己的巨[敏感词]喊道:大奶小母狗思语见过诸位姐姐……

    嘻嘻真乖……芸奴姐姐也回礼吧……来尝尝姐姐的[敏感词]水吧。

    芸娘神色一片满意,看着乖巧伶俐的思语,撩起自己的宫裙说道。

    思语乖巧的点了点头,双膝着地跪走到芸娘身前,然後将头埋到芸娘胯下,伸出小[过滤]再芸娘依旧美如处子的紧闭[过滤]上舔弄起来,敏感之极的[过滤]颤抖了两下,大股大股的[敏感词]液滴流而下,流入思语口中。

    思语认真的品尝了两下之後,水汪汪的大眼眯成细缝,快乐无比的说道:芸奴姐姐的[敏感词]水真好吃,好好香好甜……思语好喜欢……

    看着思语一一见礼,而众女也不断的提出[敏感词]靡异常的回礼,最後以素心用吊在[敏感词]头上的玉石将思语送上为结束,侍剑嘴角带着迫不及待的妖媚笑容看向被吊着的林诗涵说道:诗涵……该你了哦……嘻嘻。

    下面省略一段无关正题的百合肉戏……嘿嘿嘿…………

    第二节:龙族公主偶像组合的初登场夜幕缓缓降临,车水马龙的公路上,一辆少见的豪华房车一路奔驰着。

    玉真姐,这些人类真烦人,仗着自己有钱居然就这麽嚣张,居然让我们去为他们开私人演唱会。

    再车内化妆室之中,一个美丽的女孩发出抱怨声音,娇小玲珑的体态,一袭[敏感词]白休闲套裙,一双手臂和小腿都展露外面,脚上一对珍珠白的凉鞋,为这女孩增添叁分青春的靓丽,容貌俏媚可人,水汪汪的大眼睛显得美丽非凡,细看之下却有一丝威严之色。

    带着一副窄边金丝眼镜,为女孩带上无比知性的美感,轻声细语说话间覽过滤]商窬驳黄剩萌宋薇瘸磷恚酌苡讶吮г怪保榱榈拇笱踇过滤]灵无比的转动着,一双小腿也不自觉的晃动踢踏着,为本身恬静淡然的气质乃至和知性面容加上叁分灵动和活泼。

    略有矛盾感的气质却再这个女孩身上显得无比的和谐和美丽。

    好了好了,清儿,别抱怨了,一路上你已经说了好多次了,谁叫我们现在是偶像组合呢,这些富豪的应酬我们是免不了的了。

    一个温柔的声音回应着风清儿的抱怨,一个身材高挑,气质高雅的丽人,此刻正带着如同看调皮小孩一般无奈又好笑的笑容看着风清儿。

    丽人一身淡黄长裙,眸如丹凤,琼鼻高挺,嘴若樱桃,衣色朴素但却完美的衬托出了衣服主人的高雅气质,高耸异常的胸脯将衣服勾勒出一个异常诱惑性的曲蟍过滤]词故呛陀讶讼辛模搜孕幸谰捎[过滤]赡蜒缘拇蠓降锰澹鸵还沙廖鹊奈氯帷?

    这两人,就是龙女寻觅偶像组合中的东方玉真和风清儿。

    为了帮助水无痕寻找到王大明,决定以偶像组合的方式来加大名气,让不知道在哪里的王大明可以看到她们活跃的身影从而团聚,可惜的就是虽然名气越来越大,连国外都有很多组织邀请她们前去走[过滤],但主要目标王大明依旧毫无消息。

    玉真姐,霓裳姐和无痕姐呢。

    风清儿听见东方玉真略带说教的话语,俏皮的吐了吐小香舌做了个鬼脸,然後岔开了话题。

    东方玉真一阵好笑,却知道风清儿作为西海龙族的公主,天生就是纯净的风属之体,人的性格也跟属性一摸一样,如风一样的变幻多端,所以完全不会较真,而是说道:无痕心情不是很好,霓裳去安慰她了。

    言罢之後,东方玉真不禁的叹息一声,水无痕悲伤失落的神态,实在让她们这些同为龙族公主,一起长大的好姐妹门担心无比。

    篬过滤]梦藓劢隳趋嵘诵模任壹酵醮竺鳎欢ㄒ煤玫慕萄邓幌拢兴豢斓慊乩凑一匚藓劢隳亍?

    不能调皮哦,毕竟再怎麽说,王大明也是无痕的夫君呢……不过嘛……

    话语未尽,东方玉真明眸之中闪烁着莫测的光芒,柔和温柔的嗓音却让风清儿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风清儿知道,别看东方玉真一副温柔大姐姐的摸样,其实身居地属的她,厚德载物的温柔背後也有着属于大地狂暴的一面,龙族第一战姬之名,不是靠吹捧出来的,排除四方龙王,和消失已久的龙神业位级的强誟过滤]鸵恍┬扌心晗蕹さ奶旎牡乩系囊恍├喜凰乐猓恳桓鲎猿治淞η棵偷牧逍滦悖ㄍò莘诙接裾娴奈淞μ隆?

    再房车的一个房间之中,一个黑衣紧身皮裙的女子正不断的安慰着一个淡蓝裙子的女子,两人皆是天香国色的绝佳丽人,美的让人窒息。

    黑衣女子一袭紧身皮衣,将火爆之极的爆[敏感词]蜂腰翘臀展现的淋漓尽致,容肹过滤]模纳袂榧淙创乓凰坷浒粒蜕参康溃何藓郏鹉趋嵘诵牧耍刻於颊庋泳退隳闶橇逄逯剩不嵋蛭诵墓榷肆吮驹吹摹?

    霓裳,我知道的了……只是心里还是有点烦闷而已,我没事的,霓裳。

    这两人正式炼霓裳和王大明的第二个妻子……水无痕。

    水无痕轻柔细语的回应,玉容上勉强绽放处的笑容,但无论是谁,都能从她眼中看出无法压抑的悲伤和痛苦。

    明眸皓齿容颜绝美,气质如同水一般的宁静和令人沉醉,即使此刻水无痕强颜欢笑,也带着令人心醉的魅力。

    炼霓裳暗自叹了一口气,面前的水无痕虽然对着她的安慰用貌似开朗的笑容回应,但她却知道,水无痕心中的悲伤无时无刻都如同毒蛇一般的噬咬于她。炼霓裳暗自叹了一口气,行事一贯直来直接,简单了事,风风火火的她对于安慰人这种事情,翻来覆去也只有这几句[过滤]巴巴的词汇,说多了先烦躁的那个反而是她。

    炼霓裳凝目注视着水无痕,心中的叹息不住的升起,在她们四海龙族公主之中,水无痕是最早嫁做人妇的,炼霓裳依稀还记得,八年前水无痕和王大明相处之时,那时时刻刻挂在脸上的幸福之色。

    怎料到世事竟然突变如此,昆仑与龙族通往人间的道路一夕之间被封锁,等她们突破封锁来到人间之後,却发现她们的好姐妹,水无痕已经失去了所覽过滤]赜谒蚓醮竺鞯募且洌鋈思洌[过滤]赜谕醮竺鞯募且洌袷潜灰恢晃扌蔚拇笫帜ㄉ钡粢话悖萌瞬缓酢?

    无痕……我就不多说了……快到目的地了,无痕你快点准备一下吧,别到时候让那些人类看见你哭的跟桃子一样的眼圈。

    四女皆是天香国色,不施粉黛依旧美丽万分,所以对于表演前化妆的事情不太上心,现在这样说,也只是想转移水无痕的注意力而已。

    好的霓裳……你先出去,我化化妆就来……

    炼霓裳出去之前,依旧带着无法掩饰的担心,双眸不自觉的扫过水无痕平坦细嫩的柳腰,双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麽,却始终什麽也没说。

    水无痕却没有察觉到炼霓裳的异状,只是回过头看着化妆镜,呆呆的定住不知道再想什麽,一股哀婉的氛围时刻笼罩着这个如水一般美丽纯然的女子。

    炼霓裳出门之时,带上房门,站在过道之中一时间也呆住了,摇头晃脑间神情苦恼万分。

    除了水无痕自己本人,自己和其他两名姐妹,还有昆仑牧童,都知道一个让她们苦恼无比的消息。

    那就是水无痕已经怀孕了,肚子里有了属于龙族的新生命。

    原本是件喜事,在王大明断绝消息时间里,新生命的出现也许会给水无痕带来新的生命活力,让她不至于那麽消沉。

    但却因为一件事情让她们几人守口如瓶,完全不敢告诉水无痕。

    那就是水无痕的天劫将至,王大明以前身为创世之龙兼毁灭元素……绝的传承誟过滤]恳凰刻逡海杂诹宥裕际俏奚系牧榈っ钜?

    水无痕修炼上不算努力,战力比起东方玉真也差的颇远,但却因为王大明的缘故,已经无限逼近那条属于龙族巅峰,龙神业位的界限了。

    而龙族胎儿,却是需要母亲主动的用灵力哺育,才能发育良好,但一旦开始哺育,那麽水无痕的实力就会衰退的非常厉害,到时候天劫临头之时,就是水无痕香消玉殒的时候。

    如果告诉水无痕,那麽水无痕绝对不会放任自己的孩子不管,而是选择不管不顾的进行哺育,因为胎儿在一段时间内没有母亲的哺育的话,夭折率会直线上升。

    两难的抉择让这些知情人都觉得痛苦无比,而水无痕却沉浸的悲伤之中,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怀上了属于王大明的孩子。

    房车行驶到目的地,四女缓缓走下车,下车之後,拥有恬静气质却活泼万分的风清儿大呼小叫说道:哇,没想到人间还有这样的宫殿[过滤]。

    一旁的炼霓裳和东方玉真都颇为赞同,再龙族之中还不少见,但来到人间之後,看多了林立的现代化高楼大夏,陡然看到一座古色古香,巍峨耸立,奢华却带着威严的宫殿,一时间都觉得颇为惊奇。

    而水无痕却只是笑而不语,双眸只有淡淡的忧愁,现在已经很少事情能让她充满悲伤犹如死海一般的心灵出现一丝波动了。

    四女再外面站立了一会,就有许多侍女鱼贯从宫殿中走出。

    四女中最为敏锐的风清儿感到一丝讶异,盖因这些侍女们皆是难得一见的美貌女子,虽然姿色比起她们四人还差一点,但侍女举止间的优雅和高贵,却让风清儿心生疑虑,因为这样的优雅和高贵仿佛从这些侍女骨子里透出来的一般,不像是训练出来的,而且侍女的穿着总会让她们四女感到一丝脸红,抹胸超短裙,除此之外再无衣物,侍女们娇媚的雪白肌肤大片大片的暴露出来。

    侍女们一字排开形成夹道,弯腰鞠躬喊道:欢迎水无痕小姐,炼霓裳小姐,风清儿小姐,东方玉真小姐。

    风清儿本能的用灵力感应了一下,却发现这些侍女只是普通的凡人,没有半点灵力,然後就将心中的疑虑抛开,因为身为龙族公主的她,心中的自傲让她本能无视这些凡物,即使再怎麽美丽优雅高贵,也只不过短短数十年就会消逝掉的假象而已。

    然後一女从侍女中走出,容颜美丽至极,举止更加的高贵雍容,一身高开叉的旗袍,端庄至于尽显女性魅力。

    你们好,我是这里的女仆总管,叫做梦无涯。

    你好。

    四女回礼打招呼,然後梦无涯问道:请问你们的经纪人牧童先生呢。

    回答的是东方玉真,身为四女中最成熟的一位,再昆仑牧童不在的时候,跟陌生人打交道就成了她的责任。

    他有急事,所以要晚点来,有事跟我说也一样。

    梦无涯淡笑点头,浑然没有在意那个昆仑牧童是否出现,而是继续说着主人交代下来的事情: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带你们去表演场地吧,我家主人很期待你们的演唱会。

    东方玉真此时也感到了疑惑,身为远胜人类的长生种,龙族即使在怎麽掩饰自己的实力,也会让凡人不自觉的受到震慑,更遑论身为龙族公主的她了,再天生血脉压迫之下,无论是失神还是恍然,哪怕是自卑恐惧东方玉真也觉得正常,因为这样的表情她已经见多了,但绝不会像梦无涯一般的淡然。

    先是灵力感应,随後趁着握手的机会灵力一吐即收,反馈而来的结果显示梦无涯还是凡人一个,虽然体魄健康,但却看不出有任何超自然的地方。

    既是凡人,那就无需多家注意,这一点无论是东方玉真还是风清儿,都如出一辙,不是自大,而是她们行走人间多年的来的经验,无论凡人如何诡计设计,也无法弥补的了种族实力间的差距。

    梦无涯在前带路,众多侍女环绕行进,四女紧跟其後,左绕右绕之後,来到一座庞大的建筑之中。

    这里还有歌剧院?

    是的,我家主人对于音乐颇有爱好,所以就起了一座歌剧院。

    风清儿无比惊讶,她行走人间之时无分东西,只要是好的音乐因为她都会去研究一番,更遑论音乐歌剧这种表演形式了,自然对于歌剧院不会陌生,但看着眼前的建筑,风清儿总会感觉到有一份夸张,心中对于此间主人的感觉从可恶的有钱人类升级为非常可恶又奢侈的人类大富豪歌剧院上没有天顶,而是呈露天之态,占地面积极为庞大,风清儿略微估算了一下,估计能容纳上万人观看,不由得更是咋舌不已。

    四位小姐,这里就是我家主人为你们准备的表演场所,请问还满意吗。

    恩,很满意。

    那就好,那麽我就去回禀主人了,等到四位小姐可以正式表演的时候,请通知周围的侍女,有要求也可以向她们提出,我们会尽量满足的了。

    多谢看着梦无涯鞠躬行礼然後退去,东方玉真转头看向这个歌剧院,既然现在已实力派偶像组合的名义行走人间,有这样奢华之地作为表演场所,心中倒是感觉颇为高兴。

    且不提四女的反应,梦无涯漫步再宫殿之中,渐渐走向宫殿深处,然後来到一扇大门之前,里面隐隐约约传出女性柔美狂乱的呻吟。

    梦无涯高贵淡然的神情渐渐褪去,换上的是渴望的妩媚春色,隔着大门恭敬的说道:主人,她们四个已经来了,奴已经带她们去歌剧院了。

    是吗……进来吧。

    梦无涯推开门,入目所见的是一幅[敏感词]乱之极的画面。

    一个身材伟岸,神采邪异,双目神情如同炼狱深渊一般的邪恶和富有压迫力,别人面对这双邪恶的眼睛会感到恐惧,但梦无涯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却不由得深深的沉醉进去,身子变得火热动情无比,[敏感词]液不住的顺着雪白的大腿流下。

    这个邪异男子坐在一张豪华的软榻之上,一个有着妖媚红瞳的绝美女子赤[过滤]的靠再男子怀中,正不住的耸动着自己雪白完美无瑕的身子,起起伏伏的将男子的[过滤]不住的吞入吐出,红瞳女子一边起伏着,怀中还抱着一个容貌稚嫩的小女孩,小女孩胸前有着一对极度违和的巨[敏感词],此刻这对巨[敏感词]再红瞳女子手中不住的变换成各种形状。

    思语……舒服吗……快点喷奶吧……姐姐还没喝够呢……

    小女孩稚嫩童真的脸上带着[敏感词]靡的妖媚之色,水汪汪的卡通大眼近乎翻白,小[过滤]也无力的耷拉在嘴盵过滤]⌒〉纳碜铀孀藕焱拥牟欢仙舷露蘖Φ钠鸱拧?

    小思语这样就不行了嘛……才五次喷奶而已……来……让姐姐送你去吧。

    红瞳女子勾起一个[敏感词]媚之极的笑容,一手伸至小女孩胯下,一根手指捅进小女孩稚嫩的性器之中,然後另外一个手指捅进那股缝间小巧的[过滤][过滤]之中,然後快速的用手指抽[过滤]扣挖起来。

    小女孩猛然发出高声大喊,小小的雪白身子猛然蜷缩起来,浑身都颤抖起来,然後猛然扬起身子,那违和巨[敏感词]猛烈的晃动了几下,然後从粉红的[敏感词]头上,喷出了两股[敏感词]白的奶汁。

    红瞳妖艳女子檀口微张,含住了小女孩其中一个剧烈喷发[敏感词]汁的[敏感词]头,品味着从稚女身上流淌出的美味[敏感词]汁的同时,还纤手微扬,直接掐住另外一个还在喷[过滤][敏感词]汁的[敏感词]头,不让[敏感词]白的奶水白白喷洒再空中,这样强硬不让[敏感词]汁喷[过滤]出的举动,显然上小女孩非常难受,不断的剧烈颤抖着娇小的身躯。

    等到一只巨[敏感词]没有[敏感词]汁喷[过滤]之後,红瞳妖艳女子才松口含上另外一个[敏感词]尖,喉头涌动吞咽着美味的[敏感词]汁,喝道一半,忽然口中含着一大口[敏感词]汁,回头和邪异男子激吻,伴着[过滤]交缠,稚女流出的[敏感词]汁被两人分食着。

    梦无涯看着主人和侍剑还有思语的叁人组合,胸口不断涌动的热流让她瘙痒难耐,恨不得立刻投身邪异男子怀中任他蹂躏,但未得召唤无法一解心中渴求。

    将视线转向另外一盵过滤]质聪缘帽夷?

    浑身赤[过滤]被吊在半空之中,脚不沾地,完美玉体被红绳捆绑出一个异常[敏感词]靡的形状,双手被反绑,一双豪[敏感词]被红绳反复捆绑,变得更加硕大,口中套着口球,正呜呜的发出剧烈的叫声,一双以往明媚动人,风情万千的美丽双眸,此时却如同女儿思语一般,处于失神茫然的阶段。

    旁边芸娘,瑶姬,秋月,素心还有希利亚五女站在一盵过滤]庞湓玫男θ菘醋帕质?

    你猜猜诗涵这头贱畜的[过滤]可以拉多长呢。

    两寸……

    叁寸……

    众女嬉笑打赌,然後定下赌约,然後素心走到林诗涵身前,没有用任何工綶过滤]耸种苯悠×质溲α⒌腫敏感词]尖,素心武功高强,指力雄厚,直接掐着林诗涵的[敏感词]尖往後拉。

    林诗涵发出呜咽的叫声,不断的扭动娇躯,泪水受到疼痛的刺激不断的滑落,素心双眼闪过一丝带着怜惜的歉意,但纤手动作却丝毫没有迟疑,嫣红的[敏感词]尖被拉成长条状,雪白细腻的[敏感词]肉也被拉成椭圆的形状,滑腻肌肤上尽是因为疼痛而渗出的香汗,一会之後,素心回头对着其余四女说道:诸位姐妹们,涵奴的[过滤]可以拉到两寸七那麽长呢。

    [过滤]于武艺的素心,可以很好的把握什麽才是林诗涵的身体极限,听到这个回答,瑶姬和芸娘略微丧气,而秋月和希利亚捂嘴轻笑,显然赌约胜利者是後者。

    好了,涵奴这头贱畜的这次的[敏感词]汁就给你们吧。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素心握住吊在自己双[敏感词]之上的玉石阳綶过滤]⑽硖娇质乃龋苯佣宰剂质缫丫熘椎南乱鹾歪嵬过滤]去。

    林诗涵猛然扬起天鹅一般修长雪白的纤脖,玉石仿佛带有魔力一般,只要[过滤]入就好像点燃了自己一般,源源不断的快感从下身传出。

    即使已经多次,林诗涵却觉得再疼痛的刺激之下,自己的身体好像越来越敏感。

    仿佛潮水一般的绝美快感涌上心头,林诗涵觉得自己无限接近昏迷,却始终无法如愿。

    呜呜呜……

    [敏感词]汁喷涌而出,却被秋月和希利亚一滴不剩的吸入口中。

    两女一脸愉悦的品味着这股[敏感词]汁,等吸允一空之後才松口,拭去嘴角的水痕,媚笑说道:继续吧,这次我们就赌涵奴的骚[过滤]可以[过滤]入多粗的东西吧。

    嬉笑[敏感词]语伴随着闷绝的呻吟不断的响起,邪异的男音回荡在这片空间之中:最後的盛宴就要拉开序幕了……真期待……

    ……

    写在後面的话:奔向大结局之前的倒数了……这章的话其实相当的胡言乱语,敲的时候当真随性而行,想到什麽就写什麽,注水注的厉害[过滤]。这章就个人感觉而言,省略不看似乎也可以。

    问一下,大家有没有感觉我的文风好罗嗦[过滤],写着写着总会不自觉的偏离主题了。

    其实我真心後悔了,全女登场似乎对我是一个超高难度挑战,所以[过滤]本篇的那几个,请容许我遗忘她们吧……

    最後的四女,大致上应该是常识置换吧……应该……当然也不全是同一类型,手段会有变化。

    提拉米苏会在王大明登场的时候出现……也许……

    ps:主角视角总感觉有些无聊呢,所以呢……你懂的……不懂也没所谓,看下章吧就知道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